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铁尖,寒芒毕露!

  牧元阳的神目却已经早就窥见了他的意图。

  所以不惊反喜:“你若是仗着速度与我周旋,时半刻怕是还拿不下你,却不想你居然自投罗网!”

  他毫不犹豫的催动了阿鼻无间!

  身后有魔神虚影隐隐幻化,咆哮于天地之间。

  他的脚下是森然白骨,他的背后是炼狱熔炉!

  “刀意!”

  赵培心中震惊无比。

  毕竟,这是连天罡武者都不定拥有的真意啊!

  可此时已经容不得他震惊了。

  牧元阳身后的魔神,已经将刀劈了出来。

  这刀,直扑赵培面门而来。

  赵培架铁扇抵挡,却仍是被劲力袭得后退数步。

  牧元阳本来的实力就已经不逊色天罡武者,又得了血菩提的凝练,此时仅仅是自身的实力就已经无限逼近天罡,更别说还经过了功法的增幅!

  赵培心中惊骇,想要闪避,躲开牧元阳的恐怖刀式!

  却没想到,牧元阳的刀意已经锁定了他。

  他身后的那尊魔神眸光开阖,就像是命运般,将他笼罩。

  而此时,牧元阳的第二刀也举了起来。

  其身后的魔神越发的清晰了。

  赵培可以从那魔神的脸上,找到任何让他惶恐不安的模样。

  似乎,那是从他内心深处演化出来的心魔样!

  阿鼻无间,本来就是人心当中最恐怖的罪恶!

  他心神惊惧。

  而此时围观的几位家主,也都窥见了事态不对。

  他们没和牧元阳对战,没被牧元阳的刀意封锁,所以看不到任何异常。

  可他们却看到赵培被牧元阳给压制了。

  和赵培关系最好的方平不忍赵家弟子被残忍屠杀,是以爆喝声:“赵兄莫慌,某家来助你!”

  话毕,腰间宝剑出鞘,如飞虹逐日,猛然窜出。

  可没想到才到了半,就被杆大戟蛮横无理的打了下来。

  “若要战,本座陪你战!”沈烈舔了舔嘴唇,似渴鲜血。

  “怎么还有位天罡!”

  方平有些惊讶,可沈烈已经毫不犹豫的扑了上来。

  方平无奈,只能被动迎战,二人战作团,难分难解。

  “陈某来了!”

  张家家主张剑驰山同样伸出援手。

  却被另外位山豪孽天罡拦住。

  胡云鹏出手,被徐荣拦住!

  剩下气脉衰老的陆章元,和有些犹豫的陈远山尚未出手。

  陆章元不出手是因为他轻易不敢出手,因为每次出手,他必然要减少些寿元。

  而陈远山则是存着些别样的心思,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也就在二人犹豫之时,却猛然听得声惨叫。

  魔神落下屠刀,摄魂于无间炼狱之中!

  已经是资深天罡的赵培,居然连第二刀都没有接下!

  毕竟他也不过是个小城的家主,哪里有如沈烈等人的精妙手段。

  而随着他这声惊呼,几边的战斗也随之停止了。

  牧元阳攥着宝刀,脚下是赵培分成两半的尸首,脚下鲜血流淌。

  他狞笑声,缓缓将手中宝刀收回,看也不看脚下的尸首眼。

  “明日,本王在城主府宴茶,希望几位赏脸。”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剩下的山豪孽们,却还在继续屠杀。

  这次,五位家主却不敢阻拦了。

  他们都知道从此以后安远城,已经不是他们说了算了。

  第百十三章,霸道

  昨夜猩月闪耀,当杀人。

  陈家百三十二口,人头落地,无幸免。

  陈家那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宅,被搬空了。

  山豪孽临走还放了把火,火光照耀了半个安远城。

  安远城六大世家之,陈家,永远的成为了历史。

  牧元阳对此有些不满,却也没有多说,只是在心里不屑了声:“到底是群匪类。”

  似乎在这些巨孽看来,杀人和放火,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很配。

  可牧元阳却有些心疼那宅子。

  那是个很不错的宅子,不管变卖还是赏赐,都是不错。

  现在却付之炬,白白浪费了。

  陈府和陈家,自此彻底埋葬在了时光当中。

  如果不是脚下的土地尚且被鲜血染得猩红,赵府当中还传出了些恶臭的味道,不明事理的人还真以为赵府是火德星君发怒走水了呢!

