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里面呢!”

  她伸手推开我在她大腿上放肆的魔爪。

  我心里痒痒的,低声说:“坐在这挺无聊的,我们去那边看看电影吧,有很多很浪漫的新片的。”

  我这包厢里面除了唱歌的小间,还有看电影的小间,中间还有个跳舞的小厅,功能是挺齐全的!价格也是非常的不菲!

  “我不要去,你会乱来的。”

  路静含羞地拒绝着我,她的美丽在羞涩中越发的动人。

  “我保证不乱来的,真的,再说,你妹妹也在这里啊,我要是乱来,你叫她来打我好了!”

  我苦口婆心地劝解:“我们在那边喝酒,边看电影,比在这里干等着听你妹妹唱歌好多了,再说,那边也能听到啊!”

  路静犹豫了下,再三提醒我不许乱来后,还是和我去到了小间影院当中。

  我拿着两瓶酒和酒杯,和她起进了影院小间,这里只有两排情侣沙发,我示意她先坐下,她有些紧张的坐入沙发,丰腴的美臀只沾了沙发的边缘,身子则尽量挨着沙发边的扶手,我关上灯,在暗影中只看到金敏双晶莹眼睛转啊转的,间歇透出她轻微紧张的喘气,张口欲言又止,直等到片子开始拨放。

  屏幕上的光使室内有了些微光源,她似乎才松了口气,可是等我坐入沙发,我右侧的臀部碰触到她丰美又有弹性的左臀时,她又开始紧张了,悄悄的将臀部往右移了点,我装做不知,专心的看着大屏幕上拨放的片子。

  那是部缠绵悱恻的爱情片,其中自然有不少男女主角在床上缠绵镜头,每当出现这种镜头时,我就微侧头偷瞟路静的反应,只见她脸如新月,樱桃小口,似喜还颦,长发垂肩,肤色有如羊脂白玉,映雪生辉。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那高耸饱满的双峰,实使常人难以想象与她的年纪匹配,我从上而下色迷迷的打量路静的双翘|乳|,见到她由于没有穿胸罩,胸前双峰随着她身子的呼吸节奏,不住跌荡耸动,诱人之极,心儿不由急速跃动。路静体态撩人,美妙的身材玲珑剔透,连挺拔双峰上的小樱桃也顶着衬衣,随时呼之欲出,周身上下散发出股勾魂荡魄的气质。

  我的左手已抚上了她的小蛮腰,她轻微地颤抖下,没有挣扎,这是给我最好的鼓励,我左手用力,把她拉倒在我怀里,右手抱住了她的香肩,我的嘴凑到她耳旁,对她轻声细语:“路静,我喜欢你。”

  她在我怀里显得娇弱无力,轻轻喘气,“不要这样好吗?我怕。”

  我把把她抱得更紧了,开始亲吻她精致的耳垂,最后落在迷人的红唇上,被我火热的双唇攻击,她感觉自己好像此时在梦中样,当我的舌尖分开自己双唇时,她并无丝毫抵抗的意念,当我的双唇与她香舌缠绕到起时,她口中竟然分泌出津液。

  我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她湿润柔软的双唇,吸吮间股津液由她舌下涌出,两人都有触电的感觉,彷佛等待了很久似的,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路静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只快乐的花蝴蝶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我们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路静陶醉在美好的感觉中,觉得背后我的双大手顺肩胛到腰际不断抚摸,被抚摸过的地方热乎乎的感觉久久不去,偶尔抚上丰满的圆臀,那可是美女的双丘啊!我那双魔手肆意的抓捏着,爱不释手。

  “嗯不要嘛”

  路静口是心非的说。

  我那双手的目的不限于此,有时竟偷偷的越界想从腋下迂回到胸前,她忙伸手搂紧我,使两人上身不留空隙,没想到这样的后果是虽然我的双手暂时不能进入,但胸前的翘|乳|却更加受到刺激,路静不由得全身微颤。

  突然路静挣脱我的拥抱站了起来,我吓坏了,她要发火?她会报警?

  “路静,你”

  出乎我的意料,路静却轻声说,”

  今天你可以摸我,但绝不允许进步,你同意吗?

