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好舒服啊老公你真会操我的屁眼我愿意天天被你操”

  计筱竹雪白柔软的臀肉在痉挛,上面已布满了细微的汗珠。菊轮处四周的肉褶都被撑平了,火热的屁股感受到双修秘法的丝丝快意。而这丝丝的快意,就彷佛溪水汇入小河流入大海般,聚集的越来越多,很快就化作了汹涌澎湃的浪潮,将我们两人整个身心全都淹没。

  计筱竹昂起头,像小狗般摇起了屁股,种前所未有的爱感受把她包围。那是种不可思议的充实,彻彻底底的陶醉完完全全的被占有。

  “呀啊不不行了太激烈了受不了”

  浪叫声中,绝顶的生理快感几乎让计筱竹学姐完全失去了自我,由被动的挨插变成了主动的迎合,绝美的肥臀如筛糠般的剧烈抖动,两个饱满的臀瓣死命夹紧我的r棒前后蹭动,阵阵的麻痹感从芓宫逐渐扩散到全身,蓦地里她尖叫声,整个身躯都躬了起来,从肛门到荫道,所有的神经和肌肉都在剧烈抽搐起来

  第264章装睡的岑兰

  “哦啊好粗哦哦啊插死我了哦”

  计筱竹语无伦次的浪叫着,使劲扭动肥美惊人的大屁股,配合着大r棒的滛,来自后庭的抽锸显得格外粗壮有力。勇猛冲刺进来的时候,尽根深入了直肠,撞的灵魂彷佛都要飞了;大力抽出去时,屁股就立刻空虚的难受,令她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后带动。快感阵比阵强烈,计筱竹除了不断的呻吟哭泣浪叫外,什么也顾不上了,所有意识都已变成了片空白。

  我双手死死抓住计筱竹学姐赤裸裸的肥白的圆臀,充分享受她屁眼的紧密温暖,同时还伸手去挑逗她的阴,受到刺激计筱竹的屁眼更加紧窄,爽得我不顾切地配合着猛烈而快速地抽锸起来!粗大坚硬的r棒在她雪白肥厚的圆臀间快速进出着,带着娇嫩的肛肉里出外进,丝丝滛液也逐渐从被滛撑大的肛门里流了出来。

  计筱竹脑袋里“轰轰”作响,强烈的快感从下身逐渐蔓延开,使她感到双腿和腰部以下几乎失去了别的知觉!她只能在强烈有力的抽锸下无助地呻吟着,她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哆嗦着,浑圆雪白的屁股失去控制地左右摇摆,两个丰满的|乳|房也挂在胸前剧烈地摇晃,整个样子显得无比妖冶和性感!

  过不了多久时间,计筱竹已经开始感到意识都模糊起来时,股火热的粘液剧烈地在她的直肠里爆发出来,那根折磨了她许久的大r棒终于射在她的屁眼里面,计筱竹感觉到股股火热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大腿流淌下来,她沉重的喘息呻吟着,两度的欢爱加上宿醉未醒,计筱竹美丽的肉体疲累到了极点,她全身无力地软软倒在了床上。

  计筱竹累得很快睡过去了,而我由于仙法成功,心里满是兴奋,点睡意都没有,看到学姐疲累的样子,我当然不好意思再去折腾她,我就直接就翻过身去,把岑兰抱在了怀里,我早就发现这个体育系的学姐醒了,在那里动来动去的,估计早就被我和计筱竹学姐的欢爱,引诱得欲火焚身了。

  我用嘴去舔她的奶头,岑兰的身体结实充满弹性,与计筱竹学姐的柔软娇嫩完全是不同的两种类型,她的奶子真的又弹又大,而且|乳|球紧密,双手根本无法掌握,我实在是很怀疑,她挂着这么两只大皮球,怎么去训练和比赛?

  岑兰还哼哼叽叽地闭着眼睛装睡,我把她的手拉过来,放到我的r棒上面,她立即自觉地撸动起来,我早就知道,岑兰也想和我做嗳了。

  不过看她还闭着眼睛装睡,我也懒得继续挑逗她,扳开她修长笔直的大腿,露出她黑毛绒绒的荫部,岑兰顺从的将圆圆的屁股挺得高高的,我把竃头抵到她的荫唇之间,顿时感觉到了片湿滑,下体耸,直接就整条地对着岑兰学姐的荫道插了进去。

  岑兰学姐浑身颤,喉咙里发出声闷哼,她和我做嗳的次数屈指可数,荫道还紧密得惊人,要不是有了足够的润滑,我还真是运动不起来。

  我吻了吻岑兰的嘴唇,扳着她的大腿,开始抽锸起来,岑兰开始还硬忍着不出声,继续闭着眼睛装睡,可是随着我的动作越来越大,她荫道里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实在是忍不住终于哼了出来:“啊啊飘飘,你好厉害啊搞得我好舒服啊”

