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积累和机缘。

  可其他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都觉得牧元阳是个不逊色牧仙,乃至于媲美夭夭禅心这个级别的妖孽之资!

  毕竟他的境界提升的太快了,三月份踏入武道,现在六月中旬就特么练劲了。

  这样的修行速度,你不是妖孽,谁是妖孽?

  而现在,则是因为牧元阳的恐怖实力!

  遗迹前发生的两场战斗,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恐怖。

  以练劲之身,搏杀地煞强手。

  先杀牧羽,后斩白墨河!

  这样的剽悍战绩,放眼天下都极为罕见。

  不论其他,仅凭实力,也足以在大武皇室的弟子当中名列前茅了。

  爱杀人,敢杀人,还特么有杀人的实力!

  这样的疯子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能不害怕么。

  所以在认出牧元阳身份的第时间,他就发出了讯号弹。

  然后紧攥着手中的长棍,摆出了副防守的架势:“牧元阳,你胆大包天,恶贯满盈,暴戾恣睢,无法无天,,,陛下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连话都说不明白的化劲弟子,牧元阳哭笑不得:“我就这么恐怖么?我只是个暗劲武者啊!”

  他看着那严防死守的化劲弟子,心念动,原本就十分瘦弱的身子猛地就伛偻了下来,又故作蹒跚的退后了几步,幽幽的篝火照在他原本就十分苍白的脸上,越发显得白得渗人!

  牧元阳眼巴巴的看着那化劲武者,全然就是副身后重伤,油尽灯枯的模样。

  那化劲武者却不上套,反而是冷笑说:“你在遗迹门口就是装作虚弱,然后猛然爆发斩杀了白墨河,,,你休想骗我!”

  “额,,,”牧元阳讪讪直起了身子,表情有些尴尬。

  化劲武者暗自得意自己的机智,他刚才差点就中计了!

  “我已经发出讯号弹,识相的赶紧逃走,我就当没见过你,要不然会儿三哥他们来了,你非得命丧于此不可!”他还这么威胁着牧元阳。

  牧元阳闻言摇了摇头,自顾自的说道:“本来还打算趁着和你对战的时候,体悟下化劲境界的玄妙,没想到你居然如此胆小,倒是浪费了你那身修为,枉为武道中人!”

  “不过也好,正好你也发出了讯号弹,也省得我个个去找了!”

  说到这里,牧元阳脸上终于漏出了杀机:“既然这样的话,你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等下,,,”

  那化劲武者似乎意识到了牧元阳的意图,刚想说些什么阻止牧元阳。

  可牧元阳杀机已现,却是没那么容易就收回去的。

  他脚步如飞逼近那弟子,那弟子急忙舞棍如风,想要逼退牧元阳。

  而恰此时,也有数道脚步声音,蹭蹭蹭窜了出来。

  感谢‘骑着小龟上泰山’的打赏

  第七十四章,无所遁形!

  篝火幽幽。

  数道人影迅速朝牧元阳扑了过去。

  那明劲弟子看到同伴来援,同样也燃起了斗志。

  他空舞了几下长棍,然后攥住末梢,朝牧元阳劈下。

  棍虽不如刀剑凶险,却为百兵之首,最为趁合手。

  这计势大力沉,隐隐有崩山碎石之势。

  “这家伙的实力倒是不弱!”

  牧元阳暗赞了声,眸光却闪过几多冷意。

  他不管身后袭来的众人,反而是刀应了过去。

  刀锋和棍头撞到了起,两股巨力也同时传入二人体内。

  “我虽然实力已经超越了练劲级别,可多是仗着神兵锐利,兼之招式玄妙,生死搏杀经验丰富,可单纯比起劲力浑厚程度来说,怕是要比寻常的化劲大成还要弱些!”

  牧元阳想着,却不收手。

  而是趁势将刀锋顺着棍身,朝那武者压了过去。

  化劲武者眸中闪过几多喜色,而后居然任由牧元阳欺身而上,并且猛地掌朝牧元阳拍出。而在他掌拍出的同时,右臂又在棍身上猛地收放,硬生生的抽出把细剑来,迅速朝牧元阳咽喉抹了过来。

  他居然同样也修行了门藏刀术!

  而且比起牧元阳的袖里藏刀来说,他这招棍里藏刀手段,显然是更加凶险叵测,也更难防备的多。

  若是猝不及防之下,怕是连稍弱些的地煞武者,也得被斩于马下!

  “你自衬实力强大,傲慢轻敌,却怎知小爷的感应!”化劲武者心中冷笑着。

  他这招棍里藏刀无人知晓,平日里也只是在暗地里苦修,却从未显于人前,就算是身边最亲密的同伴都不知道,他还有这样的诡秘手段!

