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何情绪,对于投在她身上的目光,无论是惊艳还是滛秽,她都视而不见,象这些人根本不存在样。

  我拉开车门下车,径自走到了路静面前,沉声说:“去哪,我送你!”

  路静如同失听般,望都没望我眼,如同她面前的只有空气。

  “上车!”

  我不想废话,只是夹杂着几分怒气低吼着说。

  路静终于将目光转动了下,不过却不是看我,而是望了眼路边的那辆劳斯莱斯幻影r,她眼神依然冷淡,眼角甚至都没有跳动下,就象那里停的只是部快要报废的计程车样。

  “你给我上车!”

  我伸手抓住了路静的胳膊,严厉地说道。

  路静微低头,冷冷看着我捏在她胳膊上的手,还是不说话也不看我。而这时有几个等公车的男人有点看不下去了,就想凑上来说尊重女性之类的话,我冷冷地横了他们眼,两天两夜没睡觉的我眼睛通红,头发蓬乱,胡渣子也是密密荏荏的,再加上疯狂而恶狠的眼神,估计看上去不是越狱凶犯,也是十足的精神病人,那几个男人下意识地后退了步,不敢说话了。

  “上车!”

  我对路静再次地命令。路静仍然盯着我捏着她手臂的手,语气平淡而冰冷地说了句:“为什么?”

  这是她撞见她妹妹跟我的事情后,这两天来说的唯句话。

  我也用冷冷的语气回答她:“因为我是你男人!”

  路静终于将她清澈的眼神转到了我脸上,不过她眼睛里全是不屑和鄙夷:“凭什么?”

  她的声音像掉进了冰窖样寒冷,不带半点感避情!

  我也豁出去了,冷冷地说:“凭你已经吞下过我的液,而我的液也射进过你的荫道!”虽然只是隔着层薄纱内裤射的,但那也毕竟是射入!

  公车站顿时掉落了地的眼镜,许多男人的心在刹那间都已经碎了!

  “就算是那样,我也不是你的女人!”

  路静脸上仍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昧的冷漠和冰霜:“所以请你放开我,车马上就要到站了,不要妨碍我上车!”

  我恶狠狠地瞪着她,冷厉地大声说:“今生今世你只能上辆车,那就是我这辆!”

  路静冷冷地看着我,眼神中全是嘲笑:“你配么?”

  我猛地抱将她纤细的腰肢搂进了怀里,几乎是让她两脚腾空般搂着她向劳斯莱斯走去,路静拼命地在我怀里挣扎,还不停地大声喊:“救命啊,非礼啊,绑架啊!”

  公车站有个年青人就忍不住想要出头,却被旁边的人眼捷手快地拉住了:“小子,人家那是家务事,你干什么呢?”

  说完这个好心人还用嘴撇了撇停在那里的汽车:“看清楚没有,那是劳斯莱斯,豪门恩怨,不是你能管得了的!”

  那个年青人呆了下,又有个听清楚了我和路静对话的人说:“人家小两口早就私订终生了,没听到说啊,那女生都帮那男的口茭过了,还把液都吃下去过,而且这男的也在她荫道里射过精了你要出头,也得弄清楚自己想干什么啊?”

  年青人彻底傻住了,看向路静的眼神充满了女神形象彻底毁灭的失望。

  我将路静塞进车里,路静还是不停地挣扎,我按着她,真的怒了,低声恶狠狠地说:“你他妈的再闹,信不信我就在这车里扒光了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强你?”

  路静浑身颤,身子僵在了那里,冷冷地看着我,眼睛里全是控制不住的怒火,声音却是冰寒得吓人:“就象你强飞飞那样是么?”

  “我没强她!”

  我急了,辩解道:“那只是个误会!”

  我见路静不再挣扎,就帮她绑好了安全带,为了怕她趁我转到驾驶位时跑掉,我直接锁上了车门,从她身上蹭到驾驶位去。

  我费力地坐下后,路静还是脸冰冷的样子,不过脸上却有着愤怒的潮红,她紧紧地抓着门把门,纤细的手指因为用力而苍白,劳斯莱斯全手工制作的名头可不是假的,锁好的车门要是能让她用手就扭开,那这车王公司,真的就该破产了!

