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吧,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

  尤佐还没进大厅就听见阵拳打脚踢的声音∵近看,大厅里正上演了全武行,四五个魁梧大汉在围殴个少年。旁边还有些用餐的客户指指点点小声嘀咕着。

  “干什么,在大厅里动手殴打顾客,成什么体统。”尤佐正想打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突然从后面传来声怒吼。

  这发出怒吼的是位身材臃肿的中年胖子,满身的富贵气,只是圆润的脸上满是怒容。而这中年胖子身边也站着帮人,其中招待尤佐他们的那位女侍者也在其中,想必这中年胖子在这间天间阁的地位不低吧。

  听到胖子的吼声,那几个打人的大汉立马停下了,刚刚在旁边指挥打人的那位赶紧跑到胖子身边说道:“总管大人,不是我们殴打顾客,实在是这人太无耻了。来我们这用餐我们热情招待着,可是结账的时候他说没钱。我们就质问他没钱准备打算怎么办,他竟然说要不你们打我顿得了。我实在是气不过才动手的。”

  胖子疑惑的看着自己面前苦着脸的大厅主管,又询问了其他的顾客,得到的答案跟大厅主管的答案是样的。

  “不管怎么样,来到我们天间阁消费的,都是客人。顾客至上也是我们天间阁的宗旨,无论怎么样你殴打顾客的罪责是逃不掉的。从今天起,你到厨房帮忙吧。妮娜,现在你就是大厅的主管了。”

  胖子句话就决定两人职位的升降,说完胖子又把目光投向了那位挨打的少年。大家随着胖子也都把目光转了过去。

  这少年面对众多目光的注视,没有丝紧张,反而满脸的嬉笑。只是笑就牵动了被打的部位痛的是阵抽搐,这笑抽搐的动作甚是滑稽。

  胖子看着眼前嬉笑的少年皱了皱眉,接着满脸堆笑的对着少年说道:“这位小兄弟来我天间阁就餐不付帐却是何道理?”

  “胖子,谁说我不付帐的,我不是让你们打我顿嘛!你看你们的人已经打完了!”看着胖子的脸比自己已经肿的脸还要大上三分,少年依旧嬉笑着。

  少年的无礼让众人阵恶寒,但胖子依旧风轻云淡。

  “不错,在下人称金三胖,没想到小兄弟到知道在下的贱号啊!”

  “你还真叫胖子啊,我只是看你长得胖又不知道你叫什么才叫你胖子的。金三胖?难道你在家排行第三,家里还有金大胖金二胖?”对于胖子的客气,少年依旧如故的说着。

  “看来小兄弟真的是想在我天间阁撒野了,不过恐怕是挑错地方了吧!”胖子终于是被少年再的无礼激出了火气。

  看着场面似乎对少年不利,出于同情,也许是自己有过样挨饿被打的经历。云晨从尤佐的后面走了出来小声的问道:“请问他吃了多少钱?”

  云晨突然发问,众人立刻转头看向了云晨。云晨可没有少年脸皮的厚度,双颊浮起红晕。

  “共是六十五金币。”被撤销大厅主管职位的那人赶紧表现的答道。

  云晨对于金币基本上没什么概念,因为自己根本就没用过。以前乞讨的时候别说金币连银币都没看过,后来到了侯爵府就基本上不用钱了。把转向尤佐,问道:“尤佐叔叔,我们可以帮他吗?”

  尤佐只是皱着眉,并不是心疼金币,而是这少年能在众人环视下没有半点紧张,依旧是嬉笑如常。还有能在天间阁撒野,想来这少年来历令人寻思啊。可还没等尤佐出声,那少年就跳起来了。

  “好你个小屁孩啊,我吃饭你付钱,这敢情好啊!可你怎么早不出来啊,偏偏等我被人打了顿你才装好人啊!”

