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而保养和维护的费用,游艇是劳斯莱斯的六倍!

  富豪和富翁的区别是什么?就是私人游艇和私人飞机!

  “那那你们还差多少钱呢?”

  怯怯开口的,是糖糖。

  计筱竹淡然笑:“我们不差钱,我只是问你们要不要投资,因为我觉得这个项目真的有赚头,而且我们大家的关系又和别人不样”

  “有什么不样?”

  路静终于忍不住冷冷开口了,这满屋子的女人居然都和那个家伙有着关系,甚至连糖糖都被他占有了路静心中的气恼越来越大,让她更加生气的是,计筱竹居然也将她划进了这个圈子里面!

  路静想的从来就是把那个家伙拉出这个圈子,而不是加入进来!

  计筱竹笑吟吟地看了路静那短裙下的雪白大腿眼,意味深长地说道:“当然不样了安琪你说是么?”

  安琪的脸涨得通红,屋子里知道内情的几个女孩子也都神情诡异,路静差点被气得发疯,自己冰清玉洁的大腿上被那个流氓射了液,这个罪魁祸首的女人非常没有羞愧的意思,现在居然还拿这件事情来做威胁自己的把柄了!

  而几个不知道内情的女孩子则是脸的莫名其妙,左雪和凌雨互相看了看,然后左雪说:“这个投资实在太大了,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钱,而且课程又紧,我和凌雨就不加入了。”

  两个女研究生虽然家境富裕,但那也只是相对般人而言,听到要投资别墅和游艇,这实在是超出了她们的能力范围,所以也就打起了退堂鼓。

  岑兰也是惴惴不安地说:“我的训练也很紧张的,而且平时还要上文化课,再加上德艺修养,实在没有时间不过,你们弄好了后,我也可以带校队的人经常过来玩的”

  “那就谢谢你了哦。”

  计筱竹满脸温柔地微笑着说。

  糖糖又怯怯地问:“我入股十万可以么?”

  屋子的女生差点晕了过去,人家那是八千万的项目,你去入股十万元?所有人看向小美女的眼神都变得很古怪。

  “那个我的零花钱不是很多”

  糖糖满脸羞得通红地轻声解释着说。

  “可以啊。”

  计筱竹的回答却是让所有女生都出乎意料,她居然同意了糖糖的十万元入股!

  “哪怕是块钱,都可以入股的,到时候有了盈利就按照投资比例分红了”

  计筱竹看着路静那生气的脸,意味深长地说:“加入我们这个小圈子的门槛,真的是很低的,不是吗?”

  当然是很低了,只要让那家伙随意强滛玩就是了!路静在心里发出冷笑,看着这个绝色校花学姐对自己挑衅,虽然遍遍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上当,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入股五万!”

  路静冷冷地说:“反正块钱也可以入的,是吧?”

  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在那折腾什么出来!路静心里面对自己说!

  “当然了。”

  计筱竹笑吟吟地说:“我们是来者不拒的,而且作为股东,在那里消费的话,都是可以打九五折的哦。”

  席雅犹豫了下,还是说:“那,我拿五十万出来好了我才订了新衣服,所以钱不是很多了”

  她轻声解释了句。

  “已经很多了。”

  计筱竹满脸微笑地看着这个清高骄傲的美女,对于她的加入,显得很是高兴。

  这时颜菲心里有些后悔了,早知道五万十万的都可以入股,自己就用不着第个表态不加入啊计筱竹显然是在用这种办法建立个以飘飘为中心的小圈子,自己念之差,就被她不落痕迹地从这个圈子里划出去了!

  颜菲看了看那两个女研究生,发现她们两个人脸上隐隐也有后悔的表情,倒是那个体育系的岑兰,神情自若的,像是根本没有理解这个“入股”是什么意思搞体育的,果然都是神经比较粗啊!颜菲在心里叹了口气。

  安琪有些闷闷不乐的,虽然对男朋友的花心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但她实在没有想到,他居然花到了如此程度这满屋子的女人,竟然都和他有关系就算路静没有吧,但他也把液射到了人家的大腿上面。

  “安琪,你入股多少呢?”

  安琪突然听到计筱竹在问她,这才知道整个房间里的人都表了态,就只剩下她个人了,她想也没想就说:“我入块钱!”

  屋子里片沉默,这次连计筱竹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

  安琪毫不理会,只是哼哼地说:“我入块钱,也算是股东了吧,我也就有理由经常过去转了吧?我就是想看看,他还要当着我的面,勾引多少女孩子!”