  “我点头表示同意,心想我想上的女人没有个不在第次见面就被我上了,等会看我不把你的蜜洞操得死去活来。

  路静大胆地坐在我的腿上,由我将她上衣的纽扣粒粒解开,衬衣已被扯开,具美妙绝伦的躯体显露出来,凸凹有致的侗体舒展着,雪白的臂膀和修长的双腿就是那么随意的放着,但绝找不出更合适的放法,我怀着种说不出的感觉,觉得任何人都不能亵渎这么完美的身体,我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但见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水汪闪亮的双眸闪着羞涩而又似乎有些喜悦的辉芒,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

  我再次搂住她,只觉胸前拥着个柔嫩温软的身子,而且有她两座柔软尖挺赤裸裸的女峰顶在胸前,是那么有弹性。

  我的手握住了那娇挺丰满的玉|乳|,揉捏着青涩玉峰,感受着翘挺高耸的女椒|乳|在自己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我的双手捏住了少女胸前保留了多年的果实,盈盈握绵软喷香,让人爱不释手。

  猝然遭到如此攻击,路静的女|乳|房,倍受细心呵护的雪白贞节胸|乳|,第次被只不属于自己的手摸到,是那么肆无忌惮。

  我的双大手,抚握住她那对弹挺柔软的玉|乳|,我的手轻而不急地揉捏着手掌间传来阵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肉感,令人血脉贲张。

  看见路静那线条优美的秀丽桃腮,我不由得色心荡,手指逐渐收拢,轻轻地用两根手指轻抚路静那傲挺的玉峰峰顶,打着圈的轻抚揉压,找到那粒娇小玲珑的挺突之巅|乳|头。两根手指轻轻地夹路静那娇软柔小的蓓蕾,温柔而有技巧地阵揉搓轻捏。

  路静被那从敏感地带的玉|乳|尖上传来的异样的感觉弄得浑身如被虫噬,芳心不觉又感到羞涩和令人羞愧万分的莫名的刺激,她在慌乱与紧张万分中不能自禁地阵颤栗,秀丽清雅美若天仙的她那本来如雪的娇靥上不由自主地迅速升起抹诱人的晕红。

  路静冰冷而坚定的眼神顿时变得慌乱不堪,她为自己那羞人的身体而感到无比难堪,她狼狈地慌忙将皓首扭向边。

  我的只手从她的只|乳|房上拿下来,开始往下移动,溜进短裙内伸向她神秘地带。这次遭遇到路静强烈的抵抗,但根本起不到作用。她果然没有穿内裤,她的荫部被我手捂住,贞洁的花唇也被我左右拨开,将中心的入口处裸露了出来。

  我情的手指在路静内侧的粘膜上轻轻重重地抚摩,她的身体在小幅度的抖动,纯洁的幽谷已经开始泥泞,我抚弄下她的阴阜,拨动下荫毛。

  她的两条雪白雪白的大腿轻轻的交叉在起,挡住了阴阜之下,两腿之间黑黑的树林里,那可爱的神秘园的入口,那里是进入她身体内的唯通道,也是我快乐的源泉。

  她隆起的阴阜向下延续,在两侧大腿的根部形成了条狭长的三角区,两侧是隆起的丰满的大荫唇,像两扇玉门紧紧关闭,只留下条小小的深红色的缝隙,缝隙的上缘是的阴,乌黑的荫毛分布在阴的周围和大荫唇的上缘,大荫唇的下缘会合后变成条细细的系带,直连续到同样紧闭的菊门口,这里是条险要的峡谷,皮肤的颜色恢复了晶莹的白色,两侧是圆浑丰腴的小山样的臀部,洁白柔软如凝|乳|般。

  我的手指小心地放在她两片娇羞的大荫唇上,薄薄的嫩肤吹弹得破,狎玩着她的阴阜和荫毛,手指不断地搓揉。

  这时路静雪白耀眼的美艳胴体上抹了层层红霞,身子不由自主地颤动,胸前高挺坚实的|乳|房,波涛般的起伏跳动,幻出了柔美无瑕的汹涌|乳|波,身上沁出的香汗且点点如雨,混着中人欲醉撩人心魂的嗳液微熏,如泣如诉的娇吟声,听得人心痒难熬,闻得人情欲大动,她紧紧搂着我,她媚眼如丝,香汗淋淋,娇喘吁吁,呻吟着享受着给予她快感的刺激。

  她感觉到浑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烧似的,全身四肢像在节节的融化,真是舒服透顶,她只知道拼命抬高香臀,我见俏她春情如潮,媚态娇艳,犹似海棠,促使欲焰高涨,紧抱她娇躯,我的手指再次掠过她的珍珠,路静的双手又抓紧了我的腰部,她紧咬着洁的贝齿,修长美腿像抽筋样紧绷,有弹性的柔腻腿肌不停的抽搐着,股热流由她荫道内涌出,微烫的荫精渗过了柔软的荫道流到我竃头上,她的高嘲来了。

  我兴奋,手指想突破玉门,想去探索她的女膜,但她用双手阻止了我。

  “你敢进去,我就撞死在这里。”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女。”

  “这很重要吗?我是不是女不告诉你。”

  没有个女人能在第次见面逃过我的污,路静今天应该成为第人了,奇怪,我对她也是百依百顺,不想伤害她。是不是我已爱上了她?