  牧元阳今儿起的很晚。

  这段时间搏杀太多,旅途疲惫,他还没好好歇歇呢。

  经过昨日的屠杀,这安远城怕才算是安定了下来。

  牧元阳也这才心安理得的好生休息了番。

  城主府就在安远城正中,修建得不甚富丽堂皇,却有些威严。

  不过比起池府乃至于陈府来说,都显得有些破败。

  从这点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原本的城主日子怕是不好过。

  牧元阳却没有翻修番的打算,毕竟他也不打算直都囚在这安远城当中。

  起床洗漱,又餐食了些早点。

  以他现在的修为,实际上般的食物已经很难给他带来什么营养了。

  主要是个习惯。

  等到餐食被撤下去,王虎才凑上来:“王爷,五大世家的家主已经在客厅等候多时了。”

  小安这小子兼了个后勤官的差事,处理的琐事也不少,大早就出去忙活了。

  所以王虎就代替小安,成为了牧元阳的近仆。

  虽然堂堂练劲大成,来如奴才般伺候人,本是件很掉价的事儿。

  可王虎却甘之如饴,毕竟小安就是他最好的榜样。

  跟了个好主子,就是最好的机缘!

  “且让他们等着吧!”

  牧元阳不紧不慢的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根本没将几位家主放在心上。

  昨日那些家伙的讽刺可还似乎萦绕在牧元阳耳中。

  他是个记仇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半点感应呢?

  虽然为了接下来的发展,不宜再大开屠刀,可牧元阳总得拿捏他们番。

  恩威并施是王道,可牧元阳走的是霸道!

  况且,他也没当那几个家主是他的手下。

  刀在手,自然有威严!

  “让你递的折子递上去了没?”他问着。

  折子是写给武皇的。

  毕竟杀了个偏将,好歹也得有些态度才是。

  随着折子递上去的,还有牧元阳伪造的池野原二人和山豪孽交往的书信。

  说是伪造,实际上却特么真的不能再真的。

  那些书信上都盖着沈烈的印信,可信度百分百。

  牧元阳虽然不指望武皇相信自己,可好歹也是个态度不是。

  他也不相信武皇会因为这点小事就难为自己。

  王虎急忙回答:“王爷说完小的就差人送上去了。”

  牧元阳点了点头,又开口问道:“寇默山安排好了么?”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寇默山,是不是后世的刀豪,可牧元阳却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毕竟就算他不是刀豪,也是资深地煞,培育番进入天罡不是难事。

  更难得的是这人心有忠义,虽然有些倔强和木讷,却偏得牧元阳这样上位者的喜爱。

  收入麾下,必然是有番用处的。

  所以他把寇默山关到了后宅当中,倒是也没有刻意苛刻,只是没了自由。

  相反,牧元阳给他的待遇还很好,锦衣玉食。

  这是打定主意要礼贤下士,水滴石穿了。

  王虎心中对寇默山有些不忿,嘴角撇说:“那家伙倒是没有逃跑,只是闷在房间当中,不吃不喝,也不知道搞些什么。”

  “哦?”牧元阳眉头挑了挑,而后摆了摆手,“不吃就不吃,等他饿了,自然也就吃了。”

  地煞武者体内精力充沛,半月不食也饿不死,牧元阳也没特别在意。

  “晚点却找顺叔,问下财务事宜打理的如何了,最好整理出账目来,我晚些时间要看!还有小安那边你也跑趟,看看这小子做的怎么样,有什么难题可以跟本王说!”

  牧元阳又吩咐了几件事,这才抬头瞥了眼博日晴空,悠悠起身:“晾了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走吧,跟本王看看昨日杀完鸡之后,这些猴儿还顽皮否。”

  王虎嘿嘿笑:“想必那些猢狲是要胆战心惊的,,,”

  王虎引着,二人快速来到了带客厅当中。

  五位老祖已经饮了半天的茶水,心中是跌宕不安。

  他们昨天见识到了牧元阳的实力,是足以灭杀他们任何家的实力!

  或者说,他们所有人联手,也奈何不得牧元阳。

  在察觉到这点之后,他们的态度就端正了许多。

  在武道当中,实力是独无二的制胜法宝!