  藏器于身,为的,就是今日石破天惊的击!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牧元阳被透了咽喉,死不瞑目的场面。

  他这击来的突兀,对于时机的掌握也是极为老辣,可为夺命杀招!

  可牧元阳却似乎早有防备般,在他卸棍抽刀的瞬间,牧元阳的袖口同样也有寒芒闪烁。

  两道寒芒十分默契的撞在了起。

  神兵虎狩却轻而易举的斩断了那纤细的细剑,然后余势不减的抹开了他的喉咙。

  化劲武者踉跄后退,鲜血从捂着咽喉的双手间喷涌而出。

  “你,,,你怎么知道,,,”

  他到死都没搞明白牧元阳是怎么预判到这剑的。

  他根本不知道,在他劲力流转的瞬间,牧元阳就已经发现了他的意图。

  “神目之下,无所遁形!”

  牧元阳缓缓转过身去,那些弟子这才姗姗赶到。

  其实他们的速度倒是不慢,只不过二人交手的速度太快了!

  仅仅是回合的碰撞,那化劲武者已经被斩于马下。

  除了牧元阳和已经归西的亡魂,怕是难有人知道刚才那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有个地煞么?”牧元阳眸光环视,嘴角冷笑。

  牧极长袖善舞,手段老辣,手下还是有些能人的。

  除了个牧羽之外,还有三个地煞级别的强手!

  这还是说仅限于皇室弟子的范围当中,若是放眼朝野,这家伙的势力更强。

  他麾下甚至还有天罡境界,甚至于更高级别的强者!

  开玩笑,连堂堂九卿都被拉入麾下,招揽几个天罡还不是理所当然?

  牧元阳看着他们围了上来,领头的地煞武者牧元阳也认识。

  正是当初和牧恪牧麒起跑到王府威胁他的,同样惨死在牧元阳手下,福王世子牧霆的兄长,牧震!

  牧震穿着身利落的黑袍,年纪看起来比牧元阳大不了多少。

  “牧霆虽然废物了些,可他的两个哥哥却都是人中之龙,天资丰厚,据说他大哥牧雷甚至已经是天罡强手,被武皇器重送到了镇西军当中培养,现在已经是方偏将!”

  牧元阳暗赞声,又不由得在心中恶趣味的想到:“奶同胞,两个兄长如此优秀,可偏偏牧霆却如此之废物,这家伙该不会不是他老子亲生的吧?”

  值得提的是,除了播种机武皇,和枝独秀的牧元阳之外,大武皇室流传下来的子嗣,居然大都是以三为基数的!而且阳刚男子多,阴柔娇花少!

  这是件很有趣的小事,无关紧要。

  牧元阳迎着围上来的众人,仗剑而立。

  从他的脸上,看不出点紧张或是兴奋的神色。

  “目中无人!”牧震看着气定神闲的牧元阳,不由得面色阴沉冷笑说,“怎么,杀掉了两个废物,就觉得你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和地煞武者对战的底气了不成?”

  他口中的两个废物,自然就是白墨河和牧羽了。

  白墨河倒算了,毕竟只是外人。

  可牧羽怎么说也是他们自己人,却被牧震毫不留情的评价为废物。

  很显然,他同样也十分的目中无人。

  天才,往往都是骄傲的。

  他也确实有自傲的本钱。

  以他的天赋和实力,在皇室弟子当中绝对是最为闪烁的撮。

  就算是放眼天下,能够胜过他的也不多。

  可牧元阳却只是冷笑着睨了他眼。

  他倒是没有说话,可那样平静的目光,就足以让牧震暴跳如雷了。

  牧震狰狞的看着牧元阳,煞气在体内滚动,他眸中隐隐有电光闪烁,语气也十分阴鸷,咬牙切齿:“小爷非得把你的五脏六腑,周身百骸,寸寸的烤焦不可!”

  牧元阳还是没有说话。

  “你知道用刀子片片的削掉血肉,看着自己骨骼点点显露出来的绝望么?”

  “,,,”

  “我真想看看,当你的鲜血点点的被放掉,你是不是还能这么的气定神闲!”

  “你特娘的到底打不打?”牧元阳瞥了他眼,又咧嘴笑,呲着嘴白牙,“对了,你刚才那番话,你弟弟临死之前好像也说过,这是你们家临死前的传统么?”

  牧震闻言滞,而后怒发冲冠,暴跳如雷。

  他的杀机已经酝酿到了极致!

  体内煞气流转,牧震整个人似乎都化作了团雷电,朝牧元阳扑了过去。

  牧元阳提刀便战!

