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们怎么进来了?芳芳和金蓉呢?你们出去把她俩叫进来!”

  看到新蕊慌忙拉开门要跑出去,我平静的开口说:“不用出去了。”

  我看了看金叔,他从小看我长大的,对我的心思了如指掌:“小妹妹,给我们另开间房,让我们的小侄儿单独看她们表演吧。”

  说着抓过条浴巾围在腰上站了起来:“走,都出去。”

  包括给我口茭的那个姑娘,所有的人都出去了。

  小丽叹了口气也站了起来。我拉住她:“姐姐,你留下陪我。”

  新蕊和另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姑娘站在桌子前,她把头埋得低低的,任凭头长发散落。房间里片寂静,只能隐隐听到从隔壁传来的嘻闹声。

  新蕊,曾经你是那么纯洁那么守身如玉但那是曾经,老天既然安排我们在这里以这种身份再次相见,那么就继续下去吧,让我看看你从未向我展示过的身体,让我看看你是怎么用自己的身子来取悦男人,让我看看你滛荡的样子,让我尽情的羞辱你报复你吧!别怪我,我生平第个女人是爱的你,我平生没恨过女人却最恨你,这是你的报应!

  “不是表演么?那就开始吧,我等着看呢。”

  搂住小丽,我靠在沙发背上,任还没软下去的具高高竖起,彻底暴露在空气里灯光下,象个墓碑样。

  新蕊抬起头,幽怨的看了我眼,那眼光里是什么?羞愧?自卑?求饶?没用的,新蕊你认命吧,快脱掉衣服露出你滛秽的身体取悦曾被你甩掉的男人吧。

  新蕊旁边的姑娘脱掉短裙和内裤,把无毛的处彻底展现在我眼前,她见新蕊还呆立在旁边动不动,忙用肩膀顶了顶她。新蕊再次抬头看了看我,终于慢吞吞的脱掉了短裙,又慢吞吞的脱掉了内裤,暴露出和旁边姑娘同样光溜溜的下体。

  “你们下面的毛是拔的还是刮的?看着挺养眼那。”

  我扯掉小丽身上碍眼的东西,在她|乳|房上揉搓起来。

  “当然是刮的了,拔多疼啊。”

  新蕊旁边的少女媚笑着回答我。

  “谁给你们刮的?”

  我接着问。

  “自己刮啊有时候也让客人给刮。”

  我哈哈大笑,新蕊更深的低下了头。

  “弟弟是想先看艳舞呢还是先看表演?”

  小丽伏在我怀里轻声问。

  我的眼光始终不离新蕊:“艳舞。”

  我指着新蕊:“我就想看她跳。”

  小丽看了看我,然后对新蕊说:“心心,开始吧。”

  节奏强烈的音乐猛然响起,新蕊却立在那里动不动,旁边那少女推了她好几下新蕊才动了起来,她先是把身子侧对着我站好然后慢慢的活动起了腰肢,双手却不自然的挡在了胯间,似乎羞于对我展现出她滛荡的面。我喝了口酒,瞥着嘴对小丽说:“你们这儿跳舞的就这水平?差了点儿吧?”

  小丽扭头看了看我,然后把头转向新蕊的方向小声说:“何苦呢弟弟,放她出去吧。”

  “出去?”

  我冷笑声:“她出去了我看谁去?”

  小丽起身走到音响前关掉音乐,然后赤裸着站到新蕊身边:“弟弟,别让她跳了,姐姐跳给你看好不好?”

  新蕊停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捂住下身,还是如刚才般深埋着头。

  “我操!”

  我狠狠的灌下口酒,斜眼再向新蕊看去,忽然看到新蕊对泪光闪闪的眼睛正看着我,那似乎包含千言万语的目光让我心中震,我心软了,却没来由的烦躁起来:“算了”

  我抓起芝华士递到嘴边:“你穿上衣服出去吧心心小姐。”

  新蕊哇的声哭了出来,打开门奔了出去,连衣服都不要了。看着她雪白的屁股消失在门外,我重重的叹了口气,大口大口的灌起酒来。

  小丽坐到我身边抓住我的胳膊:“别这么喝,会伤身的。”

  我任她从我手里拿走酒瓶,然后颓废的瘫坐在沙发上:“接着表演吧。”

  小丽依偎在我怀里:“还看艳舞吗?”

  我摇摇头:“随便好了。”

  小丽示意留下的那个姑娘开始,那姑娘来到我们旁边将桌子清理了下空出块地方,然后爬到大理石的桌面上岔开双腿坐下:“弟弟,姐姐给你表演吸烟好不好?”

