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1/2)

加入书签

  林家倒了。

  赫赫有名的林家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倒了。前一刻的时候还那么的光鲜耀眼,风光无限,可是下一秒就变得门堂寂静了。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是在这里你却只会看到树倒猢狲散,许多曾经得过林家恩惠的人在此刻想到的不是雪中送炭,而是撇清关系,甚至还有的则是恩将仇报。

  以前的时候,白燕是怎么都无法理解这种情况的,当初读红楼的时候,只觉得贾家实在倒的太快,最后叹一句小说毕竟是小说,但是如今,她亲眼见到了,才明白,现实只会比小说来的更加的残酷罢了。

  林束因为白燕的事情和林家脱离关系反而被波及的最少了,尽管或多或少也有些影响的。但是到底是没有被开除军籍。

  而林家的嫡系除了林束之外,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保全下来的,甚至于连老爷子也被变相软禁起来了,这绝对是压垮林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白燕看到林束整天为了林家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就一阵心焦。

  她很能理解林束的心情,无论是不是同林家断绝了关系,可毕竟这是他血脉相连的亲人,只是,现在的他对于这样的情况也只是蚍蜉撼树。

  曾经不可一世的男人,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真正地体会到了心力交瘁。

  之前跟林家断绝关系又如何,他坚信,凭借着自己的本事混出一番名堂来根本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可是呢,现在一连串的事情和打击让他这么多年的骄傲的自信如同江水东流一去不复返了。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林束睁开眼睛,他不用去看闹钟,就知道现在必定已经两三点了,只是就是睡不着,闭上眼睛也会想到自己去找人的时候被传达的话,是的,那些曾经的叔伯们,此刻唯恐遭到牵连,躲避不及,就好像自己是什么传染源一样,可笑之极。

  所有的人都是同一句话:“不在家,有事情。”

  不在家?

  明明是亲眼看着人坐着车子进去的。

  连一个像样的谎言也不愿意圆了。

  父母家人被变相地软禁在家里,林束真正地束手无策,他看着自家的宠物黄金蟒,顺着它那硕大的脑袋无意识地拍着,这个蠢东西,唯一还是跟以前没什么区别的就是它了吧,连豆豆也看出了一些来,最近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带着讨好。

  背后响起了脚步声,林束不用去看就知道是白燕,果然,下一秒,人就坐在了自己的边上:“吵醒你了?”

  “没有。”

  “我是不是很没用。”

  白燕沉默,多么短的时间啊,就让这样一个意气风发的人说出这样沮丧的话来,她真的开始憎恨那些无情的人了,只是,她能怎么办,在伟大的权利面前,她,什么都办不了。

  “要不然我去找一下师兄?”白燕犹豫地说。

  这是她唯一认识的一个有背景且关系不错的人了。

  林束摇头:“没有用的,别的不说,这种时候,谁会来惹一身腥,”他顿了一下,苦笑说,“这是立场问题,历来站错了队伍的下场就是这样。”林束没有想到自家居然也会犯这样的错误,他一直觉得父亲是一个目光长远的人,可是没有想到会如此。

  但是,本来这种事情就由不得你游移不定,两方都压铸的。

  只能说,林家的运气到头了。

  白燕沉默。

  是啊,就算她是一个平头百姓也晓得队伍站错了是多么严重可怕的事情了,何况,林家的背景那么深厚,看看古代吧,一个小的官员如果站错了或许只是降职最多革职,可是一个宰辅太师那就要命了。

  “总会过去的。我相信。”白燕喃喃地说。

  林束依然在为林家的事情奔波着,其实到底作用有多少,他自己心里已经很清楚了,但是不到最后一刻,他还是不愿意放弃。

  他们可以没有权势,没有富贵,只要能够有自由,那一切都是可以重头再来的,就怕连自由都没有了。

  白燕左思右想之后,终于觉得还是应该找一下徐筠亭,她知道自己这么做的话,其实很是不好,毕竟这么长时间不联系师兄,这忽然一联系,还是这么要命的事情,可是为了林束,就算是让她做更加丢脸的事情,她也愿意了。

  只是还没有等她想好怎么打这个电话,那边徐筠亭就来电了。

  白燕看着手机上面的号码,百感交集,在这个时候,大概只有真正对你好的人才会来跟你联系了。

  徐筠亭只在电话里面简短地说了几句,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真诚温柔,就好像是春风化雨一般,或许平时的时候还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在这样的时候,白燕只觉得有一种莫大的鼓励和安慰。

  这就是她的师兄,无论是对谁,都能用一种让你最最舒服的方式。

  徐筠亭说完就挂了电话,并没有跟白燕多聊一些有的没的,白燕猜测估计这个电话打过来就已经费了老大力气了,她现在并没有从前那么幼稚,也晓得,像他们这样的人家,电话被监控实在是常有的事情。

  无论徐筠亭说的方法行不行的通,但是白燕坚信这应该是徐筠亭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等到林束回来的时候,白燕把徐筠亭的话转达了。

  林束沉默良久,应了一声:“好!”

  白燕忽然痴痴一笑:“我以为你会不同意的。”

  “为什么?”

  “你不是一向讨厌师兄么?”

  “是啊,即便是现在,还是很讨厌。”林束说完,半晌过后,也跟着笑了,他这段时间一直神经紧绷,人都老了好几岁,忽然露出了笑容,白燕看着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林束看到白燕的表情,看到她微红的眼眶,知道一定是受了自己的影响,他的心里感动又自责,明明应该跟着自己享福的,可是偏偏一直在出事情。

  “对不起!”林束抱住了白燕,他难得地胆怯,不敢去看白燕的眼睛,那一双饱含了深情,信任的眼睛他忽然缺少了面对的勇气,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的失责,才会让里面热泪盈眶吧。

  白燕被林束紧紧地抱着,那力度,就好像是想要把她给掐死一样,她呼吸困难,却没有吭声,她能理解林束,也晓得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陪着林束。

  只是不想再纠结这个道歉的话题了。

  无论是不是受了委屈,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两个人还守在一起,即便是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情。

  “诶,你知不知道那些年我跟豆豆是怎么过的?”

  “啊?”

  白燕这样生硬的转移话题,林束怎么听不出来,可是他却也很有兴趣,这个女人跟自己的儿子,是怎么样过的。

  “我其实收入还行,但是要确保稿子的数量和质量,刚开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