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让他当情报系统的统领,怕是连到地方势力踩点都做不到。

  开玩笑,说不定半路上就让人家劫富济贫了。

  可除了小安,牧元阳手下还真就没有合适的人选。

  徐荣勉强够格,可牧元阳还不够信任他。

  情报系统不比其他,非得是最信任的人担任不可。

  毕竟,个情报的正确与否,甚至可以方实力的兴衰!

  思来想去,牧元阳还是决定用小安:“黑哥实力已经算是登堂入室了,让黑哥给小安打下手,也可以历练番,等到黑哥足以独当面了,让他接手也不是不行!”

  牧元阳打定了主意,却还是暗叹了几声:“说到底,还是缺人才啊!”

  这也没办法,毕竟他发展的时间尚短。

  而且他本身也没有什么名气,又没有什么背景,所以才发展得如此艰难。

  “等到占了丹江城和河源城之后,情况应该就好得多了!”

  想着,牧元阳又把寇默山唤了过来。

  寇默山此时还没有前世刀豪的雄风在。

  整个人看起来憨厚老实,眸子却又闪烁点鬼机灵。

  大概眼看去,评价就是个有点心眼的,,,老实人!

  牧元阳倒是不喜欢欺负老实人,毕竟老实人也没刨他家的祖坟。

  不过欺负欺负寇默山这个里面咣当乱响的闷葫芦,还是很有趣的。

  看着有些无奈又有些手足无措的寇默山,牧元阳漏出了冷笑:“怎么,惧怕本王?”

  “没。”寇默山嘴角抽,惜字如金。

  心里却在疯狂揣度:“这家伙该不会打算杀了我吧?我也没得罪他啊,难不成被关禁闭那几天在屋子里诅咒他,被他听到了?不会吧,我是在心里诅咒的,可他这么凶我干什么呢?”

  外表闷葫芦,内在bb机。

  牧元阳瞥了他眼:“不怕本王,那你就是心里有鬼了?”

  “没。”

  “没鬼?那你对本王忠心耿耿咯?”

  “,,,还行。”

  “,,,”

  牧元阳瞥了他眼,没有说话,却暗自打量着他。

  自从得到了鸿蒙丹,改易了资质之后,牧元阳明白了根骨显于像的道理。

  看看寇默山,似乎并非有什么特异之处。

  牧元阳看起来敦厚老实,身形也并无奇异。

  只是他那双手,却修长得出奇。

  眸子中又是时而混沌,时而又精光绽射。

  “这家伙,该不会也是什么奇怪的体质吧?”

  牧元阳琢磨着,却也没发问,只是说:“把你的随身兵刃给我。”

  寇默山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长棍递了过去。

  牧元阳接在手中,掂量掂量:“倒也是个不错的混铁长棍,虽然淬炼不多,却胜在材质沉重,恰合刚猛之棍法!”

  他嘴上成长着,体内煞气却猛地喷发出来。

  那足以崩山碎石的坚硬长棍,生生被牧元阳掰弯了。

  然后随手就扔到了寇默山的脚下。

  寇默山眼泪都快下来了。

  兵刃对于主人来说,如臂膀,珍贵无比。

  所以般随身的兵刃,只要是用的时间长了,很少有武者会遗弃掉。

  现在,这兵刃却被牧元阳生生毁掉了。

  棍子被掰弯了,还是棍子么?

  寇默山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打不过牧元阳。

  所以他只能在原地捏着衣角,委屈的无可附加,活像是个被侵犯了的小媳妇。

  牧元阳看得好笑,而后摇了摇头,随手从空宝当中扔出个淬火五次的宝刀来。

  这是他在遗迹当中顺手捡的,还算是个宝贝。

  寇默山也看得出这宝刀珍贵,比他那棍子强得多。

  问题是,,,他不会用刀啊!

  看着手足无措的寇默山,牧元阳又拿出了本早就准备好的刀法扔给了他:“从今天开始,你练刀!”

  “恩?”

  “有问题?”

  “有,,,没有。”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没有!”

