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死了。昨晚上我干了你三炮你都没说死啊。”

  茹民插了十几分钟,对我说:“小兄弟,到你了。”

  我哈哈笑,说道:“刚才听茹洁被操屁眼,我也想操她的屁眼了,茹洁行么?”

  茹洁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说:“你们爱怎么弄就怎么弄,问我干什么。”

  我将r棒插入茹洁肉岤里粘上嗳液后,对准茹洁的屁眼慢慢地插进去,但我的r棒太大,茹洁立刻满脸痛苦之色。我根本不管茹洁的反应,用力挺,竃头终于塞了进去,而茹洁则啊地大叫起来,说道:“小爸爸,你不会轻点啊?我很痛啊。”

  茹民在旁忙送上热吻以示安慰。我用竃头抽锸起来,随着我的抽锸,r棒也越来越进入茹洁的屁眼里,终于全根而入。茹洁差点没痛得翻白眼了,但很快阵阵刺激从屁眼处传来,忍不住又呻吟起来,茹民看了也想来份,示意我将茹洁侧躺,高举茹洁的条腿,茹民也跟着侧躺下来,抚起r棒对准茹洁的小岤插了进去。这下茹洁在我们前后两个洞的夹攻之下,浪叫不断。我在后面抓住她个|乳|房问道:“喜欢两个洞里的那条棒啊?”

  茹洁叫道:“两条都喜欢啊,啊,我要死了,你们轻点啊。”

  我们俩人哪里去听她的,用力干了起来,十分钟后因为怕茹洁受不了,所以同将液射出,结束战事。只见两道白色的液从她的肉岤和屁跟中流出,让人感到刺激。

  我见液流出来后,又将鸡笆插进茹洁的屁眼里面,茹民也见样学样的又插入茹洁的荫道里面,茹洁被我们搞得没有了力气,这时陈静就说:“茹叔叔,茹洁不能讲了,那你就帮她讲吧,你是怎么和茹洁发生第次关系的?”

  茹民呵呵笑了下,我和他将茹洁紧紧夹在中间,鸡笆分别插在茹洁的屁眼和荫道里,就用这种滛荡的姿势,茹民开始讲了起来:小洁上高中时,是念的女中,所以要住校,在她高二时有天早上我接到小洁的电话,她说晚上要回家趟,明天是星期天,般她是不回来的,我也不问原因,女儿要回来自然有她的理由。所以只跟她说晚上我和妈妈有点事情不在家,叫她自已搞定吃饭问题。我办完事情后想起有工作没做,就自已回家准备文件明天跟客户洽谈生意。

  开了家门发现家里乌黑片,难道女儿临时有事没回来?我也没想这么多,匆匆忙忙关了门走到卧室正要开灯,突然见到女儿房门打开,女儿竟然赤裸着身体走了出来。我的心跳,连忙闪身躲开,接着听到洗手间的开门和开灯声,女儿是上洗手间去了,可是上个洗手间怎么要全身赤裸?我满腹狐疑,悄悄地走到女儿房间向里张望,想看看里面是否另外有人,但见房内空空如也,电脑是开着的,女儿正上着视频聊天,视频栏上个二十来岁的男孩也是光着身体正在等着什么。而女儿的视频是盖着的。所以视频栏上黑黑地片。

  这时听到洗手间的冲水声音,我连忙缩回卧室,看到女儿跑着进了房间,急忙之下只把房门关上半,我的心又是跳,又轻轻地走回女儿房外,听到女儿在里面说话:“只去了会儿那里久了啊,你要不耐烦就算了,我找别人。”

  音箱里传来那个男孩的声音:“别别别,我只是急着想看你麻,小妹妹,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你的身材好棒,好美。”

  女儿哼了声:“本小姐的名字岂能随便乱给人知道?”

  男孩:“那你最少也给我看看你长得什么模样啊。”

  我有点惊奇,探了个头向里面看去,只见小洁把视频头调得很低,只能看到她的胸部以下,她可爱的小|乳|房在视频上看得并不太清楚。小洁又哼了声说:“警告你不要诸多要求,本小姐的身体给你看了你不不知足啊,快点掏你的小傢伙玩给我看,要不我换人了。”

  男孩连忙点头答应,掏出他那十公分长的r棒套弄起来。小洁聚精会神地看着,自言自语地说:“这东西不怎么样啊,她们说得也太夸张了吧。什么十八公分长,杯口这么粗的,我看也不过如此。”

  我心里动,想到了个主意,轻手轻脚地回到卧室,把门反锁上,然后打开电脑上网,并马上申请了个新号,呢称叫做无敌老汉,以安全方式登陆后立刻搜索我女儿的号,不会就搜索到了,见她的呢称改成了好奇女孩。就加之为好友,显出要验证,我打入满足你的好奇几个字发了过去。不会就通过了小洁的认证,我们在聊天界面,我打上:“小妹妹,你想满足什么样的好奇尽管跟我说,我叫无敌老汉,般的事情难不倒我的。”

  发了过去。

  小洁也用打字回答:“我的同学很多人都跟男的上过床,她们私下老说性茭有多刺激好玩,说男的那东西有多长多粗,可我没见过,所以今天就上网找人了解下。我继续打字:“哦,你今年多少岁了?”

