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头小玉配与他?有我早在这里,我断不教你替他说人情。他是你我仇人,又和他上门往来做甚么?六月连阴--想他好情儿!"几句话,说得春梅闭口无言。这春梅道:"过往勾当,也罢了,还是我心好,不念旧仇。"敬济道:"如今人好心不得这报哩。"春梅道:"他既送了礼,莫不白受他的?他还等着我这里人请他去哩。"敬济道:"今后不消理那滛妇了,又请他怎的?"春梅道:"不请他又不好意思的。丢个贴儿与他,来不来随他就是了。他若来时,你在那边书院内,休出来见他,往后咱不招惹他就是了。"敬济恼的声儿不言语,走到前边,写了贴儿。春梅使家人周义去请吴月娘。月娘打扮出门,教奶子如意儿抱着孝哥儿,坐着顶小轿,玳安跟随,来到府中。春梅孙二娘都打扮出来,迎接至后厅相见,叙礼坐下。如意儿抱着孝哥儿,相见磕头毕。敬济躲在那边书院内,不走出来,由着春梅孙二娘在后厅摆茶安席递酒。叫了两个妓女韩玉钏郑娇儿弹唱,俱不必细说。

  玳安在前边厢房内管待。只见个小伴当,打后边拿着盘汤饭点心下饭,往西角门书院中走。玳安便问他拿与谁吃,小伴当说:"是与舅吃的。"玳安道:"代舅姓甚么?"小伴当道:"姓陈。"这玳安贼,悄悄后边跟着他到西书院。小伴当便掀帘子进去,放卓儿吃。这玳安悄悄走出外来,依旧坐在厢房内。直待天晚,家中灯笼来接,吴月娘轿子起身。到家,五十告诉月娘说:"果然陈姐夫在他家居住。"自从春梅这边被敬济把拦,两家都不相往还。正是:

  谁知竖子多间阻,念翻成怨恨媒。

  敬济在府中与春梅暗地勾搭,人都不知。或守备不在,春梅就和敬济在房中吃饭吃酒,闲时下棋调笑,无所不至。守备在家,便使丫头小厮拿饭往书院与他吃。或白日里,春梅也常往书院内,和他坐半日,方归后边来。彼此情热,俱不必细说。

  日,守备领人马出巡,正值五月端午佳节。春梅在西书院花亭上置了卓酒席,和孙二娘陈敬济吃雄黄酒,解粽欢娱。丫鬟侍妾都两边侍奉。春梅令海棠月桂两个侍妾在席前弹唱。当下直吃到炎光西坠微雨生凉的时分。春梅拿起大金荷花杯来相劝。酒过数巡,孙二娘不胜酒力,起身先往后边房中看去了。独落下春梅和敬济在花亭上吃酒,猜枚行令,你杯,我杯。不时,丫鬟掌上纱灯来,养娘金匮玉堂打发金哥儿睡去了。敬济输了,便走入书房内躲酒不出来。这春梅先使海棠来请,见敬济不去,又使月桂来,分付:"他不来,你好歹与我拉将来。拉不将来,回来把你这贱人打十个嘴巴。"这月桂走至西书房中,推开门,见敬济歪在床上,推打鼾睡,不动。月桂说:"奶奶叫我来请你老人家,请不去,要打我哩。"那敬济口里喃喃呐呐说:"打你不干我事。我醉了,吃不的了。"被月桂用手拉将起来,推着他:"我好歹拉你去,拉不将你去,也不算好汉。"推拉的敬济急了,黑影子里佯装着醉,作耍当真,搂了月桂在怀里就亲个嘴。那月桂亦发上头上脑说:"人好意叫你,你就大不正,倒做这个营生。"敬济道:"我的儿,你若肯了,那个好意做大不成?"又按着亲了个嘴,方走到花亭上。月桂道:"奶奶要打我,还是我把舅拉将来了。"春梅令海棠斟上大钟,两个下盘棋,赌酒为乐。当下你盘,我盘,熬的丫鬟都打睡去了。春梅又使月桂海棠后边取茶去,两个在花亭上,解佩露相如之玉,朱唇点汉署之香。正是:得多少花阴曲槛灯斜照,旁有坠钗双凤翘。有诗为证:

