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压在她身上的我,我抬眼先看到的是双黑亮的高跟鞋,再抬头看到的是双雪白修长的美腿,正面开叉的短裙下露出白腻细嫩的大腿根。

  路静的脸在羞红中透着无比的愤怒,她气得怒哼声,转身奔了出去,重重的关上小间门。

  震惊中我与路飞飞分开了紧密相连在起的生殖器。

  路飞飞哭丧着脸说:“姐,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我面穿裤子,面安慰她说:“你别着急,就说我们是相爱的,她该能理解的”

  路飞飞眼眶含泪惶急羞愧的把我向门口推去:“你别说了,都是你害了我,你快走”

  我穿好衣服跑出来,才发现路静早就离开了包厢,给她打电话也不回,我坐在沙发上发呆,脑子里片乱糟糟的,这时路飞飞穿好衣服出来,面无表情地经过我面前,我伸手想拉她,她却“啪!”地给了我记耳光,然后哭着也冲出了包厢

  我个人在包厢里独自发呆了不知道多久,最后还是白芳打电话过来问我要不要晚上去她那吃饭,我才回过神来,结了账后我有气无力地招了辆出租车,在车上我无意间摸到裤子口袋团柔软的物品,拉出头来才发现这是路静送给我的那条薄纱内裤,这条内裤曾被我用竃头顶进过路静女的荫道口,上面还有着我的液和她的高嘲滛水,摸着这条内裤,我心里酸酸的,竟然有些想哭了!

  这天晚上我哪也没去,就窝在自己的公寓里,我拿着路静送我的内裤,不知道打了多少通电话给她,她开始是不接,后来干脆关机了,我呆呆地睡上床上,两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我失眠了!

  昨天竟然在与路飞飞斗嘴使气的时候,我强了那个才16岁的高二女生,而且连续强了四次,这刻,我心里没有什么修炼,成仙,也没有那个被我强的小女生,心里只想着冷艳逼人的路静,不知道她昨天亲眼看到我的具跟她堂妹的小岤紧密的插在起,到底是什么想法?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今天路静也要去建材市场,那么说虽然她不接我的电话,但我还是有机会跟她当面解释,我天不亮就来到学校门口公车站等路静,不管怎么样,我定要知道路静看到我上她妹妹之后,再看到我是什么反应。

  我强打精神,睁着惺忪睡眼看着波波上下公交车的男女。

  第243章绝美的诱惑

  终于,乌黑秀丽的美发在上班族人潮中隐现,路静来了,眉毛依旧像春山般秀美飘逸,深邃动人的眼神,还是那么神秘迷人,高雅的气质依然清丽得让人不敢亵渎。

  令人惊讶的是她在人丛中出现之后,那弧度优美的柔唇就直带着微微的笑意,冷艳中透着无限的妩媚,好像昨天没有发生任何事。

  今天她的穿著是淡紫色的尖领贴身丝料长袖上衣,配着肩上紫色的皮包,项下串紫色水晶项链,称着颈部更加的细嫩雪白,彷佛在透射着莹莹的光芒!

  她胸脯高耸,尖挺的双|乳|随着脚步颤颤巍巍动荡有致,很显然她今天又没带奶罩。

  下身是条颜色稍深的百折紫色及膝裙,柔软的丝料慰贴出她身体的曲线,也更凸显她挺秀的双峰及丰美弹翘的圆臀,裙摆下露出双雪白圆润的小腿,脚下踩着深紫色高跟鞋称出她高挑的身材,集中在她身上的是候车站所有男人眼中喷发的欲火及所有候车女性妒嫉的目光。

  她若无其视的走过我面前,扫过我的眼神是那么的陌生,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我这个人,却又像有意,又似无意的站在离我不到公尺的正前方,头乌丝披下她柔腻的双肩,背影醉人的曲线,让我不想看她都不行。

  每次在她扭头看公交车来处时,诱人的美臀轻微的摆动,好像在向我招手,紫色的裙摆下啊!

  她今天没有穿丝袜,细腻光洁白皙修长的小腿,不禁让我想到小腿之上浑圆雪白的大腿,想到那绝美的浑圆大腿上,曾经流淌过我的液,我的大r棒肃然起立,硬得生痛,我不同得血脉贲张,难道路静今天在公交车上还想与我

  我正自胡思乱想,公交车来了,人潮拥挤中,我照例紧跟在她身后上车,每个上班族男士的眼神都被她勾出了熊熊的欲火,可是当她抬起美腿上车时,挤在她身边的男士又个个颇有君子风度的让出条道,似乎连她的衣袂裙摆都不敢触碰下。

  公交车起步时,带动前面的人潮向后退,她动人的身躯自然的往我身上倒过来,紧跟在她身后的我忍不住抬起手抚住她翘美的圆臀,哇!隔着薄丝折裙,触手滑腻,好像抚在她光洁的屁股上,难道她今天没有穿内裤?

