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姐下身的荫道时,岑兰立即高声呻吟起来,极富弹性的身体在下面不停地向上挺动,迎合着我的滛。安琪和计筱竹敢脸红红地抱在起在旁边瞧着,等我把岑兰也操得获得满足软倒在床上后,安琪腻着在我耳边轻声说:老公我想瞧你操计筱竹学姐的屁眼。我则羞她说:不害臊!只喜欢看操别人的屁眼!自己却不敢操屁眼!

  安琪脸红地对我说:老公,你操给我看嘛我只得把计筱竹学姐拖过来,让她像母狗般跪爬在床上,我在后面搂着她那又圆又肥成熟透了的大白屁股,不断用大r棒猛力的操入她的荫道中,并用力在她的大屁股上拍打,计筱竹学姐羞得满脸通红,安琪感到很刺激新鲜!不会,计筱竹学姐又再次高嘲,细声的哭了!

  我抱住计筱竹学姐硕大浑圆的肥屁股,开始用舌头在她的屁眼上舔弄,计筱竹学姐又哭又叫地道:飘飘,你要羞死人了。

  安琪这时用双手玩着着计筱竹悬吊的巨大双|乳|,说:学姐,你的奶子好大啊,我都想把它们拽下来了!计筱竹受到双重刺激时间不知所措,我扶着r棒抵着她的屁眼,顶着肛门大力地就刺入截,计筱竹学姐像触电样向前窜,哭着扭动身子想要逃脱。

  我双臂箍紧她肥嫩得惊人的大白屁股,手伸到她的荫道口不断挑弄,安琪也大肆在那双巨|乳|上玩得花样百出,计筱竹学姐受到刺激稍分神,我就奋力贯到底,将r棒完全捅入到她屁眼深处。并且驰骋起来,计筱竹学姐起初还不住喊疼,但随我抽送加快加重后,反而慢慢呻吟起来,最后声音越来越大,直到变成响彻屋顶的高声尖叫

  安琪则对随我那r棒进出将计筱竹学姐的肛门嫩肉不断的带出翻转感到兴趣,整个人也跪在旁细细的观赏,看到深处,手指不觉在计筱竹学姐的屁眼跟r棒接合处抚摸起来,还伸手到她自己的屁眼轻轻抚弄,虽感刺激异常,但安琪也实在没有勇气叫我操她的屁眼。

  计筱竹学姐的屁眼被我狂猛的滛带起接连不断的高嘲,到后来她整个人已半昏迷的瘫软着趴在床上,看上去神智都有点不清了。

  我突然掉头将安琪的屁股扳开,把r棒从计筱竹学姐的屁眼里拔出来就狠狠捅向安琪的屁眼,中间几乎没有片刻的停顿。安琪吓得魂飞魄散,拼命地反抗尖叫着大力扭动不从,毕竟她的女肛门要被这么粗大的r棒刺入,她实在没有勇气尝试,可我这时候脑中只浮现初次强行将巨棒操入计筱竹屁眼的那幕,激发我内心无比的兽性,也不管安琪的呼疼,坚持的将大r棒狠狠刺入她的屁眼直达大肠的深处!

  安琪初时感到疼痛不已,直呼死了!疼死了!后来随我的抽送,感到大r棒不断紧紧的挤压肠璧,就像便秘般肚子涨得慌,但随我r棒的回抽,却又感到终得排便那般舒爽,这是安琪事后告诉我的。

  我的动作加速,她的感觉也随着加剧,到后来不觉大声滛叫,岑兰和计筱竹这时已逐渐回过神来,看到这幕不禁张大眼睛,刻也不肯稍移,我这时粗野的骂道:我操死你!操死你这小母狗!操死你这马蚤屁眼!

  并大力拍打她的屁股,惹得计筱竹和岑兰同时羞红了脸,因为前刻她们也同样被我这么大力的狠操屁眼,安琪这时整个人已陷入情的洪流中随波逐流,完全听不到我的骂声,我鼓力作最后的冲刺,并将液狠狠射入她那大肠深处,安琪这时失神的哭泣,显然达到了从未有的高嘲,良久,她才叫道:飘飘!你操死我了!你操死我的屁眼了!我轻拥着不住的安慰她,这时计筱竹和岑兰也靠了过来,我们四个人拥在起,我抠着安琪与岑兰两个美女还在不停流淌着血丝的屁眼,心里充满了骄傲和满足。

  第26章精乌龙门

  路静坐在客厅里端着水杯喝水,绝色的脸上片平静,对颜菲挑衅的目光视而不见,仿佛颜菲根本就不存在样。

  但只有路静自己知道,她看似平静的外面下,内心深处已经翻腾得如同快要爆发的火山样,那种气愤和羞恼,如同台风来临的风暴般充斥满了她内心的每处角落。

  路静真的没有想到,自己遇到的对手,居然如此的强大,如此的阴狠,甚至是如此的狡猾!

