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紧不慢地搅动着,让她慢慢享受高嘲的余韵。终于有个同学回答出了老师的问题,老师就叫站起的学生都坐下。

  席雅假装拂动风衣,狠狠地恨了我眼,捏着我的手拔出我在她荫道里作怪的手指,我见她有吃干抹尽不认账的意思,急忙低声说:“老婆我还没有爽呢。”

  席雅听到这声“老婆”整张脸顿时变得通红,整个人都像是痴迷了似的,她满含深情地看着我,轻轻地叹了口气,慢慢地又将圆臀坐了下来,“滋”

  声轻微的水响,我粗长的荫茎又被席雅紧密的荫道吞没了。

  可能是已经两次高嘲了的原因,席雅这次扭动得非常温柔,而且她边动还边轻轻抚摸着我的脸,我将遮在头上的风衣撩开,看到席雅正痴痴地望着我,在幻灯片时明时暗的光映中,我看到这个绝美女孩子的脸上,正缓缓地流淌着两行泪水。

  阵酸楚刹那间堵满了我整个胸口,我想坐起来拥抱她,席雅却缓缓摇了摇头,用手按在我胸口,只是痴痴地看着我,边流泪边继续扭动着她圆润的美臀带给我紧密摩擦的快感和享受。

  我也痴痴地看着这个深爱我的女孩,鼻子阵阵的发酸想要哭出来,我明白席雅的意思,她不要我坐起来抱她,就是在无形中拒绝了我对她的感情,这个骄傲之极的女孩,宁愿用包养我的方式来维持我和她的关系,也不愿意接受哪怕是我丝毫的怜悯。

  黑暗教室里的欢爱竟然充满了不可压抑的忧伤,我的具虽然在席雅紧密的荫道中不停产生摩擦所带来的快感,但我的心,却没有丝毫的滛欲只有浓浓的情意。

  席雅虽然早就看到了我眼中的深情,但她视而不见只是默默的流着清丽的眼泪,我知道,我再多的深情也抵消不了这个美丽女孩为我付出的切,包括她的贞操和骄傲。

  她要的,不是我的内疚和份被分割得支离破碎的爱情,而是我完整的全部。但我拿得出来么?安琪是我正式的女朋友,早就给予了我她所有的切,而还有计筱竹学姐,在我心里占有的地位,可以说并不比安琪轻上多少,还有颜菲学姐左雪与凌雨虽然她们在从某种意义上只是我的床伴,但我心里面,仍然为她们每个人都保留着个位子。

  也许我这样滥情的男人,根本就不配说什么善良之类的词语,但我真的不愿意伤害任何个喜欢我或者是我喜欢的女孩子,但这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我不想就可以做到的,很多时候,我都在怀疑,像我这样的滥用感情,真的还配称为善良吗?

  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强迫个如此美丽的女孩子竟然在众目睽睽的课堂上和我欢爱,而且还让她在欢爱的时候流着伤心的泪水。

  席雅突然伸出手,痴痴地抚摸着我的脸,我的目光和她含泪的眼眸交织在起,席雅轻轻地摇着头,虽然她没有说个字,但我却从她的眼神中清楚地看出了她想说的话。

  “我自己愿意的,不怪任何人”

  我能相信她的话么?我能假装视若无睹继续让这个美丽骄傲的女孩子以包养的方式来掩饰她对我的爱么?

  那我又能做什么?

  我突然发现,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只能不停地挺动屁股,把自己具深深地送入席雅紧凑得惊人的荫道内。用大大的竃头快速地摩擦着她的荫道,希望用高嘲的欢乐让席雅忘记所有的忧伤。

  在我不懈的努力下,强烈的快感让席雅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平常的感觉器官已经失去了作用,荫道成了唯的感官,快感成了唯的感觉。声低沉的呻吟声中,再次的高嘲终于来临了,席雅全身先是像抽筋似的绷紧,持续五六秒后马上瘫痪了似的软了下来。

  我感受到席雅的荫道里剧烈的收缩,荫道壁上层层叠叠的嫩肉不住地挤压着我的具,我的荫茎也终于不可遏止地颤抖起来,滚烫的液股接股的有力地射进了席雅紧凑荫道的深处,与她的泪,她的爱交织在起,黏和成再也割舍不断的密密情网

  第22章不可思议的任务

  你肯定做梦都想不到我现在正在做什么是的,绝对你想不到!

  因为连我自己做梦都没到想到,我现在居然会在做这种事情!

  我正在买春俗称嫖妓,正式官方名称是援助交际!