  牧元阳满意的点了点头,挥手让他退下了:“刀豪寇默山,分山劈海,不知道修行了这劈海刀法,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他是很期待的。

  第百五十九章,秦俞

  光阴乘白驹,不觉已过。

  时间来到了十月。

  眼看着就要冬至了,也不知道从哪里贼溜溜的跑来了阵寒流,让今年的安远城更早的迎接了雪花的洗涤。

  雪花晶莹而轻薄,铺了薄薄层。

  算不上是银装素裹,勉强给天地添了件薄纱吧。

  天气还没有那么冷,老管家却逼着牧元阳穿上了件狐裘。

  在牧顺的眼中,牧元阳或许长大了,可还需要照顾。

  牧元阳也希望这样的温情,能够直持续下去。

  这个多月间,牧元阳踏踏实实的在家中淬炼煞气。

  因为提拔了许多能吏的缘故,他终于可以将门心思都扑在武道上了。

  炼煞是水滴石穿的功夫,牧元阳还在刻意压制境界,所以没有突破天罡。

  更多的,是对于基础的夯实!

  经过这个多月的打磨,他对于煞气的掌控,越发的得心应手了。

  体内的煞气精粹程度也是水涨船高,心神内视片灰蒙蒙天地,眼看着就要濒临极限。

  煞气充盈百骸,精粹若雾,便已经算是地煞巅峰了。

  可牧元阳却不甘于此。

  他不仅要煞气成雾,还要雾落成雨,雨聚成河,而后海纳百川,骇浪惊天!

  缕缕煞气被吸纳,缕缕煞气被压缩。

  雾起,雨落,凝聚江河。

  牧元阳大半的精力都用在了浓缩煞气之上。

  闲暇之余,还得分心琢磨些秘术,和后续的天罡玄妙。

  未雨绸缪,才能够水到渠成。

  稍有倦怠,便去后院耍上几通刀法!

  那自然是酣畅淋漓,说出的痛快。

  所以他虽然不需要去处理政务琐事,却反倒是更繁忙了些。

  可今天,他却不得不放下所有事情。

  因为,李画来了。

  时隔月余,这丫头终于遏制不住自己的思念了。

  她卯足了劲修行,终于突破了地煞境界。

  又是好生撒娇哀求,这才被李墨渊放了出来。

  当然了,同行的还有位牧元阳看不出深浅的强者。

  以牧元阳的神目来揣度,至少也得是三花强者,搞不好就是宗师大尊。

  对于这般强者,牧元阳自然是要充分尊敬的。

  奈何人家好像不太喜欢牧元阳,始终都是冷着脸。

  若不是有李画在,牧元阳真的怀疑他会不会掌拍死自己。

  可能在这强者,乃至于在李墨渊眼中,他也不过是个投机取巧,别有用心的家伙吧。

  人家也确实有这么想的底气!

  血刀门七小姐,娶到手之后,还不是步登天?

  牧元阳当然也确实有借血刀门势的心思,不可伪装还是必要的。

  李画的却根本不会去想这些猫腻。

  她还惊讶于牧元阳的变化呢。

  早先寻常普通的牧元阳,在李画看来就已经是英俊神武了。

  至于现在,,,李画甚至觉得自己在容貌上,已经配不上牧元阳了!

  她越发的爱这个家伙了。

  “元阳哥哥已经跻身地煞榜十,算是难得的天骄才子,又是大武王爷,城之主,爹爹应该不会反对我俩的事情了吧?”

  李画还想着早点嫁给牧元阳算了。

  也省得那些狐媚子惦记!

  李墨渊的三妻四妾,可给李画带来了不少的危机感。

  当然,娇羞的李画是不会把这些心思说出来的。

  有那强者在,牧元阳也不敢动手动脚。

  二人说话甚至都十分拘谨。

  李画微微不快,腻着声音央求那强者:“二叔,便让我和元阳哥哥单独呆会好不好?”

  这强者,竟是李画的二叔。

  却并非亲叔,而是李墨渊的结拜兄弟。

  实际上就是最心腹最信任的手下,否则也不会让他保护李画了。

  此人名秦俞,亦是威震天下许久的真丹大尊,唤铁壶。

  只因其手中的柄奇门兵刃。

  听到李画的请求,秦俞嘴角抽了抽,却是不为所动:“你这丫头就知道难为二叔,回去之后非得跟大哥告状,禁你的足不可!”

  李画听,登时就哭丧了脸。

  禁足的滋味可是不好受。

  “这是生怕我生米煮成熟饭啊!”

  牧元阳哪里不知道秦俞的心思,又看了看有些发蔫的李画,心思动说:“今儿正好是城会大集,城里热闹的很,不如咱们出去走走?”

