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在乎了,即使以后看到,也不会回想到什么,回想到什么,也只会拿我和他到时候的现任比较,我不需要他的这种回想和比较如果已经是过去式,那就想也不要想,各自都忘了才好”

  说完后,他就对周袅道,“不过还是谢谢你为我拍照,需要我做出什么姿势和表情吗”

  周袅出身优渥,虽然被教养得很不错,但心中的傲气和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别说是苏蕤,就是当着谢林云的面,她都能说出那种话来只是此时对着苏蕤的笑脸,她账下眼,想,这个女人好像还不错

  她就说道,“你随意就好”

  已经拿着相机为苏蕤拍了好几张了,周袅正好照完,谢林云就敲了门,个佣人去开了门,谢林云进来后看到苏蕤,脸上就带上了笑,那种笑,显然是没想到苏蕤可以这么漂亮的惊艳

  他又看向周袅,“袅袅,你还不去睡觉吗”

  周袅又给两人拍了几张,才说,“就去了”

  又问苏蕤,“你是模特吗?”

  苏蕤道,“不是”

  周袅略微惊讶,想来她之前直以为苏蕤是个嫩模

  周婷过来,叫周袅道,“睡觉的时间到了,你又在磨蹭什么,妈妈要骂人了”

  周袅于是对谢林云说了声晚安,这才走了

  谢林云也换了身衣服,手里拿着个大的盒子,他将盒子放在化妆台上,打开来,里面有好几格,在丝绒布上放着首饰

  他先是拿了项链来给苏蕤戴上,苏蕤看到,心里有些吃惊

  项链是铂金和翡翠的,翡翠色泽碧绿剔透,毫无杂质,看便是最好的钵种,翡翠如同春日里翠绿的山景映在春水之中

  谢林云为他戴好了项链,又拿出里面的手链为苏蕤戴上,手链和项链是款,缠枝的铂金链子上是翠绿晶莹剔透如水的翡翠

  然后还有对耳环,和枚戒指

  谢林云轻轻捏着苏蕤的耳垂为他戴耳环时,苏蕤微微缩了缩颈子,后来便不动了,谢林云摸着他洁白精致的耳朵,却很想亲上去

  而那枚铂金镶钻中间拱卫着枚不小的碧绿椭圆形翡翠的戒指,谢林云托着苏蕤左手,在他的左手无名指上亲了下,就为他戴了上去

  苏蕤眼神深邃,静静站在那里,任由谢林云为他戴好首饰,这才说,“我弄丢了任何东西,我都陪不上”

  谢林云笑着又亲吻了他的手背,道,“我只怕你将自己丢了”

  苏蕤没再说话,他从镜子里看了自己,他这身倒不是珠光宝气,但却真和原来的他很不样

  谢林云挽住了他的手,说,“咱们走吧”

  强取豪夺之心尖痣46第二卷南枝

  第十二章

  这是场富商豪宅中的晚宴

  占地宽阔的宅院,片绿荫从宅院大铁门直延伸到别墅大门口往左是巨大车库往右则有两个游泳池大片草地

  草地上此时十分热闹

  时间已晚,暑热已经退下去了喷泉里又喷着制冷的冰水,周围片凉爽

  彩灯将整个环境点缀得梦幻迷离乐队奏着音乐,又有请来的著名歌手在台上献唱

  黑色劳斯莱斯从大门口驶进来,停在了别墅大门口

  穿着制服迎接的仆人很是好奇因为这次晚宴已经开始了个多小时了此时才来的客人,会是谁?

  豪车在别墅大门口退下来,仆人带着得体的微笑迎了上去,打开了右侧车门

  只见双洁白修长的玉腿伸了出来,脚上是白色带着嫩绿花纹的凉鞋,衬托着双玉脚,清新秀美

  苏蕤从车里出来,站在了当地,对着那位仆人微微点了点头道谢

  那仆人只见他很是美艳,但又带着沉静脱俗,还有股英气,同般女客并不大相同

  又见他身上的那套珠宝,那漂亮的翡翠首饰,让那仆人心生感叹,想,这是哪家的小姐或者少奶奶

  虽然这里也有不少明星来,但他可不认为明星能够戴上这么套首饰

  那边谢林云也下了车来,然后走到苏蕤的身边,苏蕤看了他眼,就挽上了他伸过来的手

  苏蕤脚上的高跟鞋跟不是特别高,所以这样挽着谢林云,便比谢林云稍稍矮点

  谢林云沉稳贵气,苏蕤美艳动人,两人出现,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主家已经上前来迎接,那孚仁先生笑着同谢林云握手,说,“小谢你能来参加小女成丨人礼和这个慈善会,那某不胜荣幸”

