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家伙从来都是只射在里面的,说也说不听,为了让你操得舒服,没办法我就只好吃避孕药了你不是经常说我的奶子和屁股越来越肥吗?那就是吃避孕药造成的”

  服侍了我喝完奶,学姐又像个贤惠的妻子那样给我穿衣服,我心里甜甜的,问她:“学姐我们要出去办什么事啊?”

  计筱竹摇了摇头,说:“不是我和你出去办事的我请了半个多月的假,得赶快把拉下的功课补上去,所以没有时间出去,你是和路静起出去!”

  “路静?”

  我吓了跳,冷汗都冒了出来,惊愕地说:“学姐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和路静起出去?”

  “她也是我们的股东啊,有什么不能起出去的?”

  学姐向我解释道:“你不是说三层别墅层个风格大类么?路静喜欢美术设计,所以我就把这事交给她了,这几天你就负责陪她去建材市场挑选墙纸地砖之类的材料”

  “还要几天啊?我可不可以不要去啊?”

  我心惊胆战地说。

  “三十几个房间,当然要设计很久了”

  计筱竹似笑非似地看我:“你怕什么?难道她还会强了你?她要是真的有那意思,我允许你卖国求荣,接受她的强!”

  我大愧。学姐收拾好后,陪我吃了早饭,就去补课去了,我磨磨叽叽地来到美女楼前,看到身材窕窈高挑的路静,正站在美女楼对面的树荫下,头又长又直可比美电视美发的秀发随意披散着,格外的飘逸动人,绝色美丽的鹅蛋型脸,光洁的额头,皮肤雪白,如春山般的秀眉下是双深遽而透着神秘光采的大眼,挺直的鼻梁带有充份的自信,弧度优美柔嫩的唇型让人看了就想咬上口,尖而圆润有个性的下巴,尤其锦上添花的是柔唇下方有着粒美人痣,让她那股让人不敢逼视的冷艳中增添了无限的妩媚,总之这是张完美无瑕的脸孔。

  她的|乳|白色长袖丝质圆领衫掩不住高耸的挺秀双峰,肩上挂着淡蓝色的精美皮包,下身是粉蓝色底印|乳|白小碎花的及膝薄纱裙,超薄透明的肉色丝袜及近三寸的高跟鞋,使她浑圆修长的美腿更添魅力,身高大约168的身高加上高跟鞋约有173,在进出的人潮中如鹤立鸡群,迷人的风采使身边的所有的男女黯然失色,她是属于那种让人不敢亵渎的美,我平常看到美女就会不安份的大具,这时却颇为老实的待在裤裆里沉思。

  看到我走近,路静也没什么语言,只是冷冷点了下头,就跟我向前走,这下美女楼门口所有男女生的下巴都掉了下来,他们实在是不明白,我前段时间还和路静势如水火,今天怎么又走到起了。

  我当然不能告诉他们,我是因为精射在了路静校花的大腿上面,才受到了威胁,被逼来接近她的射在人家冰清玉洁的大腿上也要负责任,这是计筱竹的原话人家手都没被男生牵过,却被你射了腿,你难道不该负责任?

  “那个,我机车被校管处收了,我们先去取吧?”

  我看着路静小心翼翼地解释,震撼在她的绝美之下,我内心的波涛开始汹涌。

  “我不想和你抱在起。”

  路静冷淡地说:“我们直接去乘捷运!”

  “不要乘捷运!”

  上次乘捷运差点将我挤死,我到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我连忙叫道。

  路静奇怪地看了我眼,倒是没坚持:“那就只有去坐公车了。”

  我们走到学校门口的公车站,路静的美丽在等车的上班族群中引起了惊艳的目光,看着那些衣冠楚楚的家伙们个个凸眼流口水的德性,我很是鄙视。

  我站在路静身边,近的几乎可以闻到她身体散发出来的体香,公车来时,上班的男女涌向公车门,我紧紧跟随在路静的身后挤上公车,在她步上公车时,我由她身后欣赏到她丰腴弹翘的圆臀,纤细的腰身,裙摆下令人亢奋雪白浑圆的小腿,只要没看到她那张让人不敢亵渎的冷艳脸孔,我的大具就会抬头。

  上班时间的公车上拥挤的像罐头里的沙丁鱼,我跟路静中间隔着个矮胖的女人,我直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路静,我想与她和解,却又找不到话说。