  花亭欢洽鬓云斜,粉汗凝香沁绛纱。

  深院日长人不到,试看黄鸟啄名花。

  两个正干得好,忽然丫鬟海棠送茶来:"请奶奶后边去,金哥睡醒了,哭着寻奶奶哩。"春梅陪敬济又吃了两钟酒,用茶嗽了口,然后抽身往后边来。丫鬟收拾了家活,喜儿扶敬济归书房寝歇,不在话下。

  日,朝廷敕旨下来,命守备领本部人马,会同济州府知府张叔夜,征剿梁山泊贼王宋江,早晚起身。守备对春梅说:"你在家看好哥儿,叫媒人替你兄弟寻上门亲事。我带他个名字在军门,若早侥幸得功,朝廷恩典,升他官半职,于你面上,也有光辉。"这春梅应诺了。迟了两三日,守备打点行装,整率人马,留下张胜李安看家,止带家人周仁跟了去。不题。

  日,春梅叫将薛嫂儿来,如此这般和他说:"他爷临去分付,叫你替我兄弟寻门亲事,你须寻个门当户对好女儿,不拘十六七岁的也罢,只要好模样儿,联明伶俐些的。他性儿也有些厥劣。"薛嫂儿道:"我不知道他也怎的?不消你老人家分付。想着大姐那等的还嫌哩。"春梅道:"若是寻的不好,看我打你耳刮子不打?我要赶着他叫小妗子儿哩,休要当耍子儿。"说毕,春梅令丫鬟摆茶与他吃。只见陈敬济进来吃饭。薛嫂向他道了万福,说:"姑夫,你老人家向不见,在那里来?且喜呀,刚刚奶奶分付,交我替你老人家寻个好娘子,你怎么谢我?"那陈敬济把脸儿迸着不言语。薛嫂道:"老花子怎的不言语?"春梅道:"你休要叫他姑夫,那个已是揭过去的帐了,你只叫他陈舅就是了。"薛嫂道:"真该打,我这片子狗嘴,只要叫错了,往后赶着你只叫舅爷罢。"那敬济忍不住,扑吃的笑了,说道:"这个才可到我心上。"那薛嫂撒风撒痴,赶着打了他下,说道:"你看老花子说的好话儿,我又不是你影射的,怎么可在你心上?"连春梅也笑了。

  不时,月桂安排茶食与薛嫂吃了,说道:"我替你老人家用心踏着,有人家相应好女子儿,就来说。"春梅道:"财礼羹果,花红酒礼,头面衣服,不少他的,只要好人家好女孩儿,方可进入我门来。"薛嫂道:"我晓得,管情应的你老人家心便了。"良久,敬济吃了饭,往前边去了。薛嫂儿还坐着,问春梅:"他老人家几时来的?"春梅便把出家做道士节说了:"我寻得他来,做我个亲人儿。"薛嫂道:"好好,你老人家有后眼。"又道:"前日你老人家好日子,说那头他大娘来做生日来?"春梅道:"他先送礼来,我才使人请他,坐了日去了。"薛嫂道:"我那日在个人家铺床,整乱了日。心内要来,急的我要不的。"又问:"他陈舅,也见他那头大娘来?"春梅道:"他肯下气见他?为请他,好不和我乱成块。嗔我替他家说人情,说我没志气。那怕吴典恩打着小厮,攀扯他出官才好,管你腿事?你替他寻分上,想着他昔日好情儿?"薛嫂道:"他老人家也说的是,及到其间,也不计旧仇罢了。"春梅道:"咱既受了他礼,不请他来坐坐儿,又使不的。宁可教他不仁,休要咱不义。"薛嫂道:"怪不的你老人家有恁大福,休的心忒好了!"当下薛嫂儿说了半日话,提着花箱儿,拜辞出门。

