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要用最亲的人跟我换才行。侯局无力地看了看我,低下头喃喃说道:“你的意思是要我的小靖小靖你才肯让淑芬跟我”

  我点了点头说道:“侯局是聪明人,自然明白我的意思。”

  侯局似乎在考虑什么,半天没有说话。我起身说道:“侯局,我还要回去办理在商场撤资手续,准备到北方发展,没什么时间,要不我先走了。”

  侯局猛地抬起头说:“你能确定淑芬愿意跟我做吗?而且不是次?”

  我见他上钩了,笑了笑又坐了下来说:“第,我答应到你的,淑芬定可以对你投怀送抱,相反你亦是样。至于用什么方法,那是自已的事情。第二,能不能令到淑芬跟你做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永远,那是你自已的事情,我是不会用任何手段去破坏你们的。相反你也是样。”

  侯局点了点头,认可我的说话,又说道:“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我哈哈笑说道:“侯局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聪明加爽快,跟你说话不用费力费精神。我的要求是这样的,第今天你要把我的执照搞好。第二跟我老婆相处的时间地点由你定,但我要可以看到,记住,是偷看,但我不想老婆知道我在偷看,这个你要安排。第三我跟你女儿相处要在你跟我老婆之前,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你能够说动你的女儿。第四这些事情是我和你之间的秘密,包括你女儿和我妻子都不能够说,也不能用我们的秘密做为理由说动你女儿或我妻子答应对方。怎么样?”

  侯局点了点头说:“好我答应你。”

  我端起杯子笑了

  晚上回到家里,淑芬拉着我的手问道:“你今天去找侯局啦?说些什么?快告诉我。”

  我搂着她笑道:看看我的老婆现在好像等不急给侯局搞呢!淑芬捶了我下说:“还不是你害的,还说风凉话,我见到侯局回到局里就吩咐人把你的执照办好了,你是不是跟他谈好了?”

  我点了点头说:“对过几天你就可以跟亲爱的侯局同枕共眠罗。到时可别不认我这个老公啊。”

  淑芬听了正色的说:“你是我永远的老公,我也永远地爱着你,如果你要这么想的话,那我跟侯局的事就算了。”

  我听了大急,这好事可别在我的开玩笑里玩完了啊。连忙搂着淑芬说:“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别再意。”

  淑芬白了我眼说:“那有人戴绿賵戴得像你这么积极的,好像生怕没得戴似的。”

  我呵呵笑,不理会她,脱了她的衣服调逗起来,不会淑芬就呻吟起来,搓着我的r棒说:“昨晚上你干了两炮,怎么今天又这么厉害?”

  我翻身上马,r棒直插淑芬的肉岤说:“也许是想到你要跟别的男人好而刺激到了吧。”

  事后我吩咐淑芬在没我的同意之前,不准她跟刘总相好,最多也只能给他拉拉手或亲亲脸,绝对不允给她摸或帮他摸,我说是因为这样可以增加她的矜贵。淑芬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她那里知道我另外的打算,我是要利用她玩到侯局的女儿侯靖。

  由于执照办好了,我的生意又正常营业,只是现在的生活是以前所不同的,关于性方面的观念和思想我和淑芬是完全改变了,这几天她总会跟我说侯局怎么样找机会亲吻她,还好她听我的吩咐后总是搞得侯局半吊水不上不下。我想我和侯靖的好日子应该不远了吧,说服侯靖的事情像侯局这么聪明的人应该不算得上很大问题的。果然刚过了几天,侯局给了我个电话,约我到他家里谈谈。

  我按时到了侯局的家里,那傢伙满脸春风,见到我笑嘻嘻地说道:“王兄弟,我这边已经搞定了,不知道淑芬那里怎么样?”

  我装着为难的样子说:“淑芬开始死活不肯,说这么难为情的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出来,后来我花了好大的力气她才开始接受我的意见,说如果我同意的话她是可以跟侯局你过上夜的。”

  侯局听了眉开眼笑,说道:“那可辛苦老弟你了。地方我已经找好了,就在我这里的房间,我装了几个摄像头,在隔壁有个大屏幕彩电,包你看得清清楚楚。”

  我有些好奇地问他:“侯局,你是怎么令到你的女儿肯跟我”

  侯局叹了口气说:“这傻丫头,我骗他说你抓到我贪污的证据,说你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喜欢她,想跟她做嗳交朋友,如果她不肯的话就把我的罪证上报,那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搞不好还要枪弊。她听了吓坏了,就答应了。我竖起了大姆指说道:“这招真是高,侯局不愧是有办法的人。”

  侯局又叹了口气说:“要不是为了淑芬,我怎么可能这么对不起她,她可还是个女,王兄弟可要好好待她。”

  我拍着胸部保证说:“侯局请放心,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女儿,我定会好好地对她的,问题是我跟她做嗳的时候不知道侯局你需不需要也在边偷看?”

