第 10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中心被双方拥堵得水泄不通,看到根本挤不过去,我不由得恼怒起来!

  我坐的是前排的位置,我面前就是体育馆空心镀锌管焊接而成的栏杆。我开始举起那张座椅,直接砸在了那老式的栏杆上。“铛!”声,巨大的响声使得让我感觉地面和自己的骨头都在微微的颤抖。

  这个时候很多学生还在不停的叫喊,不停的敲打着手里的可乐瓶子,但是金属和金属猛力撞击时发出的巨大响声却让很多人都不由得滞。所有的人转过头去,就看到个异常生猛的男生,面目极度阴冷凶狠。

  “铛”,“铛”!椅子连续不断的砸在了栏杆上,椅子上的铁件都不可避免的弯曲,块块的木板都因为碎裂而从椅子上溅落。要是平时见到有人拿着张椅子死命地砸栏杆的话,很多人都会想这个人是不是有病。但是现在那个男生脸上那异常生猛的,眉头都不皱下的狂野表情,却下子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整个比赛场馆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铛铛的响声如同大锤样敲击在人的胸口,每次落下都让很多人的眉头忍不住随之跳,很多人看到椅子死命的砸下的时候,就忍不住想到这张椅子会不会砸到自己的头上,而很多人也看到那个男生手上流淌着的丝丝血迹,不知道是被折断的木片刮伤还是因为虎口已经震裂。

  可是男生自己却似乎毫无察觉,他连续不断的砸着栏杆。在他的眼光梭巡之下,很多外语系的男生都不由得都后退了步,突然之间他停下了手,只手提着那张已经变形得不成样子的铁架椅子,只流淌着血丝的手不屑的在空气中挥了挥,“吵吵什么吵吵,打群架谁不会啊,如果真是男人的话,来个和我单挑!”

  乱糟糟的看台下子安静了,外语系和经济系的人也分开了。看到男生不屑的样子,整个看台突然变得死般沉寂。

  路静呆呆的看着看台上的男生,在男生举着椅子站起来的时候,路静就已经认出了那个家伙就是安琪的男友李飘飘。路静直觉得这个家伙流氓而且无耻,但是从小到大,路静却从来还没有见到过个男人这样的狂野,胆敢个人向全系的人马挑战。当李飘飘不屑的举着流淌着血的手时路静只觉得脑海中片空白。

  第108章欲哭无泪的英雄

  两系大战的风波,就这样因为我的出头莫名其妙地结束了看着四周美女们崇拜的目光,我简直是异常的郁闷——我真的好想打群架啊!我不是想当英雄啊!

  特别是那个陷害我的瑷瑷居然跑过来跟我说,“帅哥飘,冲着你今天的表现,要不是我有男朋友的话我就对你以身相许了,所以我们以前的恩怨就笔勾销了吧。以后大家都是好朋友!”我真的是郁闷得要死啊——我真的只想打群架啊!

  路静站得远远的看着瑷瑷与李飘飘和解,路静也想来与他和解的,但是她又觉得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太做作了点,路静从来没有被人像今天这样震悍过,从小到大周围的男生都是说得天花乱坠,但真的事当临头时,却从来没有人能这样狂野过。

  路静知道,自己内心深处已经有块最柔软的地方,被那个花花公子兼大流氓触碰到了,只有她自己才明白,从此之后,她再也无法对那个坏蛋型的男人漠视了

  奇迹是什么?奇迹就是头天你才成为了学校最出糗的人物,所有的美女除了你的女朋友外,其它的都远远地躲开了你——而在第二天,你就成为了英雄,所有的美女都如同盟军回归样,从地球的各个旮旯里都钻了出来,出现在了你的身边,当然,你的女朋友也在其中。

  “妈逼的我居然成为了英雄?”——实话实说,本书虽然很是绯色,超绯色但我还是第次张口骂粗话,这不是我不可以用叉叉啊圈圈啊什么的替代,而是我真的很想骂人,严格的说,不骂这句,我的自传就写不下去了,所以为了后面的章节,我只能义无反顾地骂了。

  安琪颜菲席雅计筱竹左雪凌雨呃,还有瑷瑷呃呃还有居然还有路静

  八个我数过了,真的竟然有八个,足足的八个美女守在我身边,原因就是因为我砸破了手我真的很晕很晕,晕得很,好吧,安琪是我女朋友,她来守我,我没话说!颜菲和计筱竹就不用说了,她们来守我,也算是理所当然!席雅是包养我的富婆女王,来看我也算勉强说得过去。

  而至于左雪和凌雨,虽然她们打的是研究生学姐的招牌,而且导师是我帮着寻找的,跑来感谢兼看护我,不管人家相不相信,至少这两个研究生美女也算是好歹有个遮手的理由不是?

