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元阳看了看手中的紫阳,满意的点了点头:“紫阳手的进境倒是比金刚会要快的多!”

  他这段时间就专门修行这两门秘术,其中紫阳手之歹毒邪恶最称牧元阳的心,所以他偏爱此法,修行的时间长琢磨的程度也深,自然进境要比金刚会快的多。

  牧元阳心念动,紫阳隐去,又变成了神圣的金光。

  两门截然不同,甚至于两种极端的秘术,就这么自然的同时存在于牧元阳体内。

  佛魔,却相得益彰。

  这若是传出去,怕是要惊掉地的下巴。

  地煞武者是可以修炼秘术是不假,可他们只能够修炼和自己煞气趁合的秘术。

  如白墨河修炼血河手,是因为他凝练的是血河煞气。

  如牧震修炼雷光淬体术,是因为他凝练的是雷光煞气。

  若是贸然修炼和自己煞气不匹配的秘术,轻则筋脉受损,重则走火入魔!

  修炼两种完全相克的秘术,这绝对是大多数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可对于牧元阳来说,这却根本不是问题。

  混元煞包罗万象,内蕴无数煞气类别,所以可以用它催动任何类别的秘术!

  而且虽然修炼的秘术类别不同,可到底还都是用混元煞催动的,只是运转方式上有所差别,自然不会有走火入魔之危了。

  这正是太祖经之玄妙,万法之首的超然!

  “只可惜混元煞虽然可以催动任何种类的秘术,可秘术的威能却比正常煞气催动的情况下要弱了三分!”

  人无完人,功法也是这样。

  正是因为混元煞变化无穷,所以它始终少了些纯粹。

  它是最强的煞气,可它同样也是最弱的煞气。

  不过强和弱不在功法,却是在人。

  牧元阳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倒是没什么好别扭的。

  而也就在此时,耳边忽然传来劲风呼啸声音。

  牧元阳手中佛骨骤然出窍,刀光闪,整个人便破开车厢窜了出去。

  而也恰就在他离开车厢的瞬间,无数道长弩便将车厢穿了个千疮百孔!

  “升龙弩,军队的人!”

  牧元阳按着宝刀,眸光四顾。

  两队身着甲胄的士兵,已经将马车团团围了起来。

  第八十五章,牧雷

  “死!”

  牧元阳耳边传来声爆喝。

  他身形还没彻底站定,就迎面袭来道刀罡。

  那刀罡堂皇霸道,内蕴惊雷,威视骇人。

  其速度更是快如飞虹掣电,须臾间就已经到了眼前!

  “嘶,天罡强者!”

  牧元阳也不敢怠慢,腰间佛骨出窍。

  瞬间就是入魔刀法第五式,灭刀!

  进入地煞境界之后,牧元阳终于可以施展出入魔刀法的几许威能了。

  如果说他以前施展出来的刀法就是架子,是招式。

  那么现在,他已经琢磨到了几多真意。

  外有皮肉,没有灵魄。

  这才是真正的刀,真正的刀法!

  这刀劈出,隐隐有天地归墟,万物寂灭之意!

  煞气自刀锋涌出,瞬间撕碎了那刀罡。

  牧元阳这才看清楚了来人。

  那人身着身甲胄,面带英气,剑眉虎目,看起来比牧元阳稍大几岁。

  手中攥着柄军制的五淬宝刀,周身有雷光点芒萦绕奔腾!

  能够调动军队,乃至于运出大杀器升龙弩来,说明他在军中身份不低。

  再看他的年纪,所修行的功法,以及对与牧元阳的杀机。

  他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大武镇西军偏将,灵王长子,天罡强者,牧雷!

  牧元阳的眸光中闪过几多谨慎。

  牧雷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级别的天罡,这可是实打实的资深天罡,而且还是在战场当中磨炼过不知道多少次的真正强者!

  要知道,大武对于军制的把控还是很严格的。

  如果没有足够的功勋,就算你是王孙贵胄,也很难混出头来。

  牧雷能够在镇西军当中坐稳任偏将,而且还是实权偏将,这已经足以证明他的能力了!

  牧元阳却蔚然不惧,他正想看看自己和天罡之间的差距呢。

  手中佛骨斜拖着,牧元阳朝着牧雷扑了过去。

  牧雷嘴角撇,眸中隐隐有奔雷闪电:“找死!”