  在拥挤的人潮中,她对我抚在丰弹圆臀上的手似乎并不在意,我脑海里正盘算着如何让她转过身来,让我硬得生痛的大r棒再度与她凸起的阴阜亲吻,如果她果真没有穿内裤,说不定今天我今天能突破禁区,享受到她女美岤的滋润包夹。

  抚磨着她圆臀的手掌上传来她肌肤的温热,腻滑如绵,路静的身体开始轻轻颤抖,我另只手悄悄掀起她的裙摆,抚上她没穿丝袜的大腿内侧时,路静弹性圆润的大腿肌泛起了阵阵鸡皮。

  她侧头眨动如扇般的睫毛,瞇起深邃神秘的大眼,轻喘微哼,似乎在鼓励我更进步。

  第244章路静的报复

  我大胆的将手探入她滑腻如凝脂的股沟,哦!

  触手是条像细绳般的丝质内裤,她今天穿的是丁字裤,细绳两边露出浓密卷曲的荫毛,刺激得我心跳加快,她今天这么打扮,是不是想方便我的大r棒帮她破处?

  我的手指拨开了那条细绳,抚上了她嫩滑的荫唇,路静美丽的花瓣已经完全充血,我拉动薄薄的肉瓣,荫唇是软软的,意外的能拉开很长,偶尔用指尖压下那突起的花蒂,令我惊奇的是她的阴早已膨胀,触手弹软,丰润饱满。

  这时我感觉到路静还保持清醒的神智,手指间触到她的荫道口,那里还没湿润。

  我用食指缓缓的剥开路静紧紧闭合在起的两片红艳花唇,插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蜜洞,甫插入,我觉得里面的肉壁立即层层迭迭地堆挤过来,夹住了我的手指。

  我不敢刚手指插太深,怕捅坏了路静地女膜,只在几寸处轻轻磨擦着,享受着她荫道的紧密感觉,让路静荫道的嫩肉,将我的手指夹得紧紧的。

  路静突然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贞洁的女荫道被我无耻的侵入,让她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起来,美丽的脸上,已经浮上了片艳丽的酡红。

  看见路静娇媚的表情,我手指在她的荫道内浅浅地插动抠挖,我已经感觉到路静的蜜洞中流出了些嗳液,浸湿了我的手指。

  我悄悄的腾出只手拉下了裤裆拉链,坚挺的r棒立即弹了出来,胀大的竃头跃跃欲试地想要接触到路静的美岤。

  我身体悄悄往她臀部再贴近了些,硬邦邦的大竃头才触到她雪白细嫩的股沟,没想到路静转首扭身,害我的大竃头扑了个空。

  令我震惊的是她扭身主动地走到了个男人面前,我看到了那是我们第天乘公交车时,那个用手背蹭她屁股的那位容貌猥琐,个子矮小的眼镜男。

  看着满脸嫣红,美丽绝伦的路静,眼镜男两只小眼中射出的欲火,似乎要穿破那厚厚的镜片。

  我正要提醒她小心眼镜男之时,令我不敢相信的事发了,在车身摇动人潮推挤中,路静竟然主动地与身高才到她耳际的眼镜男紧密正面相贴,这时我感觉到露在外面的大r棒抖了两下,急忙半它收了进去,再看向路静时,我立即目瞪口呆了。

  路静竟然让那个眼镜男将脸埋进了她尖挺饱满的|乳|房中间,而她凸起的阴沪紧贴在眼镜男的小腹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眼镜男早已将裤裆撑起的具顶入她的胯下。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我忍不住伸手扯了路静的手臂下,想提醒她是不是贴错人时,却见路静突然将两腿叉开,使她的身子矮了大约寸,如此来,她诱人的柔唇吐出来的气刚好吹在眼镜男的鼻尖上,而下体凸起的阴沪与眼镜男坚硬的具正好顶个正着,眼镜男这辈子大概从未享过如此艳福,只见他两眼怒凸,耸动着具不停的与她挺动的阴沪磨擦着。

  啊!路静竟然对眼镜男挺动阴沪?

  我瞬间意识到了,这是路静在对我报复!

  我脑海里顿时片空白,眼睁睁看着她微闭着双眼,高凸的阴阜迎合着眼镜男耸动的丑陋具,在她微开的胯间,阴阜与眼镜男具贴合的是如此紧密。

  第245章美女与钟楼怪人

  我的心简直快要被气炸了,我真的恨不得能有把刀直接捅死丑陋的眼镜男。

  这时路静突然解开上衣第二粒纽扣,啊,她要对眼镜男展露|乳|房?