  尤其是方平,张剑驰二人,他二人昨儿可是跳脱的厉害,生怕牧元阳秋后算账。

  不过他们都是江湖沉浮多少年的老狐狸,也不难揣度牧元阳的些心思。

  “王爷要是想赶尽杀绝,昨儿夜里也就动手了,既然留着咱们,那自然是有咱们的用处的!”胡云鹏斩钉截铁的说着。

  方平也知道这点,却只是苦笑:“饶是如此,我等日后的日子可是不好过了。”

  陈远山瞥了他们眼没有说话,心中却美滋滋的想着:“你们的日子不好过,我陈家的好日子怕是就要来了!”

  以牧元阳所展现出来的心智和手腕,陈远山相信他会明白自己心意的。

  他们心思各异,看到牧元阳来了,却纷纷起身行礼:“见过王爷!”

  牧元阳摆了摆手,迅步掠过,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上首,先是饮了杯茶,这才悠悠说:“几位家主,请坐。”

  大伙这才敢落座,却也是探着身子,屁股撘了个边罢了。

  虽屠刀未开,霸气隆重!

  第百十四章,规矩

  “本王今日请尔等来所为何事,想必不需要再次重复遍了吧?”牧元阳剑眉挑,不怒而威。

  他的语气也没有昨日那般温和平静,反而是显得咄咄逼人。

  这是先礼后兵的必然步骤。

  既然给你脸你不要,那还给什么?

  胜利者的姿态,被牧元阳展现的淋漓尽致。

  可五位老祖却觉得理所当然。

  胜利者有胜利者的底气,失败者也有失败者的位置。

  他们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我等愿意听从王爷的命令行事。”

  脸皮都被碾得稀碎,也就没有矜持的必要了。

  胡云鹏更是腆着老脸奉承道:“王爷高瞻远瞩,此举必可终结我安远城的混乱场面!”

  “能够在王爷麾下行事,我等自然没有不听从的道理!”方平紧随其后。

  “马屁精,点底线都没有!”张剑驰瞥了他二人眼,暗自鄙夷着,而后满脸堆笑说,“我等昨日受了那赵贼子的蛊惑,忤逆了王爷,还望王爷宽恕!”

  打不过,就得拍了。

  武道,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牧元阳对他们的态度还算满意:“既然这样,那本王就说下日后安远城走私生意的划分!”

  “我等洗耳恭听。”

  “以前尔等各自为政,互相干扰,彼此打压价格,让市场团糟,价格也上不去,,,价格上不去,利润自然也就少了许多,,,从今天开始,你们只需卖种东西,价格由城主府统协调!”

  牧元阳说着自己的看法。

  这就是所谓的垄断了!

  让几大世家各自垄断种商品,可以让价格恒定居高不下,少了许多竞争麻烦的同时,也可以最大化的减少开销,并且提升销量。

  井井有条的市场,才有更大的利润可以挖掘。

  而几大世家各自垄断种商品,牧元阳却垄断了整个安远城的走私生意!

  几位家主闻言自是答应,心中也有些启悟:“看来这王爷是有备而来啊!”

  纵横商场多年的他们,自然知道这样做的好处有多大。

  他们也曾想过用这样的方式来经营,并且为此商议过,可惜只能是无疾而终。

  毕竟,每种商品的利润是不样的!

  如药材,矿石,女奴这三种商品,其价格高,利润大。

  而如文玩,盐之类的商品,利润就少的多。

  在这样的前提下,自然都想要占据利润高的生意,所以你争我夺,貌合神离之下,自然无法形成规矩。

  而现在,牧元阳用自己的武力,强行定下了这规矩。

  “也不知道这场划分当中,谁才是最大的受益者!”他们揣度着,翘首以盼。

  牧元阳也没有拿捏,干脆利落的说:“以后矿石由陈家经营,药材由陆家经营,奴隶生意交给,,,交给胡家打理,剩下的生意,张家和方家对半分!”

  此言出,陈家陆家自然是喜不自胜,暗自庆幸自己提前站好了位。

  尤其是陈家,现在他们陈家的地位可是不妙,居于六大世家末尾,却没想到现在直接步登天了!

  其实他们也都知道,自己在这场风波当中,根本没做什么。

  可也就是因为没做什么,才好过方平这样做的太多的人!

  没大张旗鼓的站在赵家边,就是他们最大的贡献!

  胡云鹏是有些懵逼的,平白捡了个便宜。

  他心中暗自打鼓,决心要和牧元阳好生亲近亲近。

  现在牧元阳给他肉吃,以后可就不定了。

  而方平和张剑驰自然是有苦难言,不过因为少了赵家的份额,他们两个的生意实际上比以前也差不了太多,勉强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不认能怎么样?