  你说瑷瑷跑过来干什么啊?昨天还陷害我要死要活的呢,以为今天说了句“以身相许”就可以笑泯恩仇了?

  比她更莫明其妙的是,路静居然也跟在她后面,我晕我的公寓虽然很大,但挤了八个美丽女生,其中两个还是学校顶尖级的校花,这种艳福和轰动,可能在外人看来会羡慕得要死吧?

  但我真的只觉得郁闷得要死,美女虽然多,但能不能不要起来啊?个个地来不好么?

  我只是砸破了手而已,却被她们强行按在床上休息,洗衣服的,拖地板的,做饭的,烧水的,连我床下的臭球鞋都不知道被谁拎出去刷得干干净净的,像是才买回来的样!

  这还是我的窝么?我还有民主么?我欲哭无泪,安琪又在我嘴里塞了块苹果!

  第109章美女环绕中的偷情

  “安琪学妹,飘飘学弟伤了手,多吃水果虽然没有错,但更重要的,是应该给他炖蹄花汤吧?”计筱竹学姐很温柔地建议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二十次建议了,卤鸡爪泡鸭掌红烧羊腿现在又出来个炖猪蹄我无力地倒在床上,苦着脸呻吟:“各位大姐大娘啊,行行好吧,我只是手被震破了皮啊,没伤筋也没断骨头啊,你们就不用折腾我了吧?求求你们了啊!”

  众美女们对我的哀号都视若无睹,这八个女生都不是缺钱的主,安琪听到计筱竹的建议,便招呼了声,扯着席雅和颜菲就去买猪蹄了。

  左雪和凌雨在厨房忙碌那些鸡爪鸭掌什么的,瑷瑷帮我洗完了陈年旧鞋后,又去整理她男朋友阿州的房间了,不得不说这个小女生,实在是很勤快。路静则在边看着瑷瑷勤快。

  我突然发现,我的房间里,只有计筱竹学姐个人了。而计筱竹也显然发现了这点,她低着涨得通红的脸默默地坐在那里发愣。我心脏在扑通扑通地紧张跳动着,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的尴尬心情简直无法形容。

  不过看到计筱竹学姐羞涩的样子,我突然又平静下来不紧张了。

  我从床上翻起来,慢慢地站到了计筱竹的面前,她坐在房间里的单人沙发上,头垂得低低的,羞红都漫到了脖子上,虽然明知道我就站在她面前,但她就是不抬头看我眼。

  “学姐啊,时间不多哦!”我轻声地提醒计筱竹,告诉她要抓紧时间了。学姐仍然低着头,轻声说:“你的手”我嘿嘿笑:“我的手又不动,有什么关系啊!”说完我故意将裤裆顶在了计筱竹学姐的脸上。

  计筱竹学姐轻声地叹息了声,虽然仍然垂着头,但却伸出了只手,熟练地将我的r棒从裤裆里掏了出来,我挺了挺腰,r棒便直接打在了她美丽的脸上。

  直到现在,计筱竹都还未敢抬头向我的r棒看上眼。这时她不得不抬头,但看到我那巨大的家伙,脸上的红晕立刻红到了耳根。她默默地跪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咬了咬牙后似乎是下了决心,毅然张大嘴,口将我的r棒含住。她这么突然的含入,让我身子阵颤抖,火热的刺激象股电流传进大脑,再传遍全身。在强烈的快感下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呻吟了两声,慢慢才稳定下来。幸好她只是用口含住,没有过份刺激,否则我真怕立刻就把持不住射出精来。

  计筱竹跪在地上,开始再张开双唇,更深地含入我的荫茎。

  她的羞涩的表情和娴熟的口技明显的成为了强烈的对比,让我体会出另种极其异样的感受。我不得不想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好让我克制住自己要发泄的冲动。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自己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泄出来。

  具在计筱竹学姐的嘴里越来越深地被含入进口腔,不断的刺激让它阵阵地强烈抽动着。我更加大声地喘息起来。她突然含着我的r棒咳嗽了两下,无辜的舌头在我竃头下最敏感的地方搅动摩擦起来,立刻让我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立即大叫了声。她被我的叫声吓了跳,赶紧吐出我的荫茎。幸好由于我的打断,我的r棒从即将精的高嘲前渐渐恢复下来,差点就让我克制不住了。

