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高调和行事风格,和他们过得去的宗门很少,更别说最爱“除魔卫佛”的明王寺了。

  而除了这三宗的弟子之外,还有些小宗门的弟子,外加几个散修。

  很显然,他们也是刻意赶过来的。

  如果说个两个是巧合,那么这多方势力,显然就不能用巧合来概论了。

  “这些家伙到底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能够如此准确的得知遗迹现世的时间呢?”牧元阳的心中有些疑惑。

  上古武者流传下来的遗迹很多,这些年来相继现世的也不少。

  不过大部分的遗迹,都是历经变迁,机缘巧合之下现世,然后引来武者争斗。

  只有很少的部分,是被武者掌握了遗迹的线索,然后以人力开启的。

  实际上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就算是武者掌握了遗迹的线索,乃至于断定了遗迹的位置,也都是只能老老实实在原地等待遗迹开启,因为现在武者掌握的手段,几乎很难有效的打开上古遗迹。

  有太多人因此虚度光阴,望穿了秋水,穷极生。

  而眼前的这些家伙,就算是都掌握了遗迹的线索,推断出了遗迹的位置,可他们居然都能在遗迹现世的第时间出现,这本身就是个很大的疑点!

  “还有就是,这里闹出来的动静这么大,怎么镇北将军还没出现?”

  那青霞连绵百里之遥,青气弥漫之下,怕是整个龙门山脉都看的见,黄信没有察觉到是不可能的。

  可他偏偏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不用问,只能是被人给拖住了,分身乏术。

  也就是说,大武的皇室弟子失去了最重要的强援,接下来要独立面对眼前这些对手了。

  牧元阳看了看“势单力薄”的皇室弟子,又看了看那些“凶神恶煞”的对手们,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胜算不大啊!”

  实际上在场的几方势力当中,大武皇室方的人数是最多的,足有百十号人。

  可是这百十号人中,绝大部分都是炼体练劲级别的武者,炼煞级别的只有不到二十个,天罡强手更是个都没有,怕是夭夭自己就能够把所有皇室弟子都锅端掉。

  若是以实力说话的话,大武皇室反倒是最弱的方。

  更何况,大武皇室弟子都各有划分,心怀鬼胎,想要让彼此敌对的几方联合起来,难度不小。

  至少对于牧元阳来说,他绝对是没有任何帮手的。

  帮手是绝对不可能有的,杀手倒是有几个。

  这不,在察觉到牧元阳踪迹之后,牧羽就立刻带人包了过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牧羽的双眸真真的是变得猩红。

  体内的煞气乱窜,让他气血奔涌,难以自持。

  这不是他第次见到牧元阳,可这是他第次,如此渴望的想要见到牧元阳。

  从进入龙门山脉之后,他就直在搜寻牧元阳的踪迹,恨不得将牧元阳千刀万剐!

  昨日在看到讯号之后,他立刻舍弃了手下的两只地煞猛兽前往,却没想到半路上又好死不死的碰到了圣心魔宗的弟子,让他白白错失了击杀牧元阳的机会,懊悔不已!

  而现在,当牧元阳真正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牧羽原本的懊悔和愤恨,此时都化作了汹涌的杀机!

  说实话,他根本就没想过牧元阳居然敢来。

  可他既然敢来,他就敢杀!

  他不管现在是什么场合,他也不顾牧极的劝说。

  他只要牧元阳死!

  “小贼,今日我必要将你挫骨扬灰!”

  牧羽爆喝如雷,手中银枪点,便朝着牧元阳头颅袭来。

  这枪势大力沉,有贯穿金铁之象,群芳斗艳之意。

  枪尖快速的抖动,平推出桃花朵朵。

  万花枪法,桃花劫。

  虽然是同样的桃花劫枪招,牧羽和牧麟施展出来的威视,有云泥之别!

  煞气从枪尖透出来,让原本惨白的寒光突兀的带上了几点猩红的颜色。

  牧羽家传秘法,万花争艳煞!

  此煞有若万花齐放,乱花迷眼,防不胜防。

  他本就已经是地煞强者,这招又含恨而出,威视更是不容小觑。

  牧元阳心神始终都处在皆备状态,他的手直都没离开腰间的佛骨。

  所以虽然牧羽这击来的突然,牧元阳还是快速做出了反应。

  第六十三章,战地煞!

  “杀!”

