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主要还是他的名头压住了些想加价的人。

  况且四十多颗培元丹,也不是谁都能拿出手的。

  牧元阳不由得在心里酸溜溜的痛骂了几句:“狗大户!”

  没办法,谁让人家家大业大呢!

  九城之的聚义庄少庄主,背靠着个大势力。

  他的地位,比牧仙还高,有个大势力保驾护航,可不是牧元阳现在可以比美的。

  所以他也只能在心里吧嗒吧嗒酸酸,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件件珍宝从眼前流过。

  说实话,这里面还真有让牧元阳十分心动的珍宝。

  毕竟能够受邀前来的武者,可都不是什么小鱼小虾。

  开玩笑,就连庄道古都来了的鉴宝会,他们拿出来的东西岂能是凡俗?

  奈何囊中羞涩,他也只能兀自扼腕叹息了。

  可没想到接下来位武者拿出来的东西,却让他再也坐不住了。

  那是方不大的宝印,古朴久远,不似凡物。

  上面隐隐有紫气萦萦,久久不散。

  虽然那武者明说这是件无法炼化无法动用的上古遗宝,可还是有不少人为之心动。

  从眼前这架势来看,就算是无法动用,最少也得是奇宝级别的存在!

  牧元阳同样也是怦然心动,而且志在必得。

  因为在那方古印出现的瞬间,牧元阳心脏当中的紫气活跃了起来。

  而随着紫气的活跃,庄道古体内的夺心蛊也蹦跶了起来。

  第百二十四章,竞价

  从看到那方古印开始,牧元阳就知道,他必须要得到它!

  而且,是不惜任何代价的得到它!

  事关紫气,事关太祖经,不容小视!

  更况且冥冥中似乎还有指引告诉他,如果能够得到这方古印,对自己必然大有裨益。

  “三十六颗培元丹!”

  “四十颗培元丹!”

  “,,,”

  价格路走高,眨眼间已经突破四十大关。

  大伙对于这方古印的热情,似乎比那颗明珠还要高些。

  毕竟这方宝印古朴非凡,紫气萦绕,单从卖相上,就比那明珠要强了不止筹。

  更别说从异象上来看,古印明显也比明珠强些。

  异象,是现在武者评判上古珍宝珍贵程度的个重要指标。

  眼看着价格马上就要突破五十颗培元丹的大关,牧元阳心急如焚。

  比财力,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可以碾压他。

  比实力,他可能也只是占个中游罢了。

  若是这方古印被别人拍走,怕是就很难有机会得手。

  毕竟能够来到这里,并且买得起这方古印的,怎么可能是普通武者。

  就算是牧元阳想杀人越货,怕是都没机会下手,也不定能够得手。

  “若是拍不到,怕是就要与此物失之交臂了!”

  牧元阳心念如飞,眸光狠,猛然暴喝道:“百颗培元丹!”

  这开口,就生生把价格拔高了大半。

  所有人都为之滞,纷纷透过目光来,想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培元丹,算是江湖上比较通用的交易货物了。

  毕竟江湖上的天罡武者占大多数,而对于天罡武者最有益处的培元丹,自然也就成为了硬通货。

  所以些货物,往往都是以培元丹来作为衡量单位的。

  就算是卖东西的武者不需要培元丹,也愿意用培元丹来交易。

  因为这东西不仅是出手快,而且还特么保值!

  正常的流宗门当中,怕是都得留存个万八千的培元丹作为交易之用。

  虽然,他们根本消耗不了这么多的培元丹。

  可江湖很大,江湖人也很多。

  牧元阳张嘴就是百颗培元丹,这样的价格可是不低,足够他买件排名比较靠前的奇宝了。

  若是换成真金白银,那颗是千万之巨啊!

  相当于整个安远城数十年总收入的总和啊!

  牧元阳的价码出,人群就安静了许多。

  他们都在心里打鼓,到底值还是不值。

  在场能够那处百颗培元丹的武者不是没有。

  比如庄道古,以他的身份和财力,拿出百颗培元丹不是小事。

  可庄道古对这方古印的兴趣却不大,他反倒是对牧元阳很有兴趣。

  “这家伙,莫非是修炼了什么古怪的功法不成?怎的对夺心蛊有这么大的诱惑力!”庄道古的眸子隐晦在牧元阳身上来回打量着。

  先前牧元阳体内紫气暴动,捎带着也让夺心蛊异常亢奋。

  庄道古可以分辨出让它亢奋的来源,,,就是牧元阳的心脏!