  侯局脸尴尬,说道:“这不太好吧,她始终是我的女儿,这偷看女儿做嗳也太不像话了点。”

  我心里想,你骗女儿跟别人做嗳就像话了吗。嘴里说:“说的也是,这样吧,我明天晚上在丽都宾馆的总统套房开间房间,那里只有间总统套你是知道的,你叫你女儿去那里吧。”

  侯局点头答应,我也告辞出来了。回到家后我早早就睡了,也避免跟淑芬性茭,因为我还要留着精力对付明天晚上的侯靖,淑芬也不觉得奇怪,她以为我疯狂了这么多晚上,也是时候累了,所以并没有打搅我。时间晃而过,转眼就到第二天的傍晚了,我打电话给淑芬说我今晚有事,准备跟朋友到市里趟,不回来睡了。

  我平时也是常跟人谈生意后到市里玩,淑芬见惯了,不疑有它。我到了宾馆,吩咐服务员将房间布置成浪漫气氛,又摆好了晚餐和红酒,下达了没有我的叫唤不许服务员到我的房间的命令,再打了个电话给侯局确定侯靖会来后就半躺在沙发上等侯靖的到来。

  时间到了晚上八点半,房门被人敲响了,我像装了弹簧样跳了起来,手持束鲜花打开了门。果然看到侯靖背着个小提包怯生生站在门口。看到我递过来的鲜花,表情有点意外,但还是从我的手中接过鲜花并对我说了声谢谢。我让过身子摆了个请进的手势,侯靖进了门来打量房里的布置,我带她到了餐桌,拉开凳子示意她坐下。侯靖今天穿着套白色连衣裙,衬托她的肌肤更加地雪白,佼好的脸庞因为紧张而有点绷紧。

  我接过她的包放在边,将桌上的蜡烛点着后顺便将灯光调暗,将开着,气氛立刻随着蜡烛的闪烁和音乐的轻响而浪漫起来。我揭开餐桌上的食盖,倒了杯红酒放在侯靖的面前,笑着说道:“不知道从前是否有人有幸可以跟刘小姐烛光晚餐呢?”

  侯靖有点不知所措,咬了下嘴唇说:“没没有,我这是第第次跟男人烛烛光晚餐。”

  看到她可爱的样子,我心里荡,举起杯子说道:“好,那么就为我今天有幸与可爱的侯靖小姐烛光晚餐乾杯。”

  侯靖也举起酒杯说了声“谢谢”抿了口红酒。也许她觉得我并不是个那么可恶的人,喝了酒后心情稳定了不少,问道:“请问你叫什么?”

  我拍了下脑袋,说道:“哎呀!你看我,见到侯靖小姐心神都不定了,竟然连最重要的事都忘了,我叫王强,这个王是大王的王,而这个强呢,正就是那个强的强,合起来就是大王喜欢你所以要强。”

  侯靖听到我幽默的介绍,“咯”地笑了出来。当真是笑厣如花,我时竟看呆了。侯靖发现了我的呆样,脸红低下头弄着手指。我连忙说道:“我今天准备了西餐,不知道侯靖小姐是否喜欢。”

  侯靖不吭声,过了会儿才幽幽地说道:“你跟我爸爸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知道我爸爸这么多东西?”

  我肚里早就准备了稿词,叹了口气说:“我是个生意人,因为跟你爸爸有业务上的往来,但你爸爸差点搞得我生意做不成,为了报复,我叫人收集了你爸爸很多罪证,那天上门就是找你爸爸说这些事的,谁知道让我碰见了你,我对你是见锺情,我从来没有试过第眼见到个女孩子时的那种心跳感觉。那种感觉令以我窒息,令到我不能自已,所以冲动之下我向你爸爸提出了这个要求。但如果刘小姐你不愿意,我是不会强迫你的。”

  侯靖“哦”地声。也许听到我这么大胆的表白,心情有点紧张,拿起红酒喝了大口。我连忙走前帮她斟满酒,从高向下看,侯靖连衣裙领口下的胸部轻微起伏,又令我的心猛地荡。侯靖并没有留意我,看着倒满的红酒又喝了口,说道:“爸爸是我唯的亲人,我希望今晚后你不要再伤害他,好么?”