  第110章路静的心思

  计筱竹羞红着脸抬起头看着我说:“飘飘,不要玩了好不好?会她们就回来了呢。”

  “学姐啊,我的手受伤了,可能几天都不能做嗳了,憋着很难受的!”我央求着美丽的学姐,我知道她肯定是不会拒绝我的要求的。

  计筱竹再次将我的r棒深深地含入,开始抱住我的大腿拼命向前挺进她的头部。我感觉到竃头撞击在她的口腔壁上传来的丝快感。这样倒正好稍稍减弱了我正接近势头上的高嘲,让我可以更加从容地享受我的r棒在她温暖的嘴里抽动的快感。

  计筱竹半仰着头,媚眼如丝地向上看着我,那眼中饱含的款款深情,让我都心醉神迷了。我看着她次次将我的r棒下含入吐出,努力地取悦着我,她的手紧扣住我的臀部,开始频频地用力。

  突然,个奇异的感觉从我的竃头上传来,像是正在进入到个从未探索过的隧道,被股大力往下吸着。我惊喜地发现她的嘴唇下含到了我r棒上她从未含到的根部,我意识到我的竃头已经突破了学姐口腔的后部,正在进入她的喉咙。我立刻用缠着纱布的手紧紧地抱住了她的头,害怕竃头会逃出来。

  计筱竹学姐似乎也意识到这令人鼓舞的成绩,马上更加卖力地向深处连续套弄,喉咙里发出了呜呜的含糊的声音。我能清楚地感到竃头被个肉洞紧紧包裹住,象极了深入到个紧缩的女人荫道里时被包裹的情景,突然加强的刺激波波地传上大脑。

  我边抱着学姐的头,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含糊不清地叫起来:“嗷嗷嗷进了对。进去了再用力嗷再嗷嗷快进了快快”竃头深入到她喉咙里的感觉简直是说不出的美妙,股股激流连续地向全身传来。

  我知道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即将发泄的压力已聚集到了顶点,我开始不再怜惜地猛地加大了力气,疯狂地将学姐的头连续地向我的r棒上猛按。

  奇迹出现了。我的整个具完全插入了她的嘴里,她的鼻子已猛地撞击到我的身上,下两下三下

  我的小半r棒全挤进了学姐的喉咙,类似荫道的收缩将r棒紧紧包住,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让我再也克制不住。我知道我进入了精高嘲的不归路,赶紧将她的头放开。出乎我的意料的,她还紧紧抱住我的屁股,将鼻子继续猛撞在我的身上,像是在骄傲地表明她的成就。

  我大量的液股股地直接射进了学姐的喉咙里和口腔里。当她最后放开我时,唇角溢出的白色液流到了她的下巴上。

  看着我舒服的样子,学姐脸上露出了极其欣慰的开心微笑——我还是第次见到她如此高兴的笑容——那种发自内心关怀欣喜的微笑。

  路静和瑷瑷坐在隔壁阿州的房间里,都是满脸通红,瑷瑷更是轻啐:“那只大色狼,连这么会儿功夫都不放过,真是该死小路,计筱竹学姐,还真的是和他也有手啊!”

  路静淡淡地道:“岂止是计筱竹学姐,这间公寓里今天来的女人,除了我们两个,其它所有人都和他有手!”

  “不会吧?”瑷瑷悄悄指了指厨房,低声道:“难道那两个研究生学姐,也和他有手?”

  路静美丽的脸上浮起丝冷笑,“可能还不仅仅只是手呢!”听着隔壁的呻吟和喘息声,路静觉得自己素来平静淡漠的心,竟然像针刺样的难受,但心里越是难受,她脸上的笑容却越是平静,纤长的手指玩弄着自己的衣带,路静在心里对自己说:“六个么很了不起么?他可以个人挑战全系的人,难道面对六个对手,我就会怕了么?”

  第111章最了解飘飘的筱竹

  计筱竹和颜菲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校园里很寂静,只是远远的球场上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声音。颜菲看着身边这个安安静静,美丽得像天使样女孩子,脸上的神情变再变,终于她狠了狠心,说:“筱竹,刚才我们回来,飘飘的屋里有很浓的液味道!”

  “是么?”计筱竹淡淡回答了声,看到她点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颜菲忍不住加重了语气:“而且你身上的液味道更浓,特别是你的嘴里!”

  “哦,那又怎样啊?”计筱竹还是很平静地问道,表情淡然得彷佛只是被颜菲发现了根没有梳好的头发那样微不足道。

  “你”颜菲气得真的很想咬她口,低声厉喝道:“问题是,不仅仅是我个人发现了,所有的人都发现了,你没看到安琪的脸色都变了么?”

