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要负责任,这是计筱竹的原话——人家手都没被男生牵过,却被你射了腿,你难道不该负责任?

  “那个,我机车被校管处收了,我们先去取吧?”我看着路静小心翼翼地解释,震撼在她的绝美之下,我内心的波涛开始汹涌。

  “我不想和你抱在起。”路静冷淡地说:“我们直接去乘捷运!”

  “不要乘捷运!”上次乘捷运差点将我挤死,我到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我连忙叫道。

  路静奇怪地看了我眼,倒是没坚持:“那就只有去坐公交车了。”

  我们走到学校门口的公车站,路静的美丽在等车的上班族群中引起了惊艳的目光,看着那些衣冠楚楚的家伙们个个凸眼流口水的德性,我很是鄙视。

  我站在路静身边,近的几乎可以闻到她身体散发出来的体香,公交车来时,上班的男女涌向公交车门,我紧紧跟随在路静的身后挤上公交车,在她步上公交车时,我由她身后欣赏到她丰腴弹翘的圆臀,纤细的腰身,裙摆下令人亢奋的雪白浑圆大腿,想到我的液曾经沾污在上面过,我就忍不住阵兴奋。

  上班时间的公交车上拥挤的像罐头里的沙丁鱼,我跟路静中间隔着个矮胖的女人,我直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路静,我想与她和解,却又找不到话说。

  突然间,我看到路静眉头轻皱,柔嫩的唇角撇泛着怒气,我转头看,原来是位身高只到路静耳际的眼镜男人贴在她身后,我略探头,看到那个眼镜男的手背正贴在路静的丰腴肥美的圆臀上,随着公交车的摇晃蹭动,我看到路静的眼神中射出愤怒的目光,突然张口欲叫又强自忍住。

  第209章面对面的拥挤

  我拷,我都没有摸到过路静的屁股,这个臭男人居然敢占路静的便宜!

  我想都没有想,直接记仙术就砸了过去,眼镜男惨叫声,像是被火烧着了样抖着手在那里跳了两下,疼得脸上的汗都出来了。

  这种疼痛虽然剧烈但是却很短暂,毕竟他只是用手背揩油,我也不想在人群中做得太过火。

  在眼镜男惨叫的时候,路静诧异地看了他眼,然后转身向我这边挤过来,这时缓过劲来的眼镜男还不死心跟着她往我这边挤。

  我有些恼怒了,横身将他挡住,伸手就向他推了过去,眼镜男见到我脸上的怒气,才死心地乖乖转身,挤到车厢的另边去了。

  路静当然明白我在帮她,对我淡淡点了点头表示感谢,突然车子抖,她的身子个踉跄顶到我胸口,车的人很多,不停往前挤的人将路静的上半身压在我胸前,使得她丰满尖挺的|乳|房紧贴着我的胸部,当公交车起步时,她那两团美好的肉球随着公交车的摇摆在我胸口揉动起来。

  在与路静肉贴肉的紧密厮磨中我清晰的感觉到她加速的心跳,我想往后移拉开点距离又不可能,行车中的摇晃她的鼻尖不小心碰到我的下巴,与我鼻息相闻,路静羞涩的把头转开不敢看我,紧张娇羞使得她长长的眼睫毛不停的颤动,我则强自用意念警告我胯下的兄弟不要葧起亵渎路静。

  由于车上热,我的风衣搭在手臂上,我上身只穿着件白衬衫,紧贴着路静的白色的丝质上衣,使我能感觉到她美|乳|上的胸罩隔着薄薄的衣衫在我的胸膛上揉磨着,路静的|乳|头在磨擦中好像已经变硬了,她羞的耳根都红了,微张的柔唇吐气如兰,热气喷得我脖子痒痒的,这时我那没出息的大具在裤子中挺立了,我不敢让路静发现我的生理变化,将下半身往后退,不敢碰触到路静的下体。

  路静大概看出我的尴尬,知道我对她还是很尊敬的,所以接下来我俩的胸部被人潮挤得紧密相贴,路静虽然无奈但也接受了现实。

  没想到这时公交车因为避让前面的车辆突然紧急剎车,人群惊叫声中,将路静的下体推挤过来与我的下体挤压的完全贴实。

  路静本来就高挑的身材再加上她穿了约三寸的高跟鞋,阴沪的部位恰巧与我的具同高,我坚挺的大具已经顶在路静小腹下凸起的阴沪上,两人紧贴的下半身只隔着薄薄的裤子与薄纱裙,路静下意识的想移开,可是左右拥挤的人潮又将她推回来反而贴得更紧。