  牧元阳这手好棋,已经把原本牢不可破的联盟轰炸得稀碎了。

  当然这前提是,牧元阳有横压所有人的实力!

  “商品的净利润,本王要七成。”

  牧元阳又说到了让他们真正肉疼的地方。

  七成利润啊,这是从心口上往下剜肉啊!

  可他们也没办法,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下来。

  可没想到接下来牧元阳的话却让他们喜笑颜开:“以后尔等走商路,不需要再给各方势力买路钱,这方面本王会打理好的。”

  “王爷圣明!”所有人都喜出望外。

  要知道,走私生意当中最大的开销,不是人吃马嚼,也不是运转货物,其实就是给那些匪徒大盗的买路钱!

  这笔开销,占据他们利润的三成还多!

  毕竟他们走私,走的就是那些偏僻路径,最容易和各方山贼土匪打交道了。

  而现在牧元阳却帮他们除去了这个麻烦。

  “原本就得上交两成左右,现在还免了三成多,,,”

  这么算起来,他们的生意压根就没受到什么影响吗!

  他们看牧元阳突兀的就有些顺眼了,心悦诚服。

  牧元阳察觉到了他们的心思,不由得微微浅笑。

  他们觉得自己占了便宜,可牧元阳也不觉得自己吃亏了。

  这七成,绝大部分还是要落入他自己口袋的。

  因为安远城进入中州的商路上,最大的霸主就是山豪孽!

  山豪孽就是靠着占据中扬交流的些商路生存的。

  安远城的几条商路,只是他们“生意”当中微不足道的部分罢了。

  牧元阳相信沈烈绝对会给他这个面子的。

  “从今天开始,每家都要做出详细名目账单来,城主府会派人协调查点,如果发现有人跟本王耍心机,啧啧,便看看你们的脑袋有没有赵培的硬!”

  这就是直言不讳的警告了,直接就掐灭了大伙最后的小心思。

  接着牧元阳又交代了些大小适宜,这才让众人退下。

  可没想到牧元阳刚到后宅,陈远山和陆章元就联袂求见了。

  “多谢王爷厚爱,我等日后必然跟随王爷鞍前马后,马首是瞻!”

  先是感恩戴德的表了表中心,陈远山和陆章元对视眼,这才幽幽说明了来意:“不知道王爷可知道陈家大子?”

  “哦?”

  二人走后,牧元阳盘坐调息,脑袋里却在盘算着事情:“赵云升,李墨渊亲传弟子,位列天罡榜八十四位,,,也是时候联络画儿了!”

  第百十五章,两封信

  牧元阳在书房召见徐荣。

  “秉王爷,安远城有兵丁三千六百人满编,原有地煞六人,现存三人,练劲不满百人。”

  安远城算是雄城,又地处边缘颇具雄兵,至于少了三个地煞,自然是随着池野原等人被清洗掉了。

  这让牧元阳有些心痛,毕竟现在正是缺人手的时候:“从军伍当中抽出可造士兵百人,送到我这儿作为亲兵,要那些身家干净的。”

  安远城接临不少势力,难免有暗子潜伏。

  牧元阳可不想让那些不清不楚的人接近到自己身边。

  “是。”徐荣不假思索的答应。

  随着五大世家雌伏,牧元阳的威视已经达到了顶峰:“另外,还要尽可能的招兵买马,提升军伍待遇!”

  牧元阳已经尝到了人手不足的苦头,旦自己的势力扩充,首当其冲要解决的麻烦就是人!所以无论是扩充亲兵,还是招兵买马,都是为了日后做准备,他可不想辈子在安远城打诨。

  除了战斗人员之外,牧元阳还打算培养批处理政务的人。

  安远城很大,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少,牧元阳处理起来虽然游刃有余,却大大的减少了他可以修行的时间。

  这是牧元阳无法接受的。

  毕竟在武道当中,唯有实力才是真正的底气。

  势力,是依附在个人实力至上的。

  “不知道王爷打算扩充到多少人?”

  “至少也得扩充到五千人!”

  “五千,,,”徐荣微微沉吟,有些为难的说道,“军伍已经满编,贸然扩充怕是要引起朝廷不满,而且王爷还要提升士兵待遇,财政上怕是也吃不消,,,”

  “这些本王都想过了!”牧元阳摆了摆手,意气风发的说,“编制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