  众人被这少年的无耻惊呆了,人家替你解围付账,你倒好不但不感谢还破口大骂。

  云晨也是被少年的阵抢白弄的张嘴结舌,本就不擅长说话,这下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面对这么个无赖少年,胖子也是头大啊!胖子在天间阁行事多年,经验何其老到,云晨的话刚好让他有了台阶下。

  “不管怎么说,这位小少爷既然替你说话了,今天我就给贵宾个面子,你走吧!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好运气了。”

  听到胖子的话,少年甩都没甩他,而是对着云晨说着:“小屁孩,你看我说了不用你付账的吧,所以我就不用谢你了!小爷吃饱了,后会有期!”说完少年背着手瘸拐的走出了天间阁的大门。

  留下脸无语的众人在天间阁的大厅面面相蹙。

  第二十章马其顿夜遇险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天间阁的插曲并没有给尤佐和云晨带来什么耽搁,有了第次夜宿野外的教训,尤佐没有让云晨再路走走停停了。尤佐和云晨快马加鞭直接横穿圣安郡在天黑前到达了都城马其顿城。

  云晨站在马其顿城墙下感叹着自己的渺小,昨天还在惊叹布里斯城分繁华,在见到马其顿城后才知道自己的见识太少了。距离骑士学院的考核还有三天,这三天云晨也可以趁机休息下,当然也可以领略下都城的宏伟和繁华。

  从硕大的城门进城后尤佐没有带云晨入住天间阁,鬼知道那里面住晚多少钱。恐怕就算把自己卖了也付不起吧。也许是接近骑士学院的考核,本来人口就多的马其顿城更是人满为患了。尤佐好不容易找到间旅店结果要二十个金币晚。虽说都城的消费很高,可没有高到这么离谱啊,看来这骑士学院的考核为这些商家也带来了定分福利。

  眼看天就快了黑了,尤佐也只好认命的交钱入住了。尤佐和云晨来得算是晚的了,有些人早在个月前就来了,为的就是想在个月内搞好人际关系在考核的时候能方便方便。尤佐和云晨恐怕是最后到的,他还能找到旅店已经是不错了。不过他们找的旅店位置相对较偏,好在很安静,尤佐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天的快马加鞭,两人都有些疲惫了,用过晚饭就草草的上床休息了。

  睡梦中的云晨忽然被屋顶的阵响动惊醒≡从在小屋里死里逃生之后云晨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些变化。不论是身体的强度还是灵敏度都比以前有了大大的提升。就像刚才自己明明睡着了却还是听见了屋顶上发出极小的声音。

  听到声音,云晨也是大为好奇,赶紧穿上衣服。为了防止有失,云晨没有背起侯爵送的剑,而是把那把断剑拿了出来1推开房门,云晨外出看,道黑影在屋顶纵跃前行。云晨无法上屋顶,只好在地面上跟着。

  那道身影动作很快也很灵活,房屋近的跃而过,远的,黑影在空中凌空个跟头就跳过了。也亏得云晨身体强度的提升,要不然根本就跟不上黑影的速度。跟着黑影七转八绕的,云晨早已经不知身在何处了,只是直跟着屋顶上的黑影。

  深夜,大部分的人都已经熄灯就寝,就连那些娱乐场所恐怕都已经关门了。借着月光云晨只能隐约的看着自己前行的道路,不要头撞到了墙上。虽说都城其他的地方都已熄灯就寝,可是还有个地方依然是灯火通明。

  “不会吧?!”

  那道身影巧妙的避开了巡逻士兵的视线,个猫身纵跃就翻过了座高大的城墙。云晨是感叹那道黑影身手了得,另个也是觉得那道黑影更是胆大。因为那道黑影进去了就是现在整座都城唯灯火通明的地方。都城没有城主府,有的只是国王的王宫,而这道黑影就是进入国王的王宫。

  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面等着了,我倒要看看这人究竟想干什么?云晨索性就躲在个角落里注视着王宫里的动静。

  “抓刺客抓刺客抓刺客”

  已经在角落里有点昏昏欲睡的云晨突然被阵刺耳的警报声惊醒,紧接着就是士兵们的叫喊。

  “被发现了!”云晨揉了揉眼睛注视着王宫,果然不会儿那道熟悉的黑影就出现在视野里。云晨也赶紧提起脚步跟了过去。

  还是前后,上下。王宫的灯火越来越远了,士兵们的叫喊也渐渐地听不见。云晨始终盯着屋顶上那道疾驰的身影,可是突然那道身影消失了。云晨立马驻足仔细看了看,确实是消失了。看来自己实力还是很差,这样就跟丢了,以后还是好好努力才是。

  “朋友,路尾随在下,不知有何贵干?”

  背后突然响起的道声音打断了云晨对自己实力的重新判断2听到声音云晨转头看,还没来得及看眼那道身影,就看见道亮光朝自己激射而来。云晨赶忙把头偏,虽说避免了被人秒爆头的命运,可是左脸上依然被划了道口子。而那道亮光划破云晨的脸之后钉到云晨身后的面墙上发出“噗”的声。

  “好身手,在下还有要事就不陪阁下了,后会有期!”

