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声,串晶莹的泪珠从眼角落下来,双手死命地搂抱着凌峰的腰身,浑身剧烈地颤抖着,嘤嘤哭泣起来。

  凌峰温柔地吻去沈雁冰脸上的泪珠,柔声道“乖姐姐别哭,我会疼爱你生世的!”

  沈雁冰抬起尤带泪痕的如花俏脸,先是恨恨地在凌峰的胸前擂了几拳,嗔怪道“你那东西又粗又长,弄得人家痛死了,上面还长着肉瘤,可怕死了!!”

  凌峰轻吻了下沈雁冰那柔软的樱唇,柔声道“好姐姐,你知道吗?你是飞龙在天,是女人中的极品”

  “什么飞龙在天?!”沈雁冰忍着痛啐道“你以为是丐帮的降龙十八掌吗?”

  凌峰抱着她,温柔的说道“你听我说,逍遥派你听说吗?”

  “知道啊?怎么了?”沈雁冰愣说道。

  凌峰边慢慢的扭动的,旋转着,边温柔的道“逍遥派最擅长就是御女双修,这种功夫不但可以滋阴补阳,而且可以令双修的双方功力大增,同时欲仙欲死。逍遥里面记载女人中有十六种名器,每种名器的女人双修起来,都会事半功倍。而你就是极品中的飞龙在天。”

  “坏蛋,你讲这么说,无非就是哄我开心对吗?”沈雁冰渐渐舒服起来,配合着凌峰问道。

  “不,我说的是真的。这不是哄你开心,现在你跟着我方法来做,会儿你就会感受到受益匪浅!!”凌峰说着,开始传授沈雁冰飞龙在天的双休口诀。

  逍遥里面记载的十六种极品名器女人,每个的双修办法,经络走|岤都不样,因此十六个女人就是十六个口诀方法,每次的相遇,都会产生种全新的碰撞火花,让凌峰体验最全新的感受,此刻的沈雁冰更是如此。

  沈雁冰跟着凌峰口诀运气配合,全身顿时变得舒服取来,梦呓般的呻吟着,身体的阵阵快感,冲击着她全身的每个细胞,舒畅极了,她的两条粉臂,像蛇般的紧紧缠着凌峰的腰上。

  凌峰传授双修口诀之后,开始发力前的问道“好姐姐,舒服吗?我可是要发力双修了。”

  “嗯”沈雁冰粉脸绯红,娇羞怯怯的像个少女。顿了顿,玉脸泛起红晕,低声道“峰儿,爱我吧!全身心的爱,用力的爱!!”

  凌峰顿时龙腾虎跃起来,沈雁冰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她玉齿轻咬,微皱双眉,承受着凌峰的冲击,口中不停地呻吟着,似痛苦,又似欢乐。她的呻吟声如诉如泣,似歌非歌,宛若仙声,不断地挑动着凌峰心中的那根弦,更激起他的欲火。

  凌峰越来越兴奋,动作也越来越加剧,不断地给沈雁冰以强有力的冲击。沈雁冰娇喘着,呻吟着,似不堪挞伐,但娇躯却又如水蛇般紧紧地缠着凌峰,不停地扭动逢迎着。凌峰只觉得沈雁冰不断地收缩蠕动着,似有无数张小嘴在吮吸着自己,阵阵极度酥麻的感觉从对方那边传来,更是刺激得他的动作越来越猛烈!

  沈雁冰只觉得阵阵令人愉悦万分舒畅甘美的强烈至极的快感不断向她涌来。

  凌峰几乎每下都顶到了沈雁冰的深处,每次,沈雁冰都不由浑身颤,红唇微启,呻吟声。每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

  “啊啊!”沈雁冰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她紧紧地抱着凌峰的腰,微闭的眼睛上睫毛轻轻的颤动,娇嫩的嘴唇似张似合。

  两条修长的美腿盘在凌峰的臀部,象条八爪鱼般将他紧紧拥抱,鼻间不断发出令人销魂的阵阵呻吟声。对丰满的象浪样在胸前涌动,粉红的小如同雪山上的雪莲样摇弋,舞动。

  凌峰口气顶了几十下,沈雁冰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她抑制不住地发出极大的呻吟,无比的快感向她袭来,她的头在枕头上不住的摇摆,发髻早已散成满枕的长发,散在胸前,散在嘴里。

  沈雁冰娇慵无力地瘫软在凌峰的身下,娇喘呻吟,乌黑秀丽的长发散乱地铺在床上,妖异而美丽,俏丽的脸蛋像朵脱俗绦尘的深谷幽兰,散发着芬芳的气息。凌峰还没有停止,他也不会停止,沈雁冰的美臀不停的抬起放下,迎接着每次的冲击。