  牧元阳奋起刀劈碎了桃花。

  刀枪触即分,他可不会给牧羽发作的机会。

  劲力收放,手中佛骨再起再落。

  入魔第三刀,灾刀。

  刀锋环过身体周,画出道漂亮的弧线,非但成功逼退了欺身上来的其他弟子,还趁机朝着牧羽的脖子抹了过去。

  牧羽冷哼声,手臂灌力。

  只是轻轻挑,便破了这封盖四方的灾刀。

  银枪又倒挑,速度快极了。

  枪影连成了片,倒像是道幕帘朝着上面卷过来。

  花煞更是散做春泥,万花枪法,春泥杀!

  繁华落幕,腐朽枯荣,却又暗合生死轮回妙理,变化无穷。

  这些幕帘般的枪影,可虚可实,变化莫测,无论怎么抵挡,终究挡不住光阴的流逝。

  “虽有常开花,却无不死人!”牧羽对这击充满自信。

  牧元阳自然知道这门枪招的玄妙之处,说实话他还翻阅过整本的万花枪法。

  毕竟万花枪法,本就是太祖当初赐给牧羽先祖的。

  这招春泥杀虽然精妙,却并非无法破解。

  仅牧元阳知道,并且以现在实力能够做到的,就有三种之多。

  知己知彼,自然无惧,他却选择了最为凶险的种。

  牧元阳任由那道幕帘卷上来,手中佛骨却掠过道猩红,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朝着牧羽头颅斩去。

  第二道,劫刀。

  这刀若是落下,必有血如泉涌!

  牧羽不得不侧身闪躲,身子动,这枪招也就乱了。

  牧元阳却还不罢休,趁势就欺身上前,袖中虎狩袭出。

  寒芒乍现,须臾之间已经贴近牧羽咽喉。

  牧羽却在迅雷闪电之间,将手中银枪立了起来,正好就挡住了虎狩的去路。

  “地煞强者,劲力化气,所以对气机敏感到了极点,自身的煞气也充斥全身,随时都可以爆发出来,这样的暗藏手段却是难以奏效!”

  这是牧元阳自修行藏剑三式之后,第二次失手,第次是对阵夭夭的时候。

  他却不气馁,收刀又要再出。

  藏剑三式除了阴毒之外,快也是大特色。

  劲力,招式,牧元阳是比不过牧羽的,虽然他初入地煞,可那也是地煞。

  所以牧元阳打算避重就轻,以快取胜!

  牧羽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劲力贯穿右脚猛地踢,原本立着的银枪瞬间就弹了出去。

  虽然只是枪尾,若是被扫中,也必然要被轰碎了骨头!

  牧元阳只能放弃贴身的打算,再次后撤。

  而牧羽则趁机攥紧银枪,再次点出。

  这次可没有什么花哨,而是实打实的强攻!

  他要用自己的浑厚煞气,来碾压牧元阳!

  战斗经验丰富的牧羽,知道怎么利用自己的优势。

  这击神完气足,枪芒内敛,煞气贯穿全身。

  仅仅是目光,就给牧元阳带来了众针芒在背的错觉。

  牧元阳凝神静气,体内暗劲疯狂朝双臂汇聚,继而蔓延到佛骨上。

  他的精气神同样蓄养到了自身的极致,然后施加到了刀法上。

  他体内的劲力经过精妙招式的增幅,数倍的增强之后然后斩出。

  入魔刀法第四刀,灭刀!

  道劈出,刀斩惊鸿!

  刀锋和枪尖针锋相对。

  反震的巨力传回自己的体内,让他觉得自己像是被块巨石撞击在了胸口般,身体蹬蹬瞪往后退了数步之多,而牧羽则是稳如泰山,巍然不动。

  三重暗劲的他,自然比不过已经炼煞的牧羽。

  可他还是挡住了牧羽这势在必得的击!

  这着实让四周看热闹的众人大为惊讶。

  七海派的头目,天罡强手刘青岩在心里暗赞了声:“区区练劲居然能够接住这种程度的攻击,皇室当中还是有些好苗子的!”

  众明王寺的和尚也都投来惊艳的目光。

  “这样的家伙要是成长起来,怕不是我圣宗的大敌!”圣心魔宗的弟子则是起了杀机,他们的做派是很愿意掐死那些没成长起来的天才的。

  可是夭夭不开口,他们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夭夭美眸闪烁几多别样神色,可很快就又压了下去。

  牧元阳在别人的眼里算得上是天才了,可在她这儿显然还不够瞧的。

  而众皇室弟子,更是心思各异。

  “居然已经能够和地煞武者分庭抗礼了,牧元阳这家伙还真特娘的是个天才!”

  “连区区练劲武者都拿不下,牧羽这家伙着实是废柴了些。”

  “只可惜这家伙身份特殊,否则陛下必然全力支持他修行,这家伙成长起来,未尝不能是第二个牧仙,乃至于是,,,第二个武尊!”

