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鄙家伙。

  看来,他还打过小惠电话。

  “阿健!以往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了,但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那种卑鄙无耻的事情。”

  我想起这小子出卖我妻子的事就有些愤怒。

  “呵呵!这么晚了打我电话就是为了教训我的吗?对不起!我要睡觉了,没功夫听你教我怎么做人。”

  阿健似乎要挂电话。

  “等等,阿健,你凭良心说,以前我们夫妻待你不薄吧。”

  既然有求于他,我的语气下子软了下来。

  “你的大恩大德我当然记得,你给我住给我份打工的机会,还把个如花似玉,性感迷人的老婆送给我操,我怎么会忘记呢?”

  听着他这么羞辱我,我强压着怒火说道:“既然这样,阿健,我求你件事。”

  “怎么事,说吧!”

  我想了想说道:“海生兄弟俩要到你那里来取那盘录像带,你千万不要给他们。”

  “哦,就为这事啊!这事比较麻烦了,我已经答应他们了,再说他们都已经买好了火车票,我总不能让他们不远万里的白跑趟吧。”

  阿健说道。

  “嘿嘿!我都听他们说了,小惠姐还真聪明,居然想了那么个办法把胶卷弄到了手,害得那兄弟俩不得不到我这里跑趟。不过据说小惠姐被他们也玩得够呛是不?”

  “人家说女人奶大没脑,看来小惠姐应该是个例外吧!哈哈!”

  该死的阿健居然跟我说起这些,我打断了他,低声下气地说道:“阿健啊!就算我求你好不好?你千万不要给他们啊!好吗?”

  “这个嘛!我想想”

  阿健那边的声音中断了片刻。

  “这样吧!董大鹏,大家都是朋友,这件事么,不如这样吧。”

  阿健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们夫妻赶在海生兄弟俩之前到我这里来趟,我把录像带交给你们。等海生他们过来,我就对他们说录像带被小惠姐拿走了,你看怎么样?”

  阿健那小子是存心给我出难题,再说我们夫妻到了那里,人生地不熟的,说不定又给那小子给骗了。

  “你就不能直接把录像带销毁了么?”

  我问道。“天下没那么便宜的事情吧!既然求我就有点诚意好不好?再说了,我真的挺想念小惠姐的,我们这里的妞没个比得上她的。”

  阿健这小子果然没安好心,叫我们去次无非想再次玩弄我妻子。我那些哥们看了录像带上你老婆那白花花的屁股,无不欲火难耐,说有机会定要见识下真人,给不给他们机会要看董大鹏你的了。”

  这王八蛋竟然还把录像带给别人看,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胸中怒火,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王八蛋,你还是人吗?”

  “哼哼!先别骂人,这事是你在求我,你来不来随你便,反正到时候你们谁先来我就把录像带给谁。”

  “还有,我二叔看了录像带后也想见见你们,前几次我打电话给你们就是为这事,他说了,只要你们愿意来这里,所有你们在这里的吃住游玩的开销都由他来。我二叔可是这里的大人物!”

  妈的!看来看过这盒录像带的人还不少。

  “最后提醒你句,时间不多了,你们或许只有乘飞机才有可能比海生他们先到我这里。当然,你们来回的飞机票也可以找我二叔报销。好了,再见!”

  说完,阿健挂了电话。

  除了愤怒还是愤怒,电话机在我手中颤抖了很久才放到原位。我抱住脑袋瘫坐在沙发上。怎么办?如果不去那里,当海生兄弟俩拿到录像带后,必定会以此要挟小惠,而小惠也必定会重新沦为他们的性玩物,任由他们糟蹋,甚至还会遭到那些色鬼邻居们的污。

  如果去了那里,自然也免不了被阿健和他那些朋友们玩弄凌辱。何况他二叔又是个怎么样的人物?他见我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切都是个未知数。摆在我面前只有这两种选择,而我不管选择什么,妻子小惠都将面临着遭受羞辱凌辱污的命运。

  天色微明,美丽的东湖水泛着鳞鳞波光。

  湖畔,处处都是晨练的人群。几个精神奕奕的老人拿着扇子,跳起扇子舞,那火红的绸扇似孔雀开屏般的在晨风中抖动着,将老人们遍佈皱纹的脸映得通红通红。围着东湖跑上圈是我们夫妻每天清晨必不可少的功课。

  “坐坐会吧!休息下吧!”

