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告诉小丽。话音刚落,我感到小丽的身子忽然重重的震。

  僵硬了半晌之后,小丽缓缓的转过身子面向我:“弟弟这这花店是你给我盖的?”

  我点点头:“嗯,给你盖的。”

  小丽的眼睛闪闪发光,她看了我好长时间,然后抱住我,缓缓的把脸贴在我胸前,“弟弟小丽永远都是你的了”

  紧紧地抱着小丽,我忽然感到心里有些酸涩。忽然间,小丽的呼吸急促了起来,甚至隔着衣服我都能感到她身上开始发烫。

  “你怎么了?”

  我推了推她,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丽却死死抱着我不放,而且越来越用力的缠着我:“弟弟弟弟啊你想不想要我?”

  “要你?在这里?”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但对她忽然之间的情欲爆发感到莫明其妙。

  小丽仰头看着我,双眼睛充满了水雾,俏脸也异样的红润。她点点头,呼吸急促的说:“弟弟你要了我吧我我受不了了”

  我也被小丽的媚态撩拨起情欲,但看看环境,我还是忍住冲动,先去把门反锁好,然后再次将百叶放了下来。

  刚回身,我就被小丽紧紧抱住。

  “弟弟”

  我靠在已经放下的卷帘百叶上,低头看着跪在我面前不停的用小手套弄我生殖器的小丽。

  “弟弟”

  小丽再次地低声唤我,然后猛的将我已经硬到极点的鸡笆吮到嘴里。

  小丽的口内湿润热烫得惊人,她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来吸吮我的鸡笆,吮吸的力道几乎将我的灵魂抽出体外。我低沉急促的呼吸颤抖,不可控制的扭动着屁股配合小丽的吮吸,次次把具在她口中插入抽出。

  完美强烈的快感充斥在我的体内,小丽的舌头和嘴唇没用多少时间就将我的快感完全引发,极度的舒爽之下,我哆嗦着精了。

  小丽的鼻息阵阵急促的喷在我的荫毛上,她低声呻吟着,在我正强烈喷出液的竃头上活动着她柔软的舌头

  从来没有尝试过这么疯狂,在透过棚顶洒落下来的阳光照射下,我几近疯狂的挥动着我的利器进出小丽柔嫩的荫道。小丽雌伏在地上,那七彩的阳光洒在她不住前后晃动的雪白后背,流光萤动,仿佛只正在飞翔的高贵的七彩凤凰,而那两瓣高高撅起的圆润双臀之间却插着只红得发黑的r棒

  这高贵与滛糜交集和异样的紧窄让我的快感渐渐进入了最高嘲的刻。

  我低吼着,颤抖着将股股滚烫的液深深的喷射进小丽体内,与此同时,小丽也尖叫着瘫软在地,只有那颤抖着的屁股还高高翘着与我的小腹紧紧贴在起

  “弟弟我好幸福”

  情过后的小丽赤裸着依偎在我怀里,根玉葱般的纤纤手指轻轻的在我同样赤裸的胸膛上画着什么。

  我闭目感受着,等她的手指停止活动之后,我睁开眼睛在她娇艳的脸蛋上轻轻吻,“说出来把你写在我胸口上的那三个字说出来”

  小丽呻吟声,猛的投到我的怀里,把火热的脸颊紧紧贴在我的胸口不住的摩擦,“好弟弟,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生世”

  情动如火的小丽似乎不能控制般,猛的低头将我的鸡笆深深吮到嘴里用力的含住,口中的舌头在具上无所不至的游动卷翻着,令我再次冲动的葧起。

  我想起身,但小丽摇摇头,伸手按住了我,自己却滑到地上跪在我的胯间,“弟弟你别动,我来侍候你”

  她呼吸的频率急促不定,火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胯间,高高竖起的鸡笆不由挺了挺。

  小丽犹如个虔诚的信徒手捧圣物般双手托起阴囊睾丸,贴上火热的小脸摩擦起来,口中轻轻的呻吟起来。

  “小丽快”

  具似乎要爆炸般难受,我难耐的扭动起来。小丽睁开眼睛,慢慢张开小嘴,却猛然将具深深含了进去,接着便飞快的用她的口腔套动着。

  欲望得到丝缓解,我放松下来,静静体会着她小嘴的温柔。

  很快,在小丽越来越急促的呻吟声中,我再度喷射出来。此刻小丽似乎也兴奋着,她亢奋的颤抖,紧紧抱着我的大腿努力吞咽着我射在她口中的液,直到我的脉动停止,她还不肯松口,久久的含着