  为了对付自己的挑战,那个计筱竹学姐不惜以清纯绝伦的校花身份充当安琪男友的二号女朋友。公然与安琪达成了分享同个男朋友的联盟将她自己暴露在阳光之下任人指点!不仅如此,她甚至还主动地又拉进了个漂亮性感的学生,在大白天的,关在安琪的房间里面,白昼宣滛公然玩起了群交!

  那屋里男三女滛乱的叫声,已经连续了两个小时还没有停止的意向,这让路静在诧异安琪男友那强悍的性能力时,也感觉到了丝丝的心惊胆战!

  房间里那三个漂亮美丽女生充满快感的哭叫声,声嘶力竭的呻吟和浪叫,路静知道那绝对不是在做戏,而是只有兴奋到极点才会显示的原始本性!

  对于群交,对于让三个女生痛叫连连的肛茭,路静都不放在眼里,她虽然没有承受过爱,但她相信自己也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只要自己喜欢的那个男人需要,她也可以将自己冰清玉洁的女身体供他任意滛,哪怕他将自己的女膜捅烂捅破,将自己的肛门污得鲜血直流,路静也绝对有勇气接受!

  让路静感觉到心惊的是,那位校花学姐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来的决然!

  是的,路静从来没有将安琪,没有将颜菲甚至席雅或是那两个漂亮的女研究生当成过对手,甚至今天新到的那个有着绝佳身材和相貌的体育系高年级学姐,路静都不曾将她放在眼里。

  正如计筱竹非常忌惮路静样,路静也是将计筱竹当作了唯的对手!

  路静知道,计筱竹如此快的反应,甚至安琪坦然接受了计筱竹做男友的二号女友,包括今天拉新的女生集体滛乱,都是因为计筱竹对自己的出击感觉到了危险!安琪之所以这么容易就被计筱竹说服,也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带给她了巨大的威胁!

  正如像计筱竹说的那样,路静绝伦的美貌造就了她绝顶的骄傲,她旦锁定了心目中的男朋友,不管那个男人是什么身份,有着多复杂的关系和背景,路静都有千百种方法将他收服,因为路静相信赁借自己的美貌和智慧,还有那冰清玉洁的真爱,没有任何男人能应付得了她层出不穷的进攻!

  这世界上,有种绝顶的女人,只会让她们身边的男人对她们越来越迷恋,陷入得越来越深,哪怕时间再久也不会厌倦和腻味!

  毫无疑问,路静绝对是这种女人,而计筱竹,也是这种女人!

  因为路静和计筱竹都知道,再绝色的美貌也会有老去的天,再真挚的爱情也有平淡的时候,只有把美貌和真爱再加上无穷尽的智慧捆绑在起,才会造就让爱人永远也沉迷不够的情感深渊!

  路静也知道,自己旦真的征服了飘飘,绝对有能力,也有自信将他辈子锁在自己个人身边,永远的忠贞和不褪色的热恋也许在别人看来是童话中的传说,但路静相信自己绝对能做到这点!

  但面对自己的威胁,路静没有想到,那个有着与自己同样美貌和智慧的计筱竹,居然做出了完全相反的对策!

  她非但不锁住心爱的男人,甚至主动主他出去结识别的女生,即使大被同眠,白昼宣滛,集体滛乱,也是她手造成的!

  飘飘和安琪虽然是正式的恋人,但路静可以断定,随着两人交往的日渐长久,性格的摩擦和处事的不同,会慢慢消磨掉那份幼稚的感情大学里面的新生情侣,能够维持年以上还不分手的屈指可数,能相恋四年甚至最后走入婚姻殿党的,更是凤毛麟角,也许个系都没有对!

  仅靠美丽和爱,是锁不住心爱的人的!

  而颜菲还有那两个女研究生,路静更是知道这种纯粹肉体的关系,脆弱得触即断,床伴和炮友,从来都是和夜情样是贬义词的象征!

  至于席雅,路静虽然不知道她爱飘飘有多深,但想到糖糖说她被几次强后,还是昧退让甚至连主动出击都没有勇气,自欺欺人地玩着女王控游戏,路静就把这个骄傲得几近愚蠢的女孩子直接漠视了!

  真正的爱情,那是绝对要去争取甚至战斗的!割地求和永远只是弱者的表现!哪怕这份合约签得再冠冕堂皇,赔出去的,毕竟是自己的土地还有青春!

