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阳松了口气。

  旁边的夭夭更是满脸的诧异。

  特么还有这种操作!

  “这就过关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还真给他来个现场野合?”

  “呸,老娘揍你!”

  “别闹,先出去再说。”

  二人才嬉笑句,却忽的眉头皱。

  无他,明居然去而复返了。

  “莫非明察觉到了异常之处不成?”

  牧元阳二人心中暗暗打鼓。

  却没想到明含羞带臊的上前,递过来了本册子,贼眉鼠眼的说:“师兄,这里面的许多姿势,值得尝试番!”

  “,,,”

  看到明逃也似的离开了,二人的心这才放下。

  夭夭衬着月色瞥了那书册眼,不绝满脸绯红,暗啐了几声:“好不正经的和尚!”

  “这都算是正经的了!”

  牧元阳叹了声,然后很自然的攥住了夭夭的玉手:“我路熟,我带路!”

  入手很柔软,很光滑,很舒服,牧元阳的心里很美,还有些忐忑。

  夭夭身子顿,不知道怎么的,竟是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没有挣脱。

  缘分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妙不可言的。

  第百七十五章,佛子私奔了

  早课才罢。

  天龙大殿内的诵经声渐渐敛去。

  大殿脚,三位德高望重的真丹大尊,正在偷偷摸摸的交头接耳。

  明椽,明理,明,,,三个没有最猥琐,只有更猥琐的家伙。

  明眼珠子乱转,贼溜溜的跟二人讲述着昨天的经历。

  讲到妙处,更是眉飞色舞:“却不想,原来二师兄也是我辈中人,别看年级不大,花活还不少,果然是个王孙贵胄,王爷身份,想必自小也是吃过见过的。”

  明椽听得心里直痒痒,万分羡慕的说:“那女子相貌如何?”

  “倾城国色,不得不说明弱师兄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愧是个种好手!”

  “嘶,二师兄真是艳福不浅,羡煞旁人啊!”

  旁的明理惨兮兮的说了句:“只是可惜了二师兄的姿容,,,”

  “你懂什么?孤阳不长,孤阴不存,唯有阴阳调和,才是天地正理!”

  “可不是,你看二师兄才多大年纪,就已经体悟到了这点,也不知道小师弟什么时候才能醒悟!”

  “屁,你们懂什么,真男人就得干男人!”

  “,,,”

  三人这边正矫情着。

  明明上来先人抽了个大耳帖子:“谁看到二师弟了?”

  “今日该是明器传授师兄佛理,难不成明器师兄喝多了?”

  “屁,今儿明器早就转醒过来了,毕竟是第次教师弟,总得留下个好印象不是?”

  “那就是二师兄自己玩过了,乐不思蜀!”

  “嘶,却不想二师兄虽然年级不大,这持久力还是可以的么,夜还未踏实?”

  “正是年轻,才能如何挥霍,哎,真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候。”

  “就跟你特么有过什么经历样,屁话多!”

  看着言不合又跑偏的三人。

  明明怒火中烧,蒲扇大手来回翻动:“老子跟你们说正事呢,狗日的。”

  “,,,”

  看到明明发怒,三人不敢继续胡闹。

  明微微沉吟,伸手招过来个弟子:“去派两队僧兵,找找你们二师祖,专挑偏僻路径走,必是可以碰到的,若是听到了什么声音,比如鼓掌什么的,万不可轻举妄动,搅扰了二师祖的雅兴!”

  明还很贴心的嘱咐着。

  明明满脸黑线:“老子早就派人找过了,天龙寺根本就没有!”

  “嘶。”

  三人怔,面面相觑。

  良久,明椽才试探说:“你们说,二师兄该不会逃走了吧?”

  “逃走?我看是和那妖精私奔了才对,二师兄到底是涉世未深,抵御不住那妖女的诱惑啊!”

  明这么说。

  明理点了点头,认真的掰着手指头:“二师兄是咱们天龙寺历史上,第五个和女人私奔的佛子!”

  啪。

  明明气得又抽了众人圈。

  这特么都是什么东西!

  这些人是和尚?狗日的!

  “明弱。”

  “师兄,我直都在你身边。”

  啪。

  “你下山趟,给二师弟找回来。”

  “得令!”

  “记住,万万要保证二师弟的安全,若是那女子识相就好,若是不识相,就直接杀了,不可让其破了二师弟的禅心!”

