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算是牧元阳用不到玄蚕种,将其送给夭夭,也是经过他深思熟虑的。

  此物珍贵,却难以脱手!

  以玄蚕种的珍贵程度,他也不敢出手。

  以此物之珍贵,若是消息泄露,怕是全天下的阴寒功法武者,都得找上门来。

  就算是那些真丹宗师,成名方的强者,都不例外。

  没有人不愿意让自己的实力更上个台阶。

  既然用不上,也不能变现,无论那玄蚕种如何珍贵,可也就等同于无用,索性就送个夭夭吧。

  若能以此物让夭夭归心,日后未尝没有图谋圣心魔宗的机会!

  玄蚕种珍贵,可在牧元阳心中,还是比不上夭夭的。

  他还担心若是不送给夭夭,难保会让二人心生间隙。

  毕竟玄蚕种对于夭夭这样修行阴寒功法的武者来说,太重要了!

  就算是夭夭不说不提,又岂能心如止水?

  不管怎么说,这绝对是个正确的选择!

  第百八十六章,九州岛

  为了避免突生波折。

  牧元阳二人早早的就在最近的海岛下了船。

  张三这艘船,他们是不能再坐了。

  毕竟他横刀夺了张三的宝贝,难保他不心生怨恨。

  张三的实力倒是不强,可他毕竟有垂鲨岛这层关系在。

  垂鲨岛可是海外七十二岛之,实力极强,可是这大海上呼风唤雨的大势力!

  若是在九州,二人倒是可以不把他放在眼中,可在大海上,还是得小心谨慎的看人家脸色办事。

  而且船上闲杂人等甚多,牧元阳也怕走漏了风声。

  还有就是那远遁而逃的御龙海孽,难保不会卷土重来。

  牧元阳破解了他们驾驭鲸龙的秘术,难道御龙海孽就能这么算了?

  别闹了,那可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本钱啊!

  到时候说不定就是大批海孽前来,难保不会有强者出现。

  稳妥起见,还是避开为好。

  距离九州最近的座海岛,就叫做九州岛!

  此为九州之终结,繁星海岛之。

  这里是东海距离九州最近的海岛了。

  虽然不大,却即是热闹繁华,人声鼎沸。

  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商家经商贩卖,也有各式各样的行船上人。

  三教九流,各色人等。

  在这样的前提下,九州岛却是极为太平的。

  几乎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

  因为这里虽然不属于任何方的势力,却受到整个东海所有势力的庇佑!

  毕竟这里是海外的第个岛屿,相当于门脸门面的存在,自是要好生经营的。

  而且这里也没有什么油水,贩卖的大都是些日常所需,也有修理建造船舶的工厂,所以就算是海孽们也不愿意到这里来。

  九州岛,甚是太平。

  当然,也有些不开眼的家伙。

  几乎都是在九州作威作福惯了,也不知收敛的主。

  而他们,马上就会体会到大海的残酷了!

  牧元阳倒是不是这样的人,他还很谨慎。

  所以下船后的第件事,牧元阳就让夭夭带上了面纱。

  没别的,夭夭这张脸,简直就是罪恶的根源!

  船上的人实力弱小,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可九州岛卧虎藏龙,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如降龙般,不靠谱的真丹宗师?

  “海外不比九州,圣心魔宗的名头可不好用!”

  “哼,姑奶奶行走天下,凭得是身修为,何时是靠着我圣宗的名头了?”

  “行行,你实力强,你武功高!”

  “还用你说?”

  “对了,被绳子绑,被麻袋套头的滋味,不好受吧?”

  “,,,小金人!”

  夭夭到底还是乖乖带上了面纱。

  很显然,降龙给她带来了十分深刻的记忆。

  下了船之后,二人先补给了番。

  也就是些食物和淡水。

  九州岛距离九州不远,所以东西倒是齐全。

  牧元阳二人实力不弱,封锁岤窍的话,不吃不喝也能撑段时间。

  可到底还是需要补充的,尤其是水。

  海水不能喝,连牧元阳这个第次出海的旱鸭子都知道。

  又陪夭夭随意逛了逛。

  他也给夭夭买了件小礼物。

  只镶金缀玉的凤鸣朱钗。

  他亲手插在了夭夭的头上。

  可惜夭夭被他劝说带上了面纱,否则他必然可以看到夭夭脸上复杂的神色!

  期待,羞涩,又勇敢!

