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势力,在九州内怕是连流势力都算不上,却仍是能称霸海外多年。

  牧元阳二人登上海岛之后,先寻了个客栈暂且修整。

  虽然行船不甚劳累,奈何却着实耗费精神,心神极是倦怠。

  洗了个热水澡,再饕餮些海岛美食,才是神清气爽,由里到外都精神过来了。

  遗迹开放的日子还有几天,二人又在海岛上溜达了半天。

  总是体验些当地的风土人情,丰富见解也就是了。

  回到客栈中,二人这才商议起遗迹事宜来。

  “据圣宗内消息说,这次遗迹将会在三日后,于垂鲨岛主岛开放。”夭夭这么说。

  牧元阳颇为好奇,拧眉询问道:“夫人,不知道贵宗是如何准确的判断遗迹开放的时间和位置的呢?”

  这是牧元阳直以来都十分好奇的事情。

  夭夭白了他眼,没好气的说:“此事涉及我宗内隐秘,不可告知。”

  “我也不行?”

  “不行!”

  “那咱们就得好好说道说道了。”

  “说道什么?”

  “你那日用蛮横无礼的手段,强行破了我的身子,非但破了我的元阳,耽搁了我的修行,还给我心理上留下了十分严重的创伤,严重影响到了我的男性能力,自此勃而不坚,坚而不久,,,这笔账怎么算?”

  看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牧元阳,夭夭险些喷出几口老血来。

  好在她也不是吴下阿蒙了,所以只是冷静的回以冷笑:“头次看到人把肾虚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

  牧元阳什么也不说。

  只是痴痴的看着夭夭。

  目光之幽怨,若深闺怨妇。

  看得夭夭阵没理由的头皮发麻。

  就好像她真是个始乱终弃的薄情女般。

  连心里的底气都弱了三分:“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牧元阳闻言瞬间喜笑颜开。

  戏精本精就是他了。

  夭夭白了他眼,无奈的说:“此事涉及我宗隐秘,,,别别,我说,我说。

  我宗之所以能够探知到遗迹方位,乃至于可以知道遗迹开启的时间,全因为我宗有门上古传承下来的堪舆秘术!

  再加上通过这么多年遗迹开放的记载,寻找其中规律和共同点,配合上此法,自然是无往而不利!”

  “堪舆?竟还有如此秘术!”牧元阳有些惊讶。

  不过想到圣心魔宗传承不知几多年,有些诡秘手段也不足为奇。

  只是他又不由得赞叹说:“既然这样的话,天下遗迹,却不都尽入你圣心魔宗蛊中?”

  能够掌握天下所有遗迹的方位,乃至于开启时间,这是多么恐怖而可怕的能力?

  要知道,每座遗迹,都是座宝藏!

  而圣心魔宗的这秘术,就相当于让他们掌握了所有宝藏的藏宝图。

  这里面又有多少好处?简直是匪夷所思!

  夭夭却摇了摇头:“哪有那么简单,遗迹深埋地下,甚至于还有藏匿在如空宝般的特殊空间当中,却不是通过简单的规律和秘法就能够判断的。

  况且九州之广袤,海域之无垠,想要探查到处遗迹,都需要莫大的人力物力,更别说还要判断其开启的时间,更是需要数年的时间来观察并且计算。

  若是真能得到每处遗迹的位置和开放时间,我圣心魔宗早就称霸天下了!”

  牧元阳闻言点了点头,觉得她所言倒是合情合理。

  秘术再强,可人力终有穷尽,秘术也并非算无遗策。

  不过有这样的手段,就已经算是十分恐怖的了。

  “况且这种秘术也并非只有我圣宗有,其他些大势力中,也有类似的手段,只不过是方式方法不同,却殊途同归!”说到这里,夭夭盯着牧元阳说,“而且这其中最强的种,便是你大武的堪舆秘术,寻龙术了!”

  “寻龙术,,,”

  牧元阳若有所思。

  第百九十二章,什么情况?