  等云晨再次把头转过去的时候那道黑影再次消失在夜幕中了。吃了亏的云晨只好忍着脸上的疼痛抹了抹头上的冷汗。

  云晨跑到墙边,挖出差点要了自己小命的那道亮光。这个亮光自由自己的巴掌那么大,呈现雪花状,每个花瓣都被打磨的锋利无比。怪不得只是蹭了下,自己脸上就被划破了道口子。

  云晨小心的收起这个奇特形状的武器,姑且就叫着武器吧。摸着脸上的伤口,感受手上的血迹,心里暗暗的给自己个警示。以后再也不能如此鲁莽了,要不是那个人赶紧逃离此地,恐怕自己就见不到明天的光之神了。

  越想越是阵后怕,还是赶紧回去才是。可四周看云晨确实傻了眼了,这是哪啊?不会又要露宿街头吧。

  “你们,去这边;你们去那边;其他人跟我走。如论如何也要抓住刺客,知道了吗!”

  “是!”

  不好,王宫的士兵追来了。要是被士兵们发现自己,那自己铁定会被认为是刺客,到时候百口莫辩,哪怕自己是个小孩。

  云晨也只好硬着头皮钻进了个胡同。

  云晨前脚刚走,那道神秘的黑影又出现了,望着云晨消失的身影沉默不语。听到士兵走进的脚步,那道黑影跃又消失了。

  钻进胡同的云晨拼命的回忆着自己刚刚跟踪黑影的路线,可是自己刚刚注意完全在那道黑影身上,根本就没有在意路线啊3头痛云晨只好不断的摸索着前进。

  “不对!不是!又错了!天啦,终于到了!”

  经过不断走错路不断摸索,云晨终于在天亮前找到了自己居住的那个比较偏僻的旅店。

  进房之后,云晨对着镜子查看了下自己脸上的伤口。血已经不流了,不过以后恐怕会留下道疤痕。给伤口简单的处理之后心有余悸云晨再次上床睡觉了。

  早上云晨被尤佐的叫门声喊醒了。

  尤佐看到开门的云晨脸上有条伤痕,赶忙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云晨推说自己晚上摔了跤,不小心就把脸给弄伤了。尤佐只是埋怨了几句,让云晨以后小心点就没又继续询问了,然后招呼着云晨用饭。

  自从进了侯爵府,云晨遇到的事情多了,这撒谎的次数和水平也提升了不少,这让云晨自己也很无奈。

  云晨和尤佐用着早饭,这时从外面走进对士兵。

  “由于昨晚王宫发现刺客,现奉国王命令进行全城搜查,谁是这里的负责人?把入住人员的信息拿给我。”

  面对气势汹汹的士兵们,旅店老板也是紧张。都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样严查了,要是自己店里发现了可疑人物,那么自己这店以后是不能再开了。

  “军爷,里边请里边请想必各位军爷任务繁重,早饭还没用过吧!伙计,赶紧给军爷预备早饭!”旅店老板边招呼着士兵队长边对着伙计吼道。

  “不用麻烦了,我们军命在身,没有闲工夫。你还是赶紧配合吧,等我看完了入住人员的名单还要每间住房都要搜查。”

  “军爷,你看,小店这里哪里有什么刺客呢!这个您拿去跟各位军爷买酒喝!”听到士兵队长要搜查每间住房,老板赶忙掏出个钱袋塞到士兵队长手里。看着老板娴熟的动作,想必以前没少干过这事。

  “大胆,你涉嫌贿赂王宫士兵,而且妨碍搜查,莫非你包庇刺客或者说你就是刺客。”没有像往常样接过钱袋,而是对着老板怒目而视的喝道。

  店老板被士兵队长的喝吓的赶忙鞠躬求情。然后快速的把入住名单拿了过来。士兵队长把名单交给了副官,自己却是打量着正在早起用餐的住客。看到尤佐和云晨,这位士兵队长把眼睛眯了眯就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你们是什么人,来自哪里,来马其顿城干什么?”

  尤佐本来对进门时气焰嚣张的士兵队长没什么好感,可是看到士兵队长拒绝接受老板的贿赂,尤佐也是对士兵队长的印象改观了几分。此时看到士兵队长问向自己,尤佐也是配合的答道:“我们来自云达斯城,这位使我们侯爵的义子,在下是侯爵的亲卫骑士。我们这次来都城是参加骑士学院考核的。”

  “云达斯城?侯爵?骑士?考核?你们有什么证据吗?”

