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控。

  正是因为这样,牧元阳才有这样不可思议的提升。

  当然,他也知道,想要突破暗劲境界,还需要些契机,些琢磨。

  他现在就在寻找这个契机,所以他不断的缠在那暗劲强者身边,甚至于任由那暗劲强者攻击自己。

  只有设身处地的接触到暗劲,才能够了解它,琢磨它,然后,,,掌握它!

  砰砰砰,牧元阳次又次的被击飞。

  可他又次次的站起来,次次悍不畏死的冲了上去。

  他体内澎湃的火煞能量,可以帮助他抵消劲力给他造成的伤害。

  这样非但可以让他快速的掌握暗劲的技巧,同样也可以让尽快的消化掉体内的能量。

  牧元阳知道,那绝对是他无法吸收掉的能量。

  以他现在的身体强度,那些珍贵的能量,他也只能够吸收掉部分罢了。

  而剩下的大部分,只能够以各种方式挥霍掉,否则就会变成催命的毒药,焚烧掉自己的五脏六腑!

  眼前这就是个绝佳的机会,可以让这些无法吸收的能量在挥霍的过程的当中,发挥出最大的效用来。

  “如果能够让这家伙陪我打上天,我绝对能够彻底掌握暗劲的技巧,继而突破到暗劲境界!”牧元阳不断的体悟着自己的进步,又暗自琢磨着,“要怎么做,才能让这家伙安心给我当个陪练呢?”

  战斗不过个时辰左右,这暗劲强者体内的劲力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虽然武者可以通过封锁毛孔来锁住气血,让力气始终处于充沛状态。

  可武者的肌肉和身体,同样还是会感到疲倦的。

  当疲倦到定程度,精气神都陷入萎靡状态,毛孔自然会随之大开,继而力竭。

  眼前这暗劲强者能够不断叠加劲力,和牧元阳战斗个多时辰,已经算是比较强的暗劲武者了。

  君不见原本龙精虎猛的两个明劲武者,现在已经安心在旁打起酱油了么?

  如果想要在让他们不发出信号弹引来求援的前提下,乖乖的持续和他对战下去,牧元阳觉得自己应该想点办法了。

  他又次被暗劲强者击飞,看着气粗如牛的暗劲强者。

  牧元阳故作体力不支,喘着粗气和那暗劲武者商量着:“不如咱们歇会再打?”

  三人怔,满脸的古怪。

  他们当然想歇会儿再打。

  如果能够停手休息,他们可以快速的回复自身所消耗的体力。

  而牧元阳这边,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药力消散,,,就算是牧元阳表现出了难以想象的持久,可他们还是觉得牧元阳嗑药了。

  否则区区个才踏入练劲的武者,凭什么凶猛到这样的地步?

  无论怎么说,停战片刻对他们都是有好处的。

  可是他么现在战斗正酣,而且还是生死之战,居然还有中场休息的步骤,这未免有些太过于“惊世骇俗”了吧?

  可他们思来想去,着实没有拒绝的道理。

  “既然这样的话,咱们休息片刻再斗!”

  那暗劲强者说着,也是不顾颜面半依下休息了起来。

  第五十七章,暗劲

  牧元阳盘膝在地,边琢磨着暗劲的技巧,边又不断忍受着体内火煞毒素的冲击。

  经过长时间的战斗,牧元阳已经可以承受着火煞毒素的威胁了,,,准确的说,是他已经有了定的忍耐力。

  生物的适应能力,是难以想象的强大!

  虽然牧元阳的五脏六腑都在被火煞毒素灼烧着,可他还是愿意等下去。

  这么好的暗劲陪练可不多。

  而那三人也都在全力恢复着体能,他们服下由种种药材炼制而成的药丸,化作澎湃药力不断的充盈身体,体力在飞速的恢复着。

  炼体大成之后,五脏都极为的强壮,消化吸收能力更是水涨船高。

  般的食物服下之后,只是片刻就能够吸收掉其中的所有精华,然后填补自身的亏空。

  虽然那精粮丸药力斐然,可暗劲武者还是很快就消化掉了。

  他的体能也因此而得到了快速的恢复,再次获得了战斗力。

  恰此时,牧元阳也提出了继续战斗的要求。

  他自然没有不允的道理,就继续和牧元阳战作团。

  又是个多时辰,他又虚脱了。

  而牧元阳又十分贴心的提出了休息的要求。

  次,两次,三次,半天的时间过去了。

  “这家伙是不是在耍我!”看着似乎油尽灯枯,疲惫不堪的牧元阳,暗劲武者满眼的怀疑。

  这家伙维持这样半死不活的状态已经有段时间了,可旦战斗起来,这家伙还是特娘的龙精虎猛,没有丝毫的疲态,甚至于,,,越打越精神!

