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怀里哭够了我才松开她。小丽用手绢擦着红肿的眼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第67章小丽的梦想

  小丽在邮局九支对面的座老楼里租了个带厕所的单间,房间不大。不太方便之处是要和别家共用厨房,也不知道是那个年代的建筑。和小丽大包小裹的提着东西进了房门后见个长发姑娘正坐在床边的桌子旁上网,见小丽回来那姑娘欢呼声:“姐!”

  但见到小丽身后的我后脸红了红:“姐,来客人啦?”

  这姑娘十分漂亮,和小丽长得有八分相似,看就知道是亲姐妹,只是素面朝天不施粉黛,副清纯的学生模样,和小丽的美艳相比另有种风韵。我见小丽吭吭吃吃的说不出话,想来是不知道该怎么向妹妹介绍我。我把手中的东西放到地上上前步伸出手去:“是小姐姐吧,我是你姐的男朋友。”

  那姑娘面露喜色,高兴的叫了起来:“姐!你交男朋友啦?”

  随即又满脸疑惑地看着我:“怎么看上去这么小啊?还是学生吧?”

  小丽低下了头:“哎?哦,是啊把他带回来让你们见见面”

  “给你的。”

  我把还没拆开包装的手机递给小丽的妹妹:“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她看了看小丽,见小丽点了点头才伸手接过:“谢谢谢哦嘻嘻,姐,我是不是该叫姐夫?不过他也太小了吧?干脆叫小姐夫好了。”

  我晕倒。

  小丽脸红,伸手拧了她妹妹把:“死丫头,快打开吧。”

  小丫头打开包装纸,忽然欢呼声,接着就冲上来猛的在我脸上亲了下:“谢谢小姐夫谢谢小姐夫!”

  然后就兴高彩烈抱着盒子跑到床上摆弄电话去了。

  小丽把给她妹买的衣服股脑的扔了过去:“看你那疯样子,这都是你姐夫给你买的。”

  趁那丫头还在声接声的欢呼,我凑到小丽耳朵边小声笑问:“姐夫?”

  小丽的脸顿时飞红,转身向门外跑去:“我我去给你做饭。”

  “喂,我说,还没到四点呢做什么饭那?”

  我扯着脖子高喊。

  小丽回头白了我眼:“我饿了,做给自己吃不行么?”

  说着扭头,还是做饭去了。

  “哎,小姐夫!”

  那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笑嘻嘻的看着我:“你是什么时候和我姐好上的啊?看你还不错嘛,怪不得我姐动心呢。”

  说着不等我的回答便推我出门:“你去帮我姐做饭好不好?我试试衣服。”

  这是个圈楼,站在这边可以看到天井对面的走廊,天井下面堆积着被住户扔下去的垃圾和各种奇怪的东西,我长叹口气,回头发现小丽正站在我的身后。

  “做完饭了?”

  我看着她。

  小丽摇摇头:“想问你喜欢吃什么,来了就见你自己在这里叹气是不是想起想起谁来了?”

  我看着她的眼睛,知道她问的是新蕊。

  “没有。走,陪你做饭去。”

  做饭的时候小丽直没有说话,我也好像没有什么心情,直默默的给她打下手。饭很快就做好了。

  吃饭的时候,除了小丽的妹妹边吃边摆弄着电话显得兴致很高的样子,我和小丽的话都不是很多。我边心不在焉的吃着边打量着四周。看得出姐妹两个人的日子过得不是很宽裕,除了两张单人床和个不知道是哪个年头的立柜以外基本上就没什么家具了。房间里唯值点钱的东西就是电脑,但看来也有些年头了。

  我看看小丽,正恬静的低头吃饭。她吃饭的样子很好看,看她此时的样子,怎么也不能和百花宫里那个风情万种的小丽联系起来。

  吃过了饭已经将近五点,我想起和白芳的约会就起身打算告辞。小丽也站起来说要上班。

  “我送你吧。”

  站在楼门口我问小丽。

  小丽摇摇头:“我自己去,你回去吧。”

  说着就低头匆匆走了。

  看着小丽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有些感慨,这世上不如意的人太多了。

  坐到车上拿起电话才发现已经关机了,我开了机打算给白芳打个电话让她在楼下等我。还没等电话拨出铃声就响了起来,看看号码,又是金叔,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金叔,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啊?”