  眼镜男的眼睛毫不客气地接受路静的赏赐,他看到路静两个似吹弹即破光滑白嫩的极品趐|乳|,软绵绵的|乳|球鼓蓬蓬的,随着汽车的行驶颤颤巍巍,动荡有致,不堪盈握。那对尖耸挺拔的|乳|珠上,两粒嫣红娇嫩的|乳|头骄傲地挺立着,艳光四射,犹如双含苞欲放娇羞初绽的绝美花蕾。

  眼睛男痴呆地看着那两颗微微上翘的樱红|乳|蕾,粉红的|乳|晕在硕圆的|乳|球上嫩得耀眼生辉。

  这时眼镜男亢奋已极,他的手已经伸入路静的裙内,摸她那双未穿丝袜浑圆滑腻的大腿,眼镜男寸寸的往上摸,我看着路静的裙摆被眼镜男的手撩得寸寸的提高,凝脂的雪白大腿寸寸的露出来,眼镜男丑陋的手已经探到了她的大腿根部。

  天哪!路静白色透明的丁字裤细如丝绳,胯下丝绳两边浓黑的荫毛上已经沾满了晶亮的滛液蜜汁,阴阜像包子般的突起,那是让任何男人都梦昧以求的极品美岤。

  眼镜男大概没想到她胯下是如此绝艳的风光,只见他脸红气喘,突然张口吸住了她颈部的冰肌玉肤,粗鄙的手指拨开了那条细绳,露出了已被滛液浸透的粉红色嫩滑的荫唇,那湿润的花瓣微微颤抖着,似乎欲拒还迎地做好了蓬门今始为君开的准备。

  这是什么画面?

  美女与钟楼怪人?

  眼镜男颤抖着伸出右手触摸上了她那娇嫩的花瓣,恣意的揉捏爱抚着。

  然后再轻轻的拨开蜷曲的荫毛,手指略用力,已是微微的陷入了路静湿润的花唇里。

  路静不但没有抗拒,反而撑开了双腿,得到鼓励的眼镜男左手滛邪地抚摸着路静浑圆的丰臀,在她坚实的大腿及浑圆的臀部间不停游移抚摸,熟练得像是花丛老手在路静雪嫩臀间的沟渠搜索着女人最神秘的三角地带。

  路静紧闭双眼,两朵晕红飘上脸颊,路静片漆黑的荫毛均匀的覆盖在腿间的隆起处,荫毛显得较为蜷曲细长,而且十分的浓密,眼镜男伸手掂起了撮荫毛,用指尖把玩拉扯着,接着用手指拨开了那片茂盛的草丛,灵巧的翻开了娇嫩的花瓣,触到了她的阴。

  我只觉得大脑片空白,什么思想都没有,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幕,全身下下僵直得每块肌肉都绷紧了。

  这时我看到眼镜男右手中指缓缓的剥开路静紧紧闭合在起的两片红艳花瓣,毫无疑问他想插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蜜洞。

  路静这时贴着眼镜男耳边说了句话,眼镜男立即将正要插入她粉嫩女岤中的手指拿开。

  但是眼镜男马上用手掏出了他坚硬的具,在路静粉红柔嫩的女荫唇间磨擦着,丑陋的竃头因为沾上了路静的滛液而显得紫黑发亮。

  路静微闭着美目,似乎在享受着下体那未经性事的柔嫩花瓣与眼镜男的竃头厮磨的快感。

  眼镜男额头上的青筋似乎要暴裂般的情,下体耸动的具几度欲刺入她的女岤都被她扭腰避开,把眼镜男逗得象疯狗样。

  够了!这样已经够了!

  似天仙般美貌的路静,如此粉嫩的女美岤,却与丑陋似钟楼怪人的眼镜男如此紧密的厮磨,她这是在报复我?要我亲眼看着她的女岤被如此丑男破处?

  第246章痛彻心扉

  眼镜男的手突然抱住路静的圆臀,另手握着坚硬的具直往她的女岤插去,粗大的竃头直入路静那看似柔嫩花唇的紧窄之处,将它翻开并继续深入更深的地方。

  眼镜男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路静觉得惊慌,她下意识的想扭臀回避,可是这时丰美的圆臀已经被眼镜男紧紧的抱住,想象前几次那样闪避已力不从心,剎那间路静绝美的脸已经变色。

  路静两片蜜唇已被大大地撑开,眼镜男滚烫的巨大竃头挤入了窄洞,路静急忙踮起双脚,眼镜男坚硬的竃头顶入了路静已经被滛液弄得湿滑无比的粉嫩女岤,幸好路静踮起双脚,已经刺入她女岤近半寸的丑陋竃头不然已经破处成功,深入路静女的荫道了。