  谢林云说,“那小姐这般良善有爱心,借着自己成丨人礼,为孤儿院筹款,反倒是我们这些汲汲营营忙于世间庸俗事的大人不如那先生有个好女儿呀”

  他说着,又和那先生握了遍手

  那先生又看向苏蕤,那先生中等身材,不高不矮,此时看苏蕤还仰了下头,只见是位气质脱俗长相清丽的美人,即使见惯美女的他,也不得不在心里想,难得这么漂亮

  又见他身上整套翡翠首饰,那绿翡翠在夜色里的灯下流动着温润的光泽,如雨后翠绿的山景般,他不得不在心里惊讶,这套东西可是价值不菲呀不由猜测苏蕤是哪家的闺秀

  谢林云已经介绍道,“这是苏蕤”

  苏蕤又和那先生寒暄过,那先生赞叹道,“小谢你的福气不浅,苏小姐可真是内外兼修,品貌皆上佳也”

  谢林云笑着接了他这话

  谢林云带着苏蕤跟着那先生到了宴会的主要场地去

  这里是在两个游泳池边,长长的餐桌上摆着食物和酒水,边也有椅子可供客人坐下,但大部分客人站在起说话

  生日会已经结束了,后面是正题慈善捐款和拍卖会,拍那小姐的些收藏,其实就是她游了很多地方收集的些小玩意儿,大家买下来也没有什么用处,主要是给钱给那小姐去做慈善

  但那先生很有名望和号召力,大家都愿意来给他这个面子

  草地上的人不少,苏蕤看过去,发现还有好几位即使是他这很少关注电影电视的人也能认出来的明星,大家穿着精美,端着酒杯,站在处交谈

  谢林云和城的上流社会还算熟悉,不少人都认识,于是便有很多相识过来和他打招呼攀谈,见到他的女伴,无不会赞扬他的眼光,说苏蕤漂亮

  苏蕤很沉默,但脸上笑容得体,让见者只会觉得他文静雅致,倒不会觉得他沉闷无礼

  周杉也在,只是之前在屋子里和人交谈,此时才出来了,看到谢林云带着苏蕤,他便比其他人对苏蕤更有好奇,心想这就是让谢林云花了大力气的那个女人?

  虽然心中好奇,但他面上只是从容稳重,没有任何多的表情,不过在心里,他却想,谢林云又跑哪里去找了这么个漂亮女人,难怪他这次这么上心这个女人不只是漂亮,气质也的确非常出众特别

  谢林云特地为苏蕤介绍了周杉,说,“这是周杉,方才便是在他的家中”

  不需要谢林云多说,苏蕤已经知道周杉和谢林云不只是关系泛泛的朋友,他很是礼貌地同他打过招呼,“周先生,您好,之前在您家叨扰了,多谢照顾”

  周杉没想到直沉默的他其实嘴巴很甜,他对他微颔首,之后便也没有多说,随着身边的侄女周浦清去了另边

  宴会上虽有不少名媛和出众的女星,但苏蕤在其中,丝毫不会被她们掩盖光彩,反而很惹人注意

  因慈善会开始,谢林云就带着苏蕤去椅子上坐下,苏蕤将手中的酒杯放回侍者的托盘里,安静地坐在了谢林云的身边

  不远处有人在小声说,“云华老总谢林云带的那个女伴,以前怎么没有见过,是谁家的?”

  这是个男声,然后有个女声说,“不认识,以前从未见过那位谢先生不是城谢家的公子么,大约是城哪家的闺秀吧,以前养在深闺,现在才出来交际”

  又有女人说,“如果是城哪家的闺秀,恐怕谢总就不会不介绍她的名头,只是说她的名字了”

  最初询问的那个男人又回头看了苏蕤眼,道,“难道不是新晋的女模?”

  便有女人小声嗔怪他道,“怎么,看上人家了?要去从那位谢先生嘴里抢食”

  又是阵小声的嘻嘻哈哈的交谈

  苏蕤没有听到宴会场上别人关于他的交谈,此时谢林云带着他坐在了边,便说,“如何?”

  苏蕤知道他的意思,但还是说,“什么如何?”

  “你说呢?”谢林云伸手轻轻刮了下他的鼻子,让苏蕤有些尴尬地往后避了避,说,“这么多人,你别乱来”

  谢林云于是笑着拉住他的手,握在自己手心里摸了摸,说,“这么多男士赞美你的美丽,你难道还没有自信吗?”

