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雪聪马在听到黑风的示威声后骤然人立而起,仿佛遇到了什么最为恐惧的事情。始料未及的骑士们也纷纷被自己的坐骑从背上摔了下来,顿时被摔的七荤八素,时间场面上变得混乱极了。这切说的很长但却发生的眨眼之间,毕竟那些骑士就在云晨的身周。

  被誉为大陆上最好的骑士坐骑的雪聪马在黑风的吼声中变得非常狼狈,甚至有些已经被吓的体若筛糠。那些被摔的骑士们无论怎么安抚都无法让他们的坐骑安宁下来。

  肯特也被这场面吓了跳,他震惊的看着云晨身下那匹奇怪的马,心里隐隐感到有些不安2看到骑士们都围着自己坐骑再转,肯特也不由的有些气堵。

  “混蛋,别去管你那该死的马,给我干掉那小子!”只有大声的喊着才能让肯特心里的不安消逝。

  听到肯特的大声呵斥,骑士们才只好暂时撇下坐骑再次向云晨发动了攻击,而理查德依旧无动于衷。

  失去坐骑的骑士没有像刚刚那样准备冲锋,而是列队步步逼近。云晨从黑风背上跳了下来,随后拍了拍黑风的背示意它走向边,接下来他要大战场。

  再次从背上抽出剑,云晨眼神复杂的望着逼近自己的骑士,叹了口气转剑身,将原本朝外的剑刃横了过来。

  嘭嘭嘭

  云晨手中的长剑连续拍在几个骑士的身上,被击中的骑士登时倒飞了出去,砸在另外群骑士身上,顿时让这十几个骑士失去了战斗力。可是对方的人数太多了,云晨又不能像对付先前那群黑衣人那样痛下杀手,所以出手总是有点缩手缩脚的,厉害的招式根本就不敢用,只能用些或拍或砸的动作。

  就这样云晨身前聚集的骑士越来越多,云晨挥击的动作也越来越慢就想陷入了泥沼里。渐渐地云晨就被众多骑士淹没了。

  “实力强横有什么用,还不是敌不过人多,所以这个世界上最蠢的人就是你们这些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人,哼!”见云晨陷入重围,肯特心下喜,对自己的计策有些得意起来。

  的确,此时的云晨心中也有些犯难,他同样感到自己的处境不是很好。他有好几次都想直接用旋风斩杀出重围,但那势必会让这些骑士产生死伤。

  “对了,我怎么把那招给忘!”

  再砸晕名骑士之后,云晨突然想到了用什么招式可以化解难题了,要不是此时双手没空,他都有点想拍下自己脑袋的冲动3想到合适的招式之后,云晨手中的长剑横拍竖砸而是突然架住名骑士的剑然后画出个圆圈,这名的骑士的剑就莫名的击中了旁边的名骑士的身上。

  “斗转星移!”

  在关键时刻,云晨用出了这招借力打力的招式,顿时让身边的骑士同伴打同伴。

  站在远处的人们看见围着云晨的骑士个个就像牵线的木偶样,不受自己控制的乱打通,那模样奇怪极了。

  别说周围的看不懂,其实那些身在其中的骑士们也有点不明所以,他们刚开始遇到了犹如洪水猛兽的云晨,每次抵抗都遭受巨大的撞击力,可是突然间眼前的洪水没了突然变成了弯弯溪流,而他们仿佛变成了溪流上的片落叶,随波逐流,不受控制。

  这招借力打力云晨没有怎么练过,只是曾经问过洛瑞,当时洛瑞没有细说只是说了段口诀让他自己领悟。“修真之士,法于阴阳;合于术数,持满乾坤,专气抱,以神为车,以气为马,神气相合,乃可成功;故曰:精有主,气有原,呼吸元气,合于自然”这段口诀以前云晨只觉得甚是拗口,初始修炼过后始终不得法,总是达不到洛瑞那种天地在胸的感觉。云晨向都很勤奋再加上天赋很高,修炼功法都很快速,唯独这门功法直进展很慢,这让云晨变得有些焦躁。哪知道他越焦躁练的就越慢,无形中形成了个恶性的循环。见此,洛瑞也不得不力劝云晨暂时放下修炼这门功法,也许什么时候福临心至就会想通其中的缓解,经过洛瑞的开解,云晨也同意顺其自然了。

