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不是这么随便的女孩。”

  “不随便怎么和我上床肛茭。”

  “那是因为”

  路静脸都红了,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圣洁的她会和他捰体接触,还渴望和他床上情性茭。

  “这是因为被你强犦的。”

  “那现在我们洗鸳鸯浴我可很温柔,你也很享受没有强迫。”

  “你,你好坏。”

  路静有点生气。

  我将路静全身都抹上沐浴液,然后轻揉摩擦起来,会儿丰富的泡沫就分布全身。

  我轻轻的帮她搓洗着,又把泡沫涂抹在光洁的腹部和圆滑的臀部,路静细心的擦弄成熟完美的胸脯,丰满的雪峰在我手掌的按摩下说不出的舒服,手指抚过她|乳|尖的红樱桃时,她感到了阵冲动,不由的个激灵,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是啊,她风华正茂,我的双手继续往下,腹部,大腿会儿把热水对准她的下体,热水在冲击着路静的处,我感觉她的姿势特别妩媚带有强烈的性挑逗。

  会儿我将沐浴液倒在右手手掌上然后探向她的下体,右手在处上抹了几下,我剥开她下体肉逢,清洗着自己的桃源圣地,她的荫唇阴阴核充分享受着热水冲洗和我手指的快感,很明显她开始有点兴奋,俏脸开始泛红晕,不小心,手指尖擦过娇嫩的大荫唇,林她的身体颤抖了下,种又麻又痒的感觉传遍了全身,我左手抱在她腰部,纤细的腰身前后的摆动。

  她的双眼悄悄的闭上,丝红霞映在秀白的脸颊,喉咙也不自觉的发出了轻轻的呻吟走出浴室,计筱竹已自动收拾完残局后走了,由于已是深夜,事后羞愤的路静也未拒绝,坐上了我的车。

  车子开过夜间依然霓虹闪耀的校园,我转头看路静,她侧脸美得像维纳斯,却冷得像寒冰。

  车子开入学生公寓区,在美女楼前停下,她言不发下车,走向大门,看着她窈窕修长的背影,匀称的美腿,我暗自发誓,定要插到她的包子美岤。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却转过身又走了回来,我心里想着,千万别再叫我上去,要干改天再干,因为我百战不屈的大具真的动不了了。

  我摇下车窗,笑咪咪的看着她:“你有什么事吗?”

  路静那张美艳绝伦的脸这时冷若寒冰,深邃的美眸中眯着恨意瞪着我:“我的屁眼你也玩到了,我希望这几天你不要再乱来,至于飞飞那边,等我问好了,我再给你答复!”

  她说完转身就走,叩叩叩的高跟鞋声像根大棒冰敲着我的头部,当我回过神来,她美好的身影已经隐入大门中。

  第58章清晨的风情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晚,我在迷迷糊糊之中忽然感觉有只温暖的小舌在我脸上舔来舔去。我睁眼看,是白芳。我见白芳正对我微笑着,我长出了口气,那种出呼寻常的刺激和快感又来了。

  今天的白芳打扮得格外亮丽,上身穿着件小格子的衬衫,下身穿着条紧身的牛仔裤,性感匀称的身材凸有,越发显得性感诱人。白芳看到我醒来,对我说:“懒少爷,起来吃饭了。”

  我看到白芳,心里有种尴尬的感觉,白芳也和我样,脸上带着几分羞涩,不敢直视我的目光。

  吃过早饭,白芳把孩子哄睡已后,来到客厅,看到我坐在那看电视,白芳坐在我旁边,身体慢慢靠过来,我伸手搂住她的身子。二个人的嘴又粘在了起。情欲这东西真是发而不可收啊!

  白芳象蛇样在我怀里扭动着。我抱着白芳肉感十足的身体,手在她那富有弹性的大腿和屁股上抚摸。很快就把白芳扒了个精光。白芳也把我的鸡笆从前开门里拉了出来。以前虽然摸遍了白芳的身子,昨天也操了她,但还没有仔细地看过她的逼是什么样呢,要知道,男人最着迷的就是女人的逼啊,更何况是这么诱人的白芳的逼呢。我抱住白芳求道:“好宝贝,我想看看你的下面”白芳娇羞地笑道:“操都让你操了,还有什么不能的?”

  我兴奋地抱起白芳把她平放在沙发上,大大的分开她的双腿,只见白芳的片淡淡的荫毛中间鼓着个丰满的肉团,有条像水蜜桃般的肉缝儿,两瓣肥美的荫唇四周长着少量的淡黄铯的荫毛,湿润润的。白芳虽然生了孩子,但荫唇仍然呈粉红色,细嫩肥厚,只是小荫唇已有些遮盖不住粉红的肉洞口,可能是昨晚刚被我插过的缘故吧。我双手捧起白芳的阴沪,轻轻揉摸着:“真真是太美了,宝贝,你的逼真肥真嫩,象能掐出水来!”

