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手捶了我下说:“坏家伙,你这样弄,我怎么写啊?”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硬撑起身子,电脑上操作起来。

  我看她刚动,便突然用劲向她的芓宫深处顶去。乐悦马上“哦”了声,身子阵颤动,手中的鼠标也落下了,她不停地娇啼:“坏家伙,小坏蛋,欺负人,欺负人”

  这种做嗳的感觉别有情趣,乐悦似乎也掌握了小弟弟的抽锸规律,边配合着小弟弟的进出,边在电脑上操作,真可谓是做嗳工作两不误啊。

  也不知过了几分钟,正在我们兴致勃勃缠绵之时,突然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声音。“不好,埃丽娅出来了。”

  乐悦心里慌,直起身子想站起来。

  我知道埃丽娅出来只需几秒的时间,要想收拾整齐肯定是来不及的。情急之下,我却死按住乐悦,不让她站起离开,相反还握住她的手,起操作电脑。

  “吱”的声,土邦公主就睡意朦胧地走了出来,边走还边伸了个懒腰,那硕大高耸的巨大|乳|房,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你们还在工作吗?真是不好意思了。”

  埃丽娅看见乐悦就坐在我大腿上,却没反应,只是客气了句,看来还在半睡半醒之间。

  “公主,你醒了啊,刚才外面说山庄提供了风味宵夜,你有兴趣吗?”

  乐悦端坐在我的大腿上,动不敢动,只是嘴里说了句。

  “有宵夜啊,正好有点饿了呢。”

  埃丽娅笑了起来,这时可能她才发觉乐悦是坐在我身上的。但她时也没在意,所以也没细想我们是怎么回事,反而突然关心地问道:“你们也起吃点吧?”

  我看这个土邦公主根本就没有发现我和乐悦的异样。于是我镇定地说:“我们正在整理你要的资料呢,还有些就完成了,等做完了再出去吃。是不是,乐悦?”

  说完,我还故意顶了下乐悦的下身,小弟弟马上就在她的蜜洞里跳跃起来。

  乐悦点防备都没有,蜜洞突然被我的小弟弟顶,不由得发出“嗯”的声,这是做嗳时的本能反应,在埃丽娅听来却似回答我的话题般。

  埃丽娅温柔笑道:“辛苦你们了。”

  然后走过来看了看电脑上面的内容。

  我抱着乐悦,身子往后挪了挪,趁机摆动着乐悦的下身,让小弟弟在她荫道里抽锸起来。乐悦却不敢吱声,只是咬紧嘴唇,任由我污。

  在埃丽娅的眼皮底下操乐悦,这种感觉实在是刺激。埃丽娅弯下身时,我的小弟弟正坚挺地插在乐悦的荫道里面,离埃丽娅的脸蛋也只有几尺的距离。但也许是桌子底下光线较暗,再加上埃丽娅心思只在屏幕上,所以竟然没有察觉我正在操着女警官!她仔细地观看着电脑上的资料。

  而我的小弟弟此时却是英姿勃发,屡屡刺向乐悦荫道里的嫩肉,虽然动作的幅度不大,但却因为动作缓慢而着着坚实。而乐悦在位重要的外交客人面前被人操逼,心里更是别样的感觉,羞涩惊慌快感混杂在起,这样的做嗳感受非同般。她主动配合着小弟弟的抽锸节奏,小心蠕动着臀部,使自己的蜜洞和我的小弟弟紧密地交织在起,不停地摩擦,不停地悸动。最让她难受的是,她在享受r棒抽锸带来的快感的同时,不仅不能喊出声来,还得故意让声音保持平静,不知所云地回答着埃丽娅的问话。

  这样的享受只怕就这回了,我要延长享受的时间!于是我故意对埃丽娅说道:“公主,你最好穿上外衣,天气已经冷了,而且山上气温又低。”

  埃丽娅听了我的话,直说:“好的,谢谢。”

  便直接进了洗手间,我这才想起来她是出来干什么的。

  听到洗手间门关上的声音响起,乐悦长长地舒了口气,又狠狠地掐了下我的大腿,说:“坏蛋,吓死我了,快点让它出来。”

  我却压住她的臀部说:“我还没结束呢。”

  然后就大力地抽锸起来。乐悦哪有力气拗得过我,只好乖乖地趴在桌子上,任由我的小弟弟在她的蜜洞里左冲右刺。只几个来回的抽锸,乐悦又全身颤动,终于又忍不住“嗯嗯啊啊”地叫出声来。

  这时埃丽娅已经走了出来,她听到动静,诧异地问道:“怎么了?”