  自从将斗转星移放下之后,云晨也慢慢的忘记了这招,没想到今天在陷入重围里突然想起来了,而且似乎功法的境界也提升了。斗转星移是洛瑞在游历东起大陆时无意中得到的本秘籍,其中将修炼的境界分为三个,分别是彼人之道天之道和最高境界的星之道。

  人之道是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通俗的说法就是借力打力,这是斗转星移里面的最低境界也是入门境界。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人力终于穷时,想要获得更大的力量那么就必须借用自然之力。而最高境界无人知晓,洛瑞现在也只是达到了天之道境界。

  以前忘我的修炼都没有触摸到人之道的界限,没想今天在如此困境之下竟然顺其自然的达到了斗转星移的第阶段,这真的可以说是因祸得福啊。

  在领悟了人之道之后,云晨手中的剑如流云般飘渺无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云晨根本就不会用剑,因为他的每招每式都是那么毫无章法,就连那些跟云晨交手的骑士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感觉自己突然之间就变得不会战斗不会功法,使出的每招自己都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

  在云晨斗转星移的人之道下,骑士们开始变得混乱起来,而随着云晨的移动,混乱的中心也随之移动。看着这群人仰马翻的骑士们,那些原本已经难逃死的“罪人”们纷纷都露出惊讶的目光,而本想看好戏的肯特此时已经面无血色就跟见了鬼样。

  云晨已经不知道自己挥出的是第几剑了,他只知道自己挥剑的动作越来越轻松越来越娴熟,甚至有时候他自己都没有想怎么去出招而下面的招式会自动的衔尾而出,衔接的更是浑然天成。如果这切被洛瑞知晓的话,那么云晨就会知道此时的他已经进入到了人之道较为深层的层次了,这也是云晨以前忘我修炼时的积累。

  站着的骑士越来越少,倒下的骑士越来越多,倒不是云晨出手很重,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好像脱力似的,个个都瘫在地上喘着粗气。

  终于将最后名骑士放倒之后,先前被人群淹没的云晨重新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第三十章你的命,我没权利收!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战斗云晨看上去并没有任何乏力的迹象,似乎刚刚的激烈战斗跟他无关样。

  再次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云晨此时给人的感觉有些不样,但具体哪里不样他们也无法说出来,这种感觉肯特感受的最为深刻,因为云晨现在正在看着他。

  震撼,绝对的震撼!

  种无力感油然而生,这让肯特想起了跟阿西克在起的时候。当时面对实力突飞猛进的阿西克,直停滞不前的他心里也有这种感觉,他原以为这切都会在阿西克死亡的情况能够忘记,可如今另名比阿西克当年更年轻实力更强大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而且用更加震撼的方式让他重新记起了曾经他最想忘记的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额头上的冷跟内心里的不安样慢慢涌了出来,再看看四周还瘫倒在地上的神圣骑士们,肯特心底又是凉。

  不甘,很不甘,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他绝对不想让它溜走,绝对不想再次失败。理智逐渐被疯狂所掩盖,原本有些苍白的脸庞开始变得涨红。

  云晨自然也注意到肯特的异状,手中的剑没有回鞘随时提防着对方的反扑。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云晨始料未及。

  只见,肯特剑刺马臀,吃痛的雪聪马顾不上对黑风的恐惧,发狂的向着前方跑去。

  对面的云晨也是严阵以待,心中思索着怎么击溃已经疯狂的人马。可是在雪聪马快要撞上云晨的时候,马背上的肯特直接将手中的小哈利扔向了空中。

  作为六级骑士,全力将个三岁的孩童扔向空中,这让小哈利顿时急速的往上蹿升1

  丈两丈三丈

  小哈利幼小的身子在上升到五六丈高的时候才停止了,然后犹如折断翅膀的鸟儿样骤然下落。如此高的距离,别说是三岁孩童就是般的低级武者在准备充足的情况下跳下来都会受伤,更何况现在的小哈利是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从空中坠落,旦落地后果不堪设想。

  “该死!”云晨见肯特将哈利扔向空中,心里大骂声。

  众人眼见着小哈利从空中落下不禁都发出声惊呼,就连那些已经瘫在地上的神圣骑士们也都伸长着脖子关注着。

  此刻的大家都秉着呼吸看着直在坠落的哈利,而莉迪亚在小哈利被扔到空中的时候就由于过度惊吓而晕的过去。

  “不能在等了!”眼见着小哈利离地面越来越近,云晨也不在犹豫。在肯特的坐骑撞上那刹那,脚尖骤然发力,朝着小哈利的方向猛的冲了过去。

  全力蹬出的脚让云晨的身体画出道黑影,接着云晨就出现在了小哈利的下方。没有丝毫停留,云晨再次蹬地面爆身而起。整个过程都发生在瞬间,人们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云晨就已经在空中稳稳的接住了小哈利。

