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说出去的可是男人说的话能信吗?万陈力姐姐逼问我怎么办?唉!刚才我还用屁股向后顶他的那个呢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用手去抱他的屁股,哎~他定得意死了,男人只要得意嘴巴就关不住!”

  我深吸了口气,检查了下裤裆的拉链,打开女厕门,咦?门外个人都没?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想也不想,立即跨出门去,左边怎么好像有个娇媚的身影。

  啊~是她!陈静美丽的身子轻轻的靠在门侧的墙边。两条嫩藕般的玉臂交叉环在她高耸挺立的双峰下,挤得那对迷人的|乳|房呼之欲出。

  她微微低着头,头波浪般的如云秀发斜挂在她泛起丝红霞的鹅蛋脸侧,垂在额际飘柔如柳的发丝遮不住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可是现在看不到她惯有的百花齐放笑容。而在她娇俏的瑶鼻下那微厚的性感唇角却透着丝神秘的微笑。那股子勾魂般绰约朦胧的妩媚,是我在别的美女身上从未见到过的。

  我时呆怔在女厕门口,魂儿好像已经飘到她身上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都清洁好了吗?”

  什么叫都清洁好了吗?她指的是女厕清洁好了,还是我与司珂炮战过后的滛迹清洁好了!

  “报告老婆!只要你想得到的地方,都清洁好了!”

  我在她面前毕恭毕敬的站好,她那双会说话的动人大眼透过垂柳似的发丝看着我,极尽妩媚。

  “嗯~”她这声由鼻中哼出来的嗯~像极了被男人压在床上享受被干之乐的嗯~!

  她嗯~完下意识的撇头看眼女厕内。

  “都清洁好了,我现在能进去上洗手间吗?”

  站在门口的我闻言立即让出路来。

  “对不起!请进”

  她颔首微微笑,大眼睛充满神秘色彩的瞟我眼,由我身前走过进入女厕。在她走过我面前的刹那间,那如云秀发中透出的阵阵幽香,如果不是刚才跟我交合的司珂还在女厕内未出来,只怕我又要跟在陈静那美丽窈窕的诱人背影后走入女厕。

  接下来的时间,无论是陈静还是司珂,都明显有些不太自然,气氛也就没有开始那么热烈了,陈力感觉到了奇怪,却又不知道原因,也就很莫明其妙,不过陈静和司珂显然都是不会告诉他原因的,我虽然知道原因,但更是杀了我都不敢说出来的。

  第183章最爱陈静

  吃了饭后,陈力要和司珂去逛街,陈力还叫我和陈静起去,我可不想面对司珂那张冷脸,再加上陈静也没有心思去逛,陈力就和司珂两人去了,陈静见他们走,就拎着我的耳朵,说要找个地方收拾我,我连声叫不用找地方收拾了,就这里了,叫服务员给我们开了间套房,陈静把我拎进房间就开始审问我。

  我老老实实地交待了和白娜去参加滛乱聚会,并且在聚会上强了司珂的事实,陈静听了怔了半天,才苦笑说:“我弟弟这下亏可吃大了,他都还没有到手的女朋友,就被你先强了。”

  我不满意地说:“我还亏大了呢,我的女朋友都不知道被他污过多少遍了,而且还是乱囵的!”

  陈静脸红,低声啐我:“谁是你女朋友啊,我们只是假扮的耶!”

  “谁和你假扮啊,我可是真的喜欢你的。”

  我看着陈静,深情款款地说。陈静有些感动,我抱着她,静静地躺在床上,我们都没有动作,只是享受着那份甜蜜的温馨感觉。不知不觉的,我们竟然睡着了。

  陈静觉醒来,阳台上那些麻雀轻脆的吵闹声让她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被我搂在怀里,不免心头暖洋洋的,陈静小心的扳举开我结实的臂膀,以免吵到我的美梦,然后静静地翻身爬下床来,娇慵的伸着腰。

  陈静走出房间到浴室去,上个厕所,同时做简单的梳洗,陈静洗脸刷牙,将水珠扑满她俏丽的脸庞,沁凉的感觉唤醒了全身的细胞。她将秀发梳理整,用发圈绑甩到脑后,对着镜子笑了笑,幸福的小美人,你早啊!

