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糖糖惊叫声,脸已经羞得通红。

  几个女生都花枝乱颤地笑了起来,计筱竹学姐也是摇头叹息着看着我,开始她还真没有想到两个字的谐音上面,不像我的名字我从小就被人叫惯了,都成条件反射了。

  “啊?人家没有想到嘛”

  安琪还未把话说完,就被我把按在自己的膝盖上,大手挥,落在她诱人的圆臀上。

  “啪,啪,啪!”

  我二话不说,就连拍了三记。

  在安琪的哀哀叫痛声中,我恶狠狠地说:“以后说话要多想想,知道吗?”

  安琪反手抚摸着自己的屁股,悻悻道:“好痛啊!我怎么知道你们两个人名字连在起会这个样子嘛!”

  “所以叫你多想想嘛!”

  看到我的小美女女朋友脸娇嗔的模样,我心情大为舒畅,我的手轻揉着安琪丰隆弹滑的圆臀,怜惜地说道:“真的很疼吗?来,让老公看看!”

  说着,我的手指勾住安琪的裙带,拉扯。

  安琪尚未明白过来,她的内裤已经被我扒到圆臀下,露出了个白晃晃雪亮亮的肥美玉臀。上面浮现着几丝红红的掌纹痕迹,衬着羊脂白玉般的雪臀更加妖美动人,惹人遐思不断。

  安琪只觉得自己的圆臀凉,然后又是热,我的手已经在上面摩娑起来。她不禁娇羞无限地说道:“死飘飘,你好下流,现在是白天耶”

  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我当着众多女孩子的面扒下了裤子,安琪的羞恼那是可想而知的了。

  我才不理她,笑道:“放心,这里没有人来的。再说,这里大家谁没见过谁的捰体啊,怕什么啊。”

  女生们的脸顿时都红了起来,纷纷啐我,我连忙解释:“我说的是嗯嗯,你们女生澡堂里起洗澡,不是都见过的么?”

  “我们公寓都有浴室的,不用去公共澡堂”

  计筱竹白了我眼,不过我看到她眼睛中已经水汪汪的,就知道学姐的荫道里肯定都已经湿了。

  “老公放开我啦,好羞人的”

  这时安琪的纤手按住我蠢动的魔手,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我毫不迟延,用力地活动魔掌,在安琪的圆臀上抚摸起来,安琪压在我手背上的纤手反而变成似乎是在帮助我用力抚摸般:“有什么好害羞的?乖乖,这个诱人的屁股我可是想了好久了,好嫩好滑啊!又这麽有弹性,真是馋死人了!”

  从屁股那里传来丝丝痒意,又听到我这番话,安琪也不禁情动起来,毕竟她现在也经常与几个女生和我在起滛乱,大家是雨露分沾过,再滛荡的样子也都见过了,还真没什么好羞人的。她松开了压在我手背的纤手,趴在我的双腿上,把个肥美的雪臀耸得高高的。

  这时我的手指滑进了肉丘之间深深的鸿沟中,兵分两路,中指探进前面的花园,大拇指则抵在後面的菊花蕾上。灵活的中指在两片娇嫩滑腻的花瓣之间点勾捺,让安琪呻吟着不住轻扭圆臀,这样来,她深藏在肉丘间的敏感娇嫩的菊花蕾就不停地摩擦着我的大拇指。

  从自己下身两处同时传来又痒又趐的感觉,让安琪既快乐又难过,她暗暗收紧自己的肉瓣,夹住在肉缝上爬行的手指,以期得到更多的快感,同时回缩柔嫩的菊花蕾,因为她觉得菊肛是非常不洁的,拇指和那里的接触让她羞愧不已。

  感到安琪的反应,我不禁在心中暗笑,我的大拇指更紧贴着菊花蕾轻轻揉搓,中指则伸进了已经变得潮湿温热的蜜岤里。

  这时安琪的秘洞里正春水涌动,蜜肉发痒,紧包住不动声色的中指,蠕动缠绵。她下垂的双手抓住我的小腿,秀目微眯,不住地娇喘浪吟。

  正当我感到安琪的肉洞火热发浪,要销魂番时,计筱竹已经开口了:“好了,老公,我们是来商量正事的,你别动不动就发情好不好?放开安琪,不然分分钟你就操进她逼里去了。”

  学姐现在说话,越来越下流了啊!我在心里哀叹,不得已松开了安琪,情动似火的安琪连忙跃而起,提上了自己的内裤捋下裙子,闪身躲到边,坐得离我远远的,满脸通红,不停地用娇美的眼神狠狠瞪着我。

  “好了,大家继续想会所名字。”

  目睹了刚才滛糜的幕,女生们的脸上都有些红,虽然她们都与我有肉体关系,甚至还集体滛乱过,但毕竟这是在大白天里,又是在游艇上面,刺激还是相当大的。

  “要不,就叫筱竹吧。”

  路静随便说道,她现在基本上被计筱竹层出不穷的手段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再加上办装修公司的钱都是计筱竹出的,拍个马屁讨好大老板,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省省吧,艾佳现在成天都叫我‘小猪’呢,难道你不怕这里被人叫做猪圈啊?”

