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想不通小惠哪里来的勇气。

  半晌,海生才开口冷笑道:“哼哼!不明白?过几天我们会让你明白的,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昨晚我们给那只母兔拍了很多很多照片,而且,那卷胶卷就在我们这里。”

  “对啊!那些照片定很可爱啊,我特别想再看看那只母兔吃黄瓜的样子,哈哈!”

  海亮放肆是笑着。

  小惠又重新呆立在那里,美丽的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她本来定以为只要矢口否认就可以摆脱兄弟两人的调戏,她万万没有想到昨晚拍的那些照片会落到海生兄弟俩的手上。

  海生又重新走到小惠的声旁,用色咪咪的眼光打量着小惠,说道:“以后照片冲印出来后也给你和董大鹏看看好不好,你老公定会很感兴趣的,呵呵!”

  “不要!请不要!”

  小惠用种哀求的目光急切地注视着海生。

  “哈哈哈!为什么不要,我想你现在定明白了我们说的话了吧?”

  海生问道。

  小惠无助的点了下头,然后垂下了脑袋,像只斗败了的公鸡。

  “那么,请告诉我,昨晚的那只母兔是谁?”

  海生问道。

  “是是我。”

  小惠的声音颤抖而无力。

  海生用手掌脱着小惠的下巴,使小惠下垂的脸蛋抬了起来,“那我弟弟现在可不可以摸你的屁股?”

  小惠犹豫了半晌点了下头。

  海生笑道:“呵呵!这可不行,你得亲自开口去告诉我弟弟呀!他可很想摸你的屁股啊!”

  该死的海生,竟然这样羞辱我美丽的妻子,他似乎并不急于占有小惠,试图利用照片相威胁,先催垮我妻子的意志。门后的我直起身子,又扭了扭脖子,长时间看着门外脖子还真有点酸。

  我此时的心情极其矛盾,方面想打开门把妻子从羞辱中解救出来,另方面却想看看他们接下去如何羞辱我的妻子。看见妻子被海生兄弟俩羞辱,心中有种被虐的兴奋感。

  我终于为自己找了个无动于衷的理由:管她呢!谁叫她先前对我不忠,跟阿健那小子在起的,这些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活该被海生他们羞辱。

  于是我又俯身观看着门外

  只见小惠缓步走到海亮跟前,用我几乎听不见的极其低微的声音道:“请你我的股”

  “什么啊?没听见。”

  海亮说道。

  小惠提高了点嗓音,用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道:“请请你摸我的屁股。”

  小惠的语音刚落,海生兄弟俩下笑了起来,小惠的脸在他们的笑声中红到了脖子根。

  “嘿嘿!真是个滛荡的女人,那好,把裙子提起来,我这就满足你的要求”小惠无奈地撩起了裙子,露出了粉色内裤紧紧包裹着的屁股和两条健美白皙的腿。

  “哇!好丰满的屁股啊!”

  海亮站在小惠的身后用手掌顺着小惠肥大的屁股和大腿内侧来回地抚摸,还不时的把指尖插进屁股中间凹陷的缝隙中,引起丰满的臀肉不住地紧缩。

  “求求你了,请不要在这里,会有人来的,会被别人看见的。”

  小惠轻摇着臀部小声哀求。

  “老子就是喜欢在这里摸你,我要当着这栋楼里所有人的面摸你的屁股,这是对你刚才抽我耳光的惩罚。”

  海亮恶狠狠地说道。

  海亮滛荡的手已经不仅仅满足于屁股的抚摸,更多的是把中指抵在小惠两腿之间的部位挑动,而小惠直把两腿并得紧紧的,不让那根滛荡的手指进步侵入。

  海生也走到了小惠跟前,直接把手伸进小惠的上衣里边细细的抚摸起来。只见手掌的轮廓在绷紧的上衣里滛荡地游走

  小惠仰起头,无助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不住的抖动着。

  当海生的手从小惠的内衣里抽出的时候,手上多了件东西,正是小惠那件镶着花边的粉色|乳|罩。

  “哇!好香啊!”

  海生拎着|乳|罩的带子放在鼻子上闻了下,然后又拎到小惠脸上甩动着,继续说道:“小惠啊!你的身体好香哦!牛奶的味道哦,你也闻闻。”

  “请不要这样。”

  小惠摇动脸蛋闪避着,长长的秀发随之飘舞。

  “不要害羞嘛!让我欣赏欣赏你这对宝贝吧!”