  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那少女嘻嘻笑,从烟盒里抽出只烟叼到嘴里点着,吸了口后她用两根手指拨开荫道,将烟嘴段插进自己的体内。

  心情还有些不好,但我还是被眼前滛靡的景象吸引住了。少女的荫唇粉嫩,看来经历的性事不多,但胯下功夫可不是盖的。少女的小腹不停的蠕动着,每动次夹在她荫道里面的香烟就火花亮燃烧掉小截,然后股轻烟就从荫道下方喷出来,当真和人嘴吸烟差不多啊。

  虽然我早就在录像里看过什么少女十八招的荫道吸烟大法,但亲眼所见还真是第次,我彻底的被吸引住了,边仔细的观看边想这丫头功夫不错,要是插根儿鸡笆进去肯定舒服

  胯下的膨胀的荫茎忽然被小丽握在手中,我扭头看了看她,小丽嫣然笑:“想不想插进去试试?”

  我下意识的点头,小丽推倒我:“弟弟,躺好了。”

  说着对桌上正在吸烟的少女招了招手。

  那少女嘻嘻笑,从荫道中将烟抽出后,站到了我的两腿之间,伸手接过小丽给她的避孕套后,她蹲了下去,张嘴把我的鸡笆轻轻含到嘴里吮了起来。我闭目躺着,不由想起了刚才新蕊跳艳舞时的样子,妈的,都当上妓女了还和我装害羞,要不怎么说女大十八变呢,没几年功夫这人的变化就这么大,从个天使堕落成脿子五年时间看来足够了。

  我笑了起来,十分的开心,不过心里还是有些遗憾,刚才怎么就没让新蕊脱光了呢,只见到了她的小逼还没看到奶子呢,可惜啊,以前就经常猜测她的奶子有多大,看来以后也没什么机会知道了我可没有干她的兴趣。

  不过终究是过去了,中学时不明不白被扼杀掉的感情在今天总算有了个交代,我也该轻松下了。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胯间正在忙活的少女,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具已经让她给套上了个避孕套。“你上来吧。”

  我看着那姑娘要求道。

  姑娘登上沙发,把两腿分置于我的身体两侧然后把荫道对着我的具慢慢蹲下,直到根闪着油光的鸡笆完全被她坐入。她的荫道虽不是很紧窄,但胜在能动。不是指身子而是指荫道,象根蠕动不止的带着吸力的肉管不停的刺激着我的小弟,我体会着这种紧束的快感,心说幸亏我这根家伙点不着火,不然让你这么吸没几口就烧到头了。

  正爽得忘乎所以,忽然门口传来阵噪音,我睁开眼睛看,原来是那几个叔叔正扒着门缝向房里偷窥,也许是觉得情况允许了,几个大叔打开门搂着众姑娘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金叔屁股坐在我旁边:“艳舞看完了?爽不爽?”

  “爽!”

  我指了指面不改色还在我身上奋战不休的舞女:“这不还在跳么,动力十足,都赶上铁臂阿童木了。”

  个大叔也滛笑着光屁股凑了过来:“小侄儿,别自己欣赏啊,让叔叔们也领略下威力。”

  说着从后抱住那少女就往上拔。

  “你个大叔。”

  我看看正抱着那姑娘上下其手的大叔,恨恨的揪下避孕套:“我还没精呢。”

  大叔比我想象的要文明的多,他只摸了会儿就放开了那姑娘,说是要她继续跳舞。那姑娘说其实刚才她没跳舞光表演来着,继续来的话应该是接着表演,大叔几个就吩咐班女孩子搬空桌子让姑娘爬上去继续表演。

  让他们这么闹我也失去了兴趣,抱着直不说话的小丽靠着沙发心不在焉的看着那姑娘继续表演少女十八招,下蛋开瓶盖咬香蕉什么的,看着那姑娘将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拼命往自己小逼里塞我忽然感到好笑,我问小丽:“你们这儿的表演都这么干?看,塞了堆破烂进去,都成垃圾桶了。”

  小丽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边的金叔忽然开口:“刚才都干什么了?”