  而旦察觉到自己力竭,这家伙就马上摆出副半死不活的表情,然后让自己休养伤势。

  堂堂个暗劲强手,被个明劲武者如此戏耍,他觉得极度的羞耻。

  他也十分的纳闷疑惑:“我的劲力明明都透进他的体内了,就算是头龙象也早就被打死了,这家伙怎么就没有点反应呢?”

  如果是寻常武者,被暗劲透入体内,不说是崩碎五脏,也得受到不轻的内伤吧?

  更别说他们战斗这么长时间了,就算是暗劲再弱,也足以轰碎他的五脏了!

  他可是个暗劲三重的暗劲小成武者啊!

  可牧元阳的表现,特么哪里都看不出有受伤的意思来。

  他的呼吸如既往的沉稳悠长,心脏澎湃有力,这说明他的五脏根本就没有半点损伤!

  这让暗劲武者十分的疑惑,甚至于怀疑自己的暗劲是不是真的打出去了!

  他却是不知道,自己作为杀招而喷发出来的暗劲,已经成为了牧元阳解毒的良药。

  随着他的暗劲不断侵蚀到牧元阳的体内,非但让牧元阳对于暗劲的领悟越发的深刻,还让牧元阳体内的火煞毒素快速的消弭,帮助牧元阳解决掉这个生死危机。

  如果暗劲武者知道这点的话,怕是从开始他就不会跟牧元阳交手。

  眼睁睁的看着牧元阳被火煞毒素烧死,然后自己出去渔翁得利多好!

  可是他不知道,所以他从开始就落入了牧元阳的圈套当中。

  “再来!”牧元阳兴致勃勃的冲了上来。

  暗劲武者叫苦不迭,又是个时辰的鏖战。

  他都忘记自己到底是多少次击中牧元阳了,他也忘记自己到底使了多少杀招了,可牧元阳却始终没有半点反应。

  他眼睁睁的看着天空泛起鱼肚白,又眼睁睁的看到日头高悬,,,他可是昨日夜里和牧元阳开始战斗的啊!

  “不能再拖下去了,再尝试次,如果还不能宰掉这小子,就直接发讯号弹!”

  暗劲武者想着,给两个明劲个暗号,三人开始全力搏杀牧元阳。

  这波,他们比前几次要凶猛的多,因为这是他们最后次尝试。

  不成功,就只能够让别人来摘桃子了。

  所以他们显得格外的凶悍,格外的认真。

  牧元阳可以清楚的察觉到他们的变化,只能够在心里叹息声:“哎,还想着巩固下暗劲境界的,现在却是不行了。”

  “罢休,让你们三人死得痛快些,权当是陪我修炼的报酬吧!”

  他想着,身上的颓废气势突然就变得凌厉了起来。

  他拳轰向了个明劲武者,那武者急忙出拳抵挡,二人劲力抵消。

  还没等明劲武者松口气,却忽然又感觉到阵劲力来袭。

  他措手不及,被牧元阳的劲力轰碎了手骨。

  “该死,这家伙已经暗劲了!”那明劲武者急忙出声提醒。

  却还是慢了步,另外个明劲强者已经被牧元阳所击伤。

  “该死的,快发信号弹!”暗劲武者此时哪里还不知道牧元阳的用意。

  他急忙上前缠住牧元阳,给其他二人争取时间。

  可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暗劲这个巨大的优势,又怎么能够挡住心杀人的牧元阳呢?

  牧元阳拳逼退暗劲武者,手中佛骨出窍,瞬间奔袭到手骨断裂的明劲武者身前,计杀刀夺命!

  鲜血喷涌,劲力回馈。

  牧元阳杀心越胜,却再次被暗劲武者给缠住了。

  而与此同时,另外个明劲武者,也拉响了手中的信号弹。

  道刺眼的白光冲天而起,然后传出阵阵爆鸣声音。

  牧元阳心中暗道声不好,便要速战速决,避免陷入围攻当中。

  却没想到那暗劲武者却改先前的风格,不再主动进攻,而是死死的缠住牧元阳,等待同伴前来救援。

  而剩下的那个明劲武者,在发出讯号弹之后,也快速的抽身后撤好远,离开了战场,避免牧元阳狗急跳墙,不顾切的击杀掉自己。

  牧元阳心急如焚,他现在火煞毒素已经消除了大半,对他没有多少威胁了,而且也成功进入了暗劲境界,再逗留也没有必要了,可就算他想要抽身而出,却耐不住那暗劲武者苦苦纠缠。

  他也只能够全力对战那暗劲强者,希望能够在牧羽等人赶来之前击杀掉他。

  让牧元阳十分意外的是,直到他宰杀掉了剩下的二人,他们的支援也迟迟没有来!