  从来,真正的对手,只有计筱竹个人!

  路静甚至已经从蛛丝蚂迹中,推测出了计筱竹最终的计谋!是的,计筱竹知道,年少轻狂的时光毕竟会过去,即使是再优秀的少年男女,也必然会在成长的道路上受到伤害,就是这些点点积累的伤害,会让人最终由青稚变得成熟,这是每个人的人生经历,不会因为身份和性别的不同而有所差异。

  除了神,没有人能不受伤不,即使是神,也会受伤!被人订在十字架上面!

  计筱竹即使现在将全校的女生,都拉来与飘飘欢好同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女生,都会个个地离开飘飘,而每次这种离开,都是次伤害

  没有智慧作为后盾的爱情,无论多真多炽烈,都是维持不久的,爱情说到底,只是男女双方霍尔蒙分泌的种求偶性激素而已,喜新厌旧是人类的天性,无关男女,也无关老幼!

  想想安琪的离开席雅的离开颜菲的离开那两个女研究生的离开还有今天这个体育系女生的离开每次离开,都会带给飘飘伤害,无论这种离开是什么原因,都会让飘飘的心流血,让他的眼流泪这也是人类自私的天性,占有欲的表现,跟感情深浅没有多大关系!

  而计筱竹会用她绝顶的智慧,直留在飘飘身边,用层出不穷的方法吸引飘飘的新鲜感,用温柔的心灵和挚热的爱与他起面对飘飘所遇到的伤害,在次次别人的离去时,将飘飘包容在她温柔的胸怀里,在抚慰他受伤心灵的同时,也将他的心收得更紧!

  只有到过沙漠的人才知道水的可贵,只有看过大海狂暴的人才会领悟花涧小溪的韵味只有受到伤害的人,才知道成长的代价是多么的让人心碎!

  而计筱竹,现在就是在让飘飘去沙漠游荡,去大海漂流,为此她不惜拉进更多的女人来让飘飘征服,只因为这些女人,迟早都是要离开的,而每次离开,对飘飘来说,都是受伤,都是成长!

  只有她,只有她自始至终的会做飘飘沙漠里的那滴水,大海风暴后的那条花涧小溪,每次飘飘受伤后想要避入的那个温柔港湾

  是的,路静已经看清楚了计筱竹在做的切,这切是那么不可思议又深谋远虑,那个校花学姐,她的智慧已经超出了凡人的极限,几近成妖魔!

  但路静觉得即使自己看清楚了计筱竹的谋略,也茫然若失,面对这样置死地而后生的杀招,她真的觉得,好无解只是守着,不离开!

  只是爱着,不伤害

  这区区数字,已经是人类感情所能到达的极限!

  路静甚至怀疑自己都做不到这点,毕竟,她的感情如同白纸般纯洁,她虽然美貌绝伦,聪明绝顶,但同样的,她也没有受到过伤害!

  只有受到过伤害的女人,才会懂得如何去包容伤害从而避免再伤害!

  只有受到过很多伤害的女人,才会有如此之大的胸怀,平静从容地布置下这也许是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的人生大计!

  几十年如日的守望和付出,只为得到颗男人的真心,路静自问,她做不到!

  她可以重拳出击,直击要害,将心爱的男人拴在身边,从此过上王子与公主的幸福生活,但她无法将自己喜欢的男人推到风雨中让他成长,看着他在人生的道路上步步受伤而次次心碎!

  路静只会将爱人圈成只金丝笼里的宠物,用温柔和爱编成密织的牢笼,似保护,也似囚禁将爱人终生束缚在身旁。

  而计筱竹,则是将爱人当成了风筝,让他飞让他闯让他看到狂风和暴雨,只要他回头,就能顺着那条温柔的线,看到回家的道路!

  路静会把飘飘变成温室成长的王子!

  而计筱竹,则会把飘飘培养能顶风冒雨的英雄!

  如果让飘飘自己挑选,他会做金丝笼里的王子还是风雨中的英雄?

  路静凑在唇边的水杯,久久没有移动

  “学姐,你说什么?”

  我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我的手还在抱着计筱竹丰满的身体,把玩着她硕大的|乳|房,五指都深陷在那饱弹的|乳|球里面感受那抹弹性和巨大,但听到计筱竹说出来的话,我震惊得手指都僵硬在了她巨大的|乳|房上。

  “你叫我去强糖糖?”

  我艰难地吞了口口水,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居然有女朋友逼男朋友嫖妓不说,还把强别的女生也当成了恋爱的任务!

  “不是强,是征服!”

  计筱竹学姐性感的嘴唇弧起微微的笑容,“你可以用爱去征服她,哪怕你真的爱上她,我和安琪都不会介意的!”

