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捡起片落叶,虽然闭上了眼睛可是云晨却觉得自己能够看见,而且树叶上的脉络都能清晰的感知到。这种感觉让云晨仿佛下子融入了大自然当中,对四周切细微之处都能明了。云晨觉得这次的入定似乎与以前的感觉不样了。以前的入定并没有失去六觉而是六觉被无形中增大了很多但是这次却已经不在是借助六觉而是使用了六觉之上的心觉。如果是洛瑞在这定能解答云晨心中的疑惑,因为此时的云晨已经不在是入定了而是进入了更高层的入微之境。

  所谓入微指的就是心入微身入微,感知周遭世界的细微。而云晨恰恰在此时进入了入微之境。

  在树丛中隐藏许久的大鼠,见云晨半天没有动静,也是感到疑惑。终于,在就见不动的情况下,大鼠开始行动了。不过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大鼠这次多了个心眼。从怀里摸出枚金币,对着离自己有几丈远的大树上丢了过去。丢完之后,大鼠立刻脚蹬树枝,身子从树丛里灵巧的向着其他的方向闪去。

  可是大鼠的这系列的动作并没有引起云晨的动作,这让大鼠心里又是阵疑问。难道这小子知道自己刚刚是故意使诈的?既然这样

  大鼠再次将枚,不,是数枚金币向着四周各个方向撒了出去,自己的身子却向着插在地上的短矛飞了过去。

  就在大鼠的手快要抓到短矛的时候,心中顿时生出股险兆。不及多想,只好放弃快要到手的短矛,手掌改抓为拍直接拍在插在地上的短矛上,身子借力再次腾空而起,然后个筋斗落在了旁边的棵大树上。

  冷汗从额间慢慢渗出,因为此时的大鼠已经看清原来插在地上的短矛从根已经变成了两根。如果不是自己刚刚灵机变,恐怕自己已经被自己的另根短矛钉在了地上。

  “怎么会?”大鼠看着依旧坐在远处的云晨,心中无形的生出了丝死亡的恐惧。

  “不可能的,他不可能猜到我的想法的,肯定是碰巧,对,是碰巧的!”

  就在大鼠自己安慰自己的时候,坐在地上的云晨已经站了的起来,而紧闭的双眼依旧没有睁开,但是此刻他的脸却完完全全的朝着大鼠的方向。

  望着紧闭双眼的云晨,大鼠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就是种暴露在阳光下毫无保留的被看穿的错觉。这种感觉让大鼠的眼皮直跳,而且看到云晨向着自己徐徐走来,心中的寒意也是陡然升起。

  “他真的看得见自己,这不可能!”大鼠心中涌现了不可思议,“不行,不能在这样等下去,必须先下手为强!”想到这里,大鼠再次向着云晨发动了攻击。

  将怀中的金币尽数掏出,双手灌输大力犹如天女散花般将所有的金币全部向着云晨激射过去。时间风声骤起,如果这些被灌上大力的金币全部击中云晨,那么云晨定会被钉成塞子。

  可是,让大鼠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面对犹如暴雨般的金币,云晨都能躲避,就像事先知道这些金币的飞行路径般。看到这样的现象,大鼠心里顿时想到如果是二弟的毒镖不知道这小子能不能躲得过。

  但是此时不容大鼠多想,在金币击向云晨的当间,大鼠的身子也犹如本来般向着云晨而去。

  在避过诸多金币后,云晨缓缓抬起右手,五指并拢握成拳头。

  波动拳!

  当拳字从云晨口中发出时,刚刚握成拳头的右手也对着奔过来的大鼠轰了出去。

  第十六章游龙吞鼠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身如败絮的大鼠在倒射好几丈然后狠狠的撞到了大树上才停了下来。努力的挣扎着才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可是鲜血夹杂着破碎的内脏却不自觉的从口中溢出。

  大鼠此时灰暗的眼里透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摸着被云晨击中的胸口。原来云晨刚刚的击已经击断了好几根肋骨和震碎了内脏。没想到自己竟然挡不住对方的拳之力,股莫名的无奈从心中涌出,看来自己的生命就此结束了。

  圆睁着双眼的大鼠似乎还想将时间的景色再次收入眼底,可是已经生命到头的他最终也只能不甘的轰然倒地。

  收起拳头,云晨默然的看了大鼠的尸体眼就向着树林外走去。

  在外面等待的其他三鼠只听见树林里发出几声乒乓声就没有了动静,此刻正是无比的焦急。正当他们准备进去探究竟的时候就看见从树林里走出个身影,而看到这道身影,这早已内心担忧的三鼠也是如坠深渊。

  “大哥”三鼠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身悲嚎,而二鼠甚至是捶胸顿足的放声大哭,心中也是懊恼不已,为何没有阻止大哥的独行啊。