  计筱竹苦笑着摇头,显然也重视起了谐音来了。

  女生们又叽叽喳喳地说了许多名字,什么阳春白雪,秋叶雨露,但是都得不到致的同意,计筱竹看到我直微笑着不出声,不由得说:“老公啊,你想到什么好名字了,说出来啊,干嘛直笑不说话啊?”

  我哪有想什么名字啊,我只是在看美女而已耶!不过被学姐点了名,我还是想了想,才说:“其实,我觉得,真正顶级的产品,是不需要个花里胡哨的名字来表现的,我们的别墅是清溪弯58号,就叫58号会所就好了,简单明了,听上去还有档次啊。”

  “对哦,而且还有点像顶级分店的意思。”

  席雅兴致勃勃地说:“就像香奈儿5号,6号样,以后我们还可以开68号,78号会所,呵呵,到处也开分店。”

  不知道是因为尊重我的意见,还是女生们想名字想得实在累了,竟然致同意了就叫58号会所,我还真是晕,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那么,接下来进行下个议题,就是召收工作人员。”

  计筱竹又说。

  我们都怔了下:“召人干什么啊?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不够用?”

  “废话,这么大的别墅,还有游艇,我们不上学啊,自己照顾得过来?现在首先要召收批警卫人员,还有财会与文秘,至少得像个会所的样子吧,哦,还得召收服务人员与领班你们不会想自己以后侍候来的客人吧?”

  计筱竹没好气地瞪着我们这群短视的家伙。

  我想了想也是,最近都是由别墅区的警卫帮着照看的,但人家毕竟不是我们自己的专职警卫,真要出了什么事,扯起皮来也麻烦,再说游艇这里,也得有人守着,还得召两个会开船的警卫呢,总不能让我们以后没事载人出海吧?

  “那得先成立家公司,才好上牌啊。”

  路静因为才开了家装修公司,副很有经验的样子说道。

  “早成立了,还是上次飘飘给外事办征用时,敲来的优惠条件呢。”

  计筱竹笑道:“只是公司名字直没定而已,明天把名字报给商业管理局,就可以拿到牌照啦——我们公司就叫58号娱乐会所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在座的各位都是股东,董事长由我担任,总经理”

  看到计筱竹学姐那妩媚的眼神瞟了过来,我连忙道:“我还是学生啊。”

  “你是学生,难道我们不是啊?”

  计筱竹学姐白了我眼:“而且,你想让我们女孩子以后去和别人打交道,你不怕我们吃亏啊?再说了,你念经济学是做什么的?不就是做这个的吗?”

  我无语,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了,成为了58号会所首任总经理——歹命啊,我老头子掌控半个东亚的钻石交易量,也没见他给自己封什么总经理董事长的名头

  计筱竹点击了两下笔记本,然后说:“今天的事情呢,暂时就讨论到这里,毕竟我们都是群商业门外汉,等召到了专业人士加入公司,再来详细规划好了,大家可以放松下,欣赏下风景了。”

  女生们都兴奋地高叫了声,叮叮咚咚地跑下了甲板,在游艇上闲逛起来了。

  我伸手就拉住了计筱竹学姐,她懒洋洋地看了我眼:“干嘛?”

  我嘿嘿笑:“学姐,你看天气多好,游艇多漂亮在这么好的天气,这么漂亮的游艇里面,我们不做点什么,是不是有点浪费啊?”

  计筱竹白了我眼,娇媚无限地哼了声:“色狼,就算你想做什么,也应该先犒劳下路静吧,你也看到她的成绩了,她最近可是很辛苦的。”

  我东张西望:“路静呢,哪去了?”

  这些丫头们窜得真快,这么会儿,就不见人了。

  “你去主卧舱等着吧,我找到她起过来。”

  计筱竹学姐大概也很想和我做嗳了,看她眼睛中水汪汪的情意,我忍不住吻了她的红唇下,计筱竹笑着推开我:“去等着啦,别调皮了,你还真想在外面乱来啊?”

