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松了口气。

  ‘皇上,这位姑娘受了伤,让她在您的寝宫中似乎不妥’太医试探着问。

  朱佑樘听,面色不悦,‘她即将成为朕的德妃,有何不妥?’

  ‘是,微臣多嘴了。’

  ‘知道就好,下去吧,’他挥了挥手让太医下去。

  太医走后不久,封逐云便醒了。

  直守在她床榻的朱佑樘立刻发觉,紧紧拉着她的手,像是怕她消失般。‘逐云,你醒了!’

  ‘皇上,这是哪里?’封逐云睁开双眼,见只有朱佑樘在她身边,这景象就像在山中小屋那时样。

  ‘我们已经回到皇宫,这是我的寝宫。怎么样?额际上的伤还疼不疼?’

  封逐云摇头。

  她回到宫里了,他们是怎么回来的?

  没给她机会开口问,朱佑樘告诉她,在回宫路上他的决定。‘我决定封你为德妃,以后没人能欺负你了。’

  ‘皇上!’德妃?她不行的,她终究得离开他,回到护国寺去。她的不祥会带给他伤害,她无法不去想‘我已经决定了,除了皇后外,你是我唯的妻,最爱的妻。’

  ‘皇上,我不行的,我会害了你’

  朱佑樘把抱住她,‘你又说傻话了,你害我什么了?若真有不祥这回事,我才是真的不祥,瞧你遇见我以后,不是跌落悬崖就是被石头砸伤,我才是真的不——’

  双柔荑覆上他的嘴,‘皇上,别说了。’

  ‘现在你知道了吧,没有不祥之事。’朱佑樘笑着看她。‘这些日子以来,我的心意你还不懂吗?’

  ‘我懂,只是我怕,怕这样的日子不会长久’

  ‘会的,会长久的,难道你对我还不放心吗?’

  她还来不及回答,内侍便匆匆地跑进来。

  ‘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下意识的,封逐云抓紧他的衣服。皇后她‘让她到保和殿候着,朕立刻就过去。’他不要她惊扰到逐云。

  ‘皇上’

  ‘别怕,有我在,你先歇下,我去去就来。’他安抚着她,然后面色凝重的走了出去。

  ‘什么!?皇上,您真要封她为德妃?’苻真郦尖锐的声音传遍整个保和殿。

  ‘没错,朕要封她为妃。’其实,他要封谁为妃是不必经过任何人同意的,只是她是先皇钦点的皇后,他必须依礼给予尊重。

  ‘皇上,她脸上有缺陷,她会是国耻啊!’苻真郦还是不能相信这个事实,好歹她也是个艳冠群芳的女人,为何会输给个脸上有疤的女人?

  ‘住口!什么国耻?皇后,你再出口伤人,休怪朕无情。’

  ‘皇上要为了她对付臣妾?’苻真郦抖着声音问。

  ‘如果你再继续无理取闹,那么,是的。’他冷着声,不许任何人侮辱逐云。

  ‘皇上’

  ‘皇后,朕只是知会你声,希望日后你们能好好相处,不要仗着自己的权势伤了其他人。’他的意思再清楚也不过,他不希望见到逐云被皇后欺负;除了这个皇后之位不能给她外,他什么都替她想好了。

  ‘皇上,您的意思是要臣妾和她好好相处?不,臣妾做不到。皇上,臣妾到底哪点比不上她?论家世论身份论美貌,臣妾有哪点输她?何况她还是个叛臣之女——’

  ‘你说什么?’她竟然连这个都查出来了?朱佑樘不免起了疑心。

  ‘臣妾说她根本是个不该存在的人!’苻真郦心狠,全都豁出去了,‘您想想,要是让他人知道她是先帝下令诛杀九族的漏网之鱼,会有什么后果?要是让人知道皇上和个尼姑有暧昧,世人会怎么想?恐怕会大乱吧!’

  ‘你敢!’