  为什么我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来做这种事情?因为我是被逼的,而逼我来的人,居然是我的正牌女朋友安琪和我第二正牌女朋友,我爱得要死的计筱竹学姐。

  上帝啊,难道我真的是在做梦吗?我的两个正式女朋友,她们答应同时成为我女朋友的条件,就是我必须自己出来嫖次妓!

  你听到过这么荒唐的事情吗?反正我是没有听到过,不过我很明白的就是,如果我完不成两个女朋友的任务,那我定会死得很难看的非常难看!

  老实讲,我从来没有嫖过妓,根本就不知道在哪里去寻找那些援交妹妹,不过还好计筱竹学姐给了我个地址,指示我去那里就能完成任务我不得不佩服学姐的神通广大,居然连哪里有援交妹妹都知道得清二楚!

  于是我骑着机车就来到这家高档宾馆,偷偷摸摸做贼似地进了大厅,面对漂亮的总台小姐礼貌的恭敬和问候,我心慌慌地掏出信用卡,开了个单间,然后逃命似地窜进了电梯,等我进了房间才发现,我稀里糊涂的居然要的是商务标间,这可比普通标间要贵多了,不过还好床单和被褥看上去都很干净整洁,素色的窗帘搭配着浅黄的壁纸,颇有几分纸醉金迷的味道。

  我躺在床上,捂着自己砰砰作响的胸口,那感觉简直就像刚刚冲过了敌军的封锁线样。

  “铃铃铃”

  我房间的电话居然响了起来,谁会找我啊?难道是服务台要的例行服务?

  我拿电话,话筒里传来个轻柔的女声:“先生!要不要找人陪?”

  “找人陪?”

  我怔了下,时间没有搞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话筒里又说:“先生,人家很漂亮的哦,而且很会服侍人的”

  听到这又嗲又糯的撒娇声,我终于恍然大悟这就是传说中的援交妹妹了!难怪不得计筱竹学姐说只要我住进宾馆,就可以完成任务了,详细的情况她说我用不着清楚。

  为了完成任务,我只得对着电话说:“好啊,你来吧。”

  挂完电话我的心跳得像打雷样,惴惴不安像是世界末日就要来临样,我实在搞不懂,安琪和计筱竹这是在搞什么?我身边的女孩子难道还少了吗?她们还叫我来搞妓女!

  愈想愈费解,颗心也扑通扑通的愈跳愈快,心理愈来愈紧张,冷汗也直冒出来。要不,给两个女朋友打个电话求饶?不过想到她们逼我出来时恶狠狠的样子,我又有犹豫计筱竹学姐说过了,我要是灰头土脸的回去,她就个星期不理我。

  而安琪更是说我完不成任务,就把我挂在公寓门口吊起来打!我都从来没有发现,那个平时里乖乖巧巧的安琪,居然有着这么强烈的暴力倾向难道这就是对我背叛的惩罚?但这种惩罚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有谁见过惩罚男朋友来嫖妓的啊我拿着电话正在胡思乱想。门口已经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我有些愕然,这么快援交妹妹就已经来了啊?难道她是住我隔壁的?

  我心惊胆战地打开了房间门,位看起来非常漂亮的女孩站在门外,留着袭柔亮的长发,干干净净的脸上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涂遍化妆品,穿着件米老鼠图案的恤和紧身的牛仔长裤,脚上是双帅气的长统马靴,见到我开门,她对我浅浅笑:“老板你好。”

  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了,结结巴巴的说:“好好好啊啊。”

  我的样子肯定很呆,因为我在怀疑她是不是走错了房间,这个漂亮妹妹看起来就像我们学校的大学女生样,跟我想象中的援助交际妹妹点都挂不上勾。

  在我发傻的时候,这个女生已经走进了房间,顺手还帮我关上了房门。看着她大大方方地走到床边,我很呆地问:“请问小姐要找谁”

  我得问清楚她是不是走错了房间,可别搞错了人才行。不过这似乎是多余的,因为她已经把恤脱下来了。

  她戴的胸罩并没有肩带,蕾丝花边的胸罩紧紧的托着饱满的|乳|房,浑圆的|乳|房从她的罩杯露出大半个软白的|乳|球,两只|乳|房撑高高的,看上去非常挺拔圆润。半透明的罩杯中央有个明显的红晕,肯定是她的|乳|头了。

  她对我目瞪口呆的样子显得很好奇,将她头发往后甩,侧着头,露出半张漂亮的脸蛋,笑着对我说:“老板,我漂亮吗?”