  我开着汽车驶离了公车站,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的心因此而破碎了。

  劳斯莱斯平稳地行驶在街道上,路静虽然看出了我走的并不是去建材市场的道路,还是冷着脸不说话,象是根本不关心我要带她去哪里样。

  不时有些宝马啊奔驰啊什么的车在我车边钻前钻后,劳斯莱斯幻影r即使在北部也是很少见的,何况在这个城市,许多小年青都朝我吹着口哨挑衅,想跟这传说中的车王飚上程,我根本不理会他们,只管自己老老实实地开车。

  见我无动于衷,那些小年青都对我比起了中指,大骂菜鸟,然后他们都用汽车尾气向我排出投浓烟,溜烟地跑了。

  路静见我将车开上了驶往清溪湾的道路,她皱起了眉头,冷冷地说:“你要把我带到别墅去强么?”

  我气急败坏地说:“我没有要强你!”

  “是。”

  路静冷冷地说:“你只是强我堂妹,因为她年纪小,夹得紧是吧?”

  我猛地将汽车停在了路边,转头瞪着路静,怒气冲天地说:“我没有强她,那只是个误会!”

  “我知道,是她强了你!”

  路静语气依然冰冷得没有半丝波动:“你所有的女生,都是强你的,连我都是强行按住你为你口茭,然后吃下你的液的!对吗?”

  她的声音娇脆中不失女性的柔婉,语气却是冷冰冰的,我心里恼火莫名,被她的这番话更是激起了怒气,我抓着她如美玉般的修长手指,直接就将她的手按向我的裤裆:“既然你都承认了,那就再让我爽下!”

  我怒道。路静柔嫩的小手放在我裆部,那轻微的接触,让我胯下的大具大大的跳动了下。

  “没关系,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路静居然真的用手隔着我的裤子抚摸起来,不过随即她说出来的话,让我掉进了冰窑里面。

  “手滛两千,口茭五千,操逼万,操屁眼两万如果你今天要操逼,因为我还是女,所以额外加收十万!”

  路静说话的语气淡漠从容,象是在报菜馆的菜牌般平静:“如果你舍不得那十万,请你送我回公车站,我向你保证,明天你就只用花万就能操我的逼了,不过如果有别的客人,请你要排队!”

  路静疯了!我吃惊地看着她,她依然冷漠着,小手却是直没有停止过在我裆部抚摸,甚至她还说:“要不要拿出来手滛,或者我再帮你口茭吞精的话,加收三千!射在脸上加千,当然了,你也可以让它射在纸巾里,可以省下这几千块。”

  我心头恼怒,几乎就想说好啊,我出二十万,把你前后荫道屁眼的女都买下来好了!但看到路静那没有表情的绝色美丽的脸,我心里浮起抹酸楚,轻声说:“路静,我和你妹妹之间的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说完我也不管路静同不同意,就将那天在练歌房里发生的切都原原本本,仔仔细细地讲给了路静听。

  路静开始还反唇相讥几句,但我也不搭理她,自顾自地说着,渐渐的,路静不说话了,她直抚摸着我裤裆的手也停了下来。

  “我不是在辩解什么,当时我是喝了酒,但整个人还是清醒的,但是那小丫头看到了你给我口茭,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不住地挑衅我我直都在容忍她,甚至都躲到了小间里面,但是她也太过份了,不但冲进来继续虐待我,甚至还出口侮辱和谩骂”

  我叹着气说:“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你妹妹,我会这么忍让吗?忍无可忍之下,我才还击了她没想到这下就真的惹上大麻烦了”

  路静面无表情的听着,但心里面却是如同风暴侵袭般翻江倒海着,她只是看到了飘飘和自己的妹妹交缠在起,但前因后果,她真的不了解,盛怒之下,她也没有去问过妹妹,只是让怒火将自己拖入深渊,准备与这个坏男人同归于尽,毁了他也毁了自己的切!

  因为知道他喜欢自己,自己伤害自己会比直接伤害他给他更大的痛苦,所以路静才不惜以冰清玉洁的身体作为筹码,也要拉他进入炼狱!

  是的,如果他不爱自己,不在乎自己,但自己的所作所为,除了带给自己无尽的屈辱和别人的耻笑之外,对他根本造不成任何影响!

  但是,他显然是爱自己的,只看飘飘那憔悴到极点的神情,从来没有过的肮脏,还有这北部车牌的名贵车王,路静就知道,他在昨天被自己刺激后,是连夜回去北部再开了这车回来,只因为他不敢让自己再乘公车,再受到那些色狼们的侵犯!

  路静这种聪明的女孩子,是很容易钻进牛角尖的,但她只要听进去了话,还是以她的绝顶聪明,很快就发现了件事,自己的妹妹,是故意让飘飘强的!

  甚至可以说,飞飞是强行要飘飘强她的这跟她刚才气愤时的脱口而出竟然不谋而合!

