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类豆类草籽绿叶嫩枝等,所以些大型饭店甚至自己养殖了彩翎鸡。有买卖就有杀害,虽然彩翎鸡是低级魔兽,数量颇多但也架不住人类的捕杀。云晨有时觉得是不是由于人类的疯狂的对魔兽的捕杀才遭到了魔兽的疯狂报复而造成了兽荒时代的灾难。而此时饥肠辘辘的云晨早就把这些想法抛诸脑后了。云晨用梦瑶赠送的小刀给彩翎鸡来了个开肠破肚,就着小溪的水把彩翎鸡清洗去毛了。切弄好之后就支起了个火堆了,学着以前的个老乞丐的样子烤起彩翎鸡来。

  在烘烤下,彩翎鸡的皮下脂肪也慢慢融化,从皮肤中慢慢的渗透出来,被火烤的发出吱吱的声音。彩翎鸡被云晨不停的转动在火上烤着,全身散发出浓烈的肉香味。云晨接着火堆的光线看着彩翎鸡被烤的金黄油亮时就从火堆上取下烤鸡,迫不及待的就想伸手去抓。

  “嘶”云晨被刚出火堆还热乎的烤鸡烫个正着,不停的吸着冷气有往被烫的部位吹着。吃过苦头的时候云晨就没有那么猴急了,等烤鸡稍微凉了会就大力的撕开烤鸡的个鸡腿,然后很享受的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就张大嘴口咬了下去2就在云晨即将要的时候云晨突然听到“咕咚”声。听到声音后,云晨起身警惕的看着四周,虽然尤佐说森林外围没有什么大型的攻击性魔兽所以危险性比较低,但不代表没有危险。鬼知道,万有哪个贪吃的魔兽被烤鸡的香味吸引过来,那云晨不仅自己的食物没有了恐怕到时候连自己都会成为魔兽的点心了。

  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之后,发现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云晨就又坐到火堆边。重新拿起鸡腿往嘴里塞。

  “咕咚”

  “到底是谁,出来,鬼鬼祟祟的。”又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云晨站起来怒喝到,其实更多的是利用大声喝喊来给自己壮胆,同时也是想用声音吸引可能在外围来找自己的尤佐。

  四周依旧寂静,除了火堆中燃烧的木材发出的噼啪声,以及被火堆映衬出自己的影子在风中晃动外周围没有任何可疑情况。看了会发现依旧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云晨担心烤鸡凉了就不好吃了就索性不管了直接把鸡腿塞到嘴里,撕咬了大块后满嘴油的嚼着鸡肉坐了下来。

  扑通,吃得正香的云晨被突如其来的声巨响,吓的差点噎死。

  云晨那个气啊,边咳着边往发出巨大声音的地方跑去。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云晨很快就发现了异常。在火堆三丈外的颗树下有个黑影蜷缩着,似乎是从树上掉下来才发出那么大的声音。此时天色渐渐地暗下来,云晨也看不清那团黑影究竟是什么也不敢冒然上前去看。云晨回身在火堆中找了根较粗的燃烧半的木材充当火把。接着火光云晨慢慢地靠近树下的那团黑影。对于慢慢走近的云晨,那团黑影动不动,云晨以为肯定是什么魔兽不知道什么原因从树上掉下来死掉了。

  云晨深吸口气,走了过去。手拿着烤鸡手拿着火把的云晨慢慢的靠近那团不明物体。在距离还有丈的时候,那团物体竟然动了下,吓得云晨下就将手里的烤鸡给扔了出去。

  “嗖”

  被扔出的烤鸡在空中划出个优美的弧线,在空中转体720度又前空翻转三周半后正准备以最优美的姿势落地时,忽然凌空被只乌黑的鹰爪给抓住了3

  被那团物体惊吓之下扔掉烤鸡的云晨正懊恼的时候突然眼前黑影闪过,刚刚还在树下的那团物体已经用极快的速度奔向了那只在空中做着优美动作的烤鸡而去。

  等到那团物体再次回到地面的时候,云晨才发现站在自己前面的是个人,而且位衣衫褴褛的老人。云晨以前沿街乞讨的时候看到过很多老乞丐,可是眼前的人甚至比般的老乞丐还要落魄。在“火把”发出的微光下,只见对面这人上身穿着件姑且能模糊看出是件灰色的大褂。只是这件大褂破烂不堪,甚至都能看见老人瘦骨嶙峋的身材。似乎由于大褂太大,老人不知在哪找来还是自搓的根麻绳胡乱系在身上,麻绳的两个绳头也都已经散开了。腰间还挂着个脏兮兮的酒葫芦。老人下身穿着的更是件不完整的裤子,这裤子个裤腿太长以至于卷起了几圈,另个裤腿刚好过了膝盖就没么,好像被人撕掉半样。被泥土布满的脚上随便踢着个简陋的草鞋。