  尽管如此,臭男人的具已经突破路静第道防线,娇嫩的两片蜜唇无奈地被挤开分向两边,粗大火烫的竃头紧密地顶压进路静贞洁的肉洞口,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着r棒的接触摩擦,这已经和真正的性茭只有毫厘的差距了。

  这时路静脸上的神色已经不像开始那样从容地冷笑,而是带着几分慌张,两只美丽的大眼睛中,更是泛起了泪水。

  眼看着满眼含泪的路静的女贞操就要毁在其丑无比的眼镜男不停耸动的具上,我突然从极度惊愕中惊醒过来,想也没想就道仙力挥了出去,整辆公交车在路上突然发出了紧急的剎车声,剎车的惯性造成所有人的身体都突然往前冲,而路静也趁此摆脱了眼镜男进入她女岤不到半寸的丑陋竃头。

  脱离了破处之险的路静这时那敢回头,身子不停往公交车前门挤去,眼镜男似乎不甘心,也随后追去,暴怒的我又是记仙力发了出去,眼镜男惨叫声,矮小的身子扑倒在了车厢地板上,四周慌乱的人顿时你脚我脚地踩了上去,混乱中只听到他的连声惨叫。

  由于公交车损坏,只有临时停在路边,路静等车门打开,就急匆匆地第个下车了,也没有理会我,就消失在了路边。我失魂落魄地下了车,魂不守舍得坐在街边的椅子上发呆,脑海里不时幻现出公交车上眼镜男将他那根丑陋的r棒迫入路静纯洁的美岤那幕。

  还好我反应得快,使路静躲过了破处的劫难,可是想到眼镜男那根丑陋东西毕竟已插入了路静的美岤半寸,比起我上回带着她柔软的细纱薄裤插入她的美岤还亲近了许多,我不由得黯然神伤,心里默默质问着:路静啊,你真的就要用这样自暴自弃的方式来报复我吗?

  突然间,我觉得,我的心,好痛!

  我又想起了个更严重的问题,明天,明天路静还要来建材市场她还会用这种方法报复我吗?

  那肯定是毫无疑问的!剎那间我浑身上下如坠冰窖,大颗的冷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我该怎么办?路静现在对我恨之入骨,甚至于不惜作贱她自己来报复我,我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她原谅我,让她不再糟踏她自己?

  我昏噩的脑子如风车般旋转起来,是的,公交车——只要不让她再乘坐公交车,她就没有办法再用这种极端的方法伤害她自己了!

  我跳起身来,伸手就拦住了辆街边的出租车,坐进车里就对司机大声吼:“去北部!”司机愕然地看着我说:“先生,长途乘大巴或者高铁比较划算。”我伸手拍给他大迭现钞,司机不说话了,迅速地发动了汽车。

  第247章搭车女警

  我红着眼睛奔回北部,然后几乎大吵大闹地向老头子要来了他的劳斯莱斯幻影r。这款劳斯莱斯r反开式车门双门豪华跑车,售价为千两百万新台币,虽然我直不喜欢它方头方脑的呆板车型,但这款银灰色的豪车向来是老头子的最爱。

  我几乎是又抢又骗,要玩命似地才从老头子手里夺过车的钥匙,我家还没满五十岁的老头子对着我的背影咆哮:“你这臭小子,抢我的车去泡妞,我明天去参加酒会难道开你妈的宾利,那不丢死人了?

  我才不理会老头子的吼叫,我老妈的宾利也是价值五百多万的名车啊,瞧他说得,好像跟街边的破车样丢份,再说了,什么酒会,那还不是泡妞——当初我老妈就是被他在酒会上泡回来的好不好!把他的车抢走,也算是为民除害!

  为了抓紧时间,我丝毫没有耽搁就往回赶,生怕迟到了,路静在仇恨的心理下做出后悔终生的事情!

  我开得很快,刚进高速路的收费站口,就被两个男警察给拦住了。我也没违章啊?正在纳闷呢,按下车窗。其中个警察笑容可掬的冲我说:“先生,马上就要来台风了,方便帮忙带个人么?”

  噢,想搭顺风车。我问:“去哪儿?”

  “新竹。”我爽快地说:“上车吧。”心想反正个人,正好有个伴儿。

  警察忙说谢谢,扬手,从装有空调的收费亭里走出位女警察。我眼前顿时亮,这居然是个很漂亮的美女!160以上的个头,苗条的身材,鹅蛋脸,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穿着很整齐的警服。她很大方的座在副驾驶的位置,冲我嫣然笑:“谢谢你。”

  “不客气。”在招呼声中,我驶上了通往新竹的高速公路。通过聊天,我才知道她叫乐悦警察专科学校刚毕业的,在新竹实习。那两个男警察是她的同学,她是过来参加同学的婚礼的。她男朋友的父亲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