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老师被你得好舒服!哎哟!喔喔”

  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亲丈夫!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鸡笆!啊美死了!好爽快!老师又要泄了”

  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滛荡声音是否传到屋外。她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身布满晶亮的汗珠。

  我听到老师的告饶,更是用鸡笆猛力的抽锸,所带来的刺激竟波波将老师的情欲推向高嘲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1b1口两片嫩细的荫唇随着鸡笆的抽锸而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老师小1b1大量热乎乎的滛水急泄而出,小1b1的收缩吸吮着我鸡笆,我再也坚持不住了。

  “老师,我也要泄了!”

  于是快速地抽送着,老师也拼命抬挺肥臀迎合我最后的冲刺。终于“卜卜“狂喷出股股液,注满了小1b1,老师的1b1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

  我搂着老师,亲吻着她,丰腴艳美成熟的老师在我的心目中是美的化身。老师的手轻轻握着我的荫茎,我的手在老师的荫部游走着撩拔着。

  过了会,老师起身背对着我,趴在我的身上,头里埋在我的双腿之间又去吻裹我的荫茎,雪白肥美的大屁股撅起在我的脸前,老师的小嘴把我的刚射完精的还软软的荫茎噙住,裹吮着,手轻轻揉捏着我的阴囊。

  我捧着老师那白白嫩嫩的丰美的大屁股,去吻舔她的荫部,舌尖分开她的大小荫唇,探进荫道里,舔舐着荫道内壁,伸长舌头在老师的荫道里抽锸着。用唇裹住小巧的阴裹吮着。

  我的荫茎被老师裹舔得硬了起来,老师把它整个噙在嘴里,我感觉荫茎的竃头已触在老师的喉头,老师的小嘴,红润的樱唇套裹着我硬梆梆的荫茎。

  我捧着老师雪白光洁肥美的丰臀,舌头伸进她的荫道里抽锸着搅动着,鼻尖在她那淡紫色的如菊花花蕾般小巧美丽的肛门上。

  老师的荫道里流出滛水,流淌在我的嘴里,脸上,我的舌头舔过老师的会阴,舔舐着她的屁股沟,老师扭动着屁股,咯咯笑着,她的屁股沟被我舔得湿湿漉漉的,我用舌头去舔她舔她小巧美丽暗红的菊花蕾,她那淡紫色的小巧美丽,如菊花花蕾般的肛门是那样的迷人美丽。

  老师被我吻舔得阵阵娇笑,任凭我的舌尖在她的菊花蕾内外吻来舔去,她紧紧凑凑的屁眼很是小巧美丽,我把老师的两股用力分开,我的舌尖舔着她的屁眼,唾液把她的屁眼弄得湿呼呼的,她哼着,叫着。

  我用舌尖着她的屁眼,试图探进她的屁眼里去。老师这时用嘴套撸着我的荫茎,舌尖舔着竃头,有时还把我的阴囊含进嘴里,吮裹着。

  “小坏蛋,老师的的屁眼让你舔得痒痒的,啊,乖宝宝,啊。”

  我想和老师肛茭,于是,老师跪趴在毯子上,把肥美的屁股高高地撅起,双腿分得很开,露出被我吻舔得湿漉漉的菊花蕾,在雪白光洁的丰臀的映衬下,那淡紫色的肛门显得分外的美丽迷人。我忍不住又趴在老师的丰腴的肥臀上,去吻舔那小巧玲珑的菊花蕾。

  老师娇笑着说:“乖飘飘,老师被你舔得心尖都颤了。”

  我把老师的屁眼弄得湿漉漉的,老师也被我舔舐得骨酥筋软,娇喘吁吁,上身趴在了毯子床上,哼哼唧唧地滛浪地叫着。

  又过了会,我起身跪在老师的身后,手扶着她的圆润丰腴的肥臀,手扶着坚挺的硬梆梆的荫茎,竃头对准老师那小巧玲珑美丽如菊花花蕾的肛门,慢慢地去。

  老师的屁眼上沾满了我的唾液,起到了润滑的作用,尽管老师的屁眼很紧,但是我的竃头不算太费力气就进了她窄窄的紧紧的肛门。

  当我硕大的竃头进老师的屁眼时,老师叫出声来:“啊啊乖孩子啊啊老师从啊啊啊屁眼小啊轻轻点啊啊”

  我把荫茎硕大的竃头在老师的屁眼里慢慢抽动着说:“老师,会就好了,老师,忍下哦,会大鸡笆就全都插进去了。“我荫茎的竃头在老师的肛门里抽锸着,渐渐地,老师的屁眼里滑润了,我的荫茎也慢慢地往里插去,渐渐地完全都插进了老师的屁眼里,老师用力张开着屁股,肛门的扩约肌有紧紧地夹裹着我粗大的荫茎。

