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怎么这么快就交货了,对付这马蚤娘们要象我这样慢慢来。”

  海亮说着对着小惠肥大的屁股拍打了几下,激起雪白的臀肉阵颤抖。“啊”

  小惠仰着脖子呻吟。“哎!不要以为我不想慢点来,可是,被这马蚤货的小嘴弄得实在是哎”

  “哼哼!不过,我只要休息片刻就再来和你起操翻这马蚤娘们啊啊啊”

  海生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看来,他体内的药力开始起作用了。海亮挺着身体猛烈的抽送了几下后,把湿漉漉的荫茎从花唇间拔了出来,这时,滛水已经涂满了小惠的阴沪。

  “啊啊?怎么啦?”

  正沉浸在快感中的小惠下体下空虚之后,放浪地摇摆着肥白的屁股叫道,此时的她已经欲火难耐。“叫什么?叫个屁啊!换个姿势,你到上面来,让老子也好好享受下。”

  海亮粗俗的喝道,他转身骨碌仰躺在了沙发上示意小惠也上来。

  小惠无奈的爬上了沙发,面对着海亮蹲跨在他身上,用手握着那根坚挺的荫茎对着自己的阴沪,缓缓地坐了下去

  “哦啊”

  当粗大的荫茎尽根没入身体内部之后,小惠扬起脖子发出忘我的呻吟。小惠身子前倾,双手撑在海亮的头部两侧,举着宽大肥硕的屁股上下套弄起来,让胯下坚挺的大r棍在自己的身体里插送,胸前对丰满的奶子也随之不住的跳动着。

  海亮仰躺着用双手抓住那对不断跳跃的奶子,在掌中象面团样揉捏。“啊啊”

  这时候,我发现沙发另头的海生闭着眼睛,耷拉着脑袋,在酒精和药力的作用下,似乎已经沉沉睡去。而正沉浸在性的愉悦中的海亮和小惠都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海生。

  “啊哦哦哦”

  “噗嗤!噗嗤!”

  乌黑发亮的粗大阳物次次地尽根淹没在小惠滛荡的身体内部,毛茸茸的交合处湿淋淋的粘满了双方分泌的体液。“啊啊”

  这时候,董军站在小惠屁股后面注视着那正不断作着活塞运动的交合部位,张大着嘴巴,眼睛眨也不眨。

  “啊哦哦”

  小惠身体起伏的节奏越来越快,屁股摆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肥嫩的臀肉与海亮结实的身体撞击时发出“啪!啪”的声响,身美肉激烈地颤动不已。“哦哦”

  海亮也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

  海亮的双手从小惠的胸前移走,扶住了那不断冲击自己的肥硕屁股,那对失去束缚的大奶子顿时夸张地跳跃激荡起来。“哦呃”

  突然,海亮的喉间发出窒息般的低吼。他扶住小惠的身体后,将自己身体奋力的挺动了几下后,猛的按住了小惠的屁股,上身随之象触电般挺起。

  他精了。在身体剧烈地抖动了数次之后,他静静地躺着,动也不动。小惠伏下汗涔涔的娇美身躯,温顺地压在海亮黑黝黝的身体上喘着粗气,过了会儿,两人的交合部位慢慢蠕动起来,那根本来粗壮坚挺的荫茎象条死去的泥鳅样从肥厚的荫唇间缓缓滑了出来。紧跟着,股浓稠的液涌出了荫道口

  小惠这才慢慢撑起自己的身体,跨下了沙发。

  这时候,我惊异地发现海亮也已经闭着眼睛沉沉地睡去。酒精和药物终于使兄弟两人起老老实实地昏睡在沙发上。小惠将条腿踩在沙发上,扯了几张纸巾低头擦拭着自己粘满滛水与液的跨间。

  忽然,她猛的站直了身体,闭合上自己的双腿,用双手遮住处对着董军呵斥道:“你?小军,不许看!快转过身去!”

  原来董军这傻小子还在愣愣的看着她婶婶最羞耻的部位,听见小惠的呵斥,他这才怏怏地转过身子。

  小惠也没有再理睬他,赤裸着身体在这间屋子里翻箱倒柜了起来,看起来她在寻找什么东西。但是,忙活了半天,她似乎还是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倒是弄得汗流浃背,赤裸的身子上粘了许多灰尘。“小军,你也来起帮婶婶找样东西好不好?”