  又阵难以抑制的快感袭来,沈雁冰口咬住缕飘来的发丝。

  凌峰的伸出手握住沈雁冰的玉峰,开始快速地。两人撞到起,“啪啪”之声直响。

  沈雁冰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娇喘呻吟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

  高嘲来了又去了,沈雁冰早已忘了切,只希望凌峰用力用力用力自己。

  在这种的令人酸麻欲醉销魂蚀骨欲仙欲死的快感刺激下,沈雁冰脑海片空白,她那柔若无骨赤裸的秀美胴体在凌峰身下阵美妙难言近似痉挛的轻微颤动着。

  沈雁冰如藕玉臂如被虫噬般酸痒难捺地阵阵轻颤,雪白可爱的小手上十根修长纤细的如葱玉指痉挛般紧紧抓在床单上,粉雕玉琢般娇软雪白的手背上几丝青色的小静脉因手指那莫名的用力而若隐若现。

  凌峰的动作越来越疯狂,浑身上下汗水淋漓,急促地喘着气,只觉得阵阵如电流般的强烈快感不断地从两人处传来,身体阵阵麻痹,全身寒毛直竖,两人都兴奋得浑身发抖,沈雁冰更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声声勾人心魄的呻吟声。

  她的呻吟声婉转动人,扣人心弦,让人浑体酥麻。更是激起凌峰的极度欲火!

  凌峰猛烈地动作着,拼命地冲刺。坚挺火热的欲望下又下地重重顶在沈雁冰的最深处!极度的快感让沈雁冰的全身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她的神情恍惚,猛烈地摇着头,飞舞着长发,口中更是发出了高亢尖锐的嘶叫声。

  两人疯狂地,脑中空白,浑然忘了切。只知道拼命地动作着,不知过了多久,蓦然沈雁冰发出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声,身体剧烈地抽搐着,双手死命地搂抱着凌峰的腰身,泪流满面,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

  沈雁冰的表情越来越旖旎,娇媚的脸蛋上满是迷醉快乐的神情。原本紧紧抓着床单的双手顿时瘫软无力的放开,全身汗出如浆,全身颤栗,呻吟不断,副欲仙欲死的可爱模样。身体内不停地涌出股又股的热热的,随着凌峰的冲刺流出体外,黏在床上。

  凌峰仍未停止冲击,耳闻着她那销魂的娇吟,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更加拼命的动作。

  喘息呻吟声在房间内此起彼伏的回响,空气里满是的气味。

  不知道交媾了多少时间,沈雁冰第三次像是疯了样,“啊”的声长叫,双手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的掐紧凌峰的背后,连指甲都陷入他的背肉里面,身体用力的往上顶,不知过了多久,长长长的吐出口气来,整个人瘫痪在床上。

  同时,凌峰感觉到她的里面象张小嘴般吸允着自己,阵难以形容的强烈刺激传来,凌峰本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被沈雁冰的激,再也忍不住,股火热的狂涌而出,激射在沈雁冰的深处,又激起沈雁冰的阵剧烈抽搐。

  事后两人紧紧地搂抱在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停地相互抚摸热吻,深情相拥。

  沈雁冰本是媚骨天生,此时经过雨露的滋润后,更是散发出倾国倾城,颠倒众生的惊人艳光,眉梢眼角处满是慵懒满足的绝世动人风情,妩媚迷人至极点。

  高嘲后,两人紧紧地抱在起,猛喘着气。沈雁冰仍未从高嘲的余韵中恢复,漂亮的脸蛋依然是欲仙欲死的销魂模样,美丽的肌肤温凉如玉,粒粒的汗珠在她的全身流动,分不清是凌峰的还是她的。

  良久,两人相视笑,又紧紧地搂抱在起,两人深情相拥着,说不尽的柔情蜜爱。

  “峰儿,我好快乐!我永远都只属于你个人的,峰儿,我的好相公。”沈雁冰蜷在凌峰的怀里喃喃道。这场欢爱,沈雁冰对于凌峰的是彻底的臣服,抛开两人间的年龄,身份差距,以及所谓的道德常伦,沈雁冰再也没有任何的牵挂,扑在凌峰怀里,喃喃的表白道“峰儿,我的好相公,从今天开始,妾身就是你的人了,我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你了。”

  “好娘子,我会生世的照顾你,爱你,疼你,不让你受任何的欺负,永远都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凌峰说着,凝视着沈雁冰那如花的玉容,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他紧紧搂抱着沈雁冰,听着耳边她那痴情的妮声细语,看着她那娇媚的面庞,抚摸着她那如丝绸般细滑的肌肤,不由醉了

  ※※※※※※※※※※※※※※※※※※※※※※※※※※※※※※※※※※※※※※※※※※※※※※※※※※※【娇娇师娘翠微签约作品09年重点作品推荐】※※※※※※※※※※※※※※※※※※※※※※※※※※※※※※※※※※※※※※※※※※※

  第二卷【魔教师娘】第006章【娇娘】

  沈雁冰见爱郎如此迷醉自己,心中泛起甜蜜的感觉,妩媚地白了凌峰眼,随即又甜甜浅笑,送上香吻。

  凌峰深情地凝视着怀中的娇娃,心中满是辛福满足的感觉,他轻轻地抚摸着沈雁冰的秀发,柔声道“娘子,快乐吗?”