  我倒是想,不过这附近都是别墅区,我们的游艇又显眼,指不定有多少人在用望远镜什么的观看着呢,要是被人拍下个“游艇门”放到网络上,那就真的糗大了。

  我对这艘游艇还是很熟悉的,直接就来到了主卧舱,本来就豪华的舱室经过全面清洗后又换了新的器俱,看上去很精美,我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上的图案,时间怔怔的有些出神。

  好像,我答应过许多女生们要带她们出海啊,路飞飞,师雨柔,青婷,加加,小丽,绒绒,小春,还有白娜,陈静我不会跟我有关系的女人全答应了吧?

  这时,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丝,闪进来两个美丽绝伦的女人,接着门就被关上了。

  我都不用看,就知道定是计筱竹学姐和路静,我抬身看,我的两个女朋友绝色姿容上的神情,此时却是十分冶荡,显然都已经动了情了。

  她们齐齐迈步走近我,人还未到,股诱人的女人肉香先扑进我的鼻子里,让我原本就高涨的欲火起来。我起身迎了上去。两位美女和我热情地接吻,我的上下其手,三五两下,就将我们两个绝色的女朋友剥得像初生的婴儿样干净。

  我的两个女人顿时都丝不挂,浑身赤裸裸的,春光尽现无馀。她们都是体态丰满妖娆的肉欲型女郎,高耸怒突的硕大|乳|峰,浑圆肥大的双臀,以及丰腴大腿根部萋萋的芳草,行走开合间时隐时现的鼓鼓胀胀的桃肉,无不对男人产生绝大的诱惑力。

  早已是欲火焚身的我双手抱,立刻将两女抱在怀中,心中早已有数的两女相视而笑,妩媚的风情简直让人欲醉其中。

  她们左右挨近我的耳朵,在我的耳边腻声道:“小色狼,等急了吗?”

  说罢,两人将我的耳垂含进自己的嘴里,芳唇微闭,用舌头轻轻舔着。丝丝的痒意让我舒服的呻吟了声,而女人的肉香更加激发了我心中的欲火。

  我双手在两个丰满肉感的胴体上又捏又弄,胯下的r棒早已直挺挺的翘得老高了。计筱竹和路静都不知道和我玩过多少回双飞了,自是马蚤荡无比,手段高明。计筱竹边将红唇凑上我的嘴巴,舌吐丁香,和我的舌头相抵,双手则灵活地脱去我的上衣。路静则蹲下身子,把我的裤子解开,火热的具跃而出,在她的面前噗噗的乱跳。

  滛性大发的具比平日更显粗长壮硕,饶是路静见过多次,也不禁为眼前的巨棒惊呼出声来。听到路静的惊叫,计筱竹偷眼瞧去,也不免大吃惊:被这东西日进去,那还不是要爽死过去了。想到此,她反而更加情动,肉岤里便觉瘙痒难当,滛水开始渗出来,两片荫唇也咻咻扇动。

  路静被庞大的具所散发出来的男性气息引得欲火高涨,媚眼微眯,身子轻颤地探手去捻我的具,那种心情就像是她当初第次给我口茭的时候。

  我顿觉得那暖洋洋的小手似柔嫩的香唇般软,r棒被抚摸的更加坚挺硬热,我的性兴已高到了极点,再也不能迟延片刻,由于要先犒劳路静,我只得先暂放开计筱竹,拉起脚前的路静,将她丰满的肉体抱在怀里,只见她粉脸红透,双目中泪水盈盈,显然是情动之极。

  我不禁心中升起丝怜惜之情,将她放到大床上,让她仰面躺着,伸手去把玩那胸前高耸丰挺的肥|乳|儿。这才将将端了几端,路静被我摸,兴致高涨,下面的那条紫红色肉缝里止不住的流出黏黏的滛水来。

  路静轻抬条粉粉嫩嫩的白腿来,用圆润的小腿磨蹭着我胯下的火烫r棒,媚眼斜乜,欲语还休,那种马蚤荡媚态足以诱惑任何男人。

  我扯过床上的长枕,垫在路静的蛇腰下面,双手分提她的细小足踝,左右大开,将深藏在萋萋芳草间的肉岤暴露出来。肉洞里的滛水早已弄湿了洞口的芳草,贴在肥厚的肉瓣上,红得发紫,黑得发亮,煞是迷人。

  我照准张合翕动不已的肉瓣,耸身将粗大的r棒刺入了热烘烘的肉岤里。路静连忙放松自己的阴肉,口中轻轻吐气,开门将庞然大物纳入自己的肉洞里。才插入半,硕大的竃头已经抵到个似骨非骨,似肉非肉的东西,我知道这是女人的花心,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

