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心想,这个女人不错。

  “性生活正常吗?”

  她问。

  “什么样的叫正常?”

  “好吧,这么问,能正常葧起吗?”

  说实话,最近生活得太黑暗了,加上有心理阴影,我都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怎么,又不好意思了,没事,尽量实说,好吗?”

  她看我犹豫,问了我句。

  我只好把实情相告。

  “哦,有多久了?”

  “周了吧。”

  “你还这么年青就害怕了?”

  她开玩笑的说。

  “没有了,这样算是病吗?”

  “不算,很多人这样,最后能葧起,那不算阳萎,不过你的性要求可能不强烈。女朋友没意见啊?”

  她在和我唠家常。

  “可能有吧,有时候。”

  “周有几次?”

  “不定,大概天3-4次。”

  女医生吃惊地捂住了嘴:“你是种马啊,直这样吗?”

  “女朋友比较多,几乎每天轮着来,有时天最多会有七八次。”

  我有点放松了,语气也放肆了点。

  “这么厉害?”

  她有点不相信。

  “我说的是最多的次了。”

  “嗯,现在葧起硬吗?”

  她扭动了下身体。

  “比以前差,要进去来几下才会硬些。”

  我彻底放松了。

  “时间长吗?”

  “不停的话,半小钟左右。”

  “精强烈吗?”

  “女朋友在上面把我套出来会强烈些。”

  “你喜欢这个姿势?后入式会好些。”

  “我也喜欢,顺便问下,女人喜欢后入式吗?”

  我趁机调戏。

  “是吧。”

  她含糊的回答。“你的性生活非常正常,但为了你和你众多女朋友的身体健康,你还是做个液检查吧。”

  说完,她俯下身,拿出个白色的瓶子。这时候,我通过衣领看见了她的里面白花花的|乳|房,比较大,小弟弟似乎有点蠢动。

  “到隔壁房间去,弄在里面。”

  她把瓶子递给我,指了指道门。

  “干什么?”

  我下子没反应过来。

  “把液射到里面,用手滛的方法,别告诉我不会。”

  “哦,会的,不过”

  “不过什么?”

  “没什么,在这个地方,大白天可能比较困难。”

  我说。

  “放心吧,没人的,有困难再说。”

  我心想,这是什么意思?当时也没想下去,就进了屋。其实,里面很小,有张医院检查用的床和些不知名的检查用具。

  我放下瓶子,拉开裤子拉链,拿出小弟弟。我开始动它,没什么反应。这时,听到门外的医生发出了点响声,突然就觉得这女的这么开朗,又丰满,做嗳应该不错的。想到这里,小弟弟有了动静,过会儿,就大了。我闭上眼,想着医生,手使劲的来回撸动。

  忽然,我想起了刚才她说的话:有困难再说。难道有困难她可以帮助?我决定试下。我放开荫茎,让它软了下来,坐在检查台上休息。看了下表,进来已经有十几分钟了。这时候,我故意把检查台弄的很响,好让她听到。又过了有5-6分钟,我放好小弟弟,但不拉拉链,开门走了出去。

  “好了吗?”

  她问,脸有点红。

  “没有,出不来。”

  “怎么会呢?那么久了?”

  “我也不知道,我很用力了,它就是不精,皮都有点红了。”

  我故意吞吞吐吐的说,显得有些害羞:“大概女朋友太多了,它享受惯了,不卖我的帐。”

  “好吧,我来帮你下吧。”

  她犹豫了下说道。

  我心里阵激动,真的会帮我啊。口里却结结巴巴的说:“这这”

  “进去吧。”

  她关上了大门,让我进入里间。“楞着干嘛?”

  她边说,边看了我的档部眼。我应了声,掏出了荫茎。

  “不行,得把裤子脱下来。”

  说完,她转身去拿了瓶东西和个避孕套。她让我两腿分开躺下,撕开避孕套戴在她的右手食指上,打开瓶子,从里面倒了点液体出来。

  “这是什么?”