  带给小丽的惊喜当然不止花店。我告诉她酒吧也归她经营,小丽表面虽然平静,但我还是从她身体在我怀里微微的颤抖中感到了她的激动。

  “可是”

  小丽在我怀里仰起了小脸:“我不会啊我怕管理不好”

  “谁天生就会吗?做做就会好了,再说还有这么多人帮你。”

  我指了指排在我们前面的职员们,“其实严格来说,你每天只要看看店里的支出和收入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他们都会自己处理的。”

  嘴贴近了她的耳朵,我告诉她:“我又不指望着你挣钱养活我,赔了也没关系对了,”

  忽然我又想起小丽的妹妹来:“如果你真觉得不行,可以让你妹妹来帮帮你嘛,她个大学生,对管理多少也应该知道点。”

  “哎呀,我可真笨。”

  小丽的吐了吐舌头,从口袋里掏出电话,“加加今天没课,我现在就给她打个电话”

  “算了,会儿再说吧,现在我先领你去个地方。”

  我把小丽拉上车,向御龙园的方向开去。

  进屋后发现房子被彻彻底底的清扫了遍,甚至还散发着股淡淡的油漆味道,要不是我以前来过次,可能真就象小丽般看不出来这不是刚装修完工的房子。

  “弟弟,这是你的家吗?”

  小丽惊叹着把房子转了遍,“新买的吗?好漂亮啊”

  说着她脸上忽然升起丝红晕,把小脑袋低了下去,“弟弟,你把我带你家来干啥是不是是不是今天还没够啊”

  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我不禁真的又有些心痒,“是啊,没够,难不成你有什么意见”

  小丽凑到我身边搂住我的腰,“我能有什么意见,人都是你的,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好了”

  说着她的脸彻底的红了,“弟弟,说了你可别笑话我其实其实我早就想和你”

  小丽脸羞涩,话也说不下去,只是个劲儿的把小脸在我怀里蹭着。

  “想和我怎么样?想和我分开吗?”

  我笑着逗她。

  小丽不依的捶了我的胸脯拳,“坏弟弟说什么那,明明知道不是的”

  她踮起脚尖在我唇上轻轻吻,“我是说我是说我早就想让弟弟在在家里疼疼我”

  “呵呵”

  我不禁笑了出来,不再逗她,而是指着卧室轻轻的告诉她:“小丽,以后那就是你的卧室,你呢”

  我把她扳正面对着我,“就是这个家的新主人了。”

  小丽愣了,呆呆的看了我半天也没有反应。“你怎么了?”

  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傻了?”

  小丽乌黑的眼球终于转动了两下,长长的吐了口气后,小丽再次投身到我怀里,紧紧的抱着我不松手,但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抬起她的小脸,发现她脸上泪痕片。

  “傻丫头。”

  我伸手抹了抹她脸上的泪,“打个电话把你妹妹叫过来,今天你们俩就搬过来吧,让她把你们俩的衣服收拾收拾带过来,别的就不要了。”

  小丽温顺的点了点头,拿出电话打了过去:“加加,把我们俩的平时穿的衣服收拾收拾,你你小姐夫刚给我们找了间房子”

  等加加的功夫,我在房子里转了转。发现屋主把电器都留了下来。客厅里摆了个背投联带全套家庭影院不算,居然连卧室里的电视都是菲立浦的液晶。

  但怎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原来化妆台上空空如也,浴室里也干干净净,别说毛巾,连牙刷毛都没有根。懒得再陪小丽上街买,和小丽做了几次,实在是有些累了。

  和小丽问了她姐妹俩习惯使用的化妆品,发现她用的不是什么名品,不由心下感叹声。

  计筱竹学姐她们都有熟悉的化妆品供应商,于是我个电话打了过去,让他派手下人送几套过来,当然,牙刷毛巾浴巾之类的也不能少了。

  想了想我又打电话给家专卖精品,叫他们送两块女表浪琴来,两个丫头手上光溜溜的,我又不想送钻戒,就拿手表抵了。

  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觉得还是缺少什么,终于发现没电脑小丽的妹妹学习得要这个玩艺不是,怎么能少了呢。

  找了个专营电脑的把电话打了过去,让他送个台式机和个笔记本过来。

  做完这切,我发现小丽正抱着腿坐在沙发上眼也不眨的盯着我看,那模样可爱极了。我不禁走过去坐在她旁边,小丽松开两腿钻到我怀里仰头继续看我。

  “怎么笑得象个弱智?”