  我赶紧说:“没事。乐悦坐久累了,我帮她揉揉腰部。”

  埃丽娅说:“对,累了就活动活动。”

  我知道埃丽娅看不见我们底下的动作,便突然按住乐悦的腰部,让小弟弟往她的花心使劲顶,乐悦马上“啊”的声叫了出来。我还故意回头问埃丽娅:“是这样吗?”

  乐悦哪受过这般折腾,趴在桌子上连声说:“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埃丽娅却还在说道:“对,对,就这样,就这样,让她活动活动。”

  说完走进卧室里穿外衣去了。

  我得意地回答道:“遵旨。”

  便托起乐悦的臀部,使劲让小弟弟在她蜜洞里套弄起来。乐悦也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嘴里只是不停地呻吟,呼吸不停地加快。她用手掐我,想让我停下来,但反而激起我更大的斗志,小弟弟更加胆大妄为,口口地在她荫道里猛咬。

  水声又响起,乐悦终于又敢出声喊了:“哦哦坏蛋我不行了”

  说着,只见她全身绷直,气喘不断,荫道阵阵地抽搐,荫精股股地往外涌出,把我的小弟弟搅得阵又阵地酥麻,很快便要把持不住。

  “舒服吗?”

  我边加大抽锸力度,边问着乐悦。

  “哦哦好舒服啊别别射在里面,今天是危险期。”

  乐悦上气不接下气,只能喃喃地娇啼道。

  “啊啊我要射了”

  这个时候的男人,哪能半途而废,无功而返?什么危险期不危险期的,早被我抛在脑后。我停顿,任由着液喷而出,向乐悦的花心喷去,和她的滛汁混在了起,融合在了起。

  乐悦伏在桌子上久久回不过神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荫道还在不停地抽搐,吸吐,感觉我的精子和她的滛汁在慢慢地滴下来,落在我的阴囊上。

  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乳|房,等她慢慢地缓过劲,然后扶直她的身子,贴在她的耳边说:“对不起,我都射在里面了。”

  她假装恼怒地掐了我下,嘟着嘴娇滴滴地说:“你又射进去了,坏蛋!”

  这时埃丽娅也穿上外衣出来了。乐悦现在更不敢站起身,因为虽然我的小弟弟已经瘪了,但还是软绵绵地趴在她的洞口处,还沉浸在片滛汁之中。

  埃丽娅到门口去叫宵夜,乐悦揪揪我的衣领说道:“还舍不得起身啊?”

  我只好推了推乐悦,示意她起身,然后自己也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我用手在下面摸了下,裤裆已经是湿漉漉的,我又伸手摸了下乐悦的大腿,乐悦紧张地颤抖起来,而我手上已是黏糊糊的。

  我知道,此时我的液,正顺着乐悦的大腿,慢慢地往下滴着

  第50章迷公主

  山庄很快就送来了风味小吃系列的宵夜,虽然份量不多,但式样却是极为充足,我和乐悦还有埃丽娅就起坐在宫厅的沙发上面开始吃起来。

  正吃着时,埃丽娅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走进卧室里去拿了电话出来,就半躺在沙发上讲话,埃丽娅用印度语大声地说着什么。她是个典型的印度美女,身材相当丰满肉感,有种熟透了的感觉。当她说话的时候,她从沙发上仰起了丰满的上半身,修长雪白的双腿娇慵地卷曲着,那姿势就像古代的贵族夫人春梦刚醒似的,看上去无比地撩人。

  我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过去,牢牢盯在了这美女的胸前。

  这位印度美女的胸围尺寸相当惊人,是属于极少数的超级大奶,而且饱满坚挺,丝毫不见下坠。此刻她虽然穿着睡衣与外衣,但是薄薄的两层布料根本就遮不住那饱满硕大的双|乳|,反而令大半雪白的|乳|肉如同爆炸般从衣襟间挤了出来,看上去真是令人鼻血都要狂喷出来。

  我只感到胯下猛然激动起来,才在乐悦逼里射过的具立即就死而复生了。我慌忙将视线移开,这才免去了当场支起帐篷的丑态。

  “你怎么不吃啊?”

