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惠丰满的奶子和赤裸的肌肤也抖动不已。

  餐桌上,具汗岑岑的赤裸美肉正忘我的扭动,我美丽滛荡的妻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用根黄瓜手滛抵达了身体的高嘲。

  海生兄弟俩傻傻地张开了嘴巴,举着酒杯被这幕刺激得直发呆。

  我看了看窗外,董军依然举着望远镜,身子使劲的前倾。他也定被他婶婶的滛荡姿态刺激得忘记了身边的切。

  在长长的抽动了几次之后,小惠停止了扭动,本来曲起的小腿直直地倒了下去,整个身子象被抽了筋样软瘫下来,无力的躺在餐桌上不住的喘着粗气

  “真是个荡妇啊!在餐桌上也能高嘲啊!了不起啊!哈哈!”

  海亮这才回过神来戏谑着说道。

  小惠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那根卡在她荫道里的黄瓜失去了外力的推挤后缓缓的滑落了出来,跌落在餐桌上,股滛汁也随即从微微张开的荫道口涌出,流到了屁股的缝隙中。

  这时候,海生走到了窗前,向着窗外招了下手,好像是在招呼对面的董军过来。

  该死的海生!我紧张得看了看窗外

  站在阳台上的董军看见海生向他招手,似乎怔了怔,随即放下了望远镜从阳台上消失了

  天!难道他真的会到隔壁屋子里去吗?难道他真的将会和海生兄弟起参与对他婶婶的凌辱吗?

  第140章故事会之赤裸娇妻八

  侄子董军原本是个健康活泼十分惹人喜爱的孩子,妻子虽说辈分上是他的婶婶,却直对他象亲弟弟般关爱。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年前,读中学的他突然生了场重病,连续发烧昏迷了个星期后才醒转过来。也许是大脑也受到了些损伤,病愈后的董军智力变得十分低下,总是做出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我们家也通过各种渠道,希望能够找到办法让董军恢复健康,但是,年过去,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那个曾经聪明顽皮的少年已经成了名终日神情恍惚木讷的低能儿。

  自那以后,我和妻子经常抽空去看望我那心神接近崩溃的大哥大嫂,也顺便陪陪可怜的董军。妻子每次见过董军后总会难受好阵子。记得有次,妻子坐在董军的身旁看着他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着我们给他带来的糖果糕点,忍不住将董军紧紧地把搂在自己的怀里,将美丽的脸庞倚靠在他的头顶轻轻地摩擦。

  妻子的脸上满是泪水。那刻,我的眼睛也变得湿润,因为董军他曾经是个多么可爱的孩子啊!可是如今也因为妻子,妻子喜欢董军这孩子,董军也曾经带给妻子无数的欢乐和寄托,而今妻子已经永远无法再享受这份姐弟般的情谊。

  妻子几乎要哭出声来,泪水已经弄湿了垂在她脸上的几缕秀发。董军的头紧紧地贴在妻子因为哭泣而起伏不已的饱满胸脯上。我惊异地发现,董军已经停止了嘴巴的嚼动,双原本无神的眼睛竟然焕发了光彩,直直地盯着妻子高耸饱满的胸部,丝唾液从大大张开的嘴角流下来。随即,他的个手掌悄悄地移到了妻子的胸部

  刹那间,我领悟到了个事实:虽然董军的智力已经不正常,但是,他的身体还是符合他的年龄,对性有了些正常的反应。而妻子却并没有意识到这点,轻轻地抽泣着,依旧沉浸在伤痛中,丝毫没有发觉到董军那稍显稚嫩的手正压在她那丰满的胸脯上面。

  在我的再催促下,妻子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怀里的董军,擦拭着满脸的泪水头也不回的离去。我知道,她实在不忍心再回头看见那张没有表情傻傻的脸。

  如果她回头的话,她或许会看到更不愿意看到的幕:除了张傻傻地脸,还有那被荫茎高高撑起的裤裆。

  事后,当我向妻子提及此事的时候,妻子却显得不屑顾,还说我多心,说董军还只是个孩子,不会有那样的念头。

  窗外,月色如水,几声虫鸣低颤着渗入夏夜。

  屋内,滛戏已经上演,并且仍在继续。

  “小惠啊!咱哥俩还真没见过比你更马蚤的女人了,你做幼儿园老师真是可惜了,你做千人骑,万人压的脿子才正合适。”

  海亮俯身用手掌拍了拍小惠粉嫩的脸庞说道。

  高嘲过后的小惠羞红着脸蛋,副绵软无力的样子仰躺在餐桌上,微微地喘气,整具赤裸香艳的胴体泛着慑人心魄的潮红。

  “哎!董大鹏真是可怜啊!娶了个老婆不断的给他戴绿帽子,阿健给了顶,咱们兄弟给了两顶,连这根黄瓜也要给他戴顶绿帽子,呵呵!不知道以后还会有几顶帽子给他戴。”

  海生从小惠的两腿间拾起那根粘满滛水的黄瓜,用两个指头捏住后在小惠眼前不住的晃悠。

  “求求你不要提我老公好不好!你们不要再捉弄我了呀!人家羞死了呀!”

