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肉瓣好似把我的荫茎当成火车轨道,裹着它路向前滑。

  甜美护士掩着脸转过头去,嘴里佯怒的叱责:“你你们怎么可以在病床上做这这种事呢?”

  手掌旁的耳根红得滴水。

  “难道不是在床上做这种事吗?”

  计筱竹欣赏着她的娇态,嘴里反问她。

  护士显然没想到这个美女居然理直气壮地问出了这种话,时间手足无措,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怀中紧贴着丰满滑嫩的半裸佳人,我实在对床边发生的故事兴趣缺缺,虽然隔着压扁的|乳|房,路静急切的心跳依旧清晰可闻,而荫茎表皮上不断传来的潮湿感觉和丝丝热气更是要人命。

  只不过我还有左手,我慢慢伸手滑过她的腰身,爬上浑圆的粉臀,然后进入小小的三角裤里头,微微使劲掰开粉臀,我手指头就往潮湿的荫唇撩了下去。

  路静全身颤,吟哦声,小嘴在我右肩咬了口,跟着右手也进入自己的内裤里头,只觉细嫩的小手握着我的手却不是阻止,竟然捏着我的指头上上下下的触弄起发烫的荫唇。

  我觉得自己像是具傀儡,快乐的傀儡,不中用的快乐傀儡。

  路静捏着我的指头磨着豆豆,她的技巧竟然巧妙到能屈指撑开阴绉褶,然后推着我的手指头上下厮磨。很明显的她全身马蚤浪了起来,骑在我腰间的粉臀原本已经大开,这时拼命使劲,几乎连菊岤也张了开来,我好怕她的肉缝跟屁眼裂成气。

  我绝对要冷静,计筱竹学姐说过,在非常时期占有个女,会直得不到她的心的,这可是非常非常的非常时期啊。

  那护士匆匆给我换了点滴瓶,也不说话,羞红着脸径自就走了,临走前只听她低低的骂了声“变态”路静紧抵胸膛的粉脸烫的不得了,贴着我手掌的荫唇持续泛着滛水,胸脯起伏正喘着香气,房间里突然阵静默,我只感觉到路静热呼呼的半裸娇躯在我胸膛上不断起伏,而右手被她小手由手背握住,就塞在丝质内裤里头,位置恰恰贴在股沟之间的神秘处所。

  意识回到怀中佳人身上,原本忘掉的荫茎又开始作祟起来,“路静,求求你帮含含好吗?我好想要哦。”

  “你疯了啊?”

  路静抽出手仰起头看着我,满脸羞红又气又恼。

  “我真的好想要啊?”

  我哀求道。

  路静低头沉吟了会,突然说:“行是行,可是你要叫她还我衣服。”

  说完粉脸转,望向床尾坐着的计筱竹。

  计筱竹听到这句话脸上笑眯眯的说:“哈!我还以为美丽校花喜欢光溜溜的赖在飘飘身上,不再想穿衣服了,原来她还记得衣服在我身上哩!成!只要你帮飘飘吮舒服了,我马上亲手奉上衣服。

  “可不准赖皮喔!”

  遮着双|乳|,路静掀开被单,只见我的具依旧翘的老高,荫茎荫毛以至于小腹全糊上层水光,尤其荫毛上更是片凌乱,许多晶亮的水珠凝结在毛发间,像透了清晨原野上的露珠。

  “真是的!我怎么流那么多水出来。”

  我讷讷的说。

  路静没好气的瞪我眼,脸上红了红,赧着脸骂了声贫嘴,然后她捏着荫茎,慢慢地将绝美的红唇含了上去。

  我的荫茎被含进个温暖无比的口腔里面,霎时间舒服到了极致,直似顷刻便要振翅而飞。

  “唔真好!路静来吧!再躲进我被窝里头。”

  我张开双手向路静招呼。

  路静含着我挺翘的具,娇媚地看着我,坦露的|乳|房随着呼吸不断晃动,她吞了口口水,啐了声:“色鬼!又想打人家主意,我才不会上当。”

  “是吗?那是谁流的水黏在我身上粘得毛毛都在起了?”

  我举起右手在鼻子闻了闻,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不管啦!反正就是不能在这里也不能是现在,你快还我衣服来嘛!待会要是有人进来看到我这副模样,我可没脸活了。”

  她焦急的说。

  听她的意思,换个时间就任我为所欲为了,我心底荡荡的好不受用,于是拿眼睛望向计筱竹,希望她赶紧遵守诺言。

  “呶拿去吧!我说过的话概算数,只是你没有让飘飘射出来哦,他少掉次爽快的机会,实在可惜。”

  计筱竹边说边拿出衣服还给路静。

  路静背对着计筱竹很快的穿好胸罩套上衣服,回复平日的整齐衣冠,有了衣衫做凭借,她红着脸说:“你们真可恶!就知道成天欺负我个人”

  说完路静就急急地走了出去,走之前还狠狠恨了我眼。

  我觉得计筱竹玩得有点过份,趁着房间只剩我们两人时,指责她几句,她却这么回我:“让个女人记忆最深刻的人,不是对她疼爱照顾有加的,而是让她难堪与受伤最深的。”

  “你说,这下子她还敢不怕我吗?”

