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怎么对我的口味罢了。

  我问她们想吃中餐还是西餐,几个姑娘异口同声的说西餐,我便把她们带到西餐厅。坐好后我征求了几个人的意见后点了几客黑椒牛柳和几个配菜,又点了瓶法国波尔多白葡萄酒,之后找了个借口出了餐厅来到酒店的商场,划卡给绒绒买了块精致的女表当生日礼物。

  几个丫头正叽叽喳喳的小声说着什么,见我回来忽然就停下了话头,显然是在说我什么。我笑着问:“是不是说我什么坏话啦?”

  小丽格格直笑,加加则脸红红的不看我,绒绒却出乎我意料的开口说:“你这臭流氓有什么可说的?少臭美了”

  说完了忽然红晕上脸,也低头不看我了。

  只有另外两个丫头还笑嘻嘻的看着我。

  桌上五个姑娘除了加加外,都与我有过性关系和准性关系,看着她们笑靥如花的样子,我下面忽然有了反应,心里也不由想象起她们光着身子时候的样子。

  好在我坐着,别人看不到我高高翘起的样子。

  “那,绒绒,这是给你的。”

  我把包装好的表盒放到绒绒面前,几个姑娘让她快打开,绒绒抬头飞快的看了我眼,然后姿态优雅的打开了包装。

  “哇,好漂亮!”

  绒绒拿出表的时候几个姑娘纷纷赞叹起来,我却心里突,因为我才发现,我给绒绒买的是块浪琴,有些类似,也就是说,这块表的款式和我送给小丽的样。

  我心里有些打鼓,看了看小丽,见她和刚才没什么两样,看来并没看出来。

  我暗暗松了口气,却忽然看到加加似乎有些不高兴的样子我靠,这丫头不会是看出来了吧?我不禁有些怪自己,刚才买表的时候怎么没仔细看看。

  看得出来绒绒很高兴,不时观察了别人以后偷看我下。

  小丽的另外两个姐妹看了表之后纷纷表示自己也要过生日了,要我也送她们礼物,小丽笑骂她们,几个姑娘叽叽咯咯闹起来,惹得旁边坐着的桌几个洋鬼子纷纷看我们这边。

  “小声点!”

  我连忙阻止她们吵闹,然后和那几个洋鬼子点头致歉,却发现几个家伙根本没注意看我,几只色迷迷的眼珠死死地盯着小丽她们几个漂亮姑娘看,我暗骂声,不再理会他们。

  吃过饭,我又领着几个姑娘来到顶级练歌房,这里是个娱乐的好去处,小姐也漂亮,只是我在这里强过路飞飞后,就很少来了。

  开了个大包后,我吩咐少爷给我上点果盘酒水,又让他给我弄个生日蛋糕。

  东西上齐之后,我们便给绒绒开了个生日派对。

  看着绒绒在帮姑娘的吵闹声中许愿吹蜡烛,最后又把蛋糕切开。绒绒亲自给我拿了块,但我不喜欢吃这玩意,所以口没动,惹得绒绒不时冲我翻白眼。

  吃了蛋糕之后几个姑娘开始唱歌,我觉得有些疲倦,便提出让她们几个自己玩,我则回家睡觉。此建议遭到致反对,连加加都差点和我翻脸,无奈,我只好留下,有下没下地摇着手鼓给她们伴奏。可不知道是真的疲惫还是刚才喝的酒劲上头,没多大功夫我就靠在沙发上,在几个女孩乱哄哄的大嗓门儿嬉闹下昏昏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忽然觉得有人摇我,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见绒绒正坐在我旁边。

  我看了看四周,见小丽加加和另外两个姑娘东倒西歪地躺在沙发上,嘴里不时还叫上几嗓子,又看了看包房内,发现桌子上地上摆满了啤酒瓶子。

  “我操,你们到底喝了多少?”

  我差点跳起来。

  绒绒眯缝着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我,“怎么?心心疼咱们小小丽啦?噢,我知道了你是心疼钱吧,哈哈”

  绒绒大着舌头对我胡言乱语,身子也左摇右晃个不停,看来比小丽她们好不到哪里去。

  “你这个穷鬼这点酒钱都掏不起啊妈的,我还想给你当二奶呢穷鬼,滚你妈的吧”

  绒绒继续唠叨,身子也终于摇晃到我身上了,“我说给我找张床睡觉我不行了”

  等她没了动静,我抽身出来去看了看小丽和加加,两个丫头的脸又红又烫,迷迷糊糊地躺在沙发上,嘴里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我试着推了她们几下,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另外两个也差不多,怎么摇也摇不醒。