  小惠抬手把夺过海生手里的黄瓜扔在地上后嗲声说道。

  “吆!对你的黄瓜情人就这样啊!用完了就丢啊!下次用什么来满足你这马蚤洞啊?”

  海亮滛荡的手顺着小惠丰腴的小腹滑向了两腿之间的部位。

  “去你的,黄瓜又冷又硬的,当然没有你们的家伙舒服!不然,我到你们这里来干什么呀!”

  小惠不知羞耻的说道。

  “嘿嘿!总算说实话了吧!那好!我这就上来让你舒服舒服。”

  海生说完抬起腿,作出副要爬上餐桌的样子。

  “哎!不行,现在不行,人家刚刚才弄过,现在没兴趣嘛!”

  小惠急得起身费力将海生推住不让他爬上餐桌,“不要急嘛!等把这瓶酒喝完,我定陪你们两位大哥,随便你们怎么玩都行,好不好嘛!”

  小惠在餐桌上坐直了身子,抓起那瓶下了药的酒分别往海生兄弟俩的杯中倒去,直到瓶中空了为止。“来,我知道你们两位大哥都是好酒量,你们就干了它吧!”

  小惠催促着。

  “不行,光咱们兄弟喝怎么行,要你这个大美人起喝才行。”

  “好!好!我把这瓶啤酒喝光,来,干了!”

  说完,小惠居然抓起瓶啤酒就直接往嘴里倒

  小惠不会喝酒,这点我很清楚。她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让海生兄弟尽快喝下那瓶下了“强力速可眠”的酒,让兄弟俩尽快的昏睡过去。但是,等他们昏睡过去之后,她又想干什么呢?

  监视器前的我陷入沉思

  我心里清楚的知道,我妻子今晚所有滛荡无耻的表现都只是种牺牲。虽然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她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小惠居然真的仰着脖子下喝光了那瓶啤酒,放下空瓶后呛得不停的咳嗽起来,引起胸前对丰满洁白的大奶子跳动不已。

  “好!够爽快!”

  海生兄弟俩对视眼后也举起酒杯饮而尽。

  随即,小惠的脸上闪过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叮铃铃”

  正当海生兄弟俩放下酒杯之际,门铃声突然响起。海生兄弟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极度喜悦的神色。

  “啊!”

  小惠听见门铃声后神色大变,象只受惊的白兔样赤裸着身子猛的从餐桌上跳了下来,惊慌失措的环顾了四周后,往厕所的方向奔去

  正当小惠将要冲进厕所之时,海亮抢先步拦在了面前,抬手锁上了卫生间的门,并且拔掉了钥匙。

  “求求你,快开门让我进去躲下,你们有客人来了。”

  小惠慌张得脸色都变得煞白,“求你,快把钥匙给我!”

  海亮笑着把钥匙高举过头顶,对着小惠道:“嘿嘿!有客人来不更好吗?正好起乐乐啊!哈哈!哥!快去开门那!”

  小惠赤裸的身躯倚在海亮的胸前,艰难地踮着脚尖想要拿海亮手里的钥匙,却怎么也够不到,急得气喘吁吁。

  而这时,海生却慢慢地移步到了门前

  “不要!”

  小惠眼见海生即将开门,自己又拿不到钥匙,情急之下只得返身窜回到沙发那里,迅速撩起件海生兄弟扔在那里的男式衬衫披在了自己身上。

  几乎同时,海生打开了门,门口站着位目光有些呆滞中学生模样的少年,胸前还挂着个望远镜,他正是我的侄子董军。

  “还愣着干什么,来!来!来!快进来!”

  海生拉着董军的手走进了屋子。

  此时,小惠披着那件男式衬衫,在慌忙中只扣上了粒纽扣,低着脑袋,蜷缩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用双手分别抓住衬衫的领子和下摆,双浑圆粉嫩的大腿暴露在外面,紧紧地并拢在起。这样来,虽然勉强了身体最重要的部位,但却比彻底裸露更平添几分诱惑,几分性感。

  “小惠啊!快抬头看看谁来了,不要害羞嘛!是你们自家人呀!嘿嘿嘿!”