  云晨见到几人如此姿态也是心中惊,没想到这几只天怒人怨的老鼠此时竟然如此的兄弟情深。但是不论是他们的兔死狐悲还是真情流露,在看到地上依旧暴露的那几具早已冰冷的体,云晨心中再次变得冰冷。

  “你们此时不必悲痛,因为你们很快就会去见你大哥了。”

  正值丧兄之痛的三鼠听云晨之言,顿时怒不可遏,无不咬牙切齿想将云晨生吞活剥般。

  “小子,弑兄之仇不共戴天,三弟四弟今天我们就要摘下这贼人的头颅以慰大哥的在天之灵!纳命来!”说罢三鼠就纷纷拿出兵器呈三角之阵向着云晨暴怒而去1

  云晨手中的鬼头刀在和大鼠交手的时候扔了,此时就地取来柄蜡杆长枪,兀的舞了个枪花就将枪锋对准了正当中的彻地鼠。望着急速接近的三鼠,云晨心中也是涌现丝凝重。

  只见二鼠手使柄夺命铲,三鼠晃着柄大刀而四鼠手中兵器更是怪异居然是常见的钓鱼竿。

  眼见着三鼠各使着武器朝自己袭来,云晨正准备先下手为强的时候,突然###彻地鼠消失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眼前诡异消失的二鼠必然已经埋伏了起来准备给自己致命击的。

  就在云晨心中警惕之时,眼前道白光快闪而过。来不及多想,云晨横起枪杆挡住。

  原来趁云晨分心之际,手持朴刀的穿山鼠已至眼前接着就是对着云晨势大力沉的劈了刀。

  穿山鼠是铁匠出身,双臂异常粗壮同时那隆起的肌肉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这不,云晨手中的蜡杆长枪在穿山鼠的大力下以弯成半月。不过也亏得云晨给枪杆里注入大力,不然此时的枪杆定然承受不住而崩断的。

  嗖!

  面前道劲风袭来,云晨不及多想,手上动作不变,身子扭,在空中躲过这黑暗中的偷袭接着就是招蝎子摆尾,左腿更是犹如钢鞭般对着穿山鼠抽了过去。

  穿山鼠见到来势汹汹的这招只好及时退后,避开了云晨的脚。

  没有踢中穿山鼠的云晨直接在空中个侧身翻枪尖在地上挑,身子登时就借力腾空而起又避开了次偷袭。

  原来这偷袭的不是别人,正是手拿鱼竿兵器的翻江鼠2这翻江鼠见云晨被穿上身刀定住立马就甩鱼竿,只见鱼竿上的鱼钩犹如道寒星奔着云晨而去,可是被云晨及时躲了过去,可是翻江鼠又是拽,将鱼钩对着在空中的云晨勾了去。

  这招浪子回头是翻江鼠的独门绝技,曾经不知多少豪杰就命丧于此,不仅因为你能躲第招但难防隐蔽的第二招,而且这鱼钩更是泛着幽幽蓝光显然是涂有剧毒。

  翻江鼠也没打算第次偷袭就能得手,而是逼得云晨躲避,旦云晨躲避那么就很难再次躲避后面的杀招了。

  不错,面对翻江鼠的偷袭,云晨确实是及时躲避,而且想石二鸟借躲避之机逼退穿山鼠,所以云晨才使出了蝎子摆尾。

  翻江鼠见云晨竟然躲避之后还想逼退穿山鼠,心中冷笑连连,逮准了云晨在空中无处借力之时突然收鱼钩。可是没想到,云晨竟能想到如此巧招再次避过。

  落地后的云晨也是心中惊,没想到翻江鼠的招式如此诡异,要不是自己心中谨慎恐怕已经受伤。正当云晨对翻江鼠的攻击感到悱恻的时候突然心生警兆,登时身子急速后退。

  轰!

  只见云晨刚刚站立的地方骤然爆裂而开,道人影从中跃而起。云晨定睛看,原来此时正是先前消失的二鼠彻地鼠。

  二鼠彻地鼠,有“彻地”之能同时惯使手毒镖。身形隐匿地下,在对手猝不及防之下突然暴起伤人。

  叮叮叮!