  计筱竹笑嘻嘻的望向我:“我不来这么下,你真的收了她,我以后怎么管她?”

  看来计筱竹真的以我的正宫娘娘身份自居,开始着手建立我的后宫秩序了,我无可奈何,对于这种似是而非的歪理,辩驳也是多余的,我只得保持沉默。

  第99章抓个正着

  让我和计筱竹没有想到的是,不会儿,路静居然裹着浴巾又走了进来。

  路静那双朦胧的美眸中荡漾起丝媚人的神采,我如虚似幻的看着她缓缓走到我面前,浴巾下两条雪白修长匀称的美腿好似酥软无力的在颤抖中倾颓,她那让人血脉贲张如蛇般妖异的身躯软倒在墙上,原本如深潭般清澈水灵的眼中泛起如梦般媚人的神采,如精工雕琢的挺秀鼻端渗出点点的汗珠,两颊皮肤下流动的艳红晶莹如玉,红嫩的柔唇微张,我鼻中嗅入她口中女的芳芬,“你温柔地摸摸我。”

  路静已展开浴巾,将女的全部部位面对面展露给我。

  这下连计筱竹都傻了眼,愣愣地问:“你做什么?”

  “你不是说我没让他射出来么?”

  路静轻声回答。在我将我饥渴的嘴印上她柔唇的同时,她闭上了那令人做梦的双眸。

  我轻轻的吸啜着路静口中如玉液琼浆的蜜汁,她那柔软滑腻的舌头狂乱的伸入我的口中,我们两舌疯狂的纠缠盘结着,彼此都贪婪吸吮对方口中的津液,我俩紧吻相贴的唇好像磁石般再也分不开。

  包着她上身的浴巾滑落到地毯上,我健硕的胸部贴上了她富有弹性又坚挺的|乳|房,我壮实的胸膛揉磨着她那两粒已经硬如樱桃的|乳|珠,我的手轻揉的抚着她细致如丝缎般滑腻的肌肤,她如蛇般的腰肢颤抖着。

  她的小手握住我的r棒将我的包皮温柔但很不熟练地翻起。

  我指尖过处,她嫩滑的肌肤泛起了阵阵鸡皮,当我的手探入她胯下浓密森林,触到她已经汁液淋漓的女花瓣时,她两腿保护性的夹住了我的手掌,掌上传来她大腿肌的颤抖。

  “路静,我想操你好吗?”

  “不,那个不行!”

  “那你怎么让我射出来?”

  “你喜欢我用嘴手或大腿?”

  在我的选择下,她用大腿内侧死命夹住我的r棒,狠命扭动腰肢,我也不停地抚摸揉搓路静玉女峰,还不断地在她耳边说着情话来挑逗她:“好美!|乳|房非常有弹性好滑好软”

  耳闻这样子的挑逗情话,路静不胜娇羞,红着脸闭上眼睛。但她大腿对我r棒的夹击和香臀的扭转更加疯狂,很快我们俩都达到高嘲,我的液就像热浆糊似地喷射在她的玉腿间,浇得她的荫毛湿淋淋的。

  路静很兴奋,大胆又温柔地看着我“还来吗?”

  被我扒得丝不挂的女人数不清楚,但从来没女人敢捰体站在我面前,我注视着眼前的绝姿美女圣洁娇挺的|乳|峰顶端,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稚嫩|乳|头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挺立。

  那对娇小可爱稚气未脱的柔嫩|乳|头旁圈淡淡的嫣红的|乳|晕妩媚可爱,犹如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乳|头周围,盈盈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种就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

  我简直爱不释手,顺着身体向下摸去,片玉白晶莹娇滑细嫩中,只圆圆的可爱的肚脐俏皮地微陷在平滑的小腹上。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蓬淡淡的绒毛,她的荫毛非常茂盛,那丛淡黑柔卷的荫毛下,细白柔软的少女阴阜微隆而起,阴阜下端,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肉缝,将片春色尽掩其中。

  她大胆地搂住我接吻,她口中突然发热,股热呼呼的玉津灌入了我的口中,本来轻扶着我的玉臂突然像铁箍般紧紧的环住了我的腰际,尖细的指甲刺入我的肌肤,微微生疼的刺激,使得我胯下那根在她姊姊计筱竹的美岤中尚未发射的坚挺具膨胀欲裂,那硕大泛着红光的竃头顶上了她已经流满滛液蜜汁的娇嫩花瓣。