  被云晨打量着的老叫花子点都没注意旁边的云晨,而是把所有的注意都集中到那只在他口中上下翻腾的烤鸡上。

  也许是老叫花子实在是太饿了,个缺少了只鸡腿的半大烤鸡不会儿就全进去了肚子里去了。

  吃完烤鸡的老叫花子意犹未尽的丢掉手上的鸡骨头嘬着手指抬起来看着云晨。

  本身是大量着的方,现在又变成被打量的云晨这才看清楚刚刚埋在烤鸡后面的脸。先前只是凭着这人的头跟蓬蒿草样乱糟糟的白发判定这人是个老人家,如今看到对方那满脸皱纹就更加确定了。

  就这样两个人你打量着我,我打量着你的互相盯着。虽说老叫花子年龄看上去很大,可是双眼很深邃,无形中透着那么股精气神。渐渐地,云晨觉得老叫花子的眼神变得越来越犀利,就像两把剑样直刺大脑。云晨闷哼声退后步才退出从刚刚那种感觉。

  第十三章老少闲谈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不错,能在我穿神眼中坚持不住的情况下还能以退为进化解危机,实力不济心性坚定。”不知这老叫花子是何许人也,竟然在短短的瞬间就能用八个字把云晨的情况精准的形容了。

  对于老叫花子前面说的话云晨是半点不懂,可是后面八个字却是懂得,因为他上次偶然经过侯爵书房的时候有听到尤佐向云达侯爵这样形容过自己。似乎知道自己实力的不济,云晨的脸在“火把”的微光下显得更加的红了。

  云晨自身就是乞丐出身所以对眼前的奇怪的老叫花子没有什么敌意,甚至还有些莫名清切感。

  “老人家,您吃饱了么,要不要喝口水?”随后云晨从腰间解下水囊递了过去。

  “你这小娃娃,好不懂事,哪有吃烤鸡喝水的,吃烤鸡最好就是配烧酒了啊!”不等自己说完也从那根感觉随时要断的麻绳上扯下脏葫芦,然后咬葫芦塞,仰头就咕隆口闷了口。

  “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红日西山坠。世上功名如浮云,万丈浊尘抽身退。身破烂游人间,看尽生死千百回。要问何处是仙境,只把佳酿终品味。”喝了口酒的老叫花子似乎就已经醉了,手舞足蹈的还嘴里低声吟唱着。

  虽说老叫花子是低声吟唱着,可是却能清清楚楚的传到云晨的耳朵里。云晨看着疯疯癫癫的老叫花子,觉得很奇怪,但听完老叫花子唱完之后觉得心里变得很痛快,可是要说出这种感觉来却又无从说起。

  “嘿,小娃娃,要不要喝口?”

  被打断思绪的云晨看了看老叫花子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这才对喽,嘿嘿嘿,喝口包管你所有的烦心事都去了!”怎么看这个老叫花子都像是个无良人士在教唆小朋友干坏事的样子1

  接过老叫花子递过来的酒葫芦,云晨也不嫌弃就直接喝了口,以前比这更脏的东西都吃过,何况如果自己要嫌弃的话肯定会伤了老人家的心的。

  可怜善良的云晨为了不伤老叫花子的心也学着他样仰头咕咚口。

  “咳咳咳”

  从没喝过酒的云晨刚喝口就觉得自己喝的不是酒而是吃下了把辣椒样,火辣辣的感觉从口腔直顺着喉咙蔓延到腹中。这种突如其来的火辣感立马让云晨呛了起来,口酒倒有半口酒又从鼻子里被喷了出来。

  想到自己刚喝口就吐了出来肯定会惹到老人家不高兴的,云晨直起由于剧烈咳嗽而佝偻的上身,正准备跟老人家道歉却看到老叫花子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可能是由于笑得太猛反而没哟笑出声。

  看到自己的囧样被老叫花子取笑,云晨的蹬的心就放下了,脸上有泛起红晕,不知是不好意思的还是刚刚喝的酒劲上来了。

  个老叫花子在边捂着肚子打滚,个不大的少年沉默的坐在,火堆中不是传来几声噼啪声。

  “咕咕”

  云晨的肚子发出了饥饿的抗议声,本来给自己的烤鸡结果现在只吃了只鸡腿就全部进了老叫花子的肚子里了,所以说云晨基本上就没吃什么。

  在自己坐的地方找了找,终于找到了下午随手摘了几个果子。云晨从其中挑了个大的递给老叫花子,自己也拿起个果子咬了起来。

  老叫花子饶有兴趣的看着云晨,把果子在身上蹭了蹭,也咬了口。

  “呸如此苦涩难咽的东西怎能入得了口,呸呸”老叫花子咬了口就将果子扔的远远的,点都不像珍惜食物的叫花子2

  很快吃完两个果子的云晨看到老叫花子的举动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只是憨憨的笑着。其实这个果子云晨这几天都有在吃,虽说有点苦涩但毕竟能充饥啊,可眼下显然无法满足面前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老人家。