  埃丽娅打完电话,奇怪地看着我,关心地问了句。

  埃丽娅凭着女性的直觉,已隐隐感到这个这个青年男子的举手投足并不自然,特别是刚才望向自己胸部的目光充满了滛亵的意味,那绝对是欲勃发才有的贪婪。

  这瞬间,土邦公主泛起了很大的疑心。但是当她仔细望向对方胯间时,竟然看到在灯光下面有片明显的湿迹,再回想下刚才这两个人在电脑桌前叠坐在起时的模样,埃丽娅顿时脸就红了。

  印度人虽然都是蜜色皮肤,脸红得不像黄种人或者白种人这么明显,但她脸上的表情却是让我看得清清楚楚的,我紧张至极,慌忙转向乐悦面前,逼着嗓子干咳了声,又对她使了个眼色。

  乐悦也发觉到了埃丽娅的尴尬,她不经意间看到我的裤裆,双眼顿时睁得老大,露出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接着她猛然用手掩住了嘴,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当场狂笑出声来。

  我尴尬地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狠狠地瞪了她眼,用细如蚊蝇的声音低低说了两句话。

  乐悦点了点头,辛苦地忍着笑,对埃丽娅解释说,我刚才上洗手间时不小心溅到自己了,有失礼貌,还望土邦公主不要介意。

  埃丽娅听了反应十分冷淡,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子,那些液体是不是洗手时溅上去的,想也想得出来,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默不作声地承认了乐悦的解释。

  我这才吁了口气,坐到了乐悦的身边,边装模作样地吃小吃,边低声跟她说起话来。为了怕印度公主偷听,我和乐悦都刻意说的是客家话,而且加上了本地的方言。

  “阿悦,被她发现了,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啊,难道你还想像那天强我样强她,人家可是外交客人?”

  “外交客人就不能强吗?”

  “哎,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啊不过你真的想要强她,我倒是有个办法”

  乐悦突然神秘地笑了起来,低声对我说。

  我大感兴趣,问道:“什么办法?”

  “下药!”

  乐悦笑了起来,看到我不解的目光,她又道:“前天我们警局有次大行动,从家涉黑商店搜出了不少违禁物品,刚好就有针对女性用的强性催药粉。”

  我奇怪地问:“你把这个东西带身上了?”

  乐悦脸有些红:“人家拿来玩嘛,出任务出得急,回家忘了放在警局内部,拿这些东西是很正常的事情,反正都是要销毁的,谁也不知道具体数量大多数都被警员们私分了,要是我不要,就会得罪人的!”

  强印度土邦公主,还有漂亮女警帮着下药,这我还有什么不肯干的?最主要的是,这个印度公主发现了我和乐悦的事情,不把她拉下水,我们都怕她出去乱讲我倒无所谓,但乐悦真的就要完蛋了!

  我对乐悦使了个眼色,乐悦心领神会,伸手探到她的手包里,将那瓶药剂悄悄递给了我,然后又开始吃小吃。

  片刻后,我见埃丽娅没有注意,偷偷拿起个纸杯,将那瓶药剂倒了小半进去,接着手拿纸杯走向角落的饮水器,装作是要取水。

  印度美女对我的印象在发现我和乐悦的情后,好像就大为改观了,这时更是本能地就对我反感,因为饮水器在她身后,她见我走近马上皱起了眉头,眼光毫不客气地瞪着我,仿佛把我当成小偷样防备着。

  我被她注视得浑身难受,另只手悄然伸到背后,对乐悦作了个手势。

  乐悦当即腾地从沙上跳起,就像见鬼似的尖叫了起来。埃丽娅被她吓了大跳,惊愕地转头望向她。我当即抓住机会,迅速而悄无声息地将纸杯中的药剂倒在了埃丽娅的小吃里面。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假装关心地问道。

  “刚才有个黑影从我窗外飘过去!”

  乐悦扮出惊魂未定的样子,手按着胸口答道。

  埃丽娅啼笑皆非,给了乐悦个白眼,连只影子都叫得惊天动地的,那要是看到湿婆大神,还要不要人活了?

  乐悦自我嘲解地笑,又坐回了沙发上。这时我也回到了她身边,眼睛里都是得意的微笑。我用身体挡住旁人的视线,亲热地拍了拍乐悦的屁股,并且竖起大拇指示意嘉奖。

  我们继续品尝着那些风味独特的小吃。我看到土邦公主毫无戒心地吃掉了我给她下了药的小吃,我心里阵暗爽,嘿嘿嘿,搞定了!这个美人已经逃不出我的手心了!