  人们看到云晨接住小哈利,不由的再次发出声惊呼,同时紧绷的心也松了下来。可是当肯特看到云晨接住小哈利的时候嘴角明显扬起了丝微笑,显然他心里的计得逞了。

  在云晨窜出的时候,肯特早有准备,跟着就驱马赶了上去,然后在云晨的正下方立剑而起。其实这切都是肯特的设计,他故意将小哈利扔出去,就是想让云晨去救,等到他们在空中无处借力直接下落的时候刚好被他举着的剑穿透。这计划不可谓不毒,可想而知,如果云晨真的被他的长剑刺中,恐怕只会落得命丧当场的下场。

  刚刚获救的小哈利这时又再次跟云晨起陷入了危险境地,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云晨,那幽蓝的眸子里满是好奇2

  “害怕吗?”看到这小子在这种情况竟然不哭不闹,云晨也是有些惊讶。

  小哈利摇摇头,奶声奶气的说道:“不怕,父亲说男子汉要勇敢。”

  看到小哈利脸的认真,云晨也不禁莞尔。“好,抱紧我,哥哥不会让你有事的,你是个勇敢的男子汉。”

  听到云晨的话,小哈利双手搂紧云晨的脖子,重重的点点头。

  对小哈利的乖巧云晨很满意,确定小哈利搂紧自己后,云晨才将目光投向了在自己正下方的肯特,然后云晨也露出了丝微笑,只是这笑容里满是不屑。

  肯特对自己的临时之计感到很满意,他仿佛已经看到云晨被自己的长剑穿透血流满地的场面,而自己举着敌人尸首的形象将会是多么宏伟壮观。

  显然,云晨不会成全肯特的愿望,而肯特的幻想也在云晨在空中躲过他的长剑后破灭了。

  左手抱着小哈利,右手在对着身边的侧猛了击了掌。全力使出的掌在空中形成了道劲风,而云晨就凭着这股劲风的作用身体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肯特的剑锋。肯特见云晨在如此情况下都能避开自己的长剑,也是愣。不过他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对着依旧在下落的云晨砍了过去。

  云晨在避开剑锋的时候就已经想到对方肯定不会放弃,定会赶尽杀绝。所以云晨在肯特长剑看过来的时候,脚踹在雪聪马的肚子上,接着这股力量,云晨的身体个旋转跟陀螺般在空中不停的翻滚从而再次躲过肯特的连连的剑击。

  在空转进行个多个翻滚后,云晨抱着小哈利稳稳的站在地上。

  将小哈利放到地上,示意他快到妈妈旁边去3

  刚刚饱受折磨的莉迪亚刚刚醒来,当他看到自己的孩子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大悲过后的他骤然大喜,登时泪如泉涌。

  等到小哈利回到他妈妈身边的时候,云晨才感到腰部阵疼痛。低头看,腰部有着道长长的血道。原来刚刚在空中急忙躲过剑锋的时候,还是没有完全避开,身体终究被刺中。

  鲜血染湿了衣襟,慢慢的滴落到地面。

  云晨也没想到会被刺中,可是他不知道他不是人。皱了皱眉,云晨索性不再去管伤口,因为现在旁边还有个疯子在虎视眈眈。

  “哈哈哈”原本的计划落空让肯特有些失望,可是看到云晨受伤了,肯特立马就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那张大的嘴就跟云晨的腰间的山口样咧开了。

  “小子,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哈哈哈,等会儿我会让你死的很惨的,哈哈哈”

  云晨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被云晨这样盯着,肯特的大笑的声音逐渐的变小,到最后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被人捏住了般,发不出点声音。

  云晨本来对肯特和神圣教廷还有些忌惮,但是经过刚刚系列的事情,云晨做了个决定,他要杀人,不,那个人已经不是人了。

  迈步向前走去,鲜血路洒落。如果先前云晨给人感觉是个翩翩的少年,那么此刻的云晨就是从炼狱中走出的煞星。

  这次肯特真的恐惧了,他觉得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

  没有让肯特等多久,因为云晨已经猛然冲了过来。

  坐在马上的肯特在恐惧中也恢复了丝清明,匆忙举剑格挡。

  当!

