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吱唔唔,她的小嘴已经给我的舌头弄进去,我的双手不停地抓握着埃丽娅的两个奶子,好像在搓面粉做馒头那样,把两个|乳|房搓来弄去搓圆变扁的。

  我的嘴吻下去,吮吸着埃丽娅的奶头。我手捏弄她的左|乳|,右|乳|给我吮在嘴里,还有向后拉,把整个奶子扯起,再放开嘴巴,让那奶子弹回去,晃来晃去。这么连续几下,埃丽娅已经开始气喘吁吁,还要装得矜持,叫着:“不要,不要”

  我双手抱着她的圆嫩的屁股,又是来回这样搓来搓去,我那胀得很硬的大鸡笆不断在埃丽娅大腿内侧摩动,我的手从埃丽娅屁股那里移下来,到她腿弯时,把她腿弯抱起,扳开她双股,埃丽娅这时也惊慌地说:“不要够了,我还痛呢,你不能插我那里”

  我没理她,继续用大鸡笆在她下阴搓着,我在暗中只能看到两团黑乎乎的毛缠在起,还不断上下动着。

  我的鸡笆想要强插进去,埃丽娅用手捏着我的鸡笆,说:“飘飘,就算你真的想来,也要戴套套吧,不戴套套会怀孕的。”

  我把埃丽娅的手拉开,对她说:“我从来不用套套!”

  说完我用力戳。

  埃丽娅“啊”

  地叫声,是强克制下的叫声,不是很大声,但很明显给我干了进去。我的臀部沉了下去,直至全身压住埃丽娅为止,埃丽娅继续啊着,声音拉长,她自己捂着嘴,不想自己发出呻吟声,因此只有唔唔的声音。

  我开始上下上下的运动着,埃丽娅给我干得唧唧响,我可以想象她那小岤的滛水还真多,给我那大鸡笆抽锸时,发出唧水声:“唧唧唧唧”

  我边干她边还问她:“怎么样,没套套干你是不是更爽?”

  她没回答,只顾自己把头摇来摇去,双手紧紧拉着床单,两个大奶子上下上下随着我的抽锸而晃来晃去。

  我把她下巴握住,不给她的头转来转去,再问:“怎么样,没套套干你是不是更爽?”

  埃丽娅有气没力地说:“是,更爽记得!别射在里面,啊”

  就这样我把埃丽娅干了十几分钟,埃丽娅已经不断呻吟,完全配合着我,我把埃丽娅从床上拉起来,把她推到窗台上伏卧的,然后大鸡笆从她身后又干了进去,埃丽娅哼哼啊啊的同时,还抗议道:“不要在这里,会给人家看到哎。”

  我摸捏她两个奶子,因为是伏下姿势,所以她的奶子显得特别大,还晃动抖动,我哈哈笑说:“给人家看到也不要紧,人家又不认识我们。”

  那窗台不高,我站着,埃丽娅半跪着刚好给我从后面干着小岤,我还将埃丽娅双手向后翦,使她全身都挺立起来,两个圆大晃动的奶子正正对着窗口。

  山庄对面全是山,但如果山上有人的话,正好能完全看到埃丽娅赤身露体,就这样我又把埃丽娅干了十几分钟,然后好像奋力冲刺,埃丽娅都不顾得乐悦会不会听见,大声地呻吟起来,就算呆子也知道她是在高嘲。

  埃丽娅高嘲时还想推开我,说:“别在里面射”

  但我哪里有听她的话,我把鸡笆狠狠插进去,就抱着埃丽娅的纤腰,抖抖,像拉尿后那愉快的抖动那样。

  这次可惨了,那些液都灌进埃丽娅的小岤里,万把埃丽娅的肚子搞大,怎么办?

  我想着,冷汗都在额上渗出来

  晚上是埃丽娅叫醒我的,已经是八点多,埃丽娅笑眯眯地在我脸上吻下说:“快起来吧,懒惰猪!”

  她是那么可笑俏丽纯真,我如果下午没亲眼见到她被我干得滛样百出,谁告诉我她给我干了,我也不会相信。

  乐悦看到埃丽娅和我这个样子就怀疑了,只几句话就问出了埃丽娅下午白白给我又滛了,乐悦恨恨地瞪着我,骂我说埃丽娅要是给我干大了肚子,看她的家族不买上百十个枪手来要我的命,吓得我头的汗。

  骂完了我,乐悦又问埃丽娅下午怎么回事,埃丽娅早就知道了乐悦是表面矜持,内里滛荡那种女人,所以就详细地告诉了乐悦我怎么干她的,她说:“他最初在床上压着我操,后来把我推到窗台上,像昨晚操你那样从后面进来”

  乐悦追问她:“后来呢?”