  我知道他想问什么,我淡然笑:“能干什么?让她做好本职工作呗,我现在才知道,她跳舞实在太难看了。”

  金叔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得了,过去的就过去吧,别想了。”

  想?我才不想呢,个鸡蛋掉地上摔碎了还能指望它孵出小鸡么?爱到尽头覆水难收,我的初恋早就结束了,刚才那个女人此刻在我眼中只不过是个跳艳舞妓女罢了。

  此刻桌子上的表演已经到达了高嘲,在群狂呼乱叫的男女围观下,桌上的那姑娘慢慢从荫道里拽了团什么玩艺出来,等她把那玩艺完全打开,我才看清楚,原来是条印着“宾至如归”的绸缎横幅。我哈哈狂笑两声:“怎么没拽出张华盛顿邮报出来,那多牛逼啊。”

  演出结束了,几个叔叔按摩的按摩推油的推油操逼的操逼,搂着姑娘都跑了。我独自留在包房里喝酒,小丽也陪在我身边。

  “你认识心心?”

  她给我倒了杯酒。

  “嗯?”

  我思索了下,挺深沉的告诉她:“我认识她的孪生姐姐,可惜她已经死了。”

  上中学时,我也是继承了家庭的教育,昧低调,新蕊直以为我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子弟而已,要是她知道我家是那么的有钱,打死她也不会跑去跟混混吧?我有点郁闷地想。

  实际上我是抱着彻底见识番的心情来到这里的,但新蕊的事让我失去了兴趣,所以当小丽脱得溜光缠着同样是丝不挂的我的时候我的具都没什么反应。

  小丽沉重的叹了口气,怔怔的看了我半天然后把身子蜷到我的胯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要干什么,她的张小嘴就含住了我的竃头。

  我用双肘支起上半身看着她的脑袋在我胯下活动着,但她似乎羞于见我,任凭长发挡住她的脸和她正在干的事。

  还好我没有因为新蕊的事变成性功能障碍,根刚刚还垂头丧气的鸡笆没几下就在她的嘴里硬起来了。但我清楚的感觉到我的心里并没有多少欲望,不过为了让小丽的职业道德心得到充分的满足,我还是勉为其难的架开她对雪白丰腴的大腿象条半发情的公狗样趴在她身上。

  “你不是从来不给男人吹的吗?”

  虽然我知道这话问得很不合时宜,但在深深插入她体内的时候我还是问了出来。小丽没有回答,也没有象我经历过的其他卖笑姑娘样刚插进去就叫唤,而是深深的看着我,那眼光象极了计筱竹学姐,我不由产生了丝温暖的感觉,于是不再寻求答案极尽温柔的抱住她抽锸起来。

  虽然我体力鼎盛时期有过夜射过七次的记录,但我从来不知道我还有次超过个小时的能耐,按照科学角度来讲这与做嗳的体位角度和抽锸的力度有很大关系,至于上诉种种原因能让荫道壁与竃头磨擦产生多大快感那不在我研究的范围之内,总之我保持着同种节奏同种力道在小丽身上折腾了个来小时,很温柔的那种折腾,直到我没力气了才从她身上翻下来。

  小丽满面潮红,几绺发丝被汗水贴到脸蛋上。我在她旁边边在她身上抚摸边从床头扯过张纸巾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汗,这倒不是要讨好她,而是种习惯,和我的美女们在起养成的,想改也改不了,不过倒也没什么坏处,不少美女和我说过我在这刻最令她们感动。

  小丽看来也被感动了,居然双目泛红的瞅了我半天,然后脑袋扎到我怀里在我胸脯上亲个不停。我抽空看了看我的具,虽然没精但软下去了。于是我在小丽热情洋溢的亲吻下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发现身边没人。我揉揉眼睛看见小丽捧着个托盘回了房间。

  “弟弟,来吃早饭。”

  小丽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然后侧坐上床,端起小碗舀了勺粥递到我嘴边:“这可是我亲手熬的哦。”

  这女人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皮蛋瘦肉粥?白芳都不知道,天天早晨除了喂我人奶就是三明治面包之类的。我眉开眼笑,捏了捏小丽细嫩的脸蛋:“还是姐姐好,哪天不做了给我当保姆吧,全职的那种。”

  小丽妩媚的笑:“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耍赖啊。”

  我呵呵笑,把那勺粥吸到嘴里咽了下去。

  吃完了粥我正琢磨着要干点什么,房门忽然被敲得山响,跟警察临检似的,门外传来金叔的大嗓门:“小飘,收拾收拾准备撤吧。”

  我答应声,让小丽侍候着穿上浴衣然后搂着她回到昨晚那间包房里,几个大叔萎靡不振的正坐在那里吃粥,见我进去连招呼都不打。倒是陪金叔那个姑娘招呼我:“弟弟,吃点燕窝粥吧。”

  我坐下看了看桌上的粥撇了撇嘴:“燕窝?多恶心,你们居然连动物的呕吐物都吃,我刚吃完小丽姐姐做的皮蛋瘦肉粥,那才叫好吃。”

  房间里几个姑娘同时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我身边的小丽,我扭头看了看她,发现她脸娇羞。

  个大叔在前台结了帐,又给我们人办了张会员卡,同时见到了个值班经理,还挺漂亮的,对我们笑得异常灿烂。我出门前回头看了看穿回身旗袍的小丽,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看来颇有几分不舍。我指着她问那漂亮经理:“她们平时有没有私人时间?”