  我张开口,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先脱掉了马靴,然后又解开牛仔裤扣子拉开拉炼脱下裤子。切动作都那么的柔畅自然,而且毫不做作,就彷佛她正在家里的浴室准备洗澡般。她的内裤是白色的,有着白色花纹的蕾丝滚边,三角形的地方稍微的隆起,隐约地好像有着模糊的黑影,映衬着纤细的腰枝,她的大腿修长而圆润,雪白的皮肤在灯光下发散着诱人的肉色。

  她牵起我的手,竟然令我有触电般的震动,她拉着我走到浴室门口,回过头:“你在外面先把衣服脱掉。”

  说完她就先进了浴室,不过却没有关门。

  我像被催眠似的迷迷糊糊地把衬衫裤子脱掉,只剩下了条内裤,走到浴室门口,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用力捏下大腿,阵疼痛让我相信这真的不是在做梦。

  我做贼似地向浴室里伸进个脑袋看,她已经把胸罩和内裤脱下了,全身丝不挂,纤细的双手轻轻的在搓揉自己丰满高耸的|乳|房,嘴里咬着撮黑色的长发,样子显得妩媚又清纯,这时她看到了我鬼鬼祟祟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小弟弟,你还害羞啊?”

  我还没回过神来,她已经把把我拽进了浴室,她的手直接伸进我的内裤上,隔着内裤握住我那不知道何时硬起来的荫茎,“哇,小弟弟你的小弟弟好大哦!”

  她的话让我感觉到很好笑,偏偏她清纯的脸又是本正经的神情,她慢慢的搓弄着我的荫茎,两只雪白的坚挺奶子整个顶住了我的胸口,那丰盈有力的弹性让我阵阵的口干舌燥。

  当她把我的内裤脱下时,我直挺挺的r棒几乎就打在了她美丽的脸上,“哇,真的好大好硬啊!”

  她看着我胀成赤红色的大r棒,熟练地用手套动着,我的r棒顿时变得更加的坚硬,她只手快速地套动着,另只手却灵活地把玩我的两颗蛋蛋,波波的刺激让我不时地倒吸着凉气。

  “小弟弟,坚持住哦,这样就射了姐姐可是会笑话你的哦。”

  她笑着花枝乱颤的,跟着说话却直看着我的r棒,真不知道她这声小弟弟叫的是我还是我下面。

  我的身体变得有些僵硬,她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窘态,笑了声,双手离开了我的r棒,开始用香皂涂抹她的身体。

  “你坐到小凳上去。”

  她打开莲蓬头将我淋湿,并告诉我。

  我以为她要帮我抹香皂,没想到她开始用涂满香皂的荫毛帮我擦背,从背部肩膀胸口,然后她叫我躺在地上,她骑在我上面用她的荫部给我刷下体,那种用荫毛服务的洗澡,比用手高明多了,也令我兴奋得飘飘欲仙的。

  突然她含了口热水,含住我的竃头,我的竃头上已感到股热流,她吮着我的竃头,用舌尖里面用力地顶着我的马眼,在热水和舌尖的双重刺激,我不由得发出了呻吟。

  强烈的刺激从下体喷射而出。我的荫茎不由自主地在她小嘴里抽送,股股的液从马眼冲进她的嘴里面,她手握住我荫茎的根部不停地挤压,让我射得分外舒爽。当我终于虚软下来时。她美丽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吮吸着我竃头上最后滴液,然后喉咙发出咕噜的响声,显然她已经把液全部吞了下去。

  她细致将我们双方的身体冲洗得干干净净的,用浴巾擦干我们身上的水后,她赤裸裸地拉着我走出浴室,直接把我推倒在床上睡着。

  可能被她这种干脆利落的作风吓着我,我的小鸡鸡居然软软的像没有脾气的肉虫样,她看着我的小鸡鸡,眼中全是笑意,不过当她看到我脸上不好意思的神情后,她很温柔地说:“别怕哦,姐姐来帮你哦。”

  我脸红,怯怯懦懦的坐到床边。她从背后抱住我,在我耳边轻声地问:“你是不是第次啊?”

  我点了点头天地良心,我真的是第次买援交啊!

  “没关系,姐姐会慢慢教你的。”

  她有些惊喜地抚摸着我身上的肌肉,呵呵笑着说:“小弟弟你的身材很好哦,东西又大,又长得这么帅,还住的是商务房间你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啊?”

  我相信我现在的脸上定是很糗的表情,我会没有女朋友么?我的女朋友加在起,都可以凑成桌半麻将了!但我能告诉她我是被两个正式女朋友起逼着出来嫖妓的么?我要是那么说的话,我估计她直接会笑死过去的!

  这时我已经有点怀疑了,现到底是我在上她,还是是她在上我?真不知道完事后是我给她钱,还是她给我钱?

