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高嘲的时候喊的是小姐夫。

  我的心跳猛然间加快,手中的具也在同时刻猛然的抽动着喷出了液,那液股股的喷射到门上地板上,我几乎可以听到它射到门板上时发出的声音!

  精之后的具并没有软下去,在加加那美好身材的引诱下,我还保持这亢奋的欲,这让我几乎想冲进房里将加加压到身下狠狠干她番,可我还是压制住了这诱人的念头我转身回了屋,把掀开小丽身上的被子,然后喘息着扑到了她身上。

  小丽被惊醒了,可她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迅速的进入了状态,她分开两腿缠到我的腰上,并把已经有些潮湿的荫部用力的向上抬起,摩擦着我的具

  我次又次在小丽身上发泄着,直到床外天色放亮,我才浑身大汗的从她身上爬下来。

  小丽看起来却没有劳累夜的样子,显得精神极了。

  她下床拿来毛巾把我身上的汗擦干劲,然后又擦净了自己,这才钻到我怀里:“你可折腾死我了弟弟,你怎么了?怎么忽然这么想干那个了呢?”

  当然是因为加加,可我也不能和她这么说啊,所以我只好老着脸皮,挺深沉的告诉她:“是因为你睡觉的样子太诱人了。”

  小丽咬唇笑,头扎到我怀里:“你这个人,喝多了还这么有精神那那你以后天天都喝那么多好不好?”

  “什么?”

  我瞪起眼睛:“你这不是要我命么?你这个小脿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和小丽闹了会儿,我发现我已经完全没有了睡意,身上也不象奋斗了夜般疲劳,既然如此便没有理由再呆在床上,于是我们便起床了,小丽服侍我洗漱完毕,然后出去做早饭。

  我穿好衣服来到客厅,发现加加正呆坐在沙发上,她见我出来,脸上忽然腾起片晕红,可对眼睛却还盯着我看。

  我想起她昨夜的样子,心里不由阵痒痒,可表面上我还是装出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如平常的坐下打开电视,然后不知所云的看了起来。

  我斜着眼睛直偷看正侧着头看电视的加加,发现她的脸红阵白阵,同时也不时的偷看我眼,我忽然发现,似乎有种暧昧的气息弥漫在我们两人之间对我来说这是可以找到理由的,加加昨夜干的事情和她高嘲是的呼喊让我面对起她来有些尴尬,可加加呢?难道她偷看了我和小丽做嗳?她以前又不是没看过,也没见她那时候面对我是这个样子啊?

  昨晚?我忽然想起我在加加门口那猛烈的精!我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些液都射到了她的门上!

  我连忙起身装着拿东西回卧室转了圈,出来的时候仔细的在加加的门上看了眼,发现上面干干净净,昨夜分明射在门上的液如今已经丝痕迹都看不出来了,没有别的解释,这是加加擦的。

  回到沙发上,加加好像知道我去干什么了般,脸红得象花般,连她裸露在睡衣外面的胸脯肌肤也染上了层胭脂红。

  虽然我脸皮厚,可这会儿还是不自在起来,正不知道干什么好,小丽在那边叫我们:“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加加的脸色已经恢复到了平常的状态,她三两口喝下碗粥然后抹嘴儿:“小姐夫,今天你再带我出去玩好不好?”

  “呃?”

  我愣了下,下意识的回答她:“今天吗?今天我要上课。”

  加加白了我眼:“你不是受伤请假了吗?不想带我出去玩就直说呗”

  请假了?我还真是忘记这事情了。不过我还是决定回学校看看。

  我没有带小丽和加加出去玩,两人也没出去,直在家里陪我。快到走的时间,我才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回卧室,小丽也跟了进来,替我穿好外出的衣服,又给我梳了梳头。

  回到客厅的时候,加加已经回自己的房间了。

  穿好了鞋正要出门的时候我忽然注意到了小丽直在微笑的脸,我能看得出来,她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我犹豫了下,还是对她张了口:“小丽,你和我起去吧?”