  遗迹开放在即。

  牧元阳二人已经进入了钓鲸岛主岛。

  主岛是钓鲸岛的势力中心。

  所谓老巢就是了。

  主岛的面积比寻常海岛大得多。

  却也无甚特异的地方。

  钓鲸岛将老巢放在这里,主要是因为其占了天堑。

  主岛虽也是四面海路,却有两路是无法行船的。

  面都是暗礁,诡异莫测,凶险非常。

  另外面干脆都是暗流暗涌,惊涛骇浪。

  这两处地利天堑,极大的增强了主岛的安全性。

  而剩下的两处海路,则是被钓鲸岛重兵把守,严防死守着。

  想要进入主岛,非得经过层层盘查不可。

  在这样的前提下,整个主岛固若金汤,稳如泰山。

  而作为钓鲸岛的老巢,主岛的热闹繁华,自是胜过边缘海岛良多。

  牧元阳二人却无心遍览繁华。

  进入主岛后,就找了个茶馆,等待着遗迹开放。

  若是堪舆秘术没错的话,那么遗迹将会在今天下午到晚间左右开启。

  这次遗迹是在钓鲸岛主岛开启的。

  对于钓鲸岛方来说,占满了天时地利人和。

  想要从其口中虎口夺食,殊为不易。

  毕竟钓鲸岛可是海外七十二岛之,势力庞大。

  这里又是钓鲸岛的老巢,必是有许多强者坐镇。

  钓鲸岛方是完全有吃独食的能力的!

  对此,牧元阳二人倒是很平和。

  夭夭探索遗迹是为了求财,为了给自己获取修行资源。

  就算是无法进入遗迹,她也得到了玄蚕种,可谓是不虚此行,甚至是大大的超乎了夭夭的预期,自然也没有什么值得强求的了。

  而牧元阳则是为了遗迹内的灵气而来。

  只要能够接近遗迹,就可以以不死经来吸纳。

  也就是多少的差别,倒也不至于是无所获。

  况且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若是钓鲸岛想吃独食,自然有人和他们计较。

  二人在茶馆中做了大半天。

  对坐饮茶,畅谈武道。

  偶尔再斗些乐子,引得佳人开怀而笑,或是娇羞笑骂。

  倒是也不觉得烦闷。

  直到日头又回到了海平面上。

  落日的余晖洒下,连海带岛屿,都是灿金如霞。

  牧元阳二人这才起身离开。

  时辰差不多了,无论是与否,总得出去打探番才是。

  主岛是钓鲸岛和商人们交易的主要场所。

  所以虽然已至黄昏,可街道上的行人还很多。

  有行色匆匆的商人,有玩耍嬉闹的孩童,也有忙活得紧锣密鼓的商贩们。

  空气中混着海水的咸味,也有汗臭味,还有种种食物的香气。

  各色各样,各种各人,勾勒成这副喧嚣热闹,活灵活现的画卷。

  不管是在九州,还是在海外,有人的地方,总是要有热闹的。

  牧元阳二人穿行在街道上,想要四处溜达溜达,探知些讯息。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钓鲸岛的武者似乎并不知道遗迹的消息。”

  “钓鲸岛的人是不知道,可是却来了不少有心人呢!”

  二人路走来,已经碰到了好几批实力强劲的武者。

  从他们的装束和举止上来看,并不像是商人,也不像是钓鲸岛本地的武者。

  若是有个两个倒是情有可原,可这么多人同时结伴出现,必然是有些猫腻的。

  怕不都是为了遗迹而来!

  “人越多越好!”

  牧元阳二人相视笑。

  来的人越多,钓鲸岛要吃独食的难度就越大。

  他们二人浑水摸鱼的机会也就越大。

  有这么多“同道中人”在,牧元阳二人就更不着急了。

  且就在岛上胡乱溜达着,体会着垂鲨岛的风土人情。

  海域比九州广袤得多,海岛分部的也很远。

  所以每座海岛上,都有属于自己的风格和意境。

  能够感受体味到这种东西,也是对自身经历的种丰富。

  又给夭夭买了些别致的小玩意儿。

  这佳人赛高傲娇,实力强劲,武道信念坚定。

  可有些时候,偏偏又很寻常女儿家样。

  她不正是个女儿家么!

  有谛听在,牧元阳也很懂女儿心。

  往往在不经意间,二人的心就越拉越近,越栓越紧。

  直接跨过了最后步的情感,来得反而更加自然了呢。

  水到渠成,似乎本来就应该这样。

  在金戈铁马的武道中,在尔虞我诈的江湖里。

  这样的片刻柔情,真是让人心醉。

  在熙攘的街道上,牧元阳手提着堆东西,另只手却故作漫不经心,伸手攥住了夭夭的柔荑。

  佳人身子顿了顿,却没有抽出来。

  黑厮心中喜。

  就在他想着晚上能不能更进步,再续前缘,和夭夭深步探讨下自己肾的问题的时候,却忽然看到有道人影窜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快速将个物件塞进了牧元阳的怀中。

  所有动作气呵成!