  陈静精神愉快的回到房间,我自然还在睡着,她放好用具,趴在床缘,看着我安详的睡脸,这大懒虫。她顽皮的伸出小指,在我嘴上沿着我的唇线,若即若离的来回滑溜,我痒极了,忍不住把上下唇吸回嘴里用牙齿磨着,脸皮滑稽的扭曲起来,陈静笑得很开心,觉的十分有趣,便又来找其我的地方戏闹我。

  我的衣服敞开了,厚厚的胸膛中央长着不疏不密的胸毛,陈静轻轻的用手指在那儿替我梳抓,自个儿都觉得手掌上痒痒的。我小小的|乳|晕上也有几根长毛,她故意抽动其中根,我连忙用手来那儿用力的搔着,好像痛得很厉害。

  陈静咭咭的偷笑着,凑过嘴去,温柔的替我在|乳|头上啜了啜,睡梦中我没忘了揽手过来,搂着她的肩,嘴里咕哝着难以分辨的混浊声音。

  我的|乳|头在陈静的温暖的小嘴儿逗弄下,悄悄的站成颗小硬豆子,陈静伸出舌头,用尖端去舐着它,而且用眼角窥觊我的表情,我眉头微皱,很舒服的样子。陈静得笑得很开心,她又用门牙去啃咬那小|乳|头,我的胸膛便震缩了下,她连忙又伸出舌头,怜爱的舔吮着。

  陈静的双手同时在我的上身轻抚着,她有趣的发现,我的胸脯好像也不比她的|乳|房小,她在我的胸肉握了握,然后也在自己|乳|房上量了量,她低头看着胸前饱满的双|乳|,圆实而挺秀,不禁骄傲起来。

  她将背心脱去,那被粉红色胸罩托裹着的白嫩|乳|房,只要她轻轻移动肩膀,便会上下左右摇晃弹动。

  以前她好讨厌自己丰满的胸脯,国中的时候,同学们便喜欢拿她的胸围尺寸开完笑,高中还因为|乳|房发育得更浑圆涨大,学校甄选游泳队时比赛落选,在纯女校中,她美好的身材竟变成受人取笑的对象。后来,她到大学念书,没想到下子又变成男生瞩目的焦点,不时都有野狼般的贪婪眼光从四面八方来侵犯她,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心理准备,吓得每天都将自己包扎的密不通风。

  直到后来她和父亲弟弟乱囵,被他们当作手心中的宝贝,才恢复了少女健康的心态。

  现在,连她自己都爱恋上自己完美的女性象征。

  陈静将内衣的罩杯拉开,让圆呼呼的|乳|球弹出来,即使不穿戴胸罩,她的形状还是那么饱挺,陈静笑看着那上头粉红色的圆巧徽章,浮雕着小珍珠般的可爱|乳|头,她俯下身去,手轻捧着|乳|房,就像怕它掉下来似的,然后用|乳|头去磨动我的|乳|头,左左右右交换着,没多久,她便发现她那小珍珠也变得和我样坚硬了。

  相互的磨擦搔得她的|乳|尖又美又痒,她软软的贴到我胸膛上,听着我均匀的呼吸和心跳,也嗅着我熟悉的男性体味。

  陈静把手心黏着我,从胸口摸过我的脖子,陈静摸到我的脸庞胡渣,转过手背去感受那砂纸般的细痛。

  陈静爬上床去,跨跪在我身上,将脸俯到我的尖上,她细看着这心爱的男孩,我的眉,我的,我的唇,陈静忍不住在我唇上偷吻了下,自己羞得脸蛋儿红红的,她又用脸颊去靠我的脸颊,耳鬓厮磨,迷恋不已。

