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3(1/2)

加入书签

  了一个梦,梦到我是一个囚犯……”

  谷天骄朝他喊了声:“阿龙,再不来,我们走啦!”

  喻承的视线被谷小骄的日记紧紧吸住往下看:“跟我关在一起的,是我的古代朋友……我问他,下辈子去哪里见面,他说,江南。”

  喻承心脉震荡,耳朵失聪。他抬起头,见谷天骄逗着梅干菜,一边等他,一边慢慢走远。

  喻承百感交集,大喊一声:“哥!!!”

  —正文完—

  2016618

  彩蛋 后记

  一年以后。八月。

  刚刚全境通过同性婚姻法的大洋彼岸往国内报道了一则新闻,标题“中国五对同性恋人赴美集体完婚”。

  第二天北京时间的晚上十一点,喻承迎着加州早晨的金色太阳,身后跟着低头专注用手机遥控“楚弓楚得”的谷天骄,伸着懒腰神清气爽步入酒店的阳光餐厅。五年前说好的“一个人最重要的日子好吗?谁要跟那么多人一起”,不曾想到今天,喻承还是跟好兄弟们集体婚礼了。

  餐厅靠窗的长桌边,一对对坐着大象老高、粉妹宝哥、王西小冬、小双和dy。家属都不在,各有各的原因。喻承琢磨半天,没怎么跟他爸妈说;谷爸谷妈投支持票,但考虑到行程艰苦,加上彭羽的预产期在最近,二老就没来。

  决定是眨眼之间的事儿。在喻承28岁生日那天,谷天骄忽然提议道:“阿龙,我们结婚吧!”

  喻承先是惊讶,然后高兴,再接着考虑到种种现实状况,皱眉揉自己耳垂:“会不会……太俗了呀?费那么大劲领张纸,国家又不承认,对我们的生活,貌似也没什么影响啊!”

  谷天骄笑说:“怎么会呢,我们经历那么多波折,有几件不是因为我们这种关系不被平等看待?”他顿了顿,“但我们是透明人吗?”

  喻承:“呃……”

  谷天骄热情画蓝图:“你看啊,我们出去领张纸,哪怕回来等同于废纸,但只要想一想,今后在这么大的社会范围内,有那么一些阳光照耀的国度,认可我们组成的家庭关系是正当的,合理、平常的,会不会很开心?”

  到这一刻,喻承是真开心。他贴着谷天骄拿好早餐,扎进看到他俩就热烈招呼、帮着擦桌子递餐具要咖啡的新郎团里。众人叽叽喳喳聊天,传看前一天的婚礼照片。杯盘交错中,喻承忽然贼笑望向谷天骄:“哥,话说经过这么具有里程碑的一晚,你还是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