  看来,只好在这里开两间房了。

  第91章歌房炮场

  我摁铃让服务员进来结帐,顺便让她给我到楼上订两个房间。姑娘对我鞠了躬退出包房。她刚出去,我就听到绒绒声娇媚的呻吟,我扭头看去,见绒绒不知何时将裙子撩到腰间,露出双穿着丝袜的雪白大腿,胯间小小的蕾丝内裤也清晰可见。

  这比她脱得光光的更诱惑人,我不由伸出手去摸到她的大腿上。

  即使是隔着层丝袜,绒绒的大腿也让人感到细腻异常,但不管怎么说也赶不上直接抚摸。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小丽和加加,两人还昏睡不醒,于是我动手将绒绒的连裤丝袜整个扒了下来,然后坐到她旁边把手落到她丰满的屁股上尽情揉摸,时不时地轻轻拍上两巴掌,拍得她雪白而硕大的肉丘颤动不已,荡漾起阵臀波,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炫目。

  虽然不是第次摸绒绒的屁股,但那臀肉入手滑腻柔绵的感觉,还是让我心下阵阵赞叹,同时欲也越发亢奋,鸡笆硬邦邦的,几乎要将裤子顶开。

  我把身子侧了过来,面对绒绒的小脸。这样,即使小丽加加醒了也不会马上发现问题。然后我打开裤门,费力地把鸡笆掏出来,顶到绒绒的嘴唇上,绒绒无意识地哼哼了声,口中喷出的热气让我的鸡笆不由自主地跳了跳。

  我握住根部,把鸡笆在绒绒滚烫的脸上蹭来蹭去,同时把另外只手伸到她的衣服里,从胸罩上方把她的两只奶子都掏了出来抚摸着,绒绒皱了皱眉,把眼睛睁开条小缝,“你干嘛啊让我睡会儿”

  我趁这个功夫把竃头塞进她嘴里,绒绒微微挣扎了两下便不再动了,只是嘴里“呜呜”的,不知道说了句什么,随后就闭上了眼睛。

  正当我打算骑到她头上,好好享受下她小嘴的时候,门开了,服务员姑娘轻轻走了进来,由于进来得比较突然,我没来得及把鸡笆从绒绒嘴里抽出来,好在那姑娘见多了这种放荡的场面,没露出丝毫惊讶之色。

  “先生,房间已经给您准备好了。您是明天离开的时候起结算呢,还是单独结算?”

  小姑娘清清爽爽地站在桌子前看着我,我招招手让她过来,她微笑着来到我身边弯下腰,“先生有什么吩咐?”

  我慢慢把鸡笆从绒绒嘴里抽出来,然后正过身子,沾满绒绒口水的鸡笆朝天竖立着。“这里的费用我还是先结了吧。”

  我看了眼账单,然后拿过边的手包取出钱来,“完了帮我把那两位小姐送上去。”

  小姑娘结算之后,又找来个姑娘,俩人架着加加上了楼,我则抱着小丽跟在后面。

  练歌房的睡房条件很好,只是没有双人间,每个房间里最醒目的就是张大床。我把加加和小丽安置好之后,回到包房,看到绒绒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熟睡着,雪白的|乳|房丰满的屁股都暴露在空气中,另外两个姑娘可能是喝多了酒觉得热,个把衬衫的纽扣扯开,露出胸口片雪白肌肤,另则把紧身短袖的下摆撩到|乳|房下面,露出漂亮的小肚子。

  三个姑娘表现出的这半遮半掩的性感忽然把我已经消退下去的欲望充分地调动起来,我色心高涨,当下决定将三个人起就地正法,反正都是小姐,大不了给钱就是了。

  随我同回到包房的那个公主见到绒绒的样子后,问我要不要把她们也送到楼上,我坚决地告诉她:“等我爽完了再说。”

  那公主脸红了红,“那就不打扰您了。”

  “等等啊”

  我坐下去,眼睛看着微微有些窘迫的她,“你想不想挣点零花钱啊?”

  公主微笑起来,“那要看是什么事情了。”

  我嘿嘿笑,“简单得很,你先去把门锁上,别让人进来。”

  公主锁上了门,然后来到我身边坐下,“先生,我不能在包房里呆很长时间的。”

  “放心,不会让你难做的来小妹儿,先帮我把她衣服脱光”

  我指了指绒绒。

  她起身蹲到沙发前,手脚麻利地把绒绒的衣服扒了下来,我看了看那边的两个女孩,心想干脆勺烩了吧,省得看着难受,于是我又吩咐那公主把她们的衣服也脱下来,然后我和她起把三个光屁股姑娘在沙发上摆了溜。

  “好了么先生,我可以出去了吧?”