  海生笑着拉着憨憨的董军对小惠说道。

  小惠缓缓地抬起了头,撩开额前遮住眼睛的几缕乌黑秀发

  “啊?”

  当小惠的目光停留在面前的董军时,整个人都惊呆了,半裸的身躯微微地颤抖着。

  半晌她才回过神来,“你?小军?怎么是你?深更半夜的,你怎么还没睡?到这里来干什么?听婶婶的话,快回去!”

  “我我”

  董军结结巴巴的没有说下去,转身将目光投向了站在旁笑的海生兄弟。

  海生见状插话了,假惺惺地摸着董军的脑袋,侧脸对着小惠说道:“哎!你这个婶婶怎么这么凶,把这孩子都吓坏了。”

  “跟叔叔说,你是不是来看婶婶的?”

  海生又低头问董军。

  在海生的直视下,董军战战兢兢的点了下头。

  “啊?你?你怎么知道婶婶在这里的?”

  小惠惊讶地追问。

  董军依旧没有回答他婶婶的问话,只是转脸向窗户的位置望了眼。

  当小惠随之也将疑惑的目光投向窗户的时候,这才注意到那敞开的窗户和窗外对面楼房的景象。顿时,她美丽的脸庞呈现出种羞怒交加的神情。

  “你们!你们!你们”

  小惠涨红着脸,手指着海生兄弟俩连说了三个“你们”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被无情玩弄后的羞辱使她几近崩溃的边缘。她定知道自己赤裸的身躯已经被董军看到过了,更令她倍感耻辱的是刚才她用黄瓜手滛的滛荡举止也不可避免的被董军看到,或许还有其它的偷窥者也见到了这滛荡的幕。

  海生在小惠身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真是不好意思,忘了关窗户了,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啊!你和小军都是自家人,也没什么好难为情的。”

  “哎!还穿我换下来的衬衣干嘛呀!臭烘烘的,你不觉得脏吗?来,还是脱了吧!”

  海生边说话边伸手抓向了那件衬衣的领子

  “不要!”

  小惠摇头尖叫起来,紧紧的抓住胸前的男式衬衫。

  “嘿嘿!还害羞什么呀!对小军来说你身上所有的部位已经不再是秘密。”

  海亮说完又低头问董军,“是不是啊!小军!望远镜是不是很清楚啊!快跟叔叔说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唔我我看见我看见婶婶没有穿衣服,还还用黄瓜插插尿尿的地方”

  傻乎乎的董军断断续续的说着。

  “哈哈哈!”

  海生兄弟俩下暴笑起来。

  “不要不要说了小军不要说”

  小惠使劲的摇头,原本白皙的脸蛋下红到了脖子根。

  “哈哈!小军啊!刚才太远了,定没有看清楚,现在想不想再看看你婶婶的身体啊?”

  海亮强忍住笑,也在小惠身旁坐了下来,滛荡的手掌直接贴上那双赤裸粉白的大腿

  这时候,海生已经把手从衬衫领口伸了进去,在小惠丰满的奶子上慢慢地揉动。

  “不要!请不要在小军面前这样对我!”

  小惠晃动身躯拼命地抵挡着。但是,双纤细的双手又如何能够抵挡住四只从身体两侧不断攻击她敏感部位的强健有力的手。

  很快,衬衫唯粒扣上的纽扣被无情的解开,随着海生双手的发力,衬衫前襟被大大的敞开,对饱满丰润白皙的大奶子下弹了出来,在胸前不断地晃动。

  “啊!”

  小惠惊叫声想要用双手遮挡住胸前春光,却被海亮的双手死死抓住。

  “哇!小军快看!你婶婶的奶子多漂亮呀!”

  海生冲着董军说道。

  董军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婶婶洁白的胸膛,丝毫不知道他婶婶此时正承受着极大的羞辱。

  “小军!不要看!快回家去!不要看”

  小惠使劲摇头,头秀发扬起后丝丝洒落赤裸的肩头。

  小惠身上唯的遮蔽物,那件男式衬衫被海生剥掉后扔在了地板上,小惠又彻底的暴露出丰满性感的身躯。海生宽大的手掌分别捧起个硕大的奶子,用种极其滛荡的方式慢慢地搓揉,故意在董军面前作出副很夸张的姿势。小惠的|乳|房在海生的手掌下被象面团样的捏弄,小巧的|乳|头渐渐的在指尖的挑动下葧起。