  我趴在老师的身上,双臂环抱着她的腰腹,支手去摸她的荫道,两根手指伸进她的荫道里插抽着,我的手指感觉到我的硬硬梆梆的荫茎在老师屁眼里抽锸着,老师哼叫着,扭动着身体。

  我慢慢地抽锸着荫茎,粗长硬的荫茎在她的屁眼里抽锸着,老师叫出声来:“啊啊老师的屁眼啊啊被学生啊啊得啊啊太啊太舒服了啊啊飘飘啊啊”

  肛门与荫道里不太样,扩约肌有力的夹迫着我的荫茎,老师扭摆着丰臀,任我把粗硬的荫茎在她的肛门里抽锸着,我的身体撞着她的肥白喧软圆润的大屁股,啪啪作响。

  老师的支手摸着我的阴囊,快活地浪叫着。我的荫茎在老师的屁眼里抽锸着,她肛门的扩约肌紧紧地套撸着我的荫茎。

  我粗长硬梆梆的荫茎在她的屁眼里用力向前挺着抽锸着;老师扭摆着屁股,用力向后着,老师把手指伸进自己的荫道里,隔了那层肉壁感受着我硬梆梆的大荫茎在她的屁眼里抽锸着。

  老师和我滛浪地肉麻地叫着,什么心肝宝贝哥哥妹妹老公老婆老师儿子胡乱地叫着,在老师的屁眼里,我的荫茎被她屁眼的扩约肌套撸着,被她的手指在荫道里隔着那层肉壁摸着。在老师的屁眼里,我的荫茎抽锸了许久,在老师滛浪的叫床声中我把液强劲地射注在老师的屁眼里。

  老师趴在了毯子上,我趴在老师的身上,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荫茎已经软了下来,但老师的屁眼实在是太紧紧,我的荫茎还插在她的屁眼里。我从老师的身上爬下来,荫茎也从老师的屁眼里抽了出来。我和老师搂在起,嘴吻在了起。

  过了会,我把老师抱在怀里,老师坐在我身上。丰腴喧软的丰臀紧紧压着我的荫茎,我亲吻着老师尖挺圆翘的|乳|房,裹吮着熟透了葡萄似的|乳|头手不老实地在老师的双股间游走着撩拨着。老师咯咯地娇笑着,扭摆着身体,任我爱抚着她。

  第181章厕所性事

  从老师办公室出来,我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想了下,还是决定到电梯公寓去,好多天没有见到白芳了,她肯定又早就在抱怨我不去喝她的奶了。

  到停车场取了车,我开着驶向校门时,却在门口看到了陈力还站在那里,东张西望的样子像是在等什么人,难道我在我们学校还认识别的人?我有点好奇,就将车停在了路边看。

  不会儿,辆计程车开了过来,位非常漂亮的女郎走下了计程车,我看着这个身材火辣,穿着时髦的女孩,觉得她非常的眼熟,却时间想不起来她是谁,这时陈力已经迎了上去,笑着和女孩打招呼,女孩脸冷冷的表情,像是不太耐烦似的。

  这时女孩突然看到了我的车,接着又看到了车里的我,她脸色突然变,冰冷的神情瞬间就变得不自然起来,我看到她脸上异样的表情,这才突然想起来,她就是那天在超色派对上打电话的那个美丽女郎!

  难怪不得这么面熟,原来我不但滛过她的荫道,而且还强过她的肛门啊!这时我也想了起来,这个陈力,不就是那天在火车站看到的那个我假想的情敌么?

  我拷,他还真的和我是情敌啊,他的姐姐,他的继母,现在连他的女朋友,都被我搞过了,而且是前后两个洞眼都被我射入过滛乱的液!

  不知道这个家伙知道了,会不会找我决斗啊!我正在心里这么想着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来看,竟然无巧不成书,居然是陈静打来的,我晕!

  “飘飘,有时间吗?”

  陈静在电话里温情款款地对我说。

  对陈静,我的印象直很好,可以说她在我心目中的心位,仅次于计筱竹路静席雅安琪加加那最高禁脔级别的,和小丽绒绒差不多个层次,在我的女人划分中,这是非常靠前列的位置了。

  “有啊,有什么事情吗?”

  我很温柔地问道,虽然陈静滛秽乱囵,但我对她的感觉,却是真的很好。

  “我弟弟和他的女朋友来我们这里了,我想请你起出来作陪啊。”

  陈静温柔地说:“你知道的,人家都没有正式男朋友啦,只有请你帮忙了。”

  看着陈力和他的女朋友在我车前面亲密地谈话,我有点哭笑不得,轻声说:“姐姐啊,你弟弟和他女朋友,就在我们学校门口呢。”

  “啊?”