  海生说完把小惠紧身的上衣捋了上去,直至颈部。

  顿时,小惠那对洁白坚挺饱满的大奶子下子弹了出来,在胸前轻轻地颤动。

  小惠本能地蜷缩着身子,用手掌贴在胸前护住了胸前的片大好春光。

  然而,小惠的努力却是徒劳的,只强健宽大的手掌马上挤开了小惠那柔弱纤细的嫩手,握住了她胸前硕大白洁的|乳|房。

  “怎么了,既然董大鹏可以摸,阿健可以摸,咱兄弟就不能摸了吗?”

  海生的手掌开始慢慢地揉捏起来。

  “哼!我知道你这脿子直看不起我们兄弟俩,把我们当成最下等的人,从来都不正眼看我们,呸!今后我们兄弟非要好好玩玩你这自命不凡的臭婆娘。”

  海生手掌明显加大了力度,把对大白奶子搓揉得变了形,口中的语气也变得更直接,脸上直透出股恶狠狠的表情。

  “呜啊”

  不知道是否因为疼痛,小惠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

  这时,海亮在小惠的身后蹲了下来,歪着脑袋注视着小惠裆部的位置,细细地用手指挑弄。接着,他把手搭上胯部,用手指捏住内裤的两侧,将小小的内裤点点的往下剥去。

  “啊不不不要”

  小惠拚命摇摆着肥大的屁股,试图阻止海亮的行动。

  海亮并不理会小惠的挣扎,猛的把内裤拉到底。

  “啊!”

  小惠发出了声惊呼。

  “天那!真是个诱人的屁股啊!简直无与伦比!”

  海亮边蹲着继续揉捏着小惠丰满肥白的屁股边说道。

  小惠在海亮的羞辱下把两腿并得紧紧的,整个身体都在轻轻地发抖。

  “把腿分开,我要看看你身体最滛荡的部分。”

  海亮命令道。

  小惠站着没有动,毕竟,那里是个女人最隐私最羞耻的地方,何况是在这随时都会有人经过的楼道里,更何况是在两个平时她最看不起的人面前。

  “啪!”

  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啊!”

  紧接着就是小惠的惊叫声。

  只见小惠粉嫩,洁白的屁股上印上了五条红红的指印,妈的!海亮这小子竟然在我妻子肥白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巴掌。

  “臭娘们!你还敢看不起我们,你可以滛荡得撅着屁股要给阿健看,还给他操,我们兄弟就不行了吗?”

  海亮恶狠狠地骂道。

  “呜”

  小惠开始轻声地抽泣,屈辱已经使她的心志渐渐崩溃,她缓缓地将条腿抬起,将脚腕从内裤中抽出,分开后站立原地,那条内裤仍然盖在另条腿的脚背上。

  海亮蹲在小惠的屁股后面用手掌掰弄着两团肥白柔软的臀肉,还不时的用手指挑弄着小惠两腿间最敏感的部位。

  此时的场面显得格外的妖冶滛荡:个美丽丰满的女人,闭着眼睛,叉开两腿,脚踩着高跟鞋,条内裤盖在脚背上,几近赤裸的胴体被两个强壮的男子前后上下的轻薄着。

  看着这幕,此时的我早已忘记眼前的女人就是我深爱的妻子,胯下的荫茎早已被这滛荡的场面激得坚硬无比。

  “啊”

  小惠丰润的唇间发出呻吟,身子也激烈地颤抖起来。

  “哇!这里已经湿了呀!你可真是个荡妇啊!在楼道里都能够起性,真是好滛荡啊!”

  海亮站起身子把手从小惠的胯下抽出,伸出中指在海生和小惠的眼前晃动。

  海生的中指上闪闪发光,粘满透明的液体,是小惠敏感的身体分泌出来的嗳液。在兄弟俩的抚弄挑逗下,小惠的身体出现了本能的反应。

  海生边继续揉弄小惠的|乳|房边滛笑道:“嘿嘿!她本来就是个滛荡的女人,说不定她就是喜欢在外面给别的男人干,喜欢被别人看到她滛荡的样子。”

  “可惜啊!今天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人经过,都错过了这段好戏了。”

  海亮戏谑道。

  我心想:幸亏我们这栋楼里没几家人家,而且这层楼面三间屋子都是我们家的,要不然这丑就出大了。

  这时候,海亮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把那坚挺粗壮的荫茎掏了出来,身子贴在小惠赤裸的后背上,这样来,他的荫茎就直接顶到了小惠的胯下。

  “哥!我等不及了,你现在就做我们的观众,我要在这把这脿子给干了。”