  突然间,我看到路静眉头轻皱,柔嫩的唇角撇泛着怒气,我转头看,原来是位身高只到路静耳际的眼镜族男人贴在她身后,由于我身高181,在公车上视线辽阔,微微探头,就能清楚的看到那位眼镜男的手正抚在路静的丰腴肥美的圆臀,随着公车的摇晃揉动着,路静不敢叫出声,转头四顾想换个位置,可是人潮拥挤寸步难移,我看到她深遽动人的眼神中射出愤怒的目光,突然张口欲叫又强自忍住,我立即恶狠狠地瞪向眼镜男,眼镜男在我的目光下畏惧了,赶紧收回了手,路静转身向我这边挤过来,眼镜男不死心跟着她往我这边挤,我微侧身将他挡住,身高不到我肩头的眼镜男看到身材高大的我挡在他面前,识趣的乖乖转身,挤到车厢的另边去了。

  路静当然明白我在帮她,对我微微笑表示感谢,突然车子抖,她的身子个踉跄顶到我胸口,车的人很多,不停往前挤的男女将路静的上半身压在我胸前,使得她丰满挺拔的美|乳|紧贴着我的胸部,当公车起步时,她那两团美好的肉球随着公车的摇摆在我胸口揉动着,肉贴肉的紧密厮磨中我清晰的感觉到她加速的心跳,身子想往后移拉开点距离又不可能,行车中的摇晃她的鼻尖不小心碰到我的下巴,与我鼻息相闻,路静羞涩的把头转开不敢看我,紧张娇羞使得她长长的眼睫毛不停的颤动,我则强自用意念警告我胯下的兄弟不要葧起亵渎路静。

  由于车上热,我的风衣搭在手臂上,我上身只穿着件薄薄的白衬衫,紧贴着路静的白色的丝质上衣,使我能感觉到她美|乳|上的胸罩隔着两层薄薄的衣衫在我的胸膛上揉磨着,路静的|乳|尖在磨擦中好像已经变硬了,这时我与她紧贴的上身都能感受到对方肉体的温热,她羞的耳根都红了,微张的柔唇吐气如兰,热气喷得我脖子痒痒的,这时我那没出息的大具在薄薄的西裤中挺立了,我不敢让路静发现我的生理变化,将下半身往后退,不敢碰触到路静的下体。

  路静大概看出我的尴尬,知道我对她还是很尊敬的,所以接下来我俩的胸部被人潮挤得紧密相贴,路静虽然无奈但也接受了现实。没想到这时公车突然紧急刹车,人群惊叫声中,将路静的下体推挤过来与我的下体挤压的完全贴实,路静本来就高挑的身材再加上她穿了约三寸的高跟鞋,阴沪的部位恰巧与我的具同高,我坚挺的大具已经顶在路静小腹下凸起的阴沪上,两人紧贴的下半身只隔着薄薄的西裤与路静的薄纱裙,与裸身相贴只有线之隔,我清楚的感觉到她年轻肉体的弹性,路静下意识的想移开两人密实相贴的生殖器,可是左右拥挤的人潮又将她推回来反而贴得更紧。

  我歉然的对她尴尬笑,她似乎了解我不是存心的,无奈的转开头不敢看我,我的大腿传来她大腿上的温热,她侧着头脸红心跳的喘气,令人亢奋的芬芳的热气喷在我耳朵上,使我的具更加坚挺,她的阴沪似乎感觉到我胯下具的变化,眼神中透出惊惶的哀怨。

  这时公车经过因修建捷运而造成满地坑洞的路面,又颠又晃的,使我已经坚硬挺立的大具与路静的阴沪产生剧烈的磨擦,两人性器官经过密实的厮磨,路静深邃的眼神不由自己的透出丝对情欲的渴望,我知道她努力压抑着,可是公车这时开过无数坑洞,不停的弹跳摇晃,激发了人类最原始的本能,两人似乎不经意而有默契的随着公车摇晃的节奏,相互挺动着生殖器迎合着对方的需求。

  隔着薄薄的内裤,我火热坚硬的荫茎在路静的修长双腿的根部顶挤着。两层薄薄的布根本起不到作用,路静感觉着我那粗大的竃头几乎是直接顶着她自己的贞洁花蕊在摩擦。

  从未经历的火辣挑逗,路静的心砰砰乱跳,粗大的竃头来回左右顶挤摩擦嫩肉,像要给路静足够的机会体味这无法逃避的羞耻。这时候,丝热浪从路静的下腹升起。被粗大滚烫的竃头紧紧压顶的蜜唇,也不自主地收缩了下。

  这时我们似乎已不在意是否失态,彼此挺动着下身紧密的厮磨着,已经动情的路静在我耳边呻吟着,使我更加亢奋,坚硬的大竃头似乎感觉到她的阴沪开始发热,我再也忍不住,伸手探入她的薄纱裙中,路静感觉到我的手放上了她丰腴的圆臀,没想到她穿的是两截式的长丝袜,手掌可以直接触摸到她大腿根部滑腻的肌肤,她超薄的三角内裤应该是透明的。

