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家的,那来这么多粗话。”

  他想叉开话题,我不爽了,嘟着嘴说,你的大鸡笆还插在我的小麻逼里面的,我这时不说粗话难道吃饭的时候来说啊。

  “你呀,总有天我会死在你肚皮上!”

  文明人听不得粗话,他奋力的插着我,象是要把我的小岤插烂,恨不得把整个身体都钻到我的逼里面去。

  有天妈妈突然发现老头儿下身有处红肿,怀疑他得了性病,拷问他是不是找了小姐,他坚称没有,那点红也没什么事儿,妈妈不相信,出来后扒下老头儿的短裤,问我,梅梅,你看看你爸这儿是不是有问题。

  我过去看,“哪儿呢?”

  妈妈拨了拨老头儿的荫毛,指着大腿根部说,“这儿。”

  “我瞧瞧。”

  我伸手过去拨了拨荫毛,仔细看了看,“没什么吧。”

  普通的红色,看起来好象是抓红的。

  “是不是哟。”

  妈妈有些不确定,将信将疑。

  “那我仔细瞧瞧”我拎起老头儿软软的鸡笆,手指仔细地在他下身拨拉,感觉自己象个专业的泌尿科医生。

  “嗯。是阴虱!你是不是找了小姐!”

  我佯怒。

  “冤枉啊,我那里敢啊,那里真的没什么,我都是医生呢。”

  “不然就是陈丽有阴虱!她传给你的。”

  我给妈妈讲了陈丽的事儿之后,我们总是拿陈丽来取笑老头儿。

  “天地良心,要传染也是”

  他想说是我传染给他的,拜托,不会要我脱下裤头来对质吧。但他立马警觉住口不说,妈妈整了整面容,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转过头去看电视。我拎着他的鸡鸡,有些下不了台。

  “恶心死了!我给你把毛毛剃了,别传染给妈妈了。”

  我厌恶的说。

  老头儿见我真把剃刀拿出来了,捂着裤头不肯。

  “敢!不剃不许碰我妈妈。”

  我怒道,强行加了妈妈两个字,虽然现在我们三人都心知肚明,面子上还是抹不开。

  他还是死活不肯,“都没什么的啊,给我剃了我怎么见人。”

  “拷,你那儿天天见人了?见陈丽啊。”

  “不是啊,总要上厕所的撒,别人看到不把我笑死。”

  妈妈在边忍着笑,我得到了鼓励,更加兴奋,马着脸命令老头儿坐下来,又命令他脱下裤子,他只好照办,但捂着那玩意儿不放,我伸手过去,强行插进去抓住鸡鸡,微微用力,说:“放不放?”

  他乖乖的放开,r棒却开始在我手中膨胀,口中不住说,“别开玩笑,梅梅,别开玩笑,梅梅。”

  我也想着他大小也是个副院长,管两上千号人,也不好弄得他下不了台,握着r棒沉吟着没有立即下手,r棒却越来越大越来越硬,我伸手打它:“死流氓老流氓!老不正经的,老不死的!”

  抬头瞅瞅妈妈,发现她耳朵都红了,赶紧给老头儿悄悄讲:“妈妈有点兴奋了,快去!”

  妈妈发觉老头儿来抱她,急忙伸手推他,“去去去!谁招惹你找谁去”“妈妈,你放心,那儿没得事儿得,我出去了,祝爸爸妈妈玩得开心!”

  “梅梅,你个死丫头,象疯子样!”

  我跑出了家门,感觉很甜蜜。

  从此回忆越来越甜蜜,但绝不是变态情狂所想象的那样,天天开无遮大会。实际上每天我们家都十分正常,该干嘛干嘛,人那有二十四小时都有情欲的,就是想天天有也不可能。所以绝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正襟危坐的,即使随意而坐,慵懒而卧,也不可得马上就要摸摸搞搞肉帛相见的,没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情况下都没有,有时我懒得象过小猫,老头儿也只是过来拍拍我,“丫头,床上去睡,别凉着了。”

  我自认为还不算丑,和我相貌差不多的,性伴侣数量都不会太少吧,那天在寝室白娜对我讲说,我们这种级数的,五六个算保守,十来个算正常,二三十个才算烂,我说你夸张了点吧,你有多少个,她撇撇嘴,叹气道:“两只手就数过来了。”