  这么想的大都是和牧元阳没有什么交集仇怨的弟子。

  而牧歌眼中的杀机则已经被推到了顶峰,可他打不过牧元阳,也只能寄希望于牧羽了。

  牧极这边,更是起了亲自下场的心思:“我和这小子之间绝对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可不能给他成长起来的机会!”

  牧极想着,脚步轻挪就要出手,却被人给拦住了。

  “恩?”牧极瞟了那人眼,冷笑说,“怎么着,你要给那小子出头?”

  拦住他的,是大武青王世子,同样是地煞圆满的强手,牧释。

  青王,顾名思义为青州之王。

  说实话,武皇是有够不要脸的。

  天下九州,仅中州算是武朝的,可武皇已经特么将九州分了个遍,每州都安了个王爷作为封地,结果到现在除了燕王这个几乎自立的王爷之外,所有的王爷都在中州插科打诨,无处可去。

  牧极的语气不好,牧释却不生气,只是微笑说道:“谈不上是出不出头,,,只是遗迹开放在即,三哥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就算杀区区个牧元阳费不了三哥多少力气,也难保不会被人看出几多底气端倪,到时候夺得秘宝的机会,不就是少了丝?”

  牧释的语气很温和,理由却未免有些牵强了。

  所以牧极冷哼声:“若是本座非要出手呢?”

  “那弟弟就只能和三哥做过番了!”牧释咧嘴笑,战意盎然。

  看着态度坚定的牧释,牧极只能够压下自己的愤怒,放了句狠话:“这事儿,我早晚会和大哥要个交代的!”

  牧释,是牧仙派的。

  当然,他可以跟牧仙要交代,人家鸟不鸟他就是个问题了。

  也不过是句狠话,给自己找个台阶罢了。

  第六十四章,威风

  牧元阳和牧羽战作团,难分难解。

  虽然牧羽始终占据上风,可牧元阳同样也是游刃有余,不落下风,甚至于偶尔还能够扳回点颓势,成功的反压制牧羽几招,这让包括牧元阳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十分惊讶。

  毕竟地煞和练劲之间的差距,很大,非常大!

  地煞武者,练劲成气,操纵劲力的精妙手段是练劲武者根本难以企及的。

  更别说地煞武者还可以凝练煞气,给劲力增添上更强的威能,数倍提升劲力的强度,甚至于可以借助煞气施展出些更加精妙的招式,这些都是地煞武者的优势,是练劲武者难以揣度的精妙手段!

  可偏偏,身为地煞武者的牧羽就是拿不下练劲境界的牧元阳。

  这里面的因素很多,牧羽虽然是地煞,可他只是初入地煞,对于煞气的驾驭还不是很熟练。牧元阳虽然只是暗劲,可手握神兵,招式又十分精妙,战斗经验也十分的丰富,实力也不能以寻常练劲来揣度。

  当然最重要的是,牧羽的心乱了!

  他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凭空给自己套上了层枷锁,实力受限。

  “不过这家伙到底是地煞境界,其煞气可是要比我的劲力精粹浑厚的多,这样打下去,我迟早要劲力耗尽,最后死在他手中!”

  牧元阳又是刀逼退牧羽,袖中虎狩再次斩出。

  白驹过隙,点向牧羽的咽喉。

  牧羽早有防备,腰腹用力,身体后仰出去躲过。

  手中银枪却以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袭出,直点牧元阳的心窝!

  煞气在枪尖汇聚,威能全开。

  看到来袭的枪芒,牧元阳眸光狠,居然是不闪不避,袖中虎狩再次咆哮而出。

  藏剑三式,惊鸿瞥!

  这击斩的牧羽的右臂。

  “找死!”牧羽眼中同样是闪过厉色。

  这次他没有再次选择闪避,而是选择以伤换伤,或者说,是以伤换命!

  他这枪直点牧元阳心窝,可以直接穿透牧元阳的心脏,击毙命!

  而牧元阳的刀却砍向了他的手臂,最多损失条手臂!

  条手臂换条命,这可能不是什么好买卖,但绝对是划得来的买卖。

  被仇恨冲昏头脑的牧羽,已经不在乎什么两败俱伤了,只要能够干掉牧元阳,他愿意付出条手臂的代价!

  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感觉阵剧痛从肩膀处传来。

  哪怕他的骨骼坚韧如钢铁,却还是被虎狩切豆腐般斩断了。

  整条手臂就那么轻而易举的被斩断,鲜血从伤口当中喷涌而出。

  可他却没有丝毫的退缩,虽然疼痛让他的表情变得格外的狰狞,,,狰狞中,还带着点欣喜!