  沈雁冰娇羞地擂了凌峰下,娇嗔的说道“你刚刚还说不欺负人家的,现在又来逞口舌之威!!”

  “对不起,娘子,我错了,你惩罚我吧!!”凌峰说着,七星玉珠还在沈雁冰体内,故意的挺了两下,弄得沈雁冰阵潮涌。

  “坏蛋,你还来”沈雁冰说这话时神情娇嗔迷人,但眉梢眼角之间却又不经意地流露出勾人心魄的狐媚迷人风情,充满了成|人的糜气息。

  凌峰感受着这淑女惊人的挑逗性,胸中的欲火又雄雄地燃烧起来,下身的欲望也迅速葧起坚硬起来。

  沈雁冰马上感觉到了,晕生双颊,媚眼如丝,诱人至极。她含羞地擂了,凌峰下。“不要来了,我受不了!”

  凌峰充满疑惑的问道“刚才双修之后,你体内应该是内劲大增了,怎么会受不了呢?”

  沈雁冰低低头的羞涩道“我的气息内劲的确是增强了许多,但是但是人家小妹妹承受不了,都肿得跟小馒头样了”说到后面,沈雁冰俏脸羞红得已经不能再红了,这也难怪,这么羞人的话,让她在凌峰面前说出来,的确没有十足的勇气是无法做到的。

  凌峰心中疼惜,同时见之处片狼籍,于是缓缓退出。

  沈雁冰发出声娇吟,昵声道“相公,你”

  凌峰躺在她身旁,笑道“别急,既然你累了,咱们先休息会,中场休息”说着,他面运功探察体内真气,只觉丹田绵绵博博,直好似浩瀚无边,而在经脉内运行时却势如破竹,威力又增加了几倍,不由大喜。

  沈雁冰侧身倒入凌峰怀中,俏脸微红道“峰儿你真厉害,居然可以这么久都没有泄身的迹象。”

  凌峰笑道“其实我泄身是可以掌控时机的,但是在但是在双修的过程中定不能泄身,所谓双修,定要双方都同时狂泻互补才能成功。”

  沈雁冰啐道“那那人家都丢了三次,你为什么才给我次!”

  凌峰抱着她乐道“你以为我好受啊,每错过你次,我就要逼着你第二次泄身,要不然我们会在合体双修中走火入魔,弄不好不但双修不成,还会精尽人亡。”

  “那你还这么调皮?!”沈雁冰捶打凌峰的胸膛,道“以后不许你这么久才泄身,定不能超过三次,人家真的会虚脱死掉的。”

  凌峰微笑的道“好娘子,我都听你的,你让我泄几次我就给你几次,好吗?”

  “言为定。”沈雁冰吃吃媚笑,纤腰款摆,在凌峰怀中轻轻扭动,温暖滑腻的小腹厮磨着凌峰的。

  此时凌峰灵觉恢复,沈雁冰身上散发那体香再次浓烈芬芳再现。凌峰大力地嗅了两下,问道“好娘子,你用的是什么胭脂水粉,好奇怪,到现在居然还如此浓郁?”

  “人家从来都没用胭脂水粉”沈雁冰闻言却羞得把头埋入凌峰怀内。

  凌峰伸手抚摸她的背臀,大讶道“没用胭脂水粉!?这么说这是你身上的体香?”

  沈雁冰不答,凌峰心中大乐,笑道“让我来猜猜,这到底你那个身体部位散发的香味?”说着埋头到沈雁冰颈旁,伸鼻去嗅。

  沈雁冰“咭”的声缩了开去,笑道“不是这里。”

  凌峰又道“是腋窝?”

  沈雁冰还是摇头。

  “||乳|沟?”凌峰将她抱入怀中,把头埋到她深深的||乳|沟,虽然也有||乳|香,但是跟自己平常闻到的香味还是不样,而且不甚浓郁。

  凌峰不由大是惊奇,抓住她道“好娘子,难道是那里?”

  沈雁冰赧然点头。

  “实在太妙了!!”凌峰大叫声,将她双腿大大分开。

  沈雁冰大惊,连忙用手将桃源捂住,颤声道“相公不要,那里脏”

  凌峰把她的手拉开,不怀好意地盯着她笑道“不脏,娘子的身上没有脏的地方!”