  “那好吧,我来统计下,席雅入股五十万,糖糖入股十万,路静入股五万,安琪入股元总计是六十五万零元,对吧?热烈欢迎四位同学成为我们的新股东。”

  计筱竹脸上恢复了恬淡自若的笑容:“还有颜菲,左雪,凌雨,岑兰放弃入股,不过都答应了成为我们的潜在客户在此,我代表各位股东向四位同学表示真挚的感谢!”

  屋子里的女生们都是神情各异,倒是只有糖糖才是真心地欢喜着,为自己居然能成为个八千万大项目的小股东而兴奋不已。

  “学姐,我搞到了台兰博基尼和”

  我拿着电话兴冲冲地推开门,看到满屋子的女生,我愣住了,嘴里下意识地继续着还没有说完的话,声音却是越来越低,“奔驰550”

  被七八个美女同时盯着的感觉,真的有点令人毛骨耸然的,特别是这七八个女生的眼神完全都不样,有羞涩的,有淡漠的,有吃惊的,有平静的,有好奇的还有想要吃了我的那是安琪。

  安琪怎么会用想吃了我的眼神恶狠狠地瞪着我呢?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又不敢去问原因,只得干笑着说:“呵呵你们都在啊”

  还是计筱竹学姐比较好,她主动为了解了围,轻柔地问道:“你买到什么了?”

  我连忙说:“兰博基尼和奔驰550你不是说要买两部车么”

  说着说着我就兴奋起来,不过看到大多数女生脸上都是茫然的表情,我的兴奋顿时就烟消云散了我就知道,跟这些女生说汽车什么的,根本就是对牛弹琴,她们在意的,从来就是香奈儿5号和手包什么的

  “兰博基尼量产版?”

  个惊讶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惊喜地看去,发现席雅正用极度震惊的眼神看着我。我顿时心里大为得意终于有个识货的主了!

  “是啊,量产版耶,席雅你也知道这个车啊?”

  我高兴地说。

  “这可是兰博基尼公司出产的唯款四门跑车了啊,因为全球经济不景气,兰博基尼公司不是已经取消了量产版的上市计划了么?”

  席雅困惑地问我:“你是从哪里买到的啊?它根本就没有上市过就夭折了耶!”

  兰博基尼的四门跑车终于也有几个女孩子醒悟了过来,兰博基尼的大名她们当然是知道的了,但兰博基尼从来就只是制造双人座的两门车型的,也就是说部兰博基尼无论它是什么型号,都只能坐两个人,现在我居然买到了辆兰博基尼的四门跑车,也就是说最少都可以坐四个人的,而且听席雅说这款车型兰博基尼公司还没上市就取消生产计划了!

  也就是说,我手里这台车,很可能已经是绝版!

  回过神来的女孩子们脸上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连计筱竹都忍不住说:“你买这辆车,花了多少钱啊?”

  席雅哼了声:“这车花钱都买不到的吧!”

  我很开心地笑了起来,说:“钱倒是不多,的原定出厂价是千五百万”

  我看到有几个女孩子已经捂住了嘴,我就更得意了:“不过我杀价杀得很狠的,五百万就搞定了!”

  “辆绝版的兰博基尼四门跑车,你才买成五百万?”

  席雅副要晕了过去的样子:“这车随便丢哪个角落,也有人愿意出两千万甚至更高的价钱来买啊!你哪里去抢的啊?”

  “不是啦。”

  我向着她解释:“我家有个客户,很喜欢收藏汽车啊什么的,世界上的顶尖级名车只要出了新款,他都喜欢去收藏辆,他和我父亲关系很好的,跟我的关系就像是叔伯辈样,我是在他那里磨了半天,才从他手里把车磨过来的还有辆奔驰550,我从他手里买了两辆”

  “就算是叔伯辈,也不会把绝版的兰博基尼四门跑车卖给你啊,还这么便宜!”

  席雅非常不理解地说。

  我只有苦笑起来:“我说过了啊,他是专门收藏汽车的,兰博基尼都有好几款,像是兰博基尼r5604r和rr这类极品他都有好几辆只是因为是兰博基尼唯的四门车而有名气的,在兰博基尼系列中,它的速度和性能并不是最出色的,所以我才磨过来了!”

  “你那个叔伯,还真是车迷啊!”