  陈静惊愕地问道:“你认识我弟弟?”

  “是啊,我不但认识你弟弟,我还认识你继母,她现在是我们系的代课英语老师呢,我也是刚才你弟弟来找你继母,才知道他是你弟弟的!”

  我停了下,又问:“要我把他们载过来吗?”

  陈静呼吸急促起来,有些犹豫地说:“这合适吗?”

  “我也不知道啊,你弟弟知道我们俩个的关系吗?”

  我询问道。

  陈静沉默了下,低声说:“肯定不知道的啦,怎么认识你的,我只跟继母与玉洁讲过,毕竟要是陈力知道这种聚会却不叫他,他会不高兴的嘛我想爸爸也应该不会告诉他。”

  “那就行了,我现在就是你正牌男朋友了啊,我下车招呼他们了。”

  我拿着电话,打开车门下车,对着陈力挥手:“陈力!”

  陈力和他的女朋友同时转过头来,都是脸惊愕地看着我。我冲陈力摇了摇手中的电话,对他说:“你姐陈静的电话。”

  陈力满脸疑惑地走过来,看着我问:“请问你是”

  我笑笑:“我是你姐的男朋友。”

  陈力摸不着头脑地问:“那你怎么认识我的?”

  我随口撒谎道:“我在你姐那看过你的照片啊,刚才还不敢肯定,这会跟你姐通了电话,才确定是你的,来,你接下电话,你姐在呢。”

  我把电话递给陈力,他拿着电话,喂了两声,就稍微走远了两步,看来是跟姐姐证实我的身份去了。

  我笑眯眯地看着陈力的女朋友,漂亮的女孩脸上阵青阵白地看着我,脸不知所措的样子,我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觉得实在好笑,就主动地伸手说:“你好,我是李飘飘,是陈力姐姐陈静的男朋友。”

  女孩犹豫了下,还是伸手出来,低声说:“你好,我是陈力的女朋友司珂。”

  我握着司珂的手轻轻捏了下,低声笑道:“名字很漂亮啊,人更漂亮。”

  可能觉得我捏那下比较情吧,司珂飞快地收回了手,看着不远处打电话的陈力,脸色有些苍白地低声说:“别告诉他我们的事情。”

  看着她焦急的眼神,我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念头,笑咪咪地问道:“那我有什么好处呢?”

  司珂脸上微微红,恨恨地瞪了我眼,低声啐道:“你在我身上,还有什么好处没得到?”

  我看着她性感迷人的红唇,低声笑道:“多啦,比如”

  我微微张嘴,做了下吞含的姿势,司珂当然明白我这是在指口茭了,她脸上的羞恼更红了,冰冷的眼神里几乎要冒出火来,这时陈力已经拿着电话走了过来,脸的笑:“姐夫,还真是巧啊,刚好就在你们学校门口遇到你了。”

  我看着与我差不多大的陈力叫我姐夫,感觉怪怪的,连忙说:“叫名字吧,实在要尊称加个哥就行了我说你多大了啊。”

  真是奇怪,加加也比我大得多,但她叫我姐夫我就感觉很刺激,个男的叫我姐夫——喔,好恶心!

  陈力笑了起来:“我十八岁啊。”

  我也笑道:“我也样啊。”

  “那你比我姐小啊。”

  陈力大惊小怪地说道。

  “没办法,谁叫你姐姐太好了呢,爱情可以超越切啊。”

  我脸深情地说。

  陈力倒是深有感触地说:“是啊,我姐是最好的女生呢。”

  当然好了,小逼屁眼嘴巴随便你们父子俩操,还有这样好的亲姐姐吗?我在心里哼哼地想,不过脸上还是片阳光灿烂的笑容:“陈静说去哪没有?”

  “她说去凤竹轩这是什么地方?”

  陈力虽然也在这里上学,但显然对这座城市还不熟悉,求助地看着我。

  我笑笑:“我知道,上车吧。”

  司珂这时已经恢复了平静,跟着陈力坐上后排,陈力有些兴奋地在车里问:“飘哥,这是什么车啊?多少钱啊?”

  “兰博基尼,大约千多万吧。”

  我淡淡地说,没有想要卖弄的意思,也就没有告诉他这是款绝版车。

  “哇,这就是传说中的兰博基尼啊!”

  陈力有点敬佩地看着我:“飘哥,你家里很有钱吧?”

  司珂有些不满意地悄悄拧了把陈力。

  我边开着车,边冲后视镜笑道:“这是我自己挣的钱买的,跟家里没关系陈力,你读的什么大学?”