  无奈之下她想到了小军,也顾不得自己赤身露体,站到了董军面前。

  董军点了下头,目光直盯着小惠胸前丰满的|乳|房。小惠用支手掌象征性地遮挡在自己胸前,用另支手按在董军肩上继续说道:“小军,你知道什么是胶卷吗?就是拍照用的东西,圆圆的。”

  直到这时,我才完全明白了小惠的良苦用心,她之所以牺牲自己的身体,忍受海生兄弟随心所欲的凌辱玩弄,目的就是为了取回那卷胶卷。她清楚的明白,只有取回那卷胶卷,自己才能反抗,才能彻底摆脱海生兄弟俩的要挟。

  董军又点了下头,表示他知道胶卷是什么东西。“那好!帮婶婶起找吧!”

  小惠摸了下董军的脑袋,露出了久违的微笑。董军倒也不闲着,窜东窜西的和小惠起忙活了起来。

  在屋子的角,董军似乎找到了什么,放在眼前定睛看了下后举在手上。我欣喜的发现,董军手上的正是卷胶卷,那或许就是卑鄙的阿健留给海生兄弟的胶卷,正是那小小的东西让小惠付出了如此难以承受的牺牲。“婶婶!”

  董军转过头开口叫了声。

  小惠没有回答,因为她此时正在个储物的大柜子里翻找着,整个上半身都□在了里面,根本没有听见董军的叫唤。

  董军看见小惠没有反应,就朝着柜子走了过去。走近后,董军抬起手,似乎想拍拍小惠的身子。但是,扬起的手在小惠撅起的屁股后面停顿了下后又放了下来。小惠费力地弯着腰将上身都□进了柜子,在里面翻找着。她将丰腴的腹部抵在柜子的边缘,踮着脚尖,屁股撅得高高的对着外边,露出了毛茸茸的荫部。

  董军站立在小惠的屁股后边,注视着那刚被污过的阴沪直发呆。我惊异的发现,董军小腹下面的荫茎已经再次高高的挺立起来。忽然,董军走上步,用手扶住自己坚挺的荫茎对准了小惠那微微张开的嫩红的荫唇间。

  天那!难道他想污自己的婶婶。而小惠正吃力地□在柜子里寻找着胶卷,丝毫不知道自己撅起的大屁股后面挺立着根坚硬的荫茎,不知道自己又要被人污,而这次却是自己平时十分关爱的有些低能的侄子。

  董军的身子以种极快的速度贴上了小惠高高撅起的肥大屁股,那根相对较细的荫茎迅速滑入了那已经被海亮拓宽过的荫道中。

  “啊?啊!”

  小惠的惊叫声从柜子里传了出来。“啊!小军!啊你你干什么快走开”

  柜子外面的肥硕屁股摇摆了起来,似乎想摆脱后面的荫茎。此时的董军面红耳赤的哪里听得进小惠的呼喊,反而用双手扶着那肥大的屁股更加用力的往里面顶去。

  “啊小军唔快走开呀你你不能这样啊我我是我是你的婶婶呀啊”

  柜子里的小惠语不成声。被董军推挤后,小惠的原本踮起的脚尖已经离开了地面,失去着力点的身体更加无力抵抗董军的污。

  “啊啊”

  董军已经开始在小惠身后快速地抽锸,少年人结实的臀部以种极快的频率前后挺动。“呜呜”

  小惠似乎在哭泣,刚摆脱海生兄弟俩的凌辱却又被自己的侄子污,这种羞愤已经使她痛楚不已。

  “哦哦”

  董军抬着头长大嘴巴,发出愉快的叫声,却丝毫不知道她婶婶此时所承受的屈辱与痛苦。

  “呜呜呜啊啊呜”

  内心的屈辱和肉体被插弄后不可避免产生的快感使小惠发出哭声与呻吟交织的声音,这声音荡人心魄。看着美丽的妻子被自己的侄子污,监视器前的我也被这残忍而又刺激的幕感染,正飞快地用手套弄起自己坚挺的荫茎,强烈的快感在浑身荡漾开来

  “啊啊”

  妻子的哭声已经没有了,只有阵阵呻吟从耳机中传出。“哦哦”

  董军抽锸的节奏更加迅速,就象台开足马力的机器样在小惠身体内部抽送,面红耳赤的脸上挂满了汗水。“啊啊哦哦”

  突然,董军的身体在连续快速冲刺了几下后停止了抽送,将荫茎深深插入后依靠在小惠屁股后面,身子发出阵阵抖动。

  董军已经抵达了身体的高嘲,将液送入小惠的身体深处。与此同时,我手中的荫茎也在此时喷发,大量的液从我体内排出

  片刻之后,董军将疲软的荫茎从小惠身体里抽出,大量黏稠的液也随之从粉红的荫道口涌出,在两腿内侧流淌下来。小惠花了好长时间才费力的从柜子里爬出,脸上粘满了灰尘和泪水,模样显得狼狈不堪。

  “婶婶,给你。”

  董军战战兢兢的将手里的胶卷递给了呆立着脸茫然的小惠。“啪!”