  “好啊好啊!”李画心领神会。

  外面人多嘴杂,两人就能说些贴心话了。

  秦俞也没有阻拦。

  二人便离了城主府。

  新任的侍卫统领寇默山,还打算率众跟随。

  却被牧元阳拒绝了。

  开玩笑,且不说牧元阳自身的实力。

  秦俞这个大尊,可还在屁股后面跟着呢!

  二人便走上了熙熙攘攘的街头。

  秦俞这次像是想开了样,并未在近前,只是远远的吊着。

  李画这才喜逐颜开。

  “元阳哥哥,画儿想你了!”

  “我也想画儿了!”

  “那你怎么不去找我?”

  “,,,”牧元阳嘴角抽,瞥了瞥不远处脸色不对的秦俞,没有说话,心道,“我要是去找你,还不得被你爹拍死啊!”

  李画也知他为难,索性也没有为难他,只是话锋转:“元阳哥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向我爹提亲啊?”

  “提亲?”牧元阳怔。

  李画理所当然的说:“当然要提亲了,难道你打算始乱终弃?”

  说着,俏脸就有些委屈了。

  “,,,”牧元阳急忙哄道,“好歹也得等我闯出些名头之后,否则你爹还不抽死我!”

  “那你在娶我之前,可不许勾三搭四!”

  “,,,”

  原来这丫头想的是这个。

  牧元阳没有说话,只是调笑说:“那娶了你之后,就可以勾三搭四了?”

  “讨厌!”

  “还是说,画儿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给我了?”

  “才没有!”

  “啊,那我就不娶了!”

  “那,,,那我就告诉我爹,你对我动手动脚的!”

  话音落下,牧元阳体内煞气突兀。

  他觉得有莫大的压力驾临在了自己的身上,似乎漂流于巨浪当中的小船,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生命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握当中!

  “这就是宗师大尊的气势么?”

  牧元阳咬紧牙关,紧守心神,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第百六十章,第三座神藏

  等到李画察觉到异常,并且制止秦俞的时候。

  牧元阳周身已经湿透了。

  就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的般。

  那须臾间,牧元阳身上就像是压了座大山!

  “二叔,你不许吓唬元阳哥哥!”

  “谁让这小王八蛋对你动手动脚的!”

  “哼,不许就是不许!”

  “呦呦,你这小丫头,这么早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你不仁就当心我不义,回去我就告诉我二婶,你偷偷去极乐宫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我去了极乐宫?”

  “我那天男扮女装,,,呸呸,反正我就是知道!”

  “好丫头,好丫头,二叔知错了,知错了,千万别告诉你二婶!”

  看着洋洋得意打了胜仗般的李画,秦俞心中说不出的委屈:“凭什么大哥就能三妻四妾,我连出去喝顿花酒都得小心翼翼!”

  想着,他又把目光投向了牧元阳,恶狠狠的想着:“都怪这小子,非但对画儿动手动脚,还把教会画儿告黑状了,以后非得找机会收拾这小子番不可!”

  他却是忘记了,自己以前被家暴的黑状,都是谁告的了。

  虽然心中对牧元阳怀恨在心,可秦俞也不由得暗赞了几声:“能够在我的气势下坚持那么久都没有就范,这小子倒也是个人物!

  而且他实力不弱能够位列地煞榜,资质也远超常人,日后非得有番作为不可,长相上也马马虎虎,勉强可以和我比肩,若是品性上佳的话,倒是也未尝不能作为画儿的良配!

  只是老四家那小子,,,哎,便看缘分如何了。”

  牧元阳却不知道这爷俩的心思。

  他此时竟是陷入了种难以言说的玄妙状态当中。

  从上次和李纯签订了命书开始,牧元阳的心神都始终处于种十分古怪的兴奋状态。

  而现在,经过秦俞的气势压迫之后,这种状态彻底被推到了巅峰状态!

  瞬间的飘飘然,让牧元阳差点飞到天上去。

  而随着秦俞气势的收回,那种感觉也霎时土崩瓦解。

  却并没有给牧元阳带来任何的落差感,反而是多了种返璞归真的释然。

  就像是他就应该这样,可这么多年来却才有这种感觉样。

  “朝脱去樊笼锁,今日方知我是我!”

  牧元阳突兀的想起了这具禅机。

  很混沌,很模糊,却偏偏又觉得很贴切。

  虽然不明禅理,可牧元阳觉得这就是在说自己。

  那种感觉,让他觉得现在自己,才掌握了自己样。

  就像是开筋境界的升级版样。

  不过这次开的不是肉身,而是神魂!