  第265章再唱菊花

  我劲头十足地操着体育系学姐,会换个体位和姿势,干得岑兰高嘲不断,虽然出身体育系的她体力强悍,最后也软成了团。

  感觉到她荫道里全是高嘲的滛水后,插起来不爽,我说:“学姐,我要操你屁眼。”

  岑兰学姐听话地趴在床上,翘起了她弹性惊人的浑圆屁股,轻声说:“你轻点啊,会很痛的耶。”

  我笑着说:“都干过那么多遍了,哪里还会痛?”

  岑兰有些羞涩地道:“人家这么多天没做了,肯定会痛的啊。”

  我故意坏笑着看着她,调笑问:“学姐你没有和你们校队里的人干啊?”

  “死飘飘!”岑兰学姐立即用她健美的长腿来踹我,口里还骂:“你当我是荡妇啦?除了你,我可没有第二个男人!”

  我呵呵地笑了起来,心里有几分得意,虽然我并不介意岑兰是不是为我守身如玉,但听到这话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岑兰学姐的屁眼很漂亮,淡淡的颜色,张闭的,就像朵美丽的菊花。

  我试着伸进去个手指,她的肛门急剧的收缩,大腿的肌肉也紧张的绷紧了。好紧,我心道。我把手指往里插去,岑兰呻吟了声,不知道是舒服还是感到疼痛。她的肛门紧紧的包裹着我的手指,我的进出是那么的艰难,我上了兴趣,这种感觉真好,我快速的抽锸起来。

  岑兰哼哼着,嘴里不时的哼道:“哦好舒服呀,好美,你再进去点。”她的滛水流到了我的手指上,我就换了这根有水的手指将滛液带进了她的肛门。

  有了水的润滑,手指抽锸的顺畅起来,抽出手指,我用竃头对准了她的屁眼,使劲地顶进去,好挤,我用力的往里面插去,直到进去了大半,但还是紧得很。

  岑兰轻轻呻吟着,浑身绷得紧紧的,就那么翘着圆圆的屁股跪在床上。

  我停了会,就往外拔,竃头刮着肠道壁缓缓的从里面拔出,快到外面时,又给她顶进去,抽锸了十几下后,岑兰学姐估计适应了肛茭,禁不住把浑圆的屁股往后顶了顶。我收到她的信号,就放心的大力运动起来。

  我双手搂着岑兰的细腰,r棒快速地抽锸着,睪丸随着我的动作,也下下的打在她弹性十足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岑兰叫了起来,“啊——啊——好爽呀,飘飘你好厉害呀,我好舒服啊!”

  我听到岑兰的叫床声,快速的抽锸起来,“学姐,你的屁眼好紧,夹得我也好舒服呀,我干死你!”

  随着我的滛,岑兰嘴里哼哼唧唧的,胡言乱语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圆圆的屁股疯狂向后耸动着,还不时的左右的扭动,果然不愧是体育系的学姐,体力恢复得相当快啊。

  不过十几分钟以后,她的身体又开始僵直,嘴里呜呜的似哭非哭,双手无力支撑身体,整个人都趴平在了床上,显然在肛茭中,再次达到了高嘲。

  岑兰趴下,她的屁眼立即变得更加紧实,而且她喜爱运动,屁股肌肉十分结实,臀峰挺翘,即使平趴着,也像两瓣浑圆的皮球样充满了弹性。我在她粘着浆白滛水的肛门里放肆地污着,插得岑兰学姐哀声连连。

  撞击着岑兰学姐圆翘惊人的美臀,我狂乱地滛了几分钟后,感觉她抽搐紧咬的肛门肠壁松紧地刮着我的竃头,阵阵麻痒传来,我的r棒禁不住跳动起来,在狠狠的顶耸当中,股股滚烫的液射进岑兰学姐的屁眼深处。

  第266章难道你不是强犯

  劳斯莱斯停在光复高中的门口,我斜靠在车头上,在这里等路飞飞。路静给我的任务就是,要想得到她,就必须让路飞飞原谅我——也就是说得先让路飞飞成为我的女人。

  劳斯莱斯向不是张扬的车型,即使是这辆幻影r,在高中门口也很少被人围观,要是我停辆兰博基尼或者法拉利的话,估计早就被中学生们评头论足了。

  现在正是放学时间,光复高中门口停了大大小小接学生的私家车,我来得比较早点,所以车停得也就比较靠近校门,我抱着膀子在那里很无聊地等着,看到群群的学生从校门里嘻嘻哈哈的出来,我始终没有看到路飞飞,都怀疑她是不是早就走了而我没看到!