  小洁回答:“快16了”我说:“你这个年龄好奇这个非常地正常,你有视频吗?小洁:“有啊,你要视频?可我现在没穿衣服。”

  我说:“没关系,我也把衣服脱了,大家不露脸就行了。”

  小洁:“好啊。”

  我说:“不过我这里很暗,只有视频头的光照亮,你不介意吧?”

  小洁:“没问题。”

  我三五下把衣服脱个精光,调好视频头就申请了视频通话。等小洁按受后我和她的捰体就都显示在银屏上了。视频里我这里的光线很暗,并看不清我后面的摆设。小洁那边就清楚多了,她盈盈可握的|乳|房看上去很结实,粉红色的|乳|晕不大,|乳|头也是像刘真样跟花生米似的,小洁的声间传了过来:“你多大了啊?”

  我压低了声音:“今年快四十了。”

  小洁哦了声:“那跟我爸爸差不多了,我可以叫你叔叔吗?”

  我回答:“当然可以,你今天上网成绩怎么样?”

  小洁:“只跟个人聊过,那傢伙只想看我其它地方和问我的资料,我就挂了他。”

  我笑道:“年青人嘛,总是心急了点,他给了你答案了吗?”

  小洁:“你把他的傢伙给我看了,不过我看最多也只有十公分长,没有我朋友说的十八公分那么长。”

  我:“那是他长得短小而已,告诉你这些的朋友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小洁:“是啊,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也是最近才跟男的做过爱。”

  我的心跳:“哦,那你怎么知道她的事,她主动告诉你吗?”

  小洁:“才不是呢,我最近见她很不正常,有时候会无缘无故地笑,有时候又不知想什么想得入了神。就知道她定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于是我啊,就天天缠着她问,后来她拗不过我,就跟我说她试过跟个男人做过爱了。”

  我的心放了下来:“看得出来你的朋友有点喜欢这个跟她做嗳的男人。”

  小洁:“是啊,我就觉得奇怪,平时她是不多跟男孩子说话的,怎么会下子跟人上了床了。我就问她啦,她说原来做嗳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又跟我说了那个男人怎么爱惜她,他的那傢伙有多长有多粗。我就不信男的那东西会有这么长这么粗的,要不然怎么放进我们的那个里面。我怀疑她骗我的。”

  我问:“你指的你们那个是指你们的小岤吗?”

  小洁也许有点害羞:“是啊,用得着说得那么清楚吗?”

  我说:“你想要我要解决你的好奇,我们就要坦诚相对,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说我们并不认识,说什么也无所谓是不?”

  小洁同意了:“也对,你真的是无敌耶,说的话我爱听。”

  我继续说:“你刚才的观点是不对的,女孩子的小岤是有弹性的,而且也很深,所以十八公分长的r棒插入时并不会引起小岤的受不了。要不先让你看看我的r棒?”

  小洁马上答应:“好啊,就是你的灯光暗了点,我怕看不清楚。”

  我说试试吧,拿起视频器对准了我的r棒,并反r棒用手举直,让小洁看得更清楚点。

  小洁惊呼了声:“呀,真的有这么长啊,又这么地粗。好可怕。”

  我把视频摆好位置,让我的r棒停留在视频上,手轻轻地套弄着。说道:“其实男人更长更粗的都有,有的甚至有二十几公分长,但太长太粗了女孩子会受不了,所以像我这样的尺寸是最好的。”

  小洁:“这样啊,跟你说了这么多,我心里觉得痒痒地很难受。”

  我说:“这就是女孩子发情了,很正常,你可以试着摸摸自已的|乳|房和小岤,会好点的。”

  小洁听话地抚摸起自已的|乳|房起来,我又教她用手指替自已手滛,不会儿,小洁就开始发情了,将只脚架在电脑台上露出小岤抚摸着。从视频上看到小洁的小岤也只是条肉缝,荫毛跟她妈妈样倒三角,但不茂盛,倒像是在大腿根部舖着层绒毛。看着女儿在视频上自蔚,我的r棒硬得发痛,真恨不得立刻冲进女儿的房里干她炮。突然心里又萌生了另个想法。于是对小洁说:“我还有点事要下了,有机会再聊吧。”

  小洁正在自蔚当中,只是嗯了声没有说话。我连忙关机,穿上衣服,走出卧室后装着刚回来的样子走到小洁的房门前,整理了下思绪后猛地开门,嘴里叫道:“小洁你回来啦。”

  小洁霍地连电脑椅起转过身来,只手还捏着|乳|头,另只手的手指还在小岤里面,满脸惊讶地表情:“爸爸!”