  过了两日,先来说:"城里朱千户家小姐,今年十五岁,也好陪嫁,只是没了娘的儿了。"春梅嫌小不要。又说应伯爵第二个女儿,年二十二岁。春梅又嫌应伯爵死了,在大爷手内聘嫁,没甚陪送,也不成。都回出婚帖儿来。又迟了几日,薛嫂儿送花儿来,袖中取出个婚贴儿,大红段子上写着:"开段铺葛员外家大女儿,年二址岁,属鸡的,十月十五日子时生,小字翠屏。""生的上画儿般模样儿,五短身材,瓜子面皮,温柔典雅,联明伶俐,针指女工,自不必说。父母俱在,有万贯钱财。在大街上开段子铺,走苏杭南京,无比好人家。陪嫁都是南京床帐箱笼。"春梅道:"既是好,成了这家的罢。"就交薛嫂儿先通信去。那薛嫂儿连忙说去了。正是:欲向绣房求艳质,须凭红叶是良媒。有诗为证:

  天仙机上系香罗,千里姻缘竟足多。

  天上牛郎配织女,人间才子伴娇娥。

  这里薛嫂通了信来,葛员外家知是守备府里,情愿做亲,又使个张媒人同说媒。春梅这里备了两抬茶叶粮饼羹果,教孙二娘坐轿子,往葛员外家插定女儿。回来对春梅说:"果然好个女子,生的表人才,如花似朵,人家又相当。"春梅这里择定吉日,纳采行礼。十六盘羹果茶饼,两盘头面,二盘珠翠,四抬酒,两牵羊,顶鬒髻,全副金银头面簪环之类。两件罗段袍儿,四季衣服。其余绵花布绢,二十两礼银,不必细说。阴阳生择在六月初八日,准娶过门。春梅先问薛嫂儿:"他家那里有陪床使女没有?"薛嫂儿道:"床帐妆奁都有,只没有使女陪床。"春梅道:"咱这里买个十三四岁丫头子,与他房里使唤,掇桶子倒水方便些。"薛嫂道:"有,我明日带个来。"

  到次日,果然领了个丫头,说:"是商人黄四家儿子房里使的丫头,今年才十三岁。黄四因用下官钱粮,和李三还有咱家出去的保官儿,都为钱粮捉拿在监里追赃,监了年多,家产尽绝,房儿也卖了。李三先死,拿儿子李活监着。咱家保官儿那儿僧宝儿,如今流落在外,与人家跟马哩。"春梅道:"是来保?"薛嫂道:"他如今不叫来保,改了名字叫汤保了。"春梅道:"这丫头是黄四家丫头,要多少银子?"薛嫂道:"只要四两半银子。紧等着要交赃去。"春梅道:"甚么四两半,与他三两五钱银子留下罢。"面就交了三两五钱雪花官银与他,写了文书。改了名字,唤做金钱儿。

  话休饶舌,又早到六月初八。春梅打扮珠翠凤冠,穿通袖大红袍儿,束金镶碧玉带。坐四人大轿,鼓乐灯笼,娶葛家女子,奠雁过门。陈敬济骑大白马,拣银鞍辔,青衣军牢喝道。头戴儒巾,穿着青段圆领,脚下粉底皂靴,头上簪着两支金花。正是: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挂名时。番拆洗番新。到守备府中,新人轿子落下。头盖大红销金盖袱,添妆含饭,抱着宝瓶进入大门。阴阳生引入画堂,先参拜了堂,然后归到洞房。春梅安他两口儿坐帐,然后出来。阴阳生撒帐毕,打发喜钱出门,鼓手都散了。敬济与这葛翠屏小姐坐了回帐,骑马打灯笼,往岳丈家谢亲。吃的大醉而归。晚夕女貌郎才,未免燕尔新婚,交媾云雨。正是:得多少--  春点杏桃红绽蕊,风欺杨柳绿翻腰。