  “当然有了,下班以后的时间完全由她们自己支配。”

  我点点头,向小丽招了招手,小丽灿烂笑连忙跑了过来。

  “弟弟,有什么事吗?”

  小丽问我。我问她有没有电话,小丽有些窘迫,摇了摇头。

  我从包里摸出张纸把手机号写了上去递给她:“白天没什么事吧?”

  她接过纸片摇了摇头:“没事啊。”

  “那中午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吃饭。”

  小丽笑得很甜,伸嘴在我脸上亲了下,那边的姑娘们发出阵笑声,我捏了捏她高耸的|乳|房在笑声中走了出去。

  金叔几个前辈看来是忙活了夜,都声称要回宾馆休息。于是我们几个作鸟兽散。我开车直接就回了学校,今天还要上课呢。

  第66章买衣服

  回到学校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我偷偷的溜到上课的教室,安琪素面朝天如既往清纯动人,只是眼下双漂亮的眼睛正狠狠的盯着我:“又到哪里鬼混去了吧?你说你成天游手好闲哪有点学生的样子?我当时怎么就瞎了眼跟了你这么个花心男友?”

  安琪刚被我泡到手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不晓世事当真纯洁得塌糊涂,不到几个月已然完全变了个样子,但清纯还是如既往却多了几分野气,看来这段时间我的变化对她真的影响很大,我嘿嘿干笑,任由她眼中的柔情夹杂着幽怨地看着我,装作副老实听课的样子。

  不过安琪也是个聪明的女生,她很清楚我的想法,特别是在计筱竹学姐的指导之下,她老老实实地做我的小女朋友,让我总觉得我欠了她点什么,见到她发飚就赶紧投降。

  “老婆别生气,明天给你买个大娃娃”

  我压低了声音:“要不,给你做个小娃娃也行,好不?”

  安琪红着脸啐了我口,伸手在桌子下面掐了我把。

  讲台上的教授还讲得口沫横飞的,不过我和安琪都压根没有听课,安琪在我耳边叽叽喳喳地说我现在是学校的大名人了,本来我以前骑宝马1300r-还没怎么引人注意,毕竟般的人都认为机车是便宜货,但前不久我开着劳斯莱斯幻影r回来时,就已经引人注目了,世界车王的标记,稍有常识的人都还是认得的,再稍打听,就知道幻影r意味着什么了。

  但昨天我口气开了三部名车回学校,蓝色的兰博基尼红色的法拉利r黑色的奔驰550再加上本来的银灰色的劳斯莱斯幻影r,这简直是在学校里搞起了名车展览,而且这几部车,基本上都是今年最新的款式,特别是兰博基尼,那是花钱都买不到的绝版!

  这下我的风头出得够了,昨天我到学校就陪金叔疯去了,计筱竹和安琪这两个我的正牌女友顿时就遭到了众多同学的狂轰乱炸,连学生会干部都凑过来东问西问的,校管处更是特意派了两个警卫站在我三部车面前,免得学生们去碰花了。

  安琪早就知道我买了几部车了,但她对我家是做什么的也是稀里糊涂说不上来,倒是计筱竹学姐,很是胸有成竹地对着来咨询的同学们介绍起了别墅学生会所的相关业务,现场做起了免费那些学生们听说我们还有幢大别墅和艘豪华游艇时,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不过学校倒是为此放了大心,原来我运这么多名车回来是准备开展创业的,并不是招摇最让学校放心的是,这些车啊船啊什么的,将来都会离得校区远远的,至少碰花了就没学校的事情了。

  安琪说现在人人都在羡慕她找了个又帅又有钱的白马王子,更有人在暗地里惊叹难怪不得计筱竹大校花会委屈自己二女共侍夫,原来这个李飘飘居然是金龟婿来的我听了只得苦笑,别墅游艇那边,计筱竹学姐可是拿的大头!怎么所有人都把她的钱算到我头上了?

  安琪又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说,她们几个女生已经说好了,中午就去试车,问我去不去,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那有三部车耶,我倒是去跟谁的车啊?

  计筱竹?安琪?席雅?还是别的别的女生都有谁啊?不过没跟我上过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