  我的手肆意地揉捏着路静肥嫩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品味着美臀的肉感和弹性。端庄的白领短裙下,路静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肥腻充满弹性的臀峰正被我的大手在恣情地享受着。

  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下下来回揉搓,路静又急又羞,但被男性抚摩的快感令她下意识轻轻分开玉腿,占据着路静美臀的灼热五指趁势隔探到路静更深更柔软的底部,隔着内裤直接挑逗路静的蜜唇。

  “够,够了停手啊这可是没有任何男人没抵达过的美少女禁地。”

  路静用眼神乞求我。

  我的手溜进了路静的内裤,抚上路静光洁细嫩的小腹,探向路静隐秘的草地。路静想用玉手去阻挡已来不及,我的铁蹄顺利地践踏上路静从不对外开放的私有草地,又从容地在路静花丛中散步。

  哇!好浓密的荫毛,我的右手继续向草地的尽头开始寸寸地探索。

  我的手感告诉我美少女神秘的三角地带,养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珠珠造型优美,弯曲着交叉着包围着,那丰满而圆实红润而光泽的两片荫唇,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滛液,阴沪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粉红的阴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荫唇的外边。

  我的手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路静的桃花源头,我轻轻的在路静荫部上爱抚,随后,我分开路静微微并拢的双腿。

  真是造物主的杰作,我敢打赌,上帝再也造不出比这更好的身体了,丰厚的阴阜夹着圣洁的花瓣,上端隐藏着颗诱人的相思豆,我用右手轻轻分开路静花瓣,两片鲜嫩的贝肉紧守着路静那少女不容侵犯的禁地。

  我的中指由她圆臀的股沟往前探索她的阴沪,中食两指感觉到她的蜜汁嗳液已经渗透了透明的内裤,沾在我手指上又湿又滑,我指尖触摸到她已经沾满滛水又湿又滑柔软的荫唇。

  路静下巴靠在我肩头上沉重的喘着气,我食中二指拨开了花瓣,正要探入她温暖的嫩岤之时,路静身子猛然的颤抖,伸手隔着纱裙压住我的手不让它蠢动。

  她气喘,压抑着眼神中的情欲:“不要进去!”

  看到她如深潭般清澈的大眼中透出哀求的目光,我内心震,不敢造次,立即停止了进步行动,抽出在她内裤中的手指,只用手掌隔着三角裤抚摸着她的丰美微翘的圆臀。

  路静感激的看我眼,可能为了报答我的悬崖勒马,又或者想发泄压抑的情欲,她开始用力挺起湿热的阴沪紧贴住我坚挺的具,又有点羞涩的张开她双浑圆修长的美腿,夹住了我的右腿,挺动阴沪与我的具用力的厮磨。

  我感受到她两条美腿肌肉的弹性,及夹磨时传来的温热,我再也忍不住,也用力挺动具与她的凸起阴沪用力磨擦,我们两人的下体就在拥挤的人潮中紧密的纠缠磨动着,我抚在她美臀上的手也用力的将她的阴沪压在我的具上,路静突然呻吟出声,将她凸起的阴沪在我的具上急剧的转动顶磨,虽然隔着薄纱,我却能强烈的感受到她的阴沪开始发烫。

  她似乎饥渴难耐的伸手抱住我的腰,阴沪紧抵着我的具,全身不停的颤抖,我的具上传来阵湿热,我想她的高嘲来了,忍不住低头看她,她也刚好抬头,温润的柔唇与我的嘴唇轻碰了下,却又像触电般闪开,接着她全身软绵绵的贴在我身上轻轻喘息着。

  我的再也按耐不住,股浓稠热烫的阳精由大竃头的马眼喷出,弄得我内裤又湿又热,她似乎也感受到我湿热的裤裆,突然像受惊的小鹿大力推开我,表情惊慌,我没想到她突如其来的反常举动,也吓的楞,这时公车又到站了,她立即随着人潮挤向车门,我看着她惶然的背影下了车,也立即举步随着推挤的人潮下车。

  我步下公车,转头四顾,远远看到她将淡蓝色皮包盖着阴沪部位,快步的走入条小巷,我立即起步跟过去。

  我来到巷口,看到她的背影在巷内快步疾走,纤细的腰身及丰美的圆臀随着她疾走的步伐摆动着,又长又直的秀发像波浪般起伏,雪白浑圆线条柔美的小腿蹬着近三寸的高跟鞋,摇曳生姿,看得我混身燥热,胯下刚发射过的具忍不住又蠢蠢欲动了。