  小惠接过董军手里的胶卷把摔在地板上,紧接着狠狠地往董军脸上扇了巴掌。立即,董军脸上呈现出几道红红的指印。

  “呜呜”

  小惠突然捂住脸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哭声听着甚为凄惨。她可以忍受海生兄弟俩的凌辱污,却怎么也无法承受被自己的侄子强行污。董军捂住被抽打过的脸颊,脸迷惘地望着自己的婶婶。他永远不会明白他婶婶为什么会如此伤心。“呜哇”

  董军居然也站在小惠身旁嚎啕大哭了起来。

  许久之后,小惠止住了哭声站起身子,擦拭了下满脸的泪水后,走到还在哭泣的董军跟前。在注视了董军片刻后,她伸出纤纤玉手,用手指刮抹着董军脸上的泪水,接着用双手捧住了他的脸颊。

  “别哭了,小军,婶婶不怪你。”

  小惠的轻声说道,此时她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温柔。董军止住了哭声,茫然的望着小惠,似乎想不通自己婶婶的语气下子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是婶婶自己的错,不关小军的事。”

  小惠微微低着头说,更象是在自言自语。小惠又侧脸看了眼董军被抽打过的红红的脸颊,用手轻柔地拂了下,心疼地问道:“还疼吗?”

  董军脸部的肌肤抽动了几下,似乎又要哭出来了。看着董军可怜巴巴的模样,小惠不顾自己赤身露体的样子,把将董军搂住

  “都是婶婶不好,婶婶不该打你。”

  小惠让董军的脑袋靠在自己圆滑白皙的肩头,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后脑勺。此时的她已经恢复了往日对董军的温柔和关爱。董军静静地靠在自己婶婶的肩头,享受着小惠给他带来的,亲姐姐般的呵护。许久,小惠拾起了刚才怒摔在地上的胶卷,赤裸着诱人的胴体,手搀着董军朝门口走去。

  即将迈出门口之时,小惠回头看了眼昏睡在沙发上的兄弟俩的赤裸躯体。她的眼神就象从前样,带着鄙夷。

  第142章故事会之赤裸娇妻十

  星期后。

  夏夜的街道,繁灯点点。微风过处,梧桐树叶片片抖动,发出沙沙的响声。

  今夜,有了点凉意,连续多天令人几乎窒息的高温终于有了缓解。街道上三五成群纳凉闲聊的人群明显比前几天多了许多,男男女女地凑在起,闲话着谁家的三长两短,构成了夏夜特有的街景。

  总算要到家了,我边擦拭着头上不断滚落的汗珠边看了看手表。由于路上堵车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已经很晚了。小惠怕我出什么意外已经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

  不远处,我家小区的门口处家杂货店外面围着五六个人,似乎正聚精会神的听着中间的那位说着什么精彩的故事。走近了才发现外面那几个都是住在我们楼里的老邻居,我看见他们全神贯注的样子便没有跟他们打招呼,匆匆从旁边走过

  “我跟你们说,那娘们下面的马蚤水真是多啊!嘿!我才插了没几下,她就像只发情的母猫样浪叫个不停”

  听到里边的人说话,我猛的停住了脚步,那说话的人分明就是海亮那小子。我悄悄地靠在其他人背后往里边张望

  果然是海亮那小子,他正唾沫横飞地说着,而那几位听者更是津津有味,那个张老头的唾液从嘴角缓缓流了下来。“那娘们正浪叫个不停的时候,突然就呜呜的叫不出声来了,你们猜猜怎么了?”

  海亮那小子说到这里居然还卖了个关子。

  “怎么了?说呀!”

  “怎么了,你小子倒是说啊!真急死人了。”

  “快说!”

  那几个听者急得直催。“哈哈!看把你们这些色鬼给急的,嘿嘿!还能怎么着,那娘们的嘴巴被我哥的大鸡笆给堵住了呗!咱兄弟上下把她两张嘴都堵住了!哈哈哈!”

  海亮说完了大笑。

  妈的!王八蛋!我听着气得心里暗暗叫骂!不用说,海亮那小子说的定是我妻子小惠,怪不得这几天这些邻居看我的眼神总是怪怪的,有说不出的不舒服,定是海亮这家伙给传出去的。妈的!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小惠的身体已经被他们尽情地玩弄过了,还要把这些过程讲给这些天天见面的熟人,这叫我们夫妻以后怎么见人。

  看来,小惠那次付出身体,受尽屈辱后换来的的确是那卷阿健偷拍的胶卷,所以海生兄弟俩这个星期也没对我妻子怎么样,只能卑鄙地在背后绘声绘色的炫耀着自己的战绩。

  “吆!董大鹏!”