  这让他不由得起了杀机,却又暗自压了下去。

  张嘴就是百颗培元丹,让庄道古不由得怀疑且忌惮起他的身份来。

  这样的价码,可不是随便个散修就能拿出来的。

  况且庄道古还存着收服牧元阳的心思。

  对于他来说,天骄妖孽若是能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可是比杀掉进补修为要好的多。

  其他人也都各自有各自的心思,时却也无人加价。

  毕竟这价格有些太高了,他们不认为这方古印值这个价格。

  毕竟拿出古印的武者已经说了,这方古印是无法炼化的。

  既然不能炼化,效用也未知,自然不值得以重注加码。

  “莫非这小子知道这古印的来历不成?”也有人这么猜测着。

  舍得用这么大的代价,去买件不知深浅的珍宝,不可能没有什么准备。

  可无论怎么说,却是没有人肯再加价了。

  “成交!”那武者也是见好就收。

  显然,百颗培元丹,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的预期。

  杨璇拍了拍手,就有人来到牧元阳身边:“贵客请这边交易。”

  “现在就交易么?”

  “对,因为卖家比较心急。”

  “那好吧。”牧元阳只能硬着头皮随那武者离开了。

  众人的目光也随之飘远,心中揣度着许多东西。

  好奇牧元阳的身份,惊艳这场交易份额的巨大,同样也有人起了歹心。

  庄道古碰不得,牧元阳还碰不得么?

  怀璧其罪的道理,在哪里都是行得通的。

  杨璇知道众人的心思,马上拍了拍手引来众人的目光:“能够在我手下有上百培元丹的交易诞生,这也算是小女子的件幸事,不过诸位也不用着急,说不定马上还有更好的东西等待着大家呢!”

  “而且请诸位放心,小女子以富贵楼的招牌担保,只要在此次完成的交易的武者,都可以受到富贵楼的保护,况且大伙也都是不凡之人,想必也不会做出些让人不快的事情!”

  这便是杨璇的伶俐劲儿了。

  她知道在场的大都实力强悍之辈,难保就要自持实力,见财忘义做出些出格的事情,所以便率先软硬兼施的先敲打了通再说。

  倒是也有些人因此而放弃了想法,可大多数人却都不以为然。

  富贵楼是入品歌谣的大势力不假,可在场的这些人也大都是身份不凡之辈。

  况且富贵楼的名头是买卖做出来的,又不是杀打杀出来的,威慑力终究也欠缺了些。

  再说了,所谓的保护是怎么回事,大伙都心知肚明。

  无非是不让在这交易之地出手也就是了,谁还能在这呆辈子不成?

  玩笑了。

  杨璇也知道这些人未必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实际上她也只是说几句场面话罢了。

  武道就是弱肉强食,你弱,你活该被人踩。

  她富贵楼只是给人提供个交易的平台,又不是给人当保镖,当保姆的。

  所以她也就按下心思,继续主持鉴宝会。

  而此时的牧元阳,却正在旁的密室当中,和富贵楼的小厮交涉。

  第百二十五章,交易

  “贵客的意思是说,是打算以功法和我楼交易,换取培元丹?”

  “不错。”牧元阳苦笑说。

  百颗培元丹,牧元阳哪里掏的出来。

  虽然他同样也有几件宝贝,比如虎狩,比如佛骨,这都是百万金不换的珍宝,每件的价值都绝对在那方宝印之上,可牧元阳哪里舍得。

  掏钱又掏不出来,思来想去也自己身上值钱的似乎也只有功法了。

  功法可是好东西,不过般的地方不敢收,不过富贵楼显然不是般的地方。

  毕竟,当初牧元阳已经以功法请出以为真丹大尊保驾护航了。

  小厮微微沉吟,而后抱拳对牧元阳说道:“数额太大,小的做不了主,贵客可否稍等片刻?”

  “自无不可。”

  小厮匆匆离去,几息时间就带着血童子郑喜过来了。

  牧元阳连忙躬身施礼:“见过郑前辈。”

  郑喜摆了摆手,随意瞥了牧元阳眼:“你有功法要出售?”

  “不错!”

  “什么来路?”

  “遗迹当中所得!”