  小丽脸上的笑容又灿烂了些,但她还是摇了摇头:“你自己去吧,我等你回来。”

  我没再说什么,凑过脸去在她唇上吻了下:“那我走了。”

  小丽扶着门目送我下楼,刚看不到她却又听她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弟弟啊,别再喝那么多了。”

  我想起今天早上小丽和我的调笑,忍不住笑了起来。

  第97章生病

  回到学校,我犹豫了下,还是直接到了安琪的公寓,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我美女们的大本营了,而且好久没有看到安琪,我还真有点想她了。

  安琪的公寓空无人,显然都上课去了,我摸出钥匙开了门,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了会儿呆,可能是这几天伤累交加的,竟然不知不觉就那样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睡就出事了,我迷迷糊糊感觉到身体周遭白茫茫的片,仿佛飘浮在天际云端正往极乐世界飞升而去。鼻端是浓冽的消毒水味,喉头干凅发烫的就快迸裂,整个人像错过天堂入口似的由暖洋洋舒茫茫的涅槃状态瞬间摔入全身火辣辣的无比深渊。

  “恶”

  我挣扎着嘴里发出干渴的喉音。

  “哦醒来了!醒来了!”

  是个清脆甜美的女声。

  “睡了十几个小时也该醒来了。”

  是计筱竹的声音。

  睁开刺痛的眼睛,入眼是团模糊的人影,围绕自己站成了圈。勉强睁了睁沉重的眼皮,我看清楚这是安琪的房间,我躺在安琪的床上,而床旁这时站满了人,有计筱竹安琪,席雅糖糖岑兰白芳左雪,凌雨。

  “水给我水”

  我的喉头干的可以吞下整个太平洋。

  “校医说发烧刚退不要喝太多水!”

  甜美的声音原来是计筱竹,她端过杯水交到我手上,嘴里不忘嘱咐着。

  “发烧?”

  我怔了下。

  “是啊,你发烧了,而且全身是伤,把我们都吓坏了。”

  安琪眼中含着泪,把我小心翼翼地搂在怀中。

  “是谁将你伤得这么厉害啊?”

  席雅也是满脸的担忧:“报警了吗?”

  我笑了下,感觉身上没什么力气,将事件经过简单说了下,女生们听到后心里的担忧倒是减轻了不少。当然了,我是刻意隐瞒了有关于绒绒和小丽的事情,这些美女们都不知道我居然在外面包养了两个妓女外赠个加加。

  计筱竹温柔地说:“你少说点,还没有好呢。”

  我看着手上扎着的输液管,愕然道:“这是校医来扎的?”

  豪华公寓就是有这点好处,校务处因为收了高昂的管理费,基本上随传随到。

  “你安心休养吧!学校那边我们已经帮你请好假了!”

  计筱竹看着我说。

  我怔了下:“校管处会允许我在女生公寓休养?”

  “哦,因为你身上有伤口,移动不便,而且安琪又是你的女朋友,所以就特许了。”

  计筱竹笑道:“当然了,我们私底下悄悄还塞了个大红包来着。”

  “少爷,你饿了吗?我去做东西给你吃。”

  这时白芳旁插话进来哪里会不饿呢?也不知有几个小时没进食了,前胸早已牢牢贴住后背,连胃都瘪了。

  “饿啊!饿啊!白芳你给我做个宫保鸡丁饭嗯再加个苦瓜排骨汤,最好还有几片红西瓜就这样随便吃吃好了!”

  “随便吃吃还这么多?你现在是病人,只能吃粥!”

  白芳脸上又好气又好笑,推门走了出去。

  女生们都知道白芳的事情,也知道她是我的全职保姆,倒是没什么人有异议,我看着屋子的美女,有些困惑道:“你们不做事啊?全守在这里做什么?该上课的上课,该玩的去玩,该学车的去学车!”

  “好了好了,飘少爷不耐烦了,大家都出去客厅坐吧。”

  计筱竹连忙道:“给我们少爷留点新鲜空气。”

  女生们虽然都不愿意,但计筱竹现在明显是她们的老大,只得叽叽咕咕地走了出去,计筱竹看着我温柔笑,说:“飘飘,我们把安琪留下来陪你哦,安琪,好好陪着飘飘”

  停顿了下,计筱竹又说:“别让他干坏事!”

  安琪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在女孩子们的轰笑声中,还是强忍着羞涩坐到了床边。

  人去屋空,房间里顿时就安静下来了,我看着安琪,心头有些惴惴不安的,这个小女朋友向又乖又听话,而且对于我的花心风流,都是默默地包容和迁就,看到她憔悴的面容,我轻叹了口气,低声说:“老婆,别担心了,我没事的。”

  我望着点滴瓶里大半瓶生理食盐水正自冒着圈圈的气泡,由瓶底的米粒般大小,上升到水面扩散成拇指般的尺寸,个个气泡接连成弧状的珍珠项圈。我心里乱纷纷的,觉得生活的轨迹不正似这剔透的空气泡泡,稍不经意,每个环节都可能造成心湖上的巨大波澜。

  我打着点滴,确实有些累了,在白芳进来喂我吃了半碗粥后,我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

  睡了不知道多久,我被阵阵尿意刺醒过来,却看到床前居然有着个女孩子正在悄悄地抹眼泪,那绝美的面容与冰清玉洁的气质让房间里似乎都明亮起来了,竟然是路静。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有些诧异,白天醒过来时,路静并不在啊。

  路静伸手扶着我欲起的肩膀,低声问:“你要做什么?”