  我说不错了不错了,我只需要动两指头。这下不得了,她非问另外根指头是谁,谁的魅力这么大,我肠子都悔清了,早知道就说双手双脚都还数不过来呢。

  好长段时间室友们都在严刑逼供,非要我说出另外根指头,猜来猜去猜到了老头儿身上,说不会是你爸爸吧,另个闺蜜说,她有次看到,你爸爸在走廊上捏你的屁股蛋来着,我脸都白了,因为真有这种可能被她见着了,于是极力否认,本来她们可能还没在意,我越否认她们反而越相信了,我差点哭出来了,她们见我输不起了,心中肯定存下了疑惑。

  后来有天到老头儿办公室汇报工作,老头儿给我安了个学生会干部的破事儿,我正说着,忽然想起来室友们的猜疑,话就说成了这样:“青年论坛我们学生会要派两人过去,陈静今天在问这事儿哦,对了,以后不许在学校摸我的屁股。”思维跳跃得太快了,老头儿本来直没理我,在那里装酷,这下子来了兴致,抬头亮了亮眼,起身向我走来。

  “陈静怎么说来着?”

  “你,你干什么?”

  我吓得直往沙发角落缩,但哪里逃得过他的魔掌,他过来把抓住我的阴沪,我的阴沪很肥,是馒头型的,他总是抓个准。那里是我的命门,各位爸爸,那里是我的命门,只要你掌握的方法得当,你也可以来抓抓看,保证我立马乖上百分之八十,剩下百分之二十,就看你的造化了。哈哈,开玩笑啦我只让外人抓过次,在公车上,个变态狂在我身后摸摸搞搞,正当我忍无可忍即将发飙的时候,那人把按住了我的阴沪,我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了,很奇怪的体验,对不对。

  当然了,各位爸爸,接下来那贱人马上就犯了个错误,如果他直在我裤子外面摸的话,我说不定真的会让他直摸到下车,摸出水水儿,甚至起去开个房什么的呸呸呸!罪过罪过,那人丑死了,无比猥琐,极其恶心,只是我当时没回头看,呸呸呸!想起来都恶心!

  早知道下都不会让他碰他本来得了天大的便宜,但却马上犯了个错误,他才摸了三五下还没过到瘾肯定,就想把手伸到我裤子里面去,天知道他手有多脏,我甚至马上想象到了他指甲内的污垢!老天爷!我立即回头扇了他两耳光,看他那么丑,气得抬腿狠狠的废了他的武功,我保守估计至少三十天之内别想用了。

  哈,又扯远了,才说到老头儿按住我的阴沪来着。我的阴沪很肥,隔着衣服摸起来也可以感觉到象|乳|房样的弹性,大荫唇肉肉的,粉嘟嘟的,把小荫唇包得恰到好处,既不象有些女人单薄得只有个洞的存在,也不象有些滛女那样把小荫唇大刺刺的翻在外面,是馒头型的,这是老头儿鉴定良久后给出的专业定义,老头非常喜欢摸我的肥逼和大屁股,说简直是种享受。

  废话,摸逼都还不享受什么才是享受!这你就不懂了吧,摸有些女人的逼纯粹是尽义务,仅仅是为小弟弟打头阵而已,而咱们梅梅的小逼逼,摸起来就跟做嗳样爽,当然日起来就更爽了!也不知道老头儿说的是不是真的,反正我很高兴。不过我问男友最喜欢我哪儿时,他却说是|乳|房,令我郁闷。

  其实我自己最自豪的还是屁股和荫部,我从别的男人的目光里看得出来的。我有丰满而完美的线条,常常引得系里的色狼们流口水,特别是每当我穿比较贴身的裤子的时候。我更适合穿裤子,特别是贴身的裤子,牛仔或西裤,显得我很干练很性感,站着时显我的身材显我“诱人犯罪”的屁屁,坐着时,教室的男同学经常借捡东西的时候欣赏我的逼逼,当然是包得好好的啦!

  不过有次,老头儿在办公室操了我的逼,没收了我的内裤,我回到自己教室时发现坐我旁边的男同学在血往上涌,我立马怀疑自己是否象只刚下蛋的鸡,连忙照镜子,发现自己还是很端庄的,正疑惑,看到那崽儿在我下面瞄来瞄去的,坐下来小心翼翼的偷看了下自己,天啊,原来薄薄的西裤下面,逼逼的形状都出来了,缝缝儿都隐约可见,羞死了。

  说到哪儿来了呢,唔,说到老头儿捂住我的逼逼来着,那儿当然也是他的自留地啦,他想来就来,也不问下别人同不同意,特别是该问下我男友同不同意,讨厌!不过他摸逼的手法倒是高级技师级别的,几下就让我上火,接下来我竟由着他做出件令人万分心惊胆颤的事情来,他解开我的扣子,褪下长裤和内裤,把我雪白的大屁股和毛绒绒的肥逼逼是细毛毛的啦,很柔顺的,浅浅的,肉嘟嘟迷你小麻逼专用毛毛,嘻嘻!他把我雪白的大屁股和毛绒绒的肥逼逼露出来晒太阳,我呼吸都没有了,心子都化了,要知道这时候门大开着,走廊上随时有可能进来人!