  尤佐拿出了云达侯爵的徽章和自己侯爵亲卫骑士徽章以及云晨参加骑士学院考核的证明。士兵队长看了看,没发现什么疑点后就走开了。

  “又是骑士学院考核,今天不知道遇到了多少可疑的人都是骑士学院考核,真郁闷!”

  “头,没办法大后天就是骑士学院考核了,所以都城来了不少人。而且这些要不是城主的子女要么就是贵族子弟,所以您就别郁闷了,等过了这阵子哥几个找个地方喝几杯。”

  被副官开解后,士兵队长也是收拾了心情。在搜查全店之后也没发现什么后就带着士兵们走了,走的时候自然也顺走了老板的那个钱袋。

  看到士兵都走了,云晨摸了摸怀里的那个特殊的兵器。

  第二十章入院初考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三天,时间过的很快,云晨在这几天也没有出去游览,而是直在家研究那个特殊的兵器和做着些恢复性的训练来准备着即将到来的学院考核。

  骑士学院并不是建在马其顿城里的,而是建在马其顿城和德鲁郡的交界处。马其顿城和德鲁郡之间有座山叫斯诺山,骑士学院就是依山而建。

  骑士学院分为外院和内院。般只有完全通过考核才能进入内院学习,没有通过考核的可以再外院进修年,年后再次参加考核。如果再次没有通过那么只有打到回府了。

  在骑士学院这次负责招生的老师带领下,群满怀希望的孩子浩浩荡荡的向着骑士学院进发。出了马其顿城西边的城门眼就可看见斯诺山的轮廓。

  考核分为两个方面,方面检查身体的强度,另方面则是检测考生的天赋强度。而今天大家需要考核的就是身体的强度。身体考核的项目是所有考生都知道,就是力量平衡力和反应力三个项目。而大部分考生也都是可以通过这项考核的,毕竟为了考核这些考生们可是准备了很长时间,也只有云晨这个半路出家的才短短的训练了三个月。

  虽说通过容易但是学院并不是接受所有的学员,而是只接受考核成绩前三十位的考生。看着骑士学院外院门口聚集的考生,目测至少都有三四百多人。这么多考生最后能留在骑士学院的恐怕也就十分之了。

  骑士学院的招生时三年届,而招生的范围都是年龄在十四岁以下的富贵子弟们。

  骑士学院的外院大门很开阔,大约可以供六乘马车通过。骑士学院负责招生的老师,直接在大门下面摆出了六个桌子。每个桌子上都放着堆颜色不同的标牌,标牌上面是系列的数字1从大门最右边开始的颜色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

  考生们在老师的分配下,分散平均后在各个位置报名。老师们在收集老生的信息后就发给各位考生带有数字的不同颜色的标牌。

  在等了接近个小时后,云晨终于排到了桌子前。在填报了自己的信息后,云晨也拿到了块青色的标牌,上面写着四十九号。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采集信息和发放标牌,最后参加考核的人数也终于统计出来了。今年是骑士学院建院以来接受考生人数最多的年,共六组,每组六十七人,也是说总人数高达四百零二人。

  招生老师看到最后的数字也是唏嘘不已啊,不过这依旧在骑士学院的承受能力范围内。在骑士学院外院并没有什么规矩,只要不聚众斗殴切都好说。

  老师声令下,众多考生鱼贯而入。在考核期间非考生都是不准入内的,考生的成绩会适时的公布在外院大门左边的墙上。

  进入外院后,老师们没有让考生们有过多的停留而是直接带领大家到了考场。

  云晨在人群里踮着脚尖看着前方超大的考场。考场也是分为六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是样的摆设,怪不得在报名的时候要分成六组了。

  考生们看着考场的这些摆设时间都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四百来号人的议论顿时让空旷的考场想起了阵阵轰鸣。可是在老师的制止下,考场又恢复了安静。

  “现在,按照手里拿着的标牌,按颜色分成组,按数字由小到大排序。我,就是本次外院考核的总考官,如果在考核的时候有谁敢徇私舞弊,那么我代表骑士学院将终身剥夺你的考核权利。”从众多考官的后面走出位身材魁梧样貌粗犷的大汉对着考生们说道。

  众多考生们也不敢争辩,赶忙按照要求站好了。

  看到考生们能够很快的站好了,大汉也是暗自点头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