  她才吞吞吐吐说:“做完我就睡去,不久他又叫醒我,把我拉进厕所里再做次

  乐悦那时真的在睡,完全不知道呢!恶狠狠地问:“那到底共几次?”

  埃丽娅有些害怕,嗫嚅说:“没有,才才三次,最后次就在沙发上做”

  真是岂有此理,原来下午飘飘把埃丽娅干了三次!

  乐悦用想杀人的目光瞪着那个小男生!

  埃丽娅竟然还没说完:“到了睡前,他又叫我帮他含含住口茭”

  原来还有这么多情节,乐悦觉得自己是不是被这两个无耻的男女下了药,不然怎么会完全没醒过?

  不过毕竟埃丽娅的身份摆在那里,而且那个飘飘又不是自己什么人,乐悦生了会气,也只得苦笑了!

  第52章吃白芳

  第三天,我和乐悦陪着埃丽娅下了山,这时候埃丽娅已经向市政府外事办发出了正式通知,说她即将到我们大学继续硕士研究生的学业深造,对于这个消息,我们市长在惊愕之余倒是很高兴,虽然个没落的印度土邦公主身份上算不了什么,但这件事情,在市长看来,却有很深层次的政治意义了!

  要知道埃丽娅可是走了十几个县市后,才选定了我们城市的大学来念研究生的,这不是说,我们城市,比那十几个县市,都更让这位土邦公主满意?那其中,还包括北部几个有名的大市哦!

  对于印度土邦公主要来我们大学深造,我们学校当然是持欢迎态度了,很快人文社会学院语言学研究所就将埃丽娅破格录取为中国文学系的硕士研究生,埃丽娅可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正式毕业的应届大学生,牌子都是响当当的,在国际上来说,新加坡国立大学还比我们学校要稍为高上那么筹!

  由于我们的别墅还在装修,所以埃丽娅也就暂时住进了美女楼,不过由于她的身份高贵,属于特权阶层,所以是独自人住了间研究生公寓

  忙前忙后了几乎整天,我才到傍晚时分回到电梯公寓,计筱竹学姐今天没有回来,我和白芳起吃的晚饭,吃过晚饭后,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由于几天里积蓄在体内的欲望这两天都发泄在了埃丽娅和乐悦身上,所以身体特别的清爽。

  我正看着,个温热的身体贴在了我的背上,不用说,就光从贴在背上的对没戴胸罩的丰满|乳|房,我就知道是白芳。我没有动,白芳也没动,我任由白芳就这么贴着。但白芳的手却没有闲着,只手在我的胸口抚摸着,另只手在我的两腿之间寻找。找到了我的小弟弟后就是阵揉搓。

  我的小弟弟很快就站立起来。我用手按住了白芳的小手,说:“白芳,不许这样。”

  白芳不高兴地说:“这两天奶都没有回来喝,是不是在别的女人的身上发泄够了,就不稀罕我了?人家可以吃,我摸摸都不行啊!”

  我的头热,转过身,抱住白芳那肉感十足的身子,边上下其手地捏摸边说:“不样的,你是要收钱的啊。”

  白芳嘟着嘴说:“我倒是想不收钱,你愿意么?”

  我说:“我的女朋友够多了,你现在这样,我已经非常知足了,那敢再奢求别的啦。”

  白芳嘟着嘴说:“人家这么大了,还用你来说啊?小夫子小封建!”

  说着猛地扑过来,抱住了我脖子,把小嘴印在我的嘴唇上,小舌象条小蛇样渡了过来,和我和舌头绕在起。

  我的嘴里突然伸进来条香香的小舌,我也有些懵然,舌头不听话向那条小舌缠去,彼此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嘴唇,白芳的小舌在我嘴里任意的游荡,我兴奋地面回吻面大力地揉捏白芳的奶子和屁股。白芳的大腿使劲地在我的下身上挤蹭着。好会儿,白芳才抬头向我调皮地笑:“这不算收钱范围吧?”

  我用手指在白芳的鼻尖上刮了下,笑道:“小丫头。”

  “哼!”

  白芳不服气地撅起嘴吧:“用你来教训我啊,你说过,性茭才收钱的,我们只要不做嗳,就不是买卖关系了是吧?”

  我听了只得苦笑,没想到这个丫头居然是打的这个主意。

  晚上,我坐在客厅时看电视,白芳从她的房间里走出来,我看,哇!好惹火,白芳只穿了条白色的型小内裤,前面只紧紧裹住了饱满的阴沪,而后面就只有条细细的带子陷进两股间,那两团丰满的屁股蛋雪白圆润,煞是诱人。上身只带了条胸罩。白芳看到我直盯着她看,就地转了个身,笑笑说:“少爷,我好看吗?”