  我捏捏她的小鼻子。

  小丽没有回答我,而是反问了我另外个问题:“弟弟,你爱我吗?”

  刚说完她就格儿格儿的笑起来:“看我真是个傻子,问这么无聊的问题”

  可我知道她想要个答案,想听听我对她说我爱你这三个字。不忍让她失望,我贴在她耳边轻轻的告诉她:“姐姐,弟弟爱你。”

  小丽满足的长叹口气,静静的附在我怀里。

  但是,我真的爱她吗?爱吗?猛然间我发现除了当初的新蕊,我好像再也没有真正发自内心地爱上过谁。

  想到新蕊,我的心又阵刺痛,该她了。

  小丽在我的怀里蠕动了下,我低头看看,忽然觉得心中阵温暖。因为我感觉到此刻我终于完全的拥有了点什么,而这点点令我温暖的东西,却是怀中这沦落风尘的姑娘带给我的,尽管这并不是爱。

  我们就这么静静的抱在起,对于小丽,我清楚的知道我不会娶她,想来她也知道,但那是以后的问题,我现在不想过多的去想以后的事,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我要的只是现在,眼前的快乐能把握多久就把握多久对小丽是这样,对我自己,我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门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小丽看来也是这样,她用双手揉了揉脸颊,然后跑去开门。

  专卖店的动作倒是快,这么会功夫化妆品和手表就送过来了。送货的司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放下东西后规规矩矩的向我鞠了躬,然后退了出去。

  “怎么送来这么多?”

  我打开眼前的几个箱子:“看看都送了些什么垃圾给我。”

  “啊!雅诗兰黛!”

  小丽叫了声,然后跪在箱子旁边在里面翻了起来,“眼霜修护露睫毛膏化妆水口红”

  如数家珍。

  我对这些东西从来都没关心过,直看得头昏脑胀:“什么玩意这么多,这个什么雅的是名牌”

  “是啊,你没听说过?现在好多女孩子都用这个的我以前用过这个”

  说着她举起只小瓶子,“比这小的瓶都要两万多呢这可是雅诗兰黛啊!r,可不是摆在商店里卖的普通货,是专门给高消费层准备的产品啊!”

  我看着那小得可怜的瓶子吓了跳,“就这么个玩艺要两万”

  小丽从箱子里翻出个手表盒,我接过来打开看了看,里面装着三块浪琴,男两女,还好不是我讨厌的那种18金表。

  男表是简简单单的全钢,而那两块女表并不是我认识的款式,和有些类似,但没有水兰表盘,也不是金表,大概是新推出的款的女表吧?好在有镶钻,看来多少华丽些,配女孩子正好。

  随手把表戴上,两块女表则递给了小丽。小丽还是很识货的,但问的句话差点儿没让我坐到地上:“弟弟,这浪琴是真的吗?看着和绒绒花千块钱买的那块没什么区别啊?”

  第78章给你做小老婆

  没等小丽收拾好那些化妆品,门铃又响了起来。我见小丽想站起来去开门,忙按住她,“你接着收拾,我去开门。”

  门口站的是加加,刚开门加加就脸色煞白的窜了进来躲到我背后:“姐小姐夫,后面有两个男人抱着大箱子追我!”

  说话间楼梯口出现两个年青小伙,其中个抬头看了看我:“是飘少吗?我们给您送电脑来了。”

  两个小伙放下笔记本,钻到书房去装电脑,而加加则象只上窜下跳的猴子般拉着小丽满屋乱钻,时不时的尖叫惊呼两声,最后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

  坐定沙发后,加加瞪着双溜圆的大眼睛问我:“小姐夫,这房子太大了吧?租个月得多少钱啊?”

  “租什么租,你要付租金的话给你姐就好了,这房子是她的。”

  我边打开装笔记本的垮包边回答她。

  加加又大呼小叫起来:“啊?姐,你是用卖老家房子的钱买的吧?”

  说着又觉得不对:“老家的房子也卖不了多少钱啊?难道是爸妈给咱俩留下大笔遗产了也不对啊?”