  他手中虎头大刀猛地起落,就有两道刀罡斩出。

  这两道刀使得十分精妙,对于时机和方位的把控都无可挑剔。

  两刀先后劈出,刀罡却起绽放,恰好就封锁了牧元阳的进退之路。

  仅仅是这手,就足以窥见其强大了。

  可牧元阳却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会使出这手!

  在他手臂抬起的瞬间,牧元阳凭空折返了两次。

  身形只是扭动了几下,错开了几个方位,恰巧就从两道刀罡当中钻了过来!

  “恩?”牧雷的眼中闪过几多惊讶。

  恰此时,牧元阳也奔袭到了他面前。

  刀抬起,煞气已经将整个刀身裹住。

  原本佛骨猩红的刀身,此时已经变成了幽深的黑色!

  牧元阳眸中有种种厉光变幻,煞气如开闸泄洪般奔袭而出。

  在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的时候,牧元阳毫不犹豫的施展出了至强刀,阿鼻无间!

  再次施展阿鼻的他,可不是上次的练劲了。

  这次,煞气以玄妙的方式流淌,贯穿于刀锋!

  他的脑海当中阿鼻无间的真意也加持在了这刀上。

  这刀不仅仅有型,更有其意!

  刀劈出,隐隐有鬼哭狼嚎之势!

  “这刀法,竟如此邪恶!”

  牧雷心中震动,手上却不留情。

  罡气灌在手中宝刀上,刀便迎了上去。

  他这刀威能同样不可小觑。

  体内罡气加持之下,刀身上有雷电游走。

  势大力沉,堂皇霸道!

  他没有将罡气发出去,而是内敛于刀中,让原本就十分锐利的宝刀更是无坚不摧,同时也将这刀的威能催生到了极致!

  从这手上来看,牧雷果然是资深天罡。

  寻常天罡武者都喜欢以罡气压人,尤其是在面对那些没有进入天罡境界武者的时候。

  毕竟罡气玄妙,外放体外,精深者甚至可以发出三丈之遥!

  在没有罡气护身的情况下,对手怕是连近身都做不到,天生就立于了不败之地。

  可他们却忽略了点,那就是罡气在离开体内之后,威能会随着距离而不断的削减!

  只有将罡气凝聚到极致,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能来!

  两人的刀撞到了起,罡气和煞气互相侵蚀!

  让牧雷颇为意外的是,他这刀居然没有逼退牧元阳!

  而是,,,平分秋色!

  “嘶,好强的刀法!”

  牧雷微微诧异,却没想到牧元阳又劈来了刀。

  他急忙再次出刀抵挡,却没想到牧元阳这刀的威能,居然猛然提升了数倍还多!

  刀锋上的黑气已经隐隐要咆哮而出,似乎里面真真的封印着什么邪魔般!

  牧元阳的神色也狰狞到了极致,似乎修罗恶鬼从地狱当中杀了出来!

  佛骨的锐利被牧元阳发挥到了极致,刀,就斩碎了他手中淬火五次的宝刀!

  然后余势不减的朝他面门劈来!

  牧雷心下震动,却并不焦急。

  体内罡气汇聚压缩于掌中,掌于电光火石间拍了在刀锋上。

  没想到他那压缩到了极强状态的罡气,却被牧元阳的刀锋给劈开了。

  并且在他的手掌上,留下了道深可见骨的刀口!

  “万幸我罡气极为浑厚,若是弱上了丝,怕是非得被他斩掉了手臂不可!”牧雷暗自庆幸。

  他真没想到,区区个地煞武者,居然掌握着如此恐怖的刀法!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牧雷觉得这两刀必然就是牧元阳的极限实力了。

  准确的说,他觉得地煞境界的极限,也就是这样了。

  可没想到,牧元阳的刀再次举了起来!

  这次,黑气不仅仅存在于刀锋上,而是将牧元阳整个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瞬间他体内升腾起来的气势,居然给牧雷带来了众无可抵挡的错觉!

  更为恐怖的是牧元阳的目光,他脸上原本狰狞恐怖的神色已经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那种近乎漠然或者说是冷酷的平静。

  他的眸光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有的只是片空洞的死寂!

  “这刀,我该怎么挡!”牧雷心中念头千折百转。

  瞬息之间,刀光已经落下。

  牧雷眼中厉色闪烁,架起了双臂。

  第八十六章,牧元阳的实力

  “杀,杀,杀!”

  刀已经归鞘,心却静不下来。

  脑海中无数幻想疯狂摧毁着牧元阳的心神,想要把他变成彻头彻尾的杀戮机器!

  “哼,就算是完整的阿鼻无间,也休想控制我的心神!”