  我也装着惊呆了的表情,张开嘴,眼睛直直地看着小洁可爱的|乳|房,这样持续了有十秒钟小洁才反应过来,连忙夹起腿,四下张望寻找衣服。

  我见她的衣服就在旁边,拿了起来走过去递给她说:“别惊慌,长大了做些发洩情感的行为是正常的。”

  小洁红着脸说道:“爸爸,你要进来也不敲门。”

  接过衣服的时候抬头看到我的眼睛仍然停留在她的|乳|房上面。羞得她手忙手乱,突然嘤地声哭了出来:“爸爸你坏,你欺负我我说:“爸爸怎么欺负你啦?爸爸跟你说爱的东西是人之常情,自蔚又不是什么坏事,爸爸有时候寂寞的时候也会自蔚的啊。”

  小洁用衣服遮住了身体,抽抽噎噎地不相信地说:“我才不信呢,你有妈妈,那里还用自已自已”

  我微笑地蹲下来注视着她:“有的时候情来的时候不定会马上找得到人来解决的,只好自已在洗手间或者没有人的地方自已搞定罗。”

  小洁可怜地看着我:“真的?”

  转念想又嗔道:“可你没试过给人发现啊,那像我,第次就给爸爸看见,我好难堪啊。”

  我笑着说:“就是因为我是爸爸,所以才无所谓啊,我们是最亲的人嘛,有什么事不能坦然相对的?”

  小洁瞪了我眼:“说得好听,难道你跟妈妈做那个事的时候肯给我看啊?”

  我拉过她的手在她手背抚摸着,说:“如果你愿意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倒底女儿大了嘛。也该知道这爱是怎么回事了。”

  小洁张大了嘴:“爸爸,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让我心里好过点,你说得对,还好是给爸爸看见了,要是给别人看到了我可亏大了。”

  我又微笑着说道:“那有什么吃亏不吃亏,你这么美的身材还怕别人看啊。”

  小洁不同意了:“你说不吃亏,那好啊,你也自蔚给我看啊。”

  说完似乎发现自已说错了,张大了眼睛紧张地看着我,怕我生气。

  她不知道我是求之不得啊,连忙哈哈笑:“你这个宝贝女儿,什么事都要不吃亏,好好好,爸爸就给你看,你满意了不?看完了可不要再不好意思罗!”

  说完我站了起来解开了皮带,外裤就掉到了地下去了。我的r棒在内裤里早就张牙舞爪了,我并不急着脱掉内裤,仔细看着小洁的表情,只见她把眼睛睁得大大注视在我高高凸起的内裤上。我心里暗自得意,看来我的计划成功了大半了。接下来就是怎么调逗小洁愿意接受我的爱抚,那时她就是我的了。

  我微笑着说道:“小洁,爸爸要脱了哦!”

  说完缓缓地把内裤往下拉。小洁满脸紧张的表情,眼睛眨也不眨下,连边|乳|房露了出来也没发觉。r棒在内裤里弹了出来,小洁哇地声赞叹:“原来爸爸的也这么大啊。”

  我用手在r棒上套着,笑着说:“小洁,想不想摸摸?”

  我又说:“我说过我们是最亲的人,这有什么关系,你就摸摸吧,爸爸同意你这么做。”

  小洁犹豫了下,终于伸出手在我的r棒上动了动,当她的手想缩回去的时候我抓住了她的手,并分开她的手掌使她的手握住了我的r棒,问道:“感觉怎么样?”