  我歉然的对她尴尬笑,她似乎了解我不是存心的,无奈的转开头不敢看我,我的大腿传来她大腿上的温热,她侧着头脸红心跳的喘气,令人亢奋的芬芳的热气喷在我耳朵上,使我的具更加坚挺,她的阴沪似乎感觉到我胯下具的变化,眼神中透出惊惶的哀怨。

  第210章女的圣地

  这时公交车经过因修建捷运而造成满地坑洞的路面,颠簸之中,我硬挺的荫茎不由自主地与路静的阴丘产生了剧烈的磨擦,我们两人的下体密实地厮磨在起,路静美丽的脸变得通红,我知道她努力压抑着,可是公交车这时开过无数坑洞,不停的弹跳摇晃着,我们身不由己随着公交车摇晃的节奏,下体被迫挤压在起磨蹭起来。

  隔着薄薄的裤子,我火热坚硬的荫茎在路静的修长双腿的根部顶挤着。薄薄的布料和裙子根本起不到作用,路静感觉着我那粗大的竃头几乎是直接顶着她的女花丘在摩擦。

  从未有过如此的经历,我和路静的心都砰砰乱跳,我胀大的竃头顶挤着路静阴丘的嫩肉,那种美妙的弹性简直让我如痴如醉。这时候,我感觉到竃头碰触到了丝热浪,原来我的竃头已经在摩蹭中挤开了路静的花唇,那种极至的舒爽,让我全身不禁颤抖收缩了下。

  这时路静彷佛也迷醉了,她挺动着下身与我紧密的厮磨着,在我耳边轻声地呻吟起来,使我更加亢奋,我的竃头都感觉到她的阴沪开始发热,我再也忍不住,伸手探入她的薄裙中,我的手直接抚上了她丰腴的圆臀,她穿的是两截式的长丝袜,手掌可以直接触摸到她大腿根部滑腻的肌肤。

  我的手肆意地揉捏着路静肥嫩的臀峰。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轻重不地挤压,品味着极品校花美臀的肉感和弹性。公交车上拥挤人群的掩护下,路静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肥腻充满弹性的圆臀正被我恣情地亵玩着。

  浑圆滑嫩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下下来回揉搓,路静又急又羞,但被我抚摩的快感又令她下意识轻轻分开大腿,这时我抚摸着路静丰臀的五指,趁势探到路静更深更柔软的圆臀底部,隔着内裤直接挑逗路静的花瓣与蜜唇。

  “啊,够了停手啊这里是女的禁地啊。”路静用眼神乞求着我。

  我当然不为所动,直接将手溜进了路静的内裤,抚摸路静光洁细嫩的小腹,滑向路静隐秘的草地。路静想用手去阻挡已来不及,我的魔爪顺利地进入了路静最为隐私的秘密花园,从容地在路静的草丛中散步。

  哦!好浓密的荫毛,我的手指继续向草地的尽头开始寸寸地探索。

  我的手感告诉我,极品美女的神秘三角地带,种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而拱卫花园的那粒珠珠,更是造型优美,那弹性柔腻的两片荫唇,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滛液,饱满的阴沪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受到强烈刺激的阴这时已经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荫唇的外边。

  我的手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路静的桃花源头,我轻轻的在路静荫部上爱抚着,过足了手瘾后,我分开了路静微微并拢的双腿。

  路静的身体真的是精美绝伦,再加上从未有人涉足过的清纯,更让我如痴如醉,我玩弄着她美丽的下体,感觉到她丰厚的阴阜夹着圣洁的花瓣,挑逗了阵上端诱人的相思豆后,我用手指轻轻分开路静花瓣,向着两片鲜嫩贝肉紧守着的路静女圣地展开了进攻。

  我的中指由她圆臀的股沟往前探索她的阴沪,感觉到她的嗳液已经渗透了内裤,沾在我手指上又湿又滑,我指尖探进到了她湿滑柔软的荫唇中间。

  路静靠在我肩头上沉重的喘着气,我拨开了花瓣,正要探入她温暖的嫩岤之时,路静身子猛的颤抖,伸手隔着裙子压住我的手不让它蠢动。

  她低语:“不要进去!”看到她如深潭般清澈的大眼中透出哀求的目光,我内心震,不敢造次,停止了进步行动,抽出在她内裤中的手指,只用手掌抚摸着她的丰美微翘的圆臀。

  路静感激的看我眼,可能为了报答我的悬崖勒马,她开始用力挺起湿热的阴沪紧贴住我坚挺的具,羞涩的张开她浑圆修长的美腿,挺动阴沪与我的荫茎用力地厮磨起来。

  第211章隔着内裤射了

  我感受到她两条美腿丰美的弹性,以及阴丘磨蹭时传来的温热,我也用力挺动竃头与她凸起的阴沪磨擦着,我们两人的下体就在拥挤的人群中紧密的纠缠磨动,我抚在她圆臀上的手也用力的将她的阴沪压在我的荫茎上,路静低声呻吟出声,将她凸起的阴沪在我的具上急剧的转动顶磨,虽然隔着内裤,我也能强烈的感受到她的阴沪开始发烫。