  陈静跪直身体,反手将内衣解掉,两手抓起我的右手,来按摸在自己的左|乳|上,她的脸儿更红了。她知道我最喜欢她的对|乳|房,那个晚上,我都是搂握着她的胸部入睡,而被我那样锁抱着,陈静也有满足的安全感,她喜欢像猫咪样,蜷缩在我怀中。

  陈静将我的手掌轻轻地摇动,彷佛我在抚弄她那样,她闭上眼睛,小嘴儿不禁启着笑意,我又将我的手掌抬高,扳来贴着她的小脸,上下的爱怜着。我在睡梦中不知道是否知觉,也触动手指抒拂着她细嫩的肌肤。

  陈静跪骑在我上面,用不了多久,就感觉到了我早晨的强大,正在压迫着她的屁股沟。

  陈静又翻下床来,重新跪伏到床缘,以便仔细的看看我叛逆的地方,我“嗯”了声,转了下脑袋,并没有醒来。

  我的内裤被硬直的旗杆扯成独立的金字塔,塔顶上紧绷出我竃头马眼的模样。陈静伸出左手食指,轻触在那塔顶上,依照着它的线条滑动,这金字塔居然会地震,震得它的布墙微微的抖擞着。陈静再多伸出几支指头,很快找到整个金字塔的主要支撑,那是条斜钉着的强悍肉桩,陈静的手指和手掌都转成顺向,从高点上往桩底溜下去,探索到团软棉棉的地基。

  这真是奇怪了,陈静对它的异样结构设计感到好奇,打算要看个清楚。她挑开我的裤头,往下捋,啊!原来是具准备要发射的火箭,直挺挺的耸立在地面上,说不定已经在倒数计时,因为从引擎直传来温温的热量和隐隐的颤动。

  陈静向前趴近了些,崇拜的双手合掌,想将那火箭包握在掌心,但它是那样的巨大,几乎还有半矗立在外头,陈静将头靠得更近,很仔细的将它环视个够,又将鼻尖凑过去和它相触,淡淡的马蚤味令她轻皱了眉头,但是她好像点都不嫌恶,握着那粗杆子,让肉头头和她的脸颊左右相磨,感受我的体热,后来还移到唇上,轻怜蜜爱的吻着,我从马眼上吐出口亮晶晶的液体,陈静伸出香舌,用尖端将它涂散,而且沿着竃头的菱沟,黏腻的深舐着。

  陈静将我的裤头更往下拉低,让r棍儿完全解脱出来,她用手掌抓住我的棍底,这里毛茸茸的,乱草丛生。陈静知道轻重,温柔的撩过那大片毛根,把卵袋子托在掌心,小心翼翼的摸索拨弄着。

  我要再能不醒那便是木头人,我感到难以言喻的舒服与满足,男人最醉酣于这里被贴心的爱抚,我才不愿就这样子吵断陈静的疼惜,我继续闭着眼睛,默默的享受下去。

  陈静张开嘴唇,将我的顶峰部份缓缓的啄着,上下上下,不久便将我整个竃头含进嘴里。我的竃头纵然充血涨大,头角峥嵘,吃在嘴巴里还是感觉得到暖暖湿显的温润肥硕,陈静怜怜悯悯,不停的吞进吐出,还用指甲在我的肉索上轻划着,我根鸡笆不免硬的发痛,我偷偷的噢出口气,以免惊扰了陈静的恣昵。

  陈静越含越多,慢慢的被我抵住了喉头,她尝试着再多吃点,却呕呕的轻咳起来。陈静不甘心,便从头再吞次,这回进步多了,但是想要将我全部吃完是作不到的,陈静却不恢心,她想,下回等我还软的时候,非把它全部含进去不可。