  沈雁冰俏脸变的火红,却知凌峰绝不肯罢休,只好闭上双目任凌峰施为。凌峰将鼻尖凑近肉唇,果然浓郁芬芳,而且是液汁越多,香味越浓烈!于是不由赞叹道“好娘子,怎会是这样的?”

  沈雁冰娇羞地道“从小就这样,人家自己早不觉的了。”

  凌峰将鼻尖紧紧压上鲜艳湿润的嫩肉深深吸了口气,道“好娘子,是不是你每次动情的时候,都会流出这些香水来?”

  沈雁冰“呀”的叫出声来,低声羞涩的道“可以这么说吧,因为没有这些液汁是不会散发香味的。”

  凌峰大乐,道“这么说来,之前你跟我再次,我闻到你身上有香味,那都是因为你动情小妹妹流出香水的缘故了?”

  “羞死人了,你知道了还问。”沈雁冰羞涩不已,自己的确从凌峰十三岁的时候就喜欢了他,甚至常常幻想凌峰长大扑在自己身上的情形,想着想着自然就会产生快感和动情,因此流出“香水”那是很自然的事情。不过现在被凌峰说穿,她备感羞愧,毕竟那时候的凌峰才十三岁,自己竟然比凌峰更早的拥有了这样的坏念头。

  凌峰哈哈乐,没有什么比知道这个秘密更令他开心的,仰面躺在床上,他伸手抚摸着沈雁冰那丰满柔软的淑||乳|。同时另外只手拍了拍沈雁冰那丰挺的丰臀,低笑道“早知道你对我动情,我就不去华山了,天天陪你”

  “坏蛋,你还说!!”沈雁冰玉脸通红,含羞地擂了凌峰几拳。

  迟疑了阵,凌峰俯身微微撑住床面,欣赏着激|情过后的沈雁冰白嫩饱满的双||乳|,丰润坚挺,屿的微微上翘;修长结实的双腿,圆润光滑;香臀丰耸浑圆,小腹平坦坚实;浓密,蛊惑媚人。今年不过二十四岁的她,正是女人风情最盛之时。经过自己的滋润和双修的互补,沈雁冰无论是心理或是生理都处于颠峰状态,整个身体焕发出股极为妩媚诱人的风韵;此时面对如此新鲜动人,没有那个男人可以忍受。凌峰再次俯身而上,把把她的双腿分得开开的,张得呈字形,沈雁冰被凌峰这个动作搞得羞涩无比,全身更是颤抖。

  沈雁冰看着凌峰熊熊燃烧的欲火,不由娇嗔的道“你又要使坏了吗?”

  “好娘子,我忍不住!!”凌峰吼道,欲火焚身,再也忍不住,挺腰,猛地进入沈雁冰那羊脂般的滑腻内。

  “哦!”沈雁冰仰起头,发出阵尖锐满足的蚀骨销魂的呻吟,两条柔滑如雪的美腿抬起来,紧紧地缠住了凌峰的腰,挺起下身用力往上顶,使他们俩的下身紧密相连,点缝隙都没有。

  这次,凌峰没有怜香惜玉,沈雁冰紧咬着银牙,不让自己的小嘴里发出让自己脸红的声,殊不知这恰好适得其反,有如火上浇油般刺激得凌峰欲念更旺,最后丝的怜香惜玉之心也在熊熊的欲火当中被烧掉了,他兴奋如狂,抱住沈雁冰的腰,将她的下身固定住,开始狠狠的动作着,如急风骤雨般,两具火热的紧紧相贴,下身结合相连,下下兼具力量与速度的挺刺,沈雁冰柔嫩肥白的玉臀次又次地拍打在凌峰的;每次每次拍打发出“啪嗒啪嗒”之声。

  “啊,峰儿,轻点啊!啊”沈雁冰似乎不堪鞑伐,从咬着绺秀发的樱桃小嘴里发出了求饶的声音,她不停地呻吟着“我不行了你轻点。”

  沈雁冰随着凌峰不断加力的挺进,腰躯动情地迎合着。只见她的上身乱摆着,头不停的甩动,汗水将头发弄得湿漉漉的,喉咙里发出不像苦又不像痛的呻吟,全身发散出种难以形容的慵懒风情。娇艳的面庞,不待抹脂而自红;明亮的双眸也泛起层朦胧的水光;眼波流转之际,直是荡人心弦,勾人魂魄。让凌峰更加亢奋,捅得更用力了。而沈雁冰两条雪白圆润的玉腿盘踞在凌峰的腰上。随着凌峰的捅动,不住地发出咦咦呀呀的呻吟,尽管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仍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她面色越来越红,红到了胸脯上,头不停的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