  席雅叹了口气,“光是兰博基尼就收藏了这么多款”

  计筱竹突然问我:“那个奔驰什么的,又是什么车?”

  没等我说话,席雅就帮我回答了:“梅赛德斯奔驰550是今年才推出的极品豪华越野车它的市场售价应该是六百万左右吧!”

  我向席雅竖起了个大拇指,然后对着计筱竹学姐得意洋洋地说:“我杀成三百万的,厉害吧?”

  计筱竹哭笑不得地说:“你那叔伯是做什么的啊?人家买来收藏的新车,居然任由你半半的杀价?”

  我呵呵地笑:“没什么啦,他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我只要多磨两句,杀半价还是很容易的”

  我悄悄压低了声音:“他家是切石头的哦。”

  计筱竹恍然大悟了,钻石切割家族的富有,那早已超出了般人的想象,这世界上什么最赚钱?那就是垄断!

  随即计筱竹学姐皱起了眉头看着我,很有些不满意地说:“越野车?你怎么只喜欢这些男人喜欢的东西啊,宝马1300r机车兰博基尼四门跑车奔驰550越野车你难道以后就叫我们开这些出去?那还不被飚车族到处追啊?我不管啊,你赶紧去给我弄辆女生可以开的车来”

  我心里异常的委屈,心想我是个男人啊,当然是喜欢这些重金属了不过看到计筱竹学姐娇嗔的模样,我豪情满怀地就说:“好啊好啊,我记得我那个叔伯的收藏品中好像有款红色法拉利来着我去帮你磨过来好了那车是什么型号来着?”

  我对女孩子的车车,肯定是不感兴趣的,连型号都没有问,更别说价格了!

  我拿着电话转身就要跑,计筱竹这时又问了我句:“游艇买到了没有?”

  我边出门边嚷嚷:“买到了买到了,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艘意大利阿兹慕,43英尺长,八成新,转让价格是两千万这个杀不到太狠,因为那家关系不是这家这么熟,等我们清理好了别墅码头,就可以开过来了要建栈桥的啊,那可是深水游艇来的”

  我边说边溜烟地跑了屋子里人太多,杀气太重,特别是路静,我从进门到出门根本就不敢看她的眼睛,倒是狠狠在她那短裙下的雪白大腿上剐了几眼想到她那如玉的肌肤上,曾流淌过我的液,我就不禁阵阵的热血!

  看到那个家伙风样的来,又风样的去,简直就像是忙得脚不沾地样,路静心里不由得泛起了异样的感觉,她当然知道那个家伙刚才鬼鬼祟祟的直盯着自己的大腿在死看,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心里在转动什么猥琐的念头!

  路静觉得自己的大腿上有些痒痒的,仿佛那|乳|白色的黏液还粘在自己的大腿上似的,那天他甚至还有几滴都射在了自己的内裤上流氓!路静在心里恨恨地骂,却在惊愕发现,自己的内裤竟然好像真的粘上了液样,变得有些湿漉漉的了

  小声地说句,看完后能到书评区逛下不,有点私事请大家帮忙。

  第34章吃奶费?

  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了,白芳也觉得自己的确有些改变。屁股和腰变得更加丰满性感了。变化最大的就是自己的|乳|房,饱满硕大得惊人,而且因为分泌|乳|汁的原因,|乳|房经常沉甸甸的涨痛,|乳|头也经常不知觉地就湿漉漉的了。

  我坐在客厅里看着白芳收拾屋子,让我很奇怪的是,我走哪揣几张卡就是了最多带个行李箱,白芳居然是大包小包的甚至还有好几只大半人高的超皮箱她还真是把家都搬来了啊?

  白芳的小孩子嫩嫩的很可爱,可能是因为经济不好的原因,白芳经常不在小孩子身边,所以小婴儿也就习惯了独处,他睡在沙发上,自顾自地嘟着口水玩,点也不吵不闹,我向来对小孩子没什么感觉的,只觉得他们只知道哭很烦的,但白芳这个孩子,却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啊?”

  我边逗小孩子,边问忙碌个不停的白芳。

  白芳淡淡地回答了句:“白活!”

  我差点头栽倒在地上,“白活?”

  有给自己的儿子起这么怪名字的吗?

  “像我们这种人,最重要的,就是活下去!”