  “我上洗手间。”

  我看了下还吊着的点滴,有些皱眉:“怎么还挂着啊?”

  她低下身子在我床边摸索好阵子,我心下奇怪,问她:“你在干嘛?”

  “拿便器啊,你身体不好,校医专门放在这里的。”

  她弯腰后绷紧的背部向着我,黑色无肩带的胸罩后缘在衣服里浮现出来,衬着两团丰硕外扩的|乳|房,相当诱人。

  “便器?啊呀!我,我不要在床上你这怎么好意思!”

  我着急地说。路静红霞满面,像熟透的红苹果般,恨恨地啐了我口:“你当你那丑东西好看得很么?我很喜欢看是不是?”

  “我记得你是喜欢吃来着”

  我呐呐道。

  “你你再说你再说,你你这只大色狼,才醒过来就不老实!”

  路静羞极生怒,轻怒薄嗔的娇俏模样,我觉得自己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我赶紧深吸口气,希望小弟弟能收敛点,不然受罪的可是它的主人。没料到这时路静竟然把掀开我身上的被褥,命令道:“死色狼,还不快把裤子脱掉!”

  “脱脱脱裤子?干嘛?”

  我大吃惊,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如果想强我也未免太快了,我可不是随便的男人。

  路静见我眼中闪烁着异样眼光,又盯着她的身体直瞧,她知道我想歪了,娇叱声:“呸!色性不改,你你想到哪里去了?你不是要小便吗?”

  在美女面前脱裤子虽然习以为常,但在床上,我还是会假装矜持的。而且这时候裤底荫茎直挺挺的,突然跑出来见人,肯定又得挨顿冷嘲热讽。

  “你会吗?”

  我问她。

  “我不会你会呀?副守身如玉的样子,你还以为我爱看那脏东西呀!干脆让你撒在床上好了!”

  路静羞红了脸半揶揄半威吓的对我说。

  “谁怕给你看来着了!就怕你爱上它哩。”

  我心里面忿忿不平,毅然放弃掉矜持,反为能在这性感美女面前展露巨大男根而感到刺激不已,而这时随着念头,胯下具更是奇硬无比,我定要看看她如何对这大东西提供服务。

  我吃力的褪下蓝色病患服底下的内裤,才刚刚脱过大腿就感到力有未逮,仰起的脊背传来阵阵椎心的刺痛,闷哼了声,我求救道:“哎!好痛,我没办法了!你你帮我脱好吗?”

  路静看到倏地直立起来的荫茎笔挺,竃头又红又大,荫茎身上盘龙似的青筋纤毫毕露,粉脸上不禁掠过丝晕炫,眼睛亮亮的,又想别过头去,又舍不得不看。

  “呸!献宝呀?谁叫你全脱下来?褪到大腿就可以了。”

  定定望着张牙舞爪的大东西,路静迟疑了几秒钟才把便器拿了上来。

  她欠着身体,暖暖滑滑的小手握上我的荫茎,微微发抖的指肉轻轻地掰开我的马眼,红云不退的小脸上故作镇定,对准了便器,娇声说:“放啊。”

  我忍着呼吸,痛痛快快地在路静手里面排了出来,路静放下便器,又拿出湿纸巾仔细擦拭我便后的荫茎,动作温柔充满了情意。

  “瞧!那么脏!不帮你清洁细菌就跑进里面去了,看你怕不怕?”

  她拿起弄脏的纸巾,在我眼前展示成果,只手还牢牢握住我的荫茎。

  “真的谢谢你了!”

  我感受荫茎接触到的暖暖柔柔感觉,真希望她握紧点,握久些,如果能搓上搓就更棒了。

  而要命的是,随着她弯起的身躯,胸前对丰满|乳|房竟微微压上我的手肘,敏感的皮肤表面可以感受到水球般充满弹性的触碰,每当她稍有动作,浑圆的|乳|房就在我的手肘前后滑动,让人心痒难搔。

  我觉得自己面红耳热,呼吸急促起来,具更是暴胀到了空前的地步,她轻握住荫茎的小手感受到手底的剧烈变化,嘤咛声,就像摸到炭火般迅速的缩了回去。

  “色鬼!伤到这样还不老实,不怕把弟弟坏掉吗?”