  可他却看到了夭夭颤抖的双肩。

  是激动到了定程度的表现。

  比上次得到玄蚕种的时候表现的还强烈。

  这倒是让牧元阳颇为意外,毕竟这朱钗不错,可比起玄蚕种来说,简直是不值提!

  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他却是不知道,在梁州,,,有朱钗定情的说法!

  献祭了五脏庙之后,牧元阳才开始办正事。

  牧元阳这次就打算买艘小船。

  准确的说,是艘小船,几艘小舟。

  小船行路之用,而小舟就放在空宝中!

  牧元阳的空宝很大,丈见方,夭夭的还更大些。

  里面也没装什么东西,放几艘简易,小点的小舟不成问题。

  买船当然是为了方便。

  随去随从,自由自在。

  而买小舟,则是防备突然。

  若是真的碰到海难或是强敌,被破掉了船。

  二人大可暂时御空闪避逃离,然后以小舟行路。

  虽然不甚舒适,也好过掉进大海,葬身鱼腹不是?

  尤其是经过了御龙海孽事之后,越发让牧元阳认识到了船的重要性。

  实际上他早在离开天龙寺之后就有这样的打算了。

  奈何当时情况紧急,也没有心思准备许多,只能尽快上船出海,避免被天龙寺的高僧们捉回去,,,念书。

  买船不是难事,九州岛的海滩边上,就有很多修船造船厂。

  这里是海外的第站,自然有船只贩卖了。

  而且牧元阳买的也不是什么巨舸商船,倒是简单的很。

  交了定钱,重金之下,不过半天的时间,船就已经到手了。

  这还得说牧元阳二人要求苛刻,所有材料都得是上好的,搬运材料的时候耽搁了些时间,否则还得更快些。

  毕竟,这些造船师傅都不知道干了多少年了,经验丰富。

  虽然没有达到艺近乎道的境界,可也都是熟练的大师傅。

  船到手了,不过牧元阳二人没有马上离开。

  毕竟他们都没有行船的经验,也不知道如何寻找路径。

  想要请个水手船师,也觉得不放心。

  好在牧元阳博闻强记,随便找了个船师,询问种种技巧。

  重金之下,自然是言无不尽。

  虽然他对牧元阳的用意表示深深的怀疑。

  行走大海,可不是纸上谈兵就能行的事儿。

  不过牧元阳也不打算成为什么船师,他只需要学会两件事就行了。

  第个,是在大海上判断方向!

  第二个,是看的明白海图!

  有了这两点,对牧元阳来说就足够了。

  至少,,,跑不丢!

  这就够了。

  做好这些准备之后,二人这才乘着小船离开了九州岛。

  却不知道有人始终都在盯着他们。

  而且这些人,竟然不是方势力的人。

  其中,还有个在张三船上的水手!

  可现在,他却不是水手模样了。

  第百八十七章,论道

  东海海路上,叶小船悠悠荡荡。

  比起这条海路平时奔走的商船巨舸来说。

  这艘小船可着实显得有些过于“别致”了。

  小船虽小,可也五脏俱全。

  有桅杆不大,却也可接风力。

  趁着现在风向正好,小船若利箭般在大海上穿梭。

  倒是也省得牧元阳划船摇浆了。

  划船这种粗活,当然是要牧元阳来做了。

  虽然他怀疑自己的力气还没有夭夭大!

  好在划船虽然耗费力气,可对于牧元阳来说,也不值提。

  终究是有些烦闷就是了。

  此时却可以好好消遣消遣。

  船舱中,布置精巧。

  软塌香炉,老酒壶。

  他还特意准备了几道好菜。

  牧元阳可从来不是亏待自己的人。

  赏着明月,听着清风。

  身边那不时绽放的浪花。

  吃着美味,饮下陈酿。

  再看了看对面坐着的佳人。

  牧元阳美到了骨子里,心神舒畅。

  “温柔乡,英雄冢啊!”

  牧元阳自知不是英雄,却也深陷此乡。

  好在,夭夭并不温柔。

  她正在看着牧元阳,认真的说:“地煞境界,是了解气,接触气,掌握气的过程。

  而天罡境界则是彻底的让武者和气融为体,难分彼此,为接下来的五气境界做准备,什么时候觉得罡气已经是自己的部分了,可以收放自如,也就算是天罡圆满了。

  而五气境界则是加深武者和气的联系,让气贯穿肉身,贯穿五脏,才能够以气作为桥梁,沟通三宝,做到这步,就是三花境界了!”