  心里正恼火着,海亮看见我了。

  “哦!海亮啊!”

  看来躲是躲不了了,我站在人后抬起头应了声。那些邻居们都回过头来,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望向我,每个人的眼神都带着些许轻蔑,让我感觉浑身不自在。

  “哦!是董大鹏啊!也出来走走啊!”

  楼下的小王跟我打招呼。

  “没!刚回家路过这里,还没吃晚饭呢!你们在聊天啊!”

  我明知故问道。

  “哦!也没聊什么,听海亮讲故事呢!”

  张老头转过头笑嘻嘻地对我说。

  “那你们聊,我先走了!老婆还等着我回家呢!”

  这样的场合让我如何呆得下去,我扬手跟他们道别后扭头就走。

  “哦,就是,可别把小惠给等急了啊!呵呵!”

  海亮沖着我大声说道。

  “嘿嘿!嘿!”

  人群中有人掩嘴发出轻笑。

  没走几步远,又听见海亮大声嚷嚷道:“不说了,不说了,老子说得嘴巴都干了,哪个要听下去的,等会买了酒到我那里,我跟你们边喝酒边实地讲解。”

  回到家,妻子没在,给我留了字条,大致说是被朋友约了起出去逛街,让我自己个人吃晚饭。我胡乱扒了几口妻子给我准备的饭菜后,就早早的打开了连接隔壁屋子的监视器,戴上了耳机,想知道到底有谁愿意买了酒来听海亮说那些滛事。

  摄像头下,隔壁屋子的所有景象尽收眼底妈的!刚才那帮家伙居然个没少的又聚集在起,把海亮那小子围在了中间,个个竖着耳朵,张着嘴巴,怕听漏了个字。

  “你们别看小惠那娘们平日里装得本正经的,偷起男人来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海亮举起杯子喝了半口酒。

  “就说那个门洞吧,也亏那婆娘想得出来,居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不出屋子就可以跟阿健那小子偷情,还真服了她。”

  “那天,我们哥俩看见小惠又白又肥的大屁股出现在门洞那里,时还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海亮又喝了口酒,眼看杯子快见底了,正想伸向那酒瓶子,边上的老张怕耽误了海亮说话,马上夺过酒瓶帮海亮斟满。

  海亮瞟了眼老张,继续说道:“嘿嘿!话得说回来,要不是这个门洞,我们兄弟哪有机会搞上这自命清高的性感尤物啊。小惠千算万算也不会想到那门后操她不光光是阿健”

  “嘿嘿!那晚上可真叫爽啊!我们三个轮番上那马蚤娘们,直把她操得滛叫不断,高嘲连连”

  旁边的小李深深咽了下口水说道:“被你们这样操,小惠那女人倒也受得了吗?”

  老张对着小李白了眼“你懂什么?小惠那婆娘奶大屁股肥,天生副能挨操的滛荡身板,三五个男人当然不在话下。”

  “可不是,那晚上我们三个搞到下面再也挺不起来,可是那娘们晃着那肥肥白白的大屁股居然还要,阿健就顺手操起根这么粗的黄瓜,对着那娘们水淋淋的下边捅了进去”

  海亮边说边用手指围了个圈以表示那根黄瓜有多粗。

  “真不可思议!也怪不得董大鹏,他那副斯斯文文的模样哪满足得了这样的马蚤货老婆啊!”

  老张摇了摇头叹道。

  听到提起我了,我才从监视器屏幕前回过神来。海亮那小子说得绘声绘色的,虽然我见过那盒录像带,但是还是被他的描绘吸引。

  小惠欲直非常强烈,这点我很清楚,其实我自认不是个性无能的男人,每周四五次的作爱频率应该也不算太少。但是,这样的次数似乎远远不能满足我那娇人的妻子。

  虽然妻子也直很照顾我的感受,每次做完后都装出副很满足很尽兴的模样,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她根本还没满足。有好几次我们做完,当她以为我睡着后,还会偷偷地拿些黄瓜茄子什么的自蔚番。我也装作不知道,免得她难堪。

  “最后阿健握着那根粗黄瓜直捅到手酸,那马蚤货浪叫着到达高嘲才罢休。”

  海亮继续说道。“黄瓜拔出来后,那娘们下边的马蚤洞张开着,马蚤水不断从里边涌出来,里面粉红色的嫩肉就像那水里的河蚌肉般,不住的收缩,蠕动”

  海亮讲故事的水平还真是流,把当时的景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