  ‘皇上,您不爱臣妾不在意臣妾的想法,臣妾还有什么不敢的?’苻真郦咬着牙,恶狠狠地道。‘大不了同归于尽!’语毕,她跌跌撞撞地奔了出去。

  朱佑樘坐在椅上,为她的话伤透脑筋,没能适时阻止她。

  平静的日子才过几天,由兵部尚书带领的军队便挟着民意起义。

  紫禁城内,则为皇上立妃之事忙碌着。

  朱佑樘带着封逐云走出寝宫,向晚的凉风徐徐吹送,顽皮地吹拂着两人的衣襟和发丝,带来几丝几许缱绻。

  ‘这里是御花园,后面是钦安殿,再过去是顺贞门和神武门’他向她说明紫禁城内的布局,两人看来闲适,实则各有所思。

  朱佑樘为了辟谣而烦恼着,不知是谁在皇城附近造谣,说逐云是祸国殃民的妖女,甚至若不将她除去,大明王朝将减。

  那些百姓虽是安居乐业的过着日子,可听到这样的日子可能会结束,纷纷心生寒意;同时,他们也怨愤他这个皇帝不识人心,误把妖女当天女,还要封她为妃。

  宫中的大臣也在私下讨论著要如何处置她,再加上南京天坛被焚毁之事,诸多事件像是刻意被扭曲,切的风风雨雨直袭向他们,好似若无法将他们分开誓不休止。

  他也知道逐云正天天的由以往的自怜中恢复过来,如果让她知道了这些事,恐怕知道她有可能会因此而离开他,是以他至今仍隐瞒着她。

  孰料这件事,她早由宫女口中听闻了大概。

  若不是抱着丝希望,若不是自己已离不开他,她不会这么痛苦!

  她的内心挣扎着,分与合仅止线之隔,她在争取每刻与他相处的美好时光,她要留下最美的面给他‘皇上,不好了,’内侍太监喘着气,大老远便传来叫喊声。

  ‘什么事?’他使了个眼色,拉开内侍。

  ‘皇上,兵部尚书带着大匹士兵攻进紫禁城来了。’内侍太监小声的说。

  ‘他终于行动了,也该是时候了。’朱佑樘喃喃自语,然后吩咐:‘告诉魏统领,在神武门会合。’

  ‘是。’内侍太监跑了开。

  朱佑樘回到封逐云的身边,‘逐云,宫里现在有事,我必须去处理,你能自己回宫吗?’

  该是时候了封逐云心里明白,这刻终于来了。

  她点头,佯装不知道发生何事,‘我会自己回去的,你去吧!’

  ‘好,回头我去找你。’

  她没有答应,只说了声:‘皇上,你自己要小心。’

  因时间紧迫,他没有听出她的弦外之音,随即点了头,消失在御花园间。

  佑樘,保重!这是逐云最后次这样同你说话了。

  我知道自己再不走,会害了你的,因为我终究是个不祥的女人呐!

  看着他的背影,她只能在心里呐喊,夜幕,下子就拉上了。

  封逐云离开御花园,便立即明白朱佑樘是唯真正了解她的人。

  他知道她会走,所以派了人看着她;若他没在她身边,便会有两名侍卫跟在她身后。

  ‘我要回干清官,你们不必跟着我。’封逐云想遣离他们。

  ‘皇上有令,让我们寸步不离的跟着德妃娘娘。’两个侍卫这么回答她。

  在无计可施之下,她只好先回干清官再作打算。

  原以为自己别无他法了,午夜,皇后却突然出现在干清宫。

  ‘皇后娘娘!?’

  ‘原来你脸上的疤已经不见了,难怪皇上会喜欢你。’苻真郦睨了她眼,不愿承认自己被比了下去。

  ‘只不过,皇上要了你,他要付出的代价可真是惨重。’

  她不怀好意地说。

  ‘什什么意思?’

  ‘那些将领已经捉住皇上,若皇上不肯交出你,他们便要逼皇上退位。’

  ‘什么!?’佑樘被捉了?她慌,小脸霎时片惨白。

  ‘所以,本宫要你走!’她指着她的鼻尖道,‘只有你走了,皇上才会有救,你这个害人精!’

  苻真郦的话像把利剑,直接刺中封逐云的痛处。

  她本来就是害人精啊!

  ‘皇后娘娘,我答应你,我走!那你能救皇上吗?’

  ‘只要你走了,任何事都能解决。’苻真郦道。

  ‘可是我走不了。’她看向门外。若不是他们,她早就出城了,也不会害他被擒。

  ‘若你肯走,本宫就能帮你。’见自己轻易便让她动摇,苻真郦暗喜在心。

  ‘好,我走,我走了皇上就能回来。’她喃喃自语。这切都是因她而起,若不是为了保护她,他也不会

  封逐云落寞的坐在马车里,疾驰的马车先是消失在紫禁城内,接着消失在夜幕中,直到这方的人儿怎么也看不清楚后,那人才笑了。

  ‘终于弄走个祸害了。’苻真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