  她只手缩在背后,还不忘嗔怪我。

  “骂我?还不是你害的,你握的那么舒服,又用大奶子碰我的手臂,正常男人都会受不了的,当我是柳下惠呀!”

  我替自己抱屈。

  “人家人家那有!”

  路静脸无辜的样子。

  看她不知所措的窘迫样,我接着又说:“你看看啦,它现在被你撩得硬梆梆的消退不了,实在痛死人了,你定要想办法帮它解决。”

  “解解决?怎么解决?”

  路静慌了。

  “你你定要跟我那个那个啦!没有好好发泄下,它怎么会乖下来呢。”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是鼓足了好大的勇气,其实根本没打算她会像小女孩般轻易受骗,只想试试她的尺度罢了。

  “不不行,你当我傻瓜呀!这样就要给你乱来。”

  她气愤地看着我。

  “谁叫你挑逗我的,紧紧握着人家的鸡笆,直舍不得放手哩!”

  我胡搅蛮缠地说道。

  她跺了跺脚,恨恨的说:“那那你到底想怎样嘛?”

  “给我操逼!”

  我直接了当的说。

  “别想!”

  她斩钉截铁的回我,听到这么露骨的话,连耳根都红透了。

  “那起码帮我打手枪。”

  我退到了底线。

  呆了会,她喘了好几口气,总算是下定决心,答应我:“那那我就帮你打打手枪,可是可是我不曾做过,弄痛了我可不管!”

  说完,侧坐在床缘,只手重新握上我的荫茎,而这次握的更紧些。

  我看到她晕红的小脸上竟然隐隐浮现丝期待,眼睛睁着大大的,里头波光粼粼,就像女孩第次约会的光景般,我心里荡的要命,手掌游鱼似的贴上她丰厚的粉臀,隔着衣服,依然可以感受到里头的娇躯正丝丝吐着热气。

  “真真的要吗?”

  她发觉我的手不老实起来,狠狠瞪我眼,还好没有害羞的挪开,看向粗大的荫茎,她有点作难的问我。

  “要不你脱了内裤,你用荫道夹出来?”

  我反问她。

  “呸!色鬼,痛了我可不管!”

  说完温暖的小手牢牢握住荫茎,轻缓的上下移动。

  感觉荫茎包围在嫩嫩的掌肉间,随着套弄,根部的麻痒稍稍纾解,却是顶部的竃头越来越热,越来越难受。

  我右手轻轻抚着她绷紧的粉臀,沿着腰际,徐徐摩挲路静短裙里的三角裤痕,那小小薄薄的内裤,几乎无法察觉,我直寻到了裤痕根部的诱人股沟,然后沿着股沟往下探,才刚感受到股沟底部被压住的软厚肉团,还来不及仔细品味个中滋味,竃头已经被她加快的套弄搞得收势不住。

  “喔呜嘶嘶”

  我看着她水汪汪的眼睛,嘴里爽快的喘息起来,只觉整个人头重脚轻,眼前竟然浮现千千万万个金星,浓稠的阳精这时不是用喷的出来,而是整股整团的涌向马眼,虽然尿道里隐约带有异物的不适感,但我的高嘲比起以往的任次,丝毫不显逊色。

  她大概也觉得口干舌燥,居然感同身受的直喘娇气,我看她衣服里的|乳|头都硬硬的挺了出来,眼睛浪的发水,粉白的小手洒满液却不知道收手。

  在余韵中我几乎晕厥过去,眼前的景物有短暂时间竟然是黑白的,我没有闭上眼睛,因为我要看她娇喘害羞的浪荡模样,忽然,我看到房间门轻轻被推开,计筱竹蹑手蹑脚的轻跳过来。

  “啪!”

  的声,计筱竹巴掌大力的打在路静横坐的另片粉臀上,“嘿!我们的美丽校花,你们在干嘛?”

  计筱竹缺德的问道。

  如果你青春期曾经躲在房间里偷偷自蔚,却忘了锁上房门,然后家人好死不死的推门进来,看到你居然干出这种龌错事,那当场的反应就跟路静这时的情景模样。

  突然间被计筱竹的巴掌拍,她直觉的弹跳了起来,巧脸涨红得像猪肝样,两只小手便想往身上抹,却发现手掌间的液又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