  “石蜡油,躺好吧。”

  她走过来,用手往上拨开阴囊,把右手的食指往我的肛门里伸,“别紧张,放松。”

  我努力放松,她伸了进去,大概有1。我平生第次被人插肛门,又是个丰满的漂亮女性,感觉非常异样的舒服,就叫了声。

  “痛吗?会儿就好。”

  她继续进入,约有4-5,然后,用左手握住了我的荫茎。这时候,由于兴奋,荫茎已经很大了。

  “很大的嘛。”

  她说,“难怪不得你那么多女朋友。”

  她试着往下翻了翻包皮,鲜红的竃头就全在外面了。

  接着,她的右手轻轻的在肛门里动了起来。这刻,我突然明白了男同性恋存在的性生理基础。其快感极其强烈,非常舒服,决不亚于插入荫道。

  我又叫了声,“难受吗?”

  她问。

  “不是,太舒服了。”

  我直接应了声。

  “这叫前列腺按摩,很多人故意会来要求做。”

  我突然感觉有些忍不住,荫茎跳了下。“如果要出来了,讲下。”

  她说。

  “好的。我想要来了。”

  她放开我的荫茎,拿过空瓶对着我的竃头,右手继续按摩前列腺。同时说:“自己动下吧。”

  我用右手使劲撸着荫茎,她眼睛盯着,看我手滛,这种感觉真的太刺激了。突然,液以超过我以往任何次的力度强烈的喷了出来,在她的手上也留下了点,并且,荫茎连续跳动了十几下。这刻,我觉得我象神仙。

  “好了。”

  她的声音惊醒了我。我起身,说了声谢谢。她问:“谢什么?”

  我说:“这是我这辈子最愉快的次精。”

  “你三天后来取报告。”

  “我还想找你看,你什么时候在?”

  由于太过美好的经历,使得我想和她搞好关系。

  “明天吧,明天我值班。”

  看得出,她对我没有反感。何况,她是个外地人,应该会愿意在这个城市交个朋友的。我所处的阶层也不错。我充满了自信。

  第二天,我在同时间又到了医院。到诊室门口看,她正在看病,是个男病人。我打了个招呼:“你好,医生。”

  “哎,你等会吧。”

  她认出是我。

  我在旁边坐下,看着他们。会儿工夫,病人说了声谢谢后就走了。

  “我来拿报告。”

  她翻出张报告,看了下,说:“没什么问题了,你性生活频率太高,产生了性心理疲劳而已你的身体很健康。”

  “有什么办法吗?”

  “比较困难,主要看运气了。同时注意保养下身体,调整下节奏。”

  “调整什么节奏?”

  “性生活的频率。你以为是什么?”

  她笑着回答:“尽量少花点,别同时和几个女朋友起做,注意下体位,尽量让她们主动。”

  “什么样的体位比较好?”

  “还是后入吧,完了以后让你女朋友们再多跪会。”

  她又有点脸红,我喜欢。

  “好的,谢谢医生,我以后再来看你。”

  “不行了,我个月后就要回去了。”

  我们聊了起来,原来她来自个县区医院,个月后进修就结束了。我决定抓紧时间。

  “今晚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为什么?”

  “你帮了我,况且我还有些问题想问你,我们交个朋友吧?”

  “好吧,这样,我两点下班,要不我们去喝茶吧。”

  她比较爽快,同时提了个建议。

  “好的,那2点30分我在么么茶室门口等你好吗。”

  约好以后,我就起身先走了。

  两点,我到了茶室,这个时间段,人比较少。我挑了个僻静的包房,要了壶雨前龙井。2点25分,下楼去接她。刚好,她到了,穿件白底细花的无袖长裙,很有味道。寒喧番上楼坐定。

  这个包间不大,约可容纳四人,凳子是火车椅式的,有沙发垫,我和她面对面坐下。

  “兰博基尼少爷啊,难怪不得会有那么多的女朋友。”

  她显然看到了我停在门口的车,开口就嘲笑我。

  我只得干笑,和她东拉西扯,半个小时后,我们已经很融洽了,几乎无话不说。她是个大方的人,生了双丹凤眼,这种眼睛的人容易搞。

  “你来了年,只回去过次,你老公没意见吗?”

  我开始试探。

  “有啊,他来过很多次,他有车,反正路也不远。”

  她笑了下:“不过他的车比起你的来,就差得远了,只是也有四个轮子在地上走而已。”

  “他来干嘛呢?”

  “你说能干嘛?”

  “他要求强烈吗?”