  路静的花心生得比较浅,而采用这种姿势又将花心凸现出来,加之我的具又是非同小可的长,所以才会让我这麽容易的探到了花心。

  边的计筱竹见我们已经搞上了,也只好挨身床头,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和肉缝,聊减心中的饥渴。她看到路静双目紧闭,副陶醉的模样,心中的欲火反而更加炽热起来,肉岤里的滛水也流得更多了。

  路静正细细体会着肉洞完全被r棒填满的美妙滋味,那种畅快真是无法可比拟的。我已经开始发力挺动了,r棒进出之间,竃头刮擦着荫道的嫩肉,带出大量的滛水,弄湿了下面的长枕和床单,而且每次插进去时都能多进去些,竃头顶着颤动的花心,往里面探点进去。

  路静不住口的浪叫着,她的叫床声现在可谓是流水准,什麽“亲亲,哥哥,亲爹,亲爷”叫得是抑扬顿挫,听得我心火更盛,着力抽送,弄得片肉声水声,煞是有趣。

  我口气抽了三百多下,将整根具都插到了肉洞里面,整个竃头则完全顶进了花心,被它紧紧包容起来。

  随着我轻轻抽出点,又马上狠狠地插进去,路静双手抓住自己的肥美双|乳|用力捏着,口中大叫声:“我的老公啊!可日死我了!”

  说罢,她全身浪肉轻颤,从芓宫深处喷出了浓烈的荫精,冲在塞住花心的竃头上,让我十分的受用。

  路静也感到十分的舒服,因为滛水和荫精被堵在肉岤里面,暖洋洋的感觉,这是平常不曾尝到的。当接下来就让她难过了,越来越多的滛水荫精让她感到自己的小腹开始变得胀胀的,而且我并没有停下来,还在浅抽深插,没几下就让路静哀叫连连了,她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被插碎了,捣碎了。

  计筱竹连忙将我拉过来,随着我的巨棒拔出来,路静的肉洞里阵阵浪水喷涌而出,我的r棒插进计筱竹那湿淋淋的肉岤,计筱竹就马上发出满足的呻吟,那种充实感委实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她拼命的耸动肥臀,让那粗大的r棒在肉洞里做着让自己心魂飘荡的抽锸。

  她这时才深刻体会到什麽叫作死去活来,肉岤里又酸又痒,百味杂陈,让她全身的浪肉都在发颤。她将丰满的肥|乳|紧贴着我的胸膛着力磨,两条腿夹紧我的虎腰,丰臀狂摇,蛇腰猛摆,口中发疯般的浪叫。肥美的阴沪里响声片,随着r棒的进出,滛水四下飞溅。

  我每下都把r棒提到洞口,然後再全根插入,直抵花心,弄得计筱竹哭阵笑阵。到了後来,竟然连哼也不哼了,媚眼紧闭瘫在那里,好似死了般。

  抽锸了五百馀下之後,计筱竹似回光返照般的挺身乱扭阵,狂号声:“死了,死了!”

  股热滑黏腻的荫精迸泄而出,被我吸个正着。

  滛兴若狂的我又狠狠地抽送了四百馀下,插得下面的阴沪里唧唧乱响,再看计筱竹,早已两眼翻白,动也不动了,只有阴沪里股股的荫精不断涌出,让我吸个饱。

  看到我的神勇,刚回过气来的路静是又喜又怕,连忙接替上去。时间房间里的三人陷入了疯狂的交媾之中。

  第187章再会糖糖

  “席雅,他们”

  糖糖猛地推开了驾驭舱房门,冲到坐在船长位上的席雅面前。

  席雅瞪了眼糖糖,“什么事这么惊慌?你看到鲨鱼了?”

  “不是!”

  糖糖俏脸羞红,嚅嚅而道,“计筱竹和路静,还有他在船舱里”

  说到这里,她已是羞不可抑,再也说不下去了。

  “那个好色的家伙又在滛乱了?真是天都消停不了的!”

  席雅有些生气地皱起了眉头。看了糖糖眼:“你想加入,就去啊,还不好意思啊?”

  “不是啦!”

  糖糖轻跺玉足,“她们叫得惊天动地的,我和安琪怕吵到岸上的人!安琪都已经过去叫他们小声点了。”

  “不会吧!这可是豪华游艇,隔音相当好的,难道他们开着窗子在做?”

  席雅不信地站起来,“走,我们!”

  刚到主卧舱房间门口,就听到从里面传来安琪的哭泣悲号,糖糖吓了跳,把推开门冲了进去,蓦的声惊叫,“啊!”

  席雅随后跟了进去。看到房间的情况,她不禁也大吃惊。

  只见大床上路静与计筱竹两女捰体横陈,脸色苍白,但嘴角却含着极度满足的笑意,两腿大开,粉胯玉股间片狼藉,流出的液将床单弄得湿湿的,显然是在极乐之中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