  “小娃娃,刚刚的烤鸡还有么,这几个破果子也是人吃的,不行不行,就算是饿死也不能##己。”老叫花子依旧没有认清自己是叫花子的身份大吐苦水大放阙词的要求吃好的。

  云晨心中那个郁闷啊,哪有叫花子还挑食的,再说了刚刚好不容易烤给自己的烤鸡自己才吃了个小鸡腿剩下的都进了你的肚子了,我都没有叫苦你还大发牢马蚤了。可是郁闷归郁闷,云晨也变不出来烤鸡啊,所以对着老叫花子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看到云晨的反应,老叫花子也蔫了,可是转眼就眼神亮,满脸堆笑的把他那张枯槁的脸凑到云晨面说道:“小娃娃,要是我去抓只彩翎鸡,你还能不能再烤次?”

  看到老叫花子把脸凑过来,云晨下意识的把头缩了下然后点了点头。可是又是想自己抓个彩翎鸡都飞了九牛二虎之力,你个弱不禁风分老人家怎么抓,万摔着了碰着了咋办,想到这云晨又摇了摇头。似乎云晨已经忘记这位老人家刚刚可是从大树上掉下来都没有摔坏啊。

  看到云晨点头老叫花子高兴极了,可又看到云晨摇头可把老叫花子给极坏了。不禁在原地跳了起来,个劲的围着火堆转圈。

  “到底行不行啊,你又是点头的又是摇头的,到底啥意思啊,小娃娃,你这是要闹哪出啊?”围着火堆绕了几圈之后,老叫花子又凑到云晨面前嘟囔着。

  云晨不好隐瞒,就把自己担心说了出来。云晨不说还好,话说出口,就看到老叫花子气呼呼的噌的下又蹦了起来,敢情这老叫花子是属猴的怎么老是蹦蹦的3

  蹦起来的老叫花子个转身,脚尖点地,云晨只觉得自己眼前黑,火堆上上的火苗抖,老叫花子的身影就消失了。

  不会遇到鬼了吧,不然人哪有这么快的速度,刚刚明明就在眼前,怎么眼睛还没眨下人就消失了。老叫花子的消失给云晨带来的不是惊奇而是可怖,以为自己遇到什么鬼怪了。云晨紧紧自己的衣衫往火堆边又靠了靠,希望火堆的温度可以去除自己的惧意。

  天的训练和饥饿让云晨暂时抛开了老叫花子是人是鬼的胡思乱想,慢慢的云晨眯着眼打着瞌睡了。

  “扑棱扑棱扑棱”

  刚刚小眯会儿的云晨就被阵响声给惊醒了。云晨睁眼看,眼前有三个东西不停的挣扎着,揉了揉眼睛仔细看,原来地上挣扎的都是彩翎鸡。原来自己下午辛辛苦苦才抓到彩翎鸡,现在竟然下子出现三只。是不是会自己太饿了正在做梦,听说做梦打自己不痛,云晨抬手就打了自己个巴掌。嘶,很痛啊,说明不是做梦啊,可是如果不是做梦的话,为什么突然出现三只彩翎鸡呢?

  “你这娃娃,真有意思,老人家我看过被打的和打别人的就是没见过自己打自己的,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啊!”刚刚消失的老叫花子不知道又从什么地方跳了出来,刚好看到云晨打自己巴掌的精彩画面,笑着打趣着。

  “老人家,是您啊,这些彩翎鸡都是您抓的么,你真是好厉害啊,你可不知道啊,我下午为了抓只彩翎鸡又是布陷阱又是拿石头砸,最后才抓到只,您这才去了会儿就抓了三只,太厉害了。”云晨完全不在乎老叫花子的打趣,只是觉得这个老人好厉害,嗯,是抓鸡好厉害。

  “哼,抓个鸡能算什么厉害,想当年在万兽谷在成千上万的魔兽中,老夫也是想抓好了这些都是过往了就不说了。小娃娃,这下鸡我是给你抓来了,你赶快烤吧,老夫还等着吃呢!”

  “老人家,您别急,刚刚您已经吃过烤鸡了,下面我再做另外种鸡给您吃,只是这里有三只鸡,我能不能带回去只啊?”