  这时的路静背部紧贴着墙壁,退无可退,我空出手扶着大竃头在路静的花瓣上缓缓的磨动着,肉冠上微张的马眼点到她荫唇上方微硬的阴核肉芽上,轻揉的磨动着。

  “唔唔呃!呃嗯嗯”

  嫩红的柔唇被密实的封住的路静粗重的呻吟喘着大气。

  阴核的肉芽被那肉冠上的马眼厮磨,已经硬如肉球,阵阵的快感电流使得路静混身酥软,芓宫深处的酸麻使她情不自禁的挺动那万中选女中极品贲起的包子美岤,迎合着我竃头马眼与她的阴核肉芽的磨动,本来箍在我腰际的手指再度使力,指尖扣入了我的股沟中,激起我另波奇妙的亢奋。

  她贞守了多年未经开垦的花瓣被我的竃头趁着湿滑的滛液悄悄的顶开了。

  上面与我紧吻的柔唇粗重的喘着,她下意识的甩头,含糊的说着。

  “呃不要!”

  他妈的!船到江心,马到悬崖,老子的大竃头已经到了洞口,又说不要,今天再不干破你的女膜,把你的包子岤翻,以后就别当男人了。

  我下定决心的将路静滑腻的娇躯紧紧的抵在墙面上,另手托住了她翘美弹性十足的豊臀,欲将她下体压向我的胯间,方便我的大竃头刺入她的包子美岤。

  她扣在我股沟内的手指紧张中又扣紧了我的肛门。

  肛门传来的刺激快感,使我的大竃头在亢奋的挺动下分开了她湿滑的花瓣,刺入了她已流满滛液的女荫道半寸,似乎敏感的马眼触碰到层肉膜,是这位美艳如仙的美女的女膜。

  “不要在这儿我不舒服”

  路静又喘着气含糊的叫着。

  呵原来她说的不要是,不要把她抵在墙上破处,那容易。

  我再度用嘴封住了她的柔唇,免她再啰唆,下面两手兜,她的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拖起盘上了我的腰际,进入她荫道中半寸的大竃头还被她的花瓣咬合着并未分开。

  就这样上下相连着,我将路静抱向她那张双人大床,而计筱竹则是很搞笑地高举着点滴瓶跟随着我们,活像个人形输液架样。

  还好这张床够大,我抱着路静来到床边,将她的臀部放在床缘,再把她那双迷死人的匀称美腿放在床下两脚沾地,使她的两腿张开,胯间的阴阜自然贲起。

  这时的路静大概知道破处在即,不出所料,被我紧吻住的柔唇甩动着又想说话,腰肢又开始扭动闪躲,那雪白浑圆健美的大腿往内猛夹,如果不是被我的两膝撑开,只怕又要被她闭关,功败垂成。

  我知道这次再要是再依她,或者有丝丝的不忍心,恐怕又跟上回样,只能她的屁眼插她的菊门了。

  感觉到自己的两条大腿被那个男人分得好开,胯间的阴阜又如此羞人的凸起,好像对那男人的大竃头说着“欢迎光临”路静这时内心的羞涩矛盾使她不知所措,眼看守贞多年的女岤就要被眼前这个男人开垦了,自己也不知道是不甘心还是害怕破处的疼痛,反正就是想逃。

  我用舌头从路静耳垂舔到颈,然后到脸上慢慢的舔过去,双手握住了路静的|乳|房,手掌回旋抚弄她那满具张力的双峰,揉捏着她晶莹剔透白玉无暇的对椒|乳|,我觉得触手温软,有说不出的舒服,左手更进步攀上路静玉峰蓓蕾,轻轻揉捏,美丽的粉红色|乳|晕虽还未被触及,却定已圆鼓鼓地隆起,我嘴巴口含住路静右|乳|,低头吸吮,兹兹作响,还不时以牙齿轻咬玉峰,以舌头轻舔蓓蕾。

  “你先把r棒抽出来,让我喘口气。”

  路静娇声要求。

  我顺从地拔出r棒,目光扫视着路静的嫩岤,路静那方寸之地很是诱惑,最诱人的阴阜的曲线完全呈现,看着路静现的萋萋芳草的迷人草丛,双宛如春笋般嫩白的修长美腿,浑圆挺翘的美臀,两腿交界处,条细长的肉缝,搭配着若隐若现的特殊紫色茸毛,全身上下肯定找不到任何瑕疵,看了叫人垂涎欲滴,浑身无处不美,无处不叫人目眩神迷。