  听到杀人,旁的明善来了精神:“师兄,我去吧!”

  啪。

  “都给老子滚去闭关!”

  天龙大殿内又安静了。

  而与此同时,望海峰山下,河岸百里之外的码头上。

  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望海峰面前的东海,有几条支流贯穿豫州和青州,和沧澜江相连。

  所以这条海路,是这带最大的商路,码头上有很多商船停泊。

  现在又是冬季,也是捕鱼的好时分,渔船也很多。

  还有些客船,迎来送往,可以顺着水路走到豫州大多数的地方,乃至于青州。

  也有客船将客人送往海外。

  通往海外海岛的船还挺多。

  毕竟海外也有不少人,需要的物资也很多。

  如海外七十二岛,人数众多,而且吃着大海,极为富庶。

  可海岛上的资源自是比不过九州的,所以每年都需要购买大量日常和修行的资源。

  就有商人专门赚他们的钱。

  去卖物资,再采购些珍稀材料回来卖。

  如鲸龙油,各种宝石珠宝等等。

  牧元阳二人就登上了艘开往海外的商船。

  有的商船还拉人。

  出海的线路有几条,却大都都在中心位置上向外蔓延。

  而大部分的商船,也会经过多数的海岛。

  毕竟他们是去赚钱的,不可能放着海岛路过。

  所以牧元阳二人也没刻意找寻,直接找了艘最快开驶的就是了。

  出海的人不少,牧元阳二人交了钱,便进了个上等客舱。

  倒是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毕竟二人的样貌,着实是太古怪了些。

  夭夭是古怪的漂亮,美得不像话。

  寻常地方,哪里看得到这般的绝色佳人。

  而牧元阳是古怪的古怪。

  周身上下都裹得厚厚的,只有双眼睛漏在外面。

  没办法,他现在肤色上的灿金还没有彻底的散去,若是漏在外面,非得立刻就被明明等人听到消息不可。

  毕竟这里离天龙寺很近,他这目标也有些明显。

  所以这也是无奈之举。

  倒是让夭夭好生嘲讽了翻。

  上船后,有很多人盯着他们。

  主要是盯着夭夭。

  其中不怀好意的目光居多,却无人敢来搅扰。

  少有不开眼的家伙,却也被同伴拦住了:“不要命了是不是?”

  “怎么了?”

  “怎么了?你看天上雪大不大?”

  “还行,这又如何?”

  “你看有片雪花落在他们身上么?”

  “嘶,,,这二人竟都是天罡强者!”

  天罡在大门派中,可能算不上是拔尖。

  可在江湖上,这已经算是二流的高手了。

  那些在江湖上闯出名头的,很多都是天罡级别的。

  这客船上虽然三教九流都有,可却少有天罡高手。

  见到此状,那些人哪里还敢放肆。

  至于还有没有人色授予魂,不怀好意就不知道了。

  牧元阳二人也不在乎这些,他们二人杀的人,还少么?

  毁个三两船,还是不在话下的。

  只是在海上,自是还是要谨慎些的。

  第百七十六章,出海

  今日倒是个好天。

  大日如轮,洒下光辉。

  放眼望过去,竟是万里无云。

  天蓝,海更蓝。

  望无垠,碧波荡漾。

  这倒是牧元阳第次到海上来。

  站在船头,吹着微风,好是惬意。

  最重要的是,身边还有个夭夭。

  谛听听得到四周不怀好意的心声。

  牧元阳看着夭夭,认真的说:“我还是要努力修行啊!”

  “嗯?”

  “要不然,说不定哪天就有人把你给抢走了!”

  牧元阳认真的说,佳人颦眉笑:“你还没我强呢吧?再说了,就好像姑奶奶是你的样!”

  “你不是我的么?”

  “我觉得是。”

  “我觉得不是,小金人。”

  “,,,”

  牧元阳才发现,原来夭夭的拌嘴能力这么强。

  难道这也是天赋的种么?

  “那处遗迹在哪儿?”

  “此为我圣心魔宗隐秘,为什么要告诉你?”

  “嘶,你忘了昨日你把我从天龙寺中拐出来,,,”

  “呸呸呸,狗嘴吐不出象牙!”夭夭白了他眼。

  后者没羞没臊:“还有,你都对我那样了,难道不负责么?”

  夭夭的俏脸刷就红了,后者还不依不饶:“没想到你是这样始乱终弃的女人!”