  急速倒退的云晨手中枪杆抖,在眼前划了个圆圈,就见枪杆上钉着三根蓝幽幽的“夺命钉”。来之前,云晨就对这五鼠有所了解,自然也知道这二鼠手暗器之能。本来云晨对先前这彻地鼠消失不解,现在看见彻地鼠从地中跃出才想起。而且也是知道对方定会趁跃起时尘土飞扬之际暗施毒镖3

  云晨手指弹,将枪杆上的毒钉震去,也是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三鼠。先前的系列的攻击显然对方是合作多次,只要自己稍有不慎此夜定然就会命丧于此。

  而云晨对面的三鼠见云晨能躲开这连环三击也是惊,不过想到自己的大哥在林中尸骨未寒心中的怒火再次燃起。

  突然翻江鼠见到云晨身后的水潭,心中喜,对着彻地鼠和穿山鼠低语声,三人就再次对着云晨围攻而上。

  穿山鼠的大刀就像把闸刀般,对着云晨就是通大刀阔斧的狂砍。虽然高超的刀法,但是没刀都必然力大无穷,被砍中刀必然会不好受。彻地鼠的把夺命铲更是刁钻之极,招招要害。

  面对彻地鼠和穿山鼠的攻击,云晨手中的长枪恍若巨蟒,枪尾横扫,枪锋吞吐。稍试探变明了二者的攻击套路,心中动手中的长枪也发出声嗡鸣。

  只见云晨躲过二人的攻击后,急速回收长枪。将长枪在腰间转,身体更是高速陀螺般快速转了起来。

  旋风式!

  接着身体旋转之力,在腰间转出的枪尾在空中划出连残影,然后狠狠的抽在穿山鼠的身上。

  见眼中急骤放大的枪尾,穿山鼠也是心中慌,手中的朴刀赶紧挡去。

  铛!

  穿山鼠只觉得自己似乎被块巨石击中,身子顿时向后暴掠,脚下划出两道长长的深壑才停下了身形。

  噗!

  吐出口鲜血,穿山鼠才将心中的口浊气吐了出来。握刀的虎口已经开裂,右手更是不住的颤抖。

  招伤腿穿山鼠,云晨招式不停,借空中坠落,手中的长枪更是对着地上的彻地鼠扎了下去。

  疾风骤雨式!

  看着犹如漫天星辰的枪锋,彻地鼠根本没有丝挡住的把握,心中想到的只有个字“逃”,而他也确实是这样选择的。

  彻地鼠手中的夺命铲连忙上下翻飞,而他站立的地面也是急速的下陷,不会儿就出现个可容人身通过的深洞。

  终于在彻地鼠的身子消失在地面上的时候,云晨的枪尖也是落地了。

  嘭嘭嘭!

  尘土飞扬,爆鸣四起!

  再看,彻地鼠挖的那个洞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遍碎石焦土。

  被云晨两招击退的穿山鼠和彻地鼠也是心有余悸,但是眼中却并没有丝忧虑之色,反而异常的镇定。

  云晨见眼前的二鼠如此的镇定才发现先前的翻江鼠不知何时也消失了。突然,云晨感到手中紧,仔细看,不知何时自己手中的长枪被根晶莹剔透的细丝给缠住了,而细丝的另头直通身后的水潭。

  见云晨的长枪被缠住,穿山鼠和彻地鼠再次并肩而上。

  手中长枪无法动荡的云晨看了看眼前的二鼠在看了看了身后的水潭,心中动,双臂陡然收力,顿时云晨的身子就像跃起的鱼儿般扎进了水潭里。

  扑通!

  岸上的二鼠没想到云晨居然被自己的四弟拽入水中,心中惊接着又是心中喜≡己的四弟号称翻江鼠,水中本领无出其右者。要不然刚刚就不会在云晨的眼皮底下无声无息的潜入水中,而且更能在云晨毫无察觉之下用鱼线缠住长枪。

  现在见云晨落水,这岸上的二鼠自然感到惊喜。这小子功夫了得就算是三人联手恐怕也是不敌,但是现在好了,这小子到水里就只能任自己四弟宰割了。穿山鼠和彻地鼠互望眼,口中也唱出口气,矗立岸边就等水里的翻江鼠的好消息了。

  这水潭颇深,在水中更不能视物。云晨手中握着长枪,嘴角也是露出微笑,这让他想起了在云达斯河里修炼的日子。而且为了锻炼云晨的筋骨,洛瑞更是让云晨站立在个瀑布底下修炼,所以此时入水,云晨没有感到丝的不快,反而有着丝期待。

  都说你翻江鼠水中本领超群,今日我来个游龙吞鼠。

  第十七章五鼠身份的秘密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在水里的翻江鼠也没想到自己没使多大力气就把云晨给拽进水里心中也不免有些吃惊,不过想到云晨掉落水中身实力难以使出的时候,翻江鼠也是冷笑连连。