  白芳很平静地说:“只有能活下去,才会有希望。

  我发呆地看着白芳,心中有点感慨,白芳没有理会我,继续在那里走来走去的忙碌着,她因为没带|乳|罩,隔着衣服也能看出来在她走路时两只大|乳|房|乳|晃晃的。但白芳的腰并不显得臃肿,依然很有形,而且还是那么柔若无骨,走起路来,屁股扭扭的,煞是诱人。

  白芳在高职学院也应该是出了名的美人。因为她不光摸样长得漂亮,而且还有着170的性感修长的身材,配上飘逸的及腰长发,每次上街都应该成为男人注视的目标,不然昨天我也不会注意到她了。

  白芳的屁股很丰满,后臀微微上翘,给人种圆滚滚肉鼓鼓的感觉。腰细而柔软,因此走路时屁股的扭动幅度就大了些,这就更加衬托出她臀形的肥美,自然地透漏着股诱人的浪劲。在后面看白芳走路更会勾起男人的欲望。

  白芳显然是个很勤快的女生,这间公寓虽然已经很整洁,但是她还是不满意,不停地在那里收拾着,我只好暂时由大少爷变成了保姆。帮她照顾婴儿,白芳则在那里做着清洁工作。

  “好了,很干净了,再擦下去地板都可以当镜子用了!”

  我看她准备第三次拖地板后,终于忍不住开口说:“你也忙了半天了,过来喝杯水休息下吧。”

  白芳擦擦脸上的微汗,看了我眼,然后收拾了东西去洗了个脸,她出来后走到我跟前,抱住了我脖子,在我脸上亲了下,说:“大少爷,你真好!”

  白芳的嘴唇软软的湿湿的,贴在脸上很上舒服,我的心头荡,升起了种异样的感觉,我忙推开了白芳,说:“去,去,去,跟小孩子样。”

  跟她昨天冷冰冰的样子相比,今天的她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白芳蹶起小嘴说:“人家感激你嘛!”

  我说:“我可不敢用你感激,只要你不再把我当保姆就行了。”

  我们正说着,白芳的孩子哭了,白芳忙把孩子抱了起来,白芳的儿子虽然刚刚满月,但长得很胖,这可能和白芳的奶水充足有关吧,小孩子长得很可爱。

  白芳也不管我在,拉起了衣服,露出了只|乳|房,把鲜红的|乳|头塞进了小孩的嘴里。白芳的|乳|房很大,发着耀眼的白光,直看得我有些头晕。白芳也注意到我的眼睛盯着她的|乳|房看,撅起嘴娇嗔道:“大少爷”

  我也有些发窘,眼光离开那眩目的丰|乳|:“你,你喂小孩挺在行的吗!”

  白芳对我做了个鬼脸。

  过了会儿,我说要回去了,白芳看到我要走,对我说:“大少爷,你个人住也挺不容易,不如搬过来住吧,咱们俩个也好有个照应。”

  我忙说:“那可不行,我还念书呢!”

  白芳扁扁嘴说:“你念书我还不知道,又不是天天上课,但说这离你们大学也很近啊!”

  我心想我那边还大摊子事情呢,哪能跑来和你同居,那些美女股东们还不提着菜刀上门来砍人啊?

  白芳看到我不愿意,有些着急,抱住我的胳膊撒娇地晃着:“大少爷,你说好不好嘛?”

  我的胳膊被她抱在怀里,白芳那两个丰满的|乳|房压在我的胳膊上,她的身体的体温和那种柔软的感觉从胳膊传过来,弄得我身体有些发热。我忙说:“这个要再研究研究。”

  看我执意要走,白芳对我说:“那你等下啊。”

  说完抱着孩子就进她的房间去了,我正在纳闷她要做什么,却听到她的房间里传来了轻轻的呻吟声这个丫头,在里面干什么?我不由得浮想联翩。

  不会儿,白芳穿着件睡衣走进来,手中端着杯奶,对我说:“大少爷,你把它喝了吧。”

  我问白芳:“是什么奶?”

  白芳脸红,说:“是人家的奶。”

  我愣:“是你的奶?”

  原来她在房间里叫唤,是在自己挤奶啊,我晕倒。

  白芳点了点头:“当然是啊,人家不是你的奶妈嘛人家的奶太多了,宝宝又喝不了,每天晚上都胀得很痛,晚上睡觉前,我都要用吸奶器把它吸出来,以前都扔掉了,现在这可都是你花钱买下的,书上不是说,提倡母|乳|喂养嘛,说明人奶是最有营养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