  “小家伙,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金叔呵呵傻笑。

  “你玩得还开心吧?金叔。”

  我假惺惺地问了句。

  金叔哈哈大笑起来:“小飘飘,你不是要创业么?”

  “是啊,你还特地跑过来证实呢,为了三辆破车!”

  我不满意地说。

  “我操,你个小家伙翻脸不认人啊,我那是破车吗?”

  “不破不破,什么事啊金叔?”

  我赶紧说。

  “哦,你要创业,我这边才认识个朋友,有个酒吧和套公寓,你有没有兴趣接手啊?”

  金叔压低了声音:“价钱绝对有搞头,我帮你狠狠杀过价了,而且地方也不错,这家伙急着要移民,所以卖得便宜”

  “金叔你想让我把那房子和店买下来?”

  我吃了惊,心想金叔还真是会给我惊喜啊。

  “少得了便宜又卖乖了,换了个人,我都不告诉他。”

  金叔懒洋洋地说:“你要是要了,钱我就先帮你垫上,你什么时候有良心了,就来还上,反正也不多!”

  金叔眼里不多的钱是多少呢?亿,还是两亿?反正我想我肯定是暂时没良心的,我的良心至少要等这个酒吧赚到了钱才会长出来吧?

  不过金叔的眼光直不错,他说这笔买卖有搞头,我没有犹豫就口答应了下来:“那好,我明天来找金叔,你叫那人把房产证和你店里的相关手续都带来,咱们速战速决现场交结。”

  钱我是分都不会出的哈,我在心里补充了句。

  金叔当然知道了我的小心眼,只是笑骂了句就挂上了电话。

  给白芳打过电话,我开车来到楼下正好是下午六时,等了没多久白芳就出现在门口。

  “快开车!”

  白芳刚坐稳就催我快出发。

  “急什么?把安全带缠上!”

  我不慌不忙的把车开了出去。

  “叫别人看到了多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勾引你呢。”

  白芳系上安全带白了我眼。

  把车开到道上,我腆着脸暧昧的看着白芳:“难道你没有勾引我?我看你天天都向我抛媚眼嘛?别不好意思承认,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很博爱的,所以你要坚持下去丝不苟的继续勾引我”

  “老实开你的车!”

  白芳狠狠的掐了我把:“本小姐就是去勾引条猪也不会勾引你的,少臭不要脸了喂,你这是去哪儿啊?海馨龙宫往这边走!”

  “还真吃海鲜那?我都吃腻了我说奶妈,咱们到中华楼去吃佛跳墙吧?”

  我诚恳的徵求白芳的意见。

  谁想她嘴撇:“土少爷,那么没品的东西你也吃!我说了算,去海馨龙宫!”

  我没什么胃口,浅浅吃了几筷子就停下来看着白芳大吃特吃,她吃相十分不雅,丝毫没有在家时那种典雅羞眯的样子,我拍拍桌子:“喂喂喂,我说你多少注意下形像好不好?让人看到了还以为我虐待奶妈呢。”

  “这不是没外人嘛!”

  她满不在乎,变本加厉的把每根手指吮了遍。

  我无言以对,只好做闷头葫芦声不响。白芳吃着吃着,忽然神秘的看了看我:“你不是人!”

  “嗯?”

  我吓了跳:“我又没作犯科,怎么不是人了?”

  “你是个花心大色狼!”

  她低下头继续对付龙虾。

  “我怎么花了?”

  “别以为我是个傻子,你说老实话,今天来找你那个女的是不是你刚泡的美眉?”

  白芳带着洞察切的神情看着我,我脸上不由热:“胡说快吃你的东西!”

  “脸红了吧!我就知道,幸亏当时”

  白芳脸上红,把没说出的话连同龙虾肉起咽了下去。

  “幸亏什么?幸亏没爱上我?”

  “呸,鬼才爱上你了呢好啦,我吃完了,你去结帐吧,我去补下妆。”

  说着白芳抓过皮包就逃出了包房。

  给白芳买了件大衣,这傻丫头穿上后美滋滋的,也不嫌热。

  “送我到大世界去。”

  白芳坐在车上对我指手划脚。

  我斜眼看看她:“有约会?”

  “嗯,和同学约好了快开车啊,赶时间的!”

  车到了大世界戏院,白芳还没下车就对着戏院门口的两个长发姑娘猛招手,我瞄了瞄,发现两个姑娘姿色不俗,颇有几分看头。白芳忽然扭头看了看我:“不许打坏主意!”