  我的竃头抵入陈静的咽喉,被包围的感觉十分舒服,差点忍不住要向上挺动,马上又听到陈静咳嗽的声音,不免暗暗心疼。当陈静第二次又含住我,而且抵得更深,我重重的吸饱了气,憋得满头发晕。

  陈静却不玩了,她站起来,将短裤脱卸弃在地毯上,再度跨跪上我的身上,并且小心的把阴阜压住鸡笆,忙不迭的摇晃磨蹭。我坚硬的阳物,辗转在她的敏感地上夯碾着,虽然隔着三角裤,还是磨的她颤抖连连,也没多久,那三角裤就湿透了。

  陈静没力的趴到我身上,休息了下,然后又站起来,这次她在床上将三角裤拉下,留脚套在踝间,再朝我蹲坐下来,她将我的擎天柱压倒,然后用岤儿贴上去,嗯,好肉紧,陈静恍恍的闭上眼睛,对着鸡笆杆子前后磨搓不已。

  陈静水份潮涌,岤儿都熟透了,再这样和我压,岤儿被大鸡笆对中剖,荫唇软软的张分开来,粉红色的果肉就直接擦过鸡笆上,美妙的快乐传遍全身,引得胸口悸动起伏,“啊”

  的喊出声来,浪水更加源源流淌,将我也并抹弄得湿淋淋的了。

  陈静愈磨愈用力,愈磨愈快速,她撑直腰眼,嫩屁股摇个不停,脸蛋儿向上仰起,秀眉颦蹙,星眸半启,小贝牙轻咬着下唇,陶醉得□儿飘飘,通体肌肤因兴奋而泛起片潮红。

  忽然间从和我接触的软肉上,急急的传来连串的紧张感,并且立刻舒散到四肢百骸,陈静可爱的小腹禁不住又抖又缩,嘴儿“嗯啊嗯啊”脊背虚串凉,她将下身更用力的向我最硬的地方挤,小肉豆子抽搐的跳了跳,热汤疾喷,“啊呀”的长声呼叫,再也支持不住,颓靡的累倒在我胸膛上。

  我感到阴囊被洒上阵温暖的水流,知道陈静浪丢了,我温柔的将她环搂起,问说:“舒服吗?”

  陈静才知道我早已经醒来了,她懒懒的撒娇不依说:“大坏蛋看人家出丑”

  我撩动着她的头发,说:“乖宝贝,你马蚤起来真美。”

  陈静握拳轻我的的心口,嘟嘴埋怨说:“你直在偷看”

  我的手滑过她光溜溜的腰背,停留在她的屁股上,笑嘻嘻的说:“原来你这么会扭!”

  陈静羞极了,撑手便要爬起:“讨厌啦不理你了”

  我哪肯放她走,紧紧的将她抱住,俩人毛手毛脚,左拧右挣的,不小心,我的鸡笆滑出夹缝,弹回来轻触着陈静的会阴,陈静“哦”的愣在那里,连推拒都停下来,身体隐约的蠕动颤抖。我巧妙的抬动臀部,让竃头寻访到岤儿口正确的位置,陈静仰脸闭眼咬牙,“哦”得更绵长了。

  陈静满心期待,等候我来侵入疼爱她,但是半天却没有动静,知道又被我戏弄,正要发嗲嗔骂,我将她的屁股向上捧来,于是她和我连那点点的接触都脱离,她不禁产生心的失落感。我嘴巴张,将她的边|乳|头含进口中,甜甜的吃起来。

  陈静失去地,又在另地获得补偿,她露出恹恹的微笑,手斜撑在床上,手轻揽着我的头,快乐的哺喂我。

  我将她深深的吸着,用力引起,然后轻轻放掉,陈静挺硬的小红豆被我吮得变长了,我再换过边,陈静缩回抱我的手,托起自己傲人的|乳|房,直向我嘴里送。

  我吃得忙不过来,手上却不闲着,原本放在她屁股上的双掌,这时又捏又拍,把它们弄圆弄扁,玩得不亦乐乎。接着我又分向合击,手滑向肛门,手欺到阴沪底,陈静要塞全部失守,不禁浑身哆嗦起来。