  我心里喜,微笑地说道:“那当然,希望你明白我不是卑鄙的小人,要不是侯靖小姐令我不能自已,我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接着我询问了她的生活,又跟她说了我生活中的趣事,我幽默的口才常令到她常掩口而笑,支红酒竟然给我们喝了大半支。而她也开始放开心情,似乎忘记了我的目的,跟我攀谈起来。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十点半,我换了张,对侯靖做了个请求跳舞的姿势说道:“不知侯靖小姐能否赏脸跟在下跳个舞呢?”

  侯靖大方地伸出手给我握住,起来跟我跳起慢舞,我的手搂着她的腰,感觉到她肌肤的细腻,她喝了酒后红红的脸就在我的咫尺之内,我要用很大的毅力才没冲动伏下吻她吻。

  两支舞后,我伏在她耳边轻声地说道:“今晚你真美。”

  侯靖习惯地咬了咬嘴唇,低声说道:“谢谢!”

  停了下又说道:“那天在家里我没看清你,原来你并不像我想的那么难看和坏。”

  我“哦”了声问道:“那你的脑里我是怎么样的人?侯靖说道:“我以为你定像电影里那些坏蛋那样满脸横肉,没半点温柔的人。”

  我微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很温柔?说不定我内在粗暴得很哦。”

  侯靖摇了摇头说:“你不会的,我看得出来。”

  我听到美女这么称赞,心花怒放,又在她耳边说道:“那你喜欢我吗?”

  侯靖没有回答,过了很久才不易发觉地点了点头。我装着没看见,继续问道:“你怎么不回答我?”

  侯靖抬头看了我眼,又低下头轻轻地说道:“不讨厌。”

  我搂她的手臂紧了紧,又问道:“那么今晚你是愿意跟我起渡过的罗?”

  侯靖脸色菲红,轻轻地说:“反正今晚我喜欢也是你的,不喜欢也是你的,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我见她的娇羞的样子,就是再大的定力也受不了了。放开握住她的手,双手环状搂着她,嘴向她的嘴角吻去,她的双手生硬地悬在半空,但却并不躲避我的亲吻。我亲吻了她的嘴角后又吻她的脸,再到她的眼皮,她就闭着眼任我吻着,到我吻她的耳朵时候,她的呼吸明显沉重起来,我开始将她的身体紧紧地贴着我,并吻向她的嘴,当我的舌头去翘开她的嘴唇的时候,明显听到她呻吟了声并张开了小嘴。

  我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了她的舌头并吸吮着,这时她本来悬空的手自然地搂住我的脖子,我的手也开始隔着衣服在她身上游动。这样过了十多分钟,我吻了吻她的下巴后,在她耳边说:“要不先洗个澡?”

  看见她点了点头,我又说:“起洗好吗?”

  她脸色又红了起来,头伏在我胸前,没有回答,我说道:“不说话当你答应了。”

  手搂脖子,手搂脚弯,将她整个人搂了起来向浴室走去。进了浴室,我把她放下,这时她突然说:“你把灯关掉,难为情死了。”

  这少女的娇羞我是理解的,轻笑下后我关掉了灯,外面的月光和灯光照了进来,昏昏暗间之际更添加侯靖的清秀之美。我又搂住了侯靖,嘴在她的脖子亲吻至脸颊,右手撩起她的裙角抚摸她丰润的大腿。浴室很大,我们在里面点也不觉得逼,我抱起她放在浴室里梳妆台上,这个梳妆台竟然差不多有张床这么宽。

  我开始隔着衣服亲吻她的胸部,两只手已经将她整个连衣裙翻起来,她的下身只留下条小小的白色内裤,大腿的肤色在昏暗中舖着层白色的光芒,我心中荡漾着欲火,再也顾不上什么君子风度了,把她的连衣裙翻上胸部以上,露出付银丝胸罩,我的手饶到她的背部熟练地解开扣子,侯靖对可爱的|乳|房在我眼前呈现,虽然不算大,但个手掌还是盈握不了,在她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实在算是不错的了。何况摸上去的感觉结实有手感,竟然比淑芬以前的|乳|房还要令人吸引。两粒花生米似的|乳|头挺立在粉红色的|乳|晕当中。

  我的呼吸立刻停止了几秒钟,竟然不知道我的手该往那里下手的好。嘴里情不自禁地轻呼:“真是太迷人了。”