  我剥开她的草丛,窥迷人的神秘之境,她青葱似的雪白修长双腿与曲线优美浑圆高挺的臀部,不论色泽弹性,均美的不可方物。

  然后我右手沿着路静乌黑亮丽的秀发,顺着柔软滑顺的坚毅背脊,延伸到她坚实的大腿及浑圆的臀部间不停游移轻柔的抚摸,像是熟练般的花丛老手,不时又像好奇的顽童试探性的滑入雪嫩臀间的沟渠,仔细搜索着路静最神秘的三角地带,摸着丛柔软略微弯曲的毛发,她玲珑细小的两片荫唇想必色呈粉红,成半开状,两团微隆的嫩肉,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秘洞。

  “呃这个臭男人,你要就快点进来,要不就就别哎呀”

  我他妈的再让你逃我就去当和尚,这辈子不再干女人!

  想到这里,我管他妈三七二十,屁股往后翘,再狂野的用力往前顶,坚挺又粗壮的大具狠狠的往路静那让每个男人发狂的极品包子美岤里猛然戳入,大竃头前端感觉遇到层细薄肉膜的阻碍。

  虽然路静两片柔嫩的红唇被我的嘴密封得紧紧的,但由她甩头晃脑,美发飘散的唔唔声中,我似乎感受她心灵深处的痛叫。

  她原本扶住我腰际的手这时突然用力的抓紧扭捏着我的肌肤,扣在我股沟的手指猛的的刺入了我肛门的谷道。

  老子的谷道被路静的纤纤玉指突然的刺入,那强烈莫名的刺激,将我插在她荫道的大竃头逼上了亢奋至极的无上妙境。

  我清晰的感觉到本来比经硕大无比的竃头,在路静的引导内欲发的膨胀,将她初经人事紧窄的荫道撑胀得像要爆开。

  两颊艳红柔唇被我紧封的路静在唔唔声中,檀口中涌出股热呼呼的玉液琼浆又灌入了我的口中。

  我感受到她引导的肉壁急剧的收缩,如婴儿的小嘴般不停的吸吮着我胀大的竃头,同时嫩肉紧紧的箍在我竃头肉冠的棱沟上,像吸盘似的将我与路静的生殖器卡得严丝合缝密实无间,这时她全身抽搐颤抖,两条浑圆匀称的美腿像八爪鱼似的紧紧的缠上我了的腰际,那两腿美腿用力夹合之猛,她的荫道是如此的窄紧,我沈腰挺枪,见缝插针的往前挤去,只觉的柔软的花径内壁像是张湿湿的樱桃小口,把竃头舔吸的又酥又痒。

  越往前走,就越是寸步难行,具前端却遇到了阻碍,我知道那是路静的女膜,我暗下决心要速战速决,于是先把武器退出了小截,在她略为轻松的刹那,我将r棒微往后退,然后声闷哼,将胯下具猛然往前顶,可是路静那层阻碍却没有如想像中般应声而破,路静的女象徵依旧顽强的守卫桃源圣境,不让我稍越雷池步。

  我不断下压的躯体随着r棒的不住前进,路静秘洞内的薄膜不住的延伸,虽然女膜仍顽强地守卫着路静的桃源圣地,可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她顽强的女膜在做最后挣扎,但是女膜的守卫是那么的脆弱,连路静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女初欢将不可避免和我发生,火烫粗壮的压迫感从她下腹直逼喉头。

  突然路静的脑海又浮现出自己在公车上的那幕,想到自己平日引以为傲骨肉匀称的大腿被那个其丑如猪的男人强行扳开,胯间的神秘地带被那丑恶的男人胯下丑恶黑黝的那根东西已经抵到自己胯间那红嫩的花瓣,若不是刚好刹车,贞守了多年的玉女花蕊就要给那头猪采了。

  在秘洞之内的防卫即将失守的刹那,路静大声喊:“不要进,我不想失去女身。”

  我楞了下,“路静,怎么了?还想把女身留到洞房夜?还是怕疼?”

  “我的女身可以不留到洞房夜,但我不想在你挂着点滴瓶时失去贞操,你必须出来。”

  路静的回答很坚决。

  我回头看了眼计筱竹学姐,却见她脸微笑地对我摇了摇头,显然也认为今天并不是破处的好时候。

  我只好将兵器不情愿地从路静的美岤中出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但见路静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水汪闪亮的双眸闪着羞涩而又似乎有些喜悦的辉芒,泛着纯洁优雅的气质。

  微弱光芒闪耀着,尊玉雕冰琢的迷人胴体横陈地上,曲线玲珑,凹凸分明,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仿佛吹弹得破!

  两座鼓圆的圣女峰硬挺高耸,小腹平滑细腻,玉脐镶在圆滑的腹壁之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