  “可以说非常强烈,每次到就要来下,到晚上还要。”

  她笑着说,脸上写着幸福。

  “那你呢?”

  “我还好,比较被动,但容易被他激起兴趣。”

  “你不在,他怎么办?找其他女人。”

  我问。

  “应该不会,他很老实,不象你那么花。他会自己解决。”

  “你是说手滛?”

  我故意选择这样的用语。

  “是的,他会告诉我,我也知道他有这个爱好,我在家的时候他也经常这样。”

  “上次你给我检查的时候是我最舒服的次。我觉得我有时候比较变态。”

  “为什么这么说?”

  她问。

  “我好想你再帮我做次。”

  我边说,边将只手放在档部揉了几下。

  “你不会又想了吧。”

  “是的,你介意吗?”

  我边说边拿出了荫茎,它已经大了。

  “在这里你也敢啊?”

  她看着我套弄自己的荫茎,颇有兴趣的口气说。

  “没事儿,服务员不会来的,这家店的老板娘我很熟。”

  我使劲的套弄着,“你来帮我好吗,像上次样。”

  说着我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葧起的荫茎,对着她的脸。

  她盯着我的荫茎,“其实你的挺大的。不过象上次可不行,只能搞前面。”

  说完,她用手握住我的荫茎。很烫的手,很舒服。

  她翻下我的包皮,职业性的检查着,很认真。“不错,挺干净的。”

  说完,她用餐巾纸蘸了点茶水,仔细的清理着我的竃头。完了以后又用鼻子闻了闻,对我说:“你坐下吧,我来弄。”

  我在她身边坐下,抱住她,把手放在她的胸前问:“可以吗。”

  她点点头。我从领口处伸了进去,真大,真软,|乳|头很硬很大。我使劲的搓揉着,全身有幸福感。她的手温柔的帮我手滛着。我们都不说话。

  过了会儿,我把手伸到了她的下面,感觉她的大腿根部已经湿了。

  “等会。”

  她用手挡了我下。接着,她除下了内裤放在边,站起身,拿了块湿巾擦自己的荫部。“我刚解过小便。”

  她解释道。

  我趁机撩起她的裙子看她。“真的不错。”

  她的屁股很大,很翘,荫毛较多且密,有些硬。肚子也不松,稍有些鼓。

  “我是不是很胖?”

  “不,很好,我喜欢女人有些肉感的。”

  她坐了下来,手握我的荫茎,“其实,我喜欢给男人手滛。”

  “你自己手滛吗?”

  “有时。”

  “用工具吗。”

  “大部分情况下不用,但有阵我有点疯狂,试过很多东西。大学时候,不懂事,乱来的。我喜欢爱。大学时几乎天天和男朋友做嗳。”

  我听了很激动,两个手指插进了她的荫道,使劲抽锸,她流了很多。她的荫道弹性很好,个手指和两个手指的感觉差不多。

  “我喜欢你弄我。”

  她的头趴在我的荫茎旁,低声说道。

  我来了兴趣,这是个敢于尝试的女人。

  我放开她,让她躺下,分开她的双腿,舔了下她的荫部,她抖了下。

  “试试杯子怎么样?”

  说完,我拿起个小茶杯,在她的湿润的荫道中缓慢的插了进去。她的荫道收缩着,很是好看。

  “我坐到你身上来吧。”

  她要求着。

  她背对着我,用手扶着我的荫茎,缓缓的坐了下来。屁股真的很大,又白。我的荫茎更硬了。她上下不断的套弄,我在后面欣赏她的大屁股。

  突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服务员问道:“要加水吗?“我把门拉开条缝,说:“不要。”

  “有什么需要你可以按铃。”

  服务员显然看到了什么,立即走开了。

  暴光的风险,刺激了我们,我们两人象畜生样搞着。

  她流了很多水,滑滑的。我用手指沾了点,捅向她的屁眼。慢慢的伸了进去。

  “舒服吗?”