  他飞快拉开公文包,拿出个粉红色的跳跳蛋来,我后来才知道那东西叫跳跳蛋,他在日本出差时买的,花了他四万多块,不是日元,是新台币,变态得很,那么贵也舍得买,他下把跳跳蛋塞到我的荫道中,迅速拉上我的裤子,马上跳开,我赶紧拉拉链,扣扣子,我才刚刚坐直,个老师就走进来了!我们是听着他的脚步声穿的裤子,好快啊,简直是在两秒内就完成了,好险啊!

  我起身向老头儿告辞:“刘院长,那我先回去了。”

  “好的,好的。”

  我才走到门口,突然脚下软,赶紧蹲了下去。

  “梅梅!梅梅!怎么了?”

  老头儿本正经假意关切的样子令我恨不得马上杀了他,他奶奶的,原来还是无线遥控的呢!我恨得咬牙切齿,当别人的面,脸上还是只能纯纯的笑,“没事儿,爸,不小心绊着了。”

  整个天,我都忍受着那个怪蛋的折磨,好象走到哪儿都有信号,气疯了。那天刚好我有课,穿着白外衣,看起来冷静沉着,年轻漂亮,谁会想到我胯下竟夹着只蛋蛋,只随时会发疯的蛋蛋呢?那天我当着同学的面,不时向桌子上趴,身子发抖,双腿发颤,有次位同学看不过了:“刘梅,你不舒服吧?”

  我受不了,奔向厕所,想用两根手指扣出来,结果抵就抵进去了,抵到花心了,身子不禁哆嗦,赶紧站起来跳跳,好象滑到门门了,又去摸,又被抵进了,赶紧又跳,如此反复四次,第四次时,我终于奋力用两根手指夹到了点尖尖,正慢慢往外挪,不小心,手指用力重了些,蛋蛋从双指间滑了出去,象发射了枚枪榴弹,直射了进去,恰巧就在那刻,蛋蛋发疯似的动了起来,持续了好长阵时间,我的身子下子滑到地上,全身都瘫了,第次在没有做嗳的情况下泄了身。我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什么也不管了,放声大哭了起来。

  “梅梅!梅梅!你怎么了?”

  同学在外面用力敲着门挡,我稍稍清醒,急忙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冲了冲水,掏出镜子草草的补了补妆,穿好裤子,开门走了出去。

  “没什么,刚才痛经痛死我了。”

  我低头,浑身虚弱,头脑也有些不清醒,画蛇添了下足,“别给我男友讲。”

  才走到门口,就听见后面两人窃窃道:“可能流产了吧,刚才在里面搞好大阵呢。”

  我在洗手处停下来,缓缓的洗手,告诉自己要挺住,定要挺住!我握紧拳头,!!刘梅,!心中默念,感觉又恢复了力量。

  我往老头儿办公室打电话,没人接,打手机,关机,可能开会去了,蛋蛋也安份了下来,我发了条短信,警告他不许乱来,心下才放了些心。

  中午的时侯我差不多忘了蛋蛋的存在,只有翘二郎腿时才明显意识到逼逼里面有异物的存在,这倒多少激起了潜在的有些情致,于是大方地在餐厅和两个男同学聊天,聊天正愉快,我有句话还没说完,突然跳弹又动了起来,我停了下来,眯起眼,皱紧了眉,死死抓住靠椅,用力的夹紧了双腿,两个男同学大眼瞪小眼,张起嘴合不拢来了。

  还好只有分钟,我对付两个臭男人还不在话下,当下也不看他们,不住抚胸,自言自语到,“挺住,挺住!”

  夹着腿儿拿卫生纸,大咧咧的说:“姑奶奶的,肚子吃坏了,差点流到裤裆里面了。”

  两男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下子暴笑开来,笑得前仰后合的,我假装恼怒:“滚!”

  那天我换了三条纸内裤,而且本来是穿着纯棉内裤来上的班,最后挂了空档回家,到家时裤子又湿了,人也完全虚脱了,都差不多死了,恨了老头儿好久。

  说完刘梅还狠狠地瞪了正抱着侯靖的刘迎风眼。

  第125章故事会之公车轮

  “又该谁了?”