  我哭笑不得地问道:“学姐,你和安琪是在玩色狼养成游戏吗?”

  昨天诓我去嫖妓,结果现在岑兰还和我们睡在同张床上,今天又叫我去追求糖糖是的,计筱竹学姐说可以用真感情去追求,所以那就不叫强,叫追求了

  计筱竹学姐是不是认为我们床上还不够挤啊?要真是这样,颜菲和席雅都在外面,席雅估计有点不容易说服,但颜菲可能我招手,她就脱得精光爬上床来玩群交了吧?

  计筱竹学姐抚摸着我的脸,痴痴地看着我,幽幽叹了口气,说:“飘飘,我们只是想让你,多认识些女孩子,多付出些感情,多享受些真爱”

  “那也用不着去追糖糖吧?人家有男朋友的!”

  我很干脆地拒绝!

  计筱竹学姐凤眼里瞟过丝妩媚:“哦?你没有‘追’过有男朋友的女生吗?”

  她的手指在我胸前划着圈圈,低声地说:“我怎么听说,你和某位有男朋友的学姐,跟人家第次乘公车时,就将人家强了呀?”

  我心惊胆战地看了眼左右,见到疲累已极的安琪和岑兰早已沉沉的睡着了,我这才松了口气,低声说:“学姐,你什么意思嘛?”

  “没什么啊,我就只想看到你爱上个人的模样而已。”

  计筱竹温柔的看着我,轻声说。

  “我很爱你啊,你天天看就行了嘛。”

  我吻学姐艳红的嘴唇,深情款款地说。

  计筱竹学姐娇笑着摇了摇头:“我是我想看你爱上别人啊我喜欢看你将个个女生征服时那帅帅的样子”

  看到我还想拒绝,计筱竹美丽的脸沉了下来,说:“飘飘,你不可以拒绝,这是我和安琪给你布置的政治任务,你必须要完成!”

  我呆在那里,半晌才道:“必须完成的政治任务?”

  “是的!”

  计筱竹很郑重地说道:“之所以昨天我们命令你去嫖妓,就是想用这种办法告诉你,我和安琪,并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人,我们不介意你和别的女生发生关系!哪怕是你强人家,只要人家不告发你,那我们就不会介意!”

  我完全呆在那里,半天才小心翼翼地说:“你们支持我出去乱搞?”

  计筱竹学姐俏立的鼻子里发出可爱的哼,“我们不支持你,你就不会出去乱搞了吗?”

  我无语流汗计筱竹又说:“岑兰扮演妓女穿帮那纯粹是个意外,我都不知道,你这家伙从来没有嫖过妓女,是怎么看出来她有问题的不过按照原定脚本,你嫖过妓女后,下步行动就是追求个良家妇女,而这个良家妇女,我们给你布置的人选,就是糖糖!”

  “我不想去爱她”

  我嘟着嘴,不满意地说:“我又不是没人可以爱了!”

  “我不是叫你定要去爱她,我只是说,你可以去爱她,但不管你爱不爱她,都必须征服她!”

  计筱竹学姐严肃地说:“我们不管手段,只看结果!”

  “可这是为什么啊?”

  我非常不理解地问。

  “因为,水库修好后要先蓄水才能发电,我和安琪想测试下,你在我们的纵容下,会对别的女孩子用情到哪种程度!”

  计筱竹学姐叹了口气,说:“之所以选糖糖,还是像昨天我们选岑兰那样,我们想让你找到嫖妓的感觉,但又不敢让你真的去找妓女怕她们的身体不干净,所以才找人假扮曲线救国我们想看到你爱上别人的样子,但又不想真的让你爱她爱得比爱我们还要深,所以才选择糖糖她不但比不上我和安琪,而且曾经还和你有过矛盾,即使现在和解了,你们中间也始终有着阴影不是吗?”

  我绝对被计筱竹学姐的逻辑搞昏了头,虽然听上去她的话头头是道,但是我越听得明白就越稀里糊涂的这个世界上恋爱的男女,不都是疯狂地想独占对方,恨不得连对方的呼吸都只为自己个人存在吗?

  怎么还会有计筱竹学姐这样个人,主动让自己的男朋友嫖妓不说,还下命令叫男朋友去追求另外个女生,而目的是检测男朋友对自己感情的忠贞?

  别人我是不知道,反正我知道要是安琪或者计筱竹甚至连席雅在内,她们要是敢用这种办法检测对我感情的忠贞,我绝对会把她们剁成肉酱做成红烧丸子吃下去!

  我可没那么大方,我独占欲那绝对是很强的,当然,只是限于属于我的女生,至于炮友床伴什么的,在我的认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