  公主以为再没她的事情了,但我的本意可不是这样,“你呢?你也脱光了躺上去啊!”

  小姑娘犹豫了下,我从包里拿出叠钱放到桌子上告诉她:“小妹儿,我不会亏待你的。”

  她咬着下唇,看了看那叠钱,然后告诉我:“你得戴套,不然我不做。”

  废话,不戴套我还不和你做呢。

  等她也脱光后,我也脱掉裤子在她旁边坐了下去,让她光着屁股转了几圈,身材还不错,凹凸有致,皮肤白嫩,不过相比绒绒她们三个,|乳|房可小了不少,不过这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不认识她,这种临时拿来凑数的姑娘总能让我找到另外种不同的刺激。

  “来”

  我拍了拍身边的沙发让她坐下,小姑娘看来这种场面经历得不是很多,脸上多少流露出些羞涩,看来和刚才有着很大的差异。

  “小妹儿,你多大了?”

  我捏住她的荫毛扯了扯,“会吹箫吧?来给哥哥吹吹。”

  她什么也没回答,只是很听话地低下头,把我直硬着的鸡笆含了半根到嘴里吮了起来。我闭上眼睛,边抚摸着绒绒的屁股边享受小姑娘的服务。

  让她忙活了会儿之后,我要她帮我把绒绒的嘴掰开,然后我站起来,把还闪着口水光亮的鸡笆塞到绒绒嘴里捅了起来,边捅边看另外俩女孩。小姑娘倒是眼力十足,见我盯着那两个姑娘没完没了地看,便十分乖巧地将她们也扶起来靠到沙发背上,然后掰开其中个的小嘴等着我干进去。

  我笑着捏捏她的脸蛋:“你先把嘴张开。”

  她乖乖张开嘴,让我把鸡笆插进去搞了几下,然后我转移了目标

  轮流把四个姑娘的小嘴干了遍之后,我让那个小公主把绒绒她们三个摆成屁股向后的雌伏姿势排成溜,然后让她自己也趴上去,看着四个光溜溜的屁股我终于按捺不住冲动,上前捧住小公主的屁股就想干进去,那公主却忽然挣扎了下,回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我,“那个套”

  “操!”

  我骂了声,放开她转而抱住绒绒,挺腰把鸡笆整根插进绒绒的小逼里,“你把套准备好了,我最后干你的时候给我戴上”

  小姑娘点点头,从桌子上拿起避孕套撕开,然后把油腻腻的套子捏在手里,呆呆的看着我猛插绒绒。

  可瘫软如泥的绒绒并没有让我在她身上肆虐多久,很快我就转移了目标,把鸡笆顶到旁边那姑娘的屁股上,那姑娘还醉卧梦中,口中却也发出声浅浅的呻吟,我握着具在她的股间来回摩擦几下,然后对准荫道鼓作气的插了进去

  当我挺着湿淋淋的鸡笆来到直观战的小公主面前时,发现她居然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捏着避孕套呆呆的看着我,我又走近两步,把竃头顶到了她的嘴唇上。

  她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然后抬头看着我,扬了扬手里的东西,“现在套上吗?”

  我摇摇头,握着鸡笆在她脸上蹭了起来,“你先给我舔舔,然后我再戴上干你。”

  小公主犹豫了下,扭头看了看旁边的绒绒等三女,终于有些不情愿的张开嘴,把沾满女人体液的鸡笆含了进去,舌头和嘴唇慢慢蠕动起来,可能是刚才做得太猛,突然间享受到的这种温柔刺激让我改变了想法,于是我示意她从沙发上起来,自己坐了上去,然后又让她含住我的竃头,“你就给我用嘴吹出来吧。”

  小公主含着我的竃头愣了下,接着连连点头,看来也不太情愿让陌生人搞她,到底不是个职业妓女。

  我闭目靠在绒绒身边,边享受边伸手在绒绒身上乱摸,正爽得不知所以,忽然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挺厉害啊?居然连干四个”

  我惊,睁开眼睛看去,发现绒绒正笑着看我。

  “这么快就醒了?”

  绒绒把身子靠过来贴上我,伸手向我胸膛上摸过来,“你以为我白坐台啊?告诉你,我酒量好着呢”

  “这么说你直都清醒着?”