  我咽了下口水,说:“我的奶妈真是天生的尤物,简直太美了!”

  说着我忽然乐了:“白芳,我现在知道什么叫遮羞布了!哈哈”

  白芳的脸更红了,艳若桃花般:“哼,少爷取笑我,好,那我就不要遮羞了”伸手就往下扯那小的可怜的裤衩,我下就慌了,仅存的理智促使我把抓住白芳的手:“别别,白芳”

  白芳娇笑道:“怕什么啊,你又不是没见过。好了少爷,先不说这个了,我们现在开始‘工作’喽!”

  白芳看着我,很暧昧地把“工作”两子加重了语气,说着就解开了胸罩,刹时,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呈现在我面前,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啊!此时的白芳除了荫部有小块遮羞布以外,已经丝不挂了。

  白芳走到我面前,大方把她的|乳|头放进我嘴里。在吸吮白芳|乳|房的过程中,我的手当然不会老实,在白芳的屁股|乳|房和小腹上不停地游走。想到这么诱人的女生被我享用过,我就兴奋,手就越发用力地捏摸白芳的身子,直摸得白芳气喘嘘嘘,不时地发出嗯嗯轻声呻吟。

  自从和白芳的关系变得亲密以来,每次吃奶的时候,我的手都不会闲着,现在除了白芳的荫部没有摸过外,白芳全身都被我摸遍了。几次我的手摸向白芳的荫部,白芳都主动把腿分开些,把她的荫部向我开放,但我还是强忍住摸白芳荫部的欲望,因为我总感到,只要我没有接触到白芳的荫部,或许就不算收钱吧,毕竟我还有些理智的。

  吃过白芳的奶,白芳坐在我腿上,身体靠在我怀里,只手搂住我的脖子,又递上小嘴儿和我吻在了起。看到白芳被我吻得脸色绯红,呼吸也有些急促,我才放开了她。我问白芳:“我和宝宝吃奶时有什么不同?”

  白芳脸上带着红韵说:“宝宝吃的奶时,就是吃奶,也没什么感觉,你吃时,我我总是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我用手指捏着白芳的|乳|头问:“想不想?”

  白芳娇羞地低下头:“怎么不想啊!我在家里又见不到别的男人。”

  白芳又撅起了嘴:“我知道你宁可操别人也不愿意操我!”

  我已经是气喘嘘嘘了,白芳还是不依不饶:“反正我也不想去找别的男人,还不如给少爷呢!在女人看来,男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我不信少爷不想要我!”

  我怕自己受不了白芳的蛊惑,干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来,赶紧强压住心底的欲望岔开话题:“白芳,这里有没有三极片或者片什么的?”

  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张口居然向白芳要的是这个?

  白芳顿时眉开眼笑道:“怎么少爷也看这个啊?其实啊,看那些还不如去挤公共汽车呢,趁乱还可以摸摸女孩子的屁股!再说了,我不比片强啊!”

  说着,白芳的屁股就在我的手里扭动起来。我赶紧推开白芳:“我只是只是想消磨下时间。”

  “好吧”白芳站起身来“但我得找找。”

  说着,白芳就跪趴在电视下面的柜子前找起来。

  白芳趴到那儿,或者说是半跪在那儿,肥翘翘的屁股正好对着我,白芳两腿之间的阴沪就圆鼓鼓地呈现在我面前,窄窄的小条布已经无法把她那丰满的阴沪完全遮盖了,两侧露着部分长着淡淡荫毛的肉瓣儿。我可以看到那团肥肉中间的缝隙,已经有些湿渍了。我的头脑热,血往上就涌,下面又挺起来了。

  白芳可能早已料到我会看她的荫部,居然故意把雪白的屁股翘得更高,并对着我不停地慢慢扭动,还故意发出诱人的喘息声。弄得我心痒难耐,如果不是和白芳签了那个卖|乳|合约,担心计筱竹学姐笑我不守信用,我定会扑上去扒下她的裤衩,搂着她的大屁股干了她!

  好半天白芳才慢慢地从柜子里面拿出摞小影碟,我看着白芳站起来,真的有些失望,她的那个姿势真是太诱人了!我发现白芳也好象有些失望的样子,没准这小妮子刚才心里真的盼着我扑上去扒了她的裤衩呢。

  白芳主动帮我把打开,然后就坐在我身边和我起看起来,屏幕上开始就是男女滛乱的画面,你想啊,本来我就已经欲火难耐了,现在看着这么刺激的画面不算,身边还坐着个如此漂亮诱人的美人,更加害人的是,她居然还是个挺着大奶子几乎光着身子的性感美人!我的心简直痒的受不了了,不住地扭动身子,呼吸也急促起来。

  白芳笑咪咪地凑过来:“少爷,很难受是不?干嘛这么难为自己啊?”