  “那又怎么样啊?”计筱竹语气还是平平淡淡的,颜菲都快被她气疯了,气愤地说:“什么怎么样?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是不能暴露的吗?平时在秘巢里怎么疯都没有关系,但你怎么可以在飘飘公寓里和他乱来?”

  “可是飘飘很想要啊。”计筱竹表情很自然地说道:“你知道我拒绝不了他的,他想要做什么,我都会答应的。”

  “问题是,现在被安琪,被其它所有的人都发现了你和飘飘的关系不正常了!”颜菲低声怒吼道。

  “是不是问题,那只是因为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计筱竹淡淡地说:“在你看来是个问题,但在我看来,却根本不是问题。”

  颜菲怔了下,满脸疑惑地看着计筱竹:“筱竹,你什么意思?”

  计筱竹双明亮媚人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颜菲,迷人的唇角上翘出弯弯的弧线:“我是故意的,你明白么?”她微笑着说。

  “你是故意的?”颜菲倒吸了口凉气,直觉认为这个天才校花又在做什么阴谋了,她心惊胆战地问:“你为什么要故意?”

  “那是因为,我感觉到了危险。”计筱竹还是那么平静地看着颜菲,颜菲却从她阴寒的眸子里,看出了丝凶恶的严厉,看到那凶狠的厉光,颜菲竟然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有有什么危险?”颜菲哆嗦着问完,突然醒悟过来,计筱竹此时眼中的厉光,就像是匹母狼发现了竞争对手侵入了自己的领地时发出的凶恶目光样,不仅仅是警告,还是战争的宣言!

  计筱竹眼眸中的厉光闪而逝,她又恢复了平静自若的神情,像是那凶恶的眼神只是颜菲的错觉样,计筱竹淡淡地说:“你没有发觉啊,今天来的这些女孩子,跟小飘飘的关系,都不般呢。”

  “都不般?”颜菲怔了下,才有些恍然:“你是说那两个研究生吧?”安琪本来就是飘飘的女友,而席雅早就被飘飘强过不知道多少次了,颜菲当然知道计筱竹不会说她们俩个,那唯能让计筱竹感觉到危险的,就是那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漂亮研究生了。

  “哼。”计筱竹从鼻子里发出声轻哼,脸上虽然神色依然平淡,但双小手却不知不觉地捏成了拳头:“飘飘那个小家伙,不能再这么纵容他了,我都敢肯定,那两个研究生,也定是在某种情况下,被他强的!哼!”

  “啊?不会吧?”颜菲目瞪口呆的,简直不敢相信!“他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啊,到处强美女的?”

  “他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计筱竹对自己的小情人那是非常了解的:“即使在机缘巧合的时候,他开始也不会存这种心思,但男人好色的劣根性都是样的,他会试探,会挑逗,如果对方没有及时拒绝,那他就会得寸进尺,愈演愈烈甚至胆大妄为直到最后,终于不可收拾地变为强定案!”

  第112章学姐的危机意识

  颜菲漂亮的脸上阵青阵红的,显然她也想到了自己在公交车上被小家伙强的情景,颜菲咬着嘴唇问:“那该怎么阻止他啊?”

  “开始,只有开始的时候就坚决拒绝,不给他任何可趁之机,丝毫都不要给,彻底打消他作恶的念头!”计筱竹很干脆地说。

  颜菲苦笑了声,摇了摇头,说:“那怎么可能,他开始只是碰碰啊,挨挨啊什么的,在拥挤的情况下,这种触碰都是很正常的啊,难道就马上翻脸,甩手给他巴掌?那还不被人骂作被马蚤扰妄想狂啊?”

  “就是因为你这种怕事的女人太多,才会被小飘飘那种色狼屡屡得手!”计筱竹气愤地道:“开始只是碰碰,然后挨挨,再然后挤挤,再然后摸摸,再然后,就直接侵犯了温水煮青蛙的故事,我们都是从小听到大的,难道你们都忘了吗?”

  颜菲忽然笑了起来,斜着眼睛挑衅似地看着计筱竹:“你说得倒是容易啊,怎么没看到你自己开始就从那冷水里跳出来呢?”

  计筱竹时语塞,呆在那里,脸上渐渐浮起了红晕,但她还是眼神凶巴巴地瞪着颜菲:“我可是被你强迫送给他强的!我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算了吧,计大美女,敞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