  第七十五章,打劫

  牧震不用兵刃,只用拳脚功夫。

  这在武者当中是十分罕见的。

  毕竟武者的肉身就算是锻造的再强,也终究比不过神兵利刃。

  可牧震的拳脚,和神兵利刃没有什么区别!

  他拳脚如电,每击都势大力沉,堂皇如天谴奔雷!

  煞气奔腾之下,他全身都不时闪烁过几多雷光,如同披着层雷衣!

  尤其是他的双掌之中,更像是握着两团雷电样。

  牧元阳仗着佛骨和他对撞了几次,只觉得手臂都有些酥麻。

  即是因为牧震的内气浑厚,同样也是因为他的煞气影响。

  “这家伙已经将雷光淬体术练到了极致,只要静下心来打磨番,恐怕很快就能够进入炼煞成罡,进入天罡境界!”

  牧元阳暗自咂舌牧震的恐怖实力,可心中却并不慌乱,反而有些窃喜:“果然,煞气虽然已经超脱了劲力的范畴,可其中仍旧包含着劲力和血气,还是在神目的洞察之内!”

  随着对于自身变化的不断熟悉,牧元阳对于神目的了解也越发的深刻。

  他知道,神目之所以可以看得到劲力运转,实际上它窥见的并不是劲力。

  因为劲力本来就是无形无质的存在,神目看到的是血气!

  血气是肉身当中的能量,充斥在武者的体内。

  炼体境界是填充血气增强血气的过程,而练劲就是应用这些血气!

  神目看得到血气的流转,自然也就洞察了劲力的运行。

  而煞气当中,同样也包含着血气!

  在牧元阳的眼中,牧震周身都笼罩在血气当中。

  那股血气和寻常练劲武者的血气不同,并不是仅仅是猩红的血色,还泛着点雷电的白光!

  牧元阳知道,那白光正是牧震所凝练的雷光煞气!

  “炼煞境界,就是将以功法吞吐而纳入体内的特殊的气,融入到自身的血气当中,继而也就成为了所谓的煞气!”

  牧元阳心中有所明悟。

  因为可以看得到牧震体内煞气运转的轨迹,所以牧元阳总是可以准确的找到其薄弱的地方进行攻击,多次以弱胜强击退牧震,让后者苦不堪言。

  可雷光淬体术无愧是大武最强淬体秘法之,牧震又将这本功法练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肉身已经强化到了定程度的极限!

  他的皮肤坚固如魂铁兵刃样,防御极强!

  所以就算是牧元阳以巧破劲,也很难击败牧震,只能仗着佛骨之利,在他身上留下几道口子罢了。

  不过在众围观的练劲弟子看来,这明显是牧元阳占据了优势。

  因为牧元阳二人之间的战斗过于激烈,这些练劲武者根本不敢贸然掺和到战团当中。

  毕竟武道搏杀又不是游戏,又不能自动分辨敌我,攻击只会打到敌人。

  他们也因此才有机会来欣赏二人的搏杀,并且做出些评价。

  “嘶,这家伙的实力怎么如此恐怖,居然连牧震都不是他的对手!”有皇室弟子咂舌不已,“这家伙也不过是练劲境界啊,若是进入地煞乃至于天罡的话,怕是大哥也不是这家伙的对手吧?”

  却又有弟子出声反驳:“屁,明显是牧震压着牧元阳打,怎么说牧震不是他的对手呢?”

  “这你却说错了!”那弟子闻言摇头笑了笑,眼中闪烁过些叫做智慧的光芒:“你别看牧震压着牧元阳打,可从头到尾,牧元阳都没有受到点伤势,可牧震却已经被留下了好几道口子,这就足以证明二人实力上的差距了!”

  其他人闻言这才恍然大悟,然后纷纷倒吸了口冷气:“嘶,要是这样的话,咱们岂不是危险了?”

  “要不然,,,咱们先逃?”

  “我觉得可以!”

  正在鏖战的牧震闻言差点被气得口逆血喷出。

  劲力在体内跌宕,他恨不得舍了牧元阳,先回头将那些废物干掉再说。

  “好机会!”牧元阳看得到他体内煞气的异状,并且迅速抓住了机会。

  佛骨掠过阵猩红,牧元阳毫不犹豫的施展出入魔杀刀的第五刀,灭刀!