  我气喘吁吁地边擦着额上挂下的汗水边对着跑在前面的妻子叫道,汗水早已经把我身上的运动背心浸湿。“呵呵!你好没用哦!每次都是你先嚷嚷着要休息。”

  小惠听见我的叫唤后,放慢了脚步,转过身子面对着我倒跑了起来,汗水湿透的运动衣下,胸前对丰满的|乳|房象兔子般地跳动着,勾人无限遐想。“好吧!就到那里休息下。”

  小惠说完又转过身子撒开白皙健美的两腿跑得飞快,浑圆的臀部被运动短裤包裹着左右摆动,显得活力十足。

  迎面走过的不少男人色迷迷的眼神盯着小惠胸前直转,还不时的回头瞄眼那健硕肥满的臀部,直到我们已经跑出老远。每次和妻子起出门总能够遇见这样的情形,小惠的美丽与性感能够吸引任何男人的目光。而我作为她的老公,总会在男人们色色目光中感受种自豪感。

  哎!天下的男人啊!我瞥了眼身后那些色迷迷的男人,心中不由得感毼颐茄撕系囊桓鍪首拢』菀膊还宋颐橇礁錾砩隙己顾芰艿模煌芬蕾嗽谖业募缤贰?br/>

  不远处的草坪上,对老年夫妻轻搂着缓缓地移动舞步,和谐的舞曲从旁边的录音机里响起,我搂着妻子静静地看着他们。

  “老公,我们老了也能够像他们样恩爱吗?”

  妻子喃喃说道。“我不知道,你说呢?”

  我摸了摸妻子白嫩的脸颊。妻子沉默了片刻,侧过脸望着我,说道:“如果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会原谅我么?”

  我知道她指的什么,也直视着她的目光,说道:“怎么问这个?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吗?”

  “当然没有啊!只是随便问问啊!不回答就算了嘛!”

  小惠躲开我的目光,又把脸靠在我的肩头,美丽的大眼睛望着远方的湖面,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望着娇羞可人的妻子,我忽然想起了昨晚的事,想起粗俗的海生兄弟俩和阴险卑鄙的阿健。

  “老婆,今年暑假准备去哪里玩啊?”

  我试探着问妻子。小惠因为工作关系,每年有寒暑两个长假都可以出去游玩,而我却因为工作繁忙而从来没陪她起出去过。为这件事情,她还直跟我计较。

  “还没想好呢?怎么了?你又不会陪我起出去玩,就知道工作!工作!”

  小惠责怪道。“这次可不定哦!”

  我微笑着说道。“真的?”

  小惠猛的抬起了头,欣喜地问我。

  “那还有假,只要我提申请,公司定批准。”

  我得意的说道。“太好了!太好了!”

  小惠像个小孩子样拍起了掌,她等这天已经很久了。

  我望着心爱的妻子,心里不由得阵酸楚,小惠哪里知道,婚后我第次答应陪她出去,竟然是将她送入那个辱后又出卖她的那个男人的怀抱。而到了那里,还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正等着玩弄她污她。

  而这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如果不是她背着我去跟阿健那王八蛋偷情,如果不是她撅起屁股把湿淋淋的生殖器对着门洞,海生兄弟俩怎么会骗到她这样的美人。如今的局面都是她所造成的,那她也应该为此付出代价。想到这里,我坚定了我的决定。

  “那我们去哪里玩呢?”

  小惠抬起头,高兴地在我脸上吻了下。“江东省临水风景区,听说那里的山水是最美了,你说好吗?”

  我望着妻子的神态,试探着她反应。“好啊!好啊!我早就想去那里了!”

  小惠欣喜着说道。

  “咦?”

  小惠忽然想起了什么,神色大变,“那那不是阿健的家乡吗?”

  “对啊!我已经跟阿健联系过了,让他带着我们游玩是再好不过了。”

  我说道。“不去那里!换个地方好吗?”

  “怎么了?你怎么啦?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我故作惊讶的问她,“那里有阿健照应,不是很好吗?再说了,我也挺想这小子的,你不想吗?”

  “不不是想我也想他的。”

  小惠侧过脸,结结巴巴地道。

  “那不是挺好的吗?去会会老朋友,再游览番美丽的风景,多好!”

  “不嘛!人家现在不想了嘛!”

  小惠娇羞的低着头拉着我的手摇摆了几下,娇气十足。

  我知道,现在的小惠已经对阿健恨之入骨,或许她再也不想见那个负心人。但是,我的决定不能改变,我不能让海生他们拿到那盒录像带,我更无法忍受妻子在那些老邻居身下呻吟。

  “哦!听阿健说,他好像要给我看盒什么录像带,说是在他临走前个晚上拍的,说是很精彩。”

  “啊!”