  海亮把双手从小惠的腋下绕到胸前,抓住两个大奶子就揉捏起来。“好啊!让我看看这脿子在楼梯走廊里是不是也能像昨晚样到达高嘲。”

  海生说完站到了旁。

  “啊!不要千万不要不能在这里,随便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请千万不要在这里。”

  小惠拚命地摇头抗议。

  可是,身后的海亮已经有所动作,他把摁住小惠的脖子,使她的上身弯曲后靠在走廊里的扶手上,另支手握住自己粗壮的荫茎直朝着小惠两腿之间捅了进去。

  “不啊”

  小惠被海亮强行插入后发出痛苦地呻吟,身子像触电般猛的反弓了起来。

  “呵呵!味道怎么样!比隔着门板爽多了吧,我就在这里让你尝下欲仙欲死的味道。”

  海生扶着小惠肥白的屁股开始激烈地抽送起来,那根黑黝黝的大荫茎又次次地没入我妻子的身体。

  “啊呜”

  小惠咬住嘴唇努力掩饰自己身下传来的阵阵快感,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呜呜”

  “呜呜哦啊”

  但是在海亮粗壮荫茎的攻击下,她还是忍不住开启嘴唇,发出阵阵呻吟。

  在身体欲望的侵袭下,小惠把手按在扶手上支撑起上半身,开始忍不住挺动屁股配合起身后海亮的抽送。“啊哦”

  “登!登!登!”

  突然,我听见从楼梯口传来了阵脚步声。门外正沉浸在欲望中的海亮和小惠也似乎听见了这声音,下停止了动作,静了下来。“登!登!登!”

  果然是有人上楼来了。

  海生侧着脑袋面对着海亮滛亵地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道:“嘿嘿!我们的观众终于来了。继续演出吧!”

  海亮的表情看起来兴奋得要命,又开始了对我妻子的滛。

  “啊!放开我!快停下!”

  小惠紧张得脸都变得煞白,低声喊叫着,身子拼命地扭动,想摆脱紧紧抱住自己胯部的双手。但是海亮的双手强健而有力,小惠白净的身子象落入狼爪的羔羊样柔弱无力。

  “登!登!登!”

  楼梯上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亮。

  “求求你!呜求求你了请你拔出来呀”

  小惠的脸上的表情几乎要哭出来了,她使劲撑起上身,拚命晃动着屁股,试图让卡在自己荫道里的荫茎离开自己的身体。

  然而海生将自己粗壮的荫茎紧紧贴住了她的身体,随着她的屁股起晃动,海生的荫茎本来就又粗又长,小惠的举动只能更加刺激海亮的兽欲。

  楼梯上的脚步声又近了些,好像还不只个人,已经能够听到说话的声音。

  这时候,小惠的屁股停止了无谓地扭动,她努力使自己站直,将自己的上衣拉了下来,把对丰满的奶子包进了紧身的上衣内,虽然|乳|头凸起的轮廓依然十分清晰,但是至少起到了遮羞的效果。

  海亮还是贴在小惠的身后,用手紧搂着她的腰肢,将自己粗长的荫茎从后面插在她的荫道里,由于小惠现在基本站直了身子,所以海亮只能减小了抽送的幅度,生怕自己的大家伙从荫道里滑出来。

  楼梯上的人已经出现了,我见到后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来者正是我们楼上的田二嫂和她的女儿小云。这田二嫂又是我们整个小区有名的快嘴,如果被她知道的话,不出三天,我们整个小区都会知道这事。

  我现在才有些懊悔刚才没有阻止他们。

  “小惠啊!要出去啊!”

  这时候,田二嫂也发现了楼道上的海生兄弟和我妻子小惠。她以为小惠站在楼梯口是要出门。

  “呜是是”

  小惠结巴着应和,双手紧紧地攥住自己的裙摆,不让对面的母女二人发现她那被根粗大r棍侵入的赤裸下体。

  “快向小惠阿姨问好。”

  田二嫂似乎并未察觉小惠的异样举动,吩咐女儿向我妻子打招呼。

  “小惠阿姨好!”

  小云奶声奶气地说道。

  这时候,海亮故意猛烈地在小惠身后抽送了几下,引起小惠身子阵激烈地颤抖。

  “呜乖好小云真乖!哦哦”

  小惠虽然努力地压制着强烈的快感,但是还是在海亮粗大r棍的刺激下有点语不成声,几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

  此时的海生幸灾乐祸地捏着小惠的|乳|罩的细带甩动。

  田二嫂这才发觉场面有点不大对劲,她用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下小惠,又在海生兄弟俩身上扫过,最后又停留在小惠身上,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

  “啊”

  由于羞耻,小惠把头低得几乎碰到了自己丰满的胸部,在海亮不紧不慢地抽送下不由自主地发出低声的呻吟。

  “妈妈,小惠阿姨怎么了?她以前说话不是这个样子的呀!”