  我兴奋地几乎要笑出声来。不过乐悦说过这药剂发作没有那么快,大约还需要段时间药效才会彻底弥漫上来,看到大家都吃好了,于是我对乐悦作了个手势,不动声色地托着托盘将剩下的小吃什么的都送出了房间。

  在外面躲了会儿后,估算着药效已经发作得差不多,我兴致勃勃地赶回了土邦公主的房间。

  尽管我对即将发生事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是当我打开房间的门时,眼前的情景还是令我措手不及。

  只见那埃丽娅那个印度美女,正在沙发上赤身捰体地扭动着,嘴里喘息呻吟着,张俏脸都红得像是要滴出了血来,甚至已经忍不住紧闭着双腿互相摩擦起来,身下出现了小摊湿漉漉的痕迹。

  看到我进来,印度美女惊叫了起来,目中露出无地自容的羞怒神色,但是她已经连斥责的力量都没有了,甚至连停止扭动摩擦的丑态都做不到。埃丽娅勉强撑起身体,怒视着我断断续续地说:“你你又来干什么?”

  我哈哈大笑,随手反锁了房间的门,大步走到了埃丽娅身边,俯身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硬生生拽了起来。

  埃丽娅还来不及抗议,娇躯已经被我紧紧搂进了怀中,那丰满硕大之极的双|乳|顿时严丝合缝地贴在了我宽阔的胸膛上,两粒本就已兴奋充血的|乳|蒂也更加坚硬突起。

  我不等她说话,低头口吻住了她的双唇。埃丽娅的反抗只持续了秒钟,或许更短,就立刻溃不成军了,任凭我的舌头长驱直入,占有了她的唇齿和香舌。下秒钟,她开始热烈地反应着,激动得不能自持。再下秒,她竟反客为主,主动将香舌探入了我口中。四片唇顿时接在起,像是被强烈的胶水黏着样。

  两个人边热吻着,边彼此贴得更紧。我感到这美女全身都在发烫,尤其是小腹,简直就是跟火烧了样,不但紧贴着,而且还在拼命地转动磨蹭。

  我忍不住跪倒了下来,将埃丽娅的娇躯重新放在地上,欣赏着她全裸的酮体。

  直到这时,我才异常认真地毫无顾忌地审视着这印度美女的捰体。她的|乳|房真是丰满得异乎寻常,在我生平所见过的美女中,虽然波霸为数不少,但胸部尺寸伟大到这种程度的,真的还没有个人能跟埃丽娅相提并论。

  我毫不客气地双掌齐出,抓住了这对饱满硕大的肉团肆意玩弄起来。埃丽娅发出了声呻吟,神情显得无比复杂,既充满了不甘和愤怒,但更多的却是欢愉。而她平坦的小腹,这时正在向上挺着,她的双腿已经大大地分开,她的喘息她胸脯的起伏她美艳娇躯的每部分,都像在发出饥渴的呼叫声,盼望着异性的爱抚。

  其实埃丽娅此时已完全被本能欲望支配了,根本没考虑到讨不讨厌我的问题,她只是感觉到我身上有股独特的气息强烈吸引着她,令她情难自禁地疯狂了起来。

  我突然伸手扒下了自己身上的裤子,整个身躯压到了埃丽娅身上,然后双方的小腹迅速贴近。

  “啊”

  埃丽娅猛然发出声尖叫,以种不能置信的眼神瞪着我。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对方的双腿之间的巨大r棒,无巧不巧地顶进了自己稀湿得塌糊涂的荫道里,直到彻尽根深入,将整个荫道塞得满满的不留丝空隙。

  “你强”

  埃丽娅慌张地叫起来,显然她虽然中了催药,但还是有着些理智的,她的娇躯下意识摆动起来,仿佛想要摆脱我的入侵,但我显然比她想象中更强大,令她全然无能为力!

  而我的双手已握住了她的腿弯,将她的玉腿高高抬起,腰部已开始了狂风暴雨般的进攻。

  这时边的乐悦的俏脸也羞红了,她坐在边,身体发烫,娇喘急促,眼光中都充满了羡慕和饥渴我狂土邦公主!

  就在她的注视下,我痛痛快快地享用着胯下的美味,嘴里也发出了愉悦的叫声。我和土邦公主的叫声混合在起,交织成荡人心弦的美妙声音。埃丽娅的娇躯不停地扭动着摇摆着,令我感受到销魂无比的快感,冲击地也更加猛烈。她的手指紧陷在我强壮的肌肉上,而她那对丰满至极的大奶子上,也留下了我的道道指痕。

  “噢噢噢我要!要插死我吧噢噢我要!”

  埃丽娅很快就被插得接近了高嘲,双|乳|急剧地乱晃着乱颤着,屁股飞快地向上下下迎合抽查的节奏。

  我正要给她个了断,忽然听见身后传来的乐悦的娇呼声,“我也要!快给我!”

  还没来得及回头,后背就被好具柔软滚烫的肉体撞得几乎跌到,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