  “别嚷嚷,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眼看着四周投来了古怪的目光,夭夭彻底就范。

  说到底,她脸皮是比不过牧元阳的。

  牧元阳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像话,还不与夫君说来?”

  “,,,”夭夭嘴角抽了抽,而后如实和盘托出,“我宗得到消息,近日将有遗迹,在海外七十二岛中的钓鲸岛开启!”

  牧元阳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最近有不少遗迹,似乎都有人掌握了开启遗迹的时间。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也不是第次了。

  “对了,你为何对遗迹如此热衷?”牧元阳还有些好奇。

  上次在龙门山脉中有她,这次去海外也是她。

  要知道,梁州距离中州,距离豫州还是很远的。

  她还说上次扬州遗迹黄泉谷开放的时候,她正去了荒州,进入了另外个遗迹。

  而后遗迹结束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却终究没来得及。

  这丫头,不是在遗迹当中,就是在去遗迹的路上!

  只为了个不知真假的遗迹消息,不远万里,奔波劳碌。

  夭夭对遗迹的执念似乎很深啊。

  牧元阳也有些敬佩圣心魔宗的情报能力,居然能够搜罗到这么多关于遗迹的消息。

  夭夭闻言怔,而后认真的说:“当然是为了修行了!”

  “修行?”

  “当然,遗迹当中珍宝无数,可以作为修行资源。”

  “你身为圣心魔宗圣女,难道还需要自己去拼搏资源?”

  “当然了,你以为圣宗和其他那些不入流的宗门样?”夭夭白了他眼,耐心解释道,“我圣宗之所以长盛不衰,就是因为对于历代圣女圣子多有历练!

  和天龙寺,妙理寺只有个佛子不同,我圣宗,圣女共有九人!

  这九人通过各自的努力,各自获取资源修行,率先进入宗师境界的那个,就是当代的继承人了!”

  牧元阳闻言惊:“圣心魔宗竟然有九位圣女?为何江湖上传言只有你人?”

  夭夭闻言傲然笑:“自是因为姑奶奶我出类拔萃!”

  虽有些狂傲,倒也是事实。

  牧元阳心中暗自琢磨着:“最强者为继承人,这圣心魔宗的传承方式,倒是也别具格,和大武有些相似之处,却比大武多了许多细节,难怪能够长盛不衰!”

  比起寻常势力来说,圣心魔宗选拔继承人的方式,着实是值得称道。

  不因为弟子的资质高而过于倾斜资源,倒不是圣心魔宗不够富。

  开玩笑,圣心魔宗,可是天下最富的势力之了。

  其圣坛内的每滴水,卖出来都得价值连城,至少得是颗培元丹。

  而圣坛,很大,夭夭说那是片湖泊。

  这特么是多少钱?

  这是对弟子的种历练。

  比其他势力更真实的多的历练。

  让弟子自己去获取资源,不可避免的要与人冲突,搏杀。

  在这个过程当中,斗智斗勇,披荆斩棘,最是磨砺心性!

  若是能够成长到宗师境界,那无论手段,实力,还是心性,都必然是极强的。

  所以才有那么多的散修武者,闯出偌大的名头来。

  武道大浪淘沙,而散修,就是没有人庇护的浪尖上的沙子。

  他们遭受更多的拍击和磨练,所以才能够有更高的成就!

  当然,圣心魔宗也绝对不会真不管他们。

  至少,夭夭遗迹的消息,不是圣心魔宗提供的么?

  他们只是在用种比较真实而且残酷的方式,来培养自己的弟子罢了。

  圣心魔宗,那是魔宗啊!

  “若是有人率先成为宗师,那剩下的圣女呢?”

  “自是成为宗门的护法了。”

  “若是有多人成就宗师呢?”

  夭夭身子微顿,而后飒然笑:“自是要你死我活,以实力分胜负了。”

  意料之中的办法。

  牧元阳看了看夭夭,又好奇的询问:“为什么贵宗以圣女为继承人,可每任的魔主,都是男人呢?”

  这是个很古怪的问题,想必江湖上有不少人想知道。

  夭夭瞥了他眼,讳莫如深:“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牧元阳也没有继续多问。

  这可能牵扯到人家的宗门隐秘,不可过多窥探。

  恰此时,商船却猛地颤。

  风平浪静的大海上,突然就翻涌起了波涛。

  浪潮涌起来,甚至能够得着船头!