  苏蕤并不觉得这个世界属于自己,而且这份美丽,也并不属于他,而是属于这身衣裙,更加属于这身珠宝

  苏蕤道,“大家看到的又不是真正的我,只是我身上的珠宝和漂亮的裙子而已,还有我站在你的旁边”

  谢林云将他的手拿起来放在唇边亲了亲,苏蕤看着他的动作没有动,听谢林云说道,“这真不像你会说出的话你身上的这些附属品,只是附属品,它们可以在别人身上,但是,在你的身上,却别有不同,不是吗”

  苏蕤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切要倚仗你,然后才能和你匹配,反而让我觉得不安”

  谢林云静[,]

  静看着苏蕤,“你的心思太过别扭了如果你能让我甘愿为你掷千金,为你付出切,那这就是你的倚仗,而不是我的”

  苏蕤回视着谢林云,谢林云继续道,“我聪明的宝贝,在这件事情上为什么犯傻呢能让我爱你,愿意为你付出,这不是足以说明你的好了吗”

  苏蕤说道,“这是个鸡生蛋蛋生鸡的命题,让你爱我,这就是我的倚仗,我和你在起的时候,我的信心的来源,但我的的就是你什么时候不爱我了”

  谢林云说,“所以我们在起的时候,你就不要去想那些问题”

  苏蕤想了想,长出了口气,说,“你说得对”

  那位那小姐的确十分了得,和般的富家小姐很是不同

  她长得有点黑,和她父亲样不高不矮,些许偏瘦,穿着身粉色的衣裙,那裙子设计十分贵气,只是并不十分衬她,但这丝毫不影响她身上的气质

  她自己做了主持,对着草坪上临时搭好的屏幕,屏幕上是她做的图片和视频,上面是她到过的些地方,并不是诸如巴黎香榭丽舍大道,阿尔卑斯山雪峰,美国好莱坞等地方,而是有西部偏远山区里的大山学校孩子;有小小的街道,四五岁的孩子跟在苍老的老人身后起捡拾垃圾;孤儿院里精瘦的孩子在起打闹

  她说,“谢谢各位长辈能够来参加我的成年宴会,我非常荣幸这是个好日子,至少对我来说是个好日子在这个好日子里,我却要大家为我掏钱包了,呵呵我不收生日礼物,但却非常消大家能够捐款,我将将筹到的善款捐给定好的五个孤儿院,消能够让里面的孤儿有更好的生活,和送更多的孩子入学我能做到的事情太少了,但能做多少,还是消自己去做所以就麻烦各位了”

  她还很稚气,但是十分真诚

  她又说会将她旅行时候得到的些礼物,送给捐款的人,这并不是个拍卖会,只是消能够凑到些钱

  那先生并不觉得女儿是在胡闹,他反而很高兴,第个上去捐了张支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于是那小姐站在那里给了那先生个亲吻,说,“谢谢爸爸,谢谢您给了我现在的切,又纵容我做我想做的事谢谢您对我的支持”

  那先生只有这么个女儿,他笑着给了她个拥抱,没有说话,这便从那捐款箱边下来了,就当自己是和下面的客人样的人,看着女儿做的切

  苏蕤看到,就站起了身来,想要掏裤袋找钱包的时候,这才发现换了身衣裳,手中虽然有个手包,但是这包是谢林云给他的,他自己身无分文

  6续有些人去捐款,那小姐笑着将手里的礼物给他们表示谢意,虽然那些礼物有些人拿回去根本毫无用处,说不得送人也因为礼轻而不能送,但大家没有拒绝她的这份谢礼

  也许大多数人都是看在那先生的面子上做这件事,但苏蕤还是觉得很感动

  他不得不看向谢林云,说,“你不去捐款吗,我们这次难道是白来的”

  谢林云看着苏蕤,说,“这是自愿的行为”

  苏蕤最初简直无法理解他的这种丢人行径,但看到谢林云眼神的深沉,以及那些许的笑意,他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便站在谢林云的面前,说,“我把这枚戒指拿去捐了?”