  我将半小截食指沾着陈静刚才的分泌,拨拨的马蚤在陈静的菊花上,让她娇啼不已,另手的食指中指则将她的大小荫唇撩拨夹拉,偶而侵入湿热紧凑的肉洞中,惹得陈静上下软软,欲死欲仙。

  我顽性大起,中指深入膣腔,快速的抽动起来,压在肛门上的食指也向里面钻去,陈静连声的浪吟起来,整个胸脯都伏到我脸上,我自作自受,被压的差点不能呼吸。

  “啊!”

  我忽然说:“我们该起床了。”

  “不别这样”

  陈静着急起来:“我我很舒服”

  我的手不停的动着:“哪里舒服?”

  “全部舒服”

  陈静脸上有着浅浅的浪笑。

  我不再审问她,只是忠实的替她服务,陈静的小岤儿中,已经放进我俩根指头,抽的她“啊啊”

  直叫,马蚤水股股的洒出,最后她忽然受不了似的想挣扎起身来,我知道她要糟了,连忙将她的纤腰搂紧,手指上加快速度,陈静滛荡的胡乱哼喊,不久全身吃力的弓起,“呃呃”

  的短喘着,然后瘫回我身上,憨憨的咿唔着:“好飘飘”

  我用那湿答答的手指画着她的脸,笑说:“你好没用啊!”

  陈静张嘴便要来咬我,我连忙收回手指头,陈静顺势吻上我的嘴,以遮掩自己的羞态,肥软的香舌探出,伸进我的嘴里乱搅和通。

  我津津有味的吮着她的舌头,下身又在偷偷的顶撞,陈静刚高嘲过两次,那地方敏感的很,我碰到她,她就赶快缩着腰,我故意连串直顶,她闪避不及,终究还是被我送进半个竃头。

  我得手之后反而不肯再动,陈静却难过起来,她忍不住摇了摇屁股,我诈作不知,只是对她嘻嘻的笑,陈静只好上下的扭动磨擦,毕竟搔不着痒处,逼不得已出声求援,娇声说:“飘飘”

  “干嘛?”

  我大剌剌的应着。

  “嗯”

  她仍然摇着屁股:“嗯来”

  “来什么?”

  我还在装傻。

  “进来嘛”

  陈静说。

  “进去哪里?”

  “嗯哼”

  陈静怎么说得出,她又求道:“人家要”

  “要就拿去啊!”

  我说。

  “哼”

  陈静快生气了。

  我哈哈笑,屁股挺,将具插进了截。

  “啊好飘飘”

  陈静满意的说。

  我将她推扶着坐起,那鸡笆因此而寸寸推送,当她坐好在我胯上时,已经将r棍子全数吞没。

  “唔唔”

  陈静感到无比的充实。

  “你来动。”

  我说。

  陈静像青蛙那样蹲起来,双手按在我的腹肌上,抬起屁股,让鸡笆滑溜出来,当退到仅仅剩下头儿相连时,便缓缓坐回去,完成个周天的循环。

  我仰躺着,觉得美妙极了,我什么都不用做,只须坐享其成,陈静次又次的自己抬起放下,我的强硬也让她十分的舒畅,偶而她低下头,看见自己处和具的接触分合,和自己不断淌出的汁液,不由得臊红了脸。扬头,结果我正笑着在看她,更羞急的快要哭出来。

  我心疼她,便捧着她的粉臀,帮她顶送推按,陈静下子美上了天,忘记害羞的事,腰臀配合着不停地猛扭狂摇。我没见过陈静这样卖力的马蚤样,取笑她说:“啊呀,乖妹妹好努力啊!这定是蝶式了,真厉害。”

  陈静受气不过,正要开口唾我,没想到牙龈儿软,只能仰脸“啊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