  “怎么突然起了这么大的浪潮?”

  船上所有人都是惊。

  可那浪潮却很快就平复下去了。

  众人这才把心放在肚子里。

  行船人,见惯了风浪,偏偏他们最怕的也就是风浪了。

  牧元阳的神目却似乎窥见了什么,不够的暗自警惕起来:“小心点,有古怪!”

  夭夭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商船继续前行,日无事。

  就在牧元阳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的时候,大船又震动了起来。

  这次的震动,可比白日的时候要恐怖的多。

  第百七十七章,是鱼!

  夜幕下杀机暗藏。

  原本安静的大海忽然就闹腾了起来。

  就像是刚刚睡醒了的猛兽样!

  张牙舞爪,欲择人而噬!

  波涛翻滚,几多惊涛骇浪狂潮。

  这艘吃水数丈的商船巨舸,竟被浪潮拍打的左摇右晃,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突如其来的巨大变动,惊醒了船舱内的所有人。

  大伙纷纷都跑到了甲板上观察情况。

  牧元阳二人早有防备,所以是最先到达的。

  “根本没有听到点风声,怎么可能会凭空掀起如此巨大的海浪,难道是有暗流暗潮么?”夭夭眉头颦起。

  大海多情又无情,如女人心,最是变幻莫测。

  牧元阳还没开口,随后赶来的船主却给否定了。

  船主叫张三,是个六七十岁模样的老汉。

  身材已经有些伛偻,却仍是很魁梧高大。

  年轻时,必是铁塔壮汉!

  穿着身藏蓝色的缎袍子,极是华贵。

  偏偏他又把袖子给挽了起来,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漏出来的胳膊很是粗壮,皮肤黝黑又粗糙。

  不知道是被海风侵蚀的,还是修炼了某种横练功法。

  他的眸子很浑浊,却又显得很精明:“不可能是暗潮,老夫行船辈子,自是分得清是否是暗潮涌动,况且这条海路最是太平,倒是从未有过爆发暗潮的情况。”

  夭夭闻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可随行的水手却好奇发问:“三爷,既然不是暗潮,何故无风起浪?”

  张三没有开口,脸上却变颜变色,极为精彩,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恰此时,又是道高浪拍在了巨舸的船帮了。

  偌大的商船猛地就阵摇晃,直矗矗的朝着旁边栽了过去。

  好在张三即是出手,猛地跺脚爆喝声:“定!”

  劲力从脚下透出去,贯穿了整个船帮。

  原本朝边栽歪过去的商船硬生生又正过来了。

  “这张三其貌不扬,没想到居然是个实力极强的天罡强者!”牧元阳暗赞声。

  也是了,作为船之主,没有点实力,如何纵横大海?

  可其他人却没心思赞他实力强横。

  此时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来到了甲板上。

  甲板上十分拥挤。

  这歪正之间,只叫众人来回乱撞,东歪西倒。

  有几个靠边的倒霉蛋,更是险些被人撞得栽到海里去。

  最后虽然没有掉下去,此时也是惊魂未定。

  只有些修为精悍之辈,如牧元阳这般,始终都是不动如山。

  可他们的脸上,也都漏出了凝重的神色。

  包括牧元阳和夭夭。

  无他,因为这是在海上!

  不管他们的实力如何强悍,可若是离了船,也绝对撑不了多久!

  天罡强者,可外放罡气,凌空虚渡。

  可罡气是有限的!

  他们到底不是传说当中的仙人,可以如鸟飞腾,腾云驾雾。

  实力稍弱些的人,更是不堪。

  尤其是当商船再度左右摇晃,冰冷的海水拍打在他们脸上的时候。

  死亡的恐惧,让所有人内心的情绪都爆发了出来,整个甲板上怨声载道。

  “难道咱们要坠入大海,葬身鱼腹不成?”

  “不要啊,我还不想死,我刚娶了第十三房小妾!”

  “想我于某人纵横声,却不想竟要死在这大海之上!”

  有人涕泪横流,哭天喊地。

  也有人怒发冲冠,埋怨着张三等人:“你们特么到底是怎么行船的?把大伙往死路上领?”

  在这些人看来,既然张三是船主,就有负责众人安全的责任。

  张三却是懒得理这些家伙。

  别看他们怨声载道,妖言惑众的厉害。

  可真让他们闹事的话,他们还没那个胆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