  小惠象受惊的兔子样,下从我怀里站了起来,手捂着胸口,口中喃喃道,“难道难道他还拍下了录像?”

  我走上去,扶住她柔软的肩膀问道:“怎么啦?你好像知道是什么录像带吧?”

  “没没有,我不知道,他告诉你什么内容了吗?”

  小惠回过神来急切地问我。“没有,那小子神秘兮兮的,问他什么内容也不说,就说我不去拿的话就给别人看了。”

  我装作什么都还不知道。

  当初,我为了那录像带不让海生兄弟俩得到而答应阿健去那里,而现在,我居然也把那录像带做为了诱饵,我想小惠定会阻止我看到那盒录像带。小惠精神恍惚地望着我身后的湖面直发呆。

  “嗨!想什么呢?我说你到底还去不去啊!”

  “哦!好吧!就去那里吧!”

  果然不出所料,虽然语气中带有些许不快,但是,她总算答应了。我拉起妻子柔软白嫩的手,走到湖边的棵杨柳树下,再次扶住了娇妻柔弱的肩膀,深情地注视着那对明亮美丽的双眸。

  “惠!刚才你问我的,我还没回答你。惠!我爱你!不管你曾经做了什么,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我都爱你,我爱你!”

  我激动地表白。

  小惠的眼神带着几分哀怨,几分感动,嘴唇微微颤抖着,似乎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显得楚楚动人。猛的,我用手掌托起小惠娇嫩白皙的脸庞,对着性感湿润的嘴唇吻了下去。“嗯”

  小惠微微呻吟了声,然后紧紧搂住了我的后背。

  翠绿的柳枝划过了我的面部,带着滴的水珠顺着脸庞滑落,那是清凉的晨露。紧接着,又是滴,滚烫滚烫的。那分明是泪水,妻子的泪水。悔恨或是感动,从那滚落的泪珠中我隐隐读出了些什么。

  这时候,刚才跳舞的那对老年夫妻从我们身旁走过。“看!多么恩爱的小夫妻啊!”

  那个老太太说道。

  第144章故事会之赤裸娇妻十二

  飞机抵达江东省临海市已经是下午五点四十分,暮色已经悄悄降临这个美丽的小城。

  机场外面的大道上,车流滚滚。

  “妈的!都等了半小时了,阿健那小子怎么还没来,说好了准时来接我们,打他手机又不接,搞什么鬼。”

  “算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自己先找家酒店住下吧!”

  小惠不耐烦地看了看手逭淘ゼ洌搅灸谐荡釉洞菜偈焕矗谖颐敲媲懊偷募鄙渤蹈氯煌 ?br/>

  前面的那个车手边掀下头盔边走到我们面前。

  来者正是阿健。

  “嗨!董大哥!小惠姐!不好意思!路上耽搁了下,来晚了些。”

  阿健伸出手来要跟我握手。

  见到这傢伙,我就恨得直冒烟,但是,为了不被小惠看出什么来,我还是强装笑颜勉强握了下手。

  当他把手伸向小惠时,小惠连看也没看他眼,眼睛平视着大街上的车辆,副厌恶的神态。

  “呵呵!才个星期,不认得了么?”

  阿健只得尴尬地收回手,乾笑几声。

  “上车吧!酒店我已经替你们定好了,我们这就送你们去那里,对了,忘了告诉你们,那位是我哥们龙宝。”

  阿健给我们介绍后面那辆摩托车上的那个年轻人。

  其实,我早就注意到那傢伙双贼眼直色迷迷的在往小惠身体上瞟。

  阿健坐回到摩托车上,头扬示意我们上车。

  我和小惠对视了眼,有些犹豫。

  “还犹豫什么,看不起我们这摩托车吗?告诉你们,这可是正宗意大利杜卡迪的,价格绝对不比那些中档轿车便宜。”