  第五十八章,空宝

  “以牧极牧羽等人对我的恨意,旦发现信号弹,绝对会不顾切的来杀我,可现在却没有半点动静,难道这些家伙遇到了什么事情,无法脱身不成?”

  牧元阳快速的离开战场,躲起来修复伤势。

  虽然有火煞毒素抵消劲力的危害,可与此同时它也在不断侵蚀牧元阳的五脏!

  如果不是有紫气的帮助,牧元阳的五脏怕是早就彻底崩溃了。

  就算是能够熬过来,五脏也必然要留下无可逆转的伤势!

  而五脏是人体内之核心所在,旦受损,必然就是根基崩塌,最后止步于天罡,无缘五气境界了。

  五气五行,是从五脏当中萌发出来的!

  “如果是其他武者,就算是资质如何逆天媲美,如夭夭禅心这等妖孽,也绝对不敢以这样的方式来修行,否则必然要自损根基,得不偿失,,,”

  三花凶兽珍贵么?身是宝,价值连城!

  可对于那些入品歌谣的大势力来说,他们也不是弄不到三花凶兽。

  就算是数量稀少,不足以供给所有弟子修行,至少如夭夭禅心这般的妖孽,是有资格使用这个级别的资源来进行修行的。

  可显然,他们无法通过这样的方式修行。

  牧元阳心头不由得升腾起几多炽热:“这样的方式虽然凶险,但是也是在可控范围之内得到,有紫气的帮助,我的肉身不会留下隐患,根基不会受到损伤,,,这样修行的话,定可以让我的实力突飞猛进!”

  牧元阳这次是尝到了甜头。

  他之所以能够以这般骇人听闻的速度突破到暗劲境界,除了自己的积累和见解之外,火煞毒素给他带来的帮助同样是功不可没的。

  如果没有火煞毒素给他带来的澎湃能量,让他可以肆无忌惮,不知疲惫的战斗,继而验证自己的猜想,他也绝对不可能进入暗劲境界!

  “只可惜,以我的实力和背景,很难再次获得这种级别的纯粹能量!”牧元阳惋惜着,却也在心中打定主意,夏苗结束之后,就要设法以这样的方式进行修行。

  牧元阳边疗伤,边观想太祖开天经。

  以太祖开天经为手段,不断熟悉着劲力的变化。

  突破到暗劲境界之后,牧元阳对于劲力的驾驭越发圆润通透了。

  劲力暗藏,层层重叠。

  比起明劲境界来,暗劲显然强大了不止筹。

  非但劲力更加纯粹厚重,劲力运转的方式也更加的玄妙了。

  拳轰出,劲力奔腾不息,劲力几叠,同样的力道却可以爆发出更加强大的攻击!

  “练劲境界,就是锻炼武者驾驭劲力的技巧,等到能够彻底掌握自己的力量,就可以将劲力变成煞气了!”牧元阳反复琢磨着练劲境界的玄妙。

  随着他实力的不断提升,他脑海当中得许多见解和知识,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纸上得来终觉浅,唯有脚踏实地的实践,才能够将知识彻底的变成属于自己的力量。

  调理片刻之后,牧元阳再次回到湖泊旁,开始搜索被夭夭猎杀的凶兽遗骸。

  能够将如此强大的夭夭,逼到不得不,,,地步的凶兽,自然是极为强大的。

  而凶兽的种类虽然千奇百怪,可它们却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实力越强的猛兽,体积也就越大!

  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凶兽是通过不断的壮大自己的身体,来获得强大力量的。

  牧元阳绕着湖圈搜索了片刻,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他又潜入湖底锲而不舍的探索,终于在靠近河岸边的湖底中,找到了些踪迹。

  想象当中的硕大凶兽遗骸没有出现,只有几片鳞片。

  那鳞片像是鱼鳞的鳞片,每片都有蒲扇般的大小。

  想来是那凶兽在和夭夭战斗的过程当中,被夭夭击落的。

  牧元阳微微辨认,便知道这是蛇属凶兽的鳞片:“蛇性银邪,难怪夭夭会那么,,,主动!”

  他又搜寻片刻,却再也找不到任何东西,只能够放弃了搜索。

  他知道,那凶兽的尸体,定是被夭夭带走了。

  至于如何带走那般庞大的凶兽遗骸,牧元阳心中也有所揣度:“以夭夭的身份,有件空宝倒是在情理之中!”