  牧元阳心如磐石,摧枯拉朽的撕破了环境,挣脱了出来。

  这是他第二次施展阿鼻,不过却是他第次施展出完整的阿鼻来。

  阿鼻无间是入魔刀法的至强刀,说是刀,实际上是有三刀。

  说是三刀,可其实这三刀是刀!

  只有把这三刀都劈出来,才是完整的阿鼻无间。

  进入地煞境界之后,他才有了劈出这三刀的实力。

  在他还是练劲的时候,刀阿鼻就足以斩杀炼煞强者!

  更别说他现在已经是炼煞,而且是完整的阿鼻无间,其威能是可以想象的强大!

  可饶是如此,他也没有成功杀掉牧雷!

  只是斩掉了那家伙的两条手臂罢了。

  “这样都杀不掉他,这家伙不愧是资深天罡!”

  牧元阳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得胜而小觑了牧雷。

  他和牧雷交手的时间不长,可是实际上他已经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在这短短的几个回合交锋当中,包含着他这段时间修行的精妙。

  他先是以神目窥见了牧雷的罡气走向,所以才能够躲开那两道刀罡。

  有体内浑厚的混元煞作为支撑,演化出天魔煞来,他才能够使出阿鼻无间来!

  这还得说加上二人兵刃上的差距,和入魔刀法的巨大加持,还有些牧雷轻敌的因素,这才能够得手。

  台上分钟,台下十年功。

  这句话放在武者的身上同样适用。

  不知道多少次的磨炼,才有交手时候的那片刻惊艳!

  “虽然没有杀掉牧雷,倒是知道了天罡强者的玄妙之处,也印证了自己的实力,只要小心运营,天罡强者也未尝不能斩于马下!”牧元阳琢磨着。

  他知道自己和天罡武者之间还有不小的差距,不过他所掌握的底牌已经足以弥补这些差距了。

  当然,如果面对同样底牌丰厚的天罡武者的话,他还是没有半点胜算。

  就比如先前交手的时候,如果牧雷的刀没断,那他绝对就无法取胜!

  兵刃,功法,心境,招式,境界,,,任何项上的优势,在搏杀中都可以决定个人的生死。

  “杀杀杀!”

  虽然冰心片破了幻境,可杀意却始终萦绕在心头。

  牧元阳也没打算压制这些杀意。

  他边吐纳恢复。

  混沌经运转之下,海纳百川,迅速填补亏空。

  这也是混沌经的大妙处,因为它包罗万象,所以来者不拒。

  鲸吞天下,这可是寻常功法剥茧抽丝的吐纳要快上不知到多少倍。

  他边又朝着那些士兵走去。

  牧元阳和牧雷交手时间极短,所以到牧雷逃窜,那些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少护送牧元阳的侍卫已经死在了那些士兵的手下。

  牧元阳点也不心疼。

  这些侍卫都是武皇派来的,其中还有原本的庸王府侍卫。

  也就是说,这都是武皇的人!

  牧元阳巴不得他们都死干净才好呢,也省得给自己添麻烦。

  不过和那些侍卫交战的人当中,还有牧忠。

  牧忠已经是练劲境界,可在面对众同样也是练劲境界的亲卫的时候,牧忠明显力有不逮,多少次险象环生,与生死间徘徊着。

  如果不是牧元阳传授的霸下负海经极为擅长防御的话,怕是早就已经被那些亲卫斩杀了。

  “说到底,黑哥到底还是缺少杀伐手段,也缺少生死搏杀的经验,还得想办法培养番才是!”

  牧元阳不得不出手相助,可不能让牧忠死在这些家伙手中。

  他掌心攥着轮紫阳,迅速朝人群钻了过去。

  掌起掌落,轮轮紫阳印在了那些士兵的心口。

  中掌者,体内精血瞬间被蒸发得干二净。

  原本血肉饱满的士兵,瞬间就只剩下层皮包骨头了。

  紫阳手,歹毒邪恶至极!

  牧元阳连杀数人,死者无不凄惨至极。

  剩下的士兵见状都是魂飞魄散,又明知道不可力敌,哪里还敢滞留。

  便各自逃窜去了,牧元阳也懒得追他们。

  “这,,,就是王爷的实力么?”

  护送牧元阳的侍卫们,脸上都挂起了敬畏的神色。

  就连那个地煞境界的侍卫统领,都收起了原本有些轻佻的目光。

  牧雷名气不小,尤其是在军伍中,那是作为典型培养的!