  “不!请不要这样,不要在小军面前对我这样,他还只是个孩子,你们不要这样。”

  小惠低着头轻声哀求,在兄弟俩的羞辱下,她的双手已经放弃了抵抗。

  “嘿嘿!他是个孩子吗?不对,他有些地方肯定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海亮笑着将目光投向了董军的胯间。

  董军穿着条宽大的短裤,下腹位置已经被高高的顶起成个小小的帐篷,看见他婶婶赤裸的身躯后,他已经本能地葧起了。

  海亮将董军拉到自己跟前,说道:“来,让你婶婶看看,你还是不是个孩子。”

  说完,他把将董军身上的短裤拉到了脚跟。

  层薄薄的荫毛,根细细白□却很劲挺的荫茎,都显示出这是个正处在性发育阶段的少年。

  “哇!乖乖!硬邦邦的,小惠啊!你看看,这哪里还是小孩子啊?”

  海亮用手握着董军的荫茎说道。

  董军虽然有些低能,但是突然在人前被剥掉裤子后摸弄荫茎,显得还是很不习惯,挣扎着要拉上裤子。

  “啪!”

  海亮猛的在董军屁股上抽了巴掌,“妈的!不要动,让你婶婶好好看看。”

  董军被抽打后战战兢兢的,动也不敢动。

  “不!你们!你们不要欺负他,他已经够可怜的了,不要再刺激他了,求你们让他回去吧!”

  在这样难堪的情形下,小惠仍然护着董军。

  “嘿嘿!怎么能让他回去呢!他还没有看够你的身体呢!”

  “小军,想不想再看看你婶婶尿尿的地方啊?这次让你看清楚些哦!”

  海生瞇起双眼问董军。

  赤裸下体的董军居然真的点了下头,胯下的荫茎翘得更高了。

  兄弟俩在小惠的两侧不约而同的将手掌摸上了她洁白的大腿,指尖又同时向紧紧并拢的腿间插入

  “不要!”

  小惠立刻意识到他们想做什么,尖叫声后将大腿并得更紧。

  海生兄弟俩分别握住了小惠圆滑的膝盖,用力将健美浑圆的大腿慢慢分开,小惠挣扎着想用手遮挡身体最重要的部位,却被海亮的手硬生生的拨开。

  董军涨红着脸,摒住呼吸,站在小惠的身前,眼睛直盯着他婶婶两腿间被慢慢打开的处。

  “呜”

  小惠哀呼声后,倒在了沙发上,彻底放弃了挣扎。

  这时,小惠的双腿已经被大大分开后折迭在两侧,整个水淋淋的荫部象盛开的花朵般充分暴露在空气中。

  “呵呵!这就对了,有什么害羞的,让你家小军好好看看,就当是给他上堂生理课好了。”

  看见小惠不再反抗,海生腾出只手,伸向小惠两腿间诱人的处,用手指抚弄起那块充血湿润的部位。

  “啧!啧!真的很漂亮啊!结婚这么久了,这里保养得还象个姑娘家样鲜嫩。我以前操过的那些娘们这里都已经发黑了。”

  海生手指轻捻着两片粉红色的荫唇。

  “可能是董大鹏用得比较少吧?要不然怎么会去找阿健那个小白脸。”

  海亮接口说。

  “呵呵!那以后给我们兄弟用得多了这里是不是也会发黑啊?”

  董军弯着腰,脸朝着小惠的两腿间越靠越近,最后索性蹲了下来,在阴沪上方十几厘米处仔细地看着他婶婶身体最羞耻的地方。

  小惠娇弱的上身无力的依靠在沙发上,因为羞耻而用手掌捂住了自己的脸,急促的喘息让胸前的大奶子也跟着不住的起伏。

  “小军,看!这里就是你婶婶刚才插黄瓜的洞洞,你刚才说错了,这里不是尿尿的地方,这是给我们男人鸡鸡插的地方。”

  海亮边说边将食指和中指并拢后往荫道里面插进去。

  “呜“小惠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

  “里面好暖和的,等会叔叔让你的小鸡鸡插进去试试好不好?你婶婶定会喜欢的。”

  海亮滛荡的手指在荫道口不停地进出,搅动。

  “不要!怎么可以!我是他的婶婶,不可以这样。”

  小惠听见海亮的话后猛的坐直了身子,双腿又使劲夹了下,但还是依然敌不过海生强劲有力的大手。

  “嘿嘿!你这个傻侄子可能辈子都娶不到老婆了,你做婶婶的不帮他,他就永远也碰不到女人了,嘿嘿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