  说着就把手伸到我的下身,隔着裤子抓捏我的鸡笆。我想拒绝,但却又对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感到无比的受用,反正白芳刚才已经摸过它了,现在享受下有何不可啊!于是我干脆仰靠在沙发上享受起来。

  渐渐地我感到只是被白芳这样隔着裤子抓捏已经有些不解劲了,就伸手上去抓捏白芳的奶子,白芳媚笑着挺起胸任我抓捏,下面的手可没有停,解开我的前开门就伸了进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白芳就已经把我那粗大的鸡笆掏了出来,白芳欢叫声:“哇,少爷,你的鸡笆真的好大耶!”

  鸡笆第次被白芳抓在手里,我激动地浑身乱颤,腰下挺了起来。白芳的手攥住我的鸡笆撸动起来,眼睛兴奋地看着我的竃头被她弄得进进出出。我的大鸡笆硬得下下地跳动着,白芳抬起她那迷人的脸蛋:“少爷,你想女人了,是吗?”

  说着就松开的我的鸡笆,双手下就把我的睡裤连同裤衩扒了下了:“少爷,你想女人就操我吧!白芳会让你满意的。”

  白芳说着就搂住我的大腿,把脸贴在我的鸡笆上。“不!”

  我呻吟着“我不能的啊”

  白芳不说话,继续用脸蛋贴揉我的鸡笆,我的理智在欲火的焚烧下开始动摇了,我必须找到发泄心底欲望的方式,否则我就完了,我把把白芳推趴在地上,扯下她的小裤衩,然后合身压了上去,白芳很顺从地任我压在她的背上,我把鸡笆顶在白芳那丰满的屁股蛋间,然后就开始狠力地挺动屁股干起来,因为我知道,女人的不把屁股撅起来,而且屁眼不事先润滑好,男人的鸡笆是难以插入的,我就要在这里过过干瘾,即可以发泄欲望,又不会和白芳真的发生性行为。

  我发力地做着操逼的动作,白芳的屁股蛋狠丰满,压在上面舒服极了,大鸡笆在她的臀肉间抽锸也真的象在操逼样。我的动作越来越猛,毕竟这也是压着白芳的身子在干她啊!所以我很兴奋。下面的白芳刚开始还以为我要在背后干她,极顺从地叉开大腿迎合我,不会儿就开始受不了了:“少爷,啊!少爷,疼啊!啊疼,别啊别操屁眼了好嘛啊!还是还是操逼吧,求你了,少爷,疼啊”

  我不管她,继续这样用力干着她,忽然我感到竃头前面松,“扑”地下,我的竃头居然插进了白芳的屁眼里,白芳痛窑挺,咬牙声哀叫。虽然因为里面太紧进的不深,但也刺激的我泻千里了

  好久之后,我才象个泻了气的皮球样从白芳的身上滑下来,仰躺在地毯上喘着粗气。好半天白芳听到孩子的哭声才从地上爬起来,我看着白芳光着屁股向里屋走,脚步已经有些不稳,双腿也有些拉拉胯,明显是因为屁眼很痛的缘故。

  休息了会儿,我个人在浴室洗澡,想到白芳被自己压在身下干时的情景,我的下面不由自主地就又葧起了,这时就听见白芳在外面叫:“少爷,你什么时候能洗完啊?”

  我说:“再有十分钟吧。”

  可白芳在外面急的直蹦:“少爷,不行啊,人家憋不住了!你快些开门,让我尿完你再洗!”

  看来女人因为生理的原因,的确憋不住尿的。

  没办法,我只好用毛巾遮住下身打开门,白芳急匆匆挤进来,也不理会我在,屁股坐在坐便上,只听阵哗哗的水流声。我这才发现,原来白芳什么也没穿,是光腚跑来的。我下意识地瞧向她的下身,白芳微合着的两腿间隆起着个肉团儿,上面附着层淡淡的荫毛。虽然已经对白芳的身子很熟悉了,但毕竟她的荫部我很少见过,我不自觉地直往白芳的大腿跟处偷看。

  白芳尿完后,坐在那没有动,抬头见我直着眼盯看她的荫部,居然把双腿分开了来,立时,我的头翁地下就大了,我看到白芳成熟饱满的阴沪,白芳的阴沪异常的丰满,就如同半个稍长的白馒头倒扣在那儿,粉嫩圆润,中间陷下去条的肉缝,肥嫩得就象只熟透了的水蜜桃,正是我最喜欢的那种肥逼,诱人极了!

  我是真的晕了,连手里用来遮下身的毛巾掉在地上也没有感觉,只是痴痴地盯着白芳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