  那个小丫头,显然是喜欢飘飘的,她初见飘飘的害羞神情,肯定不会只是两人撞到了起那么简单再后来,她偷窥到自己和飘飘在电影小间里的滛乱后,小丫头被嫉妒烧昏了头,不停地欺负飘飘,以至于越来越升级,最后变得不可收拾!

  飘飘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对飞飞做什么,甚至在她脱光了后,都赶紧要躲出去,但这时飞飞居然用要诬告来威胁他,甚至还嘲笑他是不是个真正的男人!

  任何个有自尊心的男人都不会容忍个女生对自己这样挑衅的,何况还是个极为自大,再加上喝了酒的男人,再后来发生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路静知道自己做错了,在没有调查取证的情况下,就武断地对着这个自己爱着,也爱着自己的男人下了判决书,时间有些慌张,随即又想到自己昨天在公车上做出的行为,更羞愧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看着飘飘还在那里痛苦地叙述着,路静突然觉得这个男生也挺可怜的,遇到了妹妹那个小魔女不说,还被自己这么疯狂地折腾了整整两天,但想要和解,时间路静又拉不下脸来,只是冷冰冰地说:“你的样子看上去很累了,再拖下去就要倒了,还是赶紧闭上眼睛睡下吧。”

  我愕地说:“你说什么?”

  我正在跟你解释耶,你扯什么睡觉?

  “这里很安静,没什么车的,你可以睡会!”

  路静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些,但无奈发现自己好象还是冷冰冰的。

  我终于听懂了她的话,好象她这是要原谅我啊,我高兴起来。路静就坐在我右手边,品流极高的香水及淡淡的女人体香散布在车内的空间,我的颗心欢喜得像是要爆炸开来,强自忍着内心的怦然悸动,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我目不斜视地看着路静那完美到极限的美丽的脸庞。路静不说话了,只是找出张放入车内的盘,柴可夫斯基的乐曲在车内回荡着,令人神驰的乐章中渗着丝丝的柔情。

  “昨晚没睡好,我也想眯下”

  路静轻巧的用她那修长却柔若无骨的手捂嘴打了个哈欠。

  她这是,要在车上陪我“睡觉”这个睡觉可是真正的睡觉,没有点绯色的意思。“您放心的睡我会守着你的”

  我结巴的说。

  “嗯!谢谢你也睡会吧。”

  路静说着,将头靠在椅背上,身子放松的舒展了下,闭上了眼睛。

  我哪里有什么睡意,只是呆呆地看着身旁的路静,艳丽如仙脸蛋,那双长长的睫毛盖着她那双令人做梦的凤眼,轻微的鼻息使我心跳加快。下身那柔软丝质及膝裙遮不住她动人的身段,我看着她大腿根部交叉处,不知道裙下穿的内裤是什么牌子的,是透明的吗?

  我脑子胡思乱想着,路静这时微微侧了身子摆个舒适姿势面向着我,我似乎闻到由她鼻中吐出的气息,我胯间的大具这时胀得坚挺无比,忍不住斜眼瞄向她露在裙下的小腿。那是双未着丝袜洁白无瑕的匀称小腿,这双腿上要是着了丝袜,不但不能显其美感,反而会庸俗如比,如此美腿配上脚下的粉白细根高跟鞋,简直像极了做高跟鞋的美腿。

  劳斯莱斯的舒适豪华是众所周知的,右座的路静依旧沉睡如故,她那绝美的脸孔在朝霞映照下现出晶莹的神采,像极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咦?她那双如扇般的睫毛下怎么有滴晶莹的泪珠?路静难道还在伤心?她柔嫩的小嘴这时微微动了下,轻轻吐出丁香嫩舌湿润下嘴唇,那舌尖滑过唇缝,柔婉动人。她略略蹙眉,檀口轻启,那整齐洁白的贝齿像贝壳样的嵌在嫩红的柔唇上。唇畔沾了丝她口中的香津更显得娇艳欲滴。

  我好想吻下那红嫩的小嘴,但有些不敢。

  柴可夫斯基的曲子在车内不停的回放着。我猜路静昨晚根本就没睡,否则怎么可能睡得这么沉?她迷人的睡姿又调整了下,太好了!本来就裸露出圆润膝盖的白丝裙在她动间掀到了膝上约二十公分处,露出了路静雪白如凝脂般的大腿。