  牧元阳早有腹稿,他当然不能说是在武藏当中看到的。

  郑喜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怀疑。

  因为般武者拿出来贩卖的功法,几乎都是从遗迹中获取的。

  毕竟自己所修炼的功法,他也舍不得卖。

  而那些大宗门的秘法,般途径也得不到。

  在这样的前提下,遗迹自然就成了最大的出产地了。

  “你欲卖什么品级的功法?”郑喜问着。

  他的模样稚嫩到了极点,可他的声音却老气横秋,嗓音也十分古怪,沙哑的同时还带着几多稚音。

  “极乐宫的枯木焕春神功竟有如此玄妙,也不知道是否能延缓肉身的衰老,继而延长寿元!”牧元阳心中啧啧称奇,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晚辈想要出售几本镇宗级功法!”

  看到郑喜眉头皱起,牧元阳又补了句:“都是残本!”

  全本的镇宗级功法牧元阳也有,可他不敢卖!

  富贵楼是块金牌匾,名声在外,值得信赖。

  可牧元阳从来不会将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别人的信誉上。

  郑喜点了点头,含笑说道:“既如此,你应该知道,残本的价值并不太高,就算是镇宗级功法,价格上也不如些全本的流功法高,这点你要清楚。”

  “晚辈晓得。”

  牧元阳和富贵楼做过交易,所以心中大致有谱。

  “既如此,你可与我来交易。”

  郑喜又将牧元阳带到了别的房中。

  牧元阳默念功法,郑喜记录并且分辨真伪。

  郑喜可是三花级别的强者,对于武道的认知是极为深刻的。

  况且牧元阳也没打算在这上面耍心眼。

  他从脑海中挑选了五本镇宗级功法,每本以二十培元丹的价格来出售。

  堂堂镇宗级功法,居然只值二十培元丹。

  牧元阳却觉得理所当然,毕竟这都是残本。

  而且他还耍了个小心机,每本功法都是跳着卖的,虽然绝对保真,但是其中精妙也随之七零八落,从云端跌落凡尘。

  功法之经义,气呵成!

  就如件艺术品,少了任何个部分都不行。

  所以牧元阳倒是也算不上是亏。

  而郑喜这边也还算满意。

  毕竟功法是实打实的,虽然残缺凌乱,可说不定哪天就给凑齐了呢。

  所以他干脆的就叫人取培元丹交给了牧元阳。

  培元丹是江湖上的硬通货,时常被作为交易的货币来使用。

  富贵楼号称天下万物皆可交易,自然是不能却货币的。

  百颗培元丹对牧元阳来说是天价,可对于富贵楼来说,九牛毛罢了。

  富贵楼的培元丹储量,可是天下之最!

  牧元阳揣着培元丹,和那武者进行交易。

  “怎么这么久?”那武者神色焦急。

  他穿着身藏蓝色的长袍,头发没有披散而是挽成缵,眉目清秀带着几分儒雅气息,举手投足间也是十分协调,就算焦急却仍是显得有条不紊,有派自然和谐的气度。

  “这么多的培元丹,总得筹措番不是?”牧元阳微笑解释。

  那武者怔,而后难以置信的说道:“你居然是打算全用培元丹来交易?”

  “怎么样,不行么?”

  “行,行,当然行!”他喜出望外。

  他本以为牧元阳会以等价的宝物来交易,没想到居然全部都是培元丹。

  培元丹,可是比那些宝物要好出手的多。

  牧元阳取出培元丹,那武者取出了宝印。

  二人互相查点验货,这交易也就算是完成了。

  牧元阳忍着狂喜,将宝印收入玉符当中。

  而那武者也是满脸喜意,收好了小山样的培元丹。

  “告辞了,后会有期!”

  那武者抱拳拱手,匆匆离去。

  他身上焦急,似乎连多会儿都不愿意待。

  这倒是让牧元阳有些奇怪:“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这宝印又从何而来?”

  从头到位,这武者也没多说了句话。

  到现在牧元阳连这宝印的名字都不知道!

  更被说那武者的身份和来历了,统统都是无所知。

  可感受那武者的罡气波动,和其举手投足间流漏的意境,牧元阳倒是隐隐有所揣度:“怕不是个道门弟子!”