  当夜敬济与这葛翠屏小姐倒且是合得着。两个被底鸳鸯,帐中鸾凤,如鱼似水,合卺欢娱。三日完饭,春梅在府厅后堂张筵挂采,鼓乐笙歌,请亲眷吃会亲酒,俱不必细说。每日春梅吃饭,必请他两口儿同在房中处吃。彼此以姑妗称之,同起同坐。丫头养娘家人媳妇,谁敢道个不字?原来春梅收拾西厢房三间,与他做房,里面铺着床帐,糊的雪洞般齐整,垂着帘帏。外边西书院,是他书房。里面亦有床榻几席古书并守备往来书柬拜贴,并各处递来手本揭贴,都打他手里过。春梅不时出来书院中,和他闲坐说话,两个暗地交情。正是:

  朝陪金谷宴,暮伴绮楼娃。

  休道欢娱处,流光逐落霞。

  第九十八回  陈敬济临清逢旧识韩爱姐翠馆遇情郎

  诗曰:

  教坊脂粉洗铅华,片闲心对落花。

  旧曲听来犹有恨,故园归去已无家。

  云鬟半挽临妆镜,两泪空流湿绛纱。

  今日相逢白司马,樽前重与诉琵琶。

  话说日,周守备与济南府知府张叔夜,领人马剿梁山泊贼王宋江三十六人,万余草寇,都受了招安。地方平复,表奏朝廷,大喜。加升张叔夜为都御史山东安抚大使升备周秀为济南兵马制置,管理分巡河道,提察盗贼。部下从征有功人员,各升级。军门带得敬济名字,升为参谋之职,月给米二石,冠带荣身。守备至十月中旬,领了敕书,率领人马来家。先使人来报与春梅家中知道。春梅满心欢喜,使陈敬济与张胜李安出城迎接。家中厅上排设酒筵,庆官贺喜。官员人等来拜贺送礼者不计其数。守备下马,进入后堂,春梅孙二娘接着。参贺已毕,陈敬济就穿大红员领,头戴冠帽,脚穿皂靴,束着角带,和新妇葛氏两口儿拜见。守备见好个女子,赏了套衣服十两银子打头面,不在话下。

  晚夕,春梅和守备在房中饮酒,未免叙些家常事务。春梅道:"为娶我兄弟媳妇,又费许多东西。"守备道:"阿呀,你止这个兄弟,投奔你来,无个妻室,不成个前程道理。就是费了几两银子,不曾为了别人。"春梅道:"你今又替他挣了这个前程,足以荣身勾了。"守备道:"朝廷旨意下来,不日我往济南府到任。你在家看家,打点些本钱,教他搭个主管,做些大小买卖。三五日教他下去,查算帐目遭,转得些利钱来,也勾他搅计。"春梅道:"你说的也是。"两个晚夕,夫妻同欢,不可细述。在家中住了十个日子,到十月初旬时分,守备收拾起身。带领张胜李安,前去济南到任,留周仁周义看家。陈敬济送到城南永福寺方回。