  “没啊!”

  我举起两手:“天地良心,我是那种人么喂,我说就你们三个美女唱歌?不需要个服务员啥的么?”

  “美得你!”

  白芳下了车跑到两个姑娘面前,三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说笑起来。

  “别说还真不错”

  我死盯着其中个姑娘鼓囊囊的胸脯:“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

  白芳好像听到了我的自言自语,忽然转过身双手掐腰狠狠的瞪着我,然后伸手向我车头前方的大道指,示意我可以滚了。

  我把脑袋伸出车窗:“老婆,别玩太疯了,孩子还等你回家喂奶呢!”

  说完赶快缩头回来溜之大吉。

  我漫无目的的在街上兜风,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正想着是不是去找计筱竹电话就响了。“哪位?”

  我懒得看来电显示,随手打开电话贴到耳朵上。

  “小侄儿干嘛呢?”

  金叔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

  “没干嘛,在街上溜达呢。”

  我心想金叔还真是关心我啊,今天天打多少通电话了?

  “喂,过来接我,咱俩到昨天那儿去爽爽,昨天那小妞刚给我打电话。”

  想起小丽妖媚的样子我心里不由热:“你说好地方等我吧,我马上过去。”

  门口还是老样子,黑乎乎的。个警卫走到我车窗旁边:“先生,有什么事儿吗?”

  金叔掏出对他晃了晃,警卫笑了笑,转身打开了铁门。

  我和金叔刚推开门个小妞就迎面扑进了他怀里:“哥哥,怎么才来啊,想死我了。”

  我把视线从这对狗男女身上挪开,向那队身着旗袍的少女看去,小丽却不在其中。

  “小丽有客人了?”

  我扭头问陪金叔的那个小妞。

  小妞妩媚笑:“放心吧,小丽可知道弟弟你要来呢。”

  我看了看金叔,他贼笑声耸了耸肩膀:“咱宝贝儿可特意交代让我叫你起来的,是不是宝贝儿?”

  后句话却是对怀里的小妞说的。

  说话间小丽从楼上走了下来,那帮小姐叽叽喳喳的叫她:“小丽,你小老公来啦!”

  小丽婷婷袅袅的走了到我身边挽住我的胳膊:“来啦?”

  还是昨天的包房,只不过没有了昨天的喧闹。金叔搂着他的姑娘在那边缠绵悱恻卿卿我我,我却抱着小丽声不响,我不想说话,只想静静的体会这心中片刻的宁静。

  酒上来了,我们四个连着喝了几杯,小丽的情绪似乎被调动了起来,她拉着陪金叔的那个叫月月的姑娘到卡拉前唱歌,金叔拿着酒杯凑到我旁边:“新蕊给你打电话没有?”

  我摇摇头:“下午没怎么开机,不知道她打没打新蕊给你打电话的时候都说什么了?”

  金叔喝了口酒:“没说什么,直接就问我要你的电话好了,不谈她,咱们喝酒,好好玩晚上。”

  我喝了口酒,眼睛看着前面正在唱歌的小丽,心里却想着新蕊:她找我干什么?解释以前的事吗?还是要给我讲述她落入风尘的凄美故事?总不会是要和我破镜重圆吧?

  小丽坐回我身边:“我唱得好不好?”

  “嗯?”

  我还没有从纷乱的思绪中挣脱出来,胡乱的点点头:“好好好,唱得真不错”

  小丽幽怨的看了我眼,显然是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沉默了好久,小丽拉了拉我的胳膊:“别把我的事告诉我妹妹好吗?她直以为我在公司上班”

  我长叹口气,把她拉到怀里。小丽忽然情动起来:“弟弟咱们咱们去睡房吧”

  看着她水汪汪的双眼,我心里热:“好,走”

  我把手伸到她衣服里面揉住她柔软坚挺的|乳|房:“今晚糟蹋死你!”