  我在刘梅的肥嫩小逼里射出股股的液,看到刘梅摇曳着肥嫩浑圆的丰臀前去折腾她的继父,|乳|白色的液拖着长长的尾巴从荫道里流了出来,沥沥的坠落在地上。肥美的大屁股看得我直流口水。

  赵菲举起了手,说:“该我了,不过我父亲已经不在了,能不能不要说他,反正都是那么回事,我说件更刺激的事情吧!”

  “什么事情啊?”

  我示意赵菲过来,将荫茎慢慢插入到她的屁眼里面,摸着她的奶子问道。

  “说件公车强的事情!”

  赵菲的话音刚落,我就看到茹洁美丽的脸突然就变红了,她羞答答地将头低了下去,我大感好奇,这时赵菲已经用屁股噌动着我的鸡笆,开始讲她的故事了:客运终于来了,本来担心最后班已经走了,现在总算放下心。

  我刚到学校报道那天,由于去拜访亲戚耽搁了时间,接新生的校生走了,不过幸好我的行李被校车带回去了,我就单身人改坐公交车。上了客运后直接走到最后排右侧靠窗坐下,瞄了下车内,由于是最后班车,车上乘客恨很少,稀稀落落只有5个,4男1女。除我之外的还有另外个女孩,长头发,抱着几本原文书坐在我左前方,侧面看起来挺漂亮的,似乎不比我逊色。

  车厢内冷气很冷,吹的我两条大腿凉飕飕的,不禁有点后悔没有换下短裤。

  我今年18岁,教育大学幼教系大新生,在高中时是学校拉拉队队长,所以今天也习惯性地穿着啦啦队的短裤,而啦啦队的短裤向很短,几乎全部大腿都露在外面,根本无法御寒。

  唉,算了,反正不过40分钟车程。

  由于刚才在亲戚家吃晚饭时喝了点酒,头有点晕沉沉的,所以想打个盹,反正我坐到终点,不怕坐过站。

  眼睛刚阖上没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旁边有人坐下,睁眼看是个粗壮的中年男人,可能是刚刚上车的。顿时我警觉起来,车上那么多空位不坐,偏偏坐我旁边,分明不安好心。果然不到分钟,他巴掌放在我大腿上,我马上手拨开,想起身离开。没想到他不动声色地从口袋掏出把美工刀,在我面前晃了下,随即又立刻收起来。这个简单动作却吓得我六神无主,脑筋片空白,根本不敢再动。

  他见已经吓住我,又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我不敢再反抗,谁知道他有没有暴力倾向?只能自认倒霉,心想反正在公交车上他也不可能太过份,没想到我错了。

  我看着窗外尽量不理会他,但被抚摸的感觉仍不断触动我的神经。他的手掌很粗糙,摸的感觉和我以前男朋友完全不同,这其实很舒服,但这种色狼行径又使我十分厌恶,整个感觉很复杂。

  摸着摸着已经摸到我处,我尽量夹紧大腿让他不容易活动,没想到这无耻的色狼居然把将我左腿拉开,放在他右大腿上,右手又继续隔着短裤抚摸我的处。我还记得那把美工刀,所以仍旧不敢动。

  5分钟后,我竟然感觉到下体已经流出滛水。虽然我心里极端厌恶,但两个多月没被人碰过的身体却做出不同反应。这时的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点希望他不要停。

  “我是被胁迫的,并非我喜欢。”

  我这样告诉自己,希望为我的配合找到理由,以降低我心中的羞耻感。

  他见我没有抗拒,动作更大胆,伸出手解开我的裤扣,更顺手拉下拉炼,直接伸进我的小内裤去摸我的下体。当他发现我已经湿了,变的更兴奋,粗糙的手指在我荫唇上来回磨擦,并不时去触摸阴核。这感觉比刚才隔着短裤抚摸要强上数倍,顿时股电流直通脑门,不禁全身酸软,只能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轻喘。

  过会儿,他右手绕过我背后,巴掌盖在我右|乳|上,左手则继续抚摸我处,将我整个人搂在他怀里蹂躏。

  他定是个老手,下手不轻不重,弄得我滛水不断流出。说实在我生理上是很享受的,虽然心里仍然厌恶,但在我不断为自己找理由,羞辱感也减低不少。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胸罩已被解开,他的右手已伸进恤内直接搓揉我的|乳|房,并轻捏我已变硬的|乳|头。我的胸部不算小,32,却被他的大手盖就盖去十之八九,在他粗糙的手掌搓揉下又痒又舒服。

  我定是发出了些声音,从半睁半闭的眼睛中看到那位长发女孩似乎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