  有点心虚的我鼓足了勇气跟上去,她似乎知道我定会跟来,在巷道转角处回头瞥了眼,我假装转头注视别处,当我的视线再回到转角处时,路静竟然失去了踪影,我时失惊,赶紧快步奔到转角处,左右张望,左右两边都是长直巷道的住宅区,巷道中只有个老妇人牵着小孙子踽踽而行,路静像是在空气中消失了。

  我没来由的阵失落,颓然转身欲走时,却看到路静在转角处的书店里,隔着书店大玻璃窗看到她背对着门口翻着书架上的书。

  我刚失落的心下子又振作起来,带着颗跳得七上八下的心走入书店,店内就只有路静个顾客,书店老板在柜台后瞪着两眼盯着我瞧,可能他看到我在门口转来转去张望,认定我在打路静的主意。

  我摆出蛮不在乎的态度走到书架前,假意流览着架子上的书籍,怀着涩涩的心情缓缓移向路静身边,当我近到能嗅到路静身上淡淡幽香之时,我发现路静的全身绷紧了,她也强自压抑着纷乱的心情无意识的翻动着书籍,我大起胆子转头看她,没想到她侧面的弧度也是那么俏丽迷人。

  她低垂着头,双动人的大眼专注的翻百万\小!说籍,可能由于紧张,她无意识的伸出柔嫩的舌尖在温润的红唇上轻轻舔了下,这微小的动作是如此的诱人,不禁令我想起在公车上两人厮磨情的高嘲后,我的嘴与她的柔唇甜美的轻触,如果不是怕老板报警,当下我可能会忍不住强吻非礼她。

  我知道她在躲我,不敢再过份造次,轻声说:“我们该去建材市场了。”

  她没有抬头,转身走出了书店,我紧紧跟上,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和我说过句话,在市场选购材料时,也不征求我的意见,我脑海里不时幻现着在公车上与路静相互挺动下体迎合的幕,根本就没有留意到她选了些什么。

  回去时路静直接拦了辆计程车坐在副驾位上,我只得坐到后面,直到回到学校,她仍然不理我连看都没有看我眼,我望着她走进公寓的美丽背影怅然若失,不知道我的宝贝具什么时候才有福气插入她的荫道美岤,享受那销魂的快意。

  第38章路静的心事

  路静回到公寓时,心里面觉得酸酸涩涩的有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感觉。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先是被人在公车上猥亵,接着那个家伙挺身而出,赶跑了猥亵的色狼,但他自己做的事情,却比那只讨厌的色狼还要过份得多。

  但是偏偏,自己又不能责怪他。毕竟开始的那种情况,并不是他自愿的,只是只是,他居然伸手摸进了自己从未有过人侵犯的内裤里面,还试图探进自己神圣贞洁的荫道虽然在自己的哀求下他住了手,却是用手玩弄了自己的整个下身和美臀,最后还用荫茎亵玩了自己女的阴沪,甚至还在最后,将液隔着裤子射在了自己的下体上

  路静觉得自己头脑空空的,生平第次受到女性高嘲的刺激,她觉得往日切存在的规律,都变得好像不是那么重要!只记得在高嘲时,要将自己抛入云霄的舒爽,那种要湮灭切的喷洒与抽搐。

  难怪不得,计筱竹她们,会如此痴缠着那个家伙,甚至不顾羞耻地白昼宣滛,大被同眠,原来原来那种事情,真的可以忘记切。

  路静坐在自己的床上,傻傻地发着呆,脑海里蕴绕的,始终是那个让人羞职的画面自己居然在众目睽睽的公车之中,被那个坏蛋男人,隔着裤子用他的荫茎滛到了高嘲!

  是的,滛即使他没有插进去,即使自己的女贞操还没有丢失,但路静心里无比明白,自己真的被那个坏蛋男人滛了,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心灵上!

  明天还要和他出去

  想到这里,路静的心更加慌张了,时间竟然有种想要逃避的念头。

  就在这时,糖糖突然窜了进来,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后,她关上了路静的房门,压低声音说:“小静,你听说了没有?”

  路静微侧着头看着糖糖,平静自若地问:“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我们最漂亮的校花计筱竹大小姐,和人在她的公寓客厅里公然宣滛,搞得她的几个室友连上洗手间都不敢出来后来还是有个室友实在是憋不住了,才从房间里面敲门把他们惊进去的而且就在他们进房间后,他们接着又暴发了第二场大战,计大小姐的尖叫声,连楼道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今天整个美女楼都在谈这件事情呢,说没想到计筱竹平时看上去高不可攀的,浪起来居然这是这种马蚤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