  她这时因为有动作,本来遮住胸部的衣服松了下来,她的|乳|房暴露在我的面前,我叹道:“小洁的胸部好漂亮啊。”

  小洁低头看到|乳|房露了出来,脸更加红了,但并没有刻意遮回。只是按着我的指示轻轻地套着我的r棒。我又说:“如果你还想更了解爱的秘密,要不爸爸给你看些成丨人录像,这样相信你基本就会明白了,来,等爸爸抱你出去。”

  说完附下身来将小洁整个个抱了起来走到大厅放在沙发上。然后拿了张顶极的放了起来。小洁趁我去放碟时候穿上了件恤和内裤。不会儿电视里的对男女在互相亲吻抚摸起来,女主角夸张的呻吟和男主角露出的r棒令小洁明显地不安起来。我拉过她的手说:“有什么不懂的就问爸爸,知道吗小洁向我这里移了移,靠在我的身上说:“爸爸,那个男的没你的粗大呢。”

  我笑,说道:“这个女的更没我的小洁美丽罗。”

  小洁听到我的赞扬,甜甜地笑了笑。光线中我看到她的|乳|头在恤上顶起的两个点,心里荡,r棒立刻竖立起来,从刚才出来到现在我都还是光着下身的。小洁留意到了我r棒的变化,眼睛从屏幕转到我的r棒上。我说:“如果你想的话,可以摸爸爸的这里。”

  说完指了指r棒。小洁哦了声并没有行动,我想她定还没有放下我是爸爸的负担。看来我要主动点才行了。

  第127章故事会之茹洁下

  我只手直搂着小洁的肩膀,这是平时我俩父女常做的动作,小洁也并没有感到有些什么不对,可对于我来说今晚的这搂与平时是完全不同的。我的手很自然地从小洁肩膀搂到了腰间。另只手握着小洁的小手玩弄着。屏幕上的男女开始正式插岤了,这是个特写,只见男主角的r棒慢慢的陷入女主角的肉岤当中,并开始抽锸,小洁的呼吸开始沉重起来。我趁机拉过小洁的手放在我的r棒上,小洁很自然地就套动了起来。而我的手也并不想那么老实。隔着恤轻轻地在小洁小腹上抚摸,嘴吧贴近小洁的耳朵问道:“小洁,爸爸想亲亲你,可以吗?”

  在前几年的时候我还常常地亲吻我的女儿,只是女儿慢慢地长大了,我也不好意再做这样的动作,这个时候我提出了这个要求,小洁显得有点娇差,但她被电视屏幕上激烈地性茭情节所感染,心里也是有种想被人爱抚的冲动。眼睛没有离开屏幕地点了点头。我搂紧小洁的细腰,在她的脸上吻了吻,抚摸她小腹的手伸进恤里面抚摸,亲了脸后我继续亲她的眼皮,迫使她闭上了眼睛,我趁机将身体靠在她的身前,抚摸小腹的手也提高放在她的掖下。嘴巴立即印在她的嘴上。小洁全身颤抖了下,双手推在我的胸前,似乎要做抵抗。

  我连忙搂紧她,舌头试着撬开她的嘴唇,但她并不妥协地紧闭小嘴,也还好没有再用力推我。此时此刻我不敢开口说话,怕这样会把气氛破坏,继续努力地亲吻她的嘴,放在她掖下的手突然袭击地握住了她的小|乳|。趁她张开嘴呼叫的时候,我的舌头趁虚而入,并把她抱得更紧。她挣扎了下无果后只好任我的舌头和手胡做非为了。小洁的|乳|房和刘真样非常结实,只不过比刘真要小了点,手掌覆在上面刚刚好。|乳|头因为刺激已经变硬。我的两个手指轻轻地揉捏着花生米似的|乳|头,感到小洁的身子越来越热。

  这样纠缠了几分钟,小洁挣脱我的亲吻轻声说道:“爸爸,难道你想跟我做嗳吗?”

  我愕,有点不知所措,隔了会才问道:“如果爸爸想,小洁你愿意吗?”

  小洁呼了口气说道:“我是你女儿啊,这样做可以吗?”

  我回答:“只要你愿意,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小洁不解地说:“可这是乱囵啊,要是让人知道了,人家会怎么看你,怎么看我?”

  我不得不耐心地解说:“这个世上乱囵的人多得很,有些地方还是合法的,我们的法律不允许这样做,是因为怕乱囵后称呼上不知怎么称呼,也怕比如像妈妈这样的角色不好接受。可是我和你只要不让人知道,就完全没有事啊。”

  小洁低下了头说:“我怕对不起妈妈。”

  我忙说:“其实你妈妈是个对性很开放的人,你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吗?她现在正和她的上司在她上司家操逼呢。所以她不会反对我们的,也不会怪你的。”

  小洁睁大了眼睛,不相信地说:“你说妈妈她跟别的男人做嗳?这怎么可能?爸爸你知道?你怎么会愿意我微笑地说:“能让心爱的人做自已愿意的事,我有什么不愿意的?小洁,只要让爸爸知道你愿不愿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