  阿健拍了拍胯下的车子,得意洋洋地说道。

  其实我倒不是计较什么车子,只是小惠穿着袭白色短裙套装,如果骑摩托车的话,岂不是春光大泻。小惠无非也在为这个犹豫不决。

  事已至此,也顾不得什么了,小惠抢在我前面,提起裙子抬腿跨上了那个叫龙宝的年轻人的摩托车,只见粉色内裤包裹着的性感肥臀在眼前闪而过。

  看得出,小惠从心底里憎恶阿健,连他的车子也不想坐。

  不等小惠坐稳,龙宝那小子就加油门,摩托车猛的窜了出去,吓得小惠尖叫声,紧紧抱住了龙宝的身子。

  我赶紧也坐上了阿健的摩托车紧跟其后。

  两辆摩托车在开阔的道路上你追我赶,路呼啸疾驶

  龙宝那小子故意把车开得时快时慢,会加大油门飞驰,会又突然急踩刹车。直把小惠弄得惊叫连连,硕大的|乳|房随着惯性作用不时撞击着龙宝的后背。

  刚开始的时候,小惠还不时腾出手来压住被风吹起的裙摆,到后来,她吓得闭上双眼,双手死抱住龙宝的身子,对丰满的奶子紧紧贴住他的后背。

  白色的短裙被疾风卷起在腰部飞舞,双白嫩浑圆的大腿和内裤包裹下的性感丰臀暴露在城市闪烁的灯光下,引来无数路人驻足观望。

  “哈哈!董大哥!你老婆的屁股还是这么肥这么性感!我恨不得现在就去摸上把。”

  阿健侧脸大声对我说。

  “去死吧!王八蛋!”

  我气得破口大骂。

  “哈哈!哈哈!”

  阿健猛踩油门飞速疾驶

  在个街道的拐角处,在路旁个小伙子的招手示意下,前面龙宝的摩托车突然停了下来。

  那小伙子二话没说,居然抬腿屁股跨坐在小惠身后的车座上,把小惠像三明治样的夹在了中间。

  等那小伙子坐稳后,摩托车又疾驶而去

  “那是谁?”

  我猛拍阿健的肩膀大声问道。

  “我另外个从小块长大的哥们,我们叫他黑子。”

  “对了,就是他们看过那盒录像带,现在听说你们来了,激动得要命,定要我带他们起来接你们。”

  阿健边说话边飞速驾驶,追上前面的摩托车,紧跟在后面。

  起先那个叫黑子的傢伙双手扶着小惠的腰肢,开了段路后,那傢伙变得不安分起来,双手绕到了小惠的胸前摀住那对丰满的|乳|房,并且轻轻地挤弄起来。

  小惠挣扎着腾出只手想阻止那傢伙滛荡的手掌,但是,在急速飞驶颠簸的摩托车上,又这么拥挤的情形下,她的努力显得徒劳。

  黑子的滛荡的手在小惠胸前放肆地揉捏着,小惠的挣扎似乎越来越无力

  看到这样的情形,我气得七窍生烟,对着阿健喊道:“你你你快叫你那朋友住手。”

  “哈哈!董大哥啊!你既然来了,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吧?”

  阿健大笑着说道,“我的这些朋友看了录像带之后,做梦都想着你老婆又大又白的奶子呢!现在见了真人,当然忍不住想摸摸看啦!哈哈!”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玩过的女人当然也要让我的兄弟们分享分享。所以呢!董大哥!到了这里呢!我劝你乖乖的什么都不要问,这样我才会把录像带交给你,明白了吗?”

  的确,来这里之前,心里的确能够预料到小惠必定会遭受屈辱和玩弄,只是如今眼见自己心爱的妻子遭人轻薄,还是无法承受。

  事已至此,为了此行的目的,也只能忍了。

  不知不觉间,摩托车已经驶离了市区,宽敞的道路上人烟渐渐稀少起来,而夜色却越来越浓。

  虽然隔了段距离,但是,在路灯的照射下,我还是能够见到前面那辆乘坐了三人的摩托车。

  隐约中,看见黑子的手已经从下面伸入了小惠薄薄的白色上衣,继续在里面轻薄着

  小惠似乎放弃了挣扎,动不动的靠在龙宝的肩上,只有乌黑的长发随风飘舞。

  突然,小惠的身体剧烈地挣扎晃动了几下。随即,黑子的只手从小惠上衣里面抽出,手里多了片白色布条状的东西

  天!那是小惠的|乳|罩,那傢伙竟然把我妻子的|乳|罩也扯掉了。

  黑子将手中的白色|乳|罩举过头顶,炫耀似的挥动了几下后往空中抛

  那白色的|乳|罩在风中翻滚了几下后落地,又被我们这辆摩托车驶过时的劲风带得掠地而起,直到最后静静地躺在人来人往的路面上。

  “哈哈!怎么样?我哥们也不愧是色中好手吧!要不是现在是在摩托车上,黑子那小子说不定早已把你老婆的内裤也剥掉了,哈哈!不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