  她伸手抱紧我的腰,阴沪紧抵着我的具,全身不停的颤抖,我的具上传来阵湿热,我想她的高嘲来了,忍不住低头看她,她也刚好抬头,温润的柔唇与我的嘴唇轻碰了下,却又触电般闪开,接着她全身软绵绵的贴在我身上轻轻喘息着。

  看到她令人销魂的美态,我也按耐不住,在她丰美的阴丘上摩擦几下后,股浓稠热烫的液从竃头上喷了出来,弄得我内裤又湿又热,路静也感觉到我湿热的裤裆,她表情惊慌,突然像受惊的小鹿大力推开我,我没想到她突如其来的反常举动,也吓了跳,这时公交车又到站了,她立即随着人潮挤向车门,我看着她惶然的背影下了车,也立即举步随着推挤的人潮下车。

  我步下公交车,转头四顾,远远看到她将淡蓝色皮包盖着阴沪部位,快步的走入条小巷,我立即起步跟过去。

  我来到巷口,看到她的背影在巷内快步疾走,纤细的腰身及丰美的圆臀随着她疾走的步伐摆动着,又长又直的秀发像波浪般起伏,雪白浑圆线条柔美的小腿蹬着近三寸的高跟鞋,摇曳生姿,看得我混身燥热,又有点蠢蠢欲动了。

  有点心虚的我鼓足了勇气跟上去,她似乎知道我定会跟来,在巷道转角处回头瞥了眼,我假装转头注视别处,当我的视线再回到转角处时,路静竟然失去了踪影,我时失惊,赶紧快步奔到转角处,左右张望,左右两边都是长直巷道的住宅区,巷道中只有个老妇人牵着小孙子踽踽而行,路静像是在空气中消失了。

  我没来由的阵失落,颓然转身欲走时,却看到路静在转角处的书店里,隔着书店大玻璃窗看到她背对着门口翻着书架上的书。

  我刚失落的心下子又振作起来,带着颗跳得七上八下的心走入书店,店内就只有路静个顾客,书店老板在柜台后瞪着两眼盯着我瞧,可能他看到我在门口转来转去张望,认定我在打路静的主意。

  我摆出蛮不在乎的态度走到书架前,假意浏览着架子上的书籍,怀着涩涩的心情缓缓移向路静身边,当我近到能嗅到路静身上淡淡幽香之时,我发现路静的全身绷紧了,她也强自压抑着纷乱的心情无意识的翻动著书籍,我大起胆子转头看她,没想到她侧面的弧度也是那么俏丽迷人。

  她低垂着头,双动人的大眼专注的翻百万\小!说籍,可能由于紧张,她无意识的伸出柔嫩的舌尖在温润的红唇上轻轻舔了下,这微小的动作是如此的诱人,不禁令我想起在公交车上两人厮磨情的高嘲后,我的嘴与她的柔唇甜美的轻触,如果不是怕老板报警,当下我可能会忍不住强吻非礼她。

  我知道她在躲我,不敢再过份造次,轻声说:“我们该去建材市场了。”

  她没有抬头,转身走出了书店,我紧紧跟上,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和我说过句话,在市场选购材料时,也不征求我的意见,我脑海里不时幻现着在公交车上与路静相互挺动下体迎合的幕,根本就没有留意到她选了些什么。

  回去时路静直接拦了辆出租车坐在副驾位上,我只得坐到后面,直到回到学校,她仍然不理我连看都没有看我眼,我望着她走进公寓的美丽背影怅然若失,不知道我的宝贝什么时候才有福气插入她的美岤,享受那销魂的快意。

  第212章路静的心事

  路静回到公寓时,心里面觉得酸酸涩涩的有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感觉。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先是被人在公交车上猥亵,接着那个家伙挺身而出,赶跑了猥亵的色狼,但他自己做的事情,却比那只讨厌的色狼还要过份得多。

  但是偏偏,自己又不能责怪他。毕竟开始的那种情况,并不是他自愿的,只是只是,他居然伸手摸进了自己从未有过人侵犯的内裤里面,还试图探进自己神圣贞洁的荫道——虽然在自己的哀求下他住了手,却是用手玩弄了自己的整个下身和美臀,最后还用荫茎亵玩了自己女的阴沪,甚至还在最后,将液隔着裤子射在了自己的下体上