  突然翻江鼠发现手中的鱼线阵绷紧,接着就是传来阵大力。

  “想跑,既然来了水里那就永远的沉尸水中吧!”翻江鼠眼见到手的鱼儿想跑自然是不愿意的,所以顺着鱼线的方向快速的游了过去。

  云晨在拉扯几下鱼线之后就在水中等着翻江鼠的靠近,果然不会儿云晨就隐约的看见了个黑影逐渐的清晰。见到翻江鼠快要接近了,云晨赶忙脚掌用力踩。

  翻江鼠虽说认为云晨在水中实力大减,但是也没有就轻看这个年轻的少年。谨慎的慢慢接近着云晨,当看到不远处的云晨真的往水面急窜的时候才变得安心了。

  松掉手里的鱼线,翻江鼠不知从哪里抽出两根三叉尖刺,在水中交错着竟然能不带起丝水纹。

  望着在水中乱踩的云晨,翻江鼠更是确定对方不识水性。因为云晨虽然非常快速的双脚互蹬,可是身子却动的不是很快。要知道,真正熟识水性的人只要双脚踩,那么毕然能够很快的窜出水面。

  深夜,水潭深处异常冰冷,不过对于像寒冬季节都可以赤膊的云晨来说这种低温是没什么影响的。

  要说云晨不识水性恐怕就要让翻江鼠失望了,不,应该是绝望,因为

  翻江鼠晃动着手中的三叉尖刺,双腿猛的摆就对着云晨的腿部刺去。不得不说这翻江鼠不愧翻江之名,不仅在水中行动自若而且借助水势,他的动作更加的诡异与灵巧1犹如海蛇抬头般探出的尖刺毫无声息的在水中穿梭,目标云晨膝关节直刺而下。

  翻江鼠打算直接先废掉云晨的双腿,这样在水里云晨就只能任自己宰割了。想到这里翻江鼠心里也是异常兴奋,手中的力度不禁又加大的几分。等下就回看见两朵鲜艳的红花在水中绽放,那将是多么美丽动人的画面,虽然看不见,但是翻江鼠却能想象的到。

  故意在水中手足无措的云晨也没想到这翻江鼠在水中的动作如此敏捷,等翻江鼠攻向自己的时候云晨心中也是惊,不过也没有过多的慌乱。

  翻江鼠手中的尖刺就像两条鱼灵巧的快速的钻向了云晨的膝关节。手中顿,翻江鼠就感觉到了尖刺刺中了云晨的身子。

  嘶!

  双腿上各自传来丝疼痛,由于没有料到翻江鼠的速度如此之快,云晨竟然被对方的武器刺中。疼痛让云晨的心个激灵,身体瞬间就快速的反应着。

  被翻江鼠刺中的同时,云晨立马双腿绞。莽绞劲,只要被绞到就像被只巨蟒绞住般。也正是这绞,让已经刺入云晨皮肤的尖刺直接破皮而出,而伤口也顿时从圆孔变成了条长长的口子,这是云晨今天第次受伤。

  只要尖刺在往前送,那么云晨的双腿必然会遭到严重的伤害甚至立刻被废。翻江鼠正是有着这个打算,眼见已经刺中了,所以手中也顿时再次加把力。可是翻江鼠突然感到对方的双腿个扭动,接着就感觉自己的手臂似乎被条巨蟒绑住。巨力从对方的腿上不住的传来,这让翻江鼠心中掀起了波澜。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做出选择,而且还能回击自己。来不及再去感叹,翻江鼠连忙使了招鲶鱼出洞抽出双臂。

  同样认为可以利用莽绞劲重伤对方的云晨再次被翻江鼠的灵巧震惊了。此人若不是大大恶之辈定然也是名能人。此时的云晨心中也不禁为这翻江鼠空有身厉害本领却未用正途而感到可惜,但是对方犯下了如此罪行那就不得不诛杀对方以泄民愤2

  翻江鼠招未果,连忙退到水潭深处,这让云晨感到有点为难。要说在水中诛杀这翻江鼠云晨自然也是能够办到,但是岸上还有两只老鼠。心中略思忖,云晨就决定先解决岸上的两只老鼠然后再静等这翻江鼠现身。

  在岸边等候的多时的彻地鼠和穿山鼠也是异常的焦急。不过水面上突然传来“哗”的声就将两个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而这破水而出的不是别人,正是云晨。

  岸上的二鼠只见只有云晨人出来,心中也是凉。莫非自己的四弟也遭了这厮的毒手。见如此,彻地鼠和穿山鼠也是气血上涌,压根更是被咬着嘎嘎直响。然后奋不顾身的朝着云晨就冲了过去。

  刚刚从水潭里出来落地未稳的云晨还没有喘口气就见对面的二鼠犹如疯狗般朝着自己冲了过来。时间也不明就里,但是既然对方已经了来了也就容不得云晨多想。

  手中的长枪已经丢在水潭里,此时手无兵刃的云晨面对来势汹汹的二鼠也是异常的认真。

  呼哧!呼哧!

  片刻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