  刚进房间小丽就猛的扒下我的衣服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后骑在我的胯间,将身上的衣服缓缓的脱掉。两只饱满洁白的|乳|房暴露在我的眼前,这对成熟美艳的果实让我心痒难熬,我猛的坐起来,抱住她,张嘴含住只|乳|头大口的吮了起来,小丽挣扎着脱离我的怀抱:“别让我来。”

  说着再次把我推倒在床上。

  她低头长久的看着我,然后满满低下头,将双唇印在我的嘴上,紧接着条柔软的小舌头带着如火的热情卷进我口腔之内。长久的口唇交缠让我欲火高升,妈的,接吻竟会让我变得如此激动,这情形只在我还是处男之身的时候发生过。

  “弟弟”

  小丽松开我的双唇,慢慢的抬起了脸,双迷离的双眼却直把温柔的视线射在我脸上。

  我的嘴唇和小丽的嘴唇间有条晶亮的细丝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小丽轻蹙唇,将这条亮丝吸入口中,然后再度低下了头,这次她双唇的目标是我的脖子。

  我闭上双眼,细细的体会着小丽柔嫩的舌尖在我皮肤上的滑动,从我的脸颊脖子胸脯直到小腹,最后股温湿把我最敏感的部位包围。

  “弟弟”

  小丽轻声唤我,我睁开眼睛,见她正把枕头递过来:“弟弟,你靠在床头上。”

  她把枕头垫到我的背后扶我坐了起来,然后回到我的胯间伏下:“干嘛闭着眼睛啊,不喜欢看我侍候你么?”

  她将满头长发撩起,双眼睛妩媚的看着我,慢慢的将竃头再度含到口中。

  灵活的舌头像条滑腻的蛇般在我的竃头上缠绕翻卷,小丽边吮舔边讨好的看着我,我有些不能忍受这不能直达身体最深处的温柔刺激,不觉伸手按住小丽的头顶,缓缓的向上挺动起屁股。小丽满目尽是笑意,温柔的看着我,承受着我对她小嘴的侵犯。

  我边活动着屁股边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鸡笆在小丽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中出入。我情乱意迷,不住的把自己翻腾的欲望通过湿淋淋的具发泄到小丽的口腔内,不知过了多久,聚集在竃头上的快感到达了爆发的边缘,我呻吟着扭动着把具深深的顶在小丽的喉咙深处,高嘲终于到来,随着具不住的抽搐和液起股股的喷洒到小丽的嘴中。

  精之后,我喘着粗气瘫在床上,小丽直到我的鸡笆彻底的软了下去才松开口,扯过块纸巾擦了擦嘴角,然后爬到我身上,温柔的吻着我满是汗水的肌肤:“爽不爽?”

  “你这个小妖精”

  我替她将黏在脸上的发丝撩到耳后,然后双手环住她,在她饱满丰硕的屁股上轻轻揉捏起来:“吃了我那么多儿子,饱没饱?”

  “没饱,我想把你也吃了!”

  小丽格儿格儿的笑起来,笑声渐渐弱了下去,最后化为声长长的叹息:“真好真想就这么躺辈子”

  小丽把脸贴在我的胸前轻轻摩擦着。

  “以后你想干什么?”

  我捏着她的屁股问。

  “以后?”

  小丽把脸抬起来看了看我:“还没想过呢不过等我妹妹毕业了,家里欠的钱也还完了我肯定不做这行了,到时候”

  小丽的脸上副憧憬满是希望,眼中也散发出股神采:“到时候到时候我要开个花店,我要用玻璃盖个象水晶宫样的花店,我坐在里面,周围全都是玫瑰花好美啊”

  小丽好像已经身在玻璃花店里样,连语气也飘忽起来:“有天我正在店里给花浇水,忽然门被推开了,个又高又帅的男人走了进来对我说:请给我支玫瑰。我连忙给他挑了支最漂亮的玫瑰,心想他定是要送给女朋友的,他的女朋友可真幸福,但是那男的忽然把花递到我眼前,说这是送给你的”

  小丽已经完全沉浸于自己杜撰出来的梦境之中,满脸的幸福之色。我却有些不是滋味,小丽口中这个男人显然不是在说我,妈的,光着屁股趴在我怀里竟然在想别的男人!白给你花钱了!

  越想越不是滋味,我正想开口讽刺她几句,却猛然发现小丽正含情脉脉的看着我:“弟弟到时候你会那样的吧?”

  “嗯?会哪样?”

  我时摸不到头绪,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象我刚才说的那样啊,到我的花店里买花,然后再送给我”

  小丽的眼光充满期待。

  “你是说,刚才你说的那个买了花又送给你的又高又帅的傻逼男人是我?”

  “弟弟你说啊,到时候你会不会?”

  小丽没有回答,我却已经知道了答案。很奇怪的,我不由心花怒放,方才心里小小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会会会,当然会了,你弟弟我会做得比你说得还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