  我的手开始触摸她那浑圆及有肉感的臀部,两手如画圆般来回的抚摸着路静莹白如玉浑圆挺翘的迷人丰臀,路静的腰部静静的开始扭曲起来,我将她丰满且极为均称的两个肉丘深深的分开来,灵巧的十根手指深深吸起柔软的香臀肉,双手在她的手在股沟上不住的游走,我伸出右手中指碰在路静菊花的中心位置,轻轻往内压进去。

  “不要插入。”

  但这次路静的反对远没有刚才的强烈,我的中指慢慢的插入她的菊花蕾内,被如此分开的话,她是动弹不得,路静官能下子有了反应,甜美的麻痹感整个集中在前面的秘岤。

  我只觉路静菊蕾内层层的嫩肉紧紧夹住入侵的手指,那种温暖紧实的程度比起秘洞内恐怕还要更胜几分,左手也她在粉臀及大小腿上不停的抚摸,偶尔还在秘洞口揉搓着那小小的粉红色珍珠,不消多时路静蜜洞缓缓流出花蜜,黏答答的也充满着她的后庭,菊洞也逐渐滑溜顺畅起来,路静感觉受侵犯的菊花蕾被强烈的吸引着,马上就如同烫伤般的灼热起来,后庭被压迫促使她发出几声娇媚的轻哼,尤其是蜜洞深处那股空虚难耐的搔痒感更叫她难以忍受,更是令她羞得无地自容。

  我手指更是兴奋的深深插入,路静只觉得菊蕾内被根手指完全塞满,全身的炽热闷涩感使得她呼吸困难,不禁“啊”的叫了声,双眼羞耻地紧闭,雪颈微扬,两只翘|乳|也在乱晃,我的左手也马上配合,再次冲上路静的胸前,单手握住了她的|乳|房,手掌回旋抚弄她那满具张力的双峰,揉捏着她晶莹剔透白玉无暇的对椒|乳|,只觉得触手温软,说不出的舒服,左手更进步攀上了玉峰蓓蕾,轻轻揉捏,美丽的粉红色|乳|晕虽还未被触及,却已圆鼓鼓地隆起。

  “我受不了了,啊啊”

  路静欢娱地叫着。路静突然身体渐渐变化,周身发热无力,胸前玉|乳|涨了起来,各处升起似麻似痒的滋味,春情荡样溢满双眼,难受又快乐的欲火开始腾升。

  “路静,是不是蜜洞很痒,我摸摸可以吗?”

  路静羞涩的点了头。

  我的右手从她的后庭中离开,重新抚摩路静的处,左手迳自不停的交互品尝着路静胸前那两颗鲜红的蓓蕾,右手更是丝毫没有放松地在桃源洞口的那颗粉红色的豆蔻上加紧的逗弄。

  阵阵酥麻快感有如浪潮般不住的袭来,令她无力招架,也无意招架,路静只觉得所有的意识仿佛都被抽离了似的,整个灵魂仿佛飘浮在云端,滚烫的娇躯不停的婉延扭转,似乎在迎合着我的侵袭,声声荡人魂魄的婉转娇啼,将我的欲火推到了顶点我的手感告诉我她粉红色珍珠俏然挺立,两片赤红的贝肉已经膨胀,我突然揪了路静荫毛,她的蜜洞内股股的花蜜有如黄河溃堤般急涌而出。

  路静玲珑细小的两片荫唇成半开状,两团微隆的嫩肉,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秘洞,两片大小荫唇色泽定高雅,还散发出淡淡女身体的幽香,我再也控制不住滛欲,手指想硬闯玉门,路静奋不顾身地从我腿上跳下,从我怀中站了起来:“我们出去听妹妹唱歌吧。”

  “还早,路静。”

  “我想走了,我不想失去贞操。”

  “路静,你真的还是女?”

  我故作装作惊讶的样子好奇的问。

  路静满脸羞红,轻轻说了声“你讨厌。”

  我把搂住了她:“路静,但我的液不射出来,会很伤身体的。”

  路静很温柔,她考虑了下,她突然说“我用口将你弄出来。”

  我很是奇怪,“你会口茭?”