  白芳笑得媚眼如丝:“是嘛,那你掐掐啊?”

  我用双手的食指拉开两片粉色的荫唇,看到了肉缝里面,肉缝泛出鲜红的颜色,里面早已湿透,肉洞口周边粘着许多发白的粘液。白芳的肉洞有如玫瑰花瓣,小口上有复杂的璧纹,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粉红色小小的尿道口。再往上是粒已经肿大的花生米。想到这是白芳的诱人的阴沪,现在却让自己随便采摘,我已兴奋得不行了。

  我伸出舌头,在那粒已经肿大的花生米上舔了下,白芳全身抖,嘴里发出了声马蚤浪的低吟。白芳在我的目光的注视下更加兴奋,脸颊绯红,嘴里轻声娇声道:“少爷别别看我,多难为情啊”

  当我的脸靠近白芳的荫部时,闻到了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并有少许的尿味,混合起来就像酸牛奶的味道,这种味道刺激着我,使我的r棒很快就葧起了。

  我先用嘴含住白芳那已经肿大成紫红色的阴,每舔下,白芳的全身就颤抖次,同时嘴里也发出“啊啊”

  的呻吟声。我的舌头再向下,轻轻滑过小小的尿道口,感觉到白芳的小肉洞里涌出了股粘液。我最后把舌头贴在了白芳的小肉洞上,细细的品尝着肉洞中粘液的味道,舌头也在肉中慢慢地转动,去磨擦肉洞中的粘膜,并在里面翻来搅去。

  白芳现在定已经是人轻飘飘头昏昏的了,挺起雪白的大屁股,把下身凑近我的嘴,好让我的舌头更深入岤内。白芳在我的舔弄下,禁不住娇喘,不住地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少爷啊我我不行了啊”

  白芳拼命地挺起屁股,用两片荫唇和小肉洞上上下下地在我的嘴上蹭着,不断的溢出新鲜的蜜汁很快使我的嘴巴和鼻尖变湿淋淋了

  白芳抓住我的鸡笆就往自己的下身出扯,呻吟着:“好少爷,快快我不行了快点快点求你快快点操操我吧,啊”

  我几下就扒光自己,用手扶着有涨得有些发紫的鸡笆,用竃头在白芳的荫道口又蹭了几下,然后挺屁股,扑哧声,粗大的鸡笆就深深地插了进白芳的荫道。

  昨晚虽然操了白芳,但毕竟插进的太浅,总有种不尽兴的缺憾。现在,当我的鸡笆完全插进白芳的身体里时,那种舒服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白芳也呻吟着挺起屁股迎合着。我只觉得自己的r棒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异常的舒服。我合身压在白芳的身子上,面亲吻白芳的小嘴面挺动屁股,把鸡笆不停地抽锸。

  “啊!少爷,你的鸡笆真大,舒服死了,太爽了!用力啊,少爷,用力操我啊!”

  白芳边挺臀迎合着我的抽锸着,边抬起头用她的香唇吻住了我的嘴,丁香巧舌送进我的嘴里。白芳的双腿紧勾着我的腰,丰满的屁股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得我的鸡笆插的更深了。

  我感觉到白芳肉洞中不断紧缩的紧迫感和肉洞深处不断地蠕动,就象小嘴不停地吸吮着我的竃头。很快使我的全身进入快感的风暴之中。白芳的两片肥唇,裹夹着我大鸡笆,双玉手,不停在我的胸前和背上乱抓。嘴里也不停地呻吟着:“噢!少爷嗯喔唔我爱你操我啊用力操我啊”

  这种刺激促使我狠插猛干,很快,我就感觉到白芳的全身和屁股阵抖动,肉洞深处夹夹的咬着我的鸡笆,忽然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我的竃头,我知道白芳高嘲来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用力地把鸡笆往白芳的逼里狠插,次次都插进白芳的芓宫里,随着阵阵难以形容的快感,我又把股股的热精射向白芳的芓宫深处。我们同时达到了高嘲。

  兴奋过后,我依然压在白芳那肉感十足的身子上,已经有些半软的鸡笆也还停留在白芳的阴沪里,我真的舍不得抽出来它。白芳搂抱着我,脸蛋红扑扑的,充满了快感过后的满足,我说:“宝贝,是不是很长时间没做嗳了,所以才这样疯啊?”