  绒绒没说话,把头凑过来在我|乳|头上舔了起来。

  我终于射出来了,在那个公主嘴里。小公主静静的等我射完后才从地上爬起来,把嘴里的液吐到只空酒瓶里,然后在边站着,似乎是在等我发话。

  “好了,你拿了钱出去吧。”

  我指了指桌子上的钱对她说。那小公主无声的传上衣服,把钱拿起来藏到内裤里,然后走到门口打开门,出门之前还对我鞠了个躬。

  “你帮我把蓝蓝她们俩送去房间里吧,她们俩今天是真喝多了。”

  我点点头,在绒绒的帮助下给两个赤裸的姑娘穿回衣服,然后按铃叫进服务生,让他帮我把那个蓝蓝扶到楼上房间里去。

  绒绒看来没有和我说话的兴致,直到我把她们送进房间也没和我再说句话,只是在送我出来关门的时候才淡淡的说:“今天谢谢你了”

  我在门前想了想,这丫头脑子里到底在转什么念头?傍晚和刚才她的表现十分令人玩味不过还是算了吧,管她是什么态度什么想法,我没必要操那个心,结果再坏也不过就是损失些钱而已。

  我走进小丽和加加的那个房间,打开灯,桔黄铯的灯光下,小丽恬静的睡在床上,看得我阵舒服。

  我转过去看了看加加,这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衣服脱去,只穿着纯白色的内裤和同款|乳|罩侧身躺着,被子早就被踢到了床下,条雪白雪白的丰满大腿探出床铺不时的晃悠两下,半边屁股也跟着轻轻颤动,这丫头睡觉这么不老实?呵呵我上前把她的腿挪回床上,发觉她的肌肤象小丽般细腻滑润,下意识的看了看她的胸脯,丰满程度比之小丽毫不逊色。

  我忍不住低头在她娇艳的脸蛋上亲了下,然后帮她盖好被子。

  忽然间感到丝疲惫,于是我脱下衣服,钻进小丽的被窝。小丽娇媚的哼了声,把眼睛张开条小缝,然后撒娇似的拐着弯长长的“嗯”了声,钻到我怀里扭了几下,很快又睡过去了。我轻轻的解下她的|乳|罩,然后摸着她的|乳|房慢慢的也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后,加加和小丽回家了,我则开车将绒绒她们三个送回她们住的地方,两个姑娘下车后,我问绒绒她家地址,绒绒却问我道:“昨天你答应过我什么?”

  我记起要给她买东西赔罪的事,于是点点头,“当然记得,我们现在去?”

  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有点别扭:怎么,还真把我当凯子宰了?

  可绒绒接下来的话却瞬间让我改变了想法,她十分妩媚的对我笑着,“我才不要你的东西呢我想和你起吃顿饭,就我们俩,好不好?”

  她把我带到华翔小区附近的家普通饭店,要了几个菜,两人默默的吃了起来,吃过饭后绒绒透过窗户指着小区里的栋楼说:“我就住那个楼你要不要上去坐坐?”

  “你自己住?”

  我问她。

  她点点头肯定的告诉我:“嗯,就我个人住。”

  我想着她捰体的样子,心里有些痒痒,正想回答她,电话却忽然响了。

  是钱所长的电话,问什么事也不说,定要当面和我谈。

  我挂掉电话无奈的看看绒绒,绒绒好像有些失望,但马上又笑了起来,“那就等下次吧,下次你来我给你煮咖啡喝。”

  临别的时候绒绒忽然在我脸上亲了下,然后扭头跑过马路,头也不回的跑进了楼群。

  我开车来到东势派出所,直接就进了钱所长的办公室。

  “我说钱叔,什么事这么急啊?非要我亲自来趟?”

  钱所长叫我坐下,他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他喝了口茶然后看着我,“戒毒所给我来电话了那个新蕊不见了。”

  “什么?”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人不见了?在戒毒所里怎么能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具体情况我现在还不太了解,电话里只说他们戒毒所的人太松懈,被新蕊钻了个空子跑出去了。”

  “她自己跑的?”

  “看情况好像是那样。”

  我脑子里乱成了锅粥,新蕊她在干什么?毒瘾还没完全戒掉她为什么要逃跑?是不想再见我了?还是不想再拖累我?

  钱所长叹了口气:“你也别太着急了,我已经让人去了解情况了,所以戒毒所那边你就不用特意过去了,去了也没用,等情况了解清楚后我再详细的告诉你,这两天你好好想想,她能到哪里去”

  我浑浑噩噩的离开了派出所,接下来的整天我脑子里都昏昏沉沉的,晚上到小丽那里的时候脑子里也没停止在想新蕊为什么要跑等多少清醒些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正坐在沙发里,小丽和加加左右的坐在我旁边,脸关切的看着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