  很玄妙,很真实。

  他却是不知道,他两世为人,虽同身同魂,却终究有些差距。

  如自我和本我。

  此身原本的灵魂为自我,重生而来的灵魂为本我。

  虽然同出源,却难免有些隔阂。

  自我和本我融合,让牧元阳拥有了超乎常人的神魂强度。

  这让他记忆里超群拔萃,领悟能力也高人等。

  可到底,还是有些瑕疵。

  最重要的,还是两世截然不同的运!

  命同而运不同,这才是自我和本我之间最大的区别。

  签下命书之后,前世的运被剥离,自我和本我之间就没有了隔阂。

  命运,命运,同命同运方为同人。

  可到底是隔阂时间久了,虽然隔阂消除,却短时间内并没有完全融合。

  牧元阳之所以会感到十分的亢奋,就是因为神魂期待融合的那种冲动。

  现在,在秦俞宗师大尊的气势压迫之下,却生生让二者融合了起来。

  自此,自我和本我都不在了,变成了真我!

  从今天开始,牧元阳,才是真正的牧元阳。

  这里面的玄妙好处,还得等牧元阳自己缓缓体悟,慢慢琢磨。

  而也就在神魂彻底相合的瞬间,牧元阳福至心灵:“禅机亦为妙理,可开神藏!”

  他不明白真我本我,也不明白那句禅机,却真实的有了很切身的感悟。

  或者说他不明白,可他悟了。

  神藏经运转。

  识海中,那座灿金大门再次出现。

  云象狴犴,似乎南天神门!

  此为神魂锁,开层,得层。

  每层后,都是珍贵无比的宝藏。

  此为,神藏!

  已经开启了两座神藏的牧元阳,轻车熟路的将自己的感悟轰炸了过去。

  这种感悟很玄妙,很超然,很云淡风轻。

  可突破的方式,却是简单粗暴的。

  真我感悟化作铁拳,拳拳轰炸在那金门之上。

  拳,两拳,,,疾风骤雨般。

  随着不断的轰炸,铁拳也越发的薄弱。

  而金门,也开始摇摇欲坠了起来。

  “给我开!”

  牧元阳心中怒吼。

  感悟铁拳瞬间爆发,悍然轰出了最后击。

  而后霎时间,天地变幻,识海中蒙上了层灿金。

  他的神魂,再次壮大!

  “每开启次神藏,都可以让神魂壮大份,甚至于连之前开启的神藏,都能够得到强化,神藏经,无愧是上古至高神通!”

  牧元阳暗自欣喜。

  第三座神藏开启之后,牧元阳还未体味到真正的玄妙。

  不过有前两座神藏珠玉在前,想必第三座神藏也不会让牧元阳失望。

  毕竟按照神藏经当中的记载,没开启座神藏,所带来的增幅和神通,都会比之前的强大。

  神目是牧元阳越级作战的强大助臂,谛听让牧元阳有了揣度人心的能力。

  对于第三座神藏,牧元阳越发的期待了起来。

  他呆立在原地良久,李画不知道他的猫腻,所以撇嘴埋怨秦俞:“二叔,你看你都把元阳哥哥吓傻了!”

  “,,,”秦俞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说道,“就知道向着外人,,,劳什子吓傻了,这小子机缘滔天,这次可是又得了大造化才对!”

  三花绽放的宗师大尊,自然可以察觉到牧元阳神魂上的变化和波动。

  李画闻言心头喜,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见到秦俞忽的脸色变。

  与此同时,天空中突兀出现尊金佛,身高十丈开外!

  金佛探出大手,直奔牧元阳而来。。

  第百六十章,疯僧降龙

  金佛探手,可遮天,可蔽日!

  金佛出,安远城登时就乱了起来。

  那般威势,可谓是噬魂夺魄!

  就算是没有刻意针对众人,亦是让所有人两股战战。

  人流快速朝四周逃窜,商贩们东西都不要了,掉头就跑。

  推搡声,呼喊声,咒骂声,,,不绝于耳。

  只是片刻时间,偌大的街道就已经空无人。

  两街道两旁的商铺,都急忙忙关上了门板,然后逃窜而去。

  原本熙熙攘攘的街道,瞬间就只剩下了牧元阳几人。

  “原来是天龙寺的高僧!”

  秦俞却不焦急,反而是嘴角冷笑,猛地双臂环抱。

  似是虚托护着个大铁壶般。

  架势起,其体内三清气猛然爆发而出。

  天地间凭空出现了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