  路静觉得自己头脑空空的,生平第次受到女性高嘲的刺激,她觉得往日切存在的规律,都变得好像不是那么重要!只记得在高嘲时,要将自己抛入云霄的舒爽,那种要湮灭切的喷洒与抽搐。

  难怪不得,计筱竹她们,会如此痴缠着那个家伙,甚至不顾羞耻地白昼宣滛,大被同眠,原来原来那种事情,真的可以忘记切。

  路静坐在自己的床上,傻傻地发着呆,脑海里蕴绕的,始终是那个让人羞耻的画面——自己居然在众目睽睽的公交车之中,被那个坏蛋男人,隔着裤子用他的荫茎滛到了高嘲!

  是的,滛即使他没有插进去,即使自己的女贞操还没有丢失,但路静心里无比明白,自己真的被那个坏蛋男人滛了,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心灵上!

  明天还要和他出去

  想到这里,路静的心更加慌张了,时间竟然有种想要逃避的念头。

  就在这时,瑷瑷突然窜了进来,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后,她关上了路静的房门,压低声音说:“小静,你听说了没有?”

  路静微侧着头看着瑷瑷,平静自若地问:“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我们最漂亮的校花计筱竹大小姐,和人在她的公寓客厅里公然宣滛,搞得她的几个室友连上洗手间都不敢出来后来还是有个室友实在是憋不住了,才从房间里面敲门把他们惊进去的——而且就在他们进房间后,他们接着又暴发了第二场大战,计大小姐的尖叫声,连楼道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今天整个美女楼都在谈这件事情呢,说没想到计筱竹平时看上去高不可攀的,浪起来居然这是这种马蚤样还有很多心怀不轨的女生在到处打听那个能把计筱竹学姐操得要死要活的男生是谁呢”瑷瑷的神情很是奇怪,幸灾乐祸中还有些忿忿不平,以路静的聪明,当然知道她是为什么如此了。

  听到瑷瑷肆无忌惮地说那个刺耳的“操”字,路静的脸有些发红,她看着瑷瑷微笑着说:“你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啊,我有男朋友的。”瑷瑷不以为然地撇起了嘴,不过她又握起了小拳头,恨恨地说:“小静你都不知道,昨天我叫了那家伙去游泳,他不但把我扯进商厦的厕所里滛,还又在游泳池里强行污了人家,把液都射在我里面,连游泳池水都弄脏了再后来他送我回来学校后,居然连点时间都没有耽搁,就又摸到计筱竹的公寓去了你说这气不气人,难道我没喂饱他吗?连我的男朋友都不能随随便便地想搞我就搞我,我都陪他那样疯了,他居然和我分手就转头去偷吃!”

  第213章唯的机会

  路静听得满脸羞红,心里却暗暗摇着头,心想瑷瑷看来也不知不觉陷进去了,那家伙根本和她没有什么正式的关系,倒是和计筱竹是正大光明的情侣——虽然是脚踏两只船,但是既然人家当事人两个女生都同意,也不关外人什么事。

  而瑷瑷这个女生,居然认为那家伙去找他的正式女朋友是在偷吃——路静只得阵阵的无语。

  对于瑷瑷所报出来的猛料,路静倒是不以为然,毕竟瑷瑷没有见识过那家伙把三个女人关在屋里起滛乱的场面,瑷瑷更不知道,他早就有喜欢在客厅里乱搞的爱好,甚至还都把液射到过自己的大腿上这些事情,瑷瑷都不知道。

  想到那家伙精在自己的大腿上,路静不由阵羞涩,随即又想起了今天他隔着内裤滛自己,说不定他的部分液,已经渗过裤子射入了自己女的荫道,想到这里,路静的脸羞得通红,全身上下都好像没有了力气。

  “哎,小静你还真是纯洁耶,只是听到这些事情,就羞红脸了啊!”瑷瑷显然误会了,以为是自己的抱怨话让路静脸红的,连忙说:“小静你知道的啊,我和他开始那纯粹是意外啊,我不是真的想背叛我男朋友的,前因后果我都给你说过的是吧?”

  “是的,我知道。”路静连忙点点头,掩饰自己脸红的真正原因,但同时心里也泛起了丝苦涩和怨恨——她在怨恨自己,那家伙精在自己大腿上后,计筱竹失踪了足足半个月,而几乎所有和他有关系的女生都冷淡了他,那是多好的机会啊,只要自己放下面子,在没有计筱竹的环境里,自己稍使手段,就可以完整地俘获那个坏蛋所有的切,包括身和心!

  但就是因为自己被他射了腿,所以就觉得冰清玉洁受到了玷污,对他抱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