  其动作之快,手脚之麻利,匪夷所思。

  兼之牧元阳心神飘忽,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这也充分证明这人的武道修为。

  “你,,,”牧元阳这才看清那是个少年。

  身着褴褛,模样普通,神色焦急。

  还没等牧元阳有所反应,就听到那少年说:“东西到手了,快走!”

  说完,竟然是自绝心脉,倒地而亡,再也没有半点生机。

  切都快到了让牧元阳根本来不及反应的地步。

  牧元阳满脸懵逼。

  这特么都是什么什么啊!

  而就在他打算查看那少年情况的时候。

  却忽然感到十数股极强的气息来袭。

  “没想到这小子还有同伙,那东西已经落在蒙面武者的手中了!”

  “哼,竟敢擅闯我岛宝库,合该千刀万剐而死!”

  “劳什子千刀万剐,就地击杀也就是了,还得快些寻回宝物,否则被岛主知道了,非得扒了咱们的皮不可!”

  话音落下,罡气如潮!

  十数道斐然罡气演绎秘术,如潮水般铺天盖地朝着牧元阳袭来。

  这其中还有两道攻击竟然给牧元阳带来了生死危机的感觉!

  以他现在的实力,连寻常五气都不放在眼中,能够给他带来这种感觉的,,,两位三花!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牧元阳扭头就跑。

  第百九十三章,祸水东引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牧元阳满脑子浆糊。

  他撒了欢样围绕着海岛夺命狂奔。

  在他的身后两位三花,三位五气,十数位天罡。

  穷追不舍,喊打喊杀!

  道道强力的秘术攻击来袭。

  牧元阳辗转腾挪,身如蒲柳随风,片叶不沾。

  这是他在天龙寺学到的镇宗级身法,迦楼罗法。

  迦楼罗为八部天龙之,神威莫测,又名金翅大鹏鸟!

  哪怕是在神话传说当中,其速度也是冠绝诸天。

  迦楼罗法,包含身法,步法,腾挪法,妙用无用,是天龙寺八本镇宗秘典之,亦是天下最强的身法之,连大武的武藏当中都没有收录。

  牧元阳边夺命狂奔,边高声说:“诸位前辈,这可能是个误会,我根本就不认识那小子!”

  “哼,废话少说,交出怀中秘宝来,我等可以留你个全尸!”

  钓鲸岛的强者们态度坚决!

  开玩笑,连宗门宝库都让人家抄了,能不坚决么。

  “合着我是非死不可了?”

  牧元阳嘴角抽了抽,恨不得跳着脚骂娘。

  既然这样那还说什么,跑就完事了。

  他又想起了那少年在自己怀中塞了个物件。

  想必应该就是钓鲸岛强者们口中的秘宝了。

  “能够成功潜入钓鲸岛宝库,并穿过层层封锁逃出来,那小子必是蓄谋已久,却不想竟然认错了接头的人,倒是便宜了我!”牧元阳想着。

  若真的是白白得了件珍贵的秘宝,就算是被人追杀路,好歹也不算是亏本。

  可当他把怀中那“秘宝”掏出来之后,他特么脸都绿了。

  “这特么就是钓鲸岛的秘宝?”

  那是块鸡蛋大小的卵石。

  光华圆润,上面还有几道碰撞出来的裂痕。

  无甚异象显现,也感受不到任何玄妙的波动。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特么都是海岸边上随处可见的鹅卵石!

  当看到这玩意的瞬间,牧元阳就明白了。

  哪里是人家认错人了,分明就是特么被人算计了!

  “好个祸水东引之计!”牧元阳恨得牙根直痒痒。

  虽然心里已经明白了缘由,可他也没有破局的办法。

  难道让他停下来跟后面追杀的钓鲸岛高手解释么?

  他敢保证,只要他停下来,等待他的就是铺天盖地的秘术攻击!

  况且就算是他说出来,人家会听么?会相信么?

  答案显而易见。

  这些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家伙,可不会管你是不是被栽赃陷害了。

  宁杀错,不放过!

  而且还特么管杀不管埋!

  “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摆脱这些家伙的追杀!”牧元阳想着。

  他知道这里是钓鲸岛主岛,强者甚多。

  若是拖延久了,必然会再度引来大批的钓鲸岛武者。

  围追堵截之下,牧元阳插翅难逃。

  更别说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有真丹宗师出手!