  因为就在虎狩斩掉他手臂的同时,他手中的银枪也十分精准的点在了牧元阳的心口。

  不过就在枪尖刺中牧元阳的瞬间,他脸上的喜色就冰雪消融,变成了深深的绝望!

  因为这枪被挡住了。

  那足以贯穿金石的枪尖,并没有刺进牧元阳的体内,更别说贯穿牧元阳的心脏了。

  枪尖只是刺破了牧元阳的劲服,漏出了里面的那抹暗金光芒。

  “这家伙,,,居然还穿着层宝甲!”牧羽面如死灰。

  他知道,自己败了,败涂地。

  损失了条手臂的他,绝对敌不过凶狠的牧元阳。

  而失败的代价,就是死亡。

  他想的没错,在他因为失手而愣神的瞬间,他就已经死了。

  牧元阳手中的佛骨轻飘飘的掠过,理所当然的斩下了他的头颅。

  牧元阳出刀很快,佛骨也很锐利,切都发生在瞬间。

  牧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楚。

  他的头颅飞在半空,他甚至可以看得到从自己脖腔当中喷出来的鲜血。

  尸体倒地,他的瞳孔也随之失去了颜色。

  “仗剑杀人,痛快,我辈武道当如是!”

  看着满是不甘的牧羽,牧元阳眼中闪过几多快意。

  没有什么能够比手刃自己的敌人,更能让人热血的事情了。

  斩杀牧羽之后,牧元阳虎目巡视。

  那些原本在旁掠阵的几个皇室练劲武者,在察觉到牧元阳如寒风般锐利的目光之后,无不是遍体生寒,肝胆俱裂,居然没有个敢和牧元阳目光对视的!

  他们心中的怒火,已经被恐惧给盖过了。

  没有几个人能够如牧羽般,愿意为了自己的兄弟而付出自己的生命!

  牧元阳似乎也不屑杀他们,所以只是冷哼声:“滚!”

  几个皇室弟子如临大赦,屁滚尿流的跑开了,生怕慢了点,就被牧元阳的宝刀斩掉了脑袋,,,就和那鲜血尚未凉透的牧羽样。

  连地煞境界的牧羽都死在牧元阳手中,他们身为练劲境界害怕是理所当然的吧?

  他们已经选择性的忘记了,牧元阳也是练劲境界。

  牧元阳仗剑而立,脚下是流淌的鲜血,身边是逃窜的敌人。

  人之威,竟然如斯!

  这幕,任由谁看到也得赞声:“好威风!”

  牧元阳虎目圆瞪,在察觉到牧极等人没有继续出手打算的时候,这才悠悠佛骨入窍。

  又品尝了地煞武者的鲜血,佛骨越发嫣红了!

  牧元阳盘膝在地,调理自己的血气。

  他之所以放过那几个练劲,不是他杀心不够,实为不能。

  虽然牧义那绝杀击被蛇鳞挡住了,可劲力还是透进了他的体内,损伤了他的心脉。

  若是再战,怕是要加重伤势,就算是能够斩杀那几个练劲,怕是也无力参加接下来的遗迹争夺了。

  索性那些家伙也被他吓破了胆子,他也就顺势暂且放过那些家伙条生路。

  紫气疯狂的修复着,牧元阳原本绯红的脸色快速变得苍白。

  他急忙服下几颗血精丹,脸色这才好看了许多。

  他又低头看了看那块保住了自己性命的蛇鳞。

  那块坚不可摧的蛇鳞,已经被银枪点出了个大窟窿。

  窟窿四周遍是裂痕,看起来随时都要彻底碎裂掉。

  牧元阳却不觉得心疼,毕竟它可是换了个地煞武者的性命!

  “总算是让我抓到了机会,,,”牧元阳长吐了几口腥气,里面还裹着几块内脏碎肉。

  最后那次交锋看似寻常,实际上是牧元阳蓄谋已久的。

  他那刀之所以砍得是牧羽的胳膊,就是怕他心生退意,不敢跟自己换伤。

  牧羽显然没有料到,从他决定和牧元阳以伤换伤的那刻,他的死亡就已经成为了定局!

  第六十五章,遗迹开启第五更,求收藏!

  牧元阳全力疗养着自己的伤势。

  紫气之玄妙非常,疗伤效果更是骇人听闻。

  它能够以牧元阳的鲜血,来修复体内的任何伤势!

  这里面的玄妙和道理,以现在的武道怕是根本就无法诠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