  可以说牧雷是军伍中新代的榜样之。

  可现在却被牧元阳摧枯拉朽的击败,丧家之犬样的逃窜了。

  在这样的前提下,他哪里还敢有其他的心思。

  只希望赶快将牧元阳送到,然后回京复命也就是了。

  他可不愿意长久待在牧元阳身边。

  惹又惹不起,打又打不过。

  而且这家伙早就已经臭名昭著,整个盛京乃至于小半个中州,都知道这是个辣手无情,暴戾恣睢的家伙。

  如果不小心惹到他,小命可是难保。

  毕竟他现在已经见识到了牧元阳的实力。

  那刀之惊艳,连牧雷都感到了绝望,更被说他了。

  而且他还知道牧元阳的惹祸能力极强,待在他身边可是和龙潭虎岤差不了多少。

  他倒是宁愿回到战场上真刀真枪的搏杀,也不愿意时刻提防着暗箭。

  他这么想着,却没想到牧元阳已经“看上”了他!

  “这家伙实力不弱,能够以己之力对战三位地煞,也算是个中强手了,若是收服也有番用处!”

  牧元阳这么想着,却没有着急开口,反正路途还远,有的是机会。

  反正他有杀掉这家伙的实力,不同意的话直接杀了也就是了。

  他又将这首领安排到了牧顺身边,保护牧顺和小安。

  这才悠悠上了马车,吩咐声继续前进。

  “我倒是要看看,前面还有什么牛鬼蛇神!”

  他得罪的人多了,仅仅个牧雷可是不够瞧的。

  只不过是这家伙性子急躁,又少了些心机,这才抢了先,当了枪罢了。

  第八十七章,刺金楼

  马车前行的速度不快。

  牧元阳得让那些暗处的家伙,时刻知道自己的动静才行。

  屠刀已开,不杀个够本,牧元阳是不会罢休的!

  反正都是生死仇敌,杀个就少个。

  他可懒得和那些家伙耍什么阴谋诡计。

  牧元阳更相信手中刀,和刀下的亡魂!

  “只是不知道听到连牧雷这个强手都折戟沉沙的消息之后,是否还有人有胆子出手!”牧元阳心中冷笑着。

  他结下的仇敌不少,可真正的强手却不多。

  除了牧高阁之外,也就只有几个五气境界的王爷。

  那些都是闲散王爷,也没有什么势力。

  倒是有个三花强者,却不知道会不会出手。

  还有就是武皇那边,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动作。

  可牧元阳却蔚然不惧,他早就已经作好了准备!

  牧元阳是个极为矛盾的人。

  他喜欢杀人,却不喜欢滥杀无辜。

  他喜欢生死搏杀间的刺激,可偏偏对自己的小命爱惜得不得了。

  明知道此番必然是虎岤龙潭,牧元阳怎么能不提前做好准备!

  他是有张大底牌的,张让他心疼的肉颤的底牌!

  请出这张底牌的代价太大了,牧元阳可不想轻易动用。

  马车走得不快,可也很快走了大半的路径了。

  路上倒是也遇到了几次袭杀,可都是些地煞武者,牧元阳连刀都懒得拔,全当做修炼紫阳手的靶子也就是了。

  神目虽然没有直接提升牧元阳的实力,却让牧元阳的战斗力翻了几番。

  目之下,无所遁形。

  加上脑子里的见识见解,两者配合之下简直就是大杀器!

  这让牧元阳对于般的地煞武者都完全提不起兴趣来了,,,明明他也才突破地煞境界不久啊!

  可是直到不久之前的次袭杀,却将牧元阳心中的丁点自大摧枯拉朽的击碎了。

  那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牧元阳照常在车厢当中凝练煞气。

  觉得有些烦闷,就掀开车帘透了透气。

  没想到他方才掀开车帘,就忽然有道寒芒,直透他的咽喉而来!

  那剑速度之快,骇人听闻,比牧元阳的虎狩还要快三分!

  而且那武者出手之前,根本没有半点动静,如幽灵鬼魅般!

  牧元阳的神目都根本没有看到半点血气的踪迹。

  如果不是牧元阳福至心灵,在关键时刻架臂扫了下,荡开了那短剑的话,他绝对就要被那剑透过咽喉,死不瞑目!

  而那黑影在击失手之后,就没有丝毫的纠缠,而是选择立刻融入到黑暗当中,远遁逃走了。

  快,准,狠!

  蛰伏百日,朝杀机!

  那只是个普通的地煞武者。

  牧元阳知道,如果正面搏杀,那家伙可能连他刀都借不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