  白芳脸更红了:“人家就只跟你做过,人家也想嘛,坏少爷,让你玩了你还取笑人家!”

  我说:“不是取笑你,我也挺喜欢你刚才那样,尤其是你的下面的那团肉,把少爷夹得好舒服。告诉少爷,我做的好不好?”

  白芳把头埋在我怀里,对我说:“不和你说了,就问人家这么羞人的问题。”

  我说:“告诉少爷嘛!”

  “不嘛!”

  白芳娇声说道。

  我看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招供了。我趁白芳不注意揪下了几根白芳的荫毛,白芳痛得啊的叫了声,我用那几根荫毛在白芳的|乳|尖上来回蹭着。白芳怕痒的左右晃动着身体,笑着说:“啊!好少爷,别别人家告诉你还还不行吗?”

  白芳小声地说:“少爷,人家就告诉你个人,你的鸡笆好大好硬,我感觉到你把我下面塞得满满的,还有就是”

  白芳娇羞道“和你做时,我真的感到你是在在操我,真的好刺激!我还是第次尝到心甘情愿让人操的感觉呢!而且啊,少爷,你可真的会玩女人!怪不得那么多美女愿意让你干呢!”

  白芳回身下搂住我:“少爷,我知道你们男人都以自己玩到的女人多为骄傲,快交代,在外面你共玩过几个女人了?”

  我伸手捏摸着白芳的|乳|房:“恩,我对女人很挑剔的,我只喜欢漂亮性感的那种,所以不多,安琪和计筱竹两个是我正式的女朋友,颜菲,还有席雅,另外还有两个研究生学姐左雪和凌雨,还有我室友阿州的女朋友糖糖,体育系的学姐岑兰,路静的堂妹路飞飞,另外还有个女警察和印度公主嗯,昨天晚上我还把路静也操了屁眼,不过她的女膜说以后再给我操目前来说就这些。”

  “啊,”

  白芳掰着手指数着“十二个!”

  白芳惊讶地睁大眼睛,然后又伏到我的怀里小声道:“现在加上我就是十三个啦,是不?”

  白芳居然把自己也算了进去,我更加兴奋起来:“告诉少爷,你和几个男人上过床?”

  白芳不高兴地撅起小嘴:“什么话啊!人家除了被迷过次就只有你啦,上次你强了人家后,本来人家也很想要的,这些天实在熬不住了,也想出去找个人弄次,可是又不敢,再想何必让别人白占了便宜啊,所以就就想到了少爷,这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说到这儿,白芳已是娇羞无比了。

  虽然感到白芳勾引自己,但这么大的享受我又有什么说的呢!“对了”我忽然想到,刚才我是直接在白芳的芓宫里射的精“宝贝,刚才少爷没有带保险套,不会有事吧?”

  白芳笑道:“没关系的,少爷,你就放心大胆地操吧!嘻嘻”

  压着白芳丰满白嫩的身子,说着让人心痒的滛词浪语,我的下面不会就又重新硬了起来。白芳立即就感受到了荫道里又开始被充满了,刮着我的脸笑道:“不害羞,刚玩完就又起来了!是不是又馋了?”

  我嘿嘿笑着不说话,又开始操白芳,白芳也挺起屁股迎合着。

  我又开始在白芳的光身子上乱摸,我最喜欢捏摸白芳的|乳|房和屁股,细嫩柔软肉感十足,极富弹性。我用力地满把地抓捏,白芳有些不胜疼痛地扭着身子呻吟起来:“少爷你啊你轻点啊”

  我坏笑着松开了手,白芳却又不依了,抓住我的手往她的奶子上放:“我喜欢少爷摸我!”

  “以前有人摸你的奶子吗?”

  我搂起白芳的身子,把发痒的鸡笆在白芳的荫道里抽锸,“那个坐牢的坏蛋也也摸的。”

  白芳被我大力顶得身子前后涌动,“吃吃醋吗?”

  虽然已经被我干得有些喘,但白芳依然发浪般地挑逗着我。

  我心里当然有些醋意了,所以我就双手揪住白芳的双|乳|,猛力地把鸡笆往她的荫道里狠插,象砸夯样撞得她的下身“啪啪”直响。白芳乌黑的长发堆了地,浑身白肉乱颤,香汗淋漓,婉转承欢:“啊好少爷啊!好啊好好舒服啊用力啊操我啊少爷。操操我啊”

  我干得兴起,干脆跪起身来,双手兜起白芳的屁股,使白芳的荫部悬空朝向我,白芳叉开双腿夹在我的腰间,这样我的鸡笆每次都深深地惯进白芳的荫道深处。“啊!”