  在美食面前,老叫花子根本就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云晨看到老叫花子这个模样也觉得好笑,也就不管他了,选了只彩翎鸡重新绑好准备等下回去的时候让卡兰大婶做给梦瑶补补身子。回头看看老叫花子,发现满脸焦急的神情等着,云晨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只见云晨并没有像刚刚做烤鸡样将彩翎鸡去毛,而是将彩翎鸡宰杀后去掉内脏,将鸡腹洗干净后又在溪边和了些泥巴。和好后直接把泥巴均匀的涂到带毛的彩翎鸡上,把涂好的鸡置火中煨烤。在做好个后,云晨又如法炮制了处理了另个,还在附近多找了些树枝,以便火堆能够烧的旺

  “现在只有等着了。”

  “小娃娃,没想到你本事不大,这做吃的还是有手啊!”

  听到老叫花子的夸奖,云晨只是憨憨的笑着。

  “我以前是个孤儿,直都是靠着乞讨生存着,所以以前啊眼里只有食物。我现在做的这个叫做叫花鸡,这里面还有个故事呢!”云晨边看着火堆的火候边回首着往事。

  “叫花鸡,这个名字不错,有意思有意思。”老叫花子没羞没臊的扯了扯破烂衣服又拍了拍大腿。

  “不是有故事么,你这小娃娃着实不错,老夫倒想听听这叫花鸡里有什么故事。老夫游历世间多年,听过的故事千千万万,就是没听说过叫花鸡的故事,快快,给老夫讲讲。”

  老叫花子的好奇心让云晨时童心大起,以前都是他窝在角落里听着其他的叫花子吹牛打屁,这个故事也这样听来的,何时想到有天自己也可以给别人讲故事了,时显得有些激动。云晨收拾收拾了下心情,然后将他自己听来的故事娓娓道来。

  第十四章忘年之交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相传,很早以前,有个叫花子,沿途讨饭流落到个村庄。日,他偶然得来只鸡,欲宰杀煮食,可既无炊具,又没调料。他来到山脚下,将鸡杀死后去掉内脏,带毛涂上黄泥柴草,把涂好的鸡置火中煨烤,待泥干鸡熟,剥去泥壳,鸡毛也随泥壳脱去,露出了的鸡肉。没想到这做出来的鸡肉,色泽棕红,油润光亮,鲜香扑鼻,鸡香浓郁,鸡肉酥嫩,还带着独特泥土的气息。另外由于这个叫花子确实也饿了所以三口两口的就将只鸡吃完。吃完后叫花子觉得自己发明了种新的吃法,怎么的也给起个响亮点的名字吧,但他个叫花子哪有什么学问,想来想去最后就干脆就叫着叫花鸡。叫花鸡就是这么来的。

  后来在个暴雨的傍晚,这个叫花子在间破庙里避雨碰到个人,只见这人虽然落魄但浑身却散发着股常人所不见的气势。这叫花子常年乞讨为生,靠的就是识人辨相,所以看出这个落魄的人应该不是般人。个叫花子个落魄生两人也算是个同病相怜了。通过交谈,原来此人确实不是般人而是国的太子,只是具体是哪个国家当时没听清,现在也记不起来。由于该国国君新逝,二皇子不满太子即将成为新的国君于是就联合了几个将领发动政变要杀死太子。太子在得到风声后连夜逃出皇宫,路上风餐露宿还要躲避二皇子的追杀,要不是这场大雨冲刷了太子逃跑的痕迹,肯能早就被追上了。在雨中逃命的太子此时已经是饥寒交迫了忽然看见前方有微弱的灯火,所以就策马赶来,也就这样碰到了在破庙烤火的叫花子了。叫花子听到这里也是唏嘘不已啊,没想到高高在上的皇族也会沦落到与他这个老叫花子席地而坐。看到这位太子也是个可怜人,便把正在火堆中煨烤的叫花鸡拿了出来给他吃。太子困饿交加,自然觉得这鸡异常好吃。吃毕,便问其名,叫化头不好意思说这鸡叫“叫花鸡”,就胡吹这鸡叫“富贵鸡”。太子对这鸡赞不绝口又觉得此为富贵乃是个好兆头,本来太子想给叫花子留些财物,但身上的财物都有宫廷印记如果被后面的追兵认出岂不是反倒加害了恩公,说明事由,不等雨停,太子拍马辞谢了叫花子说是日后定有来报1叫花子事后才知道这个流浪汉那晚趁雨摆脱了追兵找到了掌握重兵的舅舅反攻了皇宫平息了政变,经过系列的镇压后最终当上了国之君。这“叫花鸡”也因为当初太子的金口开,成了“富贵鸡”。所以如今世上只有富贵鸡而没有叫花鸡。

  云晨第次跟人家讲故事也不懂得如何去讲,只是将自己听来的股脑的都讲了出来。虽然故事讲得平平淡淡,不够精彩绝伦,不够跌宕起伏,不过老叫花子到时将怎个来龙去脉也听个七七八八。

  不过对于故事的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