  那样自然和谐的气度,非得是长期在山水之间抵挡,受过正统道门经典熏陶的人,才能够体现出来的。

  腹有诗书气自华。

  而不同的诗书,自然也有不同的改变。

  兵书金戈铁马,儒门儒雅规矩,佛门和善慈悲,道门则是清净自然。

  猜测着那武者的身份,牧元阳又不由得想到了太祖经和太祖武尊的些隐秘。

  这让他不由得诞生了更多的联想:“在没有摸清楚情况的前提下,这枚宝印绝对不能轻易显露出来!”

  想着,牧元阳静心谛听,四下无人才将那宝印掏了出来。

  “也不知道,这宝印和太祖经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感受着体内紫气的躁动,牧元阳微微笑,不在压制。

  紫气如潮,宝印上同样爆发出阵紫潮,和牧元阳体内的紫气交相辉映。

  牧元阳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多了些东西。

  第百二十六章,道印!

  鉴宝会已经接近了尾声,不知道有多少狗大户豪掷千金,从此得到了自己心仪的宝物。

  牧元阳也做了回狗大户,吸引了无数人或好或坏的目光。

  但牧元阳知道,他也只能做这回狗大户罢了。

  原因很简单,他已经不能再贩卖功法了。

  毕竟,他在和富贵楼的这两场交易当中,已经卖出了足够多的功法。

  再多,怕就要惹人生疑了,那不是牧元阳想要看到的结果。

  而卖给其他势力,他们也未必敢收,他们敢收,牧元阳也未必敢卖。

  所以牧大王爷的豪富体验卡,就此到期。

  可牧元阳却觉得很值。

  他盘膝在自己的座位上,无视四周人或好或坏的目光,全身心体悟着道印的玄妙之处。

  他不知道此印到底何名何性,却知道它为道家至宝,索性谓之为道印。

  而此时那枚道印,就存在于牧元阳的天灵当中!

  当那枚道印接触到紫气之后,就刺溜的随着紫气钻进了牧元阳的体内,就像是从没出现过样。

  这着实让牧元阳惊讶了好阵子。

  上古武道的玄妙,不是现在武者能够理解的。

  只要能够借助其丁点威能,就已经是莫大的福分了。

  就如牧极的双剑般。

  沉寂心神,牧元阳可以清楚的“看得到”宝印的存在。

  古朴大方,上古遗珍。

  其形状方圆,暗合道韵。

  其上有古奥花纹弥补,交织成个晦涩难懂的篆字。

  它似乎并不存在,却又真实的存在于牧元阳的脑海当中。

  比起奇宝这个说法来,牧元阳更觉得那枚宝印是门玄妙的功法!

  或者说是颗种子!

  随着那枚宝印入体,牧元阳忽然觉得体内的紫气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似乎全部都被道印所吸收了般。

  可牧元阳并没有为之焦急,反而是喜不自胜。

  因为他察觉到,只要他心神动,就有紫气洪流自天灵宝岤冲击而下,贯穿全身百骸,而后又川流归海,重归天灵当中。

  更让牧元阳觉得玄奇的是,现在的紫气无需在通过消耗鲜血进行补充,而是通过吸纳天地之间的气来作为消耗!

  这意味着,牧元阳的疗伤能力更强悍了,也更有效了。

  更意味着,牧元阳从此不需要以副病秧子的姿态示人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牧元阳发现只要运行太祖经,就可以加快道印吸收紫气的速度。

  只可惜道印的储存量似乎是有限的,当达到个上限之后,就很难继续储存了。

  不过总量也是以前紫气的数十倍之多,堪称股洪流。

  可想而知,这样的紫气疗伤效果会有多么的强悍!

  道印给他带来的益处远不仅于此,还给牧元阳带来了三种秘法!

  那是三门印法,分别为不动根本印,内缚印,外狮子印!

  牧元阳熟读道家典籍,所以他知道这三门印法,分明就是道家经典,九字真言之三!

  道家真言,有不可思议之威能。

  牧元阳简单的熟悉了三种印法,越发的体悟到其中的玄妙。

  不动根本印为防御印法,内缚印为腾挪印法,外狮子印为攻击印法。

  虽然牧元阳还没有试验三种印法的威能,不过其玄妙程度却远超镇宗级秘法,想来效果必然也是出类拔萃的。

  而且施展这三种印法,并不消耗牧元阳自身的煞气,而是以紫气来作为消耗的!印法的威能大小,也是根据紫气的消耗程度来决定的。

  毫无疑问,这可以极大程度的增强牧元阳的实力。

  “既如此,如果没有人想要继续交易珍宝,那么此次鉴宝会就到此结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