  空宝,不是武者炼制出来的宝贝,而是自远古流传下来的珍宝。

  空宝的形态千奇百怪,类型也种种不已。

  而空宝的玄妙之处在于,它里面自成片空间!

  虽然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作用,可它对于武者的帮助绝对是十分巨大的。

  行走江湖,若是有件空宝,便捷性是可想而知的。

  而且空宝还是藏匿物品的好手段,许多大宗门的珍宝,都是储藏在空宝当中的。

  牧元阳也早就想要件空宝了,奈何他根本买不起。

  毕竟空宝的炼制方式早就已经失传了,每件空宝都是绝无仅有的珍贵。

  “只可惜数量太少,否则倒是炼制铠甲的好材料,,,”牧元阳用手敲击那几块蛇鳞,发出阵阵金铁交鸣的声音。

  这样级别的凶兽,可以说是身是宝。

  这几块鳞片的坚固程度,绝对可以媲美淬火四五次的混铁了!

  如果稍加炼制,绝对可以炼出几柄削铁如泥的利刃来。

  只是牧元阳已经有了佛骨和虎狩,对于兵器已经没有什么需求。

  这几块蛇鳞用来炼制铠甲还有所不足,牧元阳又没有空宝,不方便携带,所以也只能够忍痛放弃了大部分,只留下块塞进前胸,权当做块护心镜用着也就是了。

  料理完琐事,天色也已经迟暮了。

  夏苗的第二天就这么过去了。

  “还有八天的时间,也是时候开始猎杀猛兽,冲击夏苗榜单了!”

  进入暗劲境界之后,牧元阳冲击榜单的底气更足了。

  他想着,便起身趁着夜色朝着龙门山脉的更深处进发。

  天亮之后,牧极等地煞级别的武者就会入山了。

  牧元阳虽然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无惧大部分的练劲武者了,可他还没自大到和地煞武者搏杀的地步。

  第五十九章,黄信

  夜色如幕。

  牧元阳在条山溪旁架起了堆篝火。

  他身边不远处,是头已经死透了的野猪。

  那野猪有丈来长,放在旁活像是座小山。根根钢钉样的长毛遍布全身,嘴里延伸出来的两根獠牙更是像两柄钢枪样。粗糙而厚重的毛皮上,还裹着层厚厚的泥土,比岩石还要坚硬几分。

  野猪虽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可还是散发出阵阵让人心悸的气息。

  这是头地煞境界刚鬣铁猪!

  这种猛兽力大无穷,而且皮糙肉厚,防御极强,极为凶悍。

  就算是般的地煞武者碰到这家伙,也得小心对待,稍不注意怕是就要被那两根罡墙样的獠牙,给刺个对穿。

  牧元阳也是花费了不小的力气,才仗着佛骨的锐利,加上些人类的巧妙智慧,才成功将整个铁甲堡垒般的刚鬣铁猪斩杀。

  牧元阳在溪流中简单的洗漱了番。

  身上的灰尘和血迹被清澈的溪流冲刷干净,清冽而冰凉的溪水非但涤荡了污垢,更是在这炎热的六月给牧元阳带来了阵难得的清凉。

  牧元阳这才料理起那刚鬣铁猪。

  攥着佛骨劈砍,裹着劲力才将那野猪的大腿卸了下来。

  以佛骨的锐利程度,居然都很难破开这家伙的防御,其坚固程度怕是比得上百炼重甲了。

  牧元阳将猪腿放在火上烤炙,不会儿就传出了诱人的香气。

  夜色正好,篝火熊熊,烤肉飘向,牧元阳享受着难得的惬意时间。

  烤肉很快就熟了,牧元阳大快朵颐起来。

  虽然这家伙皮糙肉厚,可不得不说,它的肉还是很肥嫩的。

  兼之其中还蕴含着精粹的能量,可以帮助牧元阳快速的回复体力。

  所以虽然没有什么佐料,牧元阳的手艺也十分的般,可他还是吃的很开心。

  边大快朵颐着,他边还在思索着夏苗事宜:“皇室的炼体弟子中,有能力以地煞猛兽冲击榜单的,除了我之外,也只有牧仙,牧尘,牧极三方!”

  “剩下的都是些散兵游勇,或者是如牧歌等人般的小团伙,在无人帮助的情况下,想要斩杀地煞级别的猛兽,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牧极伙的炼体武者已经被我宰杀个干净,便等同于少了个竞争对手!”

  “至于牧仙牧尘两伙人,他们要争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