  如此难得的情景,夭夭竟然在给牧元阳阐述武道!

  若是寻常散修武者,自然是要洗耳恭听妙理。

  可牧元阳却觉得有些煞风景了。

  此情此景,难道不应该吟诗首,然后做些羞羞的事情么?

  不过他也知道佳人的好意。

  想必夭夭是调查过他,知道他出身寻常,怕是没有名师传授这些武道妙理。

  她却是不知道,这些东西牧元阳早在前世就已经烂熟于心了。

  可他也不能毙了佳人的心思,所以温柔说:“这些道理,我是清楚的!”

  “清楚不行,得要理解!”夭夭不依不饶,浑然副严师的姿态,“武者修行不易,每个步骤都得仔细琢磨,不可好高骛远,却也要未雨绸缪,做好准备,只有这样,武道才能够往无前!”

  说到这里,夭夭顿了顿:“你现在实力不弱,足以跻身天罡榜前十,可说起底蕴来,你到底是不如那些正经大宗门出身的弟子,他们从小就被灌输武道道理,对于武道的理解十分深刻,这不是你能够比美的!”

  牧元阳摇了摇头。

  他武道见解不深?同辈当中,怕是就没人比他对武道的了解更深了!

  你当大武密藏当中的无数神功,无数前辈先贤的经验领悟,都是假的不成?

  可这他却不能够跟夭夭说,所以只能够配合说:“我也知自身缺陷,所以时时琢磨!”

  夭夭点了点头,又用鼓励的口吻说:“你能够走到这步,足见你的努力,而且以你的实力来看,看来你以前的几个境界也都是十分圆满完美的,就算是许多大宗门的弟子,都很难做到这步,这倒是十分难得!

  莫非是因为天龙池的效果么?想来是了。

  否则以你的背景和身份,是很难做到这点的。

  却不想天龙池竟然如此玄妙,倒是不逊色我圣宗的圣潭!”

  自问自答。

  牧元阳嘴角抽了抽。

  又听到夭夭惋惜说:“你的罡气刚猛霸道,若大日横空,竟不逊色我自圣潭当中淬炼出的玄阴罡气,只可惜你破身太早,元阳已失,否则还能更刚猛几分才是!”

  牧元阳闻言白了她眼:“这怪谁,谁心里就没点数么?”

  夭夭嘴角抽了抽。

  看着牧元阳那略显幽怨的目光,夭夭憋着怒火说:“瞧你那样,好像是吃了多大亏似得,姑奶奶不也是失了元阴,耽搁了修行,否则的话我现在早就已经天罡圆满,进入到五气境界了!”

  “这,,,当初可是你霸王硬上弓的!”

  “是么?我怎么记得你当初主动的很呢!”

  “,,,”

  经过几日的操练,夭夭这厚黑水平直线上升。

  可她到底不是牧元阳的对手。

  “我天龙寺有欢喜妙法,可以滋阴壮阳,阴阳调和,要不然咱们试试?”

  “,,,”

  夭夭干咳了两声,正色说:“本来你根骨奇差,能够走到天罡境界都不是易事,却没想到现在不知道得了什么机缘,资质已经不逊色于我了,只要努力修行,日后个宗师之位是少不了的!”

  瞧她本正经扭开话题的样子。

  牧元阳打击了她句:“此言差矣,武道修行,毅力还在资质之上,唯有自强不息,持之以恒,才能高歌猛进!”

  “不然,其过刚则易折,而资质就是韧性,它不仅代表着,同样也代表着终点!”

  “哼,我怎么听说当初剑圣苏慕白,资质寻常普通,却是后来才崛起的?”

  “你却是只知其不知其二,苏慕白资质是不高,可他却天生剑种,对剑道有莫名的领悟,这也是种天资!”

  “你说苏慕白是贱种?苏慕白知道么?”

  “,,,”

  二人半是拌嘴,半是论道。

  从资质和毅力的重要性,到各个境界的玄妙,对于武者自身潜能的开发,到招式的磨炼,心性的打磨,,,以二人的武道修为之深,自是妙理频出。

  虽只是“纸上谈兵”,却也让二人都有了不小的收获。

  互相印证,这本来也是种修行。

  只是清风明月,碧海潮汐。

  有风,有月,还有酒。

  可这孤男寡女,却不谈风月,偏偏要谈修行!

  而且还特么自得其乐,着实是有些煞风景了。

  更煞风景的还在后面。

  二人相谈正欢之际,竟然有几条大船包夹而来!