  侯靖本来正享受我的抚摸,听到我的轻呼,嘤咛地声娇呼,双手遮在胸前,嗔道:“不许你看。”

  我轻轻地拉开她的手,嘴巴向她的右|乳|吻去,吸住上面的花生米似的|乳|头,用舌尖挑逗着,右手握住她左边的|乳|房轻轻地揉捏。未经人事的侯靖那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整个人瘫在台上任我摆布,我换了个|乳|房吸吮,也换了左手揉捏她的右|乳|,腾出右手抚摸她的大腿和小腹,又有意无意地从她的大腿根处轻抚而过。侯靖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呻吟。

  第129章故事会之侯靖下

  我见时机成熟,将她的连衣裙从她身上解除,她刹时全身只剩下条内裤了。不等她反应过来,我将她整人都摆放在台上,伸手将她的最后武装迅速解除。她只是象征似地用手遮了下体下,根本没有任何反抗。她的荫毛不多,像条山脉的山脊样从大腿根处向上延伸,我继续亲吻着她的胸部,右手在她的荫毛地区轻抚着,时不时用手指夹起荫毛轻轻地向外拉。

  等到她呼吸开始大声时候,我的中指穿过她紧夹的大腿来到她的小洞边。但是她紧夹的大腿令我很难动作,于是用手肘探进她的双腿之间并把边的腿拉开,她那嫩嫩的小岤就暴露在我的手中。我开始用手指轻抚她的外阴,并发现她的滛水开始流出来了,心里对自已的挑逗能力甚是满意。但因为她可能还是女,所以手指并不敢太过深入她的洞岤,但这样已经令她紧咬下唇,强忍我带给她次次的快感。我见挑逗得差不多了,轻轻地在她耳边说:“热么?要不先洗澡?洗完澡我们再来?”

  她“嗯”地应了声,还是动不动地瘫在那里。

  我心里暗笑,放开她到浴缸那边放水,并把自已全身衣服脱了个精光,早就挺得坚硬的r棒立刻蹦了出来。回到她的身边,只见她紧闭着双眼,鼻子上冒着几滴汗珠,这睡美人的姿势差点就令我想将r棒插进她的小岤里痛快次。但我不是那么没定力的人,因为今晚我定要令她玩得舒服,玩得开心,那么以后她就是我的了,要不然今晚之后她再也不肯跟我性茭的话,那我岂不是失败?我上前吻了吻她,她睁开眼睛看了我眼,又不好意思地闭上。我抚摸着她的头发,越看她就心里越爱,她的脸是那种清纯的美,细细的腰,丰满的臀部,实在是男人梦昧以求的性伴。

  不会水满了,我低声对她说:“水好啦,我抱你过去哦。”

  就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她自然而然地搂住我的脖子。到了浴缸,我轻轻地将她放了进去,浴缸很大,像个水池样,两个人在里面也不觉得挤,到底是本地最好的酒店,最好的房间。我用沐浴液擦她的身体,并帮她搓背,她睁开了眼享受着我的服务,开口说道:“这间酒店什么都好,就是灯光太亮了。”

  我笑道:“我怎么总觉得太暗了呢,害我看不清楚你。”

  她转过头大声说道:“你还没看清啊,我长那么大还没试过给人这么看过呢。”

  我听了大喜,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么她定还是个女了。嘴里说:“你这么美的身体,再亮的灯光我也觉得不够看。”

  她转过头去说道:“我的身体很美吗?”

  我心里荡,穿过她的手臂手个握住她的|乳|房,说道:“美,美得让我窒息,我从来没见过像你那么美的身体。”

  她将身体靠着我,问道:“那你结婚了吗?你的妻子美么?”

  我说:“她的美和你的美是不同的,有机会我介绍你认识她。好么?”

  她挣开我的怀抱,嗔道:“才不要。”

  我哈哈笑,这小妮子吃醋了,伸手把她的身子转过来对着我,用毛巾洗她的前胸和脖子。她很认真地打量着我,在昏暗的灯光中,我似乎感觉到她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心里又阵冲动。刚好这时她的脚碰到了我的r棒,那命根子此时是坚硬如铁,那里受得了她这么碰,痛得我禁不住“哎哟“声叫了出来。她惊慌地问怎么了,我指了指下面说:“刚才给你撞了下,痛死了。”

  她眉头皱,说:“什么地方这么不经撞?我笑了笑,说:“你想知道?要不你摸摸看是什么东西。”

  她虽然单纯,但并不笨,马上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东西,脸色红低头不语,但不会儿又问:“是不是很痛?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红着脸隔着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