  她要我躺在床上把腿张开,跪在我身上用小嘴吮吸我的荫茎,双手熟练地套动着r棒和搓揉蛋蛋,这次的动作明显认真而细致,不像刚才在浴室里那样凶猛狂野了,看来这位援交姐姐真的想给我的“第次”留下个深刻而美好的印象。

  我捏着她饱满的|乳|房把玩着,那惊人的弹性和丰盈虽然比不上计筱竹学姐的硕大,但在我认识的女孩子中,也是排前列的了,在她细心的吮吸套弄下,我的小弟弟慢慢地活了过来,在她的小嘴中变得越来越大,直到把她的小嘴完全塞满。

  “行了啦!”

  她吐出我粗壮的r棒,然后拍拍手躺了下去,笑眯眯地看着我,用眼睛示意我趴到她身上去。

  我俯身压住她的身体,我的手地捏住她两只弹性极佳的大|乳|房,我将脸埋入她深深的|乳|沟,然后双手将她的玉|乳|靠到我的双颊,去感受这美妙的触感,贪婪地吸取发自美丽|乳|房上阵阵浓郁的|乳|香。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逐渐膨胀的半球形|乳|房摊开在我的眼前,粉红色的|乳|头挺立在的圆形的|乳|晕中央,硬硬的就像两料小豆子样。

  可能她真以为我是个初哥,她很好心地用手握着我的荫茎直抵她下体的唇片,硕大的竃头挤开她潮湿的荫唇,肆无忌惮的迫入她狭窄的荫道,我感觉到r棒进去后陷在紧凑的黏滑压迫中,荫道的热度相当的高。我的大r棒估计也插得她撑得很胀,她修长的大腿分得开开的,丰腴的荫部很有弹性地紧贴在我的胯部上,感觉真的很舒服。

  “动啊,小傻瓜!”

  见我插在那里发呆,她娇嗔地白了我眼,然后看着我笑。

  我晕倒,她还真的当我是处男了?我狠狠地将竃头向她荫道深处捅去,紧密的肉壁夹得我阵阵倒吸凉气,我用力捏住她两团丰满的圆臀,让我的睾丸随着撞击敲打着她嫩滑的臀肉。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她的娇声呻吟,我将她修长的双腿扳到最开,更加猛烈地冲撞进去,在她紧凑的身体内忘情地抽送,我咬住她绽放的|乳|晕,吸住她娇嫩的|乳|头在嘴里咀嚼。她满脸晕红,小嘴微张喘着粗气,双眼睛却仍然是妩媚地看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我r棒上传来阵阵荫道紧缩的痉挛感觉,她也控制不住地大声浪叫起来,我用力地捏住她的|乳|房,将我的荫茎深深插在她荫道的最深处,她激动不已地颤抖着身体,全身上下都开始轻微的抽搐,股滚烫的热流冲刷在我的竃头上,让我舒服得叫出声来!猛力地抽锸了数十下,然后我抱着她弹性十足的身体,低吼着将我的液全部射进了她的荫道深处!

  “小帅哥,你还真是厉害啊!”

  她带着丝高嘲后的疲倦看着我笑,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

  我将射完精的荫茎退出她体内,股白色的黏液顿时从她的荫道口流了出来,衬托着黑色的荫毛对比非常强烈,看到她流出来的液我有些发症,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头,但脑袋打结却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劲。

  她闭着眼睛像是在休息,我看到她饱满的|乳|房上到处是我的牙印和咬痕,我不由得有些发呆,怎么和这个女人做嗳我这么疯啊?难道真的只因为她是个妓女的原因?

  我躺在她身边,搂着她抚摸着她的|乳|房,那极佳的弹性让我真的是爱不释手,她坚硬的|乳|头渐渐的变软了,我知道那是满足的象征,看到她好像是睡着了,我这两天担惊受怕的也没有休息好,不知不觉的我也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间我感到只纤细的小手在我身上游走,我睁开眼看,她全身赤裸的用手在抚摸我胸口。

  “小帅哥,你还行不行啊?我们再来次,这次姐姐就算是免费赠送了哦!”

  她笑着问。

  她也不等我回答,就直接攫住了我的鸡鸡,熟练的套动。我本来就越战越勇的荫茎却在她的摆弄下迅速葧起。

  当她柔嫩的舌尖在我竃头缠绕时,种兴奋感觉涌上我心头,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妓女啊,很多人操过的妓女啊,她的逼里天天都灌满着不同男人的液,我的荫茎被这些变态的想法刺激得都硬得生痛了。

  她惊喜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