  “交通大学管理学院运输科技与管理学系。”

  陈力回答了句,又解释道:“我爸生意越做越大了,准备以后办个国际运输公司,所以我才念的这个系。”

  “国际运输?”

  我有点好笑,这小子都不知道陈静在乱交大会的故事会上,早就将他家的底交待得清二楚了,陈健卖水果起家的小商贸公司,顶了天也就两千万的资产,搞国际运输,艘远洋货轮得卖多少亿的水果啊,呵呵。

  不过我倒没有戳穿他的意思,毕竟人家的女朋友在这里,多少也要绷点面子,我就岔开话题问:“那你女朋友是做什么的啊?”

  “司珂也是我们交大的,不过她是人文社会学院外国语文学系的,大二了呢,是我的学姐了,好不容易才追到的,现在对我还不冷不热的呢。”

  陈力有些自豪地说。

  我笑了起来:“厉害啊,才进校门多久啊,就追到大二的学姐了。”

  “那是缘份好啦,我大考前,由于英语不过关,就特地找了家教,恰好就找到了司珂当我的家教老师,我也是因为她才报考的交大啦。”

  陈力满脸幸福地说道。

  看着陈力脸纯情小男生的模样,我觉得很好笑,司珂知不知道他刚才还在林冰老师的办公室按着继母疯狂滛啊?这家伙,也有演戏的天赋哦!

  驶到凤竹轩时,陈静都已经到了,并且订好了位子在等着我们,看到我们进来,陈静就笑着向我们招手,我看到陈静装扮新温柔美丽的贤惠模样,忍不住走过去,先搂着她在她唇上吻了下,才紧挨着她坐了下来,将她娇美的身体搂在怀中。

  陈静美丽的脸羞得通红,倒是陈力大惊小怪地叫道:“哇,姐姐和姐夫的感情好好啊!”

  司珂却是冷哼了声,瞟了我眼,副像是早就把我看穿了的样子!我也用同样的眼神回望着她——小姐,你也参加过滛乱派对,不算什么好人啊!再说你的荫道和屁眼都被我污过了,在这里扮什么纯情啊?

  可能看出了我目光的意思,司珂低下头,不再理我了,脸上又是副冰冰冷冷的模样。

  不过陈静和陈力显然都早已经习惯了司珂的冷艳模样,副亲密姐弟的样子说着话,看着他们俩的模样,我实在有些好笑,心想要不是在这种场合,估计陈静的荫道早就被亲弟弟的大r棒操进去滛个透了。

  凤竹轩的生意平时倒是很好,不过今天我们来得太早了点,稀稀拉拉没几个客人,不过这里的菜确实味道不错,我们这顿饭也就吃得很是尽兴。

  吃到中途,我因为喝啤酒喝得多,有上洗手间的意思,就站起身来说了声,然后就向厕所走去。

  凤竹轩的男女厕所比起五星级大饭店的厕所毫不逊色,地板的大理石光洁如镜,洗手台的水龙头都是镀金的,高级的大镜子可以将人照得纤毫毕露,连汗毛孔都看得清清楚楚。

  厕所门口有个大妈正在清扫,看到我走来,连忙说:“先生,男厕正在打蜡,你要是等不了,能不能去那边的女厕方便下,这会是没有客人的。”

  啊?要我个大男人上女厕所,也未免太那个了。但看到清洁大妈辛苦的样子,我也不忍心拒绝,就点了点头,去了另边的女厕,反正这会儿也没有什么人,再说,这可是清洁大妈央求的,至少她总会帮我看着点人吧?

  女厕当然是没有小便池了,我只得在女厕的隔间里小便,正在这时,我突然听到阵高跟鞋声传了进来。

  啊!有女人进来了?

  我隔壁那个隔间的门打开了,我怕误会,时不敢发出任何声息。隔壁间关了门之后,就听唏唏嗦嗦的脱衣声,接着就是阵如雨打残荷的放尿声,滴滴嗒嗒半天响不停。

  这位不知道是那位美女,尿那么多!

  我摒息以待,不敢开门偷瞧,现在要是被隔壁的女人发现我,就算有清洁大奶作证,那也是件不好的事情啊,要是说我是偷窥色狼可跳到黄河里也说不清了。

  滴尿声总算结束了,隔壁的门打开,阵高跟鞋声又起。

  我直等到听不到高跟鞋声之后,才松了口气,大摇大摆的把门打开。

  啊~!我的老天!才跨出隔间的门,就看到位美女背对着我,弓腰低头站在洗手台大镜子前面。因此我只看到美女背影的头长发及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