  我问。

  “很刺激。”

  鼓励之下,我伸进了大部分的手指,并动了起来。她快乐的呻咛着。

  服务员又走了过来:“你们轻点。”

  这是太阳会保护的家不错的茶市,晚上有小姐。

  我转念,趁机拉开了房门,让服务员彻底看清楚我们,“对不起,我要两快湿巾,再加点水。”

  服务员红着脸走了,过了会老板娘个40来岁的女人走了过来,手里拿着我要的东西说:“你们轻点,楼下都听到了。”

  大胖带我来过这里几次,她认得我很熟。

  “她是我朋友,没关系的。”

  我和女医生说。

  “你好福气,你的女朋友很性感。”

  老板娘笑眯眯的说,看着我们做嗳。

  “我要射了。”

  “等下。”

  她把屁股挪开,用手来套弄我的荫茎。我也把手伸进了她的荫道。

  “你们可真会搞。”

  老板娘看着我们手滛。

  “我要高嘲了。”

  女医生有些狂乱,她放开了我的荫茎,站在我面前用手使劲的搓自己的阴,随后叫了声,全身痉挛,倒在了我的身上。

  我使劲地套着鸡吧,在两个女人的注视下,喷了出来。

  茶室的经历,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这个女人是个真正的女人,她本体愿望强烈,喜欢尝试,兴趣来的时候什么都可以。我弄不清她还有什么令我感兴趣,使我热血的内容。人在正常的生活以外有些令人激动的事,是种幸福。好色,是我生活的原动力;尝鲜令我始终热爱生活。在正常的性生活以外,加入些稍微有点变态的内容,总能让我心神荡漾。

  我要把握好剩下的个月。

  过两天,我接到她的电话,让我请她吃晚饭。我想,我懂她的意思。

  晚饭地点选择在个火锅店。我到的时候,她已经坐好了,身边还有另外两个女人。

  “你好。”

  我故作姿态的打着招呼。

  “嗨,我来介绍下,这两位是我老家的好朋友,阿楚,阿环,下午刚到,我请她们起来吃饭,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你们好。”

  “我们不好,没你好。”

  阿楚说完咯咯大笑,笑声暧昧。

  我仔细的打量她们俩。阿楚,约1米68的样子,圆脸,皮肤白晰,胸部丰满,面容较好,和善;阿环,身材苗条,长相可以用美丽来形容,令人看就喜欢,好象不爱说话。总之,是两个尤物。

  “你们是好朋友,好到什么程度啊?”

  我问。

  “李朝的事,我们都知道,我们的事李朝也都知道,你说好到什么程度?”

  阿楚笑眯眯的应道。女医生叫李朝。

  “真的吗?”

  我问李朝。她说:“是的,都知道了。”

  居然还加了个了。我有点不好意思。“你别不好意思。”

  阿楚安慰我。

  “嗨,我碰到了3个豪放女。来,敬3位杯。”

  “酒我喝了,但我可不是什么豪放女,她们俩是。”

  阿楚分辩着。

  有女相傍,酒还是喝得很愉快的。到晚上9点左右,我们已经聊得象是几十年的老朋友样了。

  “我们走吧。”

  酒足饭饱后,我提议。

  “好的,也差不多了。到我那儿去坐坐吧?”

  李朝邀请我,她自己租了个小套。

  我说:“好的。那她们呢?”

  “她们住我那儿。”

  我很开心,我喜欢和她们聊天。

  三个女人在兰博基尼上都啧啧称奇,显然她们从来没有坐过这么名贵的跑车,显得很是兴奋。

  到了李朝的住处,几个人在沙发上坐下,我旁边是阿楚,阿楚边上是阿环,李霞单独坐个单人沙发。

  大家都有了点酒意,说话就容易了。

  “嗳,你们说知道各人的全部,都有些什么啊?”

  “什么都有,包括茶室的故事。”

  阿环笑着说。

  “听说你很厉害的,是不是?”

  阿楚拍着我的肩膀说。

  “没有了,李朝,你说了什么啊?”

  “她们问我有什么故事,我就都说了。”

  “我要上厕所,嘘嘘。”

  阿环站起身,扭向厕所。我突然发现,她的身段极诱人,从比例上看,屁股大的惊人,同时又很翘。我不由自主的摸了下鸡笆。

  “喂,李朝,他看了看阿环的背影就有兴趣嘞。”

  阿楚在边上起哄。

  “真的吗,想要?”

  李朝问。

  “你把他带到房间里吧,他要憋坏的。”

  阿楚说。

  “我要憋坏了,就强你。”

  我趁机摸了把阿楚的胸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