  小丽哭笑不得的打断了加加胡乱的猜测:“你看你还是大学生呢,就不会想想?咱们还了债还能有什么钱?这房子是你你小姐夫给我买的”

  我笑着抬头看看目瞪口呆看着我的加加,口里对小丽说:“等明天我找人把房证上的名字改好就给你拿来。”

  “小姐夫我原来看你就象有钱人,可还真没想到你这么有钱啊?哈哈!”

  加加大呼小叫着,把搂住小丽,“姐,这下咱们可发了,你这简直就是嫁了个银行啊!”

  小丽脸红了起来,她羞涩的看着我,然后挣脱开加加的搂抱,挥手在她又圆又翘的屁股上扇了巴掌,“死丫头,胡说什么”

  加加不以为意,对她姐姐翻了个白眼,然后凑到我身边坐下:“小姐夫,我这可决定好了,辈子不结婚不找工作,以后就靠你养活啦!要不然这样好不好?老姐是你大老婆,我就给你当小老婆吧?”

  “”

  我目瞪口呆,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下去。

  这丫头说的是真的?还是在开玩笑?我的脑袋时转不过来,只好呆瓜样看了看加加,又看了看小丽。

  小丽的俏脸涨得通红,她张了张嘴大概是想呵斥加加两句,但这小丫头却又大呼小叫起来:“笔记本!哇,还是的耶!”

  说着屁股把我拱到旁边,兴致勃勃摆弄起来,看来已经把刚才说的话扔脑后去了。

  “她在开玩笑!”

  我暗暗松了口气,心想加加这丫头性子也太顽皮了些,和我见了没两次居然就混的这么熟,是说她天真好呢还是说她傻好?

  这时两个小伙儿从书房里走了出来,“飘少,电脑装好了。”

  我走上前,从钱包中抽出两张千元钞票塞给两人,“辛苦辛苦,这个拿去吃点饭。”

  两个小伙子干脆利落的收了下来,然后告辞,其中个小子居然跟我抱了抱拳!我差点脚蹬他屁股上,你以为你是谁?乔峰?

  当然,想是回事,我自然不能那么粗俗,平白丢了身价,我甚有风度的把两个小伙儿送到门口,关上门,我回到客厅,发现小丽若有所思的看着正摆弄电脑的加加,然后又把脸转过来看了看我。

  自从我说今晚要在这里借宿以后,小丽便表现出某种兴奋,不是死死搂着我不放就是傻傻的看着我,再不然就满地走来走去试图做点什么,但这和新房差不多的地方又有什么可做的呢?经我的提醒,她满脸兴奋的拉着加加跑出去买菜,没过多久又跑回来问我喜欢吃什么。

  告诉她我的喜好之后,我忍不住责怪起来:“你就不会打个电话过来问我?非跑回来,想减肥么?”

  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我伸手捏了捏,又拍了拍她丰满的屁股。

  小丽对我伸舌头,然后溜烟跑进了电梯追她妹妹去了。

  买菜回来之后,姐妹俩便进了厨房,边叽叽咕咕的说话边做晚饭。

  我自己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个巨丑的主持人正冲着镜头撒娇,看的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真他妈只大傻逼”

  我换了台,心里还直犯恶心,“操,电视台的全他妈都是猪脑子!”

  索性关了电视不看。

  不看电视却又更加无聊透顶,便想进厨房帮帮姐妹俩。走到门口,听到里面加加长叹声说:“姐,家里的那些东西真不要啦?多可惜啊?”

  小丽幽幽的开口说:“是有点可惜”

  “你俩都够败家的那就别扔啊,知道可惜还这样”

  “可你小姐夫说不让我要了啊,我得听他话啊”

  加加沉默了会儿,忽然嘻嘻的笑出了声音:“呦,我说老姐,以前你可不是这样子啊,怎么有了男人就变啦?这么温柔这么听小姐夫话啊?要不要我把你和人吵架的样子给姐夫描述描述?”

  小丽显然是急了,“死丫头,你要敢和你姐夫胡说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厨房里传来啪啪的声音,同时加加也惊叫起来:“臭老姐,下手这么歹毒还打?那我可反击啦!”

  两人的嘻闹声传进我的耳中,我刚想打开拉门进去,却又听到加加的惊呼:“姐,你好像又大了耶!是不是让小姐夫摸的?”

  “是又怎么啦?嘻嘻,死丫头还有脸说我,你看你的,大得象两只西瓜,屁股也这么肥,我都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