  日,春梅向敬济商议:"守备教你如此这般,河下寻些买卖,搭个主管,觅得些利息,也勾家中费用。"这敬济听言,满心欢喜。日,正打街前走,寻觅主管伙计。也是合当有事,不料撞遇旧时朋友陆二哥陆秉义,作揖说:"哥怎的向不见?"敬济道:"我因亡妻为事,又被杨光彦那厮拐了我半船货物,坑陷的我贫如洗。我如今又好了,幸得我姐姐嫁在守备府中,又娶了亲事,升做参谋,冠带荣身。如今要寻个伙计作些买卖,地里没寻处。"陆秉义道:"杨光彦那厮拐了你货物,如今搭了个姓谢的做伙计,在临清马头上开了座大酒店,又放债与四方趁熟窠子娼门人使,好不获大利息。他每日穿好衣,吃好肉,骑着匹驴儿,三五日下去走遭,算帐收钱,把旧朋友都不理。他兄弟在家开赌场,斗鸡养狗,人不敢惹他。"敬济道:"我去年曾见他遍,他反面无情,打我顿,被朋友救了。我恨他入于骨髓。"因拉陆二郎入路旁酒店内吃酒。两人计议:"如何处置他,出我这口气?"陆秉义道:"常言说得好: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咱如今将理和他说,不见棺材不下泪,他必然不肯。小弟有计策,哥也不消做别的买卖,只写张状子,把他告到那里,追出你货物银子来。就夺了这座酒店,再添上些本钱,等我在马头上和谢三哥掌柜发卖。哥哥你三五日下去走遭,查算帐目,管情见月,你稳拍拍的有四十两银子利息,强如做别的生意。"看官听说,当时只因这陆秉义说出这桩事,有分数,数个人死于非命。陈敬济种死,死之太苦;种亡,亡之太屈。正是:

  非干前定数,半点不由人。

  敬济听了,道:"贤弟,你说的是。我到家就对我姐夫和姐姐说。这买卖成了,就安贤弟同谢三郎做主管。"当下两个吃了回酒,各下楼来,还了酒钱。敬济分付陆二哥:"兄弟,千万谨言。"陆二郎道:"我知道。"各散回家。  这敬济就五十对春梅说:"争奈他爷不在,如何理会?"有老家人周忠在旁,便道:"不要紧,等舅写了张状子,该拐了多少银子货物,拿爷个拜贴儿,都封在里面。等小的送与提刑所两位官府案下,把这姓杨的拿去衙门中,顿夹打追问,不怕那厮不拿出银子来。"敬济大喜,面写就纸状子,拿守备拜贴,弥封停当,就使老家人周忠送到提刑院。两位官府正升厅问事,门上人禀道:"帅府周爷差人下书。"何千户与张二官府唤周忠进见,问周爷上任之事,说了遍。拆开封套观看,见了拜贴状子。自恁要做分上,即便批行,差委缉捕番捉,往河下拿杨光彦去。回了个拜贴,付与周忠:"到家多上覆你爷奶奶,待我这里追出银两,伺候来领。"周忠拿回贴到府中,回覆了春梅说话:"即时准行拿人去了。待追出银子,使人领去。"敬济看见两个折贴上面写着:"侍生何永寿张懋德顿首拜"。敬济心中大喜。

  迟不上两日光景,提刑缉捕观察番捉,往河下把杨光彦并兄弟杨二风都拿到衙门中。两位官府,据着陈敬济状子审问。顿夹打,监禁数日,追出三百五十两银子,百桶生眼布。其余酒店中家活,共算了五十两,陈敬济状上告着九百两,还差三百五十两银子。把房儿卖了五十两,家产尽绝。这敬济就把谢家大酒楼夺过来,和谢胖子合伙。春梅又打点出五百两本钱,共凑了千两之数。委付陆秉义做主管,重新把酒楼装修油漆彩画,阑干灼耀,栋宇光新,桌案鲜明,酒肴齐整。真个是:

  启瓮三家醉,开樽十里香。

  神仙留玉佩,卿相解金貂。

  从正月半头,陈敬济在临清马头上大酒楼开张,见日也发卖三五十两银子。都是谢胖子和陆秉义眼同经手,在柜上掌柜。敬济三五日骑头口,伴当小姜儿跟随,往河下算帐遭。若来,陆秉义和谢胖子两个伙计,在楼上收拾间干净阁儿,铺陈床帐,安放卓椅,糊的雪洞般齐整。摆设酒席,交四个好出色粉头相陪。陈三儿那里往来做量酒。

  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