  我看向路静,她如扇的睫毛安详的搭在雪白细致的眼皮上,吐气如兰,睡得好安详。

  我缓缓的靠近她的粉嫩绝美脸庞,闻着她吐出来的气息,芳香中带着无比诱人的女人体气,我胯下的大具这时已经硬挺得呼之欲出了。

  我忍不住悄悄的将嘴贴近了路静艳红柔软的唇畔,只要再上前分,就吻上了她的柔唇。她突然轻哼下,吓得我赶紧坐好,只见路静纤细的腰肢轻扭,玉腿抬动了下,又沉沉睡去。

  路静今天穿的又是丁字裤,条在阴阜贲起处是薄纱透明的白色丁字裤,隐约间看到贲起的薄纱下是片教人血脉贲张的浓黑,丁字裤上端及胯下如绳般细窄的薄纱两侧露出卷曲乌黑油亮的荫毛,没想到像路静如此美如天仙,端装如圣女般的美女居然会有那么多的荫毛,听人说女人荫毛越多,欲越强,难怪那天在电影小间,我只是摸了摸她,她三角裤的胯间就渗出了丝丝滛水,原来她真的是个容易情动的女生。

  想到昨天公车上那场闹剧,她的女地被那个王八蛋开垦过!我心里就很是泛酸,气愤无比但自己做了错事在先,偏偏又没有发泄的理由,我窝火得很!

  路静沉睡如故,绝美的脸庞,白皙的肌肤上是片晶莹的光滑,轻启的柔唇吐出阵阵芬芳,我的心快要由口腔中跳出来了。

  我舔着嘴唇,轻轻靠近路静柔美的芳唇,她轻巧的舌尖又伸出唇缝轻舔了下,这时我再也忍不住,将我的嘴唇盖上了路静如樱桃般娇艳的柔唇。我闭上了眼,阵芳香甜美的湿润,如玉液琼浆般甜美的蜜汁流入了我的口中,啊!

  我吻着路静如仙子般的樱唇,享受从未有过的甘甜,她的舌尖是湿软柔滑的,我忘情的吸啜着路静柔嫩的舌尖,贪婪的吞食着股股玉液香津,下面的手情不自禁的伸入了她的跨下,触摸到她柔滑细腻的大腿根部,那种肤如凝脂的触感,使我如置身云端。我熟练的轻轻伸手指拨,那浓郁的已经湿淋淋的芳草,使我血脉贲张,当我手指轻触到那两片已经被滛水浸得湿滑无比嫩滑的花瓣时,突然感觉到舌头被用力的咬了口,我惊得张开眼,看到路静那双晶莹冷艳的凤眼已经张开来,正瞪视着我,我像触电样,立即将我的嘴离开了她那令人百尝不厌的芳唇,底下正要探入花瓣深处的手指也立即抽了出来。

  路静这时看不出喜怒哀乐,只是冷如冰霜的看着我,我总算体认到飞飞说路静是冰霜美人的“冰霜”滋味了。

  我不敢再看路静,面红耳赤又羞愧的将路静掀到大腿根部的裙摆拉回她的膝盖,手掌不经意的又轻触了下她那圆润的膝头,我感觉得到路静身子轻轻震动了下,我赶紧转头注视前方。

  车内柴可夫斯基的曲子在小小的空间里回荡着,我两眼正视前方,两手把着方向盘,上身僵直,动都不敢动。我感觉得出右座路静的眼光直盯着我,我像个要被送上法场的待宰之囚,直盼着有人来喊“刀下留人”“你还是这样对女人的?”

  路静终于开口了,声音轻脆冷俏。

  “哦我路静!对不起”

  我依然目不转睛的正视前方,不敢看路静眼。

  “回答我的话!”

  “哦路静!是妳太美了我我情不自禁!”

  车内片沉寂,落针可闻,我不敢转头看路静。

  “妳这样对得起飞飞吗?”

  天哪!她居然拿飞飞来说事我吸啜着她口内的玉液琼浆的时候,飞飞早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该死!我对不起飞飞,我混蛋我对不起飞飞也对不起路静你,我真不是个东西”

  我说着,不停用头去撞方向盘,副恨不得头撞死的德性,谢天谢地!

  劳斯莱斯的方向盘都包有圈柔软的真皮,否则我的脑袋真要皮破血出了。

  “好了好了,别撞了事情已经做了,你撞破头也于事无补”

  嘿!我这招苦肉计还真管用,我才庆幸苦肉计成功,接着就听到路静冷俏的声音。

  “虽然我知道你撞方向盘只是做做样子”

  我操!我这是猪八戒照镜子,里面不是人了。

  我正在糗得要命的时候,路静冷冷地说了:“你想要和我好下去,就得先去说服飞飞,让她原谅你!”

  我惊喜地看着路静:“你是说,我只要说服了飞飞,你就愿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