  就在我觉得已经等到崩溃的时候,我看到位长发女孩子安静地走了出来,微微低垂着头,看不清脸孔,穿着白色的校服,洁白的上衣,红色的领结,黑色短裙,白红相间的及膝袜与白色的旅游鞋,整个人看上去清爽而有气质。

  我看着这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子走过来,这时候她抬起了头,我看到她的眉毛又浓又长,双大大的眼睛清澈如水,鼻梁挺直,嘴唇看起来软软嫩嫩的,漂亮精致的小脸上,却是有着抹淡淡的忧伤,看上去真的好美,好动人,我傻在那里这不是路飞飞那小丫头吗?什么时候变成忧郁小美女了?

  眼看路飞飞就要走过去了,我急忙叫了声:“飞飞。”

  路飞飞吃了惊,她回过头来看到了我,整张美丽的脸顿时就变得苍白了,我走过去,对她微笑:“你姐叫我来接你。”

  四周的学生边路过边好奇地看着我和路飞飞,路飞飞犹豫了下,可能还是不敢和我在校门口扯破脸,我趁机打开了车门,让她上车。

  路飞飞有些紧张,这时恰好有个识货的学生走过来,对着他的同学惊呼:“我拷——劳斯莱斯幻影r反向双车门跑车耶!什么时候我们这里也有这款车了?”说完还如数家珍地念出长串数据,惹得四周的学生盯着我的车尖叫!

  路飞飞的脸羞得通红,我也臊得不行,赶紧就推了她把,让她上车,然后关上车门,像逃命似的跑到另边,跳上车打火就跑。留下堆还在那里惊叹的学隆。

  看到我狼狈的模样,路飞飞不由得笑了下,微开的嘴唇,露出整齐雪白的贝齿晶莹剔透,不过她随即表情冷,整个的气质,又变成了块千年的寒冰。

  “你来找我做什么?”路飞飞问道,她提都没提路静叫我来接她的事情,显然早就知道那只是个幌子。

  我边开车,边的满脸悲愤地说:“我来找个对我始乱终弃,蹂躏了我四次之后就对我不理不睬准备要抛弃我的女人!”

  路飞飞的脸涨得通红,又突然变得苍白,她大大的眼睛之中流下了泪水,低声但是很愤怒地骂道:“真不要脸!你这个强犯!”

  我急了:“说话要负责任啊,我是强犯吗?”路飞飞瞪着泪眼怒视我:“难道你不是?”

  我说:“是你说的啊,你说有本事你就强我啊?我实在是盛情难却,才在你的邀请之下做的工作啊!”

  第267章我会负责任的

  路飞飞差点晕了过去,她大概实在没想到我居然这么无耻,但我说的又确实是事实,她那天在气头之下,是对我说过这话的,路飞飞时无语,良久才恨恨地说:“你跑来找我干什么?还想再强我几次?”

  我斜着眼睛看路飞飞,她白色柔软的校服上衣笼罩下尖挺的双峰,裙摆下露出半截浑圆雪白的大腿,嗯那个风景,真的不错。

  感觉到我色色的目光,路飞飞不禁瞪了我眼,我连忙移目,作正人君子状,干笑道:“那个,我和你姐的关系,你应该知道的是吧?”

  路飞飞脸色更白了,她不说话。然后我又说:“你姐说了,我要是得不到我的原谅,她就不会再和我好下去”

  “那好,你这辈子都别想我原谅你!”路飞飞立即说道,看来对我同时霸占她们两姐妹真的是深恶痛绝!

  我苦笑:“你知道你姐和我分手后准备做什么吗?”我把这两天路静发生的事情,详细地给路飞飞讲了遍,她听到路静为了报复我,居然在公交车上让猥琐的男人玩弄她清白的身体,甚至还要做娼妓出卖自己的身体时,路飞飞美丽的脸顿时变得没有丝毫血色,呼吸都急促起来,双雪白的小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你如果不原谅我,你姐姐就会被我们两个人,彻底地毁掉!”我最后说道。

  路飞飞沉默了良久,像是陷入到了沉思当中,我正在琢磨小丫头在想什么时,她突然问道:“你们男人看到漂亮的女生,是不是想的都是那个?”

  我当然装傻了,诧异地问:“都想那个?”

  她瞪我眼,恨恨地说:“就是那个嘛?你该懂我的意思啊?你知道我说的什么!”

  我继续装傻:“我真的不懂啊!”