  白芳兴奋地挺着下阴,甩动着那头飘逸的秀发快乐地滛叫着:“啊少爷啊太好了太深了好好过瘾啊啊!操操死我了啊少爷啊使劲啊操操你的你的白芳啊啊操操死我吧啊啊”

  我搂着白芳的大屁股,不停地下死力地狠狠地操着她,每次都把鸡笆直插进白芳的芓宫。白芳的荫道里软软的湿润润的,象少妇的小嘴儿样不住地吸允着我的鸡笆,不住地扭动着的诱人的肉体和白芳那有些声嘶力竭的快乐的呻吟,加上我干她发出的急促而粗重的喘息声,构成了幅活生生的诱人的春宫图。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依然处于狂热之中。“啊!”

  我越干越痛快,阵阵的快感不断从下身处涌来,直冲心底,我知道要精了,双手抓扯着白芳的屁股肉,大鸡笆阵快速猛烈的抽锸,“啊!”

  我快乐地喊叫着:“白芳啊!少爷的宝贝,操我操你!操死你操你的肥逼啊啊”

  白芳也极力地迎合着:“好好少爷,白芳让让你操操我操我的肥逼啊!啊!用力操操我啊!”

  种舒服得无法形容的快感从后脊梁直冲大脑,“嗷!”

  我声嚎叫,使劲把鸡笆插进白芳的荫道深处,立时,股股的热精狂射进她的芓宫,我兴奋地用下身的鸡笆毛在白芳的阴沪上又揉又蹭,两人的荫毛发出好听的沙沙声,白芳也达到乐高嘲,边快乐地滛叫,边甩动这满头的绣发,挺着屁股,个劲地往里吞我的鸡笆

  情过后,我虚脱般地松开紧抓着白芳屁股的手,白芳也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地毯上,任我趴在她的身子上喘息。这回,我的鸡笆彻底变软了,慢慢地从白芳的荫道里滑了出来。“好,太好了!”

  我有气无力地说着:“好宝贝,真是太舒服太过瘾了!能操到你这么诱人的美人,少爷真是没白活啊!”

  白芳四仰八叉地躺在那儿娇喘:“我我也是,少爷,太好了!你弄得我真的很舒服。谢谢少爷!没想到,少爷能连续打两炮,精也是这么有力!”

  白芳边温柔地为我擦汗边夸奖着我。我听这个就更加骄傲了:“宝贝,告诉你,这还不算什么呢,我曾经天内在计筱竹身上连着干了她七回呢!”

  “真的啊!”

  白芳眉眼如斯地娇笑着“少爷真的很棒呢!不过,你操别人都那么卖力,操我可定要更卖力才行,要不我可不依!”

  说着白芳就撅起了好看的小嘴。“哈哈哈”我开心地大笑起来“放心,少爷定让你满意!”

  我知道白芳也累了,怕她承受不了我身体的压力,想从她身上下来,可白芳不依:“我喜欢少爷压在我身上,少爷累了,在白芳身上会很舒服的,你不喜欢趴在白芳身子上嘛?”

  说着白芳亲了我口。

  我们就这样叠趴在起,会儿聊天,会儿亲吻,不停地爱抚着对方,直到白芳的孩子的哭声传来,我们才注意到,从早上开始到现在,我们已经玩了将近三个小时了!我们嘻笑着爬起身,白芳就光着屁股跑进里屋去奶孩子。我喜欢在背后看白芳,她的腰特柔,走起路来,丰满的屁股扭扭的,煞是诱人。此时白芳的两股间露出来的那团肉儿,湿漉漉的,比平时更显肥厚,丰满的屁股蛋布满了红指印痕。

  我笑了:“宝贝啊,我看你的逼好象有些肿呢!屁股上还长了花了!”

  白芳回头娇嗔道:“还说呢,谁叫你使那么大劲干啊!差点没把人家的下面弄坏喽!屁股让你掐的现在还痛呢!”

  哈哈!我心理爽的不得了,没想到,我还能有机会把这么年轻的性感美人的逼干肿了!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了!

  不会儿,白芳就喂饱了孩子,小孩子吃饱就睡着了。白芳走出来问我:“少爷,你饿了吧,我就去做饭。”

  我回头看就笑了,白芳居然还是丝不挂的呢!白芳说着就去做饭了。其实我又何尝不是没有穿衣服呢!

  当我的手从白芳的背后摸到白芳那肥厚的阴沪时,我忽然想起昨晚白芳为我找光碟时摆出的诱人姿态,就笑道:“白芳,给哥哥找光碟啊?”

  白芳下就明白了“好啊”说着就挣开我的怀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