  真丹宗师,三宝成丹,浑然体。

  其动静有天象相随。

  若是被真丹宗师盯上,那可就真是十死无生了。

  “主岛东南方位为水路出入口,有钓鲸岛重兵把守,若是往这里逃,必会遭到堵截,无异于自投罗网,而剩下两方,有暗涌,有暗礁。

  暗礁处倒是可以藏身,可却也难以通行,容易困在其中,若是这些家伙穷追不舍,反倒是让自身陷入罗网当中。

  看来,也只能试试海之暗涌了!”

  牧元阳打定主意。

  猛然回头就是刀。

  这刀灌入刀意,亦是全力袭出。

  刀罡弥天,五丈还多!

  经过和夭夭的多次论道,牧元阳已经做稳了天罡境界。

  非但夯实了境界,还让自己的积累变成了实打实的战斗力。

  刀出梵音起。

  又含鬼魅之音,惑人心神。

  似是神圣,却又极凶。

  似是慈悲,却行霸道。

  这刀,只叫天罡胆颤,三花退却。

  牧元阳刀暂且阻止了追兵瞬息。

  然后毫不犹豫的直奔主岛北面而去。

  西为暗礁,北为暗涌。

  这两处天堑,却成了牧元阳的逃生之路。

  牧元阳速度快绝,惊雷闪电般。

  穿过街头巷陌,越过老林旧地。

  路上行人甚多,不免要喝骂几句。

  却少有巡逻的武者,倒是省了牧元阳不少功夫。

  他最担心的,就是撞到巡逻的武者。

  到时候不管其实力强弱,总能阻拦牧元阳几息。

  而在这样的关头,几息,可能就是生与死的差距啊!

  飞奔到了海岸边。

  然后毫不犹豫的猛子扎了进去。

  他水性不好,说着说也特么没什么水性。

  可闭气个把钟头,却并不是难事。

  冬至已到,海水彻骨的凉。

  牧元阳却不管不顾,直接朝着深处扎了进去。

  这片海域中,遍布暗涌。

  稍稍下潜,海水就因为暗流涌动的缘故,十分浑浊。

  或者说海水流向不同,分成了几层的水层,可以阻挠光线,迷惑视线。

  现在恰好又是黄昏时分。

  当牧元阳潜入水中的时候。

  大日归寂,天与海再次重叠。

  新月才出,光华晦暗。

  别说是有层层暗流迷乱,就算是透彻的海域,望到海里也是漆黑片。

  他这也算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了。

  等到钓鲸岛的武者赶到的时候,已经彻底失去了牧元阳的踪影。

  大海无垠,想要找个人,跟大海捞针没有什么区别。

  两位三花伫立在岸边,吩咐下去:“立刻派遣弟子潜入水中搜查踪迹!”

  此处海域暗流太多。

  道道的强有力的暗流汇聚交错,编制成了这片绝地海域。

  若是不小心深陷其中,被多股暗流同时包夹囚困,绝对是十死无生!

  大海的力量是无穷的!

  道了不起眼的暗流,可能它所携带的力量,就足以媲美真丹宗师的攻击!

  若是被数道这般恐怖的暗流同时冲击,就算是真丹宗师也很难逃生。

  正是因为有这样纯天然的天险在,钓鲸岛才没有在这里布置兵力把手。

  开玩笑,连真丹宗师都得小心翼翼,两位三花当然不会以身涉险。

  不过找还是要找,搜还是要搜。

  至于谁来找,谁来搜,答案也显而易见。

  自然是那些底层的倒霉蛋了。

  武道,本就是这么残酷。

  第百九十四章,炼刀

  有人急匆匆去找人下海去了。

  又听那三花武者继续说:“第二,马上暗中封锁出入口,多加盘查,避免这些家伙的同党逃走!”

  “还有,那小子刚才好像是跟个姑娘在起的,将那姑娘擒下拷问,也好有个交代!”另位三花武者补充说,“十哥,这事儿不小,那秘宝珍贵非比寻常,还得禀报大哥知才行。”

  后句,当然是对先前的三花武者说的。

  他闻言点了点头,嘬了嘬牙花子:“这事儿不小,咱们兄弟难保要受到惩罚。”

  “可若是瞒着不报,日后大哥追问起来,怕是更要雷霆大怒!”

  “有理,瞒是瞒不住的!”

  二人对视眼,各自叹息。

  人在家中坐,贼从天上来。

  看守宝库本来是个美差,却好生生的碰到了这档子事儿,不可谓不倒霉,不可谓不糟心。

  “六哥和大哥关系最好,还得请六哥出马周旋,否则老大盛怒之下

章节目录