  灭刀是入魔刀法当中,除了禁忌招式阿鼻无间之外最强,对劲力增幅最大的刀。

  牧元阳道就砍在了牧震的面门上。

  削铁如泥的神兵佛骨,却并没有劈开牧震的脑壳。

  原来是牧震在生死危机的关头,将体内煞气纷纷灌在了脑袋上。

  兼之他本来肉身就极为坚韧的缘故,这才没被牧元阳斩杀掉。

  饶是如此,他的脸上也被牧元阳留下了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啊啊啊!”牧震怒吼咆哮几声,没理会牧元阳再次斩来的刀锋,反而是掌朝牧元阳心口印了过去。

  盛怒之下,这家伙似乎要选择以命换命的打法。

  牧元阳见状急忙抽身后撤,他可没有牧震那么硬的脑袋。

  而逼退了牧元阳之后,牧震却没有继续追击,反而是扭头跑了。

  临走还放下句狠话:“今日刀,不日必有回报!”

  “也特么是个好面子的人啊!”牧元阳望着牧震的背影,冷笑想着,“不过下次再见,你了逃不掉了!”

  他没有选择追击牧震,毕竟人家是地煞强者,脚程可不是自己能比的。

  他将目光放在了那些战战兢兢的练劲弟子身上。

  有练劲弟子看着牧元阳朝他走来,脸上的表情如丧考妣:“牧元阳,你我之间并无仇怨,何必赶尽杀绝?”

  牧元阳睨了他眼,后者两股战战,心惊肉跳。

  “少废话,打劫!!”

  “打劫?”

  “将血蛊针交出来!”

  “交出的话就你会放过我么?”

  牧元阳冷笑声,作势抽刀。

  “别别,我交,我交!”那弟子急忙从怀中抽出竹筒,将所有饱噬凶兽精血的猩红血蛊针交给了牧元阳。

  牧元阳满意的点了点头,挥手放哪弟子离开了。

  其他的弟子见状也急忙有样学样,牧元阳收获颇丰。

  可当只剩下最后个弟子的时候,虎狩却毫不犹豫的抹开了他的喉咙。

  “为,,,为什么?”那弟子满心的疑惑。

  他不知道为什么牧元阳放过了所有人,却独独要杀掉自己。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如果直接动手的话,你们四散而逃,我也不好追,所以想暂且让你们安心,然后个个杀罢了!”

  牧元阳咧嘴笑,笑魇如花。

  今年天气格外炎热,可能是因为全球变暖的缘故,老张家这边已经接近四十度了,甚至已经有几人因此丧命!

  这不是玩笑,绝对不是玩笑,新闻可以查到!

  各位书友千万注意防暑,,,望君安康!

  第七十六章,尾声

  黎明的晓光才撕破了夜的黑暗。

  可大武皇室的众人,却早已经在山脚下等候了。

  今天是夏苗结束的日子!

  此时才是寅时,草尖上的露珠都没有完全蒸干,就已经有皇室弟子接踵出现。

  他们在禁卫的带领下,珍之又珍的将血蛊针交到了牧高阁的手上。

  这些战利品将会被封存,然后交到宫廷药师的手上进行鉴定,作为评定夏苗榜单的依据!

  “怎么可能只有这点弟子出来,难道是因为遗迹的缘故么?”

  看着零零散散的弟子,牧高阁的脸色不太好看。

  方面是因为到了他这个年纪,本就对于血脉和亲情十分看重,盼着看着大武昌隆!另方面他又身为夏苗事宜的负责人,如果折损在夏苗当中的弟子太多,怕也不免要受到武皇的责难。

  毕竟夏苗虽然是大武弟子的试炼场,可特么又不是坟场!

  死十个八个可以接受,死三十五十也勉为其难,可如果死了大半的话,,,牧高阁脸上的表情如便秘般纠结。

  “该死,有遗迹出现在龙门山脉当中,大武居然没有得到点消息,罗网那些家伙都是干什么吃的,本王非得向陛下参他们本不可!”

  念及此处,牧高阁不由得又将目光放在了旁的镇北将军身上。

  黄信此时正在远处闭目养神,他的脸色古井无波,让人看不清他内心的想法。

  就像是根本就没有受到遗迹风波的影响样。

  牧高阁心中冷笑了几声:“身为夏苗护卫,却在你的眼皮子低下折损了这么多皇室弟子,,,桀桀,若是本王受到陛下的挂落,你也绝对跑不脱干系!”

  牧高阁满是恶意的想着,可他的底气却并不是很足。

  边是垂垂老朽的皇室老者,边是正当强壮的大武将军,武皇会偏袒谁,牧高阁其实是清二楚的。

  毕竟,他也不过是五气境界,而黄信却是实打实的宗师大尊!

  这天下,到底是武道的天下,武者的天下!

  牧高阁杵在那胡思乱想着,朝阳也随之缓缓升起。

  直到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