  招简单的重击直接砍在肯特的剑上,将肯特连人带马震退了步,可想而知这击有多大的力量。

  在绝对的实力的压制下,云晨没有用任何花俏的招式,全都是大开大阖的招式,力求快而狠的解决战斗。

  犹如猛虎下山,云晨浑身的力量全都集中在手中的长剑上。

  肯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手中的剑犹遭雷击,已经快要握不住了,可是他知道只要自己的剑丢失,那么也就是自己的命丢失的时候,所以他不会轻易的松手。

  肯特虽然死死的抓住剑柄不松手,但是他手中的长剑却没有在云晨的猛攻中坚持下来。

  铿锵!

  肯特的长剑在云晨的下击中应声而断,断裂的剑尖犹如断线的风筝样飞了出去。

  呆呆的看着手中的断剑,肯特心里那紧绷的弦也断了。当云晨的剑刃在他眼中逐渐放大的时候他好像觉得自己并不是迎来死亡而是迎接新生。

  以前他总活在阿西克的光环下他觉得委屈觉得不甘甚至心里充满了嫉妒,好不容易等到自己当上神圣骑士团团长的时候,他感受到权力带来的满足感。那种被人敬仰的感觉真的让人流连忘返,他不想再失去。那如何能保证不失去呢?只有获得更大的权力才能保证自己现在所拥有的的切,就这样他直在向着如何获得更大的权力,所以他才主动要求追击自己最心爱女人的的任务,尽管他心里有些不舍,但是为了权力他只能变得狠心变得疯狂。

  生前的幕幕在脑海中跳跃,可是他又理不出个个头绪来,好像切的切都记不起来了。原来自己以前都不是为自己而活的,如今死亡或许能够解脱吧。

  噗!

  眼前的的长剑在面前听了下来,肯特能够感受到哪剑锋的锋芒,主要这把剑往前送,那么自己的生命也就结束了,可是剑的主人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停止了动作。

  从必死无疑到死里逃生,肯特不知道自己的心情该怎么形容,只是他不知道云晨为什么不杀自己。

  “你为什么不杀我?”

  将长剑收起,云晨淡淡的看着肯特,“每个人存活于世都有他的意义,没有人有权力随便收割他人的性命。你的命,我没权利收!”

  第三十二章北方有佳人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没有人有权力可以收走任何的生命,哪怕是你们口中的神明!”云晨的语气很平淡可是却很坚定,没有丝的犹豫。

  “没有人有权力可以收走任何的生命,哪怕是你们口中的神明!”肯特嘴里不自觉的重复着云晨所说的。他从小在神圣教廷长大,直接受的都是所有的切都是神明赐予的,所以只要神明需要那么自己就会毫不犹豫的无条件奉献。而他如今作为神圣骑士团的团长,可以说是神明的忠实拥护者也同时可以定性的代表着神明,那么只要他想取任何人性命都是天经地义的。

  云晨说的这句话对肯特来说犹如当头棒喝,甚至是颠覆了他以往所有的信仰。如果是在平时的话,肯特绝对没有这么深的感触,旦听到这种亵渎神明的话语他肯定第反应就是要烧死这个异教罪人。但是在自己离死亡如此接近的时候他才对云晨的有所感触,毕竟当时自己的生命完全在别人的掌握中。

  冰冷的剑锋离开了脖间,肯特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丝暖意。不知道为什么,肯特倒是希望当时云晨的剑能够再往前步,那样的话他或许就能挣开自己内心的枷锁,现在又突然峰回路转了倒是让他心里有些惆怅。好像突然间他原有的那些雄心壮志都荡然无存了,心中时间感觉空落落的。

  哐当声,丢掉手中的断剑也丢掉了自己最后份羁绊,但是肯特却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变成怎么样,他此时无法想象。脱去身上那身象征着高贵的绚丽轻甲,肯特就那样漫无目的的向着阿尔卑斯山脚走去。

  “慢着!”

  在肯特迈动脚步欲走时,耳边突然响起云晨的喊声。

  “怎么?你改变主意了。”肯特收回了脚步平静的转身会问着,不过云晨似乎看到对方眼里隐约有着丝期盼1

  云晨不知道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