  乘风破浪,掀起的浪头让小船左右摇曳。

  看着模样,看着态度。

  来势汹汹,来者不善啊!

  这倒是搅扰了二人的好心情。

  “风花雪月,却不如杀人放火!”

  牧元阳冷笑声,跃而出。

  第百八十八章,虎头蛇尾

  牧元阳在半空。

  如飞鸟,如惊龙。

  罡气凝型若祥云朵朵。

  牧元阳踏在上面,步步登高。

  就如同飘渺仙神谪临凡尘般。

  须臾间,已至大船上空。

  拂袖,抽刀。

  罡合气,意成刀。

  刀举到头顶,气势已然酝酿到了巅峰。

  他身上的刀意霸道凌厉。

  刀意灌入,刀落。

  三丈璀璨刀光撕破了夜幕。

  “开!”口中爆喝如平地起惊雷。

  那艘百人大船应声而碎。

  连大海都被牧元阳劈开了道海沟。

  刀之威,以至于斯!

  也不知道有多少亡魂,随着那大船葬身海底。

  夭夭这边也没闲着。

  周身寒气森然如极冰寒夜!

  她脚步轻挪,步步生莲踏在半空。

  柔荑起,秀指动。

  瞬息间在半空中连点九次!

  玄阴罡气在她的指间透出来。

  九股罡气合成型。

  竟是化作了轮圆月!

  比天上的那枚还透亮三分。

  圆月落在了艘船上,猛然炸裂。

  难以抵抗的恐怖寒流,瞬间将整艘船都包裹住了。

  从里到外,连同船下的海水,无例外,瞬间凝成了个硕大的冰坨!

  大船的轮廓,船下泛起的波涛。

  船上武者各色的面庞,或是惊悚,或是意外,或是不知所措。

  切的切,宛若个水晶雕琢的艺术品。

  似乎连时间都在这刻凝滞了般!

  夭夭的脚尖却趁势点在了大船上:“碎。”

  极冰应声粉碎,冰屑满天。

  里面还有热气腾腾的鲜血碎肉!

  这些本来踌躇满志的家伙,不免成为鱼儿的盘中餐。

  兔起鹘落间。

  两艘大船连带着上面的武者粉身碎骨。

  “这,,,”

  剩下几艘船上的武者,整个人都傻了!

  他们看着还在半空的二人。

  他长袂飘飘,她白衣胜雪。

  他刚猛霸道若骄阳,她阴极极寒如寒月。

  他们二人又相视笑,恍若对神仙眷侣般。

  亦或者,,,是暴戾恣睢的修罗?

  反正那笑容,让他们觉得打心眼里发寒!

  就连那艘领头大船上的两位五气强者都惊呆了:“这,,,这特么是天罡武者么?”

  牧元阳二人是天罡武者么?从武道境界上来说,是。

  可是若是说起实力来,他们比绝大多数的五气强者都强得多!

  反正他们先前那般恐怖的手段,这两个五气自问做不到。

  二人对视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凝重。

  “三哥,怎么办?”

  “不可力敌!”

  “那咱们?”

  “撤!”

  年长些的五气斩钉截铁的说:“此二人的实力,已经超乎了咱们的想象,怕是非得请三花头目出手才行!”

  另个五气赞同的点了点头,又显得有些为难:“可这两个家伙非但抢了咱们的宝贝,还掌握了咱们驾驭鲸龙的秘术,老大已经下了死命令要宰了他们,若是咱们就这么撤退的话,,,”

  这伙人,赫然是卷土重来的御龙海孽。

  当日那两个海孽逃走之后,立刻联系了上峰报告。

  这乃是无奈之举。

  毕竟天罡武者不是小鱼小虾,死了那么多人,瞒是瞒不住的。

  御龙海孽的头目得知此事之后勃然大怒。

  方面是因为手下人不听话,居然背着他去吃独食。

  另方面是因为牧元阳非但杀了那么多的天罡,还抢了宝贝。

  更重要的是,他还掌握了驾驭鲸龙的法门!

  御龙秘术,是御龙海孽赖以纵横天下的底气!

  若是这门秘术外泄,对于御龙海孽的打击是难以想象的恐怖!

  所以那头目对此时十分的重视,经过考虑之后,直接派出了手下两位五气强者!

  两位五气,加上六位天罡,数十地煞!

  这样的阵容用来对付两位天罡,已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