  “刚才影片里有,索性帮你忙了。”

  我大喜,脱了外裤,路静很温柔的把我内裤剥了,露出了我的大具。

  她愕然地俯头盯视着我跨间那片茂盛的黑森林中昂然挺出的支粗壮高大的肉色大棒痴痴的,竟不知所措,良久,她才‘缨咛!’声,伸出双白嫩纤细的娇手,上前轻轻握桩r棒,阵爱抚柔摸,令它愈加膨大,频频翘动。

  路静珍爱万分地将双樱唇递上,在r棒留下了斑斑红樱我感觉很爽,她伸出香舌,用舌尖不停舔磨r棒顶端的蘑菇头,似云龙攀柱般,紧紧缠绕。

  我被她缠得心痒难止,将r棒被她挑得高大,深怕被她弄得发而泄。

  路静启动蜜唇,将r棒口含进嘴里,上下左右边吮边晃,就觉那个r棒愈来愈粗,愈来愈大,愈来愈硬,愈来愈烫,颤颤巍巍直往她口腔深处嗓子里面猛顶,令她窒息,使她晕眩!

  她好不容易将茎身吐出,媚眼瞧瞧它通体红涨,坚挺不服,不觉爱心又起,将它又启口吞进,阵缠绵,又将它吐出!吞吐,妙趣横生

  突然她含了口热水,将我r棒再次含入,竃头被烫得奇爽无比,她的小嘴将我r棒套弄几下后又将它吐出,接着含了口凉水,竃头再次享受至高的的待遇,我没想到路静也会玩冰火两重天,当她再次含入热水时,我知道我的忍耐力逃不过她这口,高速套弄,r棒已急剧膨胀,路静感到我的r棒正粗暴的顶着她的咽喉,我在她的口中向里紧顶时突然精门松,我阳精趁此时全部射入路静的嘴里。

  路静粹然不防之下,不知所措地将热水和我全部液吞入口中。

  口茭后路静执意要出去,可我却坚持要看眼她的神圣私人花园,开始她坚决反对,在我再要求下,温柔的她羞涩地点了头。

  “只准看,不可以用手再摸,更不可以用嘴舔。”

  路静又下了命令。

  我当然表示同意,路静温顺地躺倒在沙发上,轻轻分开玉腿。

  我跪在她身前,将她的双腿搁在我的双肩上,然后将她没有穿内裤的裙子轻轻掀起,迷人之处顿时显露出来,我闻了下,还有股淡淡的清香。

  和我想象的样,路静的确拥有只万人迷的包子岤,在那令人遐想的桃源洞口,花房高隆,娇香可溢,黑浓的茵茵芳草覆盖其上,罩着神秘幽谷,整个赤贝粉红清幽,条诱人小溪穿越小丘向后延伸,把这高挺唇肉分为二;鲜红闪亮的嫩岤在芳草底下若隐若现,门户重叠,玉润珠圆,轻张微合,娇媚无比!

  香臀浑圆,玉腿修长,纤臂似藕,腰细如折柳!

  在路静桃源圣地的周围是大片荫毛,长得很茂密,饱满的阴阜微微裂开条细缝。

  宝蛤已然潺潺流水,两片嫩红的小荫唇静静守护着小岤,等待着主人的到来。

  “路静,你的蜜洞真美,能碰下上面的相思豆吗?”

  “不行。”

  她再次反对。

  我真的不敢轻举妄为,见我在她面前如此温顺,路静爽朗地笑了,她把她的手指放在娇嫩花瓣上,向左右分开成字型,她花蕾还是粉红色的,连边缘都呈现粉嫩粉嫩,发出鲜明的粉红色泽,荫道皱纹层层叠叠遮蔽住销魂洞岤。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女吗?把脸凑近啊。”

  我大喜,将她的玉腿分到最开,脸凑近了她的蜜洞,从缝隙看到红色的粘膜,那是还没有让任何东西碰过的女粘膜。

  “我是女吗?”

  “是女。”

  我异常兴奋,也顾不上刚才的保证,口向她的嫩岤吻去,可是路静比我更迅速,我的嘴唇刚吸到她的荫唇,舌头只舔了下她的荫道口,还没来得及伸进荫道,她就已把双腿从我肩上放下,从沙发上跃而起。

  “看够了就出去吧,飞飞还在唱歌呢。”

  这次我没有再强留她,只是说:“路静你的内裤呢?”

  路静白了我眼,说:“内裤早上在公车上被你射得全是液,当然被我放在包里。”

  “路静,将内裤给我留个纪念吧,每晚睡觉前都会吻它的,那上面有你的滛水呢。”

  我哀求说。

  “讨厌。”

  路静大方地将内裤赠送给我,我们热吻了下后就走出了影院小间,回到了大包厢。

  第42章挑衅

  我和路静出来后,却看到路飞飞已经坐在包厢里,边喝着水果酒,边用遥控器选着歌单,看来她是已经学会怎么操作练歌房里的这些设备了,那个包厢公主也已经出去了。

  你唱什么歌啊?我问她。小姑娘哼哼叽叽了几句,在音乐的声音下,我都没有听清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