  谢林云道,“随你”

  他副笃定的神色,苏蕤知道他的意思,那便是,我爱你的时候,可以为你掷千金

  苏蕤站在那里定定看着谢林云,谢林云笑起来,然后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了张支票给他

  苏蕤还特地看了下,发现上面写着十万,苏蕤心想这人刚才都是故意的,看这支票就知道是准备好的,来给人过生日,哪里能不准备生日礼物

  苏蕤觉得十万有点小器,不过也不好说谢林云什么,转身走到那捐款箱边投了进去

  那小姐将个锦盒递回给了苏蕤,说,“谢谢您愿您和家人健康”

  苏蕤道,“谢谢,这是谢林云先生的捐赠”

  那小姐愣了下,又笑了,说,“替我谢谢谢叔叔”

  苏蕤要离开的时候,她又说,“您真是位漂亮的小姐”

  苏蕤道,“谢谢,你也是”

  苏蕤往回走的时候,和正好起身的何思葭擦肩而过,苏蕤便侧头多看了她眼,她姿态优雅地对苏蕤点了下头,起身走去捐款去了

  苏蕤心想她定然对自己完全无印象了,又看她座位旁边的男士,并不是今天刚见过的那位襄海,而是位稍许矮胖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虽然容貌并不出众,但面相倒不像襄海那么阴鸷,他的目光追随着何思葭,显得柔和

  苏蕤走回到了后面谢林云的身边,他很好奇地将那锦盒打开来看,发现里面是个藏银镯子,他的眼里闪过丝喜悦的光芒

  谢林云发现了他的欢喜,就说,“很喜欢?”

  苏蕤将右手腕递到谢林云面前去,说,“帮我把这个手链取下来吧”

  谢林云依言为他取下,他就把那个镯子戴了上去,又把那个手链拿回手中装进了那个锦盒里,把那小锦盒放进了手包中

  他柔声问谢林云,“这个镯子,可以送给我吗?”

  谢林云握着他的手摸了摸那镯子,说,“本就是那家千金给你的”

  苏蕤道,“这是你的善款换得的”

  谢林云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如果不是为你,我何必来这里,那家可没给我送邀请函”

  苏蕤被他的声息在耳边惹得心痒,不由推了推他,脸颊泛红,说,“还是谢谢你的礼物”

  捐款完毕,那小姐居然让了会计和审计当场对善款进行核算,而宴会场上又响起了乐音,于是大家便开始跳舞

  强取豪夺之心尖痣48第二卷南枝

  第十四章

  谢林云显然自作多情了苏蕤没有点要亲吻他的意思

  苏蕤看着谢林云小声说道,“我过阵要做手术你能陪着我吗?”

  他距离谢林云这么近地说话只是为了不让司机听到谢林云却很感动,他知道苏蕤说的手术是什么手术他搂着苏蕤说道“嗯我会的”

  苏蕤道,“谢谢你”

  谢林云说,“是在哪里具体做什么手术?”

  苏蕤说了医院又道,“还要和医生交涉才能确定手术方案”

  谢林云搂着他的腰,“你去医院的时候叫我,我会去陪着你”

  苏蕤点了点头,便起身又坐了回去

  苏蕤双手放在自己膝盖上,右手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翡翠温润的触感,让他低头去看,在车中昏暗的光线中,那戒面上的翡翠流动着幽绿色的光芒,十分沉静美丽

  苏蕤心想,真漂亮不知道是在山中孕育了多少年,然后才被人挖出来,又镶在了这个戒面上

  虽然谢林云说直接开车送苏蕤回去,但车其实还是开去周家的

  时间太晚,周家大部分人已经睡了,管家前来招待了谢林云,说为他和苏蕤安排好了客房

  谢林云却道,“不必了”

  苏蕤就像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后就会变回原来穷困涅的灰姑娘,他站在之前用过的那间卧室的穿衣镜面前,将身上的翡翠取下来

  先取下了耳朵上的耳环,将它们放回盒子里,又将颈子上的项链取了下来放进去,然后把手包里的手链拿了出来放回那个盒子里

  翡翠在光线下有着沉静剔透的光,宛若绿精灵般,惑人心魄

  苏蕤摸了摸手指上的戒指,把戒指也取了下来放进去

  苏蕤想要去换回自己原来的衣服,发现衣服不见了,这时候,房门被敲响,苏蕤以为是那位管家给自己送衣服来,开了门,发现是谢林云

  苏蕤愣了下,说,“我的衣服不知道被他们收到哪里去了”

  谢林云道,“就这样回去吧,我让他们明天将你的衣服送过去”

  苏蕤接过管家送过来的包,跟着谢林云离开了周家的大宅

  谢林云将苏蕤送到了他家的门口,苏蕤开了门,他却没有进去,在门口搂着苏蕤亲了亲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