  小云天真的问道。

  “小孩子不要多问,快走。”

  田二嫂把拉过小云的手。

  小云边被她母亲拖着上搂边又回头说了句:“小惠阿姨,你的小裤裤掉了耶!”

  “扑哧”声,海生忍不住笑了出来。

  田二嫂母女走开,小惠挺直的身子下又软了下来,又被海亮推挤在楼梯扶手上猛烈地滛抽送。

  “啊你你们这样欺负我啊你们叫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小惠披散着头发大口的喘着粗气。

  “呵呵!我们不让你做人,我现在就让你做神仙。”

  海亮抽锸得更加快速有力,小惠荫道里的嗳液不断被他那根粗大的r棍带出来,沿着两腿内侧流淌了下来。

  “啊啊你你饶了我吧,我我不行了哦啊”

  “啊哦哦哦”

  随着几声急促忘情的呻吟声,小惠的身体向后弓起,发出强烈的抖动,次又次

  “哈哈!瞧这荡货,在这里居然也可以到达高嘲。”

  海生在旁笑着说道。

  海亮忽然放慢了抽送的速度,但是幅度依然很大,二十公分左右的r棍整个没入我妻子的身体。

  “哦啊”

  小惠依旧沉浸在高嘲的兴奋中。

  “哦”

  在次深深地插入后,海亮停止了抽动。

  小惠意识到身后的海亮就要精了,忙摇动屁股说道:“啊别别求你别射在里面。啊”

  在这关键时刻,海亮哪舍得把自己的荫茎拔出来,身躯次次地颤动着,将液射入我妻子的体内。

  “真是个极品女人啊!爽啊!”

  海亮把半软不硬的湿漉漉的r棍从小惠体内拉了出来,边直叫好。

  小惠依旧无力地扶在楼道扶手上大口地喘气,任由海亮的液从自己的荫道中溢出后沿着大腿内侧缓缓流下。

  “哥,你要不要也来玩玩,在走廊操这娘们真是刺激啊!”

  海亮拉上拉链后对着海生说道。

  海生摆了摆手道:“算了,反正咱兄弟今后有的是时间操这女人。”

  他走到小惠跟前托起她的下巴问道:“你说是吗?我们兄弟是不是随时都可以操你?”

  “呜是”

  小惠眼里满是羞愤的泪花。

  “哈哈!”

  “哈哈!”

  海生兄弟俩大笑着走进自己的屋内。

  场滛戏终于收场了,我按了下裤子里发胀的荫茎,也站起身来溜进了房间,打开了电视机。

  第137章故事会之赤裸娇妻五

  妻子进屋的声音很轻很轻,几乎没有弄出丝声响,不会,从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半小时后,妻子裹着毛巾走了进了房间,刚洗过澡后的她显得容光焕发,丝毫也看不出刚才曾经受过羞辱和污。

  “回来啦!怎么刚回家就去洗澡了?”

  我装出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瞥了眼妻子。

  “哦!今天外面好热啊,出了身臭汗挺难受的,就先洗了个澡。”

  妻子很会撒谎,接着又说道:“老公啊!我回来之前你听见过门外什么声音吗?”

  呵!她想试探下我有没有察觉刚才的事情。我回答道:“没有啊!我直在里面看电视,有什么事吗?”

  “哦!也没什么,只是回来时看见外面好多陌生人,挺吵的。”

  妻子背对着我拿走了身上的毛巾,在衣柜里拿要换的衣服。

  妻子赤裸背部的曲线很美,肥美白嫩的屁股在细腰地衬托下显得极为性感。

  而在片洁白的臀肉上却清晰地印着五条红红的指印。

  妈的!该死的海亮,下手居然这么重。看见这里,我怜惜的从后面紧紧抱紧了妻子柔软的身躯。

  妻子也温柔地把头后仰靠在我的额头上,湿漉漉头发搭落在我的脸旁散发出股洗发水的香味。

  我忍不住俯首轻吻起妻子颈部细腻的肌肤,那里也是妻子的性敏感地带。

  “啊”

  妻子在我舌尖的挑弄下发出轻微的呻吟。

  我把双手绕到她的胸前把玩起那对肉鼓鼓的大奶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