  她叹了口气,有些泄气地低声说:“就是想跟她上床?”

  我恍然大悟般回答道:“原来你指这个啊?没错!”

  路飞飞立即用要杀人般的眼光死死盯着我,恶狠狠地质问:“那你第眼看到我就这么想了?”

  这下我真的有些惭愧了,嗫嚅地说:“的确是,我们第次相见,场面实在是有些那个”

  路飞飞想起来了商厦那羞人的幕,她的脸羞得通红,不说话了。

  我继续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人跟女人交往的最终目的,当然是上床了!”

  路飞飞望着车窗外,恨恨地下了结论:“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我当然不会让小女生抱着错误的观念进行人生,反问她道:“那我问你,如果有天,你跟某个男人交往,最终的目的结果难道不是上床?”

  我这大义凛然的论调,说的她时哑口无言,随即她申辩了句:“交往的目的,应该是恋爱结婚才对。”

  我笑了起来:“结婚的目的就是上床啊!而且你肯定你的男友会允许你等到结婚后?”

  路飞飞犹豫了下,细如蚊蚋的声音响起:“做那种事有那么好吗?”

  我呵呵笑着说:“这还用问,如果这种事不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做?再说你那天也有很多次高嘲吧?”

  跟飞飞怒道:“我没有!”

  我宽宏大量地说:“好吧,没有就没有,你也是生理成熟的女人了,应该知道繁殖对生命的重要性,那天我们做的事情,其实从根本上来说,是很正常的。”

  她没有听进去我的胡扯,只是犹豫了良久,才怯怯的问:“那天你射那么多我会不会怀孕?”

  看来被我强了,路飞飞的心理压力也是很大的啊,我用温和的语气询问她:“你害怕吗?”

  她很老实地回答:“嗯!”

  我认真的看着她,郑重地说:“如果真的怀孕了,我会负责任的。”

  第268章行车中的突发事故

  “我才不要你负责!”路飞飞怒道。我无奈地说:“那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你姐毁了自己?”

  她迟疑了半天才回答:“那我怎么办啊?”

  我叹了气,说:“我知道,那天的事情很突然,我们都喝了酒,再上加情绪比较激动不过现在关键的是,这不仅仅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了,还关系着你姐的终生幸福不管你怎么想,我都必须要对你负责任的!”

  可能像路静说的那样吧,路飞飞是真的开始就喜欢我了,我说了这话后,她又不说了,沉默下才说:“我不知道”

  我知道小女生其实已经默许了,心里高兴起来,就说:“我们去哪里吃饭吧?”

  “为什么要吃饭?”路飞飞愣了下。

  我说:“庆祝我们开始交往啊!”

  “我要回家!”路飞飞提高了声音,很明显的有些慌张!

  我扯起大旗,再度正义凛然地说:“这可不行啊,我要是拿不出我们开始在交往了的证据,你姐明天还要去挤公交车呢!”

  路飞飞下又愣住了,语气也变得虚软无力:“我不要”

  我怕刺激到她,也不再多说,直接将车开向订好的宾馆:“只是吃个饭而已就当是向你姐交差吧!”

  路飞飞不说话了,我边看车,边寻思着用什么样的话来打开小女生的心结,突然辆车急拐弯闯入我的车道。

  路飞飞惊叫:“小心!”

  我急踩剎车,路飞飞没扣安全带,身子往前冲,我放在自动档杆上的右手下意识的伸出去拦她前冲的身子,没想到那么巧,手刚好伸到她两条大腿的中间,迎上她前冲的身子,等于是她的下体冲上来贴我的手了,我的手掌刚好扣在她胯间,她微凸的阴沪正好被我手掌握,隔着她紧小的内裤,我能感觉到她荫部的温热。

  当时情况紧急,所以我等于是推着她的阴沪将她按回座位的,路飞飞惊叫声,也不知是因为行车危险惊叫,还是被我的手摸到她的阴沪惊叫,而我的手掌同时感受到她的丝质内裤是如何的细薄,手指头触摸到小缕露在内裤外的荫毛——这个中学女生,居然穿的这么薄的内裤!

  危险过后,车内突然安静下来,我有些失神,忘了手还放在她胯间,享受她神秘地带的温暖,而这时路飞飞的小脸已经红到了耳根。

  见我无动于衷的样子,她终于气恼地说:“你的手!”

  我这时才回过神来:“啊!对不起”我手移开她胯间时,似乎隐隐感觉到她的小内裤渗出了蜜汁,有点湿湿